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名门瘾婚,霸道顾少的爱妻 > 绝种好男,暗处是美丽的陷阱

绝种好男,暗处是美丽的陷阱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苏默歌做梦也想不到,会有这样的情景。

    他双手推着购物车,车里面堆了满满当当的东西,都是婴儿用品。

    更夸张的是,他的身后跟着几个身高体壮的顾家保镖,保镖的手里也推着购物车,车里面也装着满是婴儿用的物品。

    顾景辰瞧见了苏默歌正在看他,他忙垂下头,装作没看到。

    顾诗丹却忍不住走过去和他打了招呼。

    “大哥,你也来啦!”

    “哦?原来是诗丹啊,你来这里买什么呢?”

    顾诗丹一听顾景辰这就是故意找话题,想掩饰他面容上的尴尬。

    她倒是他的亲妹妹,还帮着他掩饰尴尬的气氛。

    “是啊,我在和嫂子一起买些生活用品,你买这么多都是给你的宝宝吧?”

    “对啊,我也不知道宝宝出生后用什么,所以都买了!”

    “这就对了嘛!好丈夫,好爸爸就是像哥这样,细心体贴的好男人!”

    听着顾诗丹和顾景辰这一唱一和的样子,苏默歌忍不住想笑,但她却故意掩住了笑容,继续在货物架上购买婴儿商品。

    顾诗丹瞧见苏默歌没有过来打招呼,忙在顾景辰耳边咬耳朵。

    “大哥,你买这么多婴儿用品做什么?好多都用不上的!”

    “可是我不知道出生后的婴儿能用什么,这里的店员说了,有备无患,最好都有,所以我就全买下来了。”

    顾诗丹在心底对这个某些方面粗线条的大哥翻白眼。

    “买东西的哪有说自己的东西不好的,都是想把自家的东西卖出去。”

    “你说的也对,那我就先都不买了,你和你嫂子买的商品,我出钱给你们买了。”

    顾诗丹一听,笑的眼睛弯成了月牙:“这可是你说的,那我们可不客气喽!”

    顾景辰还没反应过来顾诗丹说这句话的意思,只见顾诗丹拉着苏默歌的手,朝着另一个商品区走过去。

    “大嫂,我哥说了,今天我们想买什么就买什么,他出钱!我们买些衣服首饰什么的,最新款奢华上档次的那种!”

    “好啊,虽然现在我大着肚子,等到生完孩子后还是能穿这些衣服的。”

    两个人有说有笑的离开了,竟然将顾景辰无视掉,抛在了这边。

    他一声令下:“将东西都退了,我们还是回家去吧!”

    顾景辰看到这两个女人竟然由仇人一般,成为了朋友。

    想到苏默歌有顾诗丹照顾,他也就放心了,让司机送他回家。

    两个人来到高档衣服专门店,这时候碰见了一对熟人。

    顾诗丹挑了挑眉头,不愿意看到这两个人,拉着苏默歌就往回走。

    身后劝传来了一声女子的轻唤声。

    “大嫂,诗丹,你们也来买衣服啊!”

    人家都唤住她们了,她们若是转身走了,那也太不给她面子了。

    苏默歌先转过身,看到沈青边朝他们招手,边挽着顾景辰的胳膊往这边走。

    她瞥了一眼顾景斌,看到他身穿一身浅灰色的休闲西服,戴着白色表盘的美度手表,鞋子是银灰色的,笑起来如午后的阳光一样柔美温和。

    他只是微笑着,看到苏默歌和顾诗丹,并没有打招呼。

    顾诗丹不情不愿的转身,看到顾景斌和沈青时,淡淡问候一声。

    “二哥,青青姐!”

    她没有叫沈青二嫂,是因为顾景斌还没有正式娶沈青过门,再说了她不喜欢这个沈青,看起来很是单纯的样子,其实主意很多,人有点人精了。

    沈青并不在意顾诗丹这样的称呼,相反她笑的很是亲切自然。

    “诗丹,大嫂现在怀有身孕了,你在旁边要多照看着点,不要让她走的太远了,会累坏了自己,也会累坏了肚子中的宝宝!”

    她边说着,边看着苏默歌圆圆的肚子,一脸的疼爱之色。

    苏默歌不管她是真心,还是虚情假意,只要她对宝宝好就足够了,所以也没有和沈青多说两句话。

    沈青是个聪明人,一看就知道这两个人都不太喜欢和他们谈话,她就指着旁边的专卖店笑了笑:“景斌,这家店铺的衣服听说很有品味,我们去看看吧!”

    “好!既然是你想去,那我们就进去看看吧!”

    顾景斌淡漠地扫了一眼苏默歌和顾诗丹,与沈青挽着手臂进到了那家店铺。

    顾诗丹见这两个人走进店铺了,踩在苏默歌耳边轻声说。

    “这个沈青,绝不简单!要说我这个二哥我看不透他,这个沈青更是一个令人难以琢磨的人,他们在一起当真是绝配!”

    苏默歌只是笑了笑,并没有和她一起八卦。

    可心里还是有些添堵,因为她与顾景斌之前,是多么好的朋友。

    尽管当初她不知道顾景斌为什么会对她那么好,但是一想起当初他们之间的支持和相处的快乐,那些回忆就像是融在手心中的雪花,渐渐消失不见了,却带有了无法比拟的哀伤。

    “大嫂,你是身体不舒服吗?要不要我们坐下来休息一会儿?”

    顾诗丹瞧见苏默歌的脸色不好,扶着她到了靠近墙边的长凳上坐下。

    “我没事,可能是走的有点累了,坐下来歇息一会儿就好了!”

    “嗯!那就在这里坐一会儿!大嫂,你渴了没有?我去给你买杯果汁喝吧!”

    “好!”

    走的有些远了,而且出门前喝的水并不多,她还真有些渴了。

    她看到顾诗丹的身影消失在拐角,也就坐在长椅上无聊的摆动着手指头。

    “大嫂,诗丹去哪里了?怎么也不多坐一会儿陪着你?”

    苏默歌抬头看见是沈青,沈青坐到了她的身边,面上是一抹温柔的笑容。

    “我有些口渴,让她去帮我买杯水!”

    “早点来的话,我就给你买好了!大嫂……我买了一串珠子的手链,你看看好看不!”

    “嗯!”

    沈青从包包里拿出了一只长形的木匣子,将木匣子打开了,看见了是一串木珠手链。

    这串木珠手链打磨的很光滑,而且散发出一种淡淡的清香,苏默歌闻了一口,但很快将这只木匣子阖上了。

    “好看吗大嫂?”

    “很好看,你适合戴这串手链!”

    苏默歌唇角轻轻扯动一下,并不见与沈青有多么的亲密和熟络。

    沈青将匣子打开,戴在自己的手腕上,看起来大了一圈。

    “这串珠链子本来是想送给大嫂的,你看……我的手腕太细了,带这种珠链有些奇怪了,还是你戴好了……这也是我想要送给你的见面礼!”

    沈青将手腕上的木珠手链放进匣子里,要继续送给苏默歌。

    苏默歌不过是淡淡笑了笑:“这串木珠手链中含有麝香。”

    “真的吗?我竟然不知道?”

    “是真的,你应该知道麝香是做什么的吧?”

    苏默歌看着她手中拿着木盒子颤抖的手,也看不清她是真心还是假意了。

    “对不起大嫂,我竟然都不知道这串木制的手链中会添加了麝香。我知道麝香对孕妇极其不好,会引起孕妇流产的……”

    沈青先将这串木珠手链放进了包里,然后对苏默歌很诚恳的道歉,想请求苏默歌的原谅。

    “没事的,我也不过是说说而已!说不定这串木珠手链中添加了一些香精,才会有这种淡淡的香味呢!”

    苏默歌现在也只能随便找一些理由,想让沈青不在那么尴尬。

    “还是大嫂懂得多,要不然我还真以为是麝香味道呢!总之这木珠手链就不能给大嫂了,等有机会我在给你送些更好的礼物!”

    “不必那么客气的!”

    “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了,所以我也不会客气的!”

    沈青边说着,便伸手握住了苏默歌的手臂。

    她手心的力道很是轻柔,可苏默歌能感觉到她的手心有些微微冰凉和潮湿,应该是手心出汗了。

    可这商场中一点都不热的,很清爽的很,她怎么会手心出汗呢?

    她正这样想着,顾诗丹已经买回了两杯果汁。

    把其中一杯草莓果汁给了苏默歌,另一杯她就留给自己喝了。

    沈青看得出顾诗丹一直都没有把她放在眼里,她也不生气,而是很识趣的离开。

    “景斌还在店子里试衣服呢!我得过去看看他……我们改天再见!”

    “好,改天再见!”

    只有苏默歌和沈青挥手告别。

    顾诗丹还在咬着吸管,喝着手中的水蜜桃果汁,抬起下巴不去送沈青。

    啊!

    沈青接到了一通电话,她有事匆匆离开。

    可她没有想到,她在行色匆匆时,竟然撞到了正在喝西瓜汁的顾诗丹,顾诗丹跌坐在了地上,杯子里的果汁都洒了出来,染红染脏了她一身裙衣。

    苏默歌急走去将顾诗丹从地上扶起,顾诗丹在沈青的背后咒骂了几句,然后发誓她找个机会,一定会还回来的。

    她总觉得这个女人一定要好好防守,免得将他将来祸加害了自己。

    苏默歌拿着纸巾,为她擦着头发和脸上的汗珠,动作很温柔。

    “诗丹,等下你将买好的衣服直接换上,免得身上的衣服发潮,会感冒的。”

    “大嫂,谢谢你一直都关心着我!”

    “瞧你,又说外道的话了!”

    两个人相视一笑,苏默歌陪同她到了最近的服装店,先借用下试衣间,让顾诗丹去换一身干爽的衣物。

    苏默歌坐在店中的矮沙发上,一直想着一件事,不是她刻意去想,而是刚才沈青的行为太过怪异了。

    最初想送她添了麝香料子的木珠手链,然后顾诗丹对她不理不睬,她竟她手中的果汁撞翻,洒了顾诗丹满身。

    这一切如果说是一个巧合,那也未必太巧了吧?

    还是说……沈青这个人真的如顾诗丹所说,是一个城府比较深的女人?如果真的是这样,她下次见到她,一定要小心提防了。

    “大嫂,我换好衣服了,我们走吧!”

    “好,我们走!”

    顾诗丹将苏默歌手中拎着袋子都接过到手上,和苏默歌并肩走着。

    往日里高高在上的刁蛮公主样子,自从打架事件之后,苏默歌劝道她之后,两个人的关系变化很大,而且越来越融洽了。

    如果顾诗丹早期的时候能和苏默歌这样好,或许苏默歌也能像现在一样,甚至比现在更好对待顾诗丹吧。

    两个人已经都要出了商场,迎面走来了几个高高瘦瘦的男人,他们穿着都很体面,而且全身的名牌。

    不过在六月花酒吧里,他们可是穿的很时尚前卫,甚至一个个打扮成非人类的样子。

    再一看他们的脸上,除了为首的一头暗蓝色头发的男人脸上没有伤,其余几人都是青青紫紫的,有一位黄头发的男人脸上多处抓伤,脸到现在还是肿的。

    顾诗丹本来与苏默歌有说有笑的,可是一看到这几个人从商场门口入内,与她照面的时候,她忙垂下头,拉着苏默歌就要往回走。

    苏默歌只是淡淡扫了一眼那几个人,并不知道那天晚上发生的事。

    看到顾诗丹情绪反常,她就开口问了一句:“诗丹,为什么要走?我们不是要回家吗?”

    “大嫂,等一会儿在和你说,我们先回去吧!”

    顾诗丹将声音放的很低,商场里放着音乐,苏默歌勉强能听到,不过她猜到了顾诗丹与这几个男人一定有什么关系。

    “顾诗丹!”

    有人在他们身后大声的喊着顾诗丹的名字。

    顾诗丹就当作没有听见,拉着苏默歌的手臂往后走。

    “顾诗丹,你还想跑吗?”

    那个染着黄头发的男人,腿脚都要一瘸一拐了,可是跑的倒是很快,拦在了苏默歌和顾诗丹的身前。

    苏默歌清冷地抬头看着他:“你有事么?”

    “大爷当然有事了,而且大爷找的人又不是你,你激动个肾啊!滚一边去!”

    这个人说话很粗鲁,还撩起衣袖,要将苏默歌一把推开。

    顾诗丹终于抬起了头,一把打掉了他推来的手。

    “别动我嫂子,你有什么事直接找我!”

    “呦!这下肯抬头看我啦?还很仗义的说有事找你?妈的,你看我现在的样子,我都不敢去原来经常玩的地方了,你还敢这样跟我说话?”

    “你活该,你怎么不在警察局里住上一辈子,在那里玩上一辈子呢?活该你被打成这种猪头样,应该打死才对?”

    “死三八,你这是在骂我吗?你以为你现在就很好吗?满脸是伤,身上也是青紫成片的,早知道那天我就应该拿刀子,将你的脸上和身上都划花了才对!”

    顾诗丹扬起脖子,怒吼道:“你敢!”

    “你看我敢不敢,我现在就敢!”

    林少越说越气,最后要从衣兜里掏出什么,顾诗丹害怕了,拉着苏默歌就要往往身后跑,可是她的身后又被那几个纨绔子弟拦住了。

    她简直欲哭无泪,不想连累苏默歌,也连累到了。

    苏默歌倒是表现的很冷静,她上前一步,一把握住了林少的手腕,然后一用力,林少感觉手腕一麻,然后咯噔一声,竟然垂了下来,根本没力气去掏衣兜里的那把匕首。

    咚!

    苏默歌这次没有扇他的脸,而是握起了拳头,一拳头打中了他的下巴,林少惨叫一声,咣当一声,那么高瘦的个子摔倒在地上,实在丢人。

    “这两个死娘们,给我打!”

    其他几个纨绔子弟就要冲上来教训苏默歌和顾诗丹,为首的暗蓝色头发的男人却拦住了他们。

    “住手!你们也太没人性了,没看到她是孕妇吗?”

    其他几个兄弟面面相觑,没想到他们的大哥这样反常?

    “那我们就揍顾诗丹这个死三八!”

    他们又要冲着顾诗丹来,他又拦住了。

    “你们没看到她受伤了吗?那天的教训还没有让你们长记性吗?那天我都说了多少遍了,都是一个误会,误会!”

    林少从地上艰难的爬起来,一只手垂下去,另一只还算完好地手捂住了下巴,一直在揉着,疼的他眼泪都流了出来。

    他不甘心的吼道:“冯少,你什么意思?难道不想替我报仇吗?”

    “林少,你快醒醒吧!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你更无赖了,你和一个女人斤斤计较,还不如死了算了!”

    林少被冯少这样一讽刺,有些傻眼了。

    他做错了吗?哪里做错了?

    他不是听了他的怂恿,当日才和顾诗丹大打出手吗?怎么这一会儿他又站到了顾诗丹这一边,替她说话?

    冯少一直都是这些纨绔子弟之首,他的一个眼神和动作,他们还是会怕的。

    林少也是如此,尽管他恨透了顾诗丹,但他却不敢在冯少的面前,和他对着干,因为他知道,冯少这个人的确不简单。

    “我们走吧!真是扫兴了!我还要去医院,多谢你这个大肚婆手下留情啊!妈的!”

    林少骂骂咧咧的,带着他的那些兄弟出了商场,想早点赶去医院看他脱臼的手。

    顾诗丹朝着林少的背影猛翻白眼,但看到冯少一脸帅气的笑容,她竟然心情很复杂,甚至有种发麻的感觉,像电流在身上窜动一样。

    “你没事吧?那天都是我不好!我不应该气你不陪我,就拿酒灌醉你,更没想到林少像是疯了一样,和你打在一起!”

    冯少竟然放低了姿态,向顾诗丹承认错误,这让顾诗丹很是惊讶,要知道冯少在这些名门公子圈里,是出了名的高冷,他却能看重自己,让她觉得有那么一瞬间连呼吸都要窒息,心跳的都要加速了。

    “没事的!我没有怪你!”

    “没有怪我就好,我们以后还能见面吗?”

    冯少伸出手,竟然想和她合好。

    顾诗丹伸出手,与他的大手握在一起,感觉到他手心的温暖,她的心又开始碰碰的跳个不停。

    苏默歌一直没有说话,本来这不关她的事,但她看到冯少一直像顾诗丹示好,联想到昨天晚上顾诗丹还是因为这几个男人受了委屈和伤,她就觉得越来越奇怪了。

    “诗丹,我们回家吧!不然你哥又要着急了!”

    “好!”

    苏默歌一把拉过了顾诗丹的手,说实话看着冯少那种献殷勤的样子,一直握着顾诗丹的手不放,她都有些看不过去了。

    看似很真,其实好假!

    只是当局者,顾诗丹没有看清而已。

    “诗丹,我们改天见面!”

    “好的,再见冯少!”

    “叫我清朗就好!”

    他站在那里,微微一笑,狭长的眸子都要眯成了一条线,看起来很是帅气迷人。

    顾诗丹的脸上也像是被烧红了一样,唇角一直带着笑容,五步三回头的往冯少的方向看去。

    苏默歌终于将她拉出了商场,她很严肃的告诉她:“冯少这个人,你最好不要靠近!他一定是一个城府比较深的男人,接近你一定有目的的。”

    顾诗丹不以为意,还在陶醉刚才他微笑着朝她挥手的画面:“其实冯少在外面虽然高冷了一些,也给人一种纨绔子弟的印象,但是他这个人看起来还不错的!昨天都是一场误会,我也能感觉到的……”

    苏默歌故意伸手捏了下顾诗丹受伤的面颊,疼的她倒抽一口冷气。

    “误会?你还说误会?瞧你脸上的伤,疼不疼?”

    “疼!真心的疼!”

    “既然疼,就应该明白,昨天你受了伤,而且是和这一群人有关系,他自然也是脱不了干系!”

    “那是林少,不是冯少!大嫂……好啦啦!我们不谈这些了,我们回家吧!”

    顾诗丹挽着苏默歌的手臂,拎着大包小包上了顾家的专车,坐到车内都对刚才的事情闭口不谈,苏默歌却隐约觉得,她认识冯少,并不是一件好事。

    回到家后,顾景辰不在卧室,而是去了他的书房整理他的文案,她当然不会自找没趣,去见一个冷着脸,缠着她的男人。

    她坐在了chuang边,刚要躺下,就看到被她扔到枕头边上的手机屏幕亮了起来。

    她拿起手机,看到是兰美芳打来的。

    接通了电话,她还没有开口说话,那边就像是炮轰一样,吼了过来。

    “苏默歌,死丫头,你没看到我今天给你打了那么多的电话吗?怎么就不知道接我的电话呢?”

    苏默歌有些抱歉的笑了笑:“我今天出门的时候,忘记带手机了!”

    其实,她这是‘善意’的谎言,她今天在面包店还用手机给李晗打了电话,问他什么时候回安市,他们一起。

    只不过在和顾诗丹逛商场的时候,她将手机静音了,本以为没有人能给她打电话,也就一直没有看到兰美芳给她打过电话。

    “我才不信呢!说,你是不是和李晗有什么歼/情?不敢接电话了?”

    那边贼兮兮的笑着,苏默歌能想象到,此时兰美芳的双眼都在放光。

    “我才没有呢!我能和谁有歼/情?芳芳你是不是有些太邪恶了,一天到晚就想着这样的事。”

    苏默歌在这边猛翻白眼。

    “咳咳!和李晗一起蜜月了几天,竟然什么都没有发生,这才是我听到最恐怖的一件事了!”

    “兰美芳你脑袋里怎么这么黄?这么暴/力啊?我能说这几天我都没有和他在一起吗?”

    “我才不信呢,那你都干什么了?”

    苏默歌和兰美芳,还有周丽的关系一直都不错,所以她没有打算骗她。

    “我在顾家了,我又女王归来了!”

    说完这句话,她就好像能看到,兰美芳的眼角和嘴角都在抽搐一样。

    “好马不吃回头草呢!你一个大肚婆竟然还喜欢这口?我鄙视你,严重鄙视你!有那么好的男人不抓住,你就等着后悔去吧你!”

    “你又胡思乱想什么?我们友尽吧,你总是这样贬低我!”

    “友尽!绝交!”

    两边同时挂了电话,可是没多久,苏默歌的手机又响起了铃声,她无奈的笑了笑,其实两个人有时就像是孩子气一样,闹那么一会儿,离开就好了。

    苏默歌又与兰美芳聊了几句,最后兰美芳说要去接小星星放学,然后挂断了电话。

    苏默歌不在安市的这几天里,发生了很多变化。

    王琦可以提前出院了,小星星检查身体恢复不错,也没有排斥现象,兰美芳就将他接到了苏默歌的家里,然后给他找了学校,像个正常的孩子一样上学。

    对于苏默歌来,她很是欣慰,一个人最大的心愿不是多么的有钱有势,而是能有一个健康的身体。

    希望他们能摆脱医院的束缚,身体会继续好下去。

    “老婆……我电脑出问题了,你过来看一下!”

    顾景辰突然推开卧室的门,一脸着急的唤着苏默歌。

    苏默歌淡淡看了他一眼:“有什么事,说说看!”

    “上书房说吧!你看了才知道!”

    他转身跑开了, 苏默歌以为他真的有事,也就跟了过去。

    到了才发现,原来是电脑打不开了。

    “老婆,你的生日是什么时候?我竟然忘记了!”

    苏默歌的心里一冷,连她的生日都记不住,这个男人她相信他,还能靠谱吗?

    她朝着他冷冷的叹一口气:“不知道哎!你都记不住,我怎么就能记住?”

    “不好了,我的电脑锁屏的密码,就是你的生日!”

    苏默歌半信半疑,将她的生日输入电脑里,果然电脑打开了。

    她的心里豁然间亮了起来。

    “还有手机密码!”

    顾景辰将他的手机拿出来,也是锁屏了,他打不开。

    苏默歌又输入了她的生日,也打开了。

    “还有我所有的银行卡,我都忘记了,怎么办?要不然你先帮我存放起来吧,我想用的时候再去找你?”

    顾景辰将他的钱包拿出来,上面插着一排排大大小小的银行卡,而且钱包里还有他们一起拍婚纱照的照片,是他们接吻的那张最美的照片。

    “不用了,我又不是你的理财顾问,你看好你的钱吧!我的卡包里有身份证,你一会儿自己去看吧!”

    苏默歌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转身走出了书房。

    顾景辰也不追她,而是得逞的笑了笑。

    然后打电话,给了他的爱情顾问,好像这招管用了。

    苏默歌回到卧室中,仰倒在*上,感觉到心里甜滋滋的,也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会被他刚才的行为所感动。

    虽然知道他是故意让她去,让她去输入生日密码的,可她就是说不清楚,感觉心里很开心。

    要是他以前早这样待她多好?

    真是的……到现在才冥顽灵了,会不会有点晚了?

    她下午睡了一小会儿,就到了晚饭时间。

    顾景辰、顾诗丹还有她,他们三个人在餐厅里用餐,因为其他的顾家人已经搬出去了。

    他们三个人还没动筷子,就听到林管家来报。

    “大少爷,二少爷回来了!”

    苏默歌拿着汤勺的手一顿,他最近是不是来的太频繁了?难道有什么事吗?

    ————

    小柳新文《先婚厚爱,总裁的绯色缠爱》欢迎亲们去收藏,推荐和支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名门瘾婚,霸道顾少的爱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醉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醉柳并收藏名门瘾婚,霸道顾少的爱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