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名门瘾婚,霸道顾少的爱妻 > 只为守护宝宝,误惹总裁入怀!

只为守护宝宝,误惹总裁入怀!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苏默歌透过窗子望着遥远的天空,最近经历了太多人、太多事,难得能静下来看看远处的风景。

    当她的肩头有着一道轻柔地力量搭在上面,她吓了一跳,转过身望去,却看到了一张温和俊美的面容。

    他微卷的栗色短发整齐服帖在他的头上,一如既往的温绵笑意挂在了唇角。

    “默歌……”

    “顾景斌?”

    顾景斌上下打量了眼苏默歌,发现这段时间她又消瘦了。

    “默歌,你又瘦了……这段时间过的不好吗?”

    他伸手要去抚/摸下她清瘦的面颊,却被苏默歌躲开,而他的手停顿在空中片刻,然后垂到了身侧。

    “我没有过的不好,可能是最近感冒了,吃不下什么东西,所以就瘦了许多!”

    她看了眼顾景斌平静的面色,从他脸上很难寻找到不开心的迹象,他总是那样带着温柔的笑脸看着你,这是让苏默歌觉得他太难以看透,所以害怕接触他的原因。

    “要不是诗丹告诉我,你生病住院了,我都不知道……你应该告诉我的。”

    顾景斌没有责备她,而是出自于关心,才会感慨一句。

    苏默歌微微错愕,顾诗丹不是进到顾景辰的病房里了吗?怎么会看到她回病房了?

    看来顾诗丹还是不按什么好心,她应该多戒备她一些。

    “只是感冒而已,又不是什么大事……顾景辰刚手术完,你好好照顾下他。”

    苏默歌本是有口无心的交代一句,却让顾景斌的神色变了变,只不过苏默歌没有察觉到而已。

    他看了眼病房中的花瓶里插着一束百合花,不由得含笑问道:“花很美,是谁送你的?”

    “周逸,他有来过这里!”

    “他还是对你很好,大哥他知道吗?”

    苏默歌并不喜欢他将什么事都牵扯到顾景辰的身上,她淡淡一笑:“这是我的事情和顾景辰无关!医生说了,我需要静养,现在累了……想要休息一下。”

    这是对顾景斌下了逐客令,顾景斌却依旧能面含笑容,像是很包容她的脾气,懂得心疼她。

    “你好好休息,等下我在过来看你,你要是想要做什么,或是有什么需要告诉我……我一定会帮你的。”

    若是换做从前,苏默歌一定会很高兴的点点头,依赖他、信任他,愿意相信他是出自真心想帮她,听他说有的话。

    可是现在,苏默歌只觉得顾景斌在说这句话时,让她觉得可笑。

    如果他是真心对她好,又岂会在爷爷病重那天,将她的手机摔坏?

    要知道,她差一点成了顾家认为的杀害爷爷的凶手?

    就算他是无心的,可是她也不敢相信,他的目的真的有这样的单纯。

    经历了这么多的事,苏默歌也懂得一件事,那就是要防人之心不可无。

    “我会的,先谢谢你对我的关心……我累了,想要休息下,麻烦你出去吧!”

    “好,那你好好在病房中休息,我一会儿再过来。”

    苏默歌没有回答他的话,更没有点头答应任何事。

    而他只是转身走了出去,还给了苏默歌病房中一片清静。

    她想了想,还是坐回到病chuanbg上,扭过身子看向了湛蓝广阔的天空,她多没想自己就像天空中的浮云一样,惬意而自由的飘在空中,不会有太多的烦心事,让她操劳和担心下去。

    没多久,周逸走进了病房中,他微微拧眉,像是在深思一件事。

    “周逸,看到是谁了吗?”

    周逸摇了摇头:“没有看到正面,但是看到了她的背影,一定是一个女人……”

    苏默歌自从嫁给了顾景辰没少竖立情敌,或许这个女人就是她在不知不觉中招惹过喜欢顾景辰的女人。

    “不管是谁!只要没有什么恶心就好。”

    “默歌,你还是要当心一些的……毕竟你现在已经怀有了身孕。”

    苏默歌知道周逸是担心她,为她好,她也很当心了,为了让宝宝健康出生,她必须要提起十二分的精神。

    苏默歌感觉到肚子有些饿了,对周逸道:“能不能帮我买些吃的?我早上没有吃早餐,现在肚子有些饿了。”

    “好,你想吃什么告诉我,我这就去给你买!”

    “来点清淡的小粥和素馅的小笼包就可以了。”

    周逸点点头,让他在病房中好好休息下,他转身匆匆离开了房间。

    苏默歌坐在病chuanbg边等着周逸回来,周丽挺着大肚子来都她的房间,手中拎着一个保温饭盒。

    苏默歌只注意到了那只保温饭盒,高兴的差一点要拍掌叫好。

    “丽丽,你是知道我饿了,所以才过来给我送来吃的吗?”

    周丽看了眼苏默歌一直盯着她手中拎着的保温饭盒看,她笑了笑,将保温饭盒放在病chuanbg头的桌子上。

    她一边打开饭盒盖子,一边笑道:“我这是给王琦送去喝的,他喝剩下了,才拿来给你喝……”

    “不管是不是王琦喝剩下的,我都很喜欢的。”

    她搬着凳子凑到了桌边,然后拿起放在饭盒盖上的勺子,就要吃饭盒里的饭菜。

    周丽知道默歌最近胃口不好,吃不进太油腻的东西,所以都是做了一些清淡的小菜,还都是苏默歌最喜欢吃的。

    苏默歌看到有蒜蓉油麦菜,鸡蛋柿子,豆干蒜苗,清炒花菜,这些都是她爱吃的,所以她满意地,大口大口的吃着饭盒中的食物。

    周丽瞧她吃得急,将鸡汤递到了她的手边。

    “慢着点吃!喝一口汤吧!”

    “原来那天周逸带来的鸡汤,是你炖的啊?我以后可有口福了,你最好每天都能拿来给我喝!”

    苏默歌拿着汤勺搅了一勺,刚喝一口,就微微蹙眉,将汤勺放回了汤杯中。

    “怎么了?是很烫吗?”

    “不是的,我不喜欢吃枸杞……鸡汤里面有枸杞子的味道!”

    虽然枸杞炖出来的汤味道很清淡,可是苏默歌还是品了出来。

    看来可以肯定一件事,周逸那天端来的鸡汤,一定不是周丽做的。

    “你原来不喜欢吃枸杞啊?我都不知道,早知道就不加了……对了,你刚刚说,我哥给你炖鸡汤拿来了?那不是我做的,我可以很肯定的告诉你……”

    周丽想到周逸在厨房里忙东忙西,乱成一团的样子,忍不住笑道:“我哥是从不会下厨房的,没想到竟然为了你第一次下厨房,还给你炖鸡汤喝!他的手艺有那么好吗?还是你根本不挑食,只要是我哥拿来的食物,你都会吃的很香呢?”

    苏默歌愣了愣,在她的印象中,周逸是从来不下厨房的。

    可这五年里,她以为他改变了许多,没想到他还是没有改变这个习惯。

    既然不是他带来的鸡汤,那有是谁炖好鸡汤拿来的呢?

    她若有所思的想着,就听周丽凑过脸来问她:“听芳芳说了,顾景辰昨天晚上犯了急性阑尾炎,手术的时候你很紧张,还照看了他……有没有这回事?”

    “没有的,你又不是不知道芳芳的大嘴巴,总是把一些事说的那么夸张。”

    苏默歌有意掩饰她的心虚,还是被周丽看穿了。

    “得了吧!你还是对他不死心的!虽然我哥对你很好,他也是我的亲哥,我应该胳膊在往里拐的,但是……自从我和王琦之间经历了种种之事,还有怀上了宝宝后,我想明白了好多……”

    她拉住了苏默歌的手,很郑重的对她说:“有些时候不是你想怎样就怎样的,老天爷既然将你和顾景辰的姻缘牵扯在一起,你就应该勇敢的去面对这份感情……不要怕受多少的伤,也不要在意过去发生的那些事……”

    她看到苏默歌躲闪的眼神,又加重了语气,想让她听进心里,哪怕是强行让她听清楚了。

    “过去的终归是过去,眼前的生活才是最真实的。顾景辰还是很爱你的,只不过他爱你的方式时有些过于偏激……但人总是会有改变的一天,他也一定会是一个好男人,好丈夫……好爸爸!”

    说道最后三个字,她故意调高了尾音,苏默歌明白她的意思,她是想告诉她,如今她怀有了孩子,一旦孩子出生了,却没有爸爸在身边。

    这样她会招来非议,生活上也会有艰辛,孩子也想要一个健全的家庭,这些因素都会让她觉得生活上会举步维艰的。

    她对上了周丽担忧地眸光,用力的握紧了周丽的双手。

    “我不知道是不是顾景辰收买了你,但是……我能感觉到你是真的关心我、在乎我的。不过我是不可能在和他一起了,宝宝一出生没有爸爸,可是还有我给他的爱!如果他真的想要一个爸爸,我可以为他找到一个称职的爸爸,与他结婚,和他一起照顾孩子。”

    周丽摇头,对她的话并不认可:“孩子的亲生父亲只有一个,就算他对你有多么好,这不是血亲的关系,他也一定不会善待孩子的!”

    “丽丽,我明白你的担心,你说的也不无道理。但是我对他已经彻底伤透了心……他曾经让我失去了对他的信任,那么我就很难在找回来这种可以托付和信赖的感觉,我该怎么放心将自己和孩子的人生交到他的手中……”

    “可是……”

    “丽丽,你也不必担心我是不是嫁给另一个男人,这个男人会不会善待孩子。我想过了,要是这个男人没有责任心,无法给我承诺善待孩子。我可以自己养活宝宝,陪着他一起长大……”

    周丽感慨一声:“你啊……就是太倔强了!平时你怎么劝慰我的,怎么到了你的身上,我劝慰的话就不起作用了呢!”

    “哇,这几样菜都很美味,你以后要经常买给我吃!”

    苏默歌故意岔开话题,不想跟她提起关于顾景辰的事。

    周丽也看得出来她的心事,也就不好往她的伤口上撒盐。

    病房的门被推开,他抬眼望过去,眉毛微微拧起,脸色也冷淡了下来。

    “小姑子,你也在这里呢?”

    走进门的女人,似乎没有察觉到对方的不悦,还热情的打了声招呼,走进了病房。

    周丽眼皮都没有抬一下,一直看着苏默歌,还帮她用筷子夹菜。

    “默歌,花菜很有营养的,你多吃点……”

    苏默歌虽然很有胃口,可是一看到顾诗丹来了,感觉嘴巴里的菜嚼着都没有味道了。

    “好,我很喜欢吃你做的菜!”

    苏默歌也打算不理会刚进屋中的顾诗丹。

    顾诗丹一瞧,连周丽都不待见她,顿时心里不是滋味,但脸上的笑容却未曾减少,因为她对周逸还未死心,所以一定要想办法回到他的身边。

    “小姑子,没想到你的手艺这么好?我什么时候能有口福,吃到你做的菜呢?”

    “不要叫我小姑子,我哥还没有结婚呢!”

    她冷眼瞧着顾诗丹,却见顾诗丹一副脸皮厚的模样,仍旧笑着来到她的身边,与她并肩站着。

    “小姑子,我知道你不喜欢我,可是……很多误会都不是我想闹出来的,是有些人一直不肯放手,把我和周逸之间的感情搅和的乱乱的……”

    “你不必和我解释这么多!我不喜欢你,不仅仅是因为你是顾家的人,还因为你的性格,你的装扮,包括你的一切,我都不喜欢……”

    周丽瞥了一眼顾诗丹,仍旧没有正眼看她,她生冷地打断了顾诗丹想要说的话,在明面上就对她表现了厌恶之心。

    顾诗丹唇角抽搐了下,眼底有了阴冷的寒意,刚才还一副热络的表情,这一刻变得刁蛮毫不讲理。

    “你就是不待见我,我也知道。因为你是苏默歌的朋友嘛,所以和她一样想欺负我……不过这些无所谓,我只喜欢周逸,别人什么事我都不会管……所以我是来警告某些人的,不要多管我的闲事……”

    苏默歌与周丽相视一眼,两个人眼底都流露出了恼意,周丽最先顶撞她一句。

    “我们可没有多管你的闲事,倒是你对我哥死缠烂打,一点女人该有的矜持都没有,看了就让人觉得恶心点了吧?”

    “别以为你怀孕了,我就不能把你怎么样了,听说你老公喜欢初恋,差一点不要你了……你要不是以孩子相逼,他才不会对你回心转意。”

    “滚出去,你知道什么啊你?我不想在看到你……”

    周丽颤抖着手指,指向了病房门外,脸色因为愤怒涨红。

    苏默歌知道周丽怀孕不能发怒,她看到顾诗丹还双手环在胸前,下巴抬的高高的,一副刁蛮的模样。

    这样更把周丽气的想要动手,将她推出去。

    “你不走是不是?还要我动手吗?”

    “丽丽,你先别生气了,别气坏了身子……”

    苏默歌拉住了周丽,然后怒望着顾诗丹,将chuanbg头的枕头抄起,砸了过去。

    “快走,别逼我动手打你!”

    顾诗丹一躲开,鞋跟一歪,整个人跌坐到了地上。

    哎呦!

    她喊了一声,坐在地上,眼泪都要疼了出来,揉着她受伤的脚踝。

    “怎么回事?”

    周逸刚拎着打包好食物,看到顾诗丹跌坐在地上,含泪揉着脚踝。

    他曾经因为接近苏默歌,因为想报复她对他无情的抛弃,所以利用了顾诗丹进了顾家大门。

    而苏默歌离开顾家后,他就取消了与顾诗丹的婚约,追寻苏默歌而去。

    他一直对利用顾诗丹、抛弃顾诗丹,有些愧疚。

    当看到顾诗丹边哭边揉着脚踝跌坐在地上,他忙将食物放在病chuanbg上,伸手将她扶起。

    “诗丹,这是怎能回事?”

    “周逸……周逸……你真的来了?”

    顾诗丹伸出手臂将周逸的脖颈圈住,她将脸贴近他的怀中,很是委屈像个孩子一样抽泣着。

    “到底怎么了?”

    “还不是苏默歌,都是苏默歌推我一把,将我推倒在地上了。”

    顾诗丹指着苏默歌,万般委屈的模样,任谁看了都以为她说的话会是真的。

    周丽知道她在说谎,听到她含血喷人,她更是气怒的浑身发抖,想要冲过去将顾诗丹从周逸的怀里拉开,将她赶出病房。

    “顾诗丹,你要不要脸啊?是你自己心虚了才会摔倒的,有没有人害你……你为什么要冤枉默歌呢?”

    “丽丽,不要生气,小心动了胎气啊!”

    苏默歌边拉住周丽,边怒望着顾诗丹:“你走不走?不走的话,我就要将你踢出去了,没见过你这样脸皮厚心眼坏的女人。”

    周逸一瞧屋中两个孕妇都被顾诗丹惹怒了,怕影响到她们的身体,他就当还个人情债,将顾诗丹扶出去。

    “你们都不要生气了,都怀有身孕了,一定要注意身体!”

    他将顾诗丹从怀里拉出一段距离:“我扶你出去,找医生看看你脚上的伤势……”

    “好……还是你对我最好了……谢谢你周逸!”

    顾诗丹泪眸中带有深深的感激,被周逸扶着离开了苏默歌的病房,临走前还不忘回头看了苏默歌和周丽一眼。

    那眼神中别提带着怎样的高傲和挑衅,就像是斗胜了的公鸡一样,在向苏默歌和周丽炫耀着。

    “真是不要脸到一定的地步了,看着就让人觉得恶心!”

    周丽平时不喜欢粗口骂人,这一刻被顾诗丹也要气的发疯了。

    苏默歌也忿忿不平感慨一句:“是啊!她就是那样,不知脸皮有多厚了,坏心眼也是那么多……”

    “顾家除了顾奶奶和顾爷爷,果然没有一个是好人……”

    苏默歌听了周丽的低咒声,不过是心中暗自感慨,顾家——她现在真的不知道该相信谁,谁又是真心对她好的人了,或许周丽说得对,除了爷爷和奶奶,顾家就没有什么好人了,包括顾景斌——还有顾景辰。

    周丽一直捂住肚子,表面上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可紧蹙的眉心,紧抿的嘴唇,还是让苏默歌看出了,她现在身体很不舒服。

    “丽丽,你先躺下来……我去找医生过来给你看看……”

    “默歌,我没事的!就是刚才被顾诗丹气坏了,等过一会儿身心舒畅了,就会好的……”

    “你就不要在我面前硬逞强了!你现在月份虽然大了,可还是需要谨慎一些的……你就在这里乖乖躺着,我很快就回来了……”

    “好,那你也要小心一点……”

    周丽实在是身体不舒服,所以就躺在了病chuanbg上歇息,苏默歌走出病房去找了医生,让医生过来喂周丽看一下要不要紧。

    等医生确诊了,说周丽身体虚弱,需要调息静气,不易动怒,这次没有什么大碍,但是下一次就不知道会怎样了。

    苏默歌让周丽听了医生的尊尊教诲,让她以后一定要控制好自己的脾气。

    周丽也答应了,可要是想让她顺心顺意的不发怒,这还真是有点难度了,毕竟她的性格要是急起来,不比兰美芳和苏默歌好上多少。

    “王琦要吃午饭了,我这去给他做午餐!”

    周丽看了下手表,都快中午十一点了,急匆匆地要离开苏默歌的病房。

    苏默歌劝她:“你别着急!这路上这么远,回家很不容易,你还是不要亲自下厨房做菜了,给他买点吃就好。”

    周丽执意要走:“不可以的,他身体刚好,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恢复健康。这段时间都需要调理身体的,可不能吃外面买的食物,只有自己做的才能放心。”

    苏默歌叹了一口气,知道她劝不动她,伸手戳了下她的额头:“你啊,我是劝不好你了!自己多当心就好,别忘了医生刚才给你的嘱咐……”

    “知道啦!从你怀孕后,就一直啰哩啰嗦的,越来越像大婶了……”

    “你也这样笑话我?”

    “不和你开玩笑了,我走了……”

    周丽嬉笑地离开了病房,苏默歌目送走了她,在坐回房间的时候,这里面又是空空荡荡的,只有她自己一人。

    她的腹部也有些不舒服,刚才因为顾诗丹来闹,让她的心情也的确不大好受。

    她揉了揉腹部,想到在医院里这几天过的并不舒心。

    犹豫了片刻,还是做出了决定,她想要提早离开医院。

    简单的收拾了下她的衣物,将病号服换上,拎着挎包已经准备好出院了。

    可病房的门刚打开,就望见了顾景辰站在了门口,一股犹豫不决的样子。

    “老婆……”

    “你找我还有事么?”

    他的脸色并不大好,往日里总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这一刻病来如山倒,也有些不太精神劲了,神色有些暗淡。

    “老婆,我知道你一直都不太相信我,觉得我不能好好给你关怀和全部的爱,这都是过去的我,现在的我……”

    “好了,不必再说了!我现在什么也不想听!你什么都不用说,就是对待我最好的方式。”

    苏默歌要从他身边擦肩走过,却被他拉住了手臂,苏默歌没有回头,用力挣开了她的手臂,却听到了顾景辰嘶痛的喊了一声。

    她不过是脚步停顿了下,然后头也不回地往前继续走。

    顾景辰紧跟了过去,既然他拉不住她,那就一直默默的跟在她身边好了。

    苏默歌办完了出院手续,顾景辰也跟着要办出院手续。

    “你疯了,你现在刚手术完,没有半个月还不能到处走动的……你手术的伤口,还未复原呢!”

    “你都要走了,也不爱我了,我就算是痛死了,也没有人心疼……我还管那么多做什么?”

    他打算继续当个厚脸皮的无赖,苏默歌的心会柔软,不过她有的时候也是会硬下心肠的,尤其是沈佳佳那天在顾家出现冤枉她的时候,那时候她就觉得她活在顾家,活在他的身边够累了。

    她不想和眼前的男人在有任何的瓜葛。

    “你好……你坏,你就算是病死了、痛死了,现在也与我无关。”

    苏默歌没有等顾景辰办好出院手续,一个人先走了。

    顾景辰也来不及办完手续,紧跟着追了过去。

    苏默歌知道现在赶不走他,他既然不怕伤口疼痛,不怕病重了再次住院,那就跟着她好了。

    她本以为他会有忍不住的时候,自己乖乖的回医院里养身体,可是她太低估顾景辰的执着能力。

    他一直跟着她,一起搭了计程车,一起来到了苏默歌在安市买的小区楼前,直到苏默歌拿着小区卡要刷卡进小区。

    顾景辰都一直跟在她的身后,有好几次都差一点摔倒了,不知道是身体不适,还是眼神不好使,让苏默歌都怕的心里一跳一跳的。

    她回过头看他时,他伸手擦了擦额头上不知是热出来,还是身体不适渗出的汗水。

    他望见苏默歌在看他,露出一张温暖的笑容:“老婆,你是不是想对我说,已经被我的执着感动了,带我回我们的家,一起休息呢?”

    “是我的家,不是你的家顾景辰!所以你应该知道我想说什么,我要回家了,请你离开吧!”

    “哎哟!我的伤口好像裂开了,已经在滴血呢!老婆,我记得你很会包扎伤口的,你有个一药匣子,很管用的!”

    “那是我的东西,又不是你的……再说了,我是不会管你的伤口是不是流血,是不是连命都不保了。”

    苏默歌转身用磁卡刷开小区的侧门,顾景辰一把抢过了她手中的磁卡,刷开侧门后,半拥半推着苏默歌的肩膀,和她一起进了小区。

    “哎呀,早就听说安市里有一个高档小区,里面的环境很优美,设施很奇怪的,今天一见,果然不简单啊!”

    苏默歌晃动了肩膀,挣开了他按住她肩头的手,不悦地看了他一眼。

    “这不是你家,所以……请你离开!”

    她将他手中的磁卡抢回来,然后伸手指了指门外:“你要是再不走,我可要报警了!”

    “说我什么?色/狼?对你意图不轨么?我们可是有结婚登记的小红本,铁证如山的夫妻,谁又敢管我们的家事呢?”

    苏默歌抬起的那只手被他的大手握住,然后缓缓地拉了下来,被他包在温热的掌心中。

    她嫌恶的要甩开手,却被他握的紧紧的。

    “我们都离婚了好不好?离婚协议书上我都签字了……”

    “可是我的没有签字啊!”

    “我和你没有任何的关系了,你能不能要点脸,不要纠缠我了?”

    “谁说我们没关系了?那么你肚子里的孩子你敢说不是我的吗?”

    苏默歌另一只手下意识地揉了下肚子,虽然这里还未凸/起的明显,但已经有了生命的迹象了。

    “不是你的,是我和别的男人的!”

    顾景辰将俊容贴近了她的脸,鼻尖触碰到了她的鼻尖,危险地眯起眼睛,质问道:“既然不是我的孩子,那么你肚子里的孩子又会是谁的?”

    “是谁的,都不会是你的!”

    她想走,却别顾景辰双手按住了肩膀。

    “怎么办好呢!你到现在都学不会撒谎,我从你的眼睛里就能读懂你的心……你这是在找借口,嘴上是说讨厌我,要离开我……其实,心里一直想留下我的。”

    苏默歌冷冷瞥了他一眼,一转身子从他的手中脱身:“别自以为是了!我早就厌烦你了……所以,你赶紧走,别来烦我!”

    她还口是心非?看来他不死缠烂打都不行了。

    他不吭声,就跟在她的身后走。

    她用磁卡进到了楼栋,他也跟着进去。

    她乘坐电梯,他也挤了进去。

    看到顾景辰像年糕一样,黏住了她。

    她还真想将他给踢出楼梯,让他滚蛋走人。

    叮!

    到了苏默歌的楼层,苏默歌走出了电梯,顾景辰紧跟着走出来。

    她站在了她的房门前,转过身郑重其事告诉他:“如果你要跟我进去呢!我是可以立刻报警,让他们抓你,说你擅闯居民住宅。”

    “真是吓死我了!没想到你对你的老公都能这样心狠?好吧……我走,我真的会走!哎!真是太令我伤心呐。”

    苏默歌才不会相信这只像狐狸一样腹黑的男人会跟着她到了她的房门前,这会儿又垂头丧气的离开了。

    他这个人是不达到目的绝不会干休的。

    她的面正对着她家的房门,余光却瞄着他离去的方向,竟然是去按了电梯按钮?

    等到电梯门开了,望见顾景辰走进去了,苏默歌才开口道:“乘电梯下楼是要刷卡的,你是下不去的,不如走楼梯好了!”

    “那你怎么不早说呢!”

    顾景辰低声咒怨一声,咯噔咯噔踩着楼梯下楼。

    苏默歌听到了他的脚步声渐行渐远了,从楼梯道里瞅了一眼,也看不见他的去向,身影消失不见。

    她这才松了一口气,转身将房门打开,心里想着只要他能离开这里,一定会去乖乖回医院治疗和修养的。

    她刚用钥匙将房门打开,就听到了身后有急促的脚步声传来,待她转身想去看来人时,一双大手已经将她推进了门内,这个人也跟着去气喘吁吁跑进了屋子内。

    苏默歌没想到还在生病住院的人,都动手术元气大伤的人,竟然还能用百米赛跑冲刺一般,趁她不注意冲进了医院病房?

    她还真是想起一句话,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

    “累死我了……”

    顾景辰就像是来到了自己家一样,倒在沙发上就开始歇息,连鞋子也不脱,好一个随意的姿态。

    苏默歌换了鞋子,要过去将顾景辰从沙发上拉起。

    顾景辰就是不肯动,还哎呦哎哟的痛呼着,说苏默歌已经将他手术的伤口给扯裂开了。

    “顾景辰,你能不能更死皮赖脸一些?这个地球上,怕也只有你这个人最让人觉得可耻了!”

    “我很可耻吗?我记得那句话怎么说来着?男人不坏,女人不爱,我就是坏一点才好嘛!这样你不是很喜欢吗?”

    苏默歌真想将他踢出房间,要不是她有孕在身,现在还没给三个月,还不能有太过激烈的动作,免得伤了胎儿坐胎。

    她恨得咬牙切齿,吼了一声:“你要是不走,我真的就要在你的身上多留几道刀口子,让我给你来个彻底的手术治疗,怎么样?”

    “你这是谋杀亲夫啊!老婆,你真是好恨的心呢!可是 怎么办好呢?我就是喜欢你的狠心,离不开你了……所以,我是不会走的。”

    “好啊你不走,我走!”

    “你走哪里,我就跟到哪里!就算你去厕所,我也要站在门口等你……”

    顾景辰双手环在胸前,惬意的闭上双眼,菱形好看的薄唇一张一合,浓黑的睫毛也跟着一颤一颤的,敞亮透着阳光的屋子中,像是一尊水晶雕像一样的耀眼。

    “还没见过,你这样脸皮厚,能做千层鞋底的男人了……”

    苏默歌心想,这是她的家,凭什么让她走?

    况且,就算她离开了,他一定会死皮赖脸的跟过来的。

    她恨得咬牙,拖着有些疲惫的身子,气冲冲地走进了卧室,将门重重的关上,然后反锁。

    倒在了chuanbg上,她看着淡粉色的天花板有些发呆。

    明明那么恨他,那么想离开他,为什么他这样跟着她,黏着她,她竟然有种浅浅的幸福感呢?

    一定是错觉,他们之间不都是过去了吗?是她自己想太多了。

    她有些累了,闭上了双眸睡了。

    醒来的时候,太阳西斜,虽然没有到夕阳落下,但也临近了那个时间。

    她揉着有些过痛的额头,大概是睡的太多了,也会身体不舒服。

    本来想去一趟洗手间,可是一想到顾景辰就躺在客厅里的沙发上,要去洗手间一定要经过那里。

    她实在不想见到他那副死皮赖脸的样子。

    不过,她自从怀孕以后,都喜欢喝太多的水啊、汤啊,总是会感觉到口渴,之前在医院里虽然没有喝下鸡汤,但也喝了不少的温开水。

    而从她被顾景辰粘上以后,一次洗手间也没去过,现在已经忍不住了。

    她将门锁拧开,轻轻拧动了门把手,小心翼翼走出了房间。

    当路过客厅的时候,她望见顾景辰在沙发上睡的香沉,她就轻手轻脚走进了洗手间,早点上完厕所。

    洗手的时候,她都没有将水龙头拧的太大,怕水流太急了,将顾景辰给吵醒了。

    “顾景辰,你还真是一个无赖……将来我肚子里的宝宝出生了,要是他很像你,看我天天怎么教训他……让他早点脱胎换骨,不跟你这个坏爸爸学出这副坏德行……”

    苏默歌揉了揉肚子,唇角却带着若有似无的笑容。

    等她出去的时候,感觉到客厅有些冷了,也许是因为屋子太大了,没有开空调才会有这种阴冷的感觉。

    她将空调打开,然后要走进卧室。

    “默歌……默歌,你不要走好吗?老婆……我好难受唔!浑身都难受!”

    苏默歌以为他是对她说话,一转身才看到顾景辰一直紧紧闭着眼睛,蜷缩成一团在沙发上,身子止不住的颤抖起来。

    苏默歌心里惴惴不安,刚靠近他,用手背抚上了他的额头,就被一只大手握住手掌,将她整个人拉进了他的怀中。

    ——————

    万更送上,周末了,亲们阅读愉快,欢迎在评论区和群中与小柳交流,么么哒!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名门瘾婚,霸道顾少的爱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醉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醉柳并收藏名门瘾婚,霸道顾少的爱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