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名门瘾婚,霸道顾少的爱妻 > 第三十一章 温柔承诺,这是男人的责任与爱

第三十一章 温柔承诺,这是男人的责任与爱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错嫁替婚总裁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兰美芳先是给周逸打电话,仍旧无人接通。

    她在想周逸会不会去找了蕾蕾当面聊,她实在担心,蕾蕾这个女人会不会编织出什么可恶的理由,或者找周逸的麻烦,毕竟她不了解蕾蕾的真面目。

    她先是去了昨天去的那家婚礼衣店,在这里她看到了为她制作婚纱的设计师,她向她打听了蕾蕾的消息,她竟然说不认得这个人。

    兰美芳说了蕾蕾的样子,而且找了这家婚纱店老板,跟他说了蕾蕾的事,经过再三的确认,才知道这个蕾蕾不过是一个刚入店门的实习生,而且在她任职第一天,给兰美芳制作婚纱的设计师刚好休息,衣店的老员工都有顾客要接待,所以才会让她钻了空子。

    兰美芳给周逸又打了几遍电话,竟然是暂时无法接通,她猜想周逸一定是到了没有信号的地方。

    她转变了一个思路,到了公用电话亭给蕾蕾打电话,这次竟然打通了。

    “喂,您好,请问你是谁?找我有事吗?”

    兰美芳先是压住内心的愤怒,平静了下心情,然后用非常镇定压低了的嗓音,粗声粗气道:“你好,请问你是蕾蕾小姐吗?我是GR公司总裁,想聘请你到我们公司来当服装设计师。”

    “真的吗?”

    蕾蕾兴奋的大叫一声,然后故装作一副很镇定的样子:“请问您真的是GR公司的总裁吗?”

    “这还有假吗?请问蕾蕾小姐在哪里,我现在就可以见面。”

    兰美芳试图要套出蕾蕾的下落。

    蕾蕾也是很聪明的,她拐弯抹角说:“我现在的地方有点偏,等下要没信号了。”

    她一说没信号,兰美芳就想到了周逸,因为他现在就在没有信号的地方。

    有一种猜测,他现在很有可能与蕾蕾约了见面的地方。

    “蕾蕾小姐你说吧,或许我就在你附近,我们这里急需服装设计师,但现在已经有应聘的五十多位服装设计师,以我的各人感觉,还是很希望与蕾蕾小姐合作。”

    “请问总裁先生,你是在哪里认识我的?”

    “网上的个人招牌信息!”

    “哦!我怎么忘记了,刚不久我制出的招聘个人简历!我在彩宇广场附近的一家城市披萨店中,你到哪里可以来找我。”

    “好,我们不见不散!”

    兰美芳挂断了电话,她用最快的速度找来了计程车,然后搭车前去了彩宇广场,找到了那家城市披萨店。

    事情也如她所料,这家披萨店并没有蕾蕾的身影,她也知道蕾蕾一定是在附近,她只有办好了自己的事,才能够赶来赴约。

    她出了这家披萨店,开始在周围的一些地方,寻找蕾蕾和周逸的下落。

    周逸坐在这家茶馆中喝茶,当望见一身绿色长裙,窈窕美丽的女人朝着他走来,他有些不悦的皱起眉头。

    “周总,让你在这里久等了,实在不好意思。”

    蕾蕾自认为很淑女的笑了笑,和周逸打了声招呼,然后坐在了周逸的对面。

    周逸很不客气道:“我要是你,我是不会出来见面!你昨天做的事,难道没有一点忏悔之意?”

    蕾蕾装糊涂道:“什么昨天我做的事?我没有做错什么事啊?”

    “难道不是你找的我未婚妻见面,商谈一下旗袍的事吗?”

    蕾蕾没想到兰美芳会将这件事告诉他,她打算只说其中的一部分。

    “哦,原来你都知道了?是这样的,我觉得有些地方需要改进,而且我也想知道你未婚妻的想法,所以就约她出来一起探讨了服装的事了。”

    周逸将咖啡杯重重敲在桌子上:“你这是在骗我?还有重点的事,你怎么不敢说呢?”

    “重点的事?我讲过了自己的想法,也知道了你未婚妻的想法,我接了一个很重要的电话,就离开了,难道后来还发生了什么事吗?”

    周逸真想将手中的咖啡都泼到她的脸上,他还是忍住了:“乔彦……你怎么会把这么重要的人物给忘记说了。”

    “乔彦……乔彦是谁?我都不认识,周总你今天来找我说这些,真是让我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了。”

    蕾蕾起身要走,周逸站起身拉住了她的手臂。

    他冷冷望着她,像是要将她洞穿一样,恨不得将她撕碎,让她知道说谎的代价。

    “你做了什么伤天害理之事,难道你都不知道吗?还是说你故意在我面前装疯卖傻,你就不担心我会让你死的很难堪吗?”

    蕾蕾知道有些事情是瞒不过了,她故意挣扎两下,然后对着身后的几位顾客,挤眉弄眼,带着哭腔,惨兮兮的叫一声。

    “放开我,你这个*!为什么要对我动手动脚?我要回家,你别碰我。”

    她这带着哭腔喊着,将周围的顾客眸光都引来了,其中有三个身材强壮的男人站起身,一副行侠仗义的样子,已经来到了周逸的身边。

    “哥们,我说你是想做什么?对这位小姐动手动脚的,是想进公安局做客么?”

    周逸见他们很不友善,他也毫不客气吼了他们一声:“我是想做什么,和你们有什么关系?你们又不是警察,有什么权利让我进公安局?”

    其中光头,头上还有一道长疤的大男人抬起下巴,很是嚣张道:“我们这是行侠仗义,你在这里臭不要脸,要耍*,是找死吧?”

    他说完,就打掉了他抓紧蕾蕾胳膊的手,周逸握起拳头,狠狠给了这个大汉的脸上一拳头。

    “哎呦!竟然打我?兄弟们给我上!”

    周逸还想抓住蕾蕾,可是没等他动手,那几个大汉已经出手开始打他。

    周逸自认为他学的一些拳脚功夫还是能应付一二,可是今天令他想不到的是,这三个人的功夫竟然都很扎实,而且很厉害。

    周逸对付两人还可以,可要是对付三个人,他现在非常的吃力。

    蕾蕾刚才还要逃走,可是一看到周逸处于下风,她竟然有了兴趣,想要站在一旁看好戏。

    刚才还一副胆怯和委屈的模样,现在早就望到脑瓜后了,时不时的还笑出了声,尤其看到周逸挨打,她恨不得拍手叫好。

    周逸的脸上和身上留下了多处伤,当他望见了蕾蕾站在原地看好戏,他心里实在愤怒,转身朝着蕾蕾冲过去,想要将她擒住。

    蕾蕾尖叫一声救命,最开始被周逸打了一拳头的大汉看到后,从腰后身抽出了一把短匕首,朝着周逸的后腰刺过去。

    “住手,你们这些混蛋!”

    碰!

    一道身影闪过来,就连这个大汉都没有反应过来,手中的短匕首已经被人踢出去,最后连同他也被人踢翻倒在地上。

    兰美芳紧张的看着周逸:“逸,你有没有受伤,刚才真是吓死我了!”

    周逸也是后知那个大汉竟然用匕首背后袭击,刚才若是被刺中了,后果不堪设想。

    他长叹一口气,摇了摇头:“我没事!你不应该来这里。”

    “我怎么不应该来这里,你知不知道,刚才若不是我找到了你,踢开了那把匕首,你一定会受伤的。”

    兰美芳看到他脸上的伤,有些疼惜的要伸手去碰,还没碰到,就感觉到周逸有些躲闪,很显然这些伤口都很痛的。

    “你总是说我,说我是傻瓜,可今天你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傻瓜,你知不知道?”

    兰美芳想着刚才周逸一个人和这几个混子一样的男人打架,而且都是为了帮她找出真凶报仇,她的心里就添堵,为什么总是她给他带来那么多的麻烦。

    “死女人,敢踢我,兄弟们上!”

    兰美芳听到刚才要刺伤周逸的那个大汉的暴吼声,她也眯起了眼睛,胸中如怒火燃烧,恨得她好想将他剁碎。

    “你们这些王八蛋!”

    兰美芳已经很久没有爆出口,尤其在周逸的面前,她都是一副很女人的样子,可今天实在是太让她生气了,她实在忍不住,就对这几个人说了狠话,要冲过来和他们对峙。

    不过,她在出手之前,还是要教训下一个人的。

    她一回身,望见蕾蕾蹑手蹑脚要走。

    兰美芳一个麻利,将她的手臂拉住,然后向身后一用力,将蕾蕾拉到了这几个大汉的面前,然后,她很用力的甩了蕾蕾一巴掌,然后在这几个大汉前,将蕾蕾当成皮球一样的推来推去,踢来踢去。

    周逸怕兰美芳吃亏,拉着她,让她早点离开这里。

    可兰美芳固执都就是不肯离开。

    “逸,你先不要管我!今天我非要好好教训下这个坏女人!”

    兰美芳抬起手就是给了蕾蕾的两边了扇了两巴掌,然后一用力踢中她的小腹,让她蹲下身子,在一个上勾拳,将蕾蕾当成排球一样打翻在地上。

    大汉们一看到蕾蕾倒在地上,慌乱中要将她扶起,也想保护好她,这样他们就开始费神费力。

    兰美芳和周逸相视一眼,两个人这时候对他们穷追猛打,让他们喘不上气,最后都翻倒在地上,再也爬不起来了。

    咖啡馆的保安和服务员一直看着,不敢上来多管闲事,而警察来了。

    周逸和兰美芳将前不久发生的事,还有为何与这几个人交手,都一一向警察说明白了,警察这才相信他们的话,将这几个人带回了警局。

    蕾蕾一张好看的脸被打成了猪头,她恨恨地看着兰美芳:“你这个坏女人,你让我变得这么丑,我以后该怎么面试,你知不知道,我有个很重要的约会。”

    兰美芳压低了声音,她粗声粗气道:“蕾蕾女士,很抱歉,你不适合当GR公司的服装设计师,你的人品有问题,还是在警察局里好好呆着去吧!”

    蕾蕾一听,整个人都怔住了,待警察将她塞进了警车里,她才反应过来,对着兰美芳的方向大喊。

    “可恶的女人,你竟然敢骗我,我是不会放过你的……绝对不会放过你!”

    兰美芳冷冷一笑:“你就等着在警察局多住上几天,就算你不放过我,你和乔彦联手害我,我也不会放过你。”

    周逸看得出,兰美芳说这句话的时候,对乔彦已经恨之入骨。

    他不希望兰美芳卷入这场仇怨之中,这件事要是能有个了断,也让他一个人处理好了。

    “美芳……”

    他轻按住兰美芳的肩膀,很认真地看着她。

    这让兰美芳也变得忽然紧张起来,她不知道周逸又要对她说些什么。

    “逸,怎么了?”

    “我不希望你将自己卷入这场仇恨中,就算有人要恨,有人要报复,都让我一个人做好了,你只要安静的陪在我的身边就好。”

    兰美芳听了周逸的话,她感觉到身上肩负的压力,在这一刻也放下来了。

    她一直都是一种女强人,非常逞强的面对一切,这种坚定的态度,在这一刻也因为周逸的话,也变得软柔起来,终于可以在他的身边,不在那么逞强,做一回儿好不压力而活的自己。

    “逸,我明白了,我记住了你的话,我不会记得这些仇恨。”

    “好,你要记住你说的话,只要你平安无事就好,我希望我的妻子,会在结婚时,会是最漂亮,最幸福的新娘子。”

    周逸也终于可以放下心来,对着兰美芳温柔一笑,用手指轻轻捏了下兰美芳的面颊。

    兰美芳忍着那些感动要流出眼眶中的泪水,扑进了他的怀里,呼吸着他身上独有的清香,感受着他身上的温暖,这是她独有的周逸,一辈子都要珍惜的周逸。

    两个人回到家中后,兰美芳拿出家用的医药箱,为周逸清理身上和脸上的伤口。

    还好这些都是一些皮外伤,不然兰美芳一是心疼,二是说什么都得让周逸住院,好好进行检查治疗。

    “你看看你,一张原本还英俊的脸,现在被打得青一块紫一块,再过两天我们就结婚了,你还怎么面对嘉宾,让他们看一看你出众的容颜?”

    “我有那么自恋,很在意自己的相貌吗?”

    周逸虽然也是很心疼自己被打的这样难堪,但是结婚和形象上有严格的要求规定么?不就是结了婚就好,哪有那么多规矩。

    “你难道不注重自己的相貌吗?平时,就算是开玩笑说你不帅,你都会跟谁翻脸,还没见过你这样自恋的家伙。”

    周逸果然板着一张脸,很认真的对兰美芳道:“既然你这么了解我,你知不知道我在想什么?我想等着我回复了英俊的面容后,我们在结婚,怎么样?”

    兰美芳一听,故意在给他缠着手背上伤口处包扎的纱布条时,狠狠地用力一拉一扯,疼的周逸瓷牙咧嘴。

    “你是故意的吧!”

    “是啊,谁让你说了不让我顺心的话,你可知道,我的手都不听我使唤,恨不得勒断你的手。”

    “最毒妇人心!”

    兰美芳见也为他包扎完了伤口,无所谓的耸了耸肩膀:“随你怎么说好了,要是让我知道,你还会有推迟婚礼的想法,下一次不仅仅是有勒断你手骨的想法,连你的脖子我都想要勒下来了。”

    这么恐怖的话,从兰美芳口里轻飘飘的说出来,却让周逸这么大的一个男人,听起来都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兰美芳,你还是不是一个女人,说话不知道有些分寸,也要懂得淑女矜持吗?”

    “直言不讳,有什么想法说什么,就算要恶毒,我也要明面的表现出来。”

    兰美芳拎着药箱,晃晃荡荡的走远了。

    周逸瞧见她大大咧咧的样子,哪里还有一点女人样,想一想他竟然还会喜欢上这样的女人,觉得他自己都有些莫名其妙。

    可他心里早就对兰美芳有了极高的评价,善良美丽,直率坦荡,现在不过是不想承认他的想法罢了。

    晚上,两个人在家中吃了早餐,很早就回房休息。

    因为周逸身上有伤,所以兰美芳和他尽量保持一定的距离。

    周逸见兰美芳躺下熟睡了,他才一点点挪过去身子,伸手将她搂在了怀里。

    说实话,他很享受有兰美芳的日子。

    虽然也经历了大大小小不少的风波,可他觉得这样的人生,也许才是值得回忆和追寻的。

    只要最后,是他们两个人幸福的走在一起,这就是最美好的结局。

    兰美芳熟睡的时候,就像是一个乖巧的小猫,喜欢用笑脸贴在他的胸前,轻轻蹭着,像是找到了温暖的地方,找个舒服的姿势睡着了。

    醒来的时候,她发现周逸竟然真的和她保持一定的距离睡觉。

    没有抱她睡,也没有和她挨得很近。

    她总觉得像是半梦半醒,总觉得昨天夜里他们好像很近很近的感觉,为什么现在就没有这种感受。

    她轻手轻脚下了地,简单的洗漱过后,就下了厨房。

    在厨房里忙活了大半天,才搞定了早餐。

    端着打磨好的豆浆,自己炸的油条,来到了餐桌前,竟然发现周逸已经洗漱好,穿戴也很整齐,很精神的坐在那里,一只手拖着下巴,望眼欲穿的等待她很久的样子看着她。

    “逸,你等了很久吗?”

    “你说呢!现在都八点了,我还有一个小时就要去上班了。”

    兰美芳一听他要上班,笑脸就淡掉了:“你不是说,这几天都不去上班吗?”

    “我也不想啊,是因为来了一个很重要的客户,要和我谈一笔很重要的生意,所以我就不得不出马,敲定这件事了。”

    “马上就要结婚了,还有好多事我们都要处理!”

    她觉得周逸谈生意,也是正事,她也不好说耽误他工作的事,只好放缓了语气。

    “不过,既然你有重要的事,你去处理就好了,但是不要回来的太晚。”

    “这才是贤妻良母,国民好老婆……来,亲一口!”

    周逸竟然一改沉默是金型的作风,站起身拥着兰美芳,就在她的额头上吻了一口。

    兰美芳有时候心里很单纯,像个孩子一样,得到了周逸的吻,她就像个孩子一样雀跃。

    她高兴的将早餐做好的粥和小菜都端上来,还未周逸夹菜伺候着,一直等到周逸吃完早餐,送着他离开了家门。

    其实,周逸有时候也是风情万种的,只是她以前没有发现罢了。

    兰美芳摸着额头,想到周逸夸她国民好老婆,心里美滋滋的,在家里边做家务,边傻兮兮的笑着。

    她在家等着周逸,从上午,等到了下午;从朝阳升起,等到夕阳快要落下。

    她连个电话也不敢打过去,怕影响他谈生意,可是周逸竟然没有打回家电话,这让她心里等着着急了。

    眼看就要到了下班时间,她打电话给了她的同时思雨和秦璐。

    两个人果然在一起,但她们回答兰美芳的问话,都是含含蓄蓄,不肯说清楚。

    “秦璐,你最口直心快,说话也很诚实,今天怎么了?怎么说话吞吞吐吐的?”

    “美芳,不是我不想说,而是我不知道怎么说好了。”

    “你不说,我们友尽了……”

    “别啊,我说啊,可是我不知道怎么说呢……”

    秦璐正在为难,思雨夺走了秦璐的电话,对兰美芳道:“美芳,有些话我们不方便说清楚,因为我们怕说的不对,会影响你们夫妻间的事。你有必要来一下公司,他们还在办公室谈着。而且,只有他们两个人。”

    “两个人?不会吧!是不是我也想多了,我不相信周逸会做出什么不正当的事!”

    兰美芳很坚决的挂断了电话,可她总觉得心里有些不安,还是开车去了公司找周逸,想知道到底思雨和秦璐为何难以开口,到底藏着什么秘密。

    题外话:

    请亲们投月票支持,也同样收藏新作《先婚厚宠,总裁刻骨深爱》谢谢!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名门瘾婚,霸道顾少的爱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醉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醉柳并收藏名门瘾婚,霸道顾少的爱妻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