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名门瘾婚,霸道顾少的爱妻 > 温柔陷阱,你让我爱已成伤!(一更,心疼他)

温柔陷阱,你让我爱已成伤!(一更,心疼他)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昏黄的灯光打在了顾景斌半边的脸上,看上去阴晴不定,难以猜透他到底想了些什么。

    他不可否认的点了点头:“不错,这一切都是我安排的,要怪你怪你没有那么大的魅力,沈佳佳早就移情别恋了,她才是贪慕虚荣的女人……为了钱财,她什么都肯做。”

    顾景辰冲过去一把抓住了顾景斌的衣领子,怒火冲冲:“你到底想利用她要做什么?”

    “我想让你曾经轻而易举就得到了的一切,从你的手中一件一件的抢回来……”

    “你别做梦了,我是不会让你得逞的!”

    “是吗?那就要看你的本事了!”

    藏酒库的门又被人推开,苏默歌折回是想取走一瓶红酒,毕竟来都来了,不取走一瓶岂不是很可惜?

    顾景斌见到苏默歌走进藏酒库的身影,他双脚向后极速的退开,挣脱了顾景辰抓住他的衣领,重重的跌坐在地上。

    “大哥,你怎么可以骗默歌呢?小云明——明明就是你的孩子,而你却不承认你们的父子关系,你这样骗默歌,只会更伤害到她。”

    顾景斌的话就像是一把无形的刀,一刀致命,刺进了苏默歌渐渐柔软和温暖的心口。

    当她听顾景辰亲口告诉她——小云明不是他的儿子时,她有一瞬间的欣慰,至少她曾经为顾景辰怀过一次宝宝,而这个宝宝在他们的生命里是独一无二的,哪怕是失去,哪怕是真的从人间消失,没有任何人能动摇他是他唯一宝贝的身份。

    可顾景斌说出的话,让她的心再一次伤痛,不敢在相信顾景辰口中说的任何一句话。

    她原本以为,这五年里他改变了好多,不会再像从前一样,一次一次伤害她的心。

    这一切不过是她的想象而已,真正的顾景辰……即使五年过去,他依旧是那个冷血无情,为了达到目的不折手段的狠心男人。

    她转身跑出了藏酒库,她一分一秒都不想在看到他那张虚情假意的嘴脸。

    “默歌……默歌你听我解释……默歌!”

    顾景辰紧追了出去。

    顾景斌见到两个人一前一后消失在藏酒库的门口时,他从地上捡起了一只滚落在地上的一瓶红酒,然后将酒瓶用力地砸在了大理石做成的地面上。

    碰!

    一声脆响后,红酒瓶破碎,鲜红如血的红酒从裂痕中缓缓流淌,蔓延在他的身下,染湿了他坐在地上的双腿。

    他撩起了衣袖,用红酒口上端的锋利碎片,刺入了他的左手臂……带着热度的艳红血液从他左臂上那道长长的血口中迸出,很快染湿了他整只左臂。

    空气中蔓延着血腥的味道,当看到地上留下的那一滩滩艳丽的血迹,是那样的触目惊心。

    顾景斌的脸上失去了血色,他从衣兜里掏出了手机,拨通了电话,然后弯起了薄薄的唇角,笑容在昏黄的光线下是那样的深不可测和诡异。

    ……

    苏默歌一直往前跑着,她也不知道跑去了哪里,只想离开顾家的大门,到一个没有顾家人存在的地方,呼吸一下外面自由的空气,然后忘记心中所有的悲伤与不快,这就是她最渴望,也是最终的生活。

    “默歌……默歌你听我解释!”

    顾景辰一把拉住了苏默歌的手臂,苏默歌转过身抬手就要给他一巴掌,却被他用力的捏住了手腕。

    “你以为你是谁?凭什么要让我听你的解释?”她毫不掩饰内心的愤怒,盯着他焦急的面孔,冷冷的开口。

    顾景辰解释道:“刚才都是顾景斌编出来的谎言,他是在报复我,想要我失去一切,让我陷入困境。而他现在也是在利用你,想让你刺激我,激怒我,伤害我……他才会觉得开心。”

    “顾景辰你是不是患有了妄想症了?景斌从未利用我来害过你,这都是你一个人乱想的……”

    苏默歌瞪了一眼顾景辰紧握着她的两只手,他这才意识到刚才因为太过紧张而失态,缓缓松开了她的双手。

    “默歌,我知道……你一定不会轻易相信我的话!但是为了证明我自己,我愿意带着云明到医院,当着你的面做亲子鉴定!”

    苏默歌一直在盯着他的双眼,那双曾经幽暗深邃的双眸,总是那样的高傲和冰冷,却从不会说谎。

    而现在的这双眼睛,黑色里透着朦胧,复杂地令她看不清他眼底真正的情绪,她现在还能相信他吗?

    她在心底已经给了自己一个解答。

    “顾景辰我相信你的话了……我现在想一个人走一走,请你不要跟着我好吗?”

    顾景辰不放心地摇头:“不,我想和你一起走走!”

    “你若是想让我一直讨厌你,那么你就一直跟着我好了!”

    苏默歌转身怒气匆匆的往前走着,身后依旧有或深或浅的脚步声传来。

    他还真像一个阴魂不散的鬼,一直缠着她不放。

    苏默歌在心底咒骂了他,双手不知不觉握紧了拳头,恨不得转过身狠狠朝着他的俊脸狂揍一顿。

    她衣兜里的手机铃声忽然响起,她从衣兜里掏出了手机,看到了手机上显示的号码有些犹豫。

    她微微转过头,用余光瞧见了顾景辰一副很警惕的样子看着她,而且他的脸色阴沉了下来,显然不希望她接这个电话。

    他以为他是谁?不让她接就不接?她的生活还轮不到他管。

    苏默歌按通了接话键,故意对着手机喊得很大声:“喂!是景斌吗?你找我有什么事呢?”

    “默歌……救我,我在……藏酒库里……”

    手机那端传来了气若游丝的呼唤声,苏默歌以为她听错了,不敢置信地又问了一遍。

    “景斌,你说你在哪?发生了什么事?”

    “不许跟他通电话!”

    顾景辰怒吼一声,一把夺走了她手中的手机,直接按了关机键,不让她在接打电话。

    “顾景辰,你真的太过分了,那是我的手机……你凭什么将它夺走?”

    她愤怒的去抢,他却拿着手机躲开,不让她夺走。

    “你和谁通电话都可以,就是和顾景斌不行!”

    “他说他有危险……要是景斌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一定绕不过你……”

    苏默歌也不知道为什么,右眼皮跳的厉害,心也跟着碰碰的跳着,好像真的有什么不祥的事情要发生了。

    随着她一次次的从顾景辰手中夺回手机都落了空,她的忍耐限度越来越差,脾气也莫名的大了起来,她几乎是疯狂的朝着顾景辰喊着,让顾景辰忽然间变得僵硬在了原地。

    他不可置信地问着:“你是为了顾景斌,所以对我发脾气,对我大吼大叫的吗?”

    “是的,我很在乎他,那又怎么样?”

    苏默歌说着有口无心的话,但她从不后悔说这些话,因为曾经顾景辰伤害她时,不止一次次用沈佳佳来刺激她,伤害她,这就当是她汇报给他的礼物,将话原封不动地送还给他。

    “要是我和顾景斌同时有了危险,你会去救谁呢?”

    他将手中的手机递给了苏默歌,同时带着认真的表情质问着她。

    苏默歌从他的手中夺走手机,转过身用冰冷的背回答他的话。

    “我会选择救景斌,然后看着你孤独的死去!”

    顾景辰抑制不住浑身的颤抖,缓缓阖上了双眸,阳光如细碎的金子从空中洒了下来,散漫在他英俊的轮廓上,将他眼角那看似晶莹的物体,折射出了凄凉的光芒。

    默歌……如果有一天,我真的不在了……你真的会好不留恋的看我最后一眼,将我从你的心里割舍掉,不再回忆有我曾给你的世界?

    苏默歌将手机开机,心急地等着手机正常的运行,她给顾景斌拨去电话,可是对方一直通着却没有人接听。

    她刚才依稀听到了,顾景斌说他在藏酒库里……

    一想到这,苏默歌忽然有种不详的预感,脚步飞快地朝着藏酒库的方向赶去。

    她刚推开那扇木门,当门外的阳光带着灼亮的光芒刺进了屋中时,那地上一滩触目惊心的红色,让苏默歌吓得几乎面容失去了血色。

    “景斌……”

    苏默歌跑了进去,来到了顾景斌的身边,试图要将他扶起,可是他毕竟太重了,重到苏默歌无法将他的手臂搭在肩膀上,承受着所有的力量,支撑起她弯曲的身体。

    “景斌……景斌!”

    她一遍遍唤着他,看到的却是他苍白的面孔,根本没有他的任何回应,他就像是稀薄的空气,随时都会随风消散远去。

    苏默歌心急了,先是拨通了120急救中心的电话,然后将顾景斌轻轻放在地上,查看到顾景斌是左手上有割伤,她将她的上衣扯下一块布料,牢固地包扎在他的伤口上,为他止住了仍在流血的伤口。

    “在流血下去,会出人命的!”她不能让顾景斌出事。

    她冲出了藏酒库,跑回了顾家。

    苏默歌疯狂的跑着,连她自己都没有想到,她可以跑的这样快,甚至脚上的鞋子掉了,脚下磨破出几道血口子,她竟然都浑然不知。

    她推开了房门,想从屋中找到医药箱,她以前有个习惯,在屋中的衣柜下都会放一只医药箱作为家庭中的小伤急用。

    沈佳佳刚把小云明哄睡在沙发上,忽然听到房门被用力的推开,她不悦地抬头望向了门外。

    “苏默歌?谁让你进来的,给我滚出去!”

    沈佳佳骂完了苏默歌,伸手拍了拍还未睡实的小云明手臂,让他睡的安稳一些。

    苏默歌没有时间理她,急急忙忙冲进了卧室,在里面的衣柜里翻找医药箱。

    沈佳佳见小云明睡熟了,这才皱了皱鼻子,咬牙切齿地从沙发上跳下,直奔着卧室走去。

    她一把苏默歌手臂,手心的力量就像是钳子一样狠狠的捏着,要捏碎她的骨头一样。

    “这里是你的家吗?谁让你乱翻东西的,给我滚出去!”

    苏默歌一抬手给了沈佳佳一耳光,然后冷冷地扫了她一眼,继续在衣柜里翻找东西。

    沈佳佳被打得一边脸都麻了,嘴角也被打破了,她口中蔓延着一种血腥味道,眼睛瞪得跟灯泡一样亮了起来,简直狰狞的可怕。

    “苏默歌,你竟然敢打我!”

    她左看右看,找到了茶几上一只台灯的水晶架子,举过头顶朝着苏默歌的背后砸了过去。

    啊!

    惨叫声让苏默歌紧绷大脑顿时清醒,她转身发现沈佳佳摔倒在地上,怀中碰着一只台灯的水晶架子,面上的表情很是痛苦。

    顾景辰恶狠狠地瞪了躺在地上的沈佳佳一眼,见苏默歌面色焦急,手上和身上竟然会有血迹。

    “默歌……你怎么了?为什么手上和身上会有血迹?”

    苏默歌也顾不了他们之间的种种恩怨了,现在救人最要紧,她拉住了顾景辰的手,朝着门外跑去。

    她边跑边对他道:“不好了,景斌受伤了……快送他去医院急救!”

    顾景斌受伤了?刚才不还是好好的吗?这未免也太奇怪了吧?

    顾景辰被苏默歌拉这手,疯一样的朝着藏酒库奔跑,待他们跑进了藏酒库中,顾景辰望见顾景斌身上和身下都是艳红的血迹,他将猜疑的心收起,他将顾景斌从地上扶起,然后背在了身上。

    “走,我们快送他去医院抢救!”

    “嗯!”

    顾景辰背着顾景斌向顾家的车库跑去,苏默歌紧紧跟随在他的身后,他们很快赶到了车库,将顾景斌放进了车内,由顾景辰开车去医院,苏默歌在后座照料着顾景斌。

    他们一路上就像是和时间赛跑,争分夺秒,用最快的速度将顾景斌送到了附近的医院,让他尽快被医生推进了急救室。

    两个人坐在了手术室门口的座位上,只不过他们对面而坐,中间隔着一条长长的走廊。

    她忽然打破了沉静,想明白了一些事,抬头质问向顾景辰:“景斌为什么会受伤?”

    “我离开的时候他还好好的,谁知道刚走没多久,他竟然就受伤了。”顾景辰毫不掺假的解释着。

    苏默歌显然并不相信他的话,唇角扯出一抹讥讽的弧度:“顾景辰……是你害了景斌吧?你在藏酒库里那么发火,还对景斌动手打骂了,他受伤难道会与你脱离关系吗?”

    顾景辰握起了拳头,指关节发出了咯咯的骨头错动声音,他现在真的是很恼怒了,恼怒她为什么就不相信他说的话,宁愿相信没有和她有过婚姻生活的顾景斌?

    “他就是一个大骗子,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如果我没猜错,这是他自己伤害自己的,为了就是博得你的同情!”

    “哈哈!景斌会伤到自己伤害自己,来博得我的同情?顾景辰……你现在编织的理由,是越来越不靠谱了。”

    苏默歌扭过头不去看顾景辰冷峻的面容,因为一看到他,就会让她想到他和沈佳佳有着一样的虚伪面孔。

    “好……好……好,你不相信我对吗?那我也不想让你相信我,你就好好陪着你喜欢的男人,就算你被他伤害,我也不会再管你了。”

    他感觉到胸口闷闷的,心中更是憋闷出一把怒火,朝着苏默歌怒喊一声,起身从她的面前离开,再也没有回头看她一眼,消失在长廊的尽头。

    苏默歌一直不明白,顾景辰为什么会说顾景斌在利用她?他是嫉妒了顾景斌会得到她的关心,才会说出这样的话?还是说……顾景斌真的变了,变得更让人琢磨不透了?

    手术室的门被推开,苏默歌起身向医生问了下顾景斌的病情,医生说他已经脱离了危险期,身体并无大碍,只不过他失去过多,身体很虚弱,还是需要在医院里修养和治疗几天,才能康复出院。

    苏默歌感谢了医生,然后和护士们一起送顾景斌进了一间病房,在病房中陪着顾景斌,照看着他,希望他早点从昏迷中醒来。

    她在他身边照顾了整整*,这*几乎都没有阖眼,直到清晨的阳光透射进了屋中,她才有些困意,趴在了*边睡了一会儿。

    躺在病*上的人手指轻轻的动了动,倏然睁开了双眼,他望见苏默歌趴在*边睡了,薄唇勾出一抹浅浅的微笑。

    这个女人还真的陪在他身边了*,这*她都没有阖眼休息,还真是辛苦她了。

    当!当!

    轻到如呼吸一样的敲门声响起,顾景斌歪着脑袋看向了病房门外,当看到那一身藕荷色长裙的女人,朝着他眨了眨秋水般的明眸,转身朝着房门口外走去。

    顾景斌轻手轻脚从病*上起身,然后又轻手轻脚地走下了穿,拖着鞋子,竟跟着藕紫色长裙的女人离去。

    苏默歌隐隐听到响动,抬起朦胧的双眼,发现顾景斌竟然没有躺在病*上?

    “景斌?顾景斌!”

    苏默歌唤了两声,向四周望了望,仍然没有发现他的身影。

    难道他醒来了?他是去厕所了吗?

    苏默歌不放心他一个病重初醒的病人在地上乱走,起身离开了病房,去找顾景斌的身影。

    医院的楼顶天台上。

    夏初的风吹在人的面颊上,带有一种懒懒的温暖,让人甘愿沉浸在阳光中,在柔风里,令人沉醉。

    一身紫衣长裙,戴着黑色大墨镜的女人,从手拎包里拿出一只精致的小盒子,递到了顾景斌的身前。

    “这个东西……你也许用得上!”

    顾景斌收起了小盒子,打开一看,浅浅的笑容挂在了唇角:“你变得越来越聪明了,我先收下它,谢谢你了!”

    他将小盒子关上,装进了病号服的衣兜里。

    紫衣长裙的女人,打量了一眼顾景斌包扎左臂的纱布块上,又有鲜血从扯裂的伤口中流了出来,染成了一大朵鲜红的‘花’。

    “我真的没想到,你竟然会狠心到伤害自己?你觉得这样做,值得吗?”

    顾景斌抬头盯着刺眼的骄阳望着,直到眼睛被刺痛流出了眼泪,他才收回了视线,对着紫衣长裙的女人如阳光般温暖的轻笑一声。

    “刚才我对着强烈的阳光,眯着眼睛去看,竟然会流下了眼泪,但我却是也看到了它的光芒,也达到了我想看它的目的……她现在就好比天空中的太阳一样,就算我受了伤、流了泪……只要得到了她,我就能达到我的目的!我——何乐而不为呢?”

    “真没想到,我们竟然是同一类人!”

    她涂的纷嫩的双唇扯出一抹妖艳的笑容,可转瞬间她的笑容凝在了唇角。

    “你答应过我的,一定会帮我办到!你一定不会食言吧?”

    “一定不会食言的,不过……在我帮你之前,你必须要找一个人说清楚,要是她去找了你的麻烦,那时候……我可没办法帮你了。”

    “你说的人是……”紫衣长裙的女人一脸茫然。

    “你最亲的那个人,现在应该知道了吧?我出来时间不早了,也该回去了,免得她会对我起疑心……而你最好快点离开医院,千万不要被苏默歌看到了。”

    “知道了!”

    顾景斌朝着她推了推手:“你先走吧,要记住……千万不要也她碰见!”

    “嗯!我一定躲开她!”

    她匆匆朝着天台的出门赶走,刚要打开那扇门。有人先她一步,推门而入。

    “你……你怎么来了?”她难以掩饰住面上的惊慌,戴着的墨镜却能隐藏住她不安的神色。

    “难道你认得我吗?”

    ————

    二更之一,还有加更,小柳感谢亲们支持!群么么哒!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名门瘾婚,霸道顾少的爱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醉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醉柳并收藏名门瘾婚,霸道顾少的爱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