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名门瘾婚,霸道顾少的爱妻 > 给你,特殊的小温暖!

给你,特殊的小温暖!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苏默歌回头望见望见一位身穿患者服的男人朝着她走来,街边的路灯照在他的脸上,让苏默歌看清了他的容貌。

    她只是觉得这张面容似曾相识,却记不起究竟在哪里见过。

    “你是苏默歌吗?”

    他停在了苏默歌面前,看清了她的脸,这才开口问她。

    “是我,你认得我吗?……请问你是?”苏默歌礼貌的问着眼前的男人,对于陌生人来说,她还是有警惕心理的。

    他笑了笑,因为身子虚弱,夜风带着凉意吹过,就会引起他一阵咳嗽。

    “叔叔,你没事吧?我送你回医院吧!”

    苏默歌要去扶住这位生病咳嗽的老伯,却被顾景辰拉住了手臂,朝着她摇了摇头。

    毕竟他是个陌生人,而且现在社会上的骗子和危险人物太多了,他可不想他的老婆会受到伤害。

    苏默歌却于心不忍,看到这位叔叔身子很单薄,随着他咳嗽时整个身子就像纸片一样抖动着,这样的形容绝对不夸张,只要善心心的人看到了都会对他起几分同情心。

    她将手臂从顾景辰的大手中抽出,走到了这位叔叔身边扶住了他的手臂,并用手为他轻轻拍着后背。

    “叔叔,走……我扶你回医院!”

    “默歌……先等等,我有话想对你说!”

    他停止了咳嗽,深深吸了一口气后,面有难色地看向苏默歌。

    顾景辰来到苏默歌面前,警惕地望着这位大叔:“大叔有什么话,你就当着我们的面说吧!”

    这位大叔望见顾景辰时,犹豫了片刻,但还是决定说出他的心里话。

    “默歌,我知道你是周丽最好的朋友,所以有些事我觉得……也只有你能帮我的忙了!我是王琦的爸爸,前不久患有了肺炎,就住进了这家医院治疗……王琦的事情,我也知道了……”

    苏默歌借着路灯仔细看了看这位大叔的样子,王琦的确和他有七八分的相似。

    周丽结婚的时候,她只是远远的看见王琦的爸爸在忙碌着王琦和周丽的婚事,没有过去和他打声招呼,只是一面也难怪她记不得他的样子了。

    “叔叔,你知道王琦的什么事?”上次苏默歌去王琦的家中,王琦告诉她患有了血癌,她知道后很是伤心。

    可是昨天周丽生病住院,他竟然纵容了那个女人在病房里大闹,还同意了与周丽离婚。

    如果真的是在乎周丽,就不应该和她用这种痛苦的方式分手。

    而她看他身体状况一直都不错,怎么也不像是患有了严重的血癌。

    王琦的爸爸王城沉重的点了点头:“他得了血癌,我已经知道了!”

    如果王琦说的话苏默歌不敢太确定是真是假,那么王琦的爸爸说王琦患有了血癌,那一定不能是假得了。

    她轻劝一句:“叔叔,你也不要担心,不要难过了……你现在身体不好,要是急坏了身体可不好!”

    “谢谢你的关心了!可是这件事我不得不急啊……我知道丽丽是个好女孩,她还有大好的青春在等着她,可我更知道王琦是爱着丽丽的,我不想让两个人的误会越来越深,非要走到离婚的那一天!”他着急了,又是一阵剧烈的咳嗽,脸色越发的苍白。

    顾景辰和苏默歌不由王城拒绝,已经扶着他走进了医院的大厅里避风。

    王城咳嗽了一阵子,已经是满头满身的冒出了虚冷的汗,他又深深地感叹一句:“王琦从小就没有了母亲,是我一手把他拉扯大的,小的时候一直问我,妈妈去哪里了?我就告诉他,妈妈去了很远的地方……可他那时候还小,一直不知道他的妈妈患有先天性的心脏病,不能生育,可她还是要生下他,为我们王家留下一代……”

    苏默歌和顾景辰听了王城的这句话,不由得心里震撼了片刻。

    王琦的妈妈是宁愿用生命换取王琦的生命,这样伟大的母亲,让他们真的由衷的敬佩了。

    “他的妈妈都已经用生命换来了他……可是,我却这样没用,没能保护好他,让他健健康康的活下去……”

    王城太过伤心了,眼泪在他沧桑的面容上滑过,满是忧伤的泪,让苏默歌的心有些酥软了。

    她轻声安慰他:“叔叔,别难过……现在医疗技术很发达了,王琦的血癌也一定能治好!”

    “我也想他能治好……可是医生说了,要找到匹配的血型进行骨髓移植,但成活率只有百分之二十!”

    “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希望我们也要试一试的,所以叔叔……你一定不要太伤心了,要对王琦能医治好有信心!”

    王城忍住了悲痛,伸手擦了擦面上的眼泪,他露出一抹苦笑,点了点头。

    “我相信……有王琦的妈妈保佑他,他一定会好起来的……默歌……”他拉住了默歌的手,恳求道:“我不希望丽丽和王琦有误会,王琦那么爱丽丽,如果他们真的离婚了,他一定会很伤心……他一旦对生活充满了绝望,那么他的病情一定会严重的。”

    “所以……你想让我想办法,让两个人复合?”苏默歌说出了王城的心声。

    王城用力的点点头:“是的,我不想让王琦失去丽丽会痛苦,他们应该在一起幸福的。”

    苏默歌何曾不是希望他们两个人在一起甜甜蜜蜜的生活,可是王琦已经下定了决心,要让丽丽离开他,这样她就能有一个幸福的生活。

    她就算想帮他们复合,王琦未必会配合。

    正在苏默歌犹豫的时候,她忽然想到了一件事:“叔叔,丽丽她……怀有王琦的孩子三个月了!”

    王城一听,心里震撼着,嘴巴一张一合,却不能表达他此刻激动的心情和感受。

    顾景辰却在这时,悄悄地向身后退了两步,转身朝着医院的门外走去。

    他站在医院的门口,吹着夜晚的凉风,似乎几年前的事情起起浮浮像是海上飘荡的浮木一样,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

    他不禁在心中感慨,如果他早点知道苏默歌怀有了他的骨肉,他会不会震撼、惊讶、欣喜成狂,却只能张大嘴巴,说不出自己激动和感受?

    他失去了一次做孩子父亲的机会,老天会不会惩罚他,不让他再次拥有默歌,拥有他们的孩子呢?

    苏默歌说出如此重要的消息,让王城对周丽和王琦的复合更加的肯定了,他一想到周丽还病着,于是拜托默歌一定要多加费心照顾好丽丽,并且希望她能想办法让两个人复合。

    苏默歌相信一句话,有*终成眷属,周丽和王琦是有缘分所以才能走到一起结为夫妻;既然他们有了这个缘分,那么她一定会竭尽所能帮助他们继续这段美好的姻缘。

    她安慰了王城,并且扶着他回到了病房,又在王城的嘱咐和恳求后,她郑重地向王城保证,她一定会让两个人和好如初的……

    苏默歌先去了小星星的病房,这两天她一直忙东忙西,都没时间照顾这个小家伙了,她的心里还真有一丝愧疚。

    走进病房中,她看见兰美芳躺在小星星的病*边,伸出长胳膊压在小星星的身上,两个人都香沉的睡了。

    她轻轻的走到*边坐下,为两个人轻轻拉上了被子盖好,温柔的笑着、望着这一大一小两个人。

    这几天兰美芳也实在太辛苦了,照顾小星星不说,还要照顾她和丽丽,让她没少操心。

    她啊……唯一让他们操心的事,就是什么时候找个好男人嫁了,眼看都要三十岁的人了,可是一个喜欢的男人都没有,真怕她将来成为了24K纯金般的剩女了。

    她轻轻的脱了鞋子,侧着身子躺在了小星星的另一侧*边,伸出手将小星星和兰美芳都环在她的手臂下,唇角带着幸福和满足的笑容,阖上了双眼睡着了。

    顾景辰瞧见他们都睡了,他才将病房的门轻轻阖上,转身离开。

    第二天清晨,阳光刚暖暖的照进屋子里,三个人还未睁开双眼,就有清香萦绕在他们的鼻尖,让他们从睡梦中口嚼着牙齿醒了过来。

    在*头的木桌上,已经摆上了好几样早餐,很是丰盛。

    兰美芳腾的的一下从病*上坐起,爬到了*头边,挑着自己喜欢吃的几样早餐吃了起来。

    苏默歌起身后,将小星星从病*上拉起,他们两个也凑到了木桌前,开始动手吃了起来。

    小星星正吃着劲脆鸡腿堡,嘴里塞得满满的,含糊不清地夸着:“大叔真好……买了都是我喜欢吃的!”

    兰美芳只顾着吃,根本没有听见小星星再说什么。

    而正在喝着梅菜肉丝粥的苏默歌,这才想到他们能吃上这样丰盛的早操,一定是顾景辰起了大早,去外面给他们买来的。

    她的心里有种暖融融的感觉,就连她自己也不清楚了,为何会对顾景辰的印象,渐渐的不在那么厌恶和仇恨了。

    她摇了摇头,想到她还有很多事情去做,没心思想顾景辰的事,她喝了几口粥就将粥碗放下。

    “小星星,你在家要和兰阿姨好好玩哦!”她伸手揉了揉小星星的光头。

    “好的,默歌阿姨!”小星星乖巧的点了点头。

    被唤作兰阿姨的人正在和食物奋斗,根本没听见苏默歌的话。

    苏默歌还真有些怀疑了,将小星星让她照顾,会不会是一种错误?

    她对着小星星和正在往嘴巴里塞东西的兰美芳挥了挥手,离开了病房后想去周丽那里看看。

    在路过旁边的病房时,她脚步停了下来,迟疑了片刻,她还是伸手将病房门推开。

    屋子里空荡荡的,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苏默歌的心情竟然有一丝低落。

    她离开了顾景辰的病房,去看望周丽。

    周丽仍旧在睡着,她的身边一直由周逸在照顾。

    她犹豫要不要将王琦患有血癌的事情告诉周逸,但她怕她说出了王琦的病情,身为丽丽的亲大哥,他也许会为了周丽打算,继续隐瞒真相,好让周丽死心,不在与王琦联系,这样她将来才会找个合适的男人嫁了,会有一个幸福的生活。

    “丽丽她……怎么样了?”

    苏默歌走到*边坐下,轻轻拉住了周丽的一只手,发现她的手心微微发凉,她的心里竟然会有些难过,为本应该幸福生活下去的周丽感到伤痛着。

    周逸轻轻摇头,叹息了一口气:“她还是一直不肯说话,我问她是不是心里不舒服,她一直摇着头,然后躺在病*上睡着,不肯睁开双眼和我说话。”

    “她吃过早餐了吗?”苏默歌怕周丽不按时吃饭,毕竟她肚子里还有一个小生命,他还是需要吃饭的,可不能饿坏了。

    “吃过了……是顾景辰送来的!”

    “顾景辰送来的?哦……他最近神经错乱,装起了好人,那就让他一直装下去算了,我可没打算记住他的好,会谢他!”

    苏默歌表面说着,唇角不经意间勾起了一抹笑容,周逸也发现了她最近变了好多,以前提到顾景辰时,她总会又气又恨,咬牙切齿,恨不得将顾景辰视为千古罪人,永远不会得到她的原谅。

    可现在,她好像很愿意听到顾景辰的名字,虽然嘴上还是那样的刻薄,可是心里却早已发生了变化吧?

    周逸淡淡笑了笑:“我还是要谢谢他的,毕竟他还惦记着我妹妹!”

    “不用谢他了,这都是他应该义不容辞去做的事……周逸芳芳今天就由你照顾,你就多费心下吧!我今天出门有事,可能会晚点回来照顾丽丽!”

    周逸抬眼看到苏默歌的额头上还包扎着纱布,额头上的伤还未好,就要到外面忙碌着,他还是有些不大放心。

    “你头上的伤还没好,就不要到处乱走了……”

    “没关系的,这只是皮外伤而已……”

    苏默歌松开了拉着周丽的那只手,从病*上起身,临走前担心地看了一眼丽丽。

    “丽丽,不管你现在是醒了、还是熟睡着,我都有话要对你说……芳芳和我会一直陪在你的身边,所以你不是孤独的,更不要难过……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也照顾好你肚子里的孩子,把他健健康康生下来。”

    苏默歌没有发觉,周逸在听了她这句话时,浓眉皱成了一条线,虽然他口上不说,可是心里早就对周丽怀有了王琦孩子的这件事,持着不赞同的态度。

    “周逸,我走了!”

    “嗯,路上多注意安全!”

    “我会的!”

    苏默歌与周逸辞别后,周逸望见周丽睁开了双眼,眼泪顺着她的眼角滑过面颊,最后滴进了她的头发上,在乌黑的发丝上形成了一滴滴小小的、闪着凄美光芒的泪珠。

    “丽丽……你醒了!”

    周逸伸手拉住了她冰凉的手,心疼的劝道:“有什么心里话就跟哥说,哥就在你身旁照顾着你,你什么也不要怕、哥永远都站在你这边支持你!”

    周丽将手从周逸的手抽出,隔着薄薄的被子,轻轻抚摸着她的小腹,看起来是那样的小心翼翼,又是多么的细心呵护。

    周逸轻声叹了一口气,眼角隐隐抽动了两下,下了决心对她开口:“丽丽,有件事哥必须要和你说清楚了,你已经想好了与他离婚,那么你肚子里的孩子就不应该生出来……你不想让他一出生就被人笑话是没有爸爸的野孩子吧?”

    他一把拉住了周丽抚摸肚子的手,用力的握了握,像是在让她下定决心:“等我去问问妇产科的医生,如果今天能有时间,你的身体承受得住的话,就做人流,打掉孩子!”

    周丽仍旧没有给周逸回应,只是静静地躺在病*上,一句话也不说。

    “哥知道你心里难受,但是哥更知道什么叫做长痛不如短痛……所以你要听哥的话,哥是不会让你在别人的嘲笑中生活……”

    他松开了周丽的手,转身走出了病房。

    周丽这时睁开了双眸,泪水婆娑的滚滚低落,她双手扶着微微有些凸起的肚子,心隐隐作痛,哽咽道:“宝宝,妈妈该怎么做好呢?妈妈也舍不得你,可是……可是妈妈也别无选择了……”

    ……

    苏默歌先回了一趟公司,交代了她手头上的一些事后,才从她的公司开车出发,去了前几天刚来过的那栋别墅。

    车子开到了大门前停下来,她下了车去摁门铃,摁了好久都没有人看将大门打开。

    苏默歌决定坐回车内等着,说不定他一会儿开车出门,就能被她逮到,她在好好和他交谈。

    她椅在了车靠背上等着,都已经过了一个小时了,大门还没有打开。

    难道他今天不在家吗?

    那只好下午或者晚上某个时间来找他吧,总之今天不见到他,她就是不能善罢甘休了。

    她刚要开动车子离开,大门打开了,从里面走出一身穿着棕色西服的男子。

    苏默歌透过车窗能看清他的面容,他的五官曾经是那样的英气,轮廓分明,现在却因为病情的折磨,变得有些发青毫无血色,少了人们口中所说的活力。

    王琦来到了苏默歌的副驾驶门边,抬手拉动了下车门,坐到了副驾驶位上。

    他进来第一句话,就是很坦诚的对苏默歌道歉:“对不起,是我不好,那天太冲动了,将你的额头致伤。”

    “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你也不必自责!”苏默歌自然是不会计较那天发生的事,她知道这都是王琦在演戏给周丽看。

    “默歌,你能载我去一个地方吗?”

    “是哪里?”

    “我会将地址输入卫星导航中,你只要开到这里就可以了。”

    王琦将地址输入了卫星导航上,苏默歌按照卫星导航上做指的方向前行,用了大概一个小时,才到了王琦想要来的地方。

    王琦打开车,走在郊外的草地上,展开双臂,迎着风,闭上双眼,感觉到风的拥抱、呼吸着自由的空气,他露出了欢心的笑容。

    苏默歌环望了一周,同是郊外,但这个地方给人的感觉看起来很舒适。

    这里的树木并不是高高矮矮错落在山坡上,而是品种相同,年头也几近相同的树木成排,或是簇拥,看起来很是齐整。

    山坡上的野花并不多,但零零星星的点缀在山坡上,就像是一条长长的绿色裙子,绣着几朵可爱的小花朵,一种清新的美感让她很是喜欢。

    “默歌……你过来一下!”

    王琦这时蹲在了一颗杨树下,用手里的小木棍,正在挖着树根下的土。

    苏默歌走了过去,随手找来了一根木棍,也和王琦挖起了泥土。

    “王琦,你挖树根下的泥土做什么?”

    “我藏了一些秘密!”

    苏默歌停止了挖土的动作:“既然是秘密,我还是不要躲开下,不要知道了。”

    “这是我的秘密,丽丽也不知道……而我想告诉你,是想拜托你一件事!”

    他继续挖着土,眼前的泥土地上已经出现了一个土洞,黑色的土壤都被挖了出来,散发出泥土的腥香,有种怪异的清新感觉。

    苏默歌深深吸了几口气,问他:“是什么事情拜托我呢?”

    “等你看到了,就会知道!”

    苏默歌觉得他真是神神秘秘的,也不知道在树根的土里藏了什么宝贝,为了早点知道这个秘密,她和他都像个顽皮的孩子一样,蹲在树根下挖着土。

    很快土壤里有一个透明的玻璃密封罐子,王琦将密封罐捧出来,然后将盖在和表面上的泥土剥掉,从衣服兜里取出一只手帕,将表面的泥土都擦干净了。

    他这才小心翼翼地放在苏默歌的身前,朝着她笑道:“打开它看看!”

    “嗯!”

    苏默歌打开了密封罐的盖子,里面有淡淡的清香从密封罐里飘出来,苏默歌透过透明的玻璃可以看见里面洒着几朵红色的玫瑰花瓣,她没想到王琦还挺浪漫的,竟然会细心的想到这些有趣的东西。

    她伸手从密封罐里掏出了几张照片,她发现照片的背后都会有几行小字,解释照片的内容。

    “老婆,你累了,辛苦了!”

    “老婆,你不许趴在桌子上睡觉,会着凉的!”

    “老婆,你感冒了,我好心疼啊!”

    ……

    “老婆——我生病了,要是不能陪在你身边,你还会爱我,记得我吗?”

    每一张照片,都是那样鲜活的画面,而背后的小字更是能表达王琦的心情。

    他的体贴,他的小责备,他的关心入微,他对她深沉的爱,这些都让苏默歌感觉到,周丽和王琦在一起的生活,虽然简单着,却也甜蜜的很。

    苏默歌将照片一张张的取出,一张张的又放回了密封罐内,当看到他问她,可不可以在他离去时,记住他的存在。

    她忍不住抬起了脸,看着阳光被风中摇摆的枝叶划的支离破碎,她才知道爱一个人时,真的可以为她付出全部。

    但若是要失去这个爱人时,即将离去的那个人,是多么的痛苦、多么的留恋已过的点滴幸福。

    “这些都是我和周丽交往后,我每天都会给她拍着照片,然后在照片后写上心里想要说的话,把它们放进了密封罐里,将来等我们都老到一头白发的时候,我在想将它们取出,让丽丽看到曾经的我们是多么的简单却很快乐的生活着……”

    苏默歌将取出的照片都放进了罐子中,然后盖紧了盖子,要放进土坑里。

    “这既然是你要送给她的晚年礼物,你就好好珍藏它,等到你们都老的那一天在取出来告诉她吧!”

    王琦拦住了苏默歌要将密封罐子放进土坑里的动作,他的笑容淡去,换做了一副严肃而郑重地表情。

    “其实在爱情的面前每个人都是自私的,也包括我!我想求你一件事,等到我去世后,待到丽丽下一个生日的时候,你将这个密封罐子作为我要送她的礼物,亲手交到她的手上。”

    “不,你会亲手交到她的手上,那时已经是你们白头到老的时候了,所以你不必将让我将它递交给丽丽了。”

    王琦摇了摇头:“我问过权威的医生了,他说我的病情很糟糕,因为很难找到合适血型的骨髓移植,所以连手术都成了困难,更别想以后的化疗医治,来延长我的寿命了。我都不知道还能活过几天,也许两个月?也许半年?再迟也不会超过一年……”

    “我希望在我离开后,她会看到这些拍过的照片,就算她结婚生子了,也会想起曾经有个男人是深爱着她的。”

    苏默歌点了点头,郑重地承诺:“好,我答应你!不过你也要听我一件事,如果你答应了我,我就会按照你的话去做。”

    “是什么事?”

    “如果丽丽不嫌弃你患有血癌,想陪你一直走完你的人生终点,那么你们就不要离婚……这也是王叔叔昨天恳求我,应该为朋友做的事。”

    王琦还是犹豫了,就像他说的那样,爱情是自私的,所以他的心里深爱着周丽,他也想在他现有的生命里,会有周丽陪在他的身边。

    王琦点了点头,就当答应了苏默歌的请求。

    既然王琦这关通过了,那么周丽那边,只要她详细的地将事情的经过都告诉了她,她一定会欣然接受王琦,与他过完此生。

    苏默歌与王琦将这只装有照片记忆的玻璃密封罐放回了土坑里,并且埋好,盖了厚厚一层的石土。

    两个人这才返回,由苏默歌开着车行向医大医院去找周丽。

    苏默歌和王琦赶到周丽的病房时,周丽的身影不见了,就连周逸的身影也不见了。

    真是太奇怪了。

    苏默歌和王琦准备坐在病房里等着周丽,病房的门被人推开。

    顾景辰的神色紧绷,对苏默歌喊道:“周丽不见了!”

    苏默歌和王琦也跟着紧张了起来,二人相视一眼。

    “走,一定要找到周丽,不能让她做傻事。”

    “好!”

    苏默歌、王琦和顾景辰在医院里到处寻找周丽的身影,苏默歌打了电话给周丽,周丽手机那端显示着暂时无法接通。

    她接着又打了电话给了周逸,周逸手机那端也显示无法接通。

    她有些着急了在医院里的大大小小房间,疯狂的找着,她最后才想起了一件很严重的问题。

    周丽曾说过,如果王琦和她离婚,那么他们的孩子就不可能留下,她会亲自去做人流,打掉孩子。

    “去妇产科……丽丽一定在那个地方!”

    她这样一想,转身跑向了医院内的妇产科。

    她道妇产科门口,想要冲进去,却被护士拦下。

    “这位女士,里面有重要的病人在进行手术,请你在外面耐心等候。”

    “护士,躺在手术台上的人是不是叫周丽,她是我的朋友!”

    女护士铁定了不让苏默歌进到手术室中,怕影响里面的人流手术。

    顾景辰和王琦脸色一边,一人拉住了她的一只手臂,顾景辰然后对苏默歌暗示,轻轻咳嗽两声。

    苏默歌趁着没有人追过来,一把推开了妇科室的屋门,疾步走去,望见了手术台上的一幕……

    ————

    感谢亲们留言、投票支持小柳,欢迎亲们一起讨论交流情节,群么么哒!晚安!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名门瘾婚,霸道顾少的爱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醉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醉柳并收藏名门瘾婚,霸道顾少的爱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