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名门瘾婚,霸道顾少的爱妻 > 宝宝不是你的,缠爱情深!(精彩+万更)

宝宝不是你的,缠爱情深!(精彩+万更)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默歌,我们有自己的孩子了!”

    顾景辰不介意苏默歌有意躲闪开他,他抱过她的侧身,完美的下巴抵在了她的肩头,柔软未过耳际的长发,顺从的贴在她的面颊。

    因为他情绪激动身体微微的颤抖,而苏默歌静静地贴在她的怀里,紧闭的眼睛忽然睁开,深深吸一口气,难以相信地垂下双眸去看自己的腹部。

    他说的意思是……她怀有身孕了吗?

    她的手缓缓地、慢慢的,甚至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何要做出这样的动作,轻抚在她的腹部,轻轻揉一揉。

    “默歌,我们终于有了自己的孩子……你高兴吗?”

    他的大手带着滚/烫的温度,一手按住了她揉在腹部的手,就好像感觉到了她肚子里孕育的生命在和他们交流,在朝着他们微笑。

    他的唇角洋溢出一种满满的幸福感,这是他这么多年来……最令他激动和开心的事。

    “顾景辰……你是在骗我吗?”

    她的脸上没有像顾景辰那样喜悦的笑容,而是平静的如同一汪湖水。

    顾景辰以为她是因为太激动了,所以才会露出这种反常的情绪。

    他将她的手握的更紧几分,手臂也稍稍用力,将她圈在了怀中。

    “老婆,难道你不相信我的话吗?我说的都是真的!”

    “对!我不相信……而且,我说了不会再相信你……任何一句话了!”

    她的声音冷冰冰的,就好像冬天里散发的寒气一样,将顾景辰抱紧她的身体,冻的一样发寒。

    他并不相信,苏默歌会得知自己怀有了孩子不开心,一定是不相信他口中的话,所以才会质疑他。

    顾景辰侧过俊容,对着站在病chuang边的兰美芳、周丽和王琦笑问道:“你们是她最好的朋友,快点告诉我老婆,她怀有了宝宝,是属于我和她的宝宝……”

    兰美芳虽然为苏默歌怀有身孕高兴,可是她对顾景辰并未有什么好印象,因为他一直都在伤害着默歌,所以她转过脸选择了沉默,表明了她不与他站在同一条战线上的态度。

    周丽虽然对顾景辰的印象并不大好,但自从她和王琦经历了一些时候,她觉得因为有了孩子,两个人这一生都是要牵绊一起的。

    俗话说的好,宁肯拆十座庙也不毁一桩婚事。

    周丽就当妥协了,她和王琦对视一眼,王琦知道她的意思。

    他开口道:“默歌……丽丽和我都知道了,你确实怀有了孩子,所以……你一定要保重身体。”

    “是吗?可我觉得……我还没有怀有身孕,因为我们之间什么也没有发生。”

    苏默歌一转身,双手一用力将顾景辰从病chuang上推掉到了地上。

    顾景辰猝不及防被苏默歌这样一推,掉在了地上摔的很重,好不容易才双手按着病chuang边爬起来。

    “老婆,你真的不高兴吗?为什么要生气呢?”

    苏默歌想从病chuang上坐起,可是身子虚弱,刚才又用了那么大的力气,现在浑身都在发汗,觉得没办法起身。

    她只是很冷清地在枕头上转过脸,看着顾景辰就像是看着一位陌生人一样。

    “我没有怀有身孕,我没有……你走,我们说好了,不再见面,就按我们之前的约定……一直下去!”

    她有些情绪激动,伸出手指,指向了病房门外。

    本就身体虚弱的她,因为情绪激动,忽然咳嗽了两声,面色更加的苍白,没有了血色,看起来是那么让人心疼,揪心的疼。

    “老婆,你现在怀有身孕,身体虚弱……不能这样激动啊!”

    顾景辰想要劝她,却被苏默歌冷冷怒斥一声:“走啊,顾景辰我们之间……不可能在有任何关系了!我不想……见到你,你走!”

    “老婆……”

    兰美芳和周丽都看不过去了,两个人知道默歌的脾气,她很倔强的,脾气也不好,一旦发怒了,如果不按照她的话去做,那么就会一直怒火熊熊不能平息。

    她现在身体虚弱,不易发怒的。

    “默歌,你现在是双重身子了,可不能乱发脾气的,会伤身体的……”

    兰美芳说话很直接,有时候也不经过大脑,倒是周丽反应的快一些。

    她用手推了下兰美芳:“你快点将顾景辰拉出去!默歌都说了,她没有怀有孩子的……”

    她说完,到病chuang边轻声劝苏默歌:“默歌,我的好默歌,你别发脾气了,你上次车祸伤的很严重的,需要好好静心养气……”

    周丽的提醒已经很到位了,兰美芳这才反应过来,她拉着还要站在病房里向苏默歌解释的顾景辰往外走。

    “顾景辰,顾总……你要是想让默歌早日好起来,你就赶紧离开吧!让她安静一下……”

    “可是她现在情绪很激动……”

    “那是因为你在,她的情绪才激动的!”

    兰美芳毫不拐弯抹角,这句话让顾景辰紧张不安的心情,这一刻也平静了下来。

    被拉出病房外后,兰美芳将病房的门关紧。

    顾景辰望着阻隔他望见默歌的这扇门,心急地很想将门拆下来,可是一想到苏默歌刚才得知了怀有身孕的事,情绪变的异常激动。

    他还是停下了这种冲动的念想,静静地守在门外,心里却是七上八下的跳着,不知道他该怎么面对苏默歌。

    病房中,苏默歌望见那扇冰冷的门将他阻隔在门外,看不到他了,激动的情绪如同被水浇灭的水一样,渐渐的凉了下来,平静了下来。

    周丽见苏默歌阖上了双眼,不打算与他们谈话,她还是柔声地劝道:“我知道你已经被他伤的很深了,可是两个人在一起不可能那么一帆风顺的……就像我和王琦,不也是经历了那些大风大浪的,才走到了今天吗?”

    她伸手轻轻拉着她有些微凉的手心:“默歌我知道你是想要孩子的,自从五年前那件事以后,你一直都无法忘记失去孩子的痛苦……可如今老天爷给了你一次机会,你就好好讲孩子生下来……也好……”

    “丽丽,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周丽一听,知道再说下去,她也未必能听进去。

    兰美芳走过来,劝道:“默歌,这孩子你生下来吧,就算你不和顾景辰在一起,将来也算有个孩子依靠。若是你觉得养孩子是件很辛苦的事情,我来帮你将他养大,你知道的……我是很喜欢孩子的,况且又是你的孩子……”

    “我说了,想要安静一下!”

    这一声带有些许的不耐烦和低吼。

    兰美芳和周丽都怕了苏默歌现在的情绪,怕她想不开了又要发脾气。

    她现在身体虚弱的很,还怀有了宝宝,可不能在伤到了身子了。

    周丽抬头看了眼王琦,王琦朝她点了点头,她知道他的意思,是想让他们三个人都先离开这间病房,让苏默歌一个人静一静心情,稳定一下情绪。

    周丽又轻轻拍了下苏默歌的手背,柔声细语:“默歌,我们先出去了,你要是有哪里不舒服呢,就按动chuang头的呼叫铃!”

    兰美芳不放心嘱咐一句:“我们不会走远的,等你静一会儿,我们马上就回来了……你别胡思乱想,也别担心什么啊!”

    “我知道了,我累了!”

    她简短的几句话搁下,周丽和兰美芳就明白了,她现在需要静息,需要一个人冷静的思考一些问题。

    她们与王琦一同起身离开了病房,将房门轻轻的掩上。

    一切又恢复了平静,就连苏默歌自己的喘息声,她都能听的一清二楚。

    她缓缓睁开双眸的时候,泪水从眼梢划过了脸畔,从温热到冰冷,一路滑下最后滴落在了耳边的枕头上,带有细微的滴落碰撞声。

    她的手抚/摸着她还未圆滚的肚子上,就好像在摸着一件珍贵的宝物,有些爱不释手,极其珍贵。

    “宝宝,难道是你回来了吗?你是想妈妈了,所以又回来了吗?”

    心犹如被细针扎了一个孔,然而这只细小的孔隙一点一点的向外不断扩大,最后溃烂成伤,痛的她连呼吸都觉得困难无助。

    她的声音也哽咽了起来:“宝宝,妈妈曾经对不起你……你是不是很恨妈妈呢?既然你回来了,为何妈妈还会这样伤心……这样的难过,难道不应该高兴吗?”

    她咬了咬唇,唇瓣因为缺水有些粗糙干裂,她只是轻轻的一咬,就已经渗出了血丝。

    她现在感觉不到嘴上的疼痛,因为现在的心都痛的发麻了,就算是让她四肢百骸都流着血,她也感觉不到那种皮肉的伤痛了。

    想起刚才他亲口在她的耳边,喜悦而兴奋的说她怀有了他们的孩子;她转身时,看到他脸上激动的神情,那样的开心,是她从所未有看过的兴奋和快乐。

    她知道,这都是他发自内心的情绪,可是……那又怎样?

    五年前的宝宝不在了,也是他纵容了沈佳佳才会酿成这样的恶果。

    五年后,她没想到又坏有了宝宝,他这样开心和快乐,难道是想将五年前的事都忘记吗?

    不……她做不到的,相信宝宝也不会高兴的。

    “宝宝,你会尊重妈妈的决定吗?如果你也恨他,和我一样对他太失望了,我们会不会有一个好的选择,离开他……过我们自己的生活呢?”

    她阖上双眼,任由泪水一滴两滴,最后成了晶莹的一串串泪珠帘从清瘦的面颊滚落而下。

    她的手轻轻抚/摸着她的肚子,感受着里面正在孕育的小生命,有些许苦涩的笑容噙在唇角。

    可只有她心里最明白,她现在很是开心,但内心还是有些微微发苦的……

    顾景辰一直站在病房门边,右手的中指和食指刚夹着一根香烟,还未点燃,就已经看到了路径这里的医生、护士和患者都用怪异的眼光看着他。

    他知道在医院时不能吸烟的,在这里有专门的吸烟室,或者洗手间里可以吸烟。

    他还是将烟收起,双手插在裤兜里,静静地等着。

    “景辰大叔……”

    顾景辰闻声,以为是小星星来了,他抬起头却看见一头卷卷红发,眼睛描着黑色的浓眼线,涂着粉红色的唇彩,射穿白色镂空兰花样的白色小衫,下身穿着白色薄纱料子的超短裙。

    踩着粉红色的高跟鞋,走到了他的面前。

    “黎薇,你怎么来了?”

    “我是听梅克彼得说的,说大嫂受伤了,所以来这里探望她,没想到在这里遇见了你。”

    其实她想说,她一直都在在安市等他,没想到真的等到了他来安市。

    只不过他是来找苏默歌的,找他的老婆,而不是在他眼中只是小孩子一样的她。

    “大叔,你为什么不进去呢?”

    “她睡着了,我不想进去打扰她!”

    顾景辰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望了一眼冰冷的房门,仿佛已经看到了苏默歌已经躺在了病chuang上休息。

    姚黎薇就知道景辰大叔的心里只能容得下一个女人,这个女人就是苏默歌。

    她没有把不开心表现在面上,而是关心他:“景辰大叔,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憋在心里呢?你有什么,可以跟我说的!”

    “没什么,都不管你的事!你走吧,她今天不会见你的!”

    他看向她的眼神极其的平淡,没有任何的情绪在他的脸上。

    姚黎薇有些不甘心,看了眼冰冷的病房门,她才叹口气道:“你已经很好了,要是有些人不懂得珍惜,那可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她朝着顾景辰微微一笑:“感谢你上次帮我逃脱了与梅克都的亲事,景辰大叔……你也要保重身体!我走了……”

    “嗯,路上小心!”

    他简短的说了这句话后,与她挥了挥手道别。

    姚黎薇很不甘心的三两三步一走、一回头,去看站在病房门前发呆地顾景辰。

    她在一转身,忽然栽到了一个男人的怀里,那个男人伸手捂住了她想要惊叫的大口,动作麻利的将她拖进了医院的楼道内。

    昏黄的光线让姚黎薇有种惊恐,连头皮都跟着发麻。

    她刚要用牙齿咬住这个男人捂住她口的手指,抬脚要用高跟鞋尖尖的高跟,踩穿这个男人的脚背骨。

    没想到他竟然察觉到了,轻而易举的躲闪开,还松开了手,让她能够呼吸,也能够质问和呼救。

    “你可以大喊出声,不过我又没有对你做什么,你这样只会将事情闹的越来越大……”

    男人不疾不徐的先开口截住了姚黎薇要质问的话,姚黎薇上上下下打量他,觉得像是在哪里见过,有种熟悉的感觉。

    “你……到底想做什么?”

    “很简单,我们各取所需,只要你按照我的话去做,我能帮你梦想成真……”

    姚黎薇看到昏黄的光线,半打在他的面颊之上,将他眼里的情绪也渐渐的染得晦暗,难以猜测出他的心思。

    “你想要做什么?用不着拐弯抹角吧?还是你觉得我因该报警,这样你就不用在让我担惊受怕和心烦了。”

    她的手已经伸进了手挎的包包中,摸到了手机,准备报警。

    “你放心我对你没有恶意,如果你不想和我合作,不想得到那个男人的心,让他陪着你……那么我只好再换他人,和我合作了。”

    他从楼道的感应灯中一闪而过,还未走出了楼道,就听到姚黎薇焦急地喊一声:“等等,我愿意和你合作,但是……我需要你的诚意。”

    “我的诚意,就是达到我们各有所需的目的……你若是真的想好了,我们现在就合作吧!”

    “好,那先祝我们合作愉快好了!”

    他转身,将修长的手递到了姚黎薇的面前,姚黎薇迟疑了片刻,最后还是抬起手,与他的大手相握,与他达成了共识。

    …………

    苏默歌醒来的时候,发现身上的被子盖的严严实实的,因为病房里夕阳落尽,阳光退去后就变得阴冷。

    她心想要是不盖好被子,身体虚弱的自己说不定就会感冒了。

    她习惯性地伸手揉了揉肚子,嗔一句:“妈妈是不是太粗心大意了,要是没有盖被子,会不会感冒了,也冻坏了你呢?”

    孩子才两个月大,连基本的人形都没有长好,她却像是哄着孩子一样同他讲话,看来她将这个还未出生的宝宝看的如此重要了。

    咕噜!咕噜!~

    她的肚子饿了,她饿不要紧,但要是饿到了肚子里的宝宝,那可就是她的罪过了。

    她看了眼病chuang边的木桌上,上面摆放着洗的干干净净的水果,果盘旁边还摆放了一些清淡的小米粥、一些小菜和一个保温杯子。

    苏默歌最近口味很轻,吃不得太油腻的东西,看到了米粥和清淡的小菜,这些都合她的口味,她没有拧开保温杯子。

    拿起了装在钢盒里的组装方便筷子和小钢勺,吃的津津有味。

    “芳芳、丽丽,我太爱你们了!我和宝宝都很爱你们哦!”

    她边吃,边含糊不清的说着感谢的话。

    当吃完了粥和小菜,她满意的摸了摸已经饱了的肚腹,眼光无意间瞥到了桌子上摆放的那只保温杯。

    “里面装的什么好吃的东西呢!”

    她这样想着,手已经伸了过去,将保温杯拧开,闻见了里面清淡的香味。

    “是乌鸡汤啊!闻起来很清香,应该不油腻吧?”

    她将乌鸡汤倒在了保温杯的盖子上,轻轻品了一口,果然香而不腻。

    都已经吃的饱腹的她,这一次还是吃的大开胃口,600毫升的乌鸡汤被她都喝的干干净净了,这才将已经空了的保温杯放在了桌子上。

    有了身孕后,她的确变得越来越能吃了。

    想起她曾经怀有身孕的时候,也曾吃的够多,那种莫名的幸福感慢慢的从心中升腾起,让她情不自禁扬起了幸福的笑容。

    “默歌,你醒了?”

    苏默歌回头望见,是一身白衣,干净英朗的周逸走进病房。

    她看了眼桌上吃的有些狼藉的残羹,对周逸耸耸肩膀笑了笑:“我最近很能吃的,今晚又吃了好多!谢谢你为我买的晚餐!”

    “和我又何必客气呢?只要你喜欢吃就好了!”

    周逸皱眉不过片刻,旋即松开,因为他心里很清楚,这顿晚餐根本不是他买的。

    公司有事,他处理完事情后,才急急的赶来,还没来得及问她,是不是吃过了晚餐。

    不过既然她误会了,那么就误会下去好了,不过是一顿晚餐而已,她知道了也不会介意的。

    他见她要坐回病chuang边,他急忙赶去,扶了她一把,直到她坐稳在chuang边了。

    他才去收拾桌子上那片狼藉的残羹,当看到这只红色的保温杯时,他随口问了一句:“这只保温杯是你的么?我去给你清洗干净了!”

    “周逸,难道这保温杯不是你送来的吗?还有里面装着已经熬好的乌鸡汤!”

    苏默歌觉得周逸的表情很奇怪,不由得问了一句。

    周逸踟蹰了片刻,然后露出阳光一样温暖的笑容:“你说我这个记性,这一天都忙来忙去的,连带着什么颜色的保温杯都忘记了。”

    “原来你家里很多颜色的保温杯啊?看来你很懂得生活,不像我……家里面只有简单的厨具,锅碗瓢盆都不齐全,更别说保温杯了!”

    “现在男人都是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你们女人只要被男人疼着就好。所以就算你们不懂生活,不会下厨房,不爱做家务,这些我们好男人统统包下来做完就好。”

    周逸朝着苏默歌眨了下眼睛,让苏默歌想起来他们在初中的时候,周逸每一次和她调侃几句,在夸自己的时候,就喜欢朝她眨眼睛,证明自己的魅力。

    说实话,他五官长得很立体,有棱有角,性子也是阳光英朗,对待女朋友更是温柔备至。

    他这样的男人,真是万里挑一呢!

    只可惜他们错过了一次,就不可能再有第二次机会在一起了。

    “外面的空气好吗?我想到外面透透气!”

    苏默歌扭过身,看了眼外面刚刚暗下天色,却已经点亮了夜灯的夜景。

    竟然萌生出一种想法,她现在就像是困在笼子里的金丝鸟一样,不让她离开病房走走,她就会觉得发闷。

    “医生说了,你身体不大好,尽量少走动的!”

    “我知道了……”

    苏默歌还是有些失望,但她并没有把不高兴的表情,表现在面容之上。

    她百无聊赖地又躺回到病chuang上,将被子盖紧,却想着小星星是不是也有人照料呢?

    “默歌,其实……我想告诉你一件事,你听了这件事千万别……”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是想说我怀有了身孕吗?已经在肚子里长了两个月大了。”

    苏默歌打断了他的话,手情不自禁抚在了圆圆的肚子上,一种幸福的笑容不言而喻。

    周逸纠结地皱紧了眉头,最终还是决定开口说出来。

    “你还会和顾景辰在一起吗?我知道你们还没有签离婚协议书!”

    苏默歌没想到周逸会问这样的话,她垂下美眸,卷而浓长的睫毛在眼窝下投了浅浅的阴影,遮住了她眼里所有的情绪。

    “我不会和他在一起的,离婚协议书在上一次回家,等爷爷下葬后已经签好名字了,只要他签完了姓名——我们之间也彻底撇清关系了。”

    周逸听了苏默歌的话,曾经心胸前像是有千斤重的石头压着,让他喘不过气来,这一刻他如释重负一般,感觉轻松了许多。

    “我也觉得你们之间不太合适的,他伤害你了一次又一次,你若是和他继续生活,只怕受苦受伤的人还会是你……”

    “你说的没错,如果我一直在一个地方栽跟头,爬不起来,那么我才是真正笨的可以了……”

    她与周逸相视一笑,又心有不甘地转过头、带着些许的期盼眸光看向了外面的夜景。

    周逸知道,她一定是想到外面去透透气了。

    “好,我陪你到外面走走吧!”

    他走过去扶着苏默歌从chuang边站起身,苏默歌本想自己可以走的,可是感觉每走几步又要歇息下来,这才能没有拒绝周逸扶着她到外面走走。

    周逸刚扶着苏默歌来到病房门口,刚推开房门,就看到穿着一身纯黑色手工西服的男人。

    “你松手,让我来!”

    顾景辰霸道地将周逸推开,想要伸手将苏默歌扶住手臂,却被苏默歌不着痕迹的躲开。

    “顾景辰,你怎么还没离开这里?”

    她看向被推到一旁的周逸,朝他伸出手。

    周逸会意她要做什么,走过去挽住了她的手臂,扶住了她。

    顾景辰看到她竟然和前男友周逸越走越近,他咬碎了一口银牙,双手暗暗的握紧了拳头,恨不得将眼前的周逸打得粉身碎骨,才能解除他的心头只恨。

    苏默歌是他的女人,凭什么他要和他挣,他要和他抢?

    “老婆,你为什么不理我?”

    他有些委屈,明明她怀有了他们的孩子是一件好事,他亲口告诉了她,以为她会和他一样的喜悦,没想到换来的却是她的无情和冷漠。

    “因为我们已经离婚了,以后没有任何的关系,顾景辰请你自重!”

    苏默歌没有抬眼看他,就像对着空气说一般。

    顾景辰从来都没有过这种心痛的感受,仿佛苏默歌的话就像是一把锋利的冰刀,一刀一刀割在了他柔软的心窝上,让他的心不断的在流血,直到他停止了呼吸,停止了心跳,才知道这种爱,原来爱的那么痛苦,也那么伤怀。

    “我还没有同意离婚,离婚协议书上只有你签了姓名,而我没有签……所以离婚协议书无法生效,你仍旧是我的老婆,仍旧是宝宝的妈妈!”

    他凝望着她的肚子,就好像看到了他们的宝宝已经等在了默歌的肚子里,直到他长大了,到了时候了,才会出来见一见他的爸爸妈妈。

    苏默歌抬起眼睛时,面上仍旧是一副无波无浪的表情,眼里却是一种前所未有的清冷和漠然。

    “我们之间不可能在有什么事发生了……孩子不是你的,你应该很想听到这个结果吧?”

    顾景辰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不断的摇头:“不,你是在骗我?孩子明明是我的,只有我和你在一起,你没有和别的男人在一起过……孩子一定是我的。”

    看到顾景辰如此坚定的样子,苏默歌的心里苦涩的滋味蔓延。

    五年前,她怀有八个月的身孕,眼看就要将宝宝生下来了。

    那夜大雨滂沱,他却在雨中质问她,宝宝是不是他的?

    这样的怀疑,就如同泼下来的冷雨,让她整个身体都冻的发青,冻的僵冷,心也一寸一寸的被寒雨侵蚀。

    她甚至对他的期待化成了绝望,没想到她在他的心里是这样的卑微和无法令人相信。

    既然他曾经不肯相信她,那么这一次她又何必相信眼前伤害过她,伤害过宝宝的冷清男人呢!

    她现在的刻薄,现在的冷漠,都是为了保护好肚子里的孩子,宝宝不能再出事了……绝对不能,要想保护住宝宝,最好的方法就是愿离开他。

    “顾景辰,我说了,孩子不是你的……在离开你的五年里,我已经结识了不少的优秀男人,而你让我彻底伤透了心,所以我根本不会考虑和你在牵扯上任何的关系……”

    “你敢说两个月前,在你我都醉酒的时候,我们没有发生过什么事吗?”

    他很是愤怒地望着她,他不相信苏默歌的冷漠和无情,可是她的每一句话又如此尖锐锋利,让他痛的心正在一滴一滴流着鲜血。

    苏默歌唇角轻轻向右边勾起一抹冷淡的弧度,垂下了双眸,像是隐藏住她眼底的讥诮和轻讽。

    “你以为……想用一个孩子来弥补你之前对我受到的伤害就可以了吗?你以为我会甘愿跳进你给我设下的温柔陷阱,再一次相信你给我的爱吗?告诉你……”

    她抬眼再次看他,唇角抽动了两下,爆发出了她对他的怒意和恨意:“我告诉你,这一辈子我都不会原谅你的……我们醉酒那天,是做了一些不该做的事,但我也吃了避//孕的药物了,你想掌控我的人生,让我听你的摆布?我告诉你……绝对不可能的!”

    苏默歌因为情绪激动,忍不住又咳嗽了两声,软绵绵的身子好想一阵风就能吹走一般,让扶着她的周逸神色焦急。

    “默歌,我们回病房吧,不要因为不相干的人,在惹怒自己,伤害自己的身子了!”

    “不,我要出去走走……这里的人,这里的事,都让我活得透不过气……”

    苏默歌隐忍着不让自己咳嗽出声,望着陌生人一样,让周逸扶着她从顾景辰的身边,擦身而过。

    顾景辰双手握紧了拳头,指节骨早已泛白,他猛然转身,对着苏默歌渐渐远去的背影,大喊了一声:“默歌,无论你怎么说,我是绝对不会放弃你的……我知道你是爱我的,我知道……你怀的孩子是我们的,你骗不了我的……”

    苏默歌双脚都在发软,要不是周逸扶着她,她真怕这时候会狼狈的坐在了地上。

    若是五年前,他肯说这样的话来安慰自己,相信自己,她怀胎八月的孩子一定不会遭到沈佳佳的迫/害,一定会健健康康的降临到这个世上。

    现在一定会天天妈妈长、妈妈短的唤她,缠着她,要她陪着他玩了吧?

    眼睛酸酸涩涩的,连前面要走的路都变得模糊不清了。

    而她紧低着头,不肯让自己伤心的模样被任何人看到。

    过去的终究是过去了,可那段忘不了的伤害,她该怎么做才能彻底忘记呢?

    走到了外面,路灯漫漫柔美的光线洒在了地面上,将她与周逸两个人的身影拉的很长,也很萧索凄凉。

    “你刚才是不是哭了?”

    周逸扶着苏默歌坐到了长椅上坐下,他坐到了她的旁边,想要从她的脸上看出,她是不是心里很伤、很难过,在说出对顾景辰那样无情冷漠的话。

    “不过是眼睛不舒服而已,你什么时候见过,我会哭啊?”

    她固执的不肯承认自己哭过,可在周逸的印象中,她确实哭的次数屈指可数,但为他哭过的几回,他都历历在心。

    “你还记不记得,你在嫁给顾景辰前几天见了我,在我怀里嚎啕大哭,我问你什么事令你这么伤心,你只是说看了感人的小说才会哭的很伤心……当时我以为真的是这个原因呢!直到你离开了A市,离开了我……我才知道你哭的原因。”

    苏默歌回想起来当时的样子,无奈的扯动下唇角:“那时的自己很年轻冲动,也很重情重义的!”

    “那么现在呢?你变了吗?”

    周逸急切的问话,让苏默歌很快明白了他问这句话的意思。

    “周逸,我现在怀有了身孕,你也知道……孩子不是你的!所以我不想给任何人负担……”

    “我不是你所为的任何人,我是一只都在等你回到我身边,等你再将心能安心的放在我这里,值得你信赖的男人……”

    周逸今天的频频表白,再也不像往日里的矜持,让苏默歌有些不知所措。

    她还未从刚才的伤心难过中恢复常态,这一刻听到他说了这么多煽情的话,心里更是乱糟糟的,搅成了一团。

    “周逸,我们能不能不提这些事?我现在心里想的乱糟糟的,连自己说了什么,做了什么都记不住了……”

    她起身要走,周逸也起身扶住了她。

    他英朗的五官上露出了柔和的笑容:“好,我不再提这些了!只要你能过的舒心就好!”

    苏默歌听了他劝慰的话,觉得心里是温暖的,因为他对她总是很有耐心,很是温柔。

    从他们十多年前交往,他对她就是这样的情深意切。

    只是最终背叛爱情的人是她自己,所以她知道对他已经构成了伤害,也不想再去做出伤害他的事了。

    夏天的夜里,风总是夹杂着一种闷热的感觉,迎面扑到了脸上和身上。

    外面虽然空气很好,可是苏默歌不喜欢闷热的感觉,她转身还是朝着医院病房的方向,由周逸扶着她走去。

    顾景辰一直守在了病房门前,看到苏默歌被周逸扶着回来了。

    他紧缩的眉头,渐渐展开,眼底露出的喜悦之色,在看到周逸与她挨的这么近时,顿时冷下了一张苍白的俊脸,额头上也隐隐出现了汗珠,闷不做声像个门神一样守在门前。

    苏默歌继续当他是空气,让周逸扶着她进了病房内。

    她坐在了病chuang边,一想到顾景辰就站在门外,心里还是有些添堵的。

    她现在不想看到他,一刻钟也不想。

    “啊!我的腹部……腹部好痛啊!快来……快来救救我……”

    噗通!

    门外忽然传来了一声摔倒在地上的巨响,苏默歌的心也像是被揪起来了一样,突然加速跳动了两下,要从病chuang上跳下……

    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名门瘾婚,霸道顾少的爱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醉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醉柳并收藏名门瘾婚,霸道顾少的爱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