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名门瘾婚,霸道顾少的爱妻 > 第二十九章 旗袍之事,他们恶事逆袭。

第二十九章 旗袍之事,他们恶事逆袭。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还有三天就是兰美芳和周逸的成亲之日,双方的父母已经在安市照面,都在为这对新人成亲,一起计划和参谋。

    周夫人性格比较强势,她在家里一项都是自作主张,家里所有人都要围着她转,听她的话都像是听军令一样,不能有半点忤逆她的意思。

    兰妈妈的性格属于直率型,虽然兰爸爸有些事情都需要和她商量,但是她决定好的事情,那也是执拗的很,不容易改变。

    周夫人和兰妈妈两个人没少因为孩子婚礼的事,起争执。

    倒是周爸爸和兰爸爸两个人不但要出谋划策孩子的婚事,还要拉着两个女人不要计较太多。

    四位老人在一起,周逸的别墅也真是热闹极了。

    兰美芳和周逸先进到屋子里,两个人相视一眼,无奈的笑了。

    “刚才你听到我妈说什么了没有?”

    兰美芳小声的问周逸,害怕房门外有人竖起耳朵在听。

    周逸也回答的很小声:“阿姨说要你穿红色旗袍,然后跟着我到各个桌上敬酒。”

    “这是我家那里的习俗,很传统的。可是你妈妈却说,这是一场西方式的婚礼,不允许有旗袍出现,而且婚礼是在教堂举行,酒宴在摆回这栋别墅。”

    周逸叹了一口气:“我妈她一向都是自作主张,她想好的事情,她就觉得是对的,一点都不能改变。”

    兰美芳有些不满:“我妈也没说别的,就说让我穿旗袍,这有什么不可以呢?而且我也很赞同我妈的说法,去教堂结婚有些反锁,不如在别墅里举办婚事,然后酒宴也直接摆在这里,这岂不是既省事,也很气派?”

    周逸想了想:“其实你说的没有什么错,只是我妈妈觉得既然是婚礼,就要办的在隆重一些,那些场面上的事,必须要有的。”

    兰美芳知道现在征求意见的人,是她和周逸两个人,老人们在商讨下去,就这样杠来杠去,怕是没有什么结果了。

    “我是在和你商量,我觉得我们的父母既然不能达成相同的想法,那就让我们达成共识好了。”

    周逸觉得兰美芳的提议不错,最后他俩商量了下,还是在别墅里举办这场婚礼,但可以将牧师请来,以教堂风格举办。

    而婚礼举行完毕后,兰美芳可以换旗袍,然后和周逸以传统的方式到每一桌上都去敬酒。

    他们下了楼将他们的决定说出来,双方父母觉得还不错,反正他们也商讨不出相同的建议,就采用这样的计划也不错。

    因为旗袍是后想出来的,所以兰美芳必须要去婚礼衣店定制出一套合身的旗袍。

    好巧不巧,她来的时候唐晓蕊也在。

    令她想不到的是,唐晓蕊已经换上一副很热情的样子,主动和她搭讪。

    “周夫人,好久不见!”

    兰美芳皮笑肉不笑,敷衍一句:“是啊,好久不见了!没想到你还是那么美啊!”

    唐晓蕊用手抚着面颊,一副害羞的模样:“瞧你说的,人家要不好意思了!”

    兰美芳听她说话嗲嗲的方式,真有种想吐的冲动,还好她早上吃的早餐不多,不然真的会反胃了。

    “周夫人,你家先生呢?”

    “周逸他去停车了,很快就过来了!”

    “哦!是这样啊,那我先将我家先生介绍你吧!”

    兰美芳朝着正坐在沙发上无聊的看报纸,打发时间的男人招手,这位男人抬眼看到了唐晓蕊在招手,将手中的报纸放下,起身迈着优雅的步子,一步一步朝着兰美芳她们走来。

    当他走近时,兰美芳才看清楚了他的容貌,容长脸,眉浓桃花眼,鼻子高蜓,唇薄微抿,整个人给人一种纨绔不羁,花花公子的模样。

    “这位美女是?”

    唐晓蕊走过去,挽住了他的胳膊,向他介绍:“这位就是安市英才周逸的夫人,叫兰美芳。”

    “哦,原来是周总的夫人,你好!我叫乔彦,是乔中天的二儿子。”

    他伸出手要与兰美芳相握,兰美芳略有迟疑的伸出手,脑袋里却飞快的旋转,想着另一件事。

    他是乔中天的二儿子?不是说唐晓蕊要和乔中天结婚吗?怎么现在成了她和乔中天的二儿子结婚?

    这个圈是不是有些太复杂了?贵圈也忒乱了吧。

    在兰美芳仔细寻思这件事,她的手被乔彦在手心中摸了摸,她是后来感觉到的,从他的手心抽回了手。

    “唐晓蕊,这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就像你看到的一样,我是和乔彦结婚啊!这是我们第一次来试婚纱。”

    兰美芳听出来了,这是唐晓蕊的谎话,因为上一次试婚纱的时候,她还默认了和乔中天的恋情。

    看来这个女人一定是看中了乔彦年轻,而且有发展潜力,将来也会继承乔中天的财产,所以才会和乔彦交往,早日结婚。

    她还是没有改变,她攀岩趋势的思想,将自己摆放在那么高的姿态上去生活,去俯视他人。

    对于这样的拜金女,兰美芳都是避而远之的。

    “你们继续试婚纱,我等下我的男朋友!”

    兰美芳要走,乔彦却唤着了她:“周夫人难道不能赏个脸,多聊几句吗?”

    兰美芳没有回头,听到这种略带挑衅地语气,她就内心难以平静了,还怎么和他交流谈话。

    “对不起,我真的没空,你和唐晓蕊好好聊吧!”

    兰美芳都这样拒绝他了,可他竟然三两步拦在了她的身前。

    “周夫人,要是你没有和周总好上,我怕是会追你,娶你的。”

    他一双桃花眼泛着迷离之光,手又要不规矩的要去摸下兰美芳的面颊。

    兰美芳毫不犹豫抬手打掉了他的大手,对他冷冷的警告道:“我马上就要嫁人了,而你也很快娶唐晓蕊为妻,所以请你自重。”

    唐晓蕊装作一副吃醋的模样,走过来挽住了乔彦的手臂,将脸蛋贴在他的手臂上:“乔彦,你真是坏死了,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呢,你知道我是那么那么爱你的,你不应该对不起我的。”

    “傻瓜,我是在和她开玩笑,我怎么可能不爱你呢!”

    他抬手轻拍了下唐晓蕊的脊背,安慰她:“好啦,亲爱的我最爱你的!”

    他却故意抬起头,朝着兰美芳抛来一记电波眼,让兰美芳突然以为出现了幻觉,后来也有种反胃到想吐的冲动。

    她心想,唐晓蕊要是嫁给了这种花花公子,她将会有同样的命运,像沃森特抛弃她一样,将来被毫不留情的抛弃了。

    周逸走进婚礼衣店,本来是找兰美芳的,可他看到了乔彦时,一双眼睛警惕的眯起,态度很是冷硬。

    “你来这里干什么?”

    兰美芳以为周逸是在问她,她转身刚要回话,就听到乔彦似笑非笑回答:“这又不是你开的店铺,难道还不允许我踏进半步吗?”

    “乔彦,你也够厉害的,在短短十几天里,就将我的老顾客都拉过去了,我在想你到底有没有那么厉害的实力?小心贪心不足蛇吞象。”

    乔彦哈哈一笑,眼角带着不屑的态度:“我到底有没有那多强的实力,你只要等着看就好了。人呢都要有上进心的,若是我连和你竞争的勇气都没有,将来怕是早就被你踩到脚下了。”

    周逸也同样鄙夷的看着他:“你倒是很厉害,连你老爹乔中天都被你气的住院了,听说在医院里病重,还不知道能活多久。你倒好,竟然还有闲心来选结婚的礼服。”

    “我可是孝顺的儿子,知道我爸病重,所以我来结婚,冲冲喜事,也好让他身体早日康复起来。”

    “你会有那样的好心?鬼才相信吧?”

    “周逸,你说话这样难听,小心祸从口出。”

    周逸和乔彦冷眼对视,谁也没有想要退让之意。

    唐晓蕊似乎很喜欢这种冰与火这种碰撞出来的仇恨感,她甚至还挑起眉毛,似笑非笑看着周逸笑,就好像要看他的笑话一样。

    兰美芳顿时觉得唐晓蕊今天主动和她搭讪,并且将乔彦介绍给她,都是有目的的,现在看来,她是想挑起周逸和乔彦之间的恩怨之事了。

    “周逸,我还没选好旗袍的款式,唐晓蕊还要和他试婚纱,我们也不打扰他们了!”

    兰美芳故意强调下唐晓蕊,谁知道唐晓蕊竟然只是笑了笑,并未做任何回应。

    “周逸,我们走吧!”

    兰美芳拉着周逸的胳膊,转身沿着楼梯往二楼爬去,那里有服装设计师,他们可以提出要求,让服装设计师制作出最合适兰美芳的旗袍。

    在上楼时,兰美芳瞧瞧回头看了一眼楼下的乔彦,瞧见他和唐晓蕊一直望着他们远去的方向看着。

    她对周逸道:“这两个人是存心要找我们的麻烦!乔彦的确是个不讨人喜欢的男人。”

    “是啊,我也是非常的恨他,不喜欢他!这个人实在卑鄙,将自己的大哥害成了残废,乔中天被他气的心脏病发作,怕是要长住病房里了,要是还不好,也只好面临死亡。”

    兰美芳感慨一句:“真是狼才女豹,他们俩还真的是绝配。一个手段阴狠争夺家产,一个心机又深不断上位,他们两个在一起,怕是将会是坏事做尽的恶毒夫妇。”

    周逸不愿意听到这两个人的名字,叹息一声道:“我们还是完成我们的大事,先不要管他们。”

    “嗯!”

    兰美芳和周逸到了二楼去找之前给他们设计婚纱的设计师,可很巧的是,这位婚纱设计师听说到国外学习了,怎么也要一周的时间才能回来。

    兰美芳有急用,也不想到处打听,到处走,去找做的很好的婚纱衣店。

    “你们好,我是阿莎的徒弟蕾蕾,我已经跟着阿莎学艺,已经有两年多了,可不可以将设计这位新娘旗袍的事情,交到我的手上,让我处理。”

    周逸和兰美芳知道现在也别无选择,这家婚纱店在安市里可是数一数二的高级婚纱衣店了。

    周逸和兰美芳也没打算继续找其他衣店了,也就将旗袍的事托付给了这位婚纱设计师蕾蕾。

    蕾蕾的确和阿莎在服装设计上学习了几年,已经有了足够的经验和独特见解。

    “不知道二位,对我刚才提出的旗袍设计方案,有没有异议的地方,有的话可以提出来。”

    蕾蕾微微笑着,看不出有任何的问题,态度十分温婉。

    兰美芳真是挑不出任何需要补充或是改进的地方。

    “蕾蕾设计师,这条旗袍最晚不要超过明天,明天一定要给我按照你设计的方案图做出来。”

    “好的,请你们放心,我一定会做出一身你很满意的旗袍。”

    周逸和兰美芳既然与蕾蕾谈好,他们留在这里,只会耽误了蕾蕾定制出旗袍的时间。

    她和周逸下了楼,直奔着车库中,周逸的车赶去。

    兰美芳上了车,她一直都在想一件事,阿莎设计师不在,蕾蕾却突然出现,恳求她们将机会给她。

    这一切也未免太巧合了,巧合的她都觉得有些虚假。

    “逸,你觉得这位叫蕾蕾的女人,哪里是不是有些不对劲?”

    “不对劲?你是害怕蕾蕾就恳求我们将定制单子给她,一定是有特殊的原因。”

    兰美芳很认真地点了点头,因为在他们离开时,兰美芳回头看了一眼蕾蕾,看到她的面上是带着笑容,可是眼里却有着说不出的精明。

    就好像一只猎人,看到猎物被他快要哄骗到了陷阱旁,等着看到猎物慌张时跳下去一样。

    周逸无奈的笑了笑:“美芳,你最近是不是有婚前恐惧症呢?怎么什么事情都想的这样复杂,也许人家并不是你想的这样,是你想多了。”

    “也许,我真的是有婚前恐惧症吧!”

    兰美芳以为自己有婚前恐惧症,给周丽和苏默歌都打去了电话,聊了半天,想让她们给她排解下紧张的心情。

    和朋友打电话,果然是排解紧张心情的最好方法。

    到了晚上八点的时候,周逸要送回双方的父母。

    周夫人和周爸爸要回他们的老宅,兰妈妈和兰爸爸这几天都住在苏默歌曾在安市买下的那所高档小区楼房中,周逸以表礼貌,先送走的是兰妈妈和兰爸爸,然后才是送了周家的人回家。

    而这期间,兰美芳收到了一通电话,是蕾蕾打来的。

    “周夫人您好,我是你的旗袍设计师蕾蕾。”

    “你好,这么晚了给我打电话有事吗?”

    蕾蕾很认真地回答她:“周夫人是这样的,白天的时候我们商讨的计划,有一些需要改正。而这件事必须需要得到你的同意,而且当面说清楚最好。”

    兰美芳想到她这是婚前恐惧症,也就没有想的太复杂,爽快的约定了时间,准备了片刻就已经出门。

    她这次自己开的车去找了和蕾蕾约定的地点,巴克斯科咖啡厅见面。

    她进到咖啡店的时候,蕾蕾已经等在桌前,正在品着一杯咖啡。

    看到兰美芳走向她,她起身和她打招呼,并且让服务员上一杯香浓的咖啡,她这才进入正题。

    她将图纸和一些资料都放在桌上,推到了兰美芳身前。

    “你仔细看看,有没有需要改进的地方。”

    兰美芳的记性不差,虽然白天只是略扫了一眼图纸上的旗袍设计方案图,可是她已经记得差不多了。

    蕾蕾这次给她看的图纸和她之前看到的一模一样,根本没有什么地方改进。

    “蕾蕾设计师,你这是在寻我开心吗?白天的时候,我们看的图纸不就是这张图纸吗?根本没有任何的改进啊?”

    蕾蕾将婚纱设计方案拿了过来,扫了一遍,然后带着歉意的笑容谁:“不好意思,是我出门时走的太过匆忙了,竟然把真正修改好的方案没有拿来,实在抱歉周夫人。”

    “没关系,不过你还需要我在这里等你,将新的设计方案带过来,我们继续探讨一下吗?”

    “如果周夫人有时间的话,我可以用最短的时间内回去取来,我们一起探讨。”

    蕾蕾已经站起身,兰美芳也猜出了她正有此意,也就不拦着她,让她回去取方案。

    她还有三天的时间就结婚了,那天必须有旗袍穿,所以她必须要蕾蕾加快进度赶工。

    “周夫人,原来你一个人在咖啡厅里坐着,这样会不会很无聊你?”

    兰美芳听到略带调侃的笑容,抬头望见了竟然是乔彦,他坐到了对面的椅子上。

    兰美芳想要走,乔彦却爽朗一笑:“周夫人,你这是害怕我了,所以才会紧张的要逃走吗?”

    兰美芳停住了脚步,她心想:明明是她先坐在这里跟蕾蕾谈论起旗袍的事,怎么会是他要被逼走,乔彦却稳稳地坐在这里。

    她转身又坐回了椅子上,对乔彦毫不客气道:“应该走的人是你吧?是我先坐在这里谈重要的事,你来凑热闹个什么劲啊。”

    “周夫人,你在外面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你现在的一举一动可都是代表周逸得面子。”

    兰美芳喝了一口咖啡,无所谓道:“无论我成什么样子,周逸都是喜欢的。而且他说了,他喜欢的是我本人直率的性子,让我不要拘束自己,只做真正的自己就好。”

    乔彦故意将脸凑过来,差一点贴到了她的鼻尖,吓了她一跳,别过了脸躲到一旁。

    “你到底想对我做什么?”

    乔彦眼里含着戏谑的笑容:“没什么,就是想和你聊几句而已,不然真的好无聊。”

    兰美芳冷着一张面容:“你要是觉得无聊,就从我的面前消失,我是真的不想看到你。”

    乔彦从椅子上站起,兰美芳以为他要走了,两只眼睛盯着他,希望他早点混蛋走人,她也能图个清静。

    乔彦虽然离开了椅子,却忽然绕道了她的身后。

    他地下俊容,朝着兰美芳的耳朵,轻轻吹着气息,很痒很让人难受。

    “你想让我走啊,可我现在偏偏不能走的……”

    兰美芳没明白她说这句话的意思,忽然感觉从脸到脖子,最后到她全身各处,都有热血一般在涌动着。

    她感觉到了浑身都在发热,手情不自禁拉着领口,抬头看向乔彦的面容时,都出现了患影,有些不太真实。

    “你不快走,我走!”

    她起身要走,浑身软绵绵,双腿竟然没办法用力,就这样坐回了椅子上。

    “你走啊,怎么不走了,还是很喜欢和哥哥我在一起,让我好好疼你?”

    此刻,他说的每一句话都像是一团火焰,撩拨着她的心和全身各处。

    “乔彦,是不是你对我动了手脚?”

    “没有,我是个好男人,都会怜香惜玉的,怎么会对你动手脚来害你呢?”

    他说着,就伸手揽住了兰美芳的腰身,这样亲昵的动作,让兰美芳的身子又是如火烧一样难受。

    她害怕乔彦对她做出不轨的事,就用牙齿紧扣住她的下唇,让牙齿咬破了薄唇,换来了短暂的意识清醒。

    “你松开我,不然我要报警了!”

    “你报警吧,我也没对你做什么,警察怕是也无从管我了。”

    乔彦一把捏住了兰美芳的下巴,朝着她的唇上用力的吻住。

    题外话:

    请收藏,推荐支持新文《总裁刻骨深爱》,感谢亲们支持,么么哒!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名门瘾婚,霸道顾少的爱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醉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醉柳并收藏名门瘾婚,霸道顾少的爱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