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名门瘾婚,霸道顾少的爱妻 > 如果他向你,求婚?

如果他向你,求婚?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他一身咖色休闲西服,米黄色的衬衫上系着一条浅紫色条形纹的领带,修长的双手交叠在身前,笑容里如同染上了一抹暖暖的阳光,眼眸里也是一如既往般的温柔似水。

    有多久没见了?不过一两周的时间,可他还是从A市千里迢迢的赶来看她,也许他的心里真的是在乎她吧!

    “景斌,你来了!”

    苏默歌朝着他微微一笑,心里也说不清是高兴还是不高兴,总之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再也不像他们曾经在顾家时,如亲人一般友好的相待。

    “你都两周没有到了,我当然要来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才会耽搁你回A市看我!”顾景斌在说这句话时,故意晃动了下左臂。

    苏默歌这才想起,他前不久在顾爷爷的藏酒库里,手臂被酒瓶碎片割伤了,伤的很严重。

    她离开的匆匆忙忙,回来后又处理了一大堆复杂的事情,竟然都把他的伤势忘记了。

    她有些惭愧的笑了笑:“对不起哦!我最近太忙了,竟然都忘记了。”

    “没事的,只要你没忘记我,我就已经知足了!”顾景斌望向她时,眼里就像是柔柔的湖水荡漾着,满是温柔和*。

    小星星嘟着小嘴巴,显然有些不高兴,他很不喜欢这个叔叔,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喜欢。

    景辰大叔对他很好,默歌阿姨对他也好,他希望这两个人在一起,别有什么坏叔叔插入。

    兰美芳轻轻咳嗽了一声,显然对顾景斌也充满了不友好的态度。

    “默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顾景辰不是出去时好好的吗?怎么回来的时候脚就受伤了?现在还严重吗?”

    兰美芳故意打断这两个人谈话,听到顾景斌说着那样*甜蜜的话,她就觉得有些腻歪,打从心里觉得不爽。

    在她心里,顾景辰的暴躁直爽也比顾景斌这种外表看起来温文儒雅,实际上心里城府很深的男人要好的多了。

    “这不是一句话能说清楚的事,等我有时间再和你说……我现在还有更重要的事和你谈谈!”

    苏默歌面上的神情很严肃,这让兰美芳有种不详的直觉,她点了点头,与苏默歌向外走走,边走边谈。

    临走前苏默歌让顾景斌照顾下小星星,而顾景斌说要去看看顾景辰,所以就带着小星星到了他的病房里。

    小星星看到景辰大叔在呼呼睡觉,他就轻手轻脚爬到了*边的凳子上,静静地看着他,就像一个可爱的小天使守在他的身边。

    顾景斌望见顾景辰躺在病*上,温润的面容变得有些阴沉,他走到*前,重重的咳嗽一声。

    小星星被吓了一大跳,皱了皱浅浅的眉毛,有些不高兴,却压低了声音道:“大叔,你轻点,景辰大叔在睡觉!”

    “我是你景辰大叔的亲弟弟,难道还会害他不成?”

    他的声音很严肃,哪里有刚才的温柔模样,吓得小星星在凳子上缩了缩单薄的小身体。

    “大哥,快醒醒……我来看你了!”

    他见顾景辰只是在睡梦中皱着眉头,既然还没醒,他就伸手将他推醒好了。

    顾景辰本就脚伤的不轻,回来的时候也累到了,还以为能好好休息一会儿,这一刻却被顾景斌又推又唤吵醒了。

    小星星看出来了,这个顾叔叔就是一个披着羊皮的大灰狼,简直是坏透了。

    在默歌阿姨面前装的很温柔,在景辰大叔和他面前变得凶巴巴的,他很不喜欢他。

    他生气的瞪着圆圆的眼睛看着他,而他视而不见,直视着睁开双眼望向他的顾景辰。

    “你不是手臂受伤了吗?怎么还没有死呢?”

    顾景辰冷冷地望着他,对于这个同母异父的弟弟,他从来都不待见的。

    “那只是一点小伤而已,死不了!大哥让你费心了,实在不好意思!”

    顾景斌露出了招牌式的温柔笑脸。

    顾景辰不屑地瞥了他一眼:“你还真是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爷爷的藏酒库里,我曾经按过监控器,我已经查过那个时间的监控器录影,看到了是你自己下的手……你怎么不再用力一点,最好割成残废了,或许我老婆会同情你,给你点钱让你进养老院过完一生。”

    顾景斌的脸色变了又变,明明心里恨不得将他掐死,可是眼里竟然是柔和的如同阳光一样温暖,在顾景辰看来,这就是他最厉害的地方,不怒而威。

    “大哥,没想到你竟然知道了?不过知道了又怎么样?你对默歌说,她会相信你的话吗?只会说是你嫉妒我,因为默歌对我很好、很温柔。”

    顾景辰用双手支撑起来,靠在了*头,幽深的双眸里满是冰冷:“就算我现在说,她不相信,早晚有一天,她会发现你竟然是这种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败类男人!”

    “大哥,你现在身体不好,不易发怒的!哦对了……我差一点忘记你了,我这次来安市是来找默歌的,顺便对你说一声,我有想法要向她求婚的,我知道大哥对我很好,一定会支持我的!”

    他微微眯起眼睛,笑容里像是藏着千万根银针一般,朝着顾景辰的心口刺去。

    顾景辰再也控制不住自己暴怒的脾气,将身下的枕头抽出,朝着顾景斌砸了过去。

    顾景斌早有防范的躲开了,顾景辰这次气怒的将手背上的针头拔了出来,跳下了*,一把揪住了顾景斌的衣领。

    他的双眸就像是雄狮间的生死决斗时,表现出来的愤怒和张狂。

    他现在很生气,真的要将眼前这个虚情假意的男人撕咬成碎片。

    “你还真敢什想……难道很喜欢和我抢你的嫂子,你就不怕我让你在向她求婚的时候,让你死在她的面前吗?”

    顾景斌不慌不怒,先是看了眼顾景辰身后蜷缩在凳子上吓得浑身发抖的小星星。

    他用下巴点了点顾景辰的身后:“你把小孩子吓到了!”

    顾景辰气的呼吸沉重,他的愤怒现在已经无法控制了,只是听到他说道小星星,他才回头望了眼他,果然看到小星星眼圈里含着泪光,蜷缩在凳子上,受到了很大的惊吓。

    他缓缓地松开了揪住他衣领的手指,却看到顾景斌露出午后阳光般的温暖笑容,一种不详的直觉冲进他的头脑。

    “我知道了一个秘密,如果我对顾爷爷说了的话,相信他的病一定会药到病除的。”

    “秘密?什么秘密?”

    顾景辰刚想放松地心情,瞬间被他的话燃起了愤怒之火,再一次用力的抓住了他的衣领。

    “秘密?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在胡言乱语,我现在就可以打死你……”

    “大哥,你是知道我在说什么的。你放松点……只要你不坏了我的好事,成人之美……我就会好好守住秘密的……

    面对顾景辰的愤怒和威胁,他反而笑的更加温暖,但更像是绵里藏针。

    房间里一种火药味正在蔓延,两个男人之间的明争暗斗,不过这才是他们之间的争斗刚刚开始……

    苏默歌觉得医院了的气氛很是压抑,就和兰美芳来到了医院外的街道上走着。

    下午的阳光有些刺眼,她不敢抬头,只能低着头往前走,将眼底的情绪也一并藏起,不想让兰美芳看到她的不安情绪。

    “芳芳,有件事我想问你,你一定要说实话。”

    兰美芳看她一直低着头走,也不抬头看她,不知道她心里都想了些什么,怎么突然莫名其妙的问她这些话。

    “好,你说,我听听看!”

    “如果你是周丽,你知道了王琦得了血癌,而且活得时间不久了……你会怎么做?”

    苏默歌说的声音很小,要不是这时还没有到了下班点,街道上来往的人和行车并不多,所以吵闹声并不大,她的声音恐怕早就淹没在其中,兰美芳根本就不能听到。

    “你想听我说实话吗?”

    苏默歌抬头看她,却见兰美芳收敛了往日里大大咧咧的笑脸,一本正经地样子。

    “如果我是丽丽,我当然也会选择陪在王琦的身边,因为毕竟是相爱的两个人,所以不会轻易放手的!”

    苏默歌像是早就猜到了兰美芳会这样回答,她更想知道另一件事:“如果是你现在的身份,是丽丽的好姐妹,你又怎么想的?希望丽丽继续陪在王琦的身边吗?”

    “默歌……我知道你想听我说实话,我也一直都没有将我的想法告诉你和丽丽,因为我怕我说的话伤到你们。”

    苏默歌听到兰美芳这样说,一颗心要被钢丝扣勒紧了一样,不敢用力的呼吸,就怕心跳的快了,会痛……会难受。

    “我一直都不同意丽丽继续陪在王琦的身边,也包括她怀有的孩子,我也不希望她生下来……默歌,现在的丽丽和当初你的妈妈一样,你好好想想……她如果和王琦在一起,王琦不在了,生下了孩子,她要抚养他长大,那是多么艰辛的事……你应该懂得,因为你知道你的妈妈和你生活的有多么艰苦……”

    兰美芳没有像以前一样,提到默歌的妈妈时,会有意避开,怕伤到了默歌的心。

    可是这次周丽的经历,恰好也是默歌曾经和她妈妈共同面对的事……她不想她的好姐妹重蹈覆辙。

    苏默歌深深吸一口冷气,笑了笑,有些苦涩,鼻子竟然会发酸发痛,也许是和心一样痛了,所以才会这样的难受。

    “难道,这个世界上只有我和丽丽会这样傻吗?”

    “是啊,你们很傻,都是因为你们太善良了才会被世界上的所有人加以利用,看成最愚笨的人……默歌,你醒醒吧,不要再那样善良的活下去了……难道你受到的伤害还不小吗?你还想一直这样善良下去,继续这样忙碌下去在帮助其他人其他事,就不好好想一想你的未来吗?”

    兰美芳一直都想说出的话,今天想一口气说完:“就像现在,你还没有自己的孩子,婚姻也是不清不楚的,竟然还抚养了小星星……他不是没有亲人,不是没有了你就不能活下去的,你又何必让自己劳累下去,善良下去,继续当作别人利用的工具呢?”

    苏默歌望着兰美芳,有些不敢相信她说的话,要知道兰美芳可是她最好的朋友,在她被顾景辰伤害最深,在她失去了孩子之后,在她生病时有人照顾的时候,都是她一直陪在她的身边。

    她以为她说什么,做什么,她都会支持。

    因为她是她的好姐妹。

    可是今日的兰美芳真的变了,变得她都觉得陌生了。

    苏默歌摇了摇头:“芳芳你一定不是这样想的,小星星当初我说要抚养,丽丽是不同意的,只有你一直赞同着我,让我抚养他下去,你会和我一起照顾他,这几天你也是在医院陪着他、照顾他,甚至工作都可以不那么在乎了,疑心待他,难道你还想说……你的心不是善良的,你的支持都是虚情假意吗?”

    兰美芳深吸一口气,笑的有些嘲讽:“我一直都不赞同你的想法,只是想让你活得开心点,所以才会那么做的……至于不回去工作在这里照顾小星星,不过是我辞了工作来安市一直找工作的一个借口……只是现在没有找到好工作罢了!”

    苏默歌听了她的话,身子颤巍巍抖动着,心也跟着抖个不停,她真没想到兰美芳变了,变得越来越不像那个善良的朋友。

    可是,她还不相信:“那么丽丽在得知王琦患病后,你不还是劝着她,说会一直支持她,等到王琦好起来,看到他们一家三口人幸福的生活下去,支持她的选择吗?”

    “如果丽丽是你,如果你也这么难过,我同样会说出这些言不由衷的话!苏默歌,你太不了解我了。就算这次你为丽丽想想,也未你自己想想……不要在让她执迷不悟了。”

    兰美芳在与她交谈中,一直都是一副冷硬和讥讽的面孔。

    这样的兰美芳,让苏默歌太不敢相信自己的双眼。

    难道是她错了吗?她和丽丽的善良成为了这些人的笑柄和利用,也构成了对自己最大的伤害?

    这都是她们自找的吗?

    “苏默歌,我先回S市了,我不想在看到你和丽丽了,在安市的每一天里,我都觉得过的很辛苦、很心烦……我不想在这样下去了,希望你们好自为之!”

    她转身,毫不留情的离开。

    “芳芳……我不相信你会是说出这样话的人……是谁让你这样说的……芳芳……”

    苏默歌向前着、唤着,可是兰美芳走的越来越快,越来越远,当她穿过了一条危险并还未变绿灯的人行路后,苏默歌就被来往的车辆阻隔在路的对面,在变了绿灯后,她冲过了马路,来到这边的街道到处去找兰美芳的身影,她已经不见了。

    一家服装店的落地窗前,一头短发齐肩的清秀女人,伸手捂住了口望着窗外另一个身形纤瘦的女子,在街上慌了心神到处寻找。

    她的眼泪无声无息的从眼角落下,一滴一滴落在了她的心里,好难过……好难过。

    衣兜里的手机铃声响起,她翻出手机看了看,犹豫了下还是接通了电话。

    “美芳,事情办的怎么样了?你按照我的话去做了吗?”

    男人雄厚却很有磁性的声音响起,若是从前她听了这个声音一定会脸红心跳,心动不已。

    可是现在,她真的没有这种冲动的情绪和感觉了,反而有种心灰意冷的感受。

    因为她知道,现在的她是在被利用,而且她伤害的是她最好的姐妹,这怕是她一生都无法原谅自己的行为。

    “已经说了!”她简单的回答,不想多说言语。

    “美芳,我真的要替丽丽谢谢你,你说的话相信苏默歌一定会记在心上……这段时间她一定没有心思再去管丽丽的事情了……你是丽丽的最好朋友,相信她一辈子都会感激你的!”

    男人的话语夹杂着兴奋,让兰美芳听了,心里却如针尖挑起了心肉,一针针刺痛着,还未愈合就被在原来的伤口处再次挑开皮肉,好痛……快要痛到极致。

    “不用谢我,只要能让丽丽这一辈子,不要像默歌和她的妈妈那样受苦,我做什么也心甘情愿了……”

    她在心底默默无声的想着,希望默歌早晚有一天会明白她的心,不要记恨她今日的话,她真的都是为丽丽好!也希望她不要在因为善良被人利用和算计,过的生活那样艰辛。

    “美芳,你在哪里?我想今天请你吃饭……真是太感激你了……”

    “不必了,我要走了……照顾好丽丽,也答应我……照顾好默歌,我真的对不起她……”

    她最后挂断了电话,将手机关机,一直望着窗外的身影越走越远。

    忽然,她望见那个身影在奔跑中摔倒在地上,她急着要走出这家服装店,都已经手抓住了把手,要将玻璃门推开。

    她最后还是止住了脚步,没有走出这扇门。

    从这里能看到苏默歌从地上爬起,连身上的尘土和摔倒的伤都未来得及关心,又向前寻找着……寻找她的身影。

    眼泪这一刻如泉水一样涌出,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握住了口,将牙齿用力的咬住了嘴唇,由白到紫,由紫到红,那是唇上的血,也是心头的血流出。

    她真的好心疼默歌,好想回到她身边抱住她,可是她知道她不能这样做……她必须要做出这样的决定,才能帮助丽丽,让她得到更好的生活和幸福。

    眼泪无声无息的在她的心里落下,汇集成河……

    对不起默歌!

    ……

    从下午阳光强烈的照在了头顶,苏默歌感觉脑袋昏昏沉沉的,可是脚步一直都未曾停下,直到夕阳落下时,夜晚的风微微发凉。

    她才发现不知不觉中,已经走回了医大医院。

    兰美芳真的走了吗?走的很突然,走的也绝情。

    尤其她对她说的那些话,苏默歌一直犹如听在耳边,从未忘记。

    她是很善良,善良到别人加以利用,把她看成了笑柄。

    可是她并不觉得这样愚蠢,因为她觉得做人就要问心无愧的活下去,不要做出一些让自己后悔的事。

    她、周丽、兰美芳三个姐妹从上小学时就相识,直到现在她们仍旧相处的很好,甚如亲人。

    她们之所以会相处的这样好,全都是因为她们有着一颗善良的心和敢作敢当的态度和精神。

    可现在……芳芳真的变了,变得她觉得好突然,也真的好陌生。

    不知道现在的丽丽,又会是什么样子呢?

    她边想着边爬着楼梯,现在只有楼梯里时安静的,可以没有人看到她没落和悲伤的神色,让她一个人好好静一下。

    啊!

    她的脚下踩空了,身子向后仰倒,还好她慌乱中抓住了楼梯旁的扶手,只是在整个人在摔倒的时候,膝盖碰到了水泥台阶上,好像已经磕碰了膝盖,又麻又痛的难受。

    她扶着扶手,废了好大的力气,才摇摇晃晃站在了台阶上,又废了好大的劲才到了六楼,先去了小星星的病房。

    小星星坐在病*上正在玩着小型的变形金刚玩具,苏默歌走过去时,咬了咬牙尽量不让自己走的歪歪斜斜,让小星星看出来她受伤了会担心。

    “小星星,好玩吗?”

    她坐在了小星星的病*边,伸手揉了揉他的小光头。

    小星星点了点头,像葡萄粒一样黑亮亮的眼睛眨了眨,将‘大黄蜂’变形金刚玩具塞到苏默歌的手里。

    “默歌阿姨,这是兰阿姨昨天给我买的玩具,很好玩的……”

    他忽然想起了什么,歪着小脑袋往外瞧着:“咦?兰阿姨怎么没有和你一起回来呢?”

    苏默歌的心变得又沉又酸,却没有立刻回答他,而是稳定了下自己的情绪,装作一副释然的模样,温柔地对小星星说:“她说家里有点事,已经坐车回家了!”

    “怎么这么快就走了,也没有告诉小星星一声……那么兰阿姨什么时候会回来?”

    小星星嘟起的小嘴,很快又放了下来,带有期盼的眼神看向了苏默歌。

    “应该会很快回来的……”

    苏默歌这时笑容有些不自在了,因为她不想去骗小星星,怕他知道真相后,会生气她对他说谎。

    “哦!希望兰阿姨能早点回来,不然小星星会想她的!”

    他还是有些失落了,这让苏默歌看到后心里隐隐的难受。

    因为连她都不知道,兰美芳以后会不会来看他?因为在兰美芳的眼里,小星星已经是个让苏默歌变得愁苦和忙碌的人, 是利用她善良的生活的一个孩子,尽管他很小,可是兰美芳一样不喜欢他了。

    “小星星,饿了没有?”

    苏默歌这才想起,已经到了晚饭点了,要是在回医院前她去买来晚餐就好了,也就不用这么麻烦下楼去买。

    小星星拉住苏默歌的手:“默歌阿姨,我不饿的……”

    “我知道你很乖的,可是也不能不吃饭哦!你现在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一定要好好吃饭,这样才能长得高高的、帅帅的、健健康康的!”

    她握了握小星星的小手,然后从*边上站起,嘱咐了小星星几句话后,就离开了这间病房。

    在快要下楼的时候,她想到了八楼的顾景辰还住着病房,一定不方便下楼去买晚饭吃。

    她乘着电梯上到八楼,进到了他的病房里,望见窗户前正站着一个男人的身影,屋子里的灯光已经熄灭了,只有月光从窗户打了进来,所以只能看到一个人的轮廓。

    却也让苏默歌在这种暗色的光色下,看到了他寂寞和孤落的身影。

    她想要将病房的门轻轻合上,细微的声响却让站在窗前的那个男人感觉到,他转过身,手指间犹如星星点点的光亮,将他面上的轮廓蕴上一层淡淡的暗光,却照不见他深藏在眼底的情绪。

    “默歌……你可不可以,在走近我一点……哪怕一点就好!”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名门瘾婚,霸道顾少的爱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醉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醉柳并收藏名门瘾婚,霸道顾少的爱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