69书吧 > 名门瘾婚,霸道顾少的爱妻 > 066 婚爱如潮,霸道总裁别乱来!(求首订)

066 婚爱如潮,霸道总裁别乱来!(求首订)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苏默歌以为这里是医院,他至少会收敛,不会在光天化日之下霸道的占有她。

    可是她的想法是错误的,一个男人若是盯上了一个女人,那就好比一只野狼看中了一只野兔,猎物怎么可能从他的嘴边轻易逃走?

    他的身子虽然高瘦,但是身上的每一寸都很结实,尤其他的腹肌成倒三角,八块腹肌结实有力,这可不是她估摸的,更不是看到的,而是凭真感觉感慨的。

    “你放手啊!这里是医院!”

    苏默歌挣扎着,却被他用一只大手将她的纤纤手腕固定在了她的头顶之上。

    她扭动着身子,想要将他从身上踢开,他却像个螃蟹一样,修长的双腿成了钳子,将她的双腿夹进了他的腿间。

    “你在不起开,我可是要喊爷爷了,他就在隔壁!”

    “老婆,你喊吧!你就是喊破了喉咙,也不会有人来的,因为爷爷他刚才和于叔回家了,林叔也出去办事了,一时半会儿不会有人来。”

    苏默歌看着顾景辰邪恶的嘴脸,到像是蓄谋已久了,她恨得咬牙切齿,却也无可奈何,谁让他是男人,力气甚大,她根本无法招架。

    她灵机一动,忽然停止了挣扎,主动去吻顾景辰的微凉却很柔软的双唇。

    他先是有些惊讶,感受着她舌头撬开了他的牙齿,在他的口中纠缠和搅动着,让他有种气血过盛,直冲向他的头顶,让他变得有些沉迷。

    他被她挑起了兴致,手在她的身上不安的按动着,吻也变得如狂风暴雨,霸道的侵占着,让她透不过气。

    她伸出纤长的手臂挽住了他的后颈,将整个身子贴的他好近,感受到他身上的炙热和爱火燎原的气势。

    他已经的身上每一处神经都被她的挑/逗撩拨起,兴奋到他的身心都在剧烈的跳动着,大手已经开始扒着他身上的病号服。

    他已经燥热到快要被身上的那股yu/火燃尽,只想现在早一点和她激情似火,也好将这几年对她身体的思念,全部倾覆在她的身上。

    “景辰,我要在上面!”

    她身上的病号服也被顾景辰扒开了大半,白希的肩头已经露出,丰腴的身子也越来越让他看的激动,恨不得现在就要了她。

    “好!老婆,你好美!”

    顾景辰搂住她柔软的小蛮腰,在病*上一滚动,他在了下方,而她坐在了他腿间最傲挺的部位。

    虽然病号服并不薄,可是男人一旦冲动了,就好比金属锥子一样坚/硬,就算隔着在厚的布料,也是能让她感觉的真切。

    她的脸色潮红,意识越来越涣散,被他炙热的双手揉搓的有些情动,身上的每一个部位都开始酥软。

    “老婆,我会对你很温柔的!”

    他伸出手要将他的裤子扒开,她眼见就要看到他的隐私之处,这不是她想要的结果。

    她不是怕他的凶器,而是她现在还没有准备好,她现在还不想做。

    铃铃!

    苏默歌趁着顾景辰激动的拔掉他的裤子,她抬起手按住了*头上的按铃不放。

    顾景辰意识到了她在耍阴谋,气的鼻子都要歪了,双眼都在喷火。

    他刚把裤子提上,病房的门已经被几名女护士推开。

    苏默歌从他的身上翻身而下,头发和病号服已经凌乱,倒像是被人强//暴过的样子,有些窘迫和狼狈不堪。

    他们在一看躺在病*上的那位冷酷的俊男,上衣的扣子都打开,露出了精壮的身躯,看人的眼色虽然很冷,但是他凌乱的衣服和此刻愤怒的表情,明显是要*了却被人搅了好事,愤怒到要喷血的样子。

    有名护士不屑地感慨一句:“真是衣冠*!”

    其他几名护士之前还带着着迷的眼光打量着裸露上身的美男,这一刻却被她的话警醒,三三两两也开始议论开了。

    总体就是一句话:“真是个衣冠*!”

    顾景辰从病*上坐起,深邃的双眸暗不见底,像是要将她们活活要死,恨得牙齿咬的咯咯直响。

    “你们说谁是衣冠*?”

    “说的就是你,顾大少,就算你是家财万贯,你也不能仗势欺人,到处强抢美女啊!”

    最先感慨他是衣冠*的女护士不悦的反驳一句,最后望向苏默歌,很同情地问道:“苏小姐,要不要报警,让警方来保护你的人身安全、捍卫你的人身权利。”

    苏默歌忍住了想要笑得冲动,没想到顾景辰也会有如此丢尽颜面的时候,竟然被人看成了强抢美女的衣冠*了。

    顾景辰鼻子喷着火,朝着苏默歌大吼大叫。

    “你是想报警吗?”

    有几名护士已经走到病*边,伸出手将苏默歌挡在了身后。

    “顾大少,你这是在威胁她吗?会不会有些太过分了。”

    苏默歌目的就是让顾景辰停止对她爱的欲/望和冲动,现在目的已经达到了她也不想将这件事闹大,所以决定告诉这些好心的护士们真相。

    “其实……他是我的老公!你们误会了!”

    女护士们面面相觑,以为她是害怕了,随口找个理由敷衍她们,可是他们看到了她一脸正色,并不像是说假话敷衍她们。

    她们都觉得心底发寒,这才意识到她们刚才义气当头,竟然不分青红皂白,就冤枉了财高望重的顾家大少爷了。

    这可怎么办啊!

    其中一名女护士脑子还有些转不过劲,又问了苏默歌一遍:“苏小姐你确定他是你的丈夫,而不是你受到了威胁,才会随口编制的谎话吗?”

    顾景辰气的都要吐血,他咬牙切齿吼道:“你确定你这是在问我的老婆吗?要是你们还不走,我现在就去让你们医院的院长将你们开除了,然后在去法院告你们。”

    有名护士已经瑟瑟发抖地问道:“顾大少,你要到法院告我们什么?我们又没有违法?”

    “破坏我们夫妻正常的xing生活,而且阻止我们合法夫妻造人生孩子的机会,你们这是在抹杀还未出生的孩子性命,是要判死罪的!”

    顾景辰说的一本正紧,一双好看的剑眉都要拧到了额头顶,看起来剑拔弩张,很是冷酷。

    几名护士以为他这是在用冷笑话来逗她们,可是一看到顾景辰严肃的模样,他们意识到或许他说的话是真的,他真的想要去法院告她们,用这样荒唐可笑的理由来控诉她们?

    她们真是倒霉,竟然遇到了这样不按常理出牌的顾总裁啊!

    “对不起顾大少,对不起顾夫人,我们真的是无心的!”

    “对不起!对不起!请你们息怒!~”

    “我们错了,不要开除我们,我们也不想上法院,真的错了!”

    这几名女护士已经吓得眼泪都含在了眼圈里,低眉顺眼对顾景辰和苏默歌一直赔礼道歉。

    顾景辰还真是和她们杠上了,搅了他的雅兴,还想让她们当英雄来骂他衣冠*?他怎么可能放过她们。

    他边将身上敞开的病号服衣服的扣子系上,边眉梢带着凌厉和冷酷的气势,扫了这几位诚心忏悔的无心人。

    “你们不要担心,我老公是在和你们开个玩笑!”

    苏默歌想一想顾景辰这样幼稚的行为,都觉得好笑,不过她知道,他一本正经地时候,你要是敢笑话他,那简直就是死路一条。

    她也不想看到这几名好心的护士被顾景辰为难,所以好心的安慰她们。

    “谁说我要放过她们了?”

    顾景辰停止了手上的动作,朝着苏默歌大吼一声。

    她就当听不见,垂眸时望见她左手背上还在扎着的针头已经堵住了,输液进不去,手背变得又青又紫肿了老高。

    她脑中一激灵,装作一副惊恐的模样,惨叫一声:“哎呦,我的手背怎么了?好痛啊!”

    “装!你就……”

    顾景辰以为她又在耍什么阴谋,当看到她左手背上真的又青又肿很是吓人。

    他朝着还站在原地软磨硬泡向他们道歉的护士吼道:“你们没看到吗?我的老婆的左手出事了,还不快点医治?”

    “好!顾大少别着急啊,顾太太一定没事的。”

    几名护士手忙脚乱开始帮苏默歌手背上的针头拔出,用药棉按住了左手背上的针孔止血。

    等到确定她的手背上的针孔不在流血,她们将输液换了一个新的,针头也是新的,想重新扎入她的左手背。

    苏默歌平生就不喜欢的就是生病打针,所以她皱着眉头,轻声地问道:“护士,还有几袋输液?”

    “就这一袋了,不过晚上还要打三袋药液。”

    她心里是厌恶的,不过想着忍一忍,只要在输完这一袋药液就可以休息一下午了,这样惬意的生活不也很好吗?

    她天不怕地不怕,就怕看到护士拿着针头刺进她手背上的皮下血管,不管护士是表情认真,还是面对着笑容,她总觉得在扎下针的那一刻,她们一定是卯足了劲,是狰狞的。

    “先停一停,这一袋输液先不打了,你们都下去吧!”

    护士们听他的话,这是不想和她们计较刚才误把她看成衣冠*的事了?

    几个人面面相觑,面带着微笑,恭敬的退出了病房,临走前还不忘好心提醒,如果有需要帮助的话,按下*头的按铃就好。

    苏默歌一想到这一袋输液不用打了,心情顿时如烟消云散一样畅快了许多。

    “你饿不饿?”

    苏默歌歪脑袋瞅了一眼搁在*边桌子上的几袋食品盒,摸了摸有些发扁的肚子,点了点头。

    “确实有些饿了!”

    她等着顾景辰将桌子上的食物递给她,可是见他从*上走下,正在穿鞋子,明显是不愿意伺候她。

    不愿意伺候就说嘛,她又不是没手没脚,可以自己拿。

    她用屁股在*上挪了挪,伸出左手刚要拿起桌上的食品盒。

    一只大手将她的手腕握住,半眯着眼睛,带有警告的意味。

    “走,我带你到外面吃!”

    苏默歌一脸可惜地瞪着桌子上的食物瞧着:“这么多好吃的,如果不吃,多可惜啊!”

    “这是顾景斌买给你的,又不是我买给你的。”

    “可是,我的双脚都包着厚厚的纱布,行动不便!”

    顾景辰松开了她的左手腕,转过身半蹲着,将他结实的后背对向她。

    “我背着你,不就好了。”

    她犹豫了下,还是伸出双臂搂住了他的脖颈,让他背着她离开了病房,走出了医院。

    外面的阳光很灿烂,天空如蓝色的宝石纯粹透亮,又有棉花糖一样的几朵白云浮在了空中,这种感觉真的好温暖好幸福。

    苏默歌有些贪恋地将面颊贴在他的后背上,深深吸一口气,闻得见他身上淡淡的清香。

    即使在医院里,他的身上也不会沾着浓浓的消毒水味道,他还真是上天独爱的chong儿,竟是这样的与众不同。

    “顾景辰,我能不能问你一件事?”

    她感受着他脊背的温暖,有些懒懒的阖上双眼,都快要睡着了。

    顾景辰背着她,虽然她的身子很轻,可是走了这么远的路,难免会觉得累,额头上都渗出了细汗。

    他深深吸一口,停在了原地,稍稍休息片刻,听到她有话问他,他就点头答应了。

    “说吧,我听着!”

    “昨天我在雨中听到你的唤声,明明是从车里传来,当看到那辆卡车撞了你的车,我以为你会在车上,怎么最后你会出现在车外?”

    一想到昨天发生的事,苏默歌的心里还是害怕的发颤,不过她一直都想不明白,顾景辰为何会出现在车外?

    当时吓的她以为他在车内,遭受了车祸,哭的昏天地暗,想着当时伤心和狼狈的模样,她都觉得有些好笑。

    顾景辰长叹一口气,昨天还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差一点就被卡车撞翻进车里,要是逃不出车,一定会跟着受损着火的车一起爆炸,变成了碎片。

    “我在车上看到了你,唤了你两声,忽然看到车后镜有辆卡车按着鸣笛,朝着我的车疾驰而来,我猜是他的刹车失灵了,打开车门跳了下去,这才逃过一劫。”

    他也有不明白的地方,疑惑地看向了她。

    “可是后来,为何你会困在了车上?”

    苏默歌觉得这都是天意弄人,她轻轻一笑:“我以为你被困在了车上,所以爬进了车内去救你,没想到后来是我被困在了车上,还得你来救我。”

    他浅浅一笑:“看来我们还真是一对亡命鸳鸯!”

    她不大喜欢听,皱了皱鼻子:“我们都没有死,不是活得好好的吗?哪里是亡命鸳鸯了!”

    他这次让着她,不想和她因为亡命鸳鸯这个词与她大吼大叫争个高下,背着她在医院外的几家餐馆前走走看看。

    发现没有太大的餐厅,都是一些有着特色的小菜馆。

    苏默歌虽然很贪吃,可是因为她伤的不轻,胃口也不大好,就选了一家面馆。

    到了面馆里,顾景辰看了看不到二十张桌子,来这里的人却是很多,到处都吵吵闹闹的声音,哪里像是吃饭的,倒像是来聊天谈话的地方。

    “二位顾客里面请,请问你们要吃什么?是在这里吃,还是打包?”

    一位中年微胖的妇人,打量了一眼刚进餐馆的两位穿着病号服的人。

    虽然他们穿着病号服,可是长得真是俊男靓女,让她看了也是赏心悦目,不由得笑容更大了,越开越喜欢。

    苏默歌礼貌的回答:“老板娘,麻烦帮我上一碗鸡蛋柿子打卤面,我们在这里吃!景辰你要吃什么?”

    顾景辰皱了皱眉,问道:“你真的想在这里吃?这里真的人好多!”

    “我们吃我们的,人再多又有什么关系?又不是没有地方坐了。你要吃什么呢?”

    他轻轻咳嗽一声,扫了一圈各种服饰打扮,谈不上高档品味的顾客,最后决定不吃了。

    “你吃就好了,我之前吃过了!”

    “哦,既然不吃,可别说我不让你吃,让你饿肚子了!”

    顾景辰沉默不语,背着苏默歌来到了一张空桌前,将她放在了凳子上坐下。

    而他坐在了她的对面。

    虽然他们穿着病号服,可是两个人身上与众不同的气质,仍旧无法遮掩,坐在这家餐馆里的顾客三三两两的回头注目,接头接耳,甚至有几位年纪尚轻的女孩子,拿着手机要和顾景辰拍照。

    他本就来这里觉得心情不悦,看到有人来打扰他,他更是心烦。

    他推了推手,冷酷的拒绝:“我又不是明星,干吗要和我拍照?”

    “你一定是明星,长得好酷好帅啊,求求你了大哥哥,和我们拍一张照片吧,不然我们真的会哭死的!”

    面对几张青春可爱的小脸带着委屈和求情小模样,苏默歌有种哭笑不得,可是再一看顾景辰,发现他还是板着一张酷脸,铁定了不打算跟她们合照,伤了她们这些怀春少女的心。

    “对不起几位小妹妹,他已经结婚了,我是他的老婆,我可以证明,他确实不是明星!”

    “啊?不会吧,这么帅的大哥哥结婚了?”

    “我还以为我能有机会呢!怎么会这样?哦都开(韩语中的怎么办)”

    “欧巴,你真是让我们心碎了!”

    顾景辰实在看不下去这些年轻的少女们一天天的只知道追星,怎么不懂得好好学习,就不怕遇到了坏人,伤害到她们吗?

    他决定继续冷着一张脸,一挥手:“都下去,别来烦我,不然我报警!”

    这些女孩子伤心伤的碎碎的,没想到碰上了这种冷酷无情的美男。

    她们更加嫉妒坐在他对面的这位漂亮姐姐了,能有这样帅气的老公,她应该做梦都能笑醒吧?

    苏默歌瞧见这几位年轻的女孩子如蔫了的茄子离开了,她捧着刚端上来的一大碗鸡蛋柿子打卤面,打趣地对顾景辰说。

    “你啊,不去当明星,实在可惜!”

    “难道你想让我潜/规则上位,才能成为那些一线的明星吗?”

    苏默歌轻笑着摇头,意味深长道:“顾总裁有的是钱,还用这些吗?只要你投资拍个电影,你当男主角,一定会火的。”

    “好啊,我要是当男主角,你就当女主角好了!我们来一个动佐暧情片,我想一想啊,要拍多少分钟呢,好像要两个小时,你受得了吗?”

    她一听到他说的话,顿时脸红了,咬了咬牙,懒得理他,拿起了碗筷就开始吃着碗中的热面。

    她真的好饿啊,所以一碗没有吃饱,又点了一碗。

    正当她吃的津津有味,坐在对面的那个男人终于也忍不住了,开口问她。

    “这碗鸡蛋柿子打卤面好吃吗?”

    苏默歌正捧着碗喝面汤,听到他的问话,她将面碗放下,伸出了大拇指赞一句:“很美味,酸酸甜甜很可口。”

    “我也来一碗好了!”

    顾景辰最后下定了决心,将餐馆的服务员找来了。

    苏默歌质疑的看着他,他习惯了那种高雅的生活,吃穿用度都是奢华到令平民百姓见到后惊讶吐血,吼他这是奢侈浪费。

    他今日却要吃这种小餐馆里的面条,这太阳还真是从西边出来了。

    等了十分钟,顾景辰终于知道什么是望眼欲穿的滋味。

    端起热乎乎的鸡蛋柿子打卤面,他大口大口的吃着,连吹都不吹一下,烫的他舌头估计都要气泡了。

    苏默歌已经吃完了,坐在她对面,双手拖着下巴,看着他吃面有些火急火燎的样子,估计是他饿坏了。

    她轻声的劝他:“慢着点吃,别烫到了。”

    “嗯!”

    他含糊不清的答着,捧起了面碗,学着苏默歌大口的喝着面汤。

    不到十分钟,一碗大大的鸡蛋柿子打卤面竟然连碗底的汤都不剩了,干干净净的,都能照亮他的脸。

    “服务员,再来一碗!”

    “好勒!”

    没过十分钟,又一碗打卤面送上。

    他吃了半碗,就有些吃不动了。

    他坐在椅子,伸手摸了摸吃的涨涨的肚子,一脸享受的模样。

    “以前吃惯了那些山珍美味,没想到吃到今天的打卤面,竟然也觉得很美味、很享受。”

    “没想到顾总裁也会有这番感慨?吃都吃好了,我们到外面走走吧!”

    “嗯!”

    他转身将服务员唤来:“服务员,过来算账!”

    “好勒!“

    服务员来时,手中拿着账本,算了算:“一共是四十元!”

    “四十元?你有没有算错?”

    顾景辰很是惊讶,服务员以为她算错了,才引起顾客的惊讶。

    他又低下头算了一遍:“对啊,是四十元,就四碗鸡蛋柿子打卤面!”

    苏默歌解释道:“他的意思是说,怎么会是四十元,这么便宜?不是怀疑的你的算数能力!”

    “是我想的多了!”

    服务员这才放松了表情,带着笑容,等着他们付款。

    顾景辰还在感慨,吃了那多碗面才花了四十元?比起平日里的每一顿餐都要便宜好多,这真是一家经济实惠的餐馆。

    他摸了摸衣兜,顿时睁大了双眼。

    服务员一直盯着他掏钱的动作,生怕他是吃霸王餐的,不给钱。

    苏默歌也瞧见了顾景辰的神色不对,她轻声问道:“你找到钱了吗?”

    他摇了摇头:“都在外衣兜里了,穿着病号服,所以一分钱没带,你呢?”

    他还对她保抱有一丝希望。

    她也无奈的摇了摇头,摸了摸空空的病号服衣兜:“我的钱包在落在病房的包包里了。”

    服务员的脸色有些不大好,朝着身后的餐馆老板娘喊道:“老板娘,这两位顾客吃过饭,不给钱!”

    餐馆老板走了过来,看到竟是她看好的那两位俊男靓女吃霸王餐,她无奈地笑了笑。

    “竟然是你们两位没有带钱吃饭?”

    顾景辰觉得很没面子,仍旧一脸酷酷的模样,不想让别人看到他的尴尬:“老板娘,你在这里等我会儿,我回去给你拿钱!”

    苏默歌也觉得很抱歉:“我们不是吃霸王餐的,老板娘,我在这里当作人质怎么样,让他回去取钱给你。”

    老板娘摆了摆手,很是大方。

    “我相信你们不是那种吃霸王餐的人,这顿面也不贵,就当我结实了两个朋友,免费送给朋友吃就好了!要是你们喜欢吃我们餐馆里的面,以后要常来。”

    在顾景辰的眼里,这个世界中没有什么太好的人,尤其是碰到金钱和利益时,每个人都是自私的,不想让别人占到一点便宜,只想着自己。

    做买卖的商人更是这样,他也是一个商人,自然是知道金钱的重要性。

    虽然只有四十元,可是一分钱也是钱。

    她竟然能敞亮的说不要了,交个朋友,这样善良的人还真让他有种佩服和欣赏的感觉。

    “多谢老板娘了,以后我会来还给你的!”

    顾景辰起身谢过了老板娘,然后走到苏默歌面前,半蹲着身子背起了她。

    苏默歌也感谢道:“老板娘,你真是一个好人!”

    “有你们这句话,就算在免费吃上我几碗面,我也心甘情愿了……你们慢走,记得常来!”

    “好,老板娘再见!”

    老板娘笑着送走了顾景辰和苏默歌。

    在回医院的路上,顾景辰还是忍不住感慨。

    “我以为这个世界上不会有这样善良的人!”

    “那是因为你没有碰到过,以前我和我妈妈在一起时,好多好心人都帮助过我们!”

    说道这里,苏默歌忽然沉默了。

    她的爸爸得病去的早,就剩下妈妈和她两个人,那时她才三岁,妈妈边照看着她,边打工挣钱生活,她们过的日子很苦,很累。

    可是,还是有好心人帮助了她们。

    楼上楼下的邻居也时常帮助他们,给她们送来吃穿用度,将她们看成了亲人。

    她的妈妈很是感激这些善良的人,所以经常到这些人家里抢着做些家务,发了工资后,会做很多好吃的,送到这些邻居家。

    那时,即便是很累、很苦,在这些邻居们的帮助下,在有妈妈每一天陪伴的日子里,仍旧让她觉得她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孩子。

    眼泪无声无息沿着她的眼角滑下,顺着面颊,滴落在他宽阔的背后。

    他感觉到背后湿湿凉凉,以为是夏天太热了,走的路多了出了汗,也就没有想过这是苏默歌在伤心的流泪。

    待他背着她来到了医院里的小花园,将她放在了长椅上,他才看到她的眼圈都红了。

    “你哭了?”

    他想到了刚才她说过的那句话:“是想你妈妈了吗?”

    “没有,是太阳光太刺眼了,所以才会流泪!”

    顾景辰坐在了她的身边:“你总是一副很倔强和坚强的样子,其实你的内心比谁都要脆弱和孤独。”

    她不想被他看穿,仍旧一副坚毅地模样,不服气的反驳:“你又不是我,怎么会懂我?”

    两个人又是陷入了沉默,看着花园里盛开的艳丽花朵和蝴蝶飞舞,闻得见花的清香,在微风吹拂的夏天里,他们觉得眼前的一切都是那样的轻松和美好,不知不觉,他们都弯起了唇角笑了。

    一坐就是一个下午。

    直到夕阳西下,他们望着漫天的晚霞,不由得沉醉。

    而他的大手在这时,拉住了她的手,将她的手抱在了他的手心中。

    无声的沉默,却带着满满的幸福。

    夜深了,他们也知道该输药液了,不然他们的身体很难恢复。

    顾景辰背着苏默歌先去了他的病房,在病房里看到了林叔,还有一脸惊讶,含着眼泪等着他回来的沈佳佳。

    “佳佳……”

    他停在了房间门口,没有移步。

    沈佳佳起身,拎起了她的手包,咬了咬唇,眼泪夺眶而出。

    “你知不知道,我在这里等了你一天?景辰,没想到你会这样在乎她……”

    她苦涩的一笑,要从他的身旁经过,却是被顾景辰的一只大手拉住了手臂。

    “不要再闹了,你听我的解释!”

    “还有什么可解释的?眼见为实,难道你想说是我看花了,这一切不过是我在胡思乱想吗?”

    沈佳佳含着委屈望向他,当看见苏默歌在他的背后一直凝望着她,她又恨又气。

    “苏默歌,就算你告诉了爷爷,说我来缠着景辰,我也不怕!我告诉你,这一辈子除非他亲口说不爱我了,不然我是不会放手的!”

    苏默歌并不怕她,只不过这个时候,应当做出判断和下定决心的人应该是顾景辰才是。

    她默不作声,等着他开口说话。

    他却唤来了林叔:“林叔,将少夫人扶回病房!”

    林叔看着苏默歌一瞬间的脸色苍白,有些于心不忍,没有动弹。

    “大少爷,这样不好吧?”

    “林叔,难道连我的话你也不听了吗?”

    苏默歌知道他想说什么,也知道他要做什么。

    她自觉地从他的后背跳在地上,双脚上的伤口又痛了,痛的她眉毛都要拧成一条线。

    可是她更知道,比起这些疼痛,她内心的伤是无论如何也无法愈合。

    他给她那么多的幻想和温暖,终是抵不过沈佳佳的眼泪和哭泣。

    而她的眼泪呢?

    只能流在黑暗的角落里,只能流淌在心中,不被人看到,被人遗忘和忽视。

    顾景辰,你真是太让我难过了。

    “少夫人……”

    林叔见她要转身离开,怕她脚伤未好,会让脚下的伤更深。

    他前来搀扶她,却被她拒绝。

    “林叔,不用了,我自己能走回去!”

    顾景辰望见她孤单消瘦的背影,他的眼睛像是被强烈的阳光刺痛,他唤住了她。

    “默歌,先不要走,我有话对你说。”

    “我们还有什么话好说的?我已经知道了,你的心!”

    沈佳佳垂下了唇角,从他的身后双手拥住了他的腰。

    “景辰,你是不知道,默歌将那天发生的事都告诉了爷爷,而且爷爷找了我,警告我以后不要出现在你的面前,要我回美国,不要再回来。”

    她没有得到顾景辰的立刻回应,有些心虚不安,想一想还是把多年前的秘密抖露出来,也许能挽回他即将远去的心。

    “五年前我之所以去美国,是因为爷爷怕苏默歌伤心,用我们沈家的家业来威胁我,要我去美国留学,五年后才可以回国。”

    她的眼泪像是断了珠子的线,啪嗒啪嗒从面颊滑落,打湿了他后背的衣衫。

    “再去美国的五年里,我一直都想着你,念着你,盼望着这五年早些过去,这样就可以再回来见你!这五年里,我真的是度日如年,真的好想像现在这样抱着你,不松开手,一辈子都这样下去。”

    顾景辰的心像是被刀子划出一道口子,鲜血已经止不住的流淌了下来,那破裂的伤口让他知道了什么叫做痛心疾首。

    这五年的时光里,他又何尝不是想着沈佳佳,要不是因为工作太忙了,让他能在短暂的时间里忘记有些事,怕是他早就受不了去美国找她。

    沈佳佳吸了吸鼻子:“我等了五年,终于盼来了回国找你,可是我发现,你已经不在爱我了,这让我真的好伤心……好伤心!”

    她松开了她环住他腰身的手臂,咬了咬牙,下定了决心:“既然你已经爱上了她,那么我也不想在当别人眼中的小三,从此放手,祝你们幸福!”

    她从他的身边跑过,却被顾景辰一伸手紧紧拉住了手臂。

    “你以为这五年里我好过吗?我也一样想着你,爱着你,度日如年的滋味,我也有!”

    度日如年的滋味,难道她没有吗?

    苏默歌感觉到她的头好沉好沉,甚至他们说的话,她都觉得像是被加了扩音器,不断的回放在耳边,震得她头好晕。

    这五年里,她能做到忘记了周逸,想要与他有个崭新的生活。

    没想到他却是在思念沈佳佳到肝肠寸断,看来她真的是想错了,将自己想的那么重要,以为她能改变这一切。

    她现在所经受的痛苦,都是一日日度日如年,他有过吗?

    她深深吸一口气,扬起面容,将眼泪吞进了眼眶中。

    她走的每一步,脚心都是如针刺骨的疼痛,而她的心也一样,痛的在流血,也在流泪。

    “可是……可是佳佳,对不起!我发现这五年的时光的确可以改变一个人,而我发现了我最爱的人……竟然不再是你了!我们需要各自冷静一下!”

    苏默歌不敢置信停下了脚步,一颗伤痕累累的心都止不住的在颤抖,她有没有听错,她可以认为,他说最爱的女人是她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名门瘾婚,霸道顾少的爱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醉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醉柳并收藏名门瘾婚,霸道顾少的爱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