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名门瘾婚,霸道顾少的爱妻 > 夜深好黑,需要你的爱!(好温暖)

夜深好黑,需要你的爱!(好温暖)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苏默歌按开了卫生间的开关,灯火通明,才看清里面虽然有卫浴的设施,可并不是很齐全,她现在眼里只有可以方便的马桶,还没有别的心思去研究,这里到底有没有人住。

    终于,她可以不在那么纠结,因为内急的事情困扰。

    还好这个看起来比较冷傲的妹子热心肠地帮她一把,不然她真的要嗅大了。

    苏默歌一想到她那么对顾景辰使眼色和暗示,他就像是个无知的孩子一样,总是和他作对。

    一定是顾渣渣,他故意让她难堪,想让她出丑吧?

    想到这里,她双手握成了拳头,一脸愤恨的模样。

    啪!

    厕所内的灯忽然灭了,封闭的空间内一片漆黑。

    苏默歌并不怕黑,但是被困在一个黑色的空间内,难免有些心中发怵,毕竟这个地方很陌生,她第一次来这里。

    她对着卫生间的门外唤了一声:“你好!请问是你吗?能帮我开个灯吗?太暗了……里面什么都看不见,谢谢!”

    她问了好几声,可是卫生间的门外只有高跟鞋踩在地板上发出的叩击声,而且声音越来越远,直到她听到了‘碰’的一声,有人甩上了大门,她才有种不详的预感,她应该是被人锁进了卫生巾内。

    她解决了个人问题后,摸索着来到了门边,又在门上摸到了门把手,用力的拧着门把手才知道了,原来已经被人反锁了。

    她又朝着门外大声的唤道:“来人啊,喂……帮我把门打开好不好?人呢?帮个忙啊……”

    苏默歌的声音也只能在这间空荡的屋子里徘徊,然后就像睡梦中的人梦呓一般,消失在屋子里,不会被人知道和察觉。

    站在门外的女人,深紫色的唇瓣向右边挑起一抹讥讽的弧度,眼中的嘲讽之意,更是浓的如同乌云密布一般,可见她是多么的讨厌刚才进到房间的那位女人。

    “活该,怪只怪你身上穿的那件礼服,是我等一会儿要出场穿的,和我撞衫了……我才不会让你抢了我所有的风头。”

    她讥讽的笑了两声,然后绷紧了她的面容,持着一副冷傲高贵的模样,一步一步走下了阶梯。

    顾景辰一直在找着苏默歌,而遇见他的一些商业上的合作伙伴,看到他后都要和他打招呼敬酒。

    他又不好意思拒绝,虽然都是浅尝而止,但也会有些微微醉意上了头。

    “这个女人,到底去哪里了?真是让人好等。”

    “景辰,原来你在这里啊!”

    一道柔美的声音传来,顾景辰循声望去,见她穿着紫色露肩抹胸,胸前有一大朵紫色的牡丹花,长裙齐膝有紫色的*滚烫压边,看起来很是端庄美丽。

    而她的容貌自然也是出挑的,高高挽起的发髻,将她一张精致的小脸都露了出来,那一双美眸如三月里荡起的春水一样,波光涟漪。

    而她的眼角有一颗泪痣,浅浅的棕色星点那么大,却别有一番风情。

    这个女人,顾景辰当然是知道的,只不过他对她一直都是不屑一顾。

    “嗯!”

    他几乎是用鼻子哼出声,然后端着一杯红酒,眸光却四处搜寻苏默歌的身影,根本无视她的存在。

    她不气不恼,而是端着手中的白葡萄酒,对着与顾景辰刚才交谈的几位商家,礼貌的微笑,然后浅尝一口酒,尊敬而又得体地向他们致敬。

    这些人眼中都有种疑惑、也有种惊艳,都想着原来顾总有这样美貌端庄的妻子。

    其中几位男商家,甚至对于舒柔产生了几分爱慕之意,但毕竟他们都是有家有业的男人,而且她还是顾景辰的妻子,所以大家都是只能想想而已。

    于舒柔靠近了顾景辰,轻声问道:“景辰,你一个人来参加宴会吗?”

    顾景辰又端起酒杯,喝了一口酒,不屑于看她看似温情的面容:“别叫我叫的那么腻人,我当然和我老婆一起来了!”

    “是啊,当然要一起来了!我也很喜欢这种地方!”

    她故意说的那么大声,让人听了都产生了误会,好像是两个人在谈论这次商业界的交流宴会。

    “你不是商业上的人,来这种地方做什么?”他轻讽一笑,想要转身离开。

    她却像是年糕一样,粘上了他,与他并肩而行。

    “可我是端庄的夫人啊!”她还笑米米地说着,声音不大不小,却让旁边的人听的很真切。

    顾景辰越来越不喜欢她跟在他身边,还一直露出这种装腔作势的态度,他冷着一张面容,眼神微眯,一双幽深的眸子带着冷冷寒意直视着她。

    “我还有我的事,请你不要跟着我,不然我会很不高兴的。”

    于舒柔装作一副识大体地模样,露出了委屈和迁就他的模样:“男人都要以事业为重的,我当然可以理解的!我这就去别的地方,不跟着你啦!你一定不要多喝酒,不然对身体不好!”

    顾景辰觉得她今天真是一反常态,让他心里有种很深的厌恶感。

    而她很会看眼色,知道顾景辰已经露出了不耐烦和厌恶的态度,赶紧转身走人。

    顾景辰心里咒骂一句:狐狸精,就会虚情假意的女人!

    他现在没有闲工夫去想她到底为何混进了商业界的交流宴会,只想早点找到苏默歌,等一会儿还有压轴的节目呢,她要是不出现,他该怎么办?

    “景辰哥哥!”

    有人抬手轻拍了下顾景辰的肩膀,顾景辰转身望向这个人,看到她身穿黑色的晚礼服,一副高贵冷傲的模样,但笑起来还是那般美丽可爱。

    “晴岚?”

    “对哦!是我啦!我们都有多少年没见到了,还以为你不认得我了!”

    莫晴岚笑了笑,端起手中红酒,先浅尝一口,表示她对他的尊敬态度。

    这丫头,才几年没见,竟然变得这样端庄大体,不过骨子里的高冷劲还是没有变。

    顾景辰也饮了一口手中的酒,难得唇角带着一抹温暖的笑容,问了莫晴岚一些事。

    “在美国留学的这几年,你过的还好吗?”

    莫晴岚笑了笑,抬起一双美眸看着他,轻轻晃动着杯中的红酒:“其实也无所谓好不好啦!就是觉得在外面过的没有家中自在,还有啦……这十年里,我最想的人当然是景辰哥哥你了!”

    说到这里,她的心还是有些心酸的,从她十五岁的时候心里就住进了一个男人,这个男人比她大了八岁,虽然性情冷漠,但是他对她总是面露笑容,很是温暖。

    她那个时候才上初中吧,可是心里就已经有一个念想,那就是早点毕业,早点嫁人,嫁给她早就埋藏在心底的景辰哥哥。

    可是,令她想不到的是景辰哥哥娶了别的女人,而她没有了继续等他的机会,只能带着伤心和痛苦,离开了A市去美国留学。

    想起来,她的内心还是有些许的苦涩感觉。

    “景辰哥哥……你过的还好吗?嫂子……有没有来呢?”

    她一直都想看看是哪种女人这样好命嫁给了景辰哥哥,她很想知道她到底对他好不好,是不是只为了钱财,那样的话……她真的不希望她继续赖着他,她也会为景辰哥哥难过。

    一提到苏默歌,顾景辰就好像有好多话想要滔滔不绝的开口说出,但是他想到了,今天是商业界的交流宴会,他们夫妻间的事情还是改日对莫晴岚说得好。

    “虽然也经历了生活上的一些小闹剧,但是我觉得过还是很好的,你嫂子她来了,不过刚才她说有事,也不知道去了哪里了。”

    莫晴岚也不好问太多,也怕知道了她的事太多,就像是往伤口上撒盐一样,会心中很痛的。

    “晴岚,没想到你的景辰哥哥一来,你连你老爸都不要了!”

    莫沉端着一杯酒翩翩走来,他已经是中年人了,但是看他的面容和精神劲,怎么看都像是一个刚过三十岁正值年轻的男人。

    他正是举办这次商业界交流会的主人,也是莫晴岚的爸爸,和顾景辰也是最好的朋友。

    尽管他们是相差了快二十岁,但两个人的关系还是一向不错的。

    “老爸,你就不要再取笑女儿了!”

    她皱了皱鼻子,有点撒娇的意思,一想起这里好多贵宾都在,她害怕被人看到,有些害羞的垂下了美眸。

    “哎呦呦,你瞧瞧我家一项性子冷傲的小美人,竟然会不好意思了!景辰,你看看她……是不是变化了好多?”

    莫沉伸手轻轻拍了下顾景辰的肩膀,这个动作显得他们之间更多的是友善和一种难得地情分。

    顾景辰笑了笑:“她啊变得越来越漂亮,也越来越淑女了,我都有些不敢认她了……”

    十年过去了,要不是她主动打招呼,要不是他还对她有很深刻的印象,毕竟他是他好朋友的女儿,不然的话他可不敢相信,眼前的美丽女人会是十年前那个毛毛躁躁,脾气又不好的小女孩。

    莫沉看了眼顾景辰的周围:“你的妻子呢?没有陪你一起来吗?”

    “已经来了,不过她说有些事要去做,这一刻也不知道去了哪里,到现在都没有找到她!”

    莫沉看得出顾景辰还是很在意和紧张他的妻子,所以轻轻一笑,劝道:“没事的,这是我的别墅,有很多保安,不会出事的。”

    “我当然知道会没事的,你是不知道,我的老婆可是跆拳道高手,这一点……我对她还是很放心的。”

    莫沉有种头顶冒汗的感觉:“你老婆和你大嫂都是一个级别的,都会点功夫,所以……我对她出门从来都是放心的。”

    两个男人会意地笑了笑,莫晴岚却是有些看着顾景辰愣神,要不是莫沉唤她,和磨成一起去见见他的朋友,打一声招呼,她一定还会失态地站在这里。

    “景辰哥哥,我去去就来!”

    “好!”

    莫家父女二人离开,顾景辰却是冷冷皱眉,一口气将杯中酒干了。

    “这个女人,到底去哪里了?”

    他掏出了手机,给她拨打去电话,电话虽然是通了,但却没有人接。

    他凭着印象,这才想起她好像是匆忙的跑下了车,根本就没有带着包包,手机一定是放进她的包包里了。

    他唇角抽了抽,她该不会是偷溜了吧?

    不过这里还是很偏的,她的钱都放进皮包里,又被锁在车内了,她就算是想逃出去搭车回家,怕是也很难吧?

    他还是觉得,她一定就在莫家,于是他决定在继续找找她。

    顾景斌看到他东张西望,不知道在找什么,他朝着顾景辰温和一笑,走过去打招呼:“大哥,原来你在这里啊,我刚才到处找你!”

    顾景辰露出一副冷冷的态度:“嗯!”

    只简短的回答一个字,就好比一只大手打了他的颜面一样,让旁边的一些商人看了,都知道他们兄弟间的感情并不是很和睦。

    顾景斌倒也没有生气,仍旧是态度温和:“大哥,是什么东西丢了吗?看你一直都在找!”

    “是你大嫂丢了!”

    他漫不经心地回答,可转瞬间觉得,他有必要回答他的话吗?他们应该没有共同的话题才对吧?

    顾景斌也四处望了望:“大嫂会丢吗?这会不会是大嫂在和你开玩笑呢?”

    “我倒希望她和我开玩笑,这个女人什么事还做不出来……咳咳!”

    他又多说了话,一板着酷脸,对他道:“你忙你的,不必管我!”

    他从顾景斌的身旁经过,想到其它地方找找。

    顾景斌也没有恼意,不过眉毛微微的皱起,似乎在想些什么。

    “很荣幸,能将商业界的杰出商业家的你们请到莫某的寒舍一聚……”

    莫沉开始了晚宴的开场白,在宴会上的宾客们也都停止了谈笑,安静地听起来。

    顾景辰深深呼吸一口气,不得不停止了去找苏默歌,心里却是着急的很,有些不耐烦地听莫沉讲话。

    顾景斌却在这时,来到了一个角落,很快就有一位紫色晚礼服的女人凑了过去。

    “你看到苏默歌了没有?”他开口问她。

    她摇了摇头:“并没有看到,我还奇怪呢,会不会是顾景辰没有带她来这次宴会?”

    “看样子并不是假话,她真的来了,只不过现在不知道去了哪里,你多留心点,要记住……一定不要将今天的事情搞砸了。”

    他的眸光游移到了在讲话的莫沉身上,于舒柔会意地点了点头,她又岂会错过这么好的一次机会呢。

    莫沉讲话完毕,已经是排山倒海的掌声回应给他。

    “祝,大家在这次宴会上玩的尽兴而归!我专门为大家找来了国际上很有名气的乐队,他们会当场演奏宴会舞曲……大家可以玩的畅快!”

    他一抬手,乐队开始演奏出美妙的乐曲。

    宴会上的宾客开始陆陆续续加入,在大厅里男男女女,一对对开始跳起了华尔兹等高雅的舞姿。

    要知道在这种重要的场合中,他们这些经常出息宴会的人,都是要学上一二的,这样也会派上用场,也不至于会当众打了颜面。

    莫沉看到莫晴岚已经上了楼,他就猜到她一定是去换礼服了,听说为了学会华尔兹,她可是下了不少的功夫,这次交流宴会上有很多杰出的青年才俊名门贵族之人,她也可以为自己选上一个合适的人选。

    “莫总,很高兴认识你!”

    一道柔美的声音闯入了他的耳朵,而他转身间望见一身紫色礼服,模样端庄柔美的女人朝着他微笑示好,他也回给她一个微笑。

    “你好!”

    于舒柔伸出柔美的手,莫沉礼貌性地与她相握。

    “我是顾景辰的妻子,很高兴在这里遇见你!”于舒柔说的理所当然。

    这倒是让莫沉为之一怔,要知道他可是参加过顾景辰的婚礼后,他的妻子长得很清丽,并不像眼前的这个女人看起来很端庄大气,实际上有种风情万种的女人姿态,并没有那么多纯净的心思。

    要知道他们这些商人,不但在商业上摸爬滚打这么多年,明理很多是非,就算是在看人的方面,他们都是看的很准的。

    莫沉能断定,眼前的女人就是这种性子,一定不错。

    “是这样的,我是景辰的二婚妻子,只不过我们是在美国秘密的结婚,还没有对外公布!”

    她故意用手掩住了唇,在莫沉的耳边轻语:“他这个人别看一脸的清冷模样,实际上还是很热情和懂得浪漫的男人,他说会有一天带着我去全国各地旅游,然后在每一个我们留下足印的地方,对外公布我们的恋情,也好当作纪念的日子了。”

    她抬起头,笑的眼睛微眯,很是温柔得体。

    莫沉只是笑了笑,并没有说太多的话:“他的确是个好丈夫。”

    “不过,最近我们两个人有些……”

    她露出了一脸难过的模样,莫沉就算再不想干预他们夫妻的事情,人家都要在他面前哭了,他还是这次宴会上的主人,怎么能让别人看到他,亏待自己朋友的老婆。

    “你们之间有什么不开心的事么?”

    于舒柔点了点头:“是一场误会而已,你也知道景辰的脾气,他一直都没有原谅我。”

    “可是他一直都在找你啊!”

    于舒柔有些不敢置信地看着他:“你说的都是真的吗?我以为他会不理我了呢!”

    “夫妻之间难免会有些打打闹闹不开心的事!我和我的妻子也一样,总是会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吵起来很正常的……这样吧,我帮你们夫妻一下,景辰是我的朋友,我一定不会袖手旁观的。”

    于舒柔等的就是他这句话,她将手中的一杯香槟递给了他:“这是我们曾经最喜欢喝的酒,我想让你帮我,将这杯香槟递给他,如果他喝下了,就是证明他的心里有我!已经原谅了我!“

    莫沉接过了她手中的香槟,点了点头:“好,我就当助人为乐了!”

    “多谢你莫总!”

    莫沉端着这杯香槟酒,心里却想着,这个景辰的二婚妻子,思想真的那么幼稚,一杯香槟真的就能解除两个人之间的误会吗?

    哎!看来他不得不助人为乐到底,帮一次景辰,让他们夫妻二人、和好如初吧!

    他端着这杯香槟酒来到了顾景辰面前,看到他还在四处张望,像是掉了什么贵重的东西一样,找来找去,连身旁一些宾客和他打招呼,他都给忽视了,看来他的确是有心事的,一定和刚才自称是他二婚的妻子有关。

    “在找什么?是贵重的东西丢了吗?要不要让保安来帮你找呢?”

    莫沉略带调侃的说着。

    顾景辰被挡住了视线,一抬头看到莫沉无奈地朝他笑着,他回答道:“是啊,是人丢了,我到处再找呢!”

    莫沉将手中的香槟酒递给了他:“给你,或许你的心情能好受一些!”

    顾景辰接过他手中的香槟,也没有多想,反正有些口渴,一饮而尽。

    然后将空的酒杯放到了身边服务员端着的托盘上。

    “我看啊,就是你刀子嘴,豆腐心。大家现在都在跳舞呢,你要不要来一个?”

    顾景辰摇了摇手:“莫大哥,你不是在和我开玩笑吧?你也知道我是从来都不跳舞的!”

    “不管你会不会,总之呢……”

    他忽然一抬手,让乐队先停止了奏乐。

    然后他要来了无线话筒,对着宾客们笑道:“今天我们很荣幸能看到商业界的巨霸总裁,在国内外都名声鼎赫的总裁——顾景辰和他的妻子,为我们献上一舞,大家用热烈的掌声欢迎他们登场!”

    所有人的视线都齐刷刷看向了一脸惊异地,站在原地,笑容僵硬在唇角的顾景辰。

    他的额头都要渗出了细汗,因为苏默歌这一刻不知道去了哪里,他怎么和她跳夫妻舞呢?

    这时,莫沉的手指一指,指向了另一个地方:“请顾总裁夫人登场!”

    所有宾客的眸光又齐刷刷扫了过去,包括顾景辰也屏气凝神望过去,却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她怎么会是他的妻子呢?这不是桃僵李代吗?

    她迎上了宾客们的或是诧异、或是羡煞的眸光,带着万千瞩目的高贵姿态,抬头露出温柔美丽的笑容,朝着顾景辰一步一步走去。

    这一次,她必须要势在必得。

    ……

    苏默歌被锁进了卫生间,她身上没有带手机,卫生间里又没有灯的开关,也只能在这里摸黑了。

    犹记得,那时候她被困在了电梯间里,那时的她很怕黑,要不是顾景辰一直都陪在她的身边说话,她还不知道会不会晕死在封闭的空间里。

    虽然当时是有一堵厚厚的电梯门将二人阻隔,但是苏默歌觉得他们之间并没有什么阻碍,心还是会连着心,有着同样的心跳和呼吸。

    可是现在……她被困在了卫生间里,这里又是一片漆黑。

    他却不在门外,她真的好想他……就当她是幻想一次,真的希望他能及时出现。

    苏默歌依靠在门上,心跟着身后的这道门一样的冰冷起来。

    她甚至都有了消极的念头,若是她被困在这里几天,无人问津了,会不会死在这里呢?

    也许死是一种解脱,至少让她不在想起那些伤心的往事。

    她自嘲的勾了勾唇角:那样的自己,是不是有些太软弱了呢?

    她望着一片暗黑的空间,整个人像是被黑暗吞噬,没有了希望,缓缓阖上了双眸,让自己沉浸在这片黑暗孤寂之中。

    冷冷的、昏昏欲睡。

    她有些疲惫了,就让她在这里睡一会儿好了。

    她从玻璃门上缓缓地滑下,坐到了地上,冰冷的瓷砖地面丝毫不能刺激她的皮肤和神经,让她清醒。

    迷迷糊糊中,她在暗黑的世界里,好像看到了一些记忆深处的画面。

    她以为那些记忆已经随着时间沉淀,渐渐尘封而逝,这一刻想来,不由得呢喃出声,唤了她思念已久的亲人。

    “妈妈!”

    ————

    在她很小的时候,她的妈妈有事出门,家里没有人照看她,她的妈妈只能嘱咐她千万不要乱走乱碰,小心伤到自己,她很快就回来。

    她乖乖的点头答应了,可是妈妈一出门很久没有回来

    她好想有个人陪她,可是家里只有她自己。

    她在屋子里走着,看到一间屋子开着,她就进去了。

    没想到屋子的门关上了,她怎么也推不开门,里面漆黑一片,像是有一双眼睛在暗处盯着她,让她好害怕。

    她好害怕,哭的满面是泪,眼睛肿了,嗓子也哑了。

    最后蜷缩成一团坐在一个角落里,晕晕睡睡,不知道等了多久,妈妈才打开了屋子的门,将她抱在怀中。

    “默歌乖,不哭不怕,妈妈回来了!”

    “妈妈!”

    她感觉到妈妈怀中的温暖,还有她怀中浓浓爱,她她感觉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这种爱的温暖和力量让她不在害怕,勇敢下去。

    ……

    记忆飞转,她好像看到顾景辰坐在电梯在外,陪着她度过困在电梯里那段黑暗的令人害怕的时光,他和她分享了他的秘密,把他柔弱和真实的自己告诉了她。

    在电梯打开的一瞬间,他冲了过来,将她抱在怀里,对她温柔的安慰:“默歌不要怕,你还有我!”

    ……

    在她最需要爱和帮助的这一刻,她的脑海里竟然会出现妈妈和顾景辰的身影,他们好像在朝着她微笑,对她温柔的鼓励。

    别怕,我们一直都在你的身边,不曾离去。

    苏默歌缓缓睁开了双眸,眼前仍旧是一片漆黑,可她的疲惫,甚至不想承认的害怕和胆怯,在这一刻却像风拂去的尘埃。

    她从冰冷的地面上站起,用手摸到了玻璃门上的把手,用力的拧了拧。

    不管她是谁,为什么要把她锁进卫生间中,她一定要想办法将门砸开,绝不能让那些坏人的歼计得逞。

    她在卫生间里摸索着,忽然摸到了马桶水箱上的瓷盖子,她双手将它掀起,在手中掂量一下,并不是很轻,看来能派上用场了。

    “别怪我搞破坏,都是你们逼我的!”

    碰!哗啦啦!

    苏默歌用手中的瓷盖子将卫生间的厚玻璃门砸出一个裂纹,在朝着一个地方砸过去,能感觉破了一个洞,很快玻璃门就被砸碎了大片。

    “一不做二不休,今天我就给你们来点狠的吧!”

    她将卫生间的玻璃门砸的碎了一地,等她从空门框走出,摸索到墙壁上的灯开关,按亮了灯。

    这才看到她把这只玻璃门砸的惨不忍睹,不过好像还有点碎渣在上面。

    她有用了手中的瓷盖将碎渣敲干净了,很满意地点了点头,将手中的瓷盖扔进了卫生间内,这才拍了拍手中并未有的尘土,决定走人。

    碰!哗啦!

    她回头望见洗手盆上镶嵌在墙壁上的大玻璃被她也给砸碎了,她耸了耸肩膀这可不能全怪她,要怪就怪害她的那个女人。

    事不宜迟,她还是快些离开这个房间。

    不知道顾景辰会不会等她等的着急了。

    她急匆匆打开了屋门,走了出去。

    而默歌想不到的事,她竟然看到了一个和她像镜中影子一样的女人走在长廊里,她是谁?为什么和她穿着一样的礼服?

    她满是好奇心的轻手轻脚跟过去,隐隐觉得有什么阴谋藏在其中……

    ……——……

    还有第二更,感谢亲们支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名门瘾婚,霸道顾少的爱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醉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醉柳并收藏名门瘾婚,霸道顾少的爱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