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名门瘾婚,霸道顾少的爱妻 > 陪你一起开心,一起惊险!(精彩时分!)

陪你一起开心,一起惊险!(精彩时分!)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顾景辰还没有听清楚电话里说些什么,电话突然挂断。

    他以为是有人恶作剧,刚要将手机收起,就看到手机来了一条短信。

    他点开了短信,看了短信上的内容,顿时脸色变得阴沉。

    他愤怒地将手机高高举起,想要摔碎在地上,但是他高抬的手,最后还是放了下来。

    他深深的呼出一口气,平静了一下思绪,或许是哪里出错了,一定是有人在背后捣鬼来挑唆他和苏默歌之间感情。

    他是绝对不会相信短信上的内容,一定是有人故意为之,他是不会去的。

    他想了想,还是和平时一样,洗漱过后,吃了早餐,然后去名盛公司上班。

    苏默歌坐在车中,听着程晨播放的流行音乐,她微微蹙起眉头,有些不太喜欢。

    “有轻音乐吗?”她望向开车的程晨。

    程晨朝她点了点头?:“有的,我找找看!”

    他找了一张音乐光盘,上面的目录写的都是轻音乐歌曲,他播放了音乐光盘,轻缓如流水般的乐器声响起。

    苏默歌微蹙的眉头缓缓地松开,依靠在椅子的靠垫上,阖上了双眸,不知不觉睡着了。

    程晨没想到苏默歌会这样的疲惫,怕车速开的太快,将她颠簸醒,就放慢了车速。

    都到了目的地了,车子也停靠在了岸边,可是他没有将她唤醒,而是将她的头轻轻一偏,让她依靠在他的肩头熟睡。

    又过了一个小时,苏默歌感觉昏昏沉沉的头脑也变得清醒了,睁开眼时望见自己在车里,感觉到枕在一个人的肩头。

    她几乎没有去想,就唤出了他的名字:“景辰,我又睡着了?”

    被她枕在肩头的人没有回话,她觉得有些奇怪,抬眼这才看到,却是程晨。

    她有些不好意思的抬起头,看了眼车外的风景,岔开了话题:“我们这是到哪里了?”

    “我们去海洋公园吧!我很想去这个地方。”

    他平时工作很忙,再加上他不太喜欢和女孩子一起游玩,所以没有来过海洋公园。

    他之所以来这里,也是听朋友说了,这里是个散心的好地方。

    既然苏默歌心情不好,带她来这里玩,再好不过了。

    苏默歌不是没有来过海洋公园,但她和男人来这里还是头一次。

    从她嫁给了顾景辰,她就一直都没有来海洋公园玩了。

    “是啊,这里的确是个玩乐的好地方!”

    她还没有进到公园里,就已经感觉到心情愉悦起来。

    两个人下了车,来到了公园的门口,这时候公园的门还紧闭着,售票处还没有进行售票。

    “难怪来这里的人并不多,他们几个也都是来这里早了,站在这里排队的!”

    苏默歌望了眼门外,站着稀稀疏疏地几个人,并没有她曾经看到过的,要排长长的队伍,比肩接踵地才能走进公园。

    她看了眼手腕上手表的时间,现在不过是七点四十分,距离公园开门还要有一个小时二十分。

    要早上九点才会开门。

    两个人互看了一眼,还是决定不在这里排队了,到外面走一会儿在回来。

    夏季的阳光,在早上八点左右,最为柔和温暖,两个人走在路上,望着路边载着的一些高树,浅浅谈笑了几句。

    “我第一次来这里,你以前来过海洋公园吗?”

    程晨看向苏默歌,眼底皆是笑意。

    她看了眼脚下的路,路边的花草与树木,虽然十年都已经过去了,可这里的一景一物,似乎还没有改变。

    她欣慰地笑了笑:“我来过这里的,在上高中的时候,和我的两个同学来过这里玩。不过那都是十年前的事情了,不知道现在……里面变化了多少。”

    “只会变得越来越好,你一定都会想不到的。”

    程晨伸手,摘了树上的一片叶子,捏在了纤长的手指间,那抹新绿与纤白成了鲜明的对比,让苏默歌看上一眼,仿佛沉浸在他手指间的绿与白之间。

    “我们在往前走走,不知道能走到哪里!”

    “嗯!我们往前走走看!”

    两个人有说有笑,乐此不疲沿着这条路往前走,当来到了围栏处,看到围栏下有一些机械车和船只,正在改造围栏下的那片砂石形成的沙滩,在上面铺上了一层金色柔软的细沙。

    阳光下,那些细沙像是碎了一地的金子,发出了耀烁的光芒。

    “这里以后会有开海洋游乐场吧?”

    “是吧,听说是名盛集团要在这里盖一个海洋游乐园,那个总裁说还要用他的老婆取名字,并且送给她,作为一个比较有纪念意义的礼物。”

    “名盛集团的总裁?”

    苏默歌听到这里,想到了那个霸道的男人。

    她的心虽然悸动了,甚至很想在这一刻看到他,亲口问他是不是想将游乐场的名字取成她的名字呢?

    可是一想到她在给爷爷过生日前,与顾景辰立下的承诺。

    他们之间,终究是要有个结束的。

    一颗热血澎湃的心这一刻又冷却了下来,唇角的笑容也渐渐淡下去了。

    “你认得名盛集团的总裁?”程晨有些诧异地望向她。

    虽然程晨与顾景辰有见过面,但是他却从不知道顾景辰的真实身份。

    她还是为顾景辰保密了身份:“不认识的,我就是好奇才问一下!”

    “不认识啊!看你的表情,我还真以为你们相识呢!”

    他看了眼手机,眼见就要到时间进海洋公园了,两个人又按原路返回。

    可到了公园门口时,这里已经人山人海堆满了人。

    “没想到就这么一会儿,这里就有了这么多人排队了?”

    “是啊,看来我们又要在这里等上一段时间,才能进到海洋公园内呢!”

    苏默歌与程晨对视一眼,两个人面上的表情都有几分哭笑不得。

    到他们买票检票进公园的时候,已经是九点半了,两个人不想错过进入公园的美好时光,所以就加快了脚步,在公园里开始参观和游乐。

    苏默歌望了一眼,这里有个极地馆,她伸手指了过去:“我们先去极地馆吧!这里可是有可爱的企鹅,笨笨的北极熊,还有一些南北极的稀有动物呢!”

    “好,我们一起去吧!”

    两个人进入了极地馆,苏默歌奔着北极熊的方向走去。

    透过厚厚的通明玻璃,看到站在冻结成厚厚冰山上又白又胖的北极熊,它迈着慵懒而又健硕的步子往前走着,等来到了了一个小冰屋前,它躺在了厚厚的冰层上面,伸出尖而厚实的爪子,戳了戳鼻子和脸颊,自娱自乐起来。

    苏默歌拿出了手机拍摄,还站在了厚玻璃前,将手机递给了程晨,摆了几个造形,与身后的北极熊合影。

    “好看吗?给我看看?”

    苏默歌从程晨的手中抢过了相机,看到了上面的照片,满意的笑了笑:“那只北极熊竟然敢打瞌睡?我刚才那么认真的照相,都被它长大的嘴巴,毁了形象啊!”

    程晨抬手轻轻敲了下她的额头,苏默歌微微皱眉看向他:“你干吗要打我?”

    “你现在的样子,才是最美最可爱呢!”

    苏默歌面颊红红,将照相机塞给了程晨,拉着他的手臂往前走。

    “我们再去看看企鹅!”

    “好!”

    两个人一同来到了南极地带,这里最主要的动物就是企鹅,而企鹅的种类繁多,苏默歌这时候就不急着和企鹅拍照,而是让程晨将她手指的这些企鹅,都拍进相机里。

    程晨按快门键,按的手指头都要麻木了,苏默歌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两个人转移了战线,去了海洋馆。

    海洋馆里只要就是一些深海的鱼类,还有一些珊瑚、水母等海洋生物。

    苏默歌最喜欢的就是看珊瑚,所以到了珊瑚地带,她几乎每一种珊瑚都要拍照,而且非要问明白了珊瑚的名字才肯走。

    程晨与苏默歌从海洋馆出来后,他的双腿累的都要走断了。

    “我们找个地方先歇息一会吧!”

    “就这么一天,我们一定要把该去的地方都去一遍!你刚才听到了没有,一会儿在海洋娱乐场,会有海豚表演……我们快去吧,不然一会儿就要赶不上了。”

    苏默歌拉着程晨的手臂朝着海洋娱乐场赶去,两个人去的时候,这里几乎坐满了人。

    他们好不容易在靠边的位置找到了两个相邻的座位坐下,海豚表演也很快就开始了。

    望见海豚和培训动物的工作人员互动,还有一些海豚的聪明数字表演,已经在水面上的救护表演。

    苏默歌随着看客们都拍手叫好,被精彩的表演深深的吸引住了。

    大概有四十多分钟的海豚表演才结束,出来的时候,苏默歌和程晨都饿了。

    苏默歌本来不打算吃的,想要将这里该玩的都去一遍,然后再去想吃的。

    可是她高估了自己,她的肚子还是不争气的宣泄叫了起来,饥肠辘辘的滋味实在是不好受的。

    “我们一起吃午饭吧?”

    程晨点头,望了一眼前面有一个烧烤餐馆,里面已经挤满了人。

    他和苏默歌走过去,才知道这是一家很有特色的海鲜烧烤,里面的海鲜都是很新鲜的,你可以从玻璃缸中任由的选出想要吃的活海鲜,然后让服务员称重或者按个数计量下价钱,在为你烧烤。

    苏默歌很喜欢吃烤鱿鱼,所以选了一大只活的鱿鱼,程晨喜欢吃贝壳类,就让服务员捞出了一些扇贝,然后烤扇贝吃。

    两个人还点了一些别的吃的,找到了一个小桌前,很快他们的海鲜烧烤就上来了。

    两个人品尝了一口,感觉味道不错。

    于是两个人吃的不亦乐乎,等到吃饱了,结了账才发现他们吃了好多,都已经花了三百多元钱了。

    苏默歌想要掏钱,可是程晨说了,今天的吃喝玩住他都包场了,那么她也就不推脱了,就让他做一回儿大男人担当一切吧。

    吃过了午饭,两个人想了想,决定去看海狮表演。

    “你有没有看过海狮表演呢?”

    苏默歌这时手中举着一只甜筒,正品着冰凉的香美味道,有些含糊不清地问着。

    “没有看过,我是第一次来海洋动物园。”

    “那你一定是没有经验啦!一会儿看海狮表演呢,一定不要站在最前面,因为海狮在恶作剧的时候,一定会用它的尾巴去拍水的,一旦你站在了最前排,水花要是溅起了很高,一定会溅了你满头满身的。”

    “原来去一趟海洋动物园还需要这么多的经验呢?”

    程晨望见她一身的精神劲,一点不像他感觉到身心都疲惫了,他真的觉得,玩乐真的是一个体力活,有时真的是走不动了,两条腿都要走断了。

    来到了海狮的表演场地,程晨听了苏默歌的话,和她坐到了正中央的五六排位置,看到海狮表演的节目最为清晰。

    苏默歌让程晨对着海狮的表演拍照,随着海狮表演时出现的高//潮,她拍手叫好。

    从早上九点多进入海洋公园,一直到下午五点多,两个人才离开了海洋公园。

    可是,苏默歌还觉得没有玩够,意犹未尽、恋恋不舍离开了海燕公园。

    两个人开车,先是去了餐厅。

    因为他们玩了一天,中午时吃的烧烤,根本不管用,到现在胃已经是空了。

    程晨说了,今天的吃他包了,所以这段饭钱也是由他出的,苏默歌当然很不客气的点了这家餐馆的几个特色菜。

    程晨轻叹了一口气:“默歌,你这是要把我逼死的节奏吗?”

    “当然不是啊!我不过是觉得今天玩了一天了,好累的,是应该好好吃顿好的,然后补觉……不然我明天早上起不来,机票也买不着了。”

    程晨心疼的抬手按住了心口:“好吧,就当我愿意当一次被妲己迷惑的纣王,负责到底吧。”

    这顿晚餐,吃的果然很丰盛。

    苏默歌还点了两瓶红酒,可程晨阻止了她开瓶栓。

    “先不要打开酒,我们还是带回去喝吧!我晚上还要驾车,要不没人会陪你喝酒的。”

    苏默歌想了想:“好吧!那我们只好打包带走了!”

    “嗯!你等我一会儿!”

    程晨去刷卡,苏默歌百无聊赖地等在餐馆的门口。

    隐约中,她看到了一个奇怪的身影,一闪而过。

    她以为她看错了,揉了揉眼睛,眼前仍旧是太多的人,但却没有她刚才注意到的,很奇怪的身影。

    “怎么了?是看到不想见到的人吗?”

    “是啊,一直盯着瞅着,可是就没有看到他这个薄情冷血的男人,”

    她下意识地看了手机上的通讯记录,竟然没有人主动找她。

    她还以为,他醒来后一定会找她,给她打无数个电话。

    所以,她有一番心理准备,最初的自己应该判断的有些傲慢了,还以为他找不到她会发疯,会拼了命一样的从顾家到机场来见她。

    可是这一切都过的太过平静了,就像是忽然打来的电话一样,安静的都令人心怵和落寞。

    她将手机扔进了衣兜里,两个人决定在门外走一走,散散心。

    苏默歌总是感觉,身后有一个影子一直都在跟踪她,可是无论她怎么回头去找,都没有看到什么奇怪之处,也没有发现他的身影。

    程晨望见苏默歌紧张的四处张望,他好奇心加重,问向她:“你在做什么?难道是遇到贼了吗?”

    “嘘!小声点……我确实在防贼中呢!”

    程晨瞧见苏默歌的模样实在紧张,不想让她太过操心,于是决定和她一起赶回车子停靠的地方,两个人开到宾馆先做休息。

    程晨的手还未打开车门,就有人将他两只手扳在了他的身后。

    他想大声去叫,已经有人用帕子捂住了嘴巴,不让他坑声。

    “你们是谁?快点放开他!”

    苏默歌毫不畏惧,瞧见又有几个人将她围在中间,她摩拳擦掌准备要与他们拼了的架势。

    “不就是一个女人吗?就算在厉害,能厉害到哪里去?”

    “*,我们不是来劫色的,你就将手里的钱还有银行卡,及密码都告诉我,或许我们会一高兴,将你们都放了!”

    苏默歌懒得抬眼看他们,揪住其中一个人的衣领子,另一只手握起了拳头,朝着这个人的太阳穴击去。

    那个大汉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已经被苏默歌一拳击晕。

    她互动下脚上和受伤的筋骨,出了将程晨束缚起来的两个大男人,就剩下这三个个子较高的大汉要对付了。

    她脚底生风一般,速度极快,已经溜到了其中一个大汉的身前,抬手间右手握成的拳头中,食指是微微凸起,握得很牢固和坚硬,击中那个大汉的胸口时,那个人晕死过去。

    噗通!

    又有一个大汉倒下了,苏默歌抬起下巴点了点其余几个人。

    “你们这么多男人,欺负我一个女孩子,你们还真能忍心下手。”

    “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的打人功夫还真是越来越厉害了,我们要是放走了你,指不定还能不能像他们这几个窝囊废一样,倒在地上晕死过去。”

    几个大汉面面相觑,苏默歌看到了他们眼底的算计,朝着身后转身要跑去,其余几个大汉追了过来,准备一起夹击。

    苏默歌忽然间蹲下身子,一个转身间,双手成拳头,猛地击中他们的小腹,然后仰倒在地上,用脚踢中了他们的膝盖韧带。

    这几个硬汉又是一声声哀嚎倒在地上,苏默歌起身,抬脚踢了下他们的脑门,他们就此晕厥过去。

    现在还剩下三个人,其中两个挟持者程晨,另一个则是唯唯诺诺不敢向前。

    “你别过来,不然我跟你拼了!”

    他从腰间抽出了巴掌大的匕首,然后打开匕首,将锋利的刀刃竟然搁置在程晨的脖颈之间。

    程晨眼底流露出来了惶恐,可是他的嘴巴被人捂住,不能出声,表情十分的痛苦。

    “你们就是为了要钱吗?”

    “不全是……还有你必须跟我们走!”

    苏默歌就知道,他们绝不是要钱这样的简单。

    “是谁指使你们这样做的?”苏默歌想要从他们的口中套出消息。

    他们却是精明的很,就是不肯开口告诉她。

    “这个不用你管……你只要说答应,还是不答应!不答应的话,他的命可要玩完了!”

    “混蛋,别以为我怕你们!你们想要钱是吧,给你们五百万够不够?我的包包里就有支票的!”

    苏默歌循循善诱,她的包包还在车上,如果将他们引去车那边,且不说哪里 经过的人多不多,在这么长的路程上,一定会想到办法,将程晨从他们的手中救出。

    程晨支支吾吾,口被捂上了,实在说不清楚。

    其中一个大汉接通了一个电话,他刚接通后,听到了电话那端的指示,不由得深深吸一口冷气。

    他将手中的匕首忽然一转,对准了苏默歌的额头。

    “你要敢耍我们,我现在就要了你的命!”

    “我不会是那种,说话不算数的人的!”

    “很好,既然你这样说了,那么我们就姑且信你一回!”

    他刚把匕首放下,苏默歌忽然一抬手,捏住了他握住匕首的那只手腕,那个人痛呼一声,手中的匕首落在地上。

    苏默歌则伸出手,捏住了他的嗓喉咙。

    “你们要是不放开人,我现在就杀了他!”

    啪啪!

    不远处有拍手的声音,苏默歌循声望去,眼神中的冷凉之意,更加浓了几分。

    ——————

    亲们月票投过来了!月票投过来了哦!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名门瘾婚,霸道顾少的爱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醉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醉柳并收藏名门瘾婚,霸道顾少的爱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