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名门瘾婚,霸道顾少的爱妻 > 第009章:温柔杀,原来依然爱你

第009章:温柔杀,原来依然爱你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我是安琪,你怎么了?难道脚摔坏了,脑袋也跟着不好使了么?”

    安琪的眼神带着隐隐冷意,直刺兰美芳的神经,让她不由得紧绷起来。

    “你是曹琳琳,对不对?”

    “我不是曹琳琳,你认错了,以后不要随便叫我曹琳琳,我警告你。”

    安琪毫不犹豫的否认,但是她的语气明显出卖了她的理智,兰美芳的猜测是对的。

    “曹琳琳你从高中三年级时就去了法国留学,没想到竟然变化这样大,从一个平平容貌,变得和默歌几乎是双胞胎一样相似。你是去法国整容了吧?”

    安琪不敢置信的瞪着兰美芳,她已经说可以做的很完美了,没有任何从前的影子在她的身上出现过,兰美芳又是怎样做到,猜出了她的真实身份。

    她的确是去了法国留学,那是因为周逸把她伤的太深。

    她也整容变成苏默歌的样子,为的就是有一天,她可以重新回到周逸的身边。

    如今她做到了,却没想到兰美芳还是识破了她的身份。

    “你胡说什么?我告诉你,一会儿有你好受的……”

    兰美芳双手抱在身前,耸了耸肩膀,眼底却是一抹冰冷。

    “我告诉你,十年前你就不是默歌的对手,十年后你仍然不是她的对手,也不是我的对手。”

    “好,那我倒要看看,你怎么能对付的了我!”

    安琪一瞥病房门口的方向,周逸已经赶回来了,她又抬手重重的扇打她被扇过的半边脸,原本有着指印的地方,现在更加的红肿,就像是要流出了血一样,让人看着心生怜惜。

    她捂着被打痛的面颊,坐在地上,吸了吸鼻子,一脸委屈道:“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为什么要打我?只因为我和周逸在一起,你就要假装扭了脚,又背着他打我,警告我离他远一点是么?”

    兰美芳也看到了周逸进了病房,但是她并不着急,而是慢腾腾的走下去,伸手指为她轻柔地擦着脸上的泪水。

    这让赶过去想要阻止的周逸,和一脸慌张想要躲开她手指的安琪都颇为惊讶,没想到一项暴脾气的兰美芳竟然是这样子对待一个与她逢场作戏的女人。

    “安琪,别哭啊!哭花了妆就不美了!我刚才打你了么?是你自己打得,自己打自己最痛,这种滋味我懂!”

    她就像是爱惜一件珍贵的宝物,轻轻抚着她的面颊,但并未去碰她红肿的肌肤,这倒是让安琪浑身颤抖,感觉这比打了她更加的让人胆怯恐怖。

    周逸听到兰美芳说的话,已经质疑安琪说的话是真是假。

    要知道他和兰美芳可是认识十几年的朋友了,他还是比较相信兰美芳的为人。

    “你怎么又走动了?是想这只脚不要了,成了跛子吗?”

    周逸果然没有去管安琪脸上的伤,而是一把将兰美芳揽在怀中,将她放在病铺上。

    兰美芳心里却是感动的嘀咕着,真是嘴硬的男人,明明心里还是担心她的,明明还是相信她的话,就是不说出来。

    周逸将兰美芳送到了病铺上,这才装作看见了安琪坐在地上,将她扶起。

    他担心地问着:“这是怎么了?是不小心从椅子上摔倒在地上吗?”

    安琪没敢相信,周逸竟然会对一个与苏默歌有着九分相似的女人这般无视?还睁着眼睛说瞎话?

    他什么时候变得这样聪明了,和狐狸一样狡猾?

    她含泪,故意松开了捂着痛脸的那只手,让周逸看到她脸上的红肿。

    “这里好痛!”

    “这是怎么了?难道是有人打你了?”

    周逸故意装作漏掉了之前安琪冤枉着兰美芳,说她打她欺负她的话,很关心的问她。

    “不是的,是……”

    “我来说吧!其实是安琪她有半边脸面瘫症,这种面瘫症还是间歇性的发生,只要感觉到面部僵硬,就会伸手去抽,抽疼了神经,脸上的皮肤就变得正常,而且有弹性了!”

    “间歇性面瘫症?”

    周逸听了兰美芳的解释,忍不住要被她逗笑了。

    兰美芳却一本正经道:“是啊,你不知道也是正常的,因为这种病都是女人爱美,做了整容手术后的后遗症。周总,我看你真应该补一补关于女人百科全书类的知识了,免得遇到漂亮的女人,被骗了都不知道。”

    周逸顿时无语了,他用余光瞄了一眼安琪,望见她一张脸都要气绿了。

    “你要是看不惯我就直说好了!我好心留下来照顾你,你竟然这样侮辱我……我真的不想再见到你了,坏女人!”

    “安琪,你等下!”

    安琪一甩长发,眼圈红红的跑开了。

    周逸想要追过去,因为兰美芳的话确实很刺激人的,他怕安琪会伤透了心。

    兰美芳也不知道哪里来的骨气,还是她暴躁的性格发作了,竟然从病铺跳到了地上,一把从周逸的后腰,将他扑倒在地上。

    “别去,听我的,她不是个好女人!”

    兰美芳将周逸压在瓷砖地上,两个人的姿势实在*,让经过病房门口的护士和医生们看到了,都不由得瞪圆了眼睛,投来诧异的眸光。

    安琪已经跑远了,她其实也看到了,只是她现在脸很疼,因为硅胶填充的脸部出了问题,她需要去整容医院检查下。

    兰美芳压在周逸的身上,竟然整个身子都僵硬住了,不能动弹,像是一块木头一样压着他不放。

    周逸的心莫名跳的咚咚响着,就像是被敲锣打鼓了一样,不能平复他极速跳动的心。

    “你这样不累么?起来好么?”

    周逸想起他们这副姿态趴在地上,还是在医院的公共场所有些不妥,她委婉的让兰美芳起身。

    “我当然不累了!你累么?”

    “你说你被压在了身下,你觉得累不累?”

    “哦,看来是很累了!只不过我的脚伤的严重了,起不来!”

    兰美芳双手勾住了周逸的腰,竟然让周逸浑身一热,很想喝水,那种燥热让他有些煎熬和难受。

    “把手松开,不知道男人的腰碰不得。”

    “我是怕松开了,从你身上滑下去摔在地上,不松!”

    周逸皱眉头,装作一脸冷酷的样子:“你把我的白衣服弄脏了。”

    “我回家给你洗,而且是手洗的,怎么样?”

    周逸腾的一下坐起了身,差一点将兰美芳撞到地上,还好他及时的拉住她手臂,让她也坐稳了身子在地上。

    “周逸,你想吓死我吗?”

    “是你耍无赖好不好?我要去找安琪,你就扑过来压到我,你知不知道我的形象彻底被你毁掉了。”

    兰美芳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反正我没有什么形象而言,所以你的形象怎么保持,我也不会领悟到了。”

    周逸恨不得掐死眼前的女人,比起苏默歌的伶牙俐齿,她简直就是无赖透顶,更让人牙痒痒,想要扑过去撕碎的感觉。

    兰美芳看到了周逸脸色变了又变,这次不是羞红,是恼红了,她赶紧要从地上站起,可是脚踝真的很痛,差一点坐到地上。

    “站不起身,就别逞能!”

    周逸扶稳了她,让她坐回病铺上。

    兰美芳嘟着嘴,表面上与他不和,像是冷战。

    其实她心里乐开了花,想到刚才她扑到他身上,他没有拒绝,就是说明他的内心还是有她的。

    她的肩膀宽厚的令人想要一辈子依靠,他的怀里更是温暖的想要她贪恋不放,她今天的大胆,让她得到了很多她不敢想象的爱。

    兰美芳想着想着,唇角不禁露出了幸福的笑容。

    周逸瞧见她笑得很幸福快乐,他也忍不住笑了。

    兰美芳打完点滴后,医生说她可以出院了,不过伤筋动骨的脚伤,是需要静养的。

    周逸怕她走路,脚伤更严重了,也就背着她往回走。

    在经过医院走廊时,女护士们看到一身白衣飘逸阳光般的男人,她们都盯着看,甚至有的跟了过来,一直都在夸着周逸的外貌气质好,令她们都要沉迷其中。

    直到周逸背着兰美芳上了车,开车从医院驶离后,那种花痴风才刮远了。

    兰美芳轻叹了一声:“现在的女人啊,都怎么了!有多久没见到男人了吗?怎么一个个像是吸血的蚊子叮一口酒不放呢。”

    “这车里酸溜溜的,是不是你喝醋了?”

    周逸一般不喜欢开玩笑,今天他破天荒的说了这句话,倒是把兰美芳吓了一跳。

    “你说我吃醋了?拜托……我们什么关系也不是,我吃醋什么?”

    兰美芳心里美滋滋的,她心想着,她就是吃醋,让他知道,看他什么反应。

    “真是妒妇!”

    “妒妇?我还没结婚呢,怎么就成了妇人啊?周逸,你说这话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周逸不理她,任她喋喋不休的说着,车子开到了兰美芳住的小区,还未进小区内,就有人敲了下车窗玻璃。

    周逸将车窗打开,瞧见是一脸端庄的周夫人朝他微笑。

    “小逸,原来你在这里,我找了你很久!”

    “妈,你找我做什么?”

    “我是想看看……美芳的家,不知道美芳愿不愿意请我到屋中做客?”

    兰美芳虽然知道周夫人是来查岗的,也是来试探她和周逸之间的关系。

    可她毕竟是丽丽的妈妈,她怎么能不尊敬的待她。

    “妈,这不是我们家……你要是有事找我说,我们回家说去!”

    “逸不要这样对阿姨说话!阿姨,请进吧!”

    周逸转过头看向兰美芳,却见她向挤了挤眉头,他也就默不作声,将车子开进了小区,周夫人紧跟着也将车开了进来。

    车子都停到了车位上,周逸先下了车,他为兰美芳开了车门,伸手要拉兰美芳下车。

    兰美芳扶住他的手,感觉有些不自在,双脚还未踏出车子,就被凌空的抱起。

    她差一点没惊叫出声,因为周逸竟然是把她公主般抱下车,让她贴近了他结实的怀中。

    周夫人下了车,看到周逸公主抱着兰美芳,不由得愁眉不展,心里实在不畅快。

    兰美芳对周逸,小声嘀咕:“快放我下来,阿姨还在这里。”

    “就是要给我妈看的!”

    “啊?哦,知道了,你记住啊,这就当作你欠我的。”

    周夫人走在他们身后,看到他们说悄悄话,凑了过来想听听他们说了什么,可是两个人心照不宣地停住了话。

    这让她心急了,但也没办法知道他们的想法。

    周逸抱着兰美芳站在电梯里,电梯里只有他们三个人,周夫人皮笑肉不笑道:“都这么大的人了,还要人抱着,会不会有些太任性了?”

    “不是的阿姨,我的脚受伤了,是周逸体贴照顾我,不想让我下地走路。”

    “又不是断掉了,何必这样腻歪在一起!”

    周夫人淡淡一笑,朝着兰美芳翻了下白眼。

    兰美芳又不好反驳长辈的话,也只好默不作声,当一次受气包子。

    周逸却有些看不惯了:“妈,她的脚伤很严重的。你说这样的话是不是太伤人了?”

    “我说什么了?我实话实说而已!”

    周夫人毫不给周逸面子,让周逸也气的脸色有些苍白。

    兰美芳弯着唇角笑了笑:“阿姨,要是你的脚也崴了,就算没我严重,逸还是会抱着你,背着你的。”

    “你是诅咒我崴脚对么?你按的什么坏心思啊你!”

    周夫人瞪圆了眼睛,哪里有名门贵妇人的端庄气质,这让兰美芳很难将她想象成,她还是很小的时候来这里做客,看到的那个温柔善良的妇人。

    电梯到了兰美芳所住的楼层,周逸和兰美芳要了房门钥匙开了锁。

    兰美芳还没走进屋中,周夫人已经走进去了,四处还望着这里的布局,不由得咋舌。

    “这样的屋子,太简陋了,就不知道好好装修下在住?一看就知道你的生活很粗条,不知道好好打理和管理这个家。”

    周逸反驳一句:“家里有你管理,以后还需要芳芳管理吗?你放心,她一定不会撼动你在家中的威严。”

    “小逸,你怎么和妈妈说话的?”

    周夫人有些不大高兴,眼神中带着凌厉,看向了周逸。

    兰美芳坐在沙发上,笑着相劝道:“都是一家人,何必闹的不愉快呢!一家人和和气气的才好。”

    “谁和你是一家人了?别把自己看的太重要了。”

    周夫人将凌厉的眼光扫向了兰美芳,兰美芳并不是怕她,只是尊敬她,也就没有和她对视,更没有反驳周夫人的话。

    “妈,你来这里到底想怎样?”

    “我是来告诉美芳,丽丽不带孩子回家,都是她的错!我们母女、母子关系不合,也是她的错!她的存在就是问题所在,所以希望她不要……”

    她朝着坐在沙发上的兰美芳走去,低下头看着她,冷冷的望向她的双眼。

    “你若还是丽丽的朋友,就不要破坏我们家庭关系。”

    “妈……够了!”

    周逸过来拉了周夫人一把,周夫人甩开了周逸的手。

    “这个家里,还是我说的算!你若是还把我看成你妈妈,就离开这个女人。”

    周夫人拎着包气怒的离开了兰美芳家,走进了楼梯之中。

    到了一层楼,出了电梯,她深吸一口气,心里有着隐隐的难受,想起她看到了兰美芳无辜的眼神,还有周丽曾对她说起她爱周逸十年坚定不移的心,她忽然觉得自己好像是一个坏人,专门破坏一对有*的感情。

    不过现实就是如此残酷,如果可以选择的话,她会允许这两个人在一起。

    只是眼下,没有选择的余地了,因为周氏集团如果没有他的支持和赞助,怕是要走向覆灭。

    原谅她这个做妈妈的决定,她做的这一切也是为了整个家庭。

    离开兰美芳所住的小区,在开车行驶的路上,她拨打了电话过去,带着苦涩的笑容,却说着很敬畏的话。

    “曹总,您放心!我的儿子我还是可以管住的,周氏还需要您的支持,我想他会选择你们家美丽的千金,他们才是良配。”

    已经是傍晚,屋子里倾斜进了玫瑰红般的夕阳,却把整个房间渲染的有些唯美凄凉。

    她忽然看口,眼底充满了坚决:“周逸,我们以后还是不要见面了!”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名门瘾婚,霸道顾少的爱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醉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醉柳并收藏名门瘾婚,霸道顾少的爱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