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名门瘾婚,霸道顾少的爱妻 > 炙热的珍爱,警告你别乱来!

炙热的珍爱,警告你别乱来!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苏默歌回到家中,将给周逸的五件纯手工西服放在了茶几上,拿出了手机犹豫了片刻,盯着上面周逸发给她的周丽结婚的地址和联系方式发呆。

    忽然,她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吓得她手指不经意间就滑动接通了电话。

    “苏总,有件大好事,你要不要听?”

    是李俊杰?听着他从电话那端兴奋的喊声,吓了她一大跳,她拍了拍胸口,有些惊魂未定。

    “是什么事?有那么开心?”

    “今天我接了一个单子,是一个大客户,他在我们公司里定制了结婚套装,而且出手很大方,说了只要苏总你亲自接这个单子,为他的新婚夫妇手工制作,价钱上可以面议,说不定是个天文数字呢!”

    若是换做平时,苏默歌听到李俊杰说出这样大好的生意,一定会高兴的尖叫两声,可是今日联系不到周逸,又心里想着周丽的婚礼,所以根本提不起任何的兴致。

    她轻声叹了一口气:“这件事以后再说吧!我还有事,先挂电话了!”

    “苏总……”

    苏默歌挂断了电话,然后又关了手机。

    她倚在沙发上看着欧式风格的花纹吊顶,深深的吸一口气,又吐出一口气。

    五年过去了,为什么再次见到周逸和顾诗丹,将她那些悲伤的记忆都唤醒?

    她阖上了双眸,眼前是一望无际的黑色,就像是一片深渊。

    她真的不想在回到五年前那样悲伤的过去,绝对不想。

    苏默歌无意识的伸出手摸了摸小腹,唇角露出了温暖的笑容,即使过了五年,她还是不经意间有这样的习惯。

    那时候,她差一点就成为了妈妈,全世界最幸福、最快乐的妈妈。

    那时候的自己,大大的肚子,走起路来摇摇晃晃,哪怕笨重的像一只企鹅,他顽皮时会踢她的肚子,让她疼的额头后背都是汗,还是高兴的责怪宝宝一声好顽皮。

    那些美好的记忆,就像是朝阳下的海水,慢慢的潮起潮落,却有着退之不去的温情绵绵。

    可是当那一张英俊的轮廓,深邃冰冷的双眸,最后抱着她绝情离去的背影出现在她的面前时,那无边无际的黑色,就像是暗夜里汹涌地海水,涌进了她的脑海之中,将她惊醒,整个身子都坐直在了沙发上瑟瑟发抖。

    这一辈子,她是无法忘记这样的恶梦了吧!

    她起身为自己倒了一杯凉白开,清凉的水滑进了胃中,这才让她感觉到心里舒适了很多,也不在那么紧张不安了。

    这一晚,她早早的洗过了澡,就去睡觉了。

    也不知道昨天是不是想的太多太疲惫,竟然一觉醒来就已经是八点钟了。

    “天哪!怎么搞的!”

    她伸手敲了下脑门,吃痛的叫了一声。

    起*洗漱,只用了半个小时,比平日里少用了半个多小时,然后将茶几上定制给周逸的纯手中西服拎在手中,拿起包包就跑出了屋子。

    开着红色的跑车,几乎是一路踩着油门,连她自己都不知道是怎么开的车,只用了二十分钟就已经到了安市里最豪华的鑫万福婚宴大酒店。

    她将车子开到了酒店前的停车位上,拎着定制的西服就匆匆跑向了婚宴大酒店。

    却在门口的时候被迎宾拦住:“这位女士,请问您有喜帖吗?”

    苏默歌这才想起,她根本没有周丽发出的喜帖。

    她拎着手中赶制的西服给站在门口的迎宾看:“帅哥,我这里有新娘子的亲哥哥参加婚礼赶制的西服,我赶来这里太匆忙了,所以忘记带了,你要是不让我进去,恐怕就来不及了!请问他们在几楼举办的婚宴?”

    那位迎宾想了想:“在二楼!请进!”还是将苏默歌请了进去。

    苏默歌拎着西服来到了二楼,这里已经坐满了参加婚礼的嘉宾。

    周丽此刻已经站在了红毯的中央大台上,身穿着洁白的婚纱,正和一身白色西服的新郎相互交换结婚戒指。

    她就站在了原地,远远的望着周丽静美面容上幸福的笑容。

    他们相互交换了结婚戒指的那一刻,她也看到了周丽因为激动的情绪而颤抖的身子,眼睛里有着细碎闪烁的幸福泪光,到了最后,她将与新郎幸福的拥抱和接吻。

    这一刻众人的掌声响起。

    而这一刻,苏默歌在为周丽在心底深深的祝福。

    “默歌,你来了!”

    苏默歌被这一唤声,吓了一大跳,她转过身望见一身白色西装,胸前别着红色玫瑰花胸针的周逸,站在了她的身边。

    她将手中赶制出来的西装塞进了他的怀中:“对不起周先生,给你送来晚了,希望对你一会儿的宾客招待时更换衣服还会有用!”

    她又转身望了一眼还沉浸在幸福的拥吻中的周丽夫妻,心底深深的送去了祝福,转身欲走,却被周逸一把拉住了胳膊。

    “不要走了,既然来了,就将周丽的婚礼参加完吧!她一定很想见到你!”

    苏默歌淡淡一笑:“可是我总觉得亏欠她的太多了,又一次的不告而别,她一定心里恨死我了!”

    “恨你的人不止是她,兰美芳,还有我……可是,我们又怎么能从心底恨起你,因为你在我们的心中有着多么重要的位置,你应该比谁都要清楚的知道。”

    周逸一双褐色的双眸带着如水般的温柔,一直望进了苏默歌的眼底。

    她好怕这种温柔的目光,因为在她这五年的时光里,她早已经把自己变得冷漠无情,可以说只沉浸在自己的生活世界里,忘记了朋友,忘记了亲人,甚至忘记了所有的记忆。

    但她最怕的就是这种温柔的关怀目光,因为那个人曾经也给过她温柔和向往,可是到了最后,却是他狠狠的将这种幸福的时光撕的粉碎,她再也不敢相信有谁会给她温柔,给她温暖,给她真实的爱和关怀的温度。

    “对不起,我还有事,先要离开!”

    周逸缓缓的松开了手,苏默歌转身刚要离开,却是被站在中央红毯上穿着白色婚纱的新娘子唤住了。

    “苏默歌,你站住!”

    坐在宴会大厅里的宾客们以为发生了什么大事?难道是新娘子的情敌出现了吗?

    他们用诧异的眼光投了过来,发现站在周逸的身边,一身同样白色长裙的女子侧过了身子站在原地。

    “苏默歌,你要是敢走,我们就恩断义绝了!”

    这声女子高亢的喊声是来自坐在最前排宾客席上发出的声音。

    众位宾客又不约而同将视线转移到了前排宾客席,发现一身白色短衫和紧身长裤的短发美女,指着苏默歌怒气汹汹的喊着。

    这是怎么回事?难道被叫做苏默歌的女人抢了她们两位的男朋友?四角恋关系不成?

    苏默歌心里想要逃跑,不敢面对这两位对她死心塌地好的好闺蜜、好姐妹。

    可是她的脚却像是栓了铅球一样,怎么走都走不动。

    周丽拖着长长的婚纱,也不顾自己是结婚的当事人,还有站在台上新郎惊吓的眼神,朝着苏默歌冲了过来。

    兰美芳也是绕过了席位,朝着苏默歌像是用了百米冲刺的速度跑了过来,生怕她这一次又悄无声息逃跑了。

    周逸一直凝望着苏默歌的侧脸,看得清她的眼神,她的心明明是感动地,可却是装作一副清冷的样子,将自己温暖和柔软的心掩藏在心底,她这样倔强而又委屈自己的活着,看的他真的好揪心的痛。

    周丽和兰美芳已经冲了过来,两个人就像是要老鹰看到小白兔一样,将苏默歌紧紧抱在怀里不肯松手。

    兰美芳平日里就算是在坚强,这一刻也忍不住流下了眼泪,口中是毫不留情的骂声,可是心里却是激动。

    “苏默歌,你真是一个坏女人,你只顾着自己潇洒和自由去了,你知不知道这五年里我和丽丽到处找你!你这个没良心的坏女人,你还有脸来见我们?我们恨不得掐死你!”

    周丽也忍不住激动的情绪,本是新娘子的她,应该温柔似水,露出新娘子幸福的微笑,这一刻她却是变了脸色,咬牙切齿地喊着:“苏默歌你太坏了,我这一次一定要与你绝交,凭什么你要走就走,要留就留,见我们扔下 ,自己活得逍遥自在了啊?你不是很能跑吗?快跑啊,我看你能跑到哪里去!”

    苏默歌眼睛酸酸的,说好了以后不在流泪,面对姐妹这样情深意切的样子,她真的很难不为她们的情感打动。

    她伸出手将她们环在了身前,紧紧的和她们相拥。

    “芳芳、丽丽,对不起!对不起!我真的不想离开你们,可是我真的不得不离开你们……”

    周丽和兰美芳又岂不会知道苏默歌的苦衷,她失去了她人生中的第一次宝宝,真的要伤了她的心,要了她的命,这种肝肠寸断的滋味,真的不是她们所能感受到的。

    可是她在最伤心落寞、悲伤绝望的时候,没有想到她们这些患难与共的朋友,她真的好过分。

    可是……她们那么爱着她,又怎么恨得起来呢?

    兰美芳和周丽只是激动的落泪,责骂的话变成了无声的哽咽。

    而苏默歌却是破涕为笑:“丽丽,你就不怕你的新郎大帅哥看到你凶悍的样子不敢娶你了吗?别忘了你现在是新娘子,在婚宴上呢!”

    “芳芳,你都没有嫁人,在这么好的场合里不找一个帅哥?还那么凶巴巴的,是想吓走所有想和你套近乎的男士,打算一辈子当剩女吗?”

    周丽和兰美芳听了,也不禁破涕为笑,三个人彼此分开。

    三个人都伸手笑着为对方擦去面上的眼泪,站在中央红毯上的新郎最先拍了拍手掌,随后满座的宾客看到后也开始鼓掌,被她们三姐妹的情谊所感动。

    周丽整理了下婚纱,朝着苏默歌挑了挑眉毛,很是自豪的夸道:“怎么样,我老公还不错吧?”

    苏默歌仔细地看了眼站在中央红毯上的新郎官,他个子高高瘦瘦,五官却是很端正,待人看起来也很温顺,周丽嫁过去一定有福享了。

    苏默歌低声笑道:“你啊,以后不要当悍妇,欺负你这个老实的老公就好。”

    周丽瞥了她一眼:“瞧你说的,我才没那么狠心呢!”

    她转身,换做一脸温柔的笑容,简直比天气变幻的还要快,朝着新郎走去。

    兰美芳朝着苏默歌眨了眨眼睛:“我现在这样子,是不是很淑女?有没有男人想泡我?”

    她瞧见兰美芳正在慢条斯理的将耳边垂下来的短发掖到了耳后,那眨眼睛抛媚眼的功夫虽然有长进,但是还是有些像男人一样粗野,没有女人的柔情似水。

    “还好了,就是有点像男人抛媚眼!”

    兰美芳瞪了她一眼,拉着她往最前面的宾客席走去。

    “默歌,你的嘴巴还是那么尖利,就不知道说几句好话给我听?”

    苏默歌笑而不答,跟在她身后朝前面的宾客席走去,而周逸也快步跟在了她的身后。

    婚宴仍在进行中,苏默歌望着这一对新婚夫妇看着彼此时,眼底的*情意,让她忽然间有些心痛。

    虽然她不想记忆起,可那些回忆还是挥之不去出现在她的脑海。

    她也结婚过一次,那时的婚礼举办的很隆重,去了教堂,随后去了别墅办的婚宴。

    可是,那时的顾景辰从不会用正眼看着她,余光中都是一副冷硬刺骨的恨意,只因为她抢走了他的初恋,沈佳佳本应该坐上的顾家夫人的位置。

    她的心又开始隐隐痛了起来,这时周丽和她的新婚老公已经到了他们的桌前敬酒,苏默歌喝了一杯香槟,周丽他们又去了别的桌去敬酒,她这才站起了身。

    兰美芳正在回挡席位上帅气的男宾客正在敬她的酒,她以为她的桃花运来了,却忘记了这个席位是周丽特意嘱咐她的老公,让他的比较条件优秀的男同学都坐在这个席位上。

    她正喝的意兴阑珊,望见苏默歌站起身欲走,一下子将手中的酒杯砸在了桌子上,吓得那些帅哥们大气不敢喘一下。

    “苏默歌,你又要给我跑去哪里?”

    “我去一趟洗手间!”

    苏默歌也吓了一跳,没想到她会有这样大的反应。她笑着对兰美芳保证,兰美芳却还是不敢轻易相信她。

    “若是你还像以前悄无声息的逃走了怎么办?”她起身要和她一起去洗手间。

    苏默歌将兰美芳按坐在凳子上:“不会的,我保证!要是我在逃的话,你就亲手废掉我的双脚,我就不敢跑了!”

    兰美芳看她信誓旦旦的说着,她这才松了一口气。

    苏默歌附耳对兰美芳小声道:“别忘了淑女,淑女,这么多帅哥盯着你看呢!”

    兰美芳这才瞧见,这些帅哥们真的都在盯着她看,可她没有意识到,他们是被她阴晴不定的态度吓到了,才会露出这样的神色。

    她朝着苏默歌推了推手,嗓音甜的腻死人了:“歌歌,你快去快回啊!”

    然后对着席位上的男士们举起酒杯,露出甜甜的笑容,却是说出了粗狂的话:“来,我们干了这杯酒吧!”

    苏默歌眼角抽了抽,无奈的笑了笑转身离席。

    周逸一直坐在苏默歌的对面,看见她起身离席,有些担心的皱了皱眉头。

    他也起身跟了过去,一直在她身后默默的走着,跟着她一起下了楼,出了宴会餐厅,站在外面吹着春天的晨风。

    “怎么了?是不是心情不高兴了?”

    苏默歌没想到周逸会站在了她的身边,对他淡淡一笑:“不是,就是觉得餐厅里好闷,所以出来透透风!”

    “你变了好多!”

    “我是变了好多!”

    周逸测过脸,望见阳光下苏默歌的面容,就像是陶瓷一样白希,那一双黑白分明的双眸此刻正染上一层清冷的寒光,明明金色的阳光打在她扬起笑容之上,却怎么看都是那样的清冷,就像是冬季里的阳光一样,就算在暖也会随着风一样刺骨。

    “今后,你打算一直在SR公司工作?没有想过结婚吗?”

    周逸想了好久,才开口问她。

    而她毫不犹豫地回答:“我已经想过了,今后要一个人生活,这样的生活的确也不错!”

    周逸并不这样认为,他觉得她还是无法走出顾景辰给她的阴霾过去,等到他给了他足够的温暖,给了她足够的关怀和爱,那么她一定会渐渐接受他,和他在一起有一个崭新而幸福的生活。

    他这样想着,唇角就勾勒出一个浅浅的笑容。

    苏默歌却没有看他,转身走进了婚宴的餐厅,却是到了一楼的洗手间。

    周逸觉得不好跟进去,想了想她不会像以前一样不告而别,就先上了二楼,继续酒宴。

    苏默歌到了洗手间,先是站在洗手盆前洗手,看了看镜子里的自己,头发因为赶来的匆忙有些凌乱了,用手打理了下头发。

    “苏默歌,你不好好在你的公司里待着,来到这里做什么?是想勾/引我的未婚夫呢,还是勾/引你好闺蜜的新婚老公?”

    镜子里出现了一位女子浓妆艳抹的诡异笑容挂,她一转身,直视着站在她身后的红衣裙女子。

    “顾诗丹,你来这里做什么?又想对你的未婚夫死缠烂打吗?对了,你也只能和他发展到这个关系了,因为周逸只是你的未婚夫,却不是你的丈夫!还有,我想做什么用得着你多管闲事吗?我闺蜜的老公与我初次见面,怎么会发生关系,你这不是胡言乱语,胡搅蛮缠吗?”

    苏默歌大好的心情,因为她的出现变得愤怒,她上前一步,一把抓住了顾诗丹的胳膊。

    顾诗丹拿着手中的包包砸向苏默歌:“野蛮的女人,你快放开我!”

    苏默歌将她用力一推,躲过了她砸来的包包,而顾诗丹因此跌坐在地上。

    她不顾及自己狼狈的形象,从地上立刻爬起,还在苏默歌面前耀武扬威:“苏默歌,你不会有好下场的,因为你就是不要脸的狐狸精!”

    她骂完了苏默歌,生怕她在追过来打她,撒开腿就跑了。

    苏默歌看见她落荒而逃的样子,忽然忍不住笑了:“看来坏人也会有报应,顾诗丹现在就是一个疯女人嘛!”

    她走出洗手间,门口忽然站着一位身穿黑色风衣,头戴黑色披帽,戴着黑色的大墨镜,唇角刻薄冰冷的抿紧,一脸面无表情双手环胸拦住了苏默歌的去路。

    “是你?”

    苏默歌一眼就认出来了,他就是昨天尾随她的跟踪狂。

    她心里还是微微有些害怕,毕竟他吃了亏,这次来找她报仇的吧?

    他没有说话,还是冷冷的站在她身前,就像是镇宅的门前凶神恶煞的大铜狮子,的确模样吓人。

    “你要是还不走,我可要喊保安过来了?”

    “还不走是不是?我报警了!”

    那人就是不走,像是钉子钉在了板子上,拦在面前一动不动。因为这个婚庆餐厅都被周丽举办婚宴包了下来,一楼只是接待处,所以没有人来这边的洗手间。

    苏默歌还是有些忌惮。

    “你以为你很凶吗?你不走,我送你走!”

    她忍无可忍,又借着紧张时激发出勇气,一把揪住了那个男人的衣领,朝着他的腿中间踢去。

    那人吃亏了一次怎么能有第二次吃亏?用双腿用力的夹住她的细腿,她一只腿站在原地开始摇晃。

    而他弯起菱形好看的唇角,怪异的笑望着她,让她从心底开始发寒!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名门瘾婚,霸道顾少的爱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醉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醉柳并收藏名门瘾婚,霸道顾少的爱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