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名门瘾婚,霸道顾少的爱妻 > 第十五章:爱劫难逃,我们好好活下去

第十五章:爱劫难逃,我们好好活下去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尤雪,你快住手!”

    顾景斌看见尤雪一脸怪笑,额头上的青筋突起,面上的表情忽阴忽暗,手中的绳子快要将兰美芳的脖子勒断。

    兰美芳双手用力的握住了绳子,脸上已经变成了绛紫色,双脚蹬在地上,奋力地挣扎着。

    他没想到尤雪会是这样情绪失控、脾气古怪的女人,这次给了她钱,买下她为他做事,看来也不是一件明智的选择。

    顾景斌冲个过来,一把将尤雪推倒在地上。

    兰美芳因为脖子被绳子勒的太紧,好不容易被松开,可以呼吸口气,正在急促的喘气呼吸。

    可她还没有觉得透过气来,双手又被人掰到身后,用绳子捆绑住。

    她想也知道,一定是顾景斌害怕她逃走,所以又将她用绳子束缚。

    “顾景斌,你松开我,你这样做要是让默歌知道了,她一定不会对你有一丝丝的好感。”

    “我也没想过让默歌从新喜欢我,我现在只想自己的仇恨……是他们让我倾家荡产,差一点淹死在海中。”

    兰美芳听到顾景斌的解释觉得有些好笑,明明这一切都是他亲手策划,想要害的顾景辰倾家荡产,可没想到是他自己沦为今天狼狈的状态。

    这一切他还有脸怨到他人?想一想就觉得很可笑。

    “你笑什么?”

    “笑你愚蠢!明知道有些事不可能,明明知道自己有错在先,可是你却从未承认过自己的错误,只会强加于人。”

    顾景斌冷冷磨了磨牙齿,从鼻子哼出声:“我从来都没有错,是顾景辰抢走了我的一切,我只不过想要从他手中拿回来而已。”

    尤雪这时候已经从地上爬起,她的手摸到了地上的球棒,小心翼翼地起身,轻手轻脚靠近顾景斌,在他的身后举起了球棒。

    兰美芳早就将尤雪的行为看到,虽然她刚才差一点被尤雪杀死,可是眼前的顾景斌更像是一个恶魔,如果他死了,一定就不会对默歌有任何的伤害。

    她将这一切看在眼里,装作一副漠视的态度,只等着顾景斌倒下去这一刻的到来。

    尤雪已经挥出了球棒,顾景斌一个闪身竟然轻而易举躲过去,他起身来到了尤雪的身后,用粗壮的手臂勒住了尤雪的脖子,随时都会将她的脖颈勒断。

    “死女人,你竟然连我也想害?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做很愚蠢?”

    “你……该死!因为你阻止我要杀了她。”

    尤雪仍旧心有不甘,她一直都想看到兰美芳死在她面前,因为她觉得这样她的心里才会平衡。

    虽然她的想法是有些极端,但这样也好,至少让她心里图个舒服,生活上才不会有太大的压力。

    可这一切还是被顾景斌阻止了,她能不恨他吗?

    顾景斌将她用力一推,尤雪的额头撞到了桌角,已经出了血洞,摔倒在地上。

    她想爬起来,可是头疼的厉害,迷迷糊糊的闭上了双眸晕厥。

    兰美芳看向顾景斌,内心有些恐慌,害怕尤雪被撞到桌角,伤势严重流血身亡。

    “顾景斌,你快点将她送去医院,不然会出人命的。”

    “贱命一条,死有余辜,你还是好好想一想你自己吧,想想怎么求我,我以后才会饶你不死。”

    “做梦吧你!”

    顾景斌大笑着离开了这间房,将厚重的门合上,室内又变成了一个狭小昏暗的房间。

    她躺在地上像鱼滑一样扭动着身体,来到了尤雪的身边,用手臂撞她的身子,大声的唤着她,希望她能醒来自救。

    “尤雪……尤雪……”

    可是尤雪仍旧昏厥,根本无法醒来,一定是伤势严重了。

    她使尽浑身解数,终于手可以在绳子的束缚下活动,她摸了摸尤雪的衣兜,发现有长条的硬物。

    她取出来后,让她不由得额角跳了跳,竟然是一把折叠式匕首。

    如果她刚才在尤雪用绳子勒紧她脖颈时挣扎出来,或许尤雪脑袋浑热,会掏出这把匕首,要了她的性命,想一想就觉得当时真的好险。

    虽然尤雪有心要害死她,这已经是第二次了,可是兰美芳觉得做人就应该善良,哪怕她是你最恨的仇人,一旦生死出现在你的面前,你忍心看着她送命,见死不救吗?

    她用匕首割开了束缚她双手的绳子,当绳子从身上都割断,她已经自由了。

    她这时用匕首将身下穿着的裤子裤腿布料割断一块,然后用这些布块将尤雪额头上的血洞包扎,为她止血。

    她毕竟不是医生,不能判断她头上的伤势如何,她必须要想办法,将尤雪送进医院治疗。

    兰美芳从尤雪的身上寻找手机,可她并未将手机带在身上。

    她实在想不出用什么方法可以联系到救她们的人,正在左思右想,手中把玩的匕首,一不小心将她手上带着的那串珠链割断。

    噼噼啪啪的珠子在地面上弹跳着,还发出了悦耳的敲击声,这让兰美芳脑中灵光一闪,想到了好办法能够离开这间屋子。

    她看了一眼这间储物室里有桌子和凳子,她将桌子推到了靠墙的天窗下,然后将凳子放在了桌子上,踩着凳子正好能看到天窗外的情形。

    她将天窗打开,天窗并不大,只能探出一人头,对面楼与这里只有十米之远,所以只要对面楼有打开窗子的人,她只要喊人帮助就好。

    她数了数对面的楼层,就判断出自己的楼层位置。

    她等着,总是会有人打开窗户,因为是夏季,天气炎热,他们还是要将屋子通气进凉爽的风。

    对面楼已经有人推开了窗子,兰美芳将手中断开的珠链故意散出窗外,给人造出一种很紧张的氛围,然后她才大声呼叫:“……求你快想办法救救我,快打电话报警,我妹妹她受伤了……好心人救救我们姐妹吧。”

    “你不是在开玩笑吧?怎么会有这种可怕的事情?”

    “真的有人要害我们……快打报警电话,救救我们!”

    对面楼里站在窗前的中年妇人犹豫了一下,从兰美芳表情和言语上做出了判断。

    “别着急,这就打电话报警。”

    “兰美芳,你的胆子倒是很大嘛。”

    屋门打开,顾景斌恨得禁皱眉头,凶神恶煞朝着她跑来,一把推开了桌子上的凳子,害的兰美芳差一点从桌子上掉下去摔伤。

    兰美芳毕竟从小就跟着她武术馆的爸爸学了功夫,她在从凳子上掉下来的时候,身子就像是羽毛一飘,轻巧的落在了旁边的地面上。

    她想反击,可这个时候顾景斌已经退出了屋子,并且将门合上,不让她从中逃脱。

    “兰美芳,没想到你还会些功夫。”

    “是啊,我是会功夫,所以你最好别让我逮到,不然我将你打成死狗!”

    “恐怕你不会有那样的机会了,只要顾景辰和苏默歌来了,我就想办法让他们进了这间屋子,在放一把大火将你们活活烧死,我看你们谁还能逃出来,哈哈!”

    兰美芳感觉他的计划真的好邪恶,不过她的内心还算是安稳一些,因为她刚才已经向对面楼里的阿姨求救了,警察应该很快就会赶过来救他们。

    顾景斌像是能猜出她想的是什么,咳嗽了一声,笑着警告道:“兰美芳,别以为你刚才向对面楼里的那个女人求救,就会有警察很快来救你。我会过去告诉她,说你根本就是个精神病,说的话不能相信,让她打电话给警察,让他们取消这次行动。”

    他忽然声音冷了下来:“不过你若是自作聪明,还想做出这样鲁莽的行为求救。我在屋中按了多处针孔摄像头,会了解你的一举一动,只要你敢做,我就会启动藏在地下的炸药,将你和那个践人都炸成碎末。”

    “顾景斌,你真是个疯子,疯子!”

    兰美芳没想到顾景斌竟然会做出这样丧心病狂的行为,她要是能冲出这间屋子,一定会将他的心从胸口掏出来,她倒是要看看,他的心到底是不是黑色的。

    脚步声渐行渐远,兰美芳知道他是一位说到做到之人,一定是到对面的楼里去找那位大婶,告诉她的思想并不正常,让她打电话给警察,澄清之前的报案失误。

    她的想法很理智,所以她不会做出极端的事情,想要试一试顾景斌的话到底是真是假。

    如果他说的一切都是真的,那么她这就是故意挑战他的耐性,将他们逼向死亡。

    她回头看了眼屋子里躺在地上受伤昏迷的尤雪,还有刚才想轻薄她,却被她打的半死晕过去的中年男人。

    她想了想,或许从中年男人的身上能搜出什么有用的东西。

    她走近他,在他的裤兜里摸了摸,竟然摸到了一只很陈旧直板的诺基亚手机,这只手机虽然陈旧,但是信号很好,而且手机并没有坏掉。

    她带有兴奋之色,但是一直处于谨慎的状态,害怕被顾景斌从摄像头里发现她的异常举动。

    兰美芳没有打电话,而是发了短信给周逸,把她得知的消息都告诉了他,只希望他能看到,早点过来救她。

    周逸在家等了兰美芳许久,以为她早上出去走走,很快就能回来。

    可是都快两个小时了还没有回来,她也没带电话,没办法联系她。

    当他接到了一条短信后,他看过短信的内容,不由得神经紧绷。

    他很理智的拨打了电话报警,然后开车前去兰美芳提供信息的地方。

    因为周逸的老家也在A市,所以很多地方他都是非常熟悉,兰美芳提供的线索,他也是凭着记忆,来到了和她说的相似的一处平民区。

    因为这里的楼房建筑都有很长时间了,住在这里的人也是非常多,楼房的外形上也是十分相似。

    周逸只从兰美芳提供的楼房形态,还有上面的广告牌很难找到具体的位置。

    他焦急地走在街道上,给兰美芳发去的信息,到现在都没有收到回复。

    在奔走中,感觉到脚下有东西一滑,差一点把他重重的摔倒在地上。

    周逸弯腰将地上的滚圆东西捡起,怎么看都觉得熟悉,仔细一看,这是一颗紫色的水晶珠子,上面都刻着小紫‘兰’。

    他越看越觉得熟悉,忽然想起兰美芳在与他回到A市的时候,手上就戴着这串紫色水晶珠的手链,因为他当时觉得这串手链很美,就留意了下,发现珠子很有特点,上面刻着‘兰’字,顾名思义兰美芳的姓氏和她专属的东西。

    他低头一瞧,地上还有很多只紫色的水晶珠子,他每捡起地上的一颗珠子,心里就像是被石头砸了一般,沉痛一下。

    兰美芳就在这附近,一定没有错。

    他抬头望着一栋栋高楼,可怎么也不能找出楼与楼的区别,也不知道兰美芳到底被藏在了哪里。

    就在他焦急时,忽然看到了一抹熟悉的身影。

    他深吸一口气,还以为是自己眼拙看错了,可仔细一看,的确是他来了,这倒是让他觉得太不可思议。

    “顾景辰,你怎么来这里了?”

    “我是来找顾景斌的,没想到他还活着,还想用这么卑鄙的手段来引我到这里来。”

    周逸这下明白了,原来顾景斌将兰美芳抓起来,为的就是引顾景辰和苏默歌过来,他好进行他野心勃勃的报复。

    “默歌呢?她不会也来到了这里?顾景斌现在已经是丧心病狂了,绝不能让她来这里。”

    周逸依旧还挂念着兰美芳,虽然顾景辰听了很不高兴,但他说的毕竟有道理。

    “只有我知道兰美芳被抓到这个小区里,我没有将这件事告诉默歌,我怕她太冲动了,来这里会上顾景斌的当。”

    周逸舒了一口气:“还好!只要她不来这里,就不会遇到什么危险了!”

    “嗯!”

    顾景辰望了一眼几栋非常相似的楼房。

    “顾景斌还没有告诉我,兰美芳在哪个楼里面,他一项都是心思诡异,我们还是要处处小心。”

    “好!我觉得我们应该分头行动,既然是顾景斌引你来这里,一定会时刻注意着你。如果我和你在一起,只会让他连我也留心警惕,这样就无法让他对我疏忽,很难救出兰美芳。”

    周逸的提议很不错,顾景辰点头答应了他,于是和他分头行动。

    他们说好了,就用手机通信息的方式沟通,以免被顾景斌发现了,他们两二个人,那样谁都无法救出兰美芳。

    顾景辰故意站在了小区中间,让楼中的人能够注意到他。

    当然顾景斌也会在第一时间知道他已经来了这里。

    顾景斌果然看到了,他打电话给了顾景辰,顾景辰接通了电话。

    “大哥,好久不见!你是知道的,我一直都很想你。”

    “你是想我死对吗?我还不了解你的意思,那真是白活了。”

    顾景斌轻轻咳嗽两声:“大哥,你说这样的话,弟弟可真的是会伤心呢!你要知道,弟弟为了和你在一起,那时一直沉进了海底,我以为我们会同生共死,没想到还都活了。”

    他不提起这件事还好,一提这件事,他就恨不得想要惊顾景斌捏在手心,捏碎他。

    “要不是你,我怎么会和默歌分开?在她生宝宝的时候,我连见她都没有见到,还以葬身海底的噩耗,差一点让她伤心欲绝。想一想,你还真是对我这个大哥的,好的无话说了。”

    顾景斌恶狠狠道:“这都是你让我变得丧心病狂,顾景辰,要不是你我也不会沦落到今天的地步。明明是你的母亲抢走了我妈妈顾家夫人的位置,明明是你夺走了我顾家大少爷的名号,也是你抢走了我心爱的女人,到现在轮到了倾家荡产,还成了一个被通缉过的罪死之人。”

    “这一切本就是你不应该得到的,你的妈妈为了当上顾家夫人位置,将爸爸用酒灌醉,然后和爸爸做了那件事,之后还搅合爸爸和我妈妈的感情……她是顾家夫人,听起来多么可笑。”

    顾景辰四处寻着楼层,想知道顾景斌到底躲在哪里,看到他的一举一动。

    “还有默歌,我们才是真正的夫妻,她和你没有任何关系,所以别以为你喜欢她,她就要和你在一起。你是不知道,她其实对你只有更深的厌恶感。”

    “混蛋,住口!”

    顾景斌暴怒一声,忽然面上的表情平静下来,声音也柔下来:“你看到五栋楼房了吗?你只要进到楼栋内,进到102房间,我在里面等着你。”

    “你最好别动兰美芳一根手指,我很快就赶过去。”

    顾景辰刚说完,电话那端已经挂断。

    他给周逸发了信息,朝着五栋的方向走去。

    刚走进了楼道内,他就看到了102的房门是敞开的。

    他觉得这其中一定有诈,可不进去又不知道兰美芳是不是被关在里面,也就走了进去。

    他刚走进房间里,忽然感觉到门后有一道身影冲过来,一挥他手中的棍棒,将他打晕在地上。

    周逸来到五栋102时,他敏锐的发现地上竟然会有血迹。

    顾景辰刚才单枪匹马进到了这间屋子里,可到现在屋中一点动静都没有,很显然他应该受到顾景斌的袭击。

    他脑海中飞速旋转,忽然有了对策。

    他故意在屋中里大声的唤道:“我刚才好像看到熟人了,顾景斌啊,你是不是在屋中呢?”

    当他走进了一间卧室,感觉到了卧室的门后,像是有一双寒冰带刺的眼睛,正从他的身后,恶狠狠地盯着他。

    他装作没有看见,还大大咧咧往前走,当感觉到了身后有个身影袭过来,他猛地一回头,用手挡住了打他的棍棒,可毕竟他的手臂抵不过硬木棒,疼叫了一声闪开了手,而这时木棒又垂落下来,砸中了他的头顶。

    这一次他没能躲开,而是倒在了地上晕过去。

    “真是一个废物,不过比顾景辰还是受用许多,顾景辰还没有抵抗,就已经被打晕在地上。”

    顾景斌边说边笑,从周逸的身上搜东西。

    他从他的裤兜里掏出了手机,但因为有密码,所以没办法看到手机里面的内容,他只好将手机揣在衣兜里,然后将周逸转移了视线。

    “我先将你送到楼上,顾景辰……恐怕没有人会来救你了。”

    他将周逸扶起,这样高大的身材,怕是没那么容易运送到高楼上。

    他废了好大的劲,才将周逸带到了他关起兰美芳的那间楼房。

    不过他没有立刻将周逸扔到兰美芳关的储蓄屋中,而是关进了另一个房门里。

    “你就在这里等着好了,等到默歌也来了,我会送给他们顾家的人很大的见面礼。”

    顾景斌冷冷一笑,准备去找绳子,好将周逸束缚起,免得他醒来了,不知道会做出这样的反抗行为。

    他一离开了这间房,周逸已经睁开了双眼。

    刚才是他故意装作被顾景斌袭击晕倒的,他的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通过他找到兰美芳的下落。

    既然顾景斌已经去找绳子,对他现在放松了警惕。

    她就应该在顾景斌回来之前,去找找兰美芳的下落。

    顾景斌以为周逸被他打晕了,所以他轻而易举走出了房间,向其它几间房去寻找兰美芳的下落。

    兰美芳一直都在研究,用什么方法能给周逸发去信息。

    可这部诺基亚手机已经没电了,在她发完第一条短信的时候,就已经自动关机了。

    这里没有充电器,只有墙壁上的电源开关。

    她抓了抓头发,有些懊恼时运不济。

    后来在屋中来回徘徊,在想着对策。

    当当!

    门外传来了轻微的敲门声,如果是顾景斌来了,他一定是用嘲讽或者沉冷的态度和她讲话,而不是会这般礼貌的敲两下房门。

    她起身走到门边,也轻轻敲了两下房门。

    “美芳是哦,周逸。”

    “周逸,真的是你?我在里面了周逸……”

    周逸在门外,可没有房间的钥匙,也没有办法闯进去,要是声音太大了,只会打草惊蛇。

    “你先等等,我去找些工具,早点将这扇门打开。”

    “好,我等你周逸。”

    兰美芳就在屋中等着,当屋门打开的时候,她很是兴奋的要迎过去。

    可看到的却是周逸满面满身的血,被推进了屋中,倒在了地上。

    “周逸……”

    兰美芳这个时候已经没那么心思想要往外逃走,将周逸接到怀里,她整个人坐在地上,给周逸倚着,好让他浑身舒服一些。

    “我把你暗恋已经的男人送进来陪你,你是不是应该感激我才是?”

    门外又传来了顾景斌阴阳怪气的笑声。

    兰美芳怒吼一声:“你这个王八蛋,你今天伤害了我的朋友,我一定会抓住你,给你点颜色瞧瞧。”

    “好啊,我等着你给我点颜色瞧瞧!只是现在我没有闲工夫听你罗嗦!我还要办我的正事,去见我爱的那个女人。”

    兰美芳一听他还想找到默歌,想要对她进行报复。

    她对着门外的顾景斌怒吼:“你最好别想动默歌一根汗毛,不然的话,我一定会让你知道什么叫做痛苦。”

    顾景斌走开了,兰美芳又咒骂了他两声,可她现在没办法脱离开这间屋子,将顾景斌恶毒的计划高苏默歌,不让她过来会很危险。

    “美芳……”

    “周逸!”

    周逸勉强睁开双眼看着她,他的嘴唇被血染红了,笑起来没有冷酷的感觉,给人一种稍稍艳丽的哀伤。

    兰美芳瞧见他面上和身上的几处血口子和打伤,鲜血还在流着,在地板上旖旎出点点梅花,看起来令人触目惊心。

    她想也没想,将身上的裤子裤腿上的布料,用剪子剪下来一条条,然后为周逸包扎伤口,避免他流血过多。

    “美芳,对不起,我没能救出你!我是不是真的好笨?”

    “不,你不笨,你很勇敢!”

    周逸自嘲的笑了笑,本以为他能在厨房找到一些工具将门锁撬开,只可惜碰上了顾景斌,他手中有枪威胁了他。

    他只好不得反抗,却反被他惨痛的教训一顿。

    他能感觉到身上的血在流着,现在浑身上下都感觉不到痛了,而是已经麻木了。

    而她指腹柔软的在他的面上和身上滑过,那样的温柔情深,让周逸的心动容了。

    “美芳,我没事,你不用担心我!”

    他看到了她的双模盈满泪水,知道她一定是在心疼他,快要落下眼泪。

    这样的兰美芳也让他的内心一痛,呼吸一口空气,身上是更为沉痛的感觉。

    没想到他们十年后还能在一起,她对他的感情未曾变过,只是自己爱错了那个人,到现在不能轻易的走出爱情的感伤之中。

    “你怎么那么傻?明知道他是个杀人狂、恶魔一样的混蛋,你看到他威胁你,为什么不躲开?”

    “我没事,真的!我就是想将你救出去,不让他伤害到你……怕你的爸妈担心。”

    “那么你呢?你不担心我吗?”

    周逸牵动着唇角,但是因为唇角裂了口子,所以疼的他皱了皱眉头。

    “如果不担心你,我早就开车回家去了,将你丢在这里。”

    兰美芳的心里一暖,可是眼睛却是酸涩的难受,忍不住别过脸流下了蓄满在眼眶中的眼泪,只有这样哭出来,她才会感觉到心里不在那么的难过,因为有个男人,她相恋十年之久的男人,今天终于说了,他心里在乎着她,不会抛弃她离开。

    “美芳,我现在好困好累,我先睡一会儿!”

    兰美芳觉得哪里不对劲,这才发现他后腰身上有一条刀口子很深很重,她必须给他包扎,最好救护车及时赶到,这样才能让他脱离危险。

    “你不能睡,现在我们都被困在这里,如果你睡了,我们就真的都出不去了。”

    “为什么?”

    他连说话都变得虚弱无力,兰美芳好怕依靠在她怀中的男人会像是云烟一样消失不见,从她的世界里飞逝。

    她边为他包扎腰身后的伤口,边说着振奋他精神的话:“你不能睡,只有你才是给我的动力和希望,才是我的依靠,你睡了,我会害怕,你睡了,我害怕我会孤单下去……所以周逸,你答应我绝对不要睡,好不好?”

    周逸轻轻一笑:“好,我不睡,我陪着你!”

    兰美芳瞧见周逸的脸色越来越差,现在如同白纸一样惨白了,她不能让时间等人,因为在这样下去,周逸一定会有生命危险。

    她将周逸扶到了墙边,让他靠着墙边走下。

    他眼睛快要粘上了,说话也是虚弱无力:“美芳,你要做什么?”

    “我来想办法,让我们出去!你放心,我一定没事的!”

    周逸害怕兰美芳会选择错误的方法,走极端。

    可他的呼唤声,气若游丝一般,没有办法让兰美芳听见。

    兰美芳来到门边,用脚用力的踹门。

    “顾景斌,你这个乌龟王八蛋,你在不开门,姑奶奶可不管你了!你要知道,默歌以前被你骗过,所以她是不会轻易的相信任何人。”

    兰美芳就知道顾景斌就住在这个房间的附近,她听进顾景斌走向这间房的声音。

    她将匕首藏在了衣袖里,不管能不能派上用场,她还是要奋力一试。

    “顾景斌你别当个乌龟退退缩缩的不敢出来,你就是个龟孙子,有胆量进来啊!不想知道默歌的弱点,不想将她引来,你就继续装作龟孙子好了。”

    “兰美芳你在骂一遍,我就割掉你的舌头!”

    门外传来了顾景斌恶狠狠地警告,兰美芳没有半分的惧怕道:“我奉劝你一句,如果你真的想让默歌乖乖来这里,还是应该将我的惨状录制视频给她看,她一定会担心,会不顾一切赶过来。”

    门外传来了顾景斌阴冷的大笑声。

    “你别在这里自作多情了,连顾景辰满身是血是伤,我传给她视频了,她竟然无动于衷。你不过是她的闺蜜,又算得了什么?”

    兰美芳感叹一声:“曾经是谁利用一个长得和顾景辰极像的男人骗了默歌?也难怪默歌以为,你这次又是来骗她。”

    顾景斌想起了曾经有一次,的确是他利用了和顾景辰长相相似的男人骗了苏默歌,也难怪她不相信,也不给他答话。

    “那你有什么方法?能将她引来?”

    “你不将我放出去,我是不会告诉你的!”

    “你想逃走对么?别以为我不知道,我告诉你,绝对不可以。”

    兰美芳冷笑两声:“既然你不想让默歌来,那我也没有办法了。”

    兰美芳安静了下来,就是想让站在门外的顾景斌有犹豫的机会,一旦他考虑了这件事,她的胜算就大了。

    “好,我可以试一试……但你必须让我知道,你别想逃走,不然我一定不会饶了你。”

    “放心好了,我还不会笨到逃走,你手里有枪,我怕没有逃走,就被你射杀死了。”

    顾景斌仰面大笑:“真是聪明的女人,知道这个时候乖乖的听我的话比较好。我的枪子弹可是不长眼睛的,所以你想逃走,最好动动脑子。”

    顾景斌已经打开了屋门,兰美芳走了出去,与他近在咫尺的对视。

    她的眼里并没有懦弱之光,而他的眼里,仍旧是一片阴冷。

    “将门关上,上锁!”

    顾景斌命令着兰美芳,兰美芳转身按照他的话,将插在钥匙孔里的钥匙一拧,将门上了锁。

    她拔出了钥匙,转身右手握着钥匙,想要递还给顾景斌。

    “给你!”

    顾景斌眯起眼睛,观察她的一举一动,直到他确定了,兰美芳并不是想要在递给他钥匙的时候出手,他才伸手拿过了钥匙,放进了衣兜中。

    “说吧,你到底怎么做?”

    “当然是想让你给我拍几段视频了,然后传给默歌,这样多么的真实,还会让默歌紧张起来,不顾一切的来这里救我。”

    顾景斌阴冷地看着她,昔日里那种如沐阳光的笑容,烟消云散了,倒像是一团乌云,看到他的面容就有种深重的压迫感。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名门瘾婚,霸道顾少的爱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醉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醉柳并收藏名门瘾婚,霸道顾少的爱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