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名门瘾婚,霸道顾少的爱妻 > 首席爱不够,追爱秘籍告诉你!

首席爱不够,追爱秘籍告诉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顾景辰飞回A市五天,第六天他返回了安市来见默歌。

    并且与她商量一下,问她愿不愿意回A市。

    苏默歌考虑了很久,最后还是决定返回A市。

    既然她选择了相信顾景辰,那么她也要放下过去的种种纠结,好好的面对他对她的感情,让他们之间成为一对不止是名义上的夫妻。

    不过她在临走之前,还是想在安市多住上几天,她这几天都在家养身体,一直都是电话和周丽联系,今天想着要去见一见周丽。

    顾景辰开车载着苏默歌去了周丽家,来的时候周丽不知道顾景辰回来,热情的接默歌进家门的时候,看到了顾景辰也跟来了。

    她用一种惊讶的表情在默歌和顾景辰的脸上扫过。

    王琦也出来接默歌进屋,看到周丽还在发愣,他轻笑着让客人进屋。

    “丽丽,怎么也不让默歌和景辰进来?快进屋吧,周丽一听你们要来,等的都心急了”

    “是啊!我这个大肚婆,怀孕有快八个月了,现在是重点保护对象,哪也不能去!不然早应该去见你了!”

    周丽拉着苏默歌进屋,苏默歌换了鞋子,看到顾景辰由王琦招待着换了鞋。

    她才笑了笑,打趣道:“虽然我们都是大肚婆,可是你的月份大了,还是当心点好!要是有了什么小毛病,王琦还不找我算账啊?”

    “他才不会呢!我都不舍得找你算账,他找你算什么?这几天没见,突然发现你心情美丽,人也美丽许多了。”

    苏默歌瞧见周丽的余光瞥向顾景辰,她知道,她这是想说她和顾景辰和好,被爱情滋润的美丽了。

    “都是大肚婆了,我们哪里还有漂亮可言?等生了孩子,我们就是黄脸婆了,看你还有心情开我的玩笑。”

    周丽一想到生完孩子后,她叫变得人老珠黄了,天天带着孩子,连工作都不能去,一个十足的妇人,家庭主妇,想到这里,她忽然叹息一声。

    “这女人啊,没生孩子前,都在畅想着自己生出什么样可爱的宝宝,将来一家三口人会过着怎样的幸福生活……可是生了孩子后,我们就像是被打进了冷宫,还成为了家庭主妇,对老公对孩子那是要百分之百的照顾,想一想这一生啊,女人还是挺悲哀的!”

    苏默歌已经和周丽来到了沙发上并肩坐下,苏默歌听了周丽的感慨,忍不住伸出手指,戳了下她的脑门。

    “就会胡思乱想!你生孩子是对王家有功!而孩子长大了,也就不用你这样操心了!你若是不生孩子,将来谁给你养老?看你……现在就成了一个怨妇!”

    “你倒是想的很开朗啊!看来还是爱情的力量很伟大啊!”

    她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顾景辰,又看了一眼苏默歌,看到苏默歌耳根发红了,一张脸红润的更加美丽了。

    就知道她这是在害羞了!

    都老夫老妻的有什么可害羞的!看来两个人的感情发展的越来越好了,就当信任一次顾景辰,信他会带给默歌幸福。

    王琦为顾景辰和苏默歌上了果盘,泡了茶水,还拿来了瓜子、开心果、松子等一些干果。

    周丽抓了一把瓜子塞进苏默歌的手里,自己也抓了一把,嗑了起来。

    和苏默歌谈一些关于宝宝在肚子里的变化,还有宝宝出生后怎么办,聊起的大多都是宝宝之间的事。

    顾景辰和王琦也插不上话,两个人相视一眼,说要到院子内走走,也就任由这两个孕妇好好聊天谈心了。

    顾景辰和王琦走到了院子里,在后院有一个葡萄藤搭起的长廊,走在下面,看着葡萄藤上已经结满了黑色饱满的葡萄串了。

    “这葡萄看起来很好吃!”

    “丽丽很喜欢吃葡萄,所以我就在后院摘了几棵,没想到长得很好,葡萄也又酸又甜的很可口!”

    顾景辰随手摘了几串,捧在手心中,阳光透过稀疏的葡萄叶子,打在了他英俊的轮廓上,俊美的有些不太真实。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他都能称得上是一个美轮美奂的帅哥。

    王琦由衷的赞叹一声,看他一直板着的冷峻面容,带有一抹温暖的笑容。

    “默歌也喜欢吃葡萄!等我也在后院里摘几棵葡萄!你对周丽真好!”

    “若爱一个人,就会全心全意的待她好!顾景辰……我相信你会待默歌很好的,不会再像以前那样辜负她了。”

    顾景辰抬头看向他,唇角带着淡淡的笑容,点了点头:“我会的!现在的我更珍惜和爱着她,我会让她和宝宝过上幸福的生活。”

    ……

    坐在屋中聊宝宝的苏默歌和周丽也换了话题。

    周丽挑了挑眉头,神秘兮兮问道:“默歌,你和顾景辰真的好了?是真的吗?”

    苏默歌朝着她翻了两下白眼:“不值得难道是假的啊?”

    “有些人可是曾经说了!不相信爱情,那些都是一些不切实际的事!尤其顾景辰最不能相信,因为他伤透了某人的心啊!一辈子都不能原谅的……”

    “好了!啰哩啰嗦的,孕妇综合症吗?”

    周丽又看到苏默歌脸红了,就继续打趣道:“要说你们也老夫老妻那么久了,怎么一提到你们和好了,你就脸红?莫非你还是少女怀春的时候?暗恋起了顾景辰来?”

    “丽丽,你一天天有没有点正经?亏我当初以为你是我们三个之中最文静、最淑女的一个,现在看来,你比芳芳的思想还要更前卫和放荡无底线!”

    “苏默歌,你这是在笑话我吗?我是淑女好不好?怎么被你看成了女色/狼一个?”

    “你不色谁色?哈哈,你比芳芳看到男人还要如狼似虎!”

    “喂!快住口吧!要是被我老公听到了,还以为我真的是一个粗鲁的女人。”

    周丽这下被苏默歌说的脸红了,伸手就要捂住苏默歌的嘴巴,苏默歌又躲又闪的,两个人闹得很开心。

    “你们两个在聊什么?聊的那么开心?”

    顾景辰进了屋子,做到了苏默歌的身边,一把将苏默歌拥在怀里。

    苏默歌不自在的想要挣脱,却被他拥的更紧。

    周丽和王琦看到她们两个尴尬的模样,都忍不住想笑。

    周丽眼睛忽然一亮,想到了什么:“默歌,我们过几天来一次野游怎么样?我很想在秋季到郊外野游的!”

    “人家都是春游,你却要秋游,是想感伤去吗?”苏默歌觉得周丽的想法有些好笑。

    可周丽一本正经的说:“秋季粮食成熟了,果子也都成熟了,这种感觉真的很好!我一直都像我们几个人去的,好不容易聚一起赶上了秋季,我们就一起去吧!”

    周丽又要伸手拉着苏默歌的手臂,向她撒娇。

    苏默歌看她越来越孩子气了,觉得有些好笑。

    “哈哈,好的!看在你求我的份上,我同意秋游了!那么秋游的事情就交给你和王琦了!”

    “没问题的,你们只管来了就好!”

    苏默歌和顾景辰在周丽家一坐就是一上午,到了中午的时候,王琦和周丽要留他们在家中吃饭,默歌和顾景辰却不想打扰他们,毕竟他们早上才知道他们到访,还没有准备买菜,这样很麻烦。

    两个人离开了周丽家。

    顾景辰从储物箱里拎出一个塑料袋子,递到了苏默歌的手里。

    “给你亲手摘的,你尝一尝好不好吃!”

    苏默歌打开了塑料袋子,看到里面是两串很黑很亮泽饱满的葡萄,上面还有洗过葡萄后沾上的水珠,显得更加的新鲜美味了。

    “一定很好吃的!”

    她伸手摘了几颗,先咬了一颗葡萄,尝起来又酸又甜,真的好美味。

    第二颗葡萄还未放进嘴巴里,她看到顾景辰正在专心的开车,侧脸的唇角微微上扬,笑起来的样子真的好迷人。

    “景辰,来——张大嘴巴!”

    顾景辰皱了皱眉头,不过已经猜出了她的心思。

    啊!

    他张开了嘴巴,苏默歌将一颗又黑又大的葡萄粒塞进他的口中。

    他尝到了葡萄粒的酸甜可口,也尝到了其中的温暖幸福,这一刻,他的心里莫名的柔软了,侧过面容,看向苏默歌时,眼底是无尽的温柔。

    “老婆……谢谢你!”

    “谢我什么?谢我给你葡萄粒吃吗?这是你摘给我的,你想吃多少,给你多少……”

    苏默歌又往他的嘴巴里塞了一颗,他嚼着嚼着,然后眼中像是有异样的光芒在闪烁着。

    他忙收回视线,继续专心的开车,可苏默歌没有看错,他好像是要哭了?

    难道是葡萄太酸了,酸的他要掉眼泪吗?

    她尝了两颗,很酸甜可口,还不至于酸的人掉眼泪吧?

    “你怎么……要哭了?”

    “我没有!”

    “明明看到你要哭了!我还以为你是吃了葡萄酸的哭了!”

    “发现你怀孕后,人变的笨了!”

    顾景辰没想到苏默歌说着没头没脑的话,让他觉得想笑。

    “你才笨呢!我很聪明的好不好?你不告诉我为什么哭,我就一直问你问个不停,让你开不好车!”

    顾景辰无奈道:“我开不好车,对你有好处吗?你可是坐在车上?”

    对哦!她还坐在车上!

    她挺直了腰杆,一副很野蛮无理的样子。

    “我不管,你要告诉我,为什么你要哭!不会是我欺负你了吧?大男人的哭什么?”

    “是被你笨的,所以想要哭……”

    苏默歌气呼呼的,吃起了她的葡萄。

    虽然她知道女人在怀孕的时候智力有可能下降,但是听到顾景辰说出来,还真是有些可气!

    他又不是怀孕的那个人,他怀一个试一试,竟然还笑话她呢?

    苏默歌正在莫名的生闷气,包包里的手机铃声响起来了。

    她从包里翻出了手机,看到是兰美芳打来的电话,她就接通了。

    “芳芳,你找我有事么?”

    “默歌,你快过来,我有事找你!”

    “你忘记,我还是一个孕妇了吧?”

    “周丽马上就要生了,更不可能来帮我!你还是快来吧,就在红蔷薇餐厅了,来的时候给我打电话!”

    “喂 ……”

    苏默歌还想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兰美芳已经挂断了电话。

    有什么事情这样的紧急了,让她快点去,她一个孕妇能做什么?

    兰美芳的大嗓门子,就算不用开扬声器,顾景辰也已经听到了。

    “她让你去红蔷薇餐厅,你去吗?”

    “去啊,她好像遇到了什么麻烦,我必须去看看!”

    “好,我送你去!”

    “嗯!谢谢你景辰!”

    “是不是应该叫我老公了?”

    苏默歌扭过头,就当作听不见,刚才是谁不告诉她,为什么哭了啊?她就当作听不见,急死他。

    顾景辰也不跟她僵持下去,直接将车挑头,开往了红蔷薇餐厅。

    车子在红蔷薇餐厅前的停车位上停下,不等顾景辰过去帮她开车门,她已经推开车门,朝着餐厅走进去。

    刚要跨进餐厅里,才想起兰美芳嘱咐她在进餐厅前给她打电话。

    她从包里掏出手机,拨了一通电话过去。

    电话一接通,就听到那边像是潜伏在危险地带一样,声音小的和蚊子飞一样,嗡嗡的不仔细听,绝对听不到。

    “你到了?进来的时候,要走左边,不要出声,我看到你会站起来,朝你招一下手的。”

    “好的,我这就进去了!”

    苏默歌按照兰美芳的吩咐,进了餐厅就往左边走,有服务员迎了上来,同她礼貌的问候,她只是笑而不答。

    眼睛像雷达一样扫射着,当看到一个黑影站起来,又坐在了椅子上。

    她看到了那个人竟然是兰美芳,她就直奔着兰美芳走了过去。

    苏默歌还未开口问怎么回事,兰美芳已经伸出手指放在唇边,做出了噤声状。

    苏默歌只好闭口不言,看到兰美芳时不时瞄向她左后方的一张餐桌,她望过去仔细地看了看。

    原来是周逸啊!

    周逸好像和一个女人坐在一张桌前吃饭。

    那个女人不是她认识的人,不过模样长得较好,笑起来有一种成熟稳重的美感。

    不得不说,她还真是一个很美的女人。

    “看到了吗?周逸另结新欢了!”

    “兰美芳,你觉不觉得,你现在很像一个妒妇!”

    兰美芳皱了皱鼻子,很不高兴:“我哪里是一个妒妇啦!我这是正当的追男人,我有错么?”

    苏默歌看她这个样子,觉得很好笑:“你今天打电话

    给我,一惊一乍的,到头来竟然是让我看你的情敌是谁啊?很不好意思,我不认识那个女人!”

    “我认识!”

    顾景辰走来时,听到了两个人的对话。

    他坐在了苏默歌的身边,用深邃幽冷的眸光扫了一眼斜对面坐着的一男一女,当看到那位女人时,他唇角带有一抹讥讽的笑容。

    “他就是A市地产界大亨的千金——霍思娜,现在她和他老爸霍健明一起经营地产公司,也是一位杰出的女白领,女强人了!”

    兰美芳听顾景辰说的这样详细,不由得带有一抹警告的意味。

    “你那么了解这个女人,该不会是被她的美/色所诱/惑了吧?默歌可还坐在这里,你这样明目张胆地在她面前说别的女人,就不怕,默歌不开心?”

    “景辰不是这样的男人,你不了解他的!”

    苏默歌也没多想,更没想到这是兰美芳为了保护苏默歌,对顾景辰提出的警告。

    她这一插话,让兰美芳顿时惊奇了,她竟然还帮着顾景辰说话?

    从这几天的观察上看,他好像变得对默歌越来越温柔体贴,而默歌也越来越袒护他了。

    看来两个人已经和好了?还真的是不容易啊!

    “兰美芳,你不会无聊到想让我老婆过来看你的情敌,用打电话说有急事,这么庸俗的借口将我老婆找来的吧?”

    “差不多吧!”

    此话一出,不但顾景辰唇角抽了抽,就连苏默歌都要将兰美芳从椅子上推翻 ,对她怒吼一声,我们友尽吧!

    “默歌,你以前不是周逸的女朋友吗?你能不能传授我一些经验,让我早日把周逸搞到手。”

    “你也太直接了吧?你要是不改变,不但周逸不要你,全世界的男人都要抛弃你了。”

    “你倒是嫁了,连孩子也有了,这回笑我还是老处/女一枚对不对?你还是我的好姐妹吗?“

    “别罗嗦了!我这就传授你,如何追到周逸的秘籍。”

    顾景辰一听,一张俊脸沉了下来,他轻轻咳嗽一声,无奈这两个女人已经交头接耳起来,根本无视他的存在。

    她竟然再说,追周逸的秘籍?

    难道在上学时代,不是周逸先喜欢她,给她写情书追她的,而是她先主动追周逸的?这也太令人不可思议了吧?

    苏默歌边在兰美芳耳边说着,兰美芳一双眼睛一亮一亮的,边点着头附和。

    顾景辰一直在附耳偷听,可苏默歌保密手段做的太好,和兰美芳交头接耳说话时,她竟然用一只手挡住了自己的嘴巴,防止说的声音太大了,被顾景辰发现。

    他黑着一张脸,也就不去偷听了,而兰美芳很快挺直了腰杆,对着苏默歌猛抛媚眼。

    “默歌,我已经取经完毕,现在就去主动献/身!”

    苏默歌听了她的话,忍不住想要喷笑。

    她朝着兰美芳推了推手,只见兰美芳信心十足,朝着周逸的方向走去。

    周逸和霍思娜商谈一笔生意,两个人都是生意精,所以在用餐的时候,该说什么,该做什么,都很起到好处,谁也没有觉得很尴尬和别扭。

    霍思娜举起一杯红酒,轻饮一口,眸光无意间瞥向了一个高挑纤瘦的女人朝着他们走来。

    她将酒杯放在了餐桌上,仔仔细细端量着这位女人。

    五官长得很清秀,走起路来,齐耳的短发像是随风舞动一般,荡在了耳际,有一种很清新活力的美感。

    她的身材保持的也很好,不过身上却是穿着黑色西服西服衣裤,内穿白色的衬衫,黑色长裤衬得她两条腿修长,在这一身职业装的衬托下,显得更加精神,负有了活力,看起来别有一番韵味。

    “你认识她吗?”

    “她?”

    周逸是背对着兰美芳的餐桌而坐,就连她走过来,周逸都没有察觉。

    他回头看了一眼,只感觉眼前一亮。

    兰美芳边走边甩着齐耳的短发,露出一口整齐白净的牙齿,笑的略显腼腆娇/美。

    她哪里还有男人婆,女汉子兰美芳的形象?

    这一刻,就像是一个活泼俏丽,清秀美丽的女子。

    “我找了你很久呢!没想到我们会在这里相见!”

    兰美芳不请自来,优雅的坐在了周逸的身边,与霍思娜正对着面。

    “这个时候,你不应该在公司上班吗?”

    “其实,我是想看你一眼。哪怕一分钟、一小时还是一天,我只要见不到你,就会十分的想念。”

    霍思娜脸色微变,但不容易察觉。

    她温婉一笑:“周逸,没想到你已经有女朋友了!”

    “我说过,我没有女朋友的,你不相信我?”

    “哦!原来是这样啊1”

    霍思娜听了周逸的回答,似笑非笑的看了眼蓝兰美芳。

    兰美芳也并没有表现出,她很在意刚才霍思娜和周逸坐在一起有说有笑的样子。

    她对周逸眨了眨眼睛,一副活泼可人的样子。

    “我没去工作,当然是放心不下你啊!你和这么美丽的女人坐在一起,我真怕你看好了她的容貌了,以后都不会喜欢我了。”

    “你没生病吧?”周逸听了兰美芳说的话,已经感觉到胃里翻江倒海了。

    这也太肉麻兮兮了吧?他们两个人什么关系也没有好不好?

    “我其实生病了,是心病!”

    “生病了就去医院啊,呆在这里会不会觉得很碍人眼?”

    兰美芳伸手捂住心口,一副痛心的样子:“我得的是心病,心病需要新药医。”

    周逸看到兰美芳这一副做作的样子,却觉得好气也好笑。

    这时候他来了一个电话,是公司打来的,他也就起身去接了电话。

    兰美芳见周逸走开了,就开门见山问道:“你很喜欢他吗?”

    周逸一离开,霍思娜那副温柔的嘴脸消失,举起了红酒杯,还未喝进去一口,就用力的敲在了餐桌上。

    “你问的这样直接?是不是你很喜欢他!”

    “我是很喜欢他,从我上初中的时候,我就暗恋他了!”

    “没想到你会那么早就喜欢上周逸了!那个时候,周逸一定很想赶走你吧?”

    兰美芳不大高兴了,尽管她想装作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可是这个霍思娜好像是能能洞察一切的女人。

    “你说话还真是不好听啊!什么叫做周逸很想赶走我?我们认识都已经久了,倒是你后来的,他要赶走也得将你赶走好不好?”

    霍思娜露出鄙夷的神色,对她不屑一顾道:“我懒得和你计较,我在这里就警告你好了,我这次来的目的很明确了,像我们这种大家族的产业都需要联姻的……你的身份那样穷酸,周逸能看上你,那都奇怪了!”

    话不投机半句多,兰美芳准备起身走人,反正周逸也没有坐在这里,她就懒得和她口舌之争。

    霍思娜一把揪住了兰美芳的手臂,兰美芳没好气地瞪她一眼。

    “快放手,不然我对你不客气了!”

    “好啊,我放手,不过我也不会让你,顺利的从我的眼前消失……

    她说完,不等兰美芳拒绝,霍思娜做了一个动作,足以让整个餐厅里看到的顾客,都觉得惊讶,不可思议的定格在他们的身上。

    苏默歌不等顾景辰拉住她,她已经朝着她们走去。

    不好了!芳芳遇到了一个比较城府很深,一个狠辣的女人……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名门瘾婚,霸道顾少的爱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醉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醉柳并收藏名门瘾婚,霸道顾少的爱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