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名门瘾婚,霸道顾少的爱妻 > 第005章 天价契约,渐渐爱你入骨

第005章 天价契约,渐渐爱你入骨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兰美芳循着楼梯爬上二层楼,沿着走廊一直往前走,走到走廊尽头,她看见左手边的屋门半掩半闭。

    她猜想周逸就在里面,她将门大敞开,屋子里黑漆漆一片。

    她不敢关门,心里也对李妙妙防备着,谁知道她是不是想使用什么阴谋诡计,把她骗进了屋中。

    “周逸……周逸,你在里面吗?我是芳芳……兰美芳,你在里面的话就回答我一声,我来看你……”

    她伸手摸索着墙壁上的灯开关,眼睛看到的地方都是黑漆漆一片,唯有耳朵灵敏的探听着,想听到屋内的动静。

    她的手忽然碰到了一张大手,她大叫一声,准备往门口的方向跑。

    可是屋门被人关上,她跑过去的时候,门在外面被人锁上,她根本就打不开。

    “周逸是你吗?是你在屋中对不对?别闹了,快点把灯打开……”

    嗒嗒嗒!

    屋内的灯光骤然间亮起,犹如白昼一般,刺痛了兰美芳的双眼。

    她用手遮住了光线,感觉到了脚步声渐渐朝她靠近,她脊背抵住了门板,睁开眼睛望见是一身黑色衣装的男人一步步逼近她。

    她左右望了望,同样有身穿黑色衣装的两个男人朝着她走来。

    兰美芳很快想到了李妙妙在跟她说周逸就在这间屋子时,那种表情像是急切的让她相信她说的话。

    越是这样极力表现自己,越说明她心虚,她早已经察觉的,为什么还是会上了她的当。

    不过这可是李家,他们这样对待周逸带来的客人,是不是有些太过火了?

    “你们是李妙妙派来的人吧?”

    “别废话,是我将你丢出李家,让你滚蛋好,还是你自己乖乖走出李家好?”

    正面走近兰美芳的黑衣人手中拿着铁棒子,一副很邪恶的样子,只要她敢说一个不字,他好像就能给她很深刻的教训一样。

    “我选择……把你们打趴下,我踩着你们离开房间,这是第三个选择。”

    要说打架,兰美芳可是很在行的,已经有多久没有和人打架了,她的手早就痒痒了,别怪她脾气不好,是这些人太欺人太甚了。

    兰美芳一个右抬膝盖,朝着黑衣男人的大腿下撞去,那个男人没想到她速度这样快,动作很麻利,他哀嚎一声,紧紧捂住大腿下,整个人痛的眉毛眼睛和鼻子都皱在一起,坐在地上痛叫着。

    “死女人,竟然感动粗!”

    兰美芳懒得和他们说话,左躲右闪,出拳出脚,绝对不含糊和男人之间的对抗。

    周逸听李妙妙说,兰美芳去了三楼,因为喝多了难受,正坐在一间屋子的阳台上吹着晚风清醒清醒。

    本来他是半信半疑的,他先到了卫生间门口唤了兰美芳半天,都没有听到里面有回应,后来就勉强相信了李妙妙的话,去了三楼最里侧的一间屋子去找兰美芳。

    他进到了屋子里,直奔着阳台走去,拉开玻璃拉门,阳台里空空的,竟然什么也没有。

    他心生怒意,刚要离开阳台,就听到屋内有女人甜腻腻的唤声。

    “表哥,我们一起站在阳台吹冷风好不好?我也喝多了。”

    月光透过粉色的纱窗帘子洒进屋内,将一身纤柔无骨般走来的女人,称的更是婀娜多姿,她边走边撩拨着她的长发,别有一种风情。

    周逸站在阳台上一动未动,直到这抹纤丽的身影走到他身前时,她要挽住他的手臂。

    他不着痕迹的躲开,清冷的哼一声:“表妹,这样不好吧!既然芳芳不在这里,我先走了。”

    “表哥,不要走嘛!你看看人家的衣服好看吗?”

    李妙妙不死心的展开手臂挡在了拉门门口,她一身淡紫色的睡裙,前胸和刚过大腿根的下摆都是用淡粉色的*勾勒出来,镂空时尚的花边。

    而她上身只着睡衣,内侧没有穿*,下身的裙子随风摆动,随时都会掀起,会让人遐想,想要看到里面到底穿了什么颜色的贴身之物。

    她以为她现在的样子很迷人,足以让周逸对她动心,在加上刚才他真的被李妙妙和家人不少灌酒,酒后经常做错事,这也是有根据的,她以为她的计划会成功。

    “表妹,这里风大,你穿的太少,别感冒了!”

    周逸拉住了李妙妙的手臂往屋内走,她以为她的计划奏效了,还在想着她等一会儿要怎么摆弄她的风姿。

    忽然身上一道力量,将她推翻在沙发上。

    “表妹请自重!你越是这样做,越会让我对你厌恶……所以,以后你最好乖巧一些,不要想着什么邪念。”

    他冷冷看着摔倒在沙发上头发凌乱很是狼狈的李妙妙,没有任何疼惜之意,离开了房间。

    李妙妙恨得咬牙切齿,双手握成拳头,用力的砸着沙发上,咒骂道:“兰美芳你这个践人,都是害的我表哥对我不理不睬,等你从李家消失了,最好从这个世界消失了,我表哥一定会对我回心转意的……你等着瞧好了。”

    她唇角带着阴冷的弧度勾起,拿起了她的手机拨打了电话,她现在就让她派出的人,好好给她点颜色看看,让她以后远离表哥。

    可事实上,她打的手机没有一次会被接通,她瞪大了眼睛,一直在想,难不成是她的计划失败了,不可能啊,她的计划应该是天衣无缝的才对。

    周逸刚走到二层楼梯处,就听到了奇怪的动静。

    他望向了走廊的尽头,似乎传出的声音,让他听了感觉很熟悉。

    她没有下楼,而是走到走廊的尽头,左手边的屋门紧紧掩着,可是里面传出来女人的低吼声,他还是分辨的出来,是兰美芳喊出来的。

    他用手试着掰门把手,也试着撞开门,可是门很结实,根本动摇不了。

    他用力的敲门,对着门内喊道:“兰美芳你在里面吗?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快把门打开!”

    屋内没有回应,周逸着急了抬脚就是用力的踹着屋门,从对面屋里忽然窜出来一名男仆,他恭敬的对周逸行礼,然后要拉住周逸踢门。

    “周少爷,这屋子里什么都没有,你别踢门了,会惊动老爷和夫人的,也会伤了您的身子。”

    周逸警觉道这个男仆明显是心虚,他一把揪住了他衣领,抬起拳头吓唬他。

    “给我开门,我知道你有钥匙,如果不开门的话,我现在就打死你!”

    “周少爷,我真的没有……”

    “不打开是不是?别怪我不客气!”

    周逸准备出拳,被他揪住的男仆贪生怕死道:“我有钥匙!我给你开门,只是开了门后,周少爷只要不说是我帮你的就好。”

    “恩!”

    周逸敷衍的应了一声,松开了揪住他衣领的手,男仆很快从裤兜里套出钥匙,为周逸拧开了门。

    周逸焦急地推开了门,对着屋内大喊:“芳芳……芳芳!”

    “周逸?你怎么找来了?”

    兰美芳也是很诧异,以为自己打花了眼睛,定睛望着从屋门走进来的男人,直到他走近了,她才看清是周逸没错。

    周逸瞧见兰美芳竟然把三个大男人捆绑在地上,一只脚踩着其中一个男人的胸前,一副气势凌人的样子,很有霸气御姐的风范。

    这样的兰美芳,他是早就知道的,可今天亲眼目睹,他还是觉得有些震撼到了。

    兰美芳瞧见周逸看她的眼色怪怪的,她看向自己,是不是有哪里不对。

    当望见她的脚下正在踩着一个男人的胸口,而且这个男人被她捆绑住,已经打得皮青脸肿。

    她打架曾经在学校是家常便饭,可从来没有在他面前露出这种霸道的样子。

    她一直在他面前尽量收好她的脾气,装一个乖乖的淑女,可今天还是露出真面目了,这让她怎能办才好呢。

    她赶紧放下了脚,左右张望着,似在寻找什么人,口中还感激万分道:“多谢高人相助!要不是你,我早就被这些男人给欺负了……你起哪里了,出来啊!我还没有好好谢过你……”

    周逸早就猜出了这些躺在地上,一个个狼狈之极的男人是兰美芳打得,看到她卖萌装傻,他很想笑她,真是越来越可爱了。

    他走过去,淡淡问道:“你真的没事?”

    其实他在上下打量兰美芳,看她是不是受伤。

    好在只是一些皮外伤,她的脖子和手腕上都有多处的划痕,但并不严重,只是擦伤,敷药后应该很快就会好起来。

    “我差一点就有事了!你又不出现,刚才吓的我差一点晕过去呢!”

    兰美芳靠近了周逸的怀里,若是从前周逸一定会嫌恶的推开她,可是他现在竟然有一种莫名的满足感,还伸手抚着她的短发,安慰道:“都是我不好,让你受到了惊吓!别害怕,我一直会陪在你的身边,保护着你。”

    兰美芳明知道周逸是有口无心这样说,可她却把他的话放在心里,点了点头,就好像两个人达成了协议,有了承诺。

    “这是你说的,以后不要在让我害怕,把我丢到危险的地方。”

    “好!”

    李妙妙就站在屋门口,瞧见两个人竟然抱上了,还说这样肉麻兮兮的话,她真的是眼睛要瞪出来,头都要气炸了。

    她是不相信,表哥竟然为了这个女人,竟然拒绝了她的爱慕之意,这就像在她的脸上扇巴掌一样,让她无地自容和难受。

    “快看,是你的表妹……”

    兰美芳在与周逸分开了怀抱时,用下巴点了点门口的位置。

    李妙妙害怕被他们发现,赶紧跑开了。

    周逸轻叹一口气:“这次都是她惹的祸!没想到给你带来了这么多的麻烦,真是对不起!”

    “别说这些见外的话了,我没事!”

    兰美芳与周逸相视一笑,两个人走出了满地躺着黑衣人,惨叫声不断的房间。

    他们相携着来到一口客厅,一家人正在吃着水果,笑着聊天。

    李夫人眼尖看到了周逸和兰美芳下楼,看到他们笑容满面的样子,想到李妙妙一定是空手而归,什么都没有做成。

    就从心底开始心疼起她的宝贝女儿。

    她对兰美芳更生出了厌恶感,冷冷瞪了兰美芳一眼,然后就装作没看到他们,和周夫人和周炳笑着谈话。

    周逸和兰美芳都观察到了李夫人面上的表情,因为她是周逸的二姨,兰美芳觉得也不应该和长辈犯口角,也就先忍一忍这口恶气,噙着笑脸和周逸走到他们面前。

    “二姨、二姨夫,我和芳芳要回去了,感谢你们今天盛情的款待!”

    李夫人皮笑肉不笑,还深深的看了眼兰美芳。

    只有李青山客气的回道:“你能带着女朋友来,说明是心里有你二姨和二姨夫的,我们真的为你和美芳在一起高兴。”

    “谢谢二姨夫你对芳芳的认可!”

    周逸也没指望他的二姨会看开一些事,不要总是纠缠不清,或是恨着兰美芳。

    周炳很满意这个儿媳妇,他对兰美芳慈眉善目道:“今晚不如来我家做客!”

    周夫人虽然对兰美芳是有感激之情,也没有对她那么厌恶了,可要想承认她这个儿媳妇,还是要经过她的考研才可以。

    她给了周炳一个眼色,让他不要多说话了。

    周炳只好笑笑,没有继续说下去。

    兰美芳也不在意,她摆了摆手:“我今天要早点回去。”

    “回去?回哪里?”

    周夫人好奇地问着,兰美芳刚要说要回她朋友家,却看到周逸给她使眼色,打断了她的话。

    “当然是回我们的家了!”

    周逸拥住了兰美芳的肩膀,有种新婚燕尔般的甜蜜。

    周夫人被气的咳嗽两声,心里却觉得是儿子长大了,她已经管不住了。

    “我们告辞了!”

    “再来做客!”

    周夫人和周炳并没有走,只有周逸和兰美芳先告辞。

    李夫人和李青山送他们出了大门,李夫人在他们车还未开走时,故意挑高了声音,讽笑道:“人长得不漂亮,一点没有礼貌,也不知道是哪里吸引了我的外甥,这段感情早晚都会黄。”

    兰美芳一听,故意将车窗放下来更大点,对着周逸浓情蜜意唤道:“亲爱的,我们今晚就生一个宝宝,不然二姨的激将法就不管用了。”

    周逸忍住了笑,从车的后视镜你能看到李夫人的一张脸都要气绿了。

    他也故意大着嗓门回应道:“好,我们回去就生一个宝宝。”

    “喂!你看看她,哪里来的嚣张劲啊……这宝宝说生就能生吗?明显是针对我嘛。”

    李夫人指着远去的车,气的跳脚,李青山摇头一笑,并不作声,转身走回了家。

    兰美芳瞧见车子开远了,这才将脸从周逸的肩膀上抬起。

    “我很入戏的,不过刚才都是演出来的,都不是真的,所以你不必担心我会缠住你,跟你索要什么钱财,更不会赖上你。”

    “嗯,我都知道,况且我又没有担心过。”

    周逸专心开车,没有去看兰美芳已经尴尬的脸色。

    他真的就相信了,她刚才说的很入戏的假话,没有想到是她喜欢她。

    这个男人的脑袋里,装的还真是一些比较理性和无情的概念。

    “是送我回家吧,不会又有什么任务?”

    “今天的任务完成了,以后的任务再说。”

    兰美芳瞪圆了眼珠子,抗议道:“你不是说就这一件事吗?怎么好像是无穷止尽的任务要我去做?我今天形象尽毁,再让我做今天这样很没面子的事,绝对没门。”

    “哎!这年头想要有个好职位,薪水还想比别人高很多,而且一个月还有那么多天的假期,想一想就是多么美好的事情,可有些人呢,偏偏不想要这份天降的美事……”

    “好啦!好啦!我被利益趋势了,不得不委屈你的利诱之下,算我怕你了,反正你也有我的电话号码,有事电话联系,随时听候差遣。”

    “早就应该识时务者为俊杰,到你住的地方还有很远,你要是困了,就先睡吧!”

    “我还真有些困了。”

    兰美芳毫不客气依靠在背垫上睡着了,睡着睡着,头一歪竟然靠在了周逸的肩膀上熟睡。

    周逸正在开车,但又怕把她吵醒,也就开的格外小心翼翼,一是要注意交通安全,二就是动作要轻不要打扰她休息。

    今天的确是把她累坏了,想到她在李家闹出的那些笑话,他都忍俊不禁想笑了。

    车子开到了她住的小区,来到这里,周逸还是有些淡淡的伤感。

    毕竟这个小区是苏默歌曾住的地方,他每次来这里,即便苏默歌不在,也会有她的影子般出现在他的眼前。

    他轻唤了兰美芳两声,兰美芳没有醒,继续睡着。

    他无奈的笑了笑,将车子靠在了小区门口的街道边,让兰美芳多睡一会儿。

    兰美芳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两小时之后的事,现在已经是十点钟了。

    她打了哈欠,想伸展下筋骨,却发现她在狭窄的车子里,根本伸展不开。

    一转过脸,她望见一双明亮的眼睛盯着她,盯得她浑身发毛。

    “你干嘛盯着我看?”

    “你终于醒了?睡的还真香,要是在不醒,我的手臂都要被你枕麻枕枕断了。”

    兰美芳尴尬的笑了笑,理直气壮道:“是你让我睡的,我才睡的,要不然我怎么会枕着你的肩膀睡着呢?再说了,你的肩膀全是骨头我枕着很不舒服,没有落枕就不错了。”

    “得了便宜还卖乖!”

    兰美芳装作没有听见,她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你真的没事?不用我送你?”

    “没事,就是睡的太久了,一直没活动腿,所以有些发麻了。”

    兰美芳揉了揉腿,感觉到走两步顺当了,也就快步朝着小区门口走去,刷了门口进到了小区内。

    周逸一直望着她进了小区,又等到了她的楼层窗户透过来灯光,这才放心的开车走远了。

    兰美芳回到了屋中,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朝着窗户冲去,可她到了窗户前,眺望着周逸停车的位置,已经空空的什么都没有了。

    果然他还是走了,而且根本就不担心她是不是安全到了家。

    想起今天他对她的温柔,还有他对她在他家人面前的承诺,她觉得这一切不过是假象,他根本就没有爱过她,哪怕一点点都没有过。

    是她入戏太深了,她还真是痴情、吃情。

    她进了浴室再泡热水澡,浑身都放松了,就闭起眼睛,让自己平复内心的激动的情绪,让自己的感情回到了最开始的出发点。

    周逸开车回到了他的别墅中,也同样回家进了浴室,不过他是花洒冲洗身子,让自己的身体和意识都变得清醒一些。

    穿着丝质柔滑的睡袍,依靠在软皮质的沙发上,手拿着一杯红酒,对着水晶吊灯望着。

    吊灯将杯中的红酒映出了晶莹剔透,就像是她醉醺醺的面颊一样,惹人喜欢。

    这个人不是苏默歌,竟然会是兰美芳。

    想到这里周逸手中的红酒竟然洒了出来,湿了他身前的睡袍。

    他脱掉了睡袍,扔进了洗衣机里清洗。

    而这时放在茶几上的手机响了起来,他拿起手机一看,竟然是周夫人打来的电话。

    “妈,这么晚了,你给我打电话有事么?”

    “我从家里给你带过去些吃的,你和美芳都睡了没有?”

    周逸如同被闪电击中一般,说话都有些结巴:“妈……大晚上的,你送什么东西过来,等改天我回家拿就好。”

    “已经开车要到你的别墅了,你和美芳没睡就好,我只是看看你们,不会停留太久。”

    不等周逸阻止周夫人过来,她一定挂断了电话。

    周逸抓了抓短发,手足无措,忽然想起可以找兰美芳求救。

    他打给了兰美芳电话时,兰美芳正迷迷糊糊快要睡着了。

    “喂,这么晚了,你打电话给我有事么?”

    “紧急呼叫,我马上就去接你,你在小区门口等我。”

    “什么?让我在小区门口等你,做什么啊?我困死了,没空和你玩。”

    “紧急情况突发,我妈来审查了,你要是想得到诱人的三个条件,赶紧给我清醒过来,我马上就去。”

    兰美芳还没有明白过来他的话,他已经挂断了电话。

    她迷迷糊糊将手机扔到了身边的矮柜上,然后蒙头继续睡觉。

    十分钟后。

    她耳边响起了很火烈的手机铃声,这让她实在忍不住睁开眼睛,有些恼怒的拿过手机,按了通话键。

    “大晚上的,能不能让人睡个好觉,鬼叫个没完没了做什么?”

    “兰美芳,我命令你在三分钟之内给我走出小区,我正在小区门口等你……倒计时开始。”

    碰!

    兰美芳气怒的挂了手机,忽然脑中闪过一个念头,她连睡衣都来不及换掉,拖着鞋子,披头散发就朝着外面跑去。

    等她到了小区门口,果然看到周逸正在看着手表,给她倒计时。

    她心里暗自庆幸,还好她没有换身衣服,打扮下自己,不然准是迟到了。

    “你找我有事么?”

    “跟我走!”

    周逸一把将兰美芳塞进了副驾驶位,他去了主驾驶位开车就跑。

    这次比预计少了一分钟到了他的别墅,只有了短短九分钟。

    兰美芳本来是迷迷糊糊的,都快要睡着了,可坐了他开的车后,瞬间清醒了。

    “你到底想做什么?”

    “废话少说!”

    周逸又将她拉出了车子,将她拉进了屋中,又毫不客气的将她扔到了卧室里。

    “盖被子,别出声!”

    “你……有病啊你!我们一个房间,你不觉得不合适么?”

    “嘘!门铃已经响了。”

    周逸已经离开了屋子,兰美芳气鼓鼓地躲在被子里,感觉周逸有些神经质,大晚上的不好好睡觉,折腾个什么劲呢。

    周逸看到了可视屏幕上,正是周夫人拎着食盒,站在了门外。

    他将屋门打开,让周夫人进来。

    周夫人拎着食盒,走进屋子时,看到了一双粉色毛绒绒的女士拖鞋。

    她感觉到了,这里的确有女人的气息存在。

    不过为什么是拖鞋,这还真是有些奇怪。

    她将食盒放在了客厅的茶几上,对周逸温柔笑着,看了眼整洁的屋内环境,她有意提起兰美芳。

    “这屋子里有了女主人就是不一样了,还是那么干净整洁。”

    “是啊,芳芳很会做家务,而且很爱干净的。这家里的卫生都是她一个人打扫的,你也知道,我一直在外忙着公务,没时间收拾房间。”

    周夫人装作一副很满意的样子,四处找着兰美芳。

    “她呢?该不会是躲起来,不好意思见我吧?都要是自家人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呢!”

    她找了卫生间,接着来到了卧室门口,推门要走进去。

    周逸拦住她:“妈,她已经睡了,你就不要打扰她了。”

    “你这样只会惯坏了女人,将来受苦的人就是你自己了。”

    周夫人一把推开了周逸,还是将屋门打开。

    她看到房间的被子里有人的身影,而且露出一双白希的脚掌,一看就知道是有女人睡在里面。

    “妈,她睡了!要不要我将她唤醒,问候一声你呢?”

    “不用了!我就是来看看你,马上就走。”

    周夫人的脸色很差,关上屋门时故意很大声,吓得兰美芳差一点从被子里面跳出来。

    周逸送走了周夫人,这才折回房间,将被子掀开。

    “好了,出来吧!别把我的被子整脏了。”

    兰美芳磨蹭着站在地上,眯眼看着他:“你大晚上的让我来这里,还对我这样吼来吼去的,我没功劳也有苦劳吧?”

    “给你这个月奖金三万,你可以马上离开我的房间么?”

    “切!就知道用金钱来引我上钩!”

    她揉了揉有些凌乱的头发走出房间,来到客厅的时候,她感到这里打扫的一尘不染,不由得好奇地左右张望。

    “周总,你的房子不错嘛!设计的这样美,干净的更是像个宫殿一样,让我都不敢直视。”

    房间时二层阁楼楼式格局,墙壁上挂着一些素雅的字画,屋中又摆设了一些古玩瓷器,看上去有些欧美式的复古风,但给她的感觉还是很低调奢华。

    她走到字画下,好奇地伸手摸了摸上面的墨字,周逸一把打开了她的手。

    “别动,很贵的!”

    兰美芳嘀咕一声:“小气!”

    她转过身,看到一个青色的瓷瓶,伸手去摸:“哇!真的是很光滑,虽然我不太懂,但也能感觉到是一个价值不菲的古物。”

    “快放下,很昂贵的,摔坏了你会赔不起的。”

    “切!真是越来越小气。”

    她撇了撇嘴,忽然又看到了一个摆放红酒杯,复古的架子,她刚要去碰,周逸拦住了她。

    “别碰坏了,这可是我花了大价钱从古董店买来的。”

    “哈哈,你家的东西还真是金贵,我什么都不能碰了……”

    她转过身,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然后在上面舒服的伸展懒腰,感觉这只沙发真的很让人舒服。

    周逸一把将她从沙发上拉起,拿了块洁白的抹布在沙发上擦了擦。

    兰美芳怒了,没想到他洁癖的毛病这样严重?

    以前虽然听苏默歌说了,他是有王子病,正如同他总是一身白色衣装,从来都是一尘不染的样子,很少见他穿着黑色不怕脏的衣服。

    他喜欢干净,可也没想到是这样的爱干净。

    她耸了耸肩膀,很不悦的喊了一声:“周总,以后没有什么事,就不要给我打电话了!我也是需要休息的人,并不是什么万能的机器人。你这么爱干净,以后就不要找我来你家,我怕我把你家造的沸沸扬扬,你那些名贵的古物都会被我玩坏的。”

    周逸一想到兰美芳莽撞的性格,觉得她能做得出。

    他赶紧摆了摆手:“你走吧!今天的任务完成了,回家睡觉吧,晚安!”

    “我可是被你送来的,难道你是想让我爬回去吗?”

    兰美芳唇角抽搐了两下,周逸不情不愿道:“我会送你离开,但并不是现在!“

    “为什么?你还想让我睡在这里不成?”

    “我才不想你睡在这里,是因为外面一定有我妈在看守着。”

    “你说阿姨在外面看守着?不可能吧,她不是说要回去了吗?”

    周逸重重的叹了一口气:“你不了解我妈,她就像是一个牧羊人,永远都是操纵着整个羊群,掌管它们吃草的地方。”

    “说的阿姨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那是你不懂,其实我妈在我家里,就是这样厉害的一个角色,她是大王,没有人能管得了她。她今晚来查看,一定另有隐情。”

    兰美芳听周逸这样说周夫人,还真是有些浑身发冷的感觉。

    她也庆幸着,还好她的妈妈并不像周夫人这样强势,家里才会这样的和睦,让她在家中就会有一种莫名的幸福感受。

    周夫人就在别墅外面,停在了靠街道边的位置,一直等着是不是有人出门。

    她的手机铃声响起,迅速的接通手机。

    “大姐,怎么样了,你去看小逸了吗?他是不是和那个土包子住在一起?”

    “我看到兰美芳是在他的房间,不过我也怀疑,是小逸将她找来的,故意演戏给我看的。”

    “大姐,我看你直接告诉那个土包子,让她走远一点,不要烦小逸算了。”

    “这样只会让我和儿子之间的感情生疏了,我还不能这样做!我现在就要观察,看看他们到底是不是在和我们演戏。”

    “大姐说的对,那辛苦你了,有什么消息立刻通知我!”

    “好,先挂电话了!”

    周夫人挂断了手机,一直在车内等着,直到快要到了天亮,她都在车内睡了好几觉了,这才放弃继续守门观察的计划,开车回家。

    天亮了周逸习惯性的进了卫生间,准备洗漱刷牙,要去上班。

    他没有关卫生间的门,在嘘嘘的时候,有人推门而入。

    啊!

    周逸还没有大叫,就听到一个女人尖叫一声,转身跑了出去。

    周逸皱眉,忍不住吼道:“真是冒失鬼!”

    他心中暗喜,还好他是背对着她,差一点就走光了。

    兰美芳又钻进了沙发铺盖的被子里,不敢钻出来,怕对上周逸审视的眸光丢人。

    她以为这是她家呢,所以就忘记了厕所内可能出现这个家的主人方便。

    她刚才真的什么都没有看到,可若是他想抵赖,她可真就是没脸见人了。

    “过来吧,我洗漱完了,该你了!”

    周逸走了过去,拍了拍躲在沙发被子了的女人。

    兰美芳支吾不清回道:“知道了,你先走开。”

    周逸无所谓的离开了,兰美芳这才从被子里伸出头,呼吸空气,平复自己紧张的心情。

    “这又不是我家,我哪里来的洗漱用具。”

    她晃晃悠悠去了卫生间,竟然发现这里有着多一套的洗漱用具,很容易区分的是,男士用具是蓝色的,女士用具是粉色。

    她看到这些用具还是包装好的,还没拆封,像是为她精心准备的一样,这倒是让她有种心花怒放的感觉。

    她刷牙洗脸,一切搞定后离开卫生间,看到自己穿着一身睡衣,正在愁等下怎么出门,现在离上班点很近,她根本就没有时间回家换一身衣服。

    “给你,穿上!大小尺寸,应该是合适的。”

    周逸将精品包装的袋子扔给了兰美芳,然后转身走进了厨房。

    兰美芳打开包装袋,看见里面是一套白色的职业装,尺码真的和她穿的差不多。

    她溜进了卫生间,将门锁上,在里面换上了衣服。

    刚出门就碰见周逸站在卫生间门口。

    “洗手吃早餐!要记住,我不让你碰的,绝对不要碰!”

    “知道了小气鬼!”

    兰美芳一甩短发朝着餐厅走去。

    周逸瞧见她穿着一身白色的职业装,显得很秀丽干净,而且笑容灿烂,就像是阳光一样,吸引了他所有的视线。

    他盯着她的背影瞧了好久,最后摇了摇头,阻止他继续胡思乱想。

    她是兰美芳,一点女人味都没有,只会打架,逃课,野蛮任性,而且……很善良,讲义气。

    本想把她的缺点都想出来,想着想着竟然想出她的优点,他用力的晃了晃头,不敢多想。

    看来应该尽早将她赶出家门,免得扰乱他的理智。

    兰美芳坐在餐桌旁,看到餐桌上有着小米粥、皮蛋瘦肉粥、汉堡、煎蛋、牛奶还有炝拌小凉菜。

    看起来有些中西混搭,但是吃起来一定是美味十足。

    她不等周逸,已经开始动起筷子吃起来。

    因为第一次吃周逸做的食物,她本带着填饱肚子就好的态度去吃,没想到吃着吃着,竟然觉得这才是世间的美味,一个男人能做出这么可口的早餐,还真是绝种的好男人了。

    周逸看到她吃的有些急,而且没有女生那种羞涩和矜持的感觉,竟然没有那种厌恶感,反而觉得她很可爱。

    他还时不时的给她夹了饭菜,也没有因为洁癖,和她分开界限,各吃各的互不相干。

    兰美芳吃的好饱,坐在椅子上竟然不能动弹,伸手揉着肚皮,满意的笑了笑。

    “要是我能天天吃到这么美味的早餐,那该多好啊!”

    “等你变得淑女一些,温柔一些,或许有机会嫁给这样的好男人。”

    周逸也放下了筷子,正在收拾碗筷,淡淡的回了她一句。

    “切,就好像你很好似的!比你好的男人会很多,喜欢我这样直率的女人,也一定会有很多,不劳你操心,我嫁不出去。”

    兰美芳也不帮周逸收拾碗筷,拿着她装进袋子里的睡衣,准备徒步去公司上班。

    “你兜里有钱”

    “没钱!”

    “你想走着去上班?我这里离公司开车都要半个多小时,你走去的话,一定要两个小时,而且不能半路停下来休息。”

    兰美芳还真是高估了自己的实力,就算是做了公交去上班,现在这个上班点,也一定堵死,迟到就要罚钱。

    她面上的表情柔和了许多,帮着周逸收拾碗筷,然后帮他穿外套,拿着文件包,像极了一个体贴的秘书。

    “周总,我送你去上班!”

    “你会开车?”

    “当然会啊!”

    “免了,我怕出事故!你还是给我老老实实坐在后座吧。”

    他这是小看她的实力?她可是会开车的,都已经五年的驾龄了,他害怕什么。

    不过有这样一位又帅又多金的‘司机’送她上班,这也是一件幸运的事,她没有抱怨,坐上了他开的车,朝公司赶去。

    到了公司,这个时间点恰好是很多同事进公司的高峰期,他们有很多人都看见了兰美芳是和周逸一起走下了车。

    很多人都用奇怪的眼光看着兰美芳,有的人是心生妒忌,有的人是不怀好意,也有的人是好奇外加羡慕。

    一时之间,兰美芳在公司中成为了热门话题,大家都在猜想昨天晚上,兰美芳是不是和周总在一起。

    兰美芳是个性格大大咧咧的女人,所以有些事,只要不当着她的面说,那就不是欺人太甚,她能过且过。

    可有些人还是妒忌心作祟,竟然在公司里敢给她使绊子。

    兰美芳去卫生间的时候,有人一抬脚故意绊了她,还好她眼疾手快,一把揪住了绊她这个人的手臂,将她垫底坐在身下。

    还有的人更是无聊,在她的电脑里发一些试探性的话,或是酸溜溜的话,都想知道她昨天晚上去了哪里。

    兰美芳只回答他们四个字‘清晨偶遇’。

    她被公司这些心机深沉的女人们搞的焦头烂额,她们蜂拥而上,竟然开始问东问西,想知道周总喜欢什么,不喜欢什么,好像她很了解周逸似的。

    她实在受不住了,就敲了周逸的门,到他办公室找他。

    “周逸,你是不是故意的,让我成为了公司的女员工公敌,她们今天一直缠着我,我都没办法好好工作了。”

    “是你要我送你上班的,我送你了,你还抱怨什么?”

    周逸没有抬头看她,继续整理他的文件。

    “算你狠!你要是有事求我,我一定不会帮忙。”

    “协议!别忘了我们的协议啊!”

    “让协议去死吧,我才不会和你遵守什么协议。”

    兰美芳冷哼一声,甩门离开了办公室,气匆匆的来到了公司的楼顶,想到上面透透气。

    衣兜里的手机铃声响起,她接到了兰妈妈打来的电话。

    “芳芳,你在安市还好吗?什么时候才能回家。”

    “我很好,妈你不用挂念着我!你和我爸最近身体都还好吗?”

    兰妈妈叹息一口气,无奈又苦涩的笑了笑:“我们都很好,不过人老了,就会盼一些事盼的紧,你赶紧找个好男人,给我们带回来一个好女婿。”

    “我知道了……我会在三个月后,我爸的生日时,给你带回去一个好女婿。”

    “这就好!我和你爸有事还要去做,你也忙吧!保重身体!再见!”

    “妈,爸你们也要保重身体!再见!”

    她与兰妈妈打过了电话,觉得心里闷闷的,也有种酸酸的痛苦。

    喜欢周逸十年了,可是他的心里一直都有苏默歌,所以无法接受她的爱。

    而她也像周逸一样,心里一直有他,所以无法在爱上任何一个男人。

    爸妈已经老了,身子骨越来越不好了,她不能做不孝的女儿,不能让父母一直担心她的婚事,早些嫁了,也让他们安心好了。

    她朝着天台边缘走了走,望着远处喧哗繁忙的城市,感觉自己也在这片繁华的景象中失去了自己,也失去了她的心。

    她有想过,如果想要忘记一个人,最好的办法就是不在相见,不在想念。

    所以她准备好辞职了,回到老家找一份工作,然后在相亲一个靠谱的男人嫁了。

    她拿出手机,点出了联系人中周逸的号码,她想了想还是没有播出号码,没有勇气现在告诉他,她想辞职,想要离开有他的世界。

    她苦涩的笑了笑,眼中的泪光竟然凝重到无法承重的力量,快要滴落下来。

    她深吸一口气,擦掉眼角的泪光准备离开,肩膀上有了一道力量,将她用力的向前一推。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名门瘾婚,霸道顾少的爱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醉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醉柳并收藏名门瘾婚,霸道顾少的爱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