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名门瘾婚,霸道顾少的爱妻 > 许愿树,酒吧醉情与惊情

许愿树,酒吧醉情与惊情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错嫁替婚总裁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苏默歌笑着点了点头。

    “五年前,有一对穿着患者服的男女,跑到了你的餐馆,吃了霸王餐!你没有要他们的钱,还笑着说让我们以后常来……”

    中年大姐好像有了印象,却还是有些记忆模糊,毕竟进出她餐馆的顾客那么多,要是常来的话还能照个面熟,可他们这样模样出众,要是来过了几次,她不可能不记得。

    “炸酱面,我们吃的都是炸酱面,好多空碗,当时你的惊呆了!”

    苏默歌继续提醒,倒是顾景辰恍然大悟。

    他也笑道:“我们吃了那么多碗炸酱面,这位大姐很是敞亮,将我们的钱都免了……”

    他从衣兜里拿出了钱包,拿出了一叠大概十几张红色的一百元钞票,递给了大姐:“我们说了,一定会还上的,大姐你还是收下吧!”

    中年大姐想起来了:“原来是你们啊!我记得很清楚,当时你们吃空了那么多碗面,我还以为你们饿了好几天呢……那些都是举手之劳的事,再说了几碗面我还是能请的起的……这钱,我不能收下!”

    她看到了苏默歌已经挺着肚子,伸手去轻轻摸了摸:“小妹,你怀孕了?你们这是第几胎了?”

    苏默歌沉默了,这让她想起了她第一胎的宝宝。

    顾景辰伸手将苏默歌拥在怀里:“我们的宝贝,只有一个就好!”

    “是!一个孩子就好,孩子多了也不好养啊,别说天天照顾孩子要劳神费力,孩子花钱不说,要是生了病啊,又要打针又要吃药,你看着也心疼!”

    她说完,感觉说的有些多了:“我就是愿意罗嗦了,总之有宝宝了就是好事,宝宝就像是天使一样的可爱!”

    “大姐,我还没有生下宝宝呢,还不知道宝宝会不会让人喜欢。”

    餐馆的大姐拉着苏默歌的手,很肯定地对她道:“你们夫妻俩长得这样出众,孩子也一定会长得很好,惹人喜欢的。”

    餐馆里有人喊老板娘了,她回应了一声,然后要拉着苏默歌进餐馆。

    “有多久没有吃过大姐家的炸酱面了?想不想吃呢?”

    “当然想吃了!”

    苏默歌回头看向顾景辰,见他没有什么异议,两个人一起跟着餐馆大姐进到了餐馆吃饭。

    “今天大姐做东,我请客!你们想吃什么随便点!当然,炸酱面随便吃,想吃多少吃多少。”

    大姐处理完了那边的事,坐到了桌边,很仗义的将菜谱推到了他们的面前。

    苏默歌与顾景辰确实也饿了,苏默歌倒是不介意吃餐馆的饭菜,毕竟她又不是豪门大户出身。

    可顾景辰就不同了,五年前他能陪她一起在这家餐馆吃饭,可五年之后大家都有改变,他本是豪门出身,衣食住行都很讲究,不知道他还能不能和她一起在这家餐馆用餐。

    “好啊!那就先给我来两碗猪肉鲜菇卤子的炸酱面,菜的话,就让我老婆点吧!”

    “帅弟弟,你倒是不挑食,小妹——菜你尽管点啊,不要客气!”

    “好!”

    苏默歌当然不是随便点的,都是选了一些她喜欢吃的菜,但这些菜都不是很贵,不然真的就为难大姐,成了真的吃霸王餐的人。

    这位大姐手头上也没有生活,已经过了中午的饭店,所以她也能清闲一会儿,坐到了桌边和苏默歌他们闲聊几句。

    苏默歌才知道她姓马,叫马云丽。

    马大姐这个人很健谈,她和苏默歌他们聊了几句,很是心欢。

    当谈到宝宝的时候,马大姐的话更多了,她把她怀孕时遇到的一些事,以及生孩子的注意事项,生孩子后的一些事和经验,都告诉了苏默歌。

    顾景辰听到女人间的谈话,并没有感觉到不耐烦,相反他听到一些关于孩子出生前和出生后应该注意的事项,他都仔细的听了。

    不知不觉,他们吃过了一顿美味的饭菜,顾景辰想要将饭菜的钱给马大姐,可她怎么都不肯收下。

    “我都说了,我们之间有缘,这顿饭菜的钱,大姐我请的起!”

    “大姐,这钱是必须要给你的!如果你不收下,我们以后还怎么过来吃饭呢?”

    苏默歌从顾景辰的手中拿过几千元,塞进马大姐的手里,马大姐又将钱塞给了苏默歌。

    “小妹,你怎么这样倔呢?让你收下你就收下!”

    顾景辰看得出马大姐的性格很坦率,为人也很仗义,这次她一定不会收下他们的饭菜钱。

    她拉住苏默歌的手臂,将她拉到身侧,将她手中握着的钱收起。

    “既然马大姐都说了,这顿饭菜就当她请我们了,我们改天请大姐出去吃一顿,这也能表示下我们的心意。”

    苏默歌抬头看了眼顾景辰,这时马大姐很高兴的拍了下顾景辰的肩膀。

    “还是帅弟弟说话大姐爱听,小妹就是太倔了……你们哪天带大姐出去走走就好,大姐天天在这餐馆里忙活,生活过得太累太乏味了……”

    “大姐,我们等你有时间了,一起出去走走,散散心……”

    “好!”

    马大姐瞧见苏默歌和顾景辰夫妻二人,不但长得养眼,而且人也很善良的。

    她看着就喜欢,笑的眼睛都要成两条缝了。

    她像是想起了什么:“对了,我想起一个地方,你们一定要去看看……它叫般若兰寺,寺院里有一颗听说已经有三百多年的古树,这颗古树是专门给人许愿用的。我的宝宝在出生前一直都在肚子里闹,我经常动胎气,连医生都说了,我这孩子的胎位也许不正,出生时很危险……”

    马大姐讲的绘声绘色,不但苏默歌和顾景辰在听着,刚才来餐馆吃饭的一对青年夫妇也聚过来听起来。

    “我也是听人说的,般若兰寺的这颗古树很灵的,所以我就过去许愿了。我之前真的不相信,可是后来我真的不得不相信了,宝宝在我的肚子里很安分,没有让我疼的死去活来,而且我去医院复检,医生说我的胎位也正了,这也是一件很奇迹的事情了……”

    她想起那天医生复查后,告诉她的结果,她高兴的连晚上睡觉都在笑。

    “我后来专门去了那个寺院,感谢了许愿树,我也打听了几个前去许愿的人,都说很灵的……我这才相信呢!”

    苏默歌与顾景辰相视一眼,都觉得马大姐讲的并不假,但是他们两个人是不相信迷信的。

    不过,听了马大姐这样说,两个人心照不宣的有一样共鸣,就是前去半若兰寺看看。

    马大姐因为要招呼客人,所以走不开,但她非常的热情,非要亲自去送苏默歌和顾景辰离开。

    两个人坐到了车上,相视一眼,同时开口。

    “般若兰寺……”

    “般若兰寺…挺灵的!”

    顾景辰先住了口,苏默歌就继续说道:“听马大姐的话,般若兰寺是一个很有灵性的地方,我们不如去看看。虽然不应该密信的,但是走走也无妨吧?”

    顾景辰朝她笑着点头:“好,我们就去看看……无论是不是真的,就当散散心情好了。”

    顾景辰根据车上的卫星导航,确定了般若兰寺的位置,朝着这个地方行驶。

    因为今天是工作日,所以马路上的车辆并不是很多。

    在没有交通拥堵的情况下,他们只用了半个小时,缩短了行进的时间,到达了般若兰寺。

    般若兰寺属于寺庙,所以停车位并不在寺庙前,需要你去找个地方停下车,步行约一百多米才到寺庙。

    “我每周,或者每个月都会有赶庙会,很多信佛的人都会来这里拜佛祈祷,很是热闹。”

    苏默歌来到寺院门前,对顾景辰浅浅一笑说着。

    顾景辰看着寺院门上的牌匾“般若兰寺”四个烫金的大字,在一看站在门内侧两边都会有身穿僧服的僧人守护,不由得笑道:“有时间我们也一起赶次庙会看看。”

    “好!”

    苏默歌垂下眸子笑了笑,并没有回答顾景辰的话,不过她一直都在想,他们还会有一起来赶庙会的机会吗?

    要真的是这样,老天爷是真的想将他们的缘分拧在一起。

    走进寺庙后,这里面的装饰都很简朴,但看起来很是清静,和寺院这两个字很相称。

    走进去的感觉,也是一种头脑清静,心也跟着清静了几分。

    “来这里拜佛的人,年龄好像都很大了!”

    顾景辰在苏默歌耳边轻轻说着,苏默歌一看,来寺院里的人大多年龄都在五十岁以上,都是退休在家的大爷和大娘。

    “是啊,看来信佛的人都是年龄大一些的人!”

    苏默歌和顾景辰走进寺庙之后,才发现这些大爷和大娘,也很是好奇地看着他们。

    苏默歌问了一个身穿僧服的中年男僧:“请问一下,这里有许愿树吗?”

    “两位施主绕过这条路,一直往前走,走进一个花园里,花园中就有一棵挂满了红色布条的古树,这就是许愿树。”

    “谢谢您了!”

    “施主客气了!”

    苏默歌和顾景辰按照这位男僧指的路一直沿着路往前行,走到了路的尽头,就是一座弓形石门。

    石门上还刻着红色的字——玉亭园。

    两个人走进玉亭园内,看到了有几簇白色的花树,花的味道很清淡,闻起来也沁人心脾。

    “这里真的很清静,感觉很宁和!”

    “你这样一说,我还真的有种想出家的感觉了!”

    顾景辰一听苏默歌有这个想法,忙否定:“不可以,你还没有生下宝宝,再说了,要是你出家了,我和宝宝怎么办?跟着你住寺院吗?”

    “谁管你啊!我只管我们的宝宝!我就是想想而已,也不是真的,看你紧张什么?”

    她也看不出顾景辰是真的紧张,还是装出来的,不过他刚才着急的样子,还真像个孩子一样惹人喜爱。

    “老婆,你累不累?累的话,就坐下来休息一下!”

    顾景辰看到了石路旁有一个红亭子,亭子内好像有一张玉桌,和几个玉凳子。

    因为是工作日的缘故,再加上今天的气候很好,并不炎热,所以大多人还是喜欢在花园里走动。

    苏默歌感觉是有些累了,就点了点头。

    两个人走到了亭子下,坐到了玉凳上休息。

    苏默歌伸手摸了摸玉桌,这玉的材质并不是很润,应该是用碎玉合成的,不过在红色的亭子下,这白色的玉凳和玉桌显得尤为显眼。

    “老婆……”

    苏默歌又犯困了,趴在玉桌上想要睡觉。

    “嗯?”

    苏默歌抬起头,看到顾景辰也趴在桌子上,与她挨得很近。

    “你还要回安市吗?就留在这里不好么?”

    “那里才是我的家!”

    顾景辰伸手将她的手包在了手心中,他掌心的温暖从她的手心传到了她的全身。

    “不,只要你我还有宝宝在,无论我们走到哪里,哪里就是我们的家!所以现在……这里才是你的家。”

    她抬头看向顾景辰,她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他的话,看到他认真而又坚定的样子,她真的不知道怎样回答她好了。

    “老婆,你困了吗?”

    “有一点点!不过现在不想睡了,我们早点去许愿树那边许愿吧!”

    苏默歌直起身子,让睡意随着亭下的清风吹散,她怕睡在这里久了,顾景辰会留下她,待她回顾家。

    顾家是他的家,对于她而言,她的家在安市,在那个她买的小公寓中。

    因为只有住在那里,才会觉得安逸和自由。

    苏默歌起身往外亭子外走,顾景辰也紧跟着走过去。

    在去找许愿树的途中,两个人又陷入了沉默。

    眼前已经出现了一颗树干很粗,枝叶上已经栓满了红色的布条条,旁边已经有几对男女正在将布条挂在树上。

    苏默歌走了过去,看到这些红布条上竟然都是写着字的。

    “老婆,你看……这边有卖红布条的……”

    “哦!”

    苏默歌瞧见那边有一个地摊,地摊是一个僧人摆放的,但是苏默歌只感觉到了,他不过是穿着僧服,但一定是小商贩。

    从他的行为动作,举止神态也能看得出他不像是一个念佛诵经的僧人。

    “红布条,红布条,只要许愿一定灵!每个布条只收十元钱,墨笔写字格外收十元钱!超划算的许愿!”

    这个摆地摊的僧人并不是见了谁都吆喝,也要看来的人穿着打扮,还有形象气质。

    避免了那些穷人,再就是避免了城管,他就可以肆无忌惮的在这里做生意了。

    不过很奇怪的是,寺院的管理者应该发现这种人,将他们赶走才是,就算买这些红布是为了寺院添香火钱,他们也会觉得心甘情愿吧!

    “给我两条布,还有墨笔给我两只,我只给你二十元!多了没有!”

    虽然同为商人,但顾景辰还是比较不喜欢在寺院里做这种生意的人,有点像江湖郎中的感觉。

    他掏出二十元递给了那个僧人,僧人看他虽然面貌很俊美,但是性格很寒冷,也就不敢去招惹他,收下了二十元,给他两只红布和两只墨笔。

    墨笔是要收回的,所以他也并不吃亏。

    顾景辰和苏默歌一人一只墨笔和红布条,两个人在树旁的木桌上,用沾着墨汁的墨笔写了几行小字,然后两个人相视一眼,转身间将红色的布条系到了触手可及的枝叶上。

    两个人都没有看对方许下了什么心愿,但他们一定都没有想到,他们的心愿竟然都是和宝宝还有家庭有关,都是希望一家三口人能够幸福的在一起。

    他们背靠着背,阖上双眸,双手合十许愿。

    许过愿后,两个人一起离开了许愿树。

    “你许了什么心愿?”

    顾景辰试探的问着她。

    她笑而不答。

    “不说就不说吧,我知道一定和我有关!”

    顾景辰很自信的抬起下巴,看着前方的路。

    苏默歌瞧见他自大的样子,忍不住低头笑了笑,心里想着——是和你有关。

    两个人刚走出玉亭园,顾景辰裤兜里的手机铃声响起。

    他接通了手机,是顾诗丹打来了的。

    “哥,你快点来啊!我被一群坏人围住了……”

    “诗丹,你在哪里?你快说清楚了……”

    “我在九华街的一家酒吧,六月花酒吧……你们别过来,我给我哥打电话了……”

    手机挂断了。

    顾景辰在将电话打过去,竟然显示已关机。

    他着急了,眉头紧皱着,连手指都跟着发抖了。

    看到他焦急的样子,苏默歌问道:“景辰,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诗丹在酒吧出事了!”

    他有些不放心地看着苏默歌:“我先送你回去,再去找她……”

    “不,你先去找诗丹,她一定有危险……我自己能回去!”

    “回哪里?是回安市吗?”

    面对顾景辰的质问,苏默歌在这样紧急的情况下,几乎是毫不犹豫的答道。

    “我不回去!我回顾家!”

    顾景辰像是松了一口气,对苏默歌嘱咐道:“你先在般若兰寺等着,我让林叔找司机开车接你,你哪里斗不要走,外面太危险了!”

    “好,你快点去吧,不要担心我了!要是诗丹有危险,就打电话报警,不要自己强撑着!”

    “嗯,我会的!”

    顾景辰嘱咐完了她的话,他不放心地又看了苏默歌几眼,然后转身跑远了。

    苏默歌也不知道为什么,心会莫名其妙的跳个不停,很不心安。

    她本来今天都决定好了找李晗回安市的,可现在……她不得不留下来,她总有种感觉,顾诗丹一定会惹上了大麻烦。

    ……

    六月花酒吧。

    一群身穿奇形怪状前卫的服饰,头上都是染着乱七八糟的颜色,头型更是稀奇古怪,看起来就知道一定不是什么好人。

    顾诗丹被他们拉到了靠里面的一个沙发围桌的地方坐下。

    其中一个叫做冯少的太子爷,正觉着一杯红色的液体,在顾诗丹的面前晃了晃。

    “小美人,今天我邀请你来,你骂我不够资格,还说我算哪根葱敢碰你?你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吗?”

    顾诗丹刚才嚣张跋扈,这一刻只好委屈求全了:“冯少,刚才都是我不好,有眼不识泰山!我真的没想到冯少是这样好的男人……”

    “我很好是不是?”

    冯少笑的很夸张,一只手捏住了顾诗丹的下巴,将一杯红酒都灌进了她的口中。

    顾诗丹虽然有点酒量,但是一连被灌进去了那么多杯红酒,而且度数很高,她现在已经头昏眼花,招架不住了。

    要不是刚才她学了聪明,到洗手间打电话给了顾景辰,怕是没有人知道她现在正在受怎样的罪和折磨。

    噗!

    她实在喝不进去了,被灌进口中喝不进去的红酒喷了出来,喷了对面沙发上的一个黄毛鼻孔穿金环的男人一脸。

    那个男人正在调/情一个看起来很丰满漂亮的美眉,被顾诗丹口中的红酒喷了一脸,顿时脸色拉黑。

    他绕着桌子跑到了她面前,抬手就甩给了顾诗丹一耳光。

    那莹白色的面颊,顿时出现了一只鲜红的手印。

    “好啦林少,你就绕过这个践人吧!我还没有上了她,你把她打丑了岂不是搅了我的雅兴?”

    冯少表面上时心疼的说着,又举起一杯红酒灌进顾诗丹的口中,这次顾诗丹没有大口喷出,而是一股股从口中吐出,呛得咳嗽起来。

    “冯少,这个践人不知道被多少男人骑了,你也有兴趣找这样一个烂女人玩,不怕得病吗?”

    顾诗丹从小娇生惯养,她哪里受过这样的侮辱,要说刚才柔体上的折磨她还能熬得住,可是林少说的这些话,真的让她觉得很恶心,很痛恨。

    她挽起的头发散开了,凌乱的散在身后,她一双眼睛也哭红了,瞪起来的时候,双眼像是布满了红血丝。

    “你说谁呢死猴子?特么的,别以为我是高门的千金,就不会打人骂人了,姑奶奶我今天还没有受过这样的侮辱,今天和你拼了……你才是被人骑的烂男人!”

    顾诗丹抄起桌子上的红酒瓶子朝着林少的脸上砸去。

    林少没想到这个醉酒的女人疯了,竟然用酒瓶砸他,他想躲没有躲开,额头被砸了一下,顿时流了血,红血漫过了半边的脸。

    “疯女人!老子今天不打死你,你是不知道你姓谁了。”

    林少也怒了,一边的脸被鲜血染红了,另一边脸狰狞而恐怖。

    他一把揪住了顾诗丹的衣领子,抬手就扇打她的脸。

    顿时这里乱成了一团,那些被拉来的美眉吓得都躲开了,几个玩的好的阔少还留在这里,看着一场好戏。

    冯少则退到了一边,双手抱拳,看着林少和顾诗丹扭打一起。

    他最恨的就是顾家,要不是顾家,他的爷爷怎么会因为公司项目亏损过多,心脏病突发而死?

    顾诗丹不是顾家的千金吗?让她胜败名裂,让她不能抬头做人,最好这次被打死了,他才算解恨。

    顾诗丹毕竟是女人,怎么能打得过男人。

    林少已经将顾诗丹打得快剩半口气了,酒吧的老板来了,将酒吧的保镖也带来了,可是一看到是冯少和林少几位阔少,又看不清被打的女人是谁,也就没敢上前去管。

    “给我住手……”

    一道黑色的身影闯了进来,一把将林少从骑在蜷缩在地上的女人身上拉开,抬脚就是往他的头上用力踹了两脚,又往他的腹部猛踢几脚,林少本就身上有伤,这下连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诗丹!”

    “大哥……”

    顾景辰将蜷缩在地上,身上的衣服都要被撕碎了,脸上和身上都是血口子的女人拉起来,将外套披在她的身上。

    “诗丹,别怕,大哥来了!”

    “大哥……我好痛!”

    顾景辰扶着顾诗丹,望着倒在地上还在挣扎着身子要起来的林少,冷冷的警告:“是你打了我妹妹?是想死么?”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名门瘾婚,霸道顾少的爱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醉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醉柳并收藏名门瘾婚,霸道顾少的爱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