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 > 情是如此绊人心5

情是如此绊人心5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总裁大人超给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姬夜熔虽然不是连默亲手杀死,却是因为他而死,这点无可厚非。

    纵使天大的恩情,赔上了姬夜熔的小半生和一条命也足够偿还了吧。

    木槿以前很是敬重阁下,不管他让姬夜熔有多失魂落魄,但是姬夜熔死后,这份敬重也随着姬夜熔一起消亡。

    她没有办法再对连默恭敬,更不想面对他,甚至是连家的任何人。

    这些连默都懂,自那*后他便再也不去了。

    他已经让阿虞那么伤心,不能再让阿虞最在乎的木槿也跟着伤心。

    姬夜熔离开的四年,每*对于连默而言,都是不眠夜。

    因为每次闭上眼睛,他都会不由自主的想起阿虞离开的那一天,问他的那一句话:““这一次,我可不可以不去?”

    若时光能够倒流,一切能够重新开始,他多想对阿虞说:“好,我们不去。阿虞哪里都不去,就在我身边。”

    *********************少爷求推荐票的分割线******************

    车窗外的雨一直在下,无休无止,不远处的树枝摇摆,剧烈的晃动,似乎随时会断裂。

    周围的空气冰冷的可怕,姬夜熔腰板挺直的坐在皮座上,双手放在膝盖上,听完程慕的话,面色沉静如故,眸底却迅速划过一抹黯淡的光,指尖悄然收紧。

    程慕说:“你是他在这个世界上最相信的人,若不是别无选择,他怎么会砍掉自己的手臂!”

    卷翘的睫毛低垂,遮挡住冷眸里所有的光,情绪让人无法探究,苍白的容颜上更是没有任何的情绪。

    经过漫长的沉默后,她突然抬头,犀利的眸光直射程慕,问了一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连湛真是他的儿子?”

    程慕没想到她会突然这么问,怔愣下,随之道:“这个问题,我真的无法回答你!”

    是与不是,都不是他有资格说的。

    姬夜熔再次陷入了沉默。

    这次的沉默没有太久,因为程慕的电话响了,他接起电话没有多说,淡淡的“嗯”一声后掐断了。

    抬头看向安静的近乎没有什么存在感的姬夜熔,道:“阁下在夜园的门口等你。”

    浓密的睫毛轻颤下,宛如被暴风雨打湿翅膀的蝴蝶,还是沉默。

    程慕透过车窗扫到还守在车外的辰影,沉思片刻,再次开口:“既然阁下能猜测到你回来的目的,难道其他人就猜测不到?已经参加完月影的葬礼,难道还要想参加兵鬼其他成员的葬礼?”

    姬夜熔的眼眸倏然一紧,他知道自己说到她现在最在意点上了,继续往下说:“阁下什么都知道,他不点破,他一直在默默的配合你,甚至在帮你,否则兵鬼想要渗透各个部门,有那么容易吗?姬夜熔,我承认你很强大,但我也必须要告诉你,你现在要面对的不是一个人,是一个强大的黑暗集团,你甚至不知道他们究竟在我们的身边安插了多少眼线。想要与这样一个敌人战斗,一个你加上一个兵鬼,你觉得可能会赢吗?”

    早在连默和柳若兰连续被人下药时,他们心里就很清楚,身边有内歼。

    这几年不是没有企图揪出这个内歼,只是连续抓出来的都是对方舍弃的不用的废棋子,而那个真正在暗处的人,隐藏的太深了,始终没有露出蛛丝马迹。

    姬夜熔还是沉默,因为心里知道,程慕说的都是对的。

    一个自己,一个兵鬼,想要铲除一个有着悠久历史的犯罪集团,无异于以卵击石。

    “现在眼前有一个傻瓜愿意被你利用,那么多的机会和资源可以用,为什么要浪费?难道非要用兄弟们的命去冒险吗?”

    程慕的话无疑是戳到了姬夜熔的软骨上了,她最在乎的就是兄弟们的命。

    该说的话,不该说的,程慕都说了,接下来就看姬夜熔如何抉择了。

    ******************少爷求推荐票的分割线*****************

    兵荒马乱的下午终于在连默等人离开后,庄园里恢复原有的平静。

    云璎珞让医生给连湛检查过,没有任何的伤口,连开药都不需要,就是可能受了点惊吓,睡前让他喝杯温牛奶,帮助睡眠。

    云璎珞在房间坐了一会就离开了,柳若兰在房间陪连湛。

    柳若兰轻轻的拍着薄被的手收回,眉眸温柔而认真的问他:“湛儿,告诉妈妈,究竟是谁让你推她的?”

    那天参加连景的结婚纪念日的晚宴,她根本就不知道姬夜熔也会参加,当天云璎珞因为有些感冒,所以没有参加,她一个带着湛儿出席。

    晚宴还没开始,湛儿说要去洗手间,她本来是要陪着他一起,湛儿却坚持说自己可以。

    她心想今晚有这么多宾客和佣人,没有人不知道湛儿的身份尊贵,只是去一趟洗手间,不会出什么事。

    谁能料到,就是去了一个洗手间,竟然会捅出这么大一个篓子。

    今天看到姬夜熔拿刀抵着湛儿,她吓的魂飞魄散,真怕姬夜熔会伤到湛儿。

    前两年父亲病逝,母亲那边无权无势,柳家在岩城的地位一天不如一天。这几年虽然说她是总统夫人,但阁下愿意与她一起出席的活动少之又少,久了外界自然也会在传,他们夫妻感情不和。

    她什么都没有了,只有总统夫人这个头衔,只有湛儿了。

    只要她一天还是总统夫人,柳家就不会彻底没落,只要湛儿日后成为总统,柳家一定能够重新成为政坛里的中流砥柱,辉煌依旧。

    现在让湛儿健康长大,成为总统才是她最应该做的事。

    她不明白,湛儿为何要去惹怒姬夜熔,这样只会让阁下更加痛恨她们母子。

    “没有人叫我这样做,就是我自己想这样做。”连湛坚持否认有人教唆自己。

    “湛儿,在妈妈面前你也不说实话?”柳若兰皱眉,佯装生气。

    连湛眼眶一下子就红了,豆大的眼泪委屈的滚滚而落,“我说的都是真话,妈妈,你不相信我?”

    一看到湛儿的眼泪,柳若兰的心就软了,哪里还舍得对他生气。

    “湛儿不哭,妈妈相信你!”柳若兰温柔的拭去他脸上的泪水,严肃道:“但是你要答应我,以后千万不要再做类似的事!知道吗?”

    “为什么?”

    “因为你是妈妈唯一的希望,你不能出任何的差错,更不能惹怒阁下,这样你以后就做不了总统,也就没有办法保护妈妈和外婆了。”

    连湛似懂非懂,不解的问道:“那就让那个丑八怪,把爸爸抢走?”

    阁下——

    柳若兰眸底掠过一抹黯淡与伤感,手指轻抚着儿子的脸庞,语重心长道:“湛儿,从现在开始我们必须要学会忍耐!”

    “忍耐?”

    “对,是忍耐!”洁白的贝齿紧紧咬着纷嫩的唇瓣,认真道:“只要我们沉得住气,忍耐着,总有机会我们会得到我们想要的一切!记住了吗?”

    连湛不是很明白,见母亲说的这么严肃,点头答应了。

    *

    三楼云璎珞的书房,她纤细的身子在窗前久久伫立,眸光看着窗外的大雨,神色凝重无比。

    液晶屏幕里的男子身上沉淀着岁月的风霜,一双漆黑的眼眸紧盯着她,担忧浮动。

    “夫人——”他轻抿唇瓣,欲言又止,千言万语皆化为一声叹息。

    云璎珞听到声音,转过身远远看着屏幕里的他,声音沉冷:“事情越来越复杂了,已经牵连到湛儿。”

    “你确定不是柳若兰的意思?”

    云璎珞摇头,“她还没那个胆子和心机。最让我担心的是湛儿……”

    有些话不需要她细说,他也懂她的不安和担心是什么,毕竟已经守护了她一辈子了。

    “孩子是需要慢慢教的,我认为还是让他少和柳若兰接触。”

    环境对于一个孩子的成长实在太过重要,他认为让未来的总统阁下和柳若兰朝夕相处并非好办法。

    云璎珞何尝不懂他话中的意思,只是现在柳若兰太敏感和防备了,想要把她和湛儿分开实在不容易。

    或许,这次的事件将会是一个契机点。

    她再次转身看向窗外,沉默良久,忽而低喃了一句:“我突然间很想念城儿。”

    连城,她最心爱的儿子。

    ********************少爷求推荐票的分割线******************

    “你先回去,等我命令。”姬夜熔说了这么一句,不等辰影回答,直接将通讯器拿下来了。

    程慕听到的她的话,没有意外,像是早就猜测到她会这样做,但心里还是松了一口气。

    说实话,阁下要他将姬夜熔毫发无伤的带回去,一开始他是真的没这么把握信心。

    等见到姬夜熔,他突然想到之前和姬夜熔说的“有机会谈一谈”,他便就是这么提一句,没想到会真管用。

    用兵鬼来说服他,是临时起意,他看到辰影突然想起来,像他们这样的一群人,自己面对死亡都无所畏惧,却是最在乎兄弟的生死。

    那么姬夜熔最终会妥协,也就不足为奇了。

    程慕降下车窗,吩咐司机开车回夜园。

    辰影一直站在雨中,看着她坐在车子里,神色清冷,低垂的眼帘遮挡住所有的情绪。

    他知道,这是队长的决定,她一旦决定,就不会改变,也不会多一个字的解释。

    只是,队长——

    你决定回去,是你心甘情愿,或是有什么迫不得已的苦衷与顾虑?

    ***

    车子在半个小时后抵达夜园,暮色降临,大雨也在逐渐停歇,车子还没开到门口,远远的姬夜熔就看到站在门口的身影。

    连默站在大门口,旁边站着于莎在帮他撑伞,从他的衣服湿度可以看出,他在这里肯定是等了很久。

    车子停在连默面前,程慕下车为姬夜熔拉开车门,她还没下车,连默就已经接过于莎手里的伞举到了车顶前。

    他怕阿虞淋雨。

    姬夜熔下车,眼神下意识的就去扫了一眼他的右手臂,眉心微不可见的动了一下。

    连默看到她,没有责备,没有质问,俊颜上更是捕捉不到一丝的生气,相反,他的脸上只有安心,薄唇噙着一抹浅笑。

    “雨停了,你也回来了。”

    多美好。

    “为什么不在屋子里?”他的衣服大半都湿透了,他的右手臂还伤着。

    “坐不住,想早点见到阿虞。”他回答的很自然。

    姬夜熔不知道该如何接这样的话,也不想接,眸光看向黑色大门后长长的道路,说:“我们走回去。”

    连默看了下伞外的毛毛细雨,欣然同意。

    两个人共用一把伞并肩往里面走,程慕和于莎都很识趣没有跟上去。

    *

    夜色降临,夜园里的路灯都亮起了,毛毛细雨在灯光的照映下若隐若现。

    虽然雨很小,连默撑伞时还是将大半的伞都举在姬夜熔的头顶,迁就她的脚,步伐缓慢。

    雨中漫步共用一把雨伞,于一对热恋的情侣而言,是一件甜蜜而浪漫的事,既可以名正言顺的靠近彼此,汲取对方身上的温暖,也能更加靠近彼此的心。

    但这些都要建立是“情侣”的前提下,所以雨中漫步对姬夜熔而言,并不浪漫,也不甜蜜,很多个时刻,是不知如何开口的沉默。

    他把伞都给了她,为她刻意放慢脚步,这些姬夜熔都知道,因为知道,所以不能装作无动于衷。

    走到一半的时候,姬夜熔突然伸手拿走伞,声音简洁有力:“我来撑伞。”

    她把伞举在他的头顶上,避免他行走在风雨中。

    连默一怔,没想到她会这样做,眸底情不自禁的晕开一抹淡淡的笑。

    这不是关心,又是什么呢?

    心里在为阿虞对自己的关心而高兴,可是他怎么能看着阿虞站在雨中呢?

    想要拿回伞,姬夜熔敏捷避开他的手,决断道:“要么我撑伞一起进去,要么我现在就离开。”

    连默:“……”

    他不愿意让她离开,也不愿意让她淋雨,沉思片刻,绕道阿虞的另一边。

    无碍的左手一把揽住她的肩膀,两个人都站在雨伞之下。

    姬夜熔皱眉,抬头看向他,想拂开肩膀上的手时,他的声音伴随着暖风送进耳畔:“我们是能一起穿过风雨的。”

    清冷的眼眸有一秒的怔愣,最终没有拂开他的手,就这样一起往别墅走。

    从大门口到别墅的大门,开车需要十分钟,走路需要30分钟,因为姬夜熔的腿不好,所以走的很慢,用了将近一个小时的时间。

    这一路虽然相顾无言,但对于连默而言,是难得的片刻宁馨。

    耳边有风雨声,有阿虞似有若无的呼吸,鼻端下是阿虞身上的气息,熟悉到不能再熟悉。

    没有争执,没有分歧,有的只是近乎一致的步调。

    这条回家的路,第一次让连默走的这般恋恋不舍,希望能再多走一点,哪怕是再多一步。

    ***

    幻想总是会在现实中无声破灭,连默和姬夜熔走进大厅,佣人接过雨伞,送上拖鞋。

    连默没管自己,在姬夜熔脱下雨衣递给佣人,要弯腰时,他已经蹲在她的面前。

    姬夜熔穿的是一双深色的运动鞋,需要解鞋带,她还没反应过来,连默已经将她的鞋带解开,声音轻喃:“阿虞,抬脚。”

    她低眸凝视他的侧颜,甚至不知道他是怎么单手解开她的鞋带。

    脚抬起,他脱下她潮湿的运动鞋,将她的脚放在自己的膝盖上,接过佣人递来的毛巾擦拭着潮湿的脚。

    站在一旁的佣人眼底拂过波澜,但已经不会惊愕的下巴都要掉地上了。

    夜园里没有人会不知道,阁下有多*爱这位“姬小姐”,近乎没有底线和原则。

    所以看到阁下会为她脱鞋和擦脚,已经不是什么稀奇的事!

    擦干净的左脚被送进了拖鞋里,他又解开她右脚的鞋带,让她抬脚,重复刚才的动作。

    夜园的人,大部分都看到过姬夜熔的右脚,没看过的也听过于莎的警告。

    谁要是在姬夜熔面前露出什么不该有的神情,将会被立刻驱逐出夜园。

    换好鞋子,连默牵着她的手上楼,吩咐于莎将晚餐送到卧室。

    *

    走进卧室,连默松开她的手,径自走到衣柜前,从衣柜里拿出一套睡衣递给姬夜熔。

    “快把湿衣服换了。”

    姬夜熔看了眼自己,除了裤脚湿的比较厉害,上半身还好,再看看连默,身上的衣服都湿透差不多。

    连默顺着她的眼神看向自己,笑了:“你在浴室换,我在这里换。”

    她没有多说什么,接过衣服,径自走向浴室。

    连默的眼神一直随着她的背影移动,像是怎么都看不够,这片刻他的眸光也舍不得从她的身上移开。

    直到浴室的门合上,他这才去衣柜里拿出自己的睡衣。

    连默的睡衣是上衣和睡裤分开的,睡裤比较容易换,睡衣就有些困难,因为他的右手现在还不能使力。

    所以当姬夜熔换好睡衣出来时,就看到这样一幅画面。

    连默已经穿好睡裤,正在和自己的睡衣搏斗,穿着袖子的右手无法动弹,左手不是很方便的在勾左手衣袖。

    露出大片的后背,纹理清晰,一路往下,甚至可以看到他腰肢有两个浅浅的腰窝,在淡雅的光线显得格外性感。

    连默的身材好,姬夜熔一直都是知道的,但现在看来,总体上他好像比以前清瘦了。

    他好不容易勾到衣袖穿上,正要扣纽扣时,姬夜熔没有继续袖手旁观,径自走到他面前,纤细的手臂伸到他面前,从第二颗扣子,开始扣起。

    连默深邃的眼眸里不由的一脸,薄唇噙起笑意。

    阿虞,主动帮他扣纽扣,这感觉真好。

    他睡衣上的纽扣有些沉,金色的,触觉微凉,姬夜熔扣上一颗又一颗,动作自然熟稔,和从前简直就是一模一样。

    连默凝视着她素净的脸庞,鼻端下是她身上淡淡的香皂味,纵使外面狂风暴雨,但这一刻他还是感觉到了温暖在身边肆意的蹿动。

    尤其是阿虞似有若无的气息流动在他的胸膛,内心忍不住的欢欣鼓舞。

    连默因为她的气息暗暗欢喜时,姬夜熔又何尝感受不到他的气息。

    其实姬夜熔和连默身上的气息是非常相似的,都有一种独特的香气,不是香水,也不是沐浴液,而是一种纯天然的手工皂。虽然不是同一款,却是同一系列;当初是连默特意为阿虞挑选的,这个世界上只有阿虞有,市场上哪怕再也有钱也不可能买到。

    有些东西,也许不是价值连城,可贵之处在于它是独一无二。

    如这块小小的手工皂!

    如阿虞!

    扣好最后一颗纽扣,姬夜熔的手就要往下落,连默握住她的左手,低头在她的手背上亲了一下。

    眸光烁烁,触目生辉。

    姬夜熔眉头微敛,迅速的抽回手。

    好在于莎此刻敲门,送晚餐,没有太多的尴尬,沉默也是理所当然了。

    晚餐吃了一半,有电话进来,连默一边接电话,一边扫了眼阿虞,起身道:“等我的决定。”

    把电话给了于莎,对阿虞说:“你慢慢吃,吃完早点休息,我有急事去书房处理。”

    他仔细交代完,这才步伐急匆的往书房走。

    看样子是真的有急事。

    姬夜熔用过晚餐,没有休息,实际上她也睡不着。

    在卧室的另外一端就是连默的书房,她出房间门走着走着就到了,因为地上铺着厚实的地毯,她走的又轻慢,没有一点声音。

    没有连默的允许,没有人敢接近书房,平日里连打扫都是于莎亲自动手。连默大概是真的是很急,所以书房的门没关,是虚掩着的。

    透过缝隙,姬夜熔看到他坐在电脑前全神贯注的看着邮件,面前堆积了不少文件,剑眉紧锁,俊冷的轮廓线一直绷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连默回过神发现站在门口的她,不管多忙,还是立刻放下手头的事,起身走向她:“怎么不进来?”

    拉阿虞进书房,将门关上。

    姬夜熔没有回答他,眼角的光总是往他的手臂上扫,突兀的问了一声:“还痛吗?”

    连默先是愣了一秒,再看向自己的右手,笑了下:“手术后一周是痛的,现在不痛,就是不方便使力。”

    姬夜熔垂眸,再次沉默了。

    “你来刚好,帮我签字。”

    她被连默拉到书桌前,因为他要回邮件,文件也要他签字,内容他都看过,没有问题,就差签字。

    他将旁边的椅子拉过来,让她坐在自己的身边。

    “我签?”姬夜熔清冽的眸子射向他,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这么机密的文件,他竟然交给她签字。

    连默点头,“你签。”

    “你不怕我会出卖你?”她已经不是以前的阿虞,不会再为他卖命,他还会相信她?

    连默侧目看她,唇角和眼底蕴满笑容,“如果在这个世界上,连阿虞都不能相信,那我就真的没有可以相信的人!”

    若是放在以前听到他这番话,她会感动,会激动,会以为自己对他而言很重要,可是现在——

    她无法这样想了。

    “也许你真的不该相信我!”

    回来,只是因为她要利用他,报该报的仇。

    连默伸手温热的大掌放在她的头上,极其温柔的拍了拍,“比起相信自己,我更相信阿虞!”

    姬夜熔眼眸迅速划过什么,射向他的同时听到他的声音再次响起:“好了,快点做完这些,我们就可以休息了。”

    ***

    连默敢让姬夜熔帮自己签字,是因为姬夜熔的字与他的非常相似,甚至可以说简直一模一样,只要姬夜熔想要的话。

    在姬夜熔没有去基地接受训练之前,连默曾经做了她一年的老师,教她读书写字。

    那时起姬夜熔就在模仿连默的字迹,这么多年过去,她和连默的字早已分不清谁是谁的。

    姬夜熔低头专注的在文件上签上连默的名字,每写一次,眼角的余光就会下意识扫旁边的人一眼。

    他左手纤长的手指不紧不慢敲在键盘上,优雅不已,似乎并不生疏,他用的鼠标都是左手的。

    不禁想起程慕在车子说的话,那段时间他的右手完全不能动,他不是左撇子,却因为受伤而让自己锻炼成左右手一样的灵活。

    连默不是不知道阿虞在看自己,只是佯装不知而已。

    天知道,每次她凝视自己的时候,他有多想吻她。这种渴望不亚于沉睡千年的吸血鬼突然醒来,对于新鲜血液的渴求。

    他没有这样做,拼命压制这种(欲)望,是不想把阿虞逼的太紧,让她的心里对自己产生更多的抗拒感和抵触。

    有些事还是水到渠成最好。

    现在他只想快点处理完这些事情和阿虞(上)*,睡觉。

    凌辰1点,于莎第三次把咖啡送进书房,刚走到门口就看到姬夜熔示意她不要走进来的手势。

    眸光看向她身边,原来阁下靠着椅背已经睡着了。

    连默本只是打算闭目养神一会,许是近日来太过疲惫不堪,不知不觉的就入睡了。

    于莎无声的退下,不打扰他们。

    姬夜熔看到沙发放着一张薄毯,起身走过去,拿起薄毯折身回来站在连默的身边,轻轻的将薄毯盖在他的身上。

    薄毯底端散落在地上,她稍稍整理下,眸光扫到他的右手,伸手到他手臂上方,距离还有几毫米的时候倏然僵硬在半空。

    清冽的眼眸拂过黯淡的光芒。

    红唇轻抿,声音微乎其微的只有她自己听得见:“四哥……”

    四年前犯罪集团基地的那场毁天灭地的大爆炸,作战小组死伤无数,还差点彻底毁掉了他的右臂。

    所有人都以为那是犯罪集团想要毁掉基地,顺便将他们一网打尽。

    唯有姬夜熔心里最清楚,那场爆炸的始作俑者是——自己。

    =============================8149====================

    少爷;今天8000字放在一章更新,没有少更喔!顺便提一句,若是有高考生在追文,少爷希望你们暂且忍两天,专心准备高考,不要因为追文而分心,影响到你们的高考!希望每一个高考生都顺利!等你们考完,尽情的来找少爷玩耍吧!少爷在这里等你们!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妖妖逃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妖妖逃之并收藏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