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 > 情是如此绊人心11

情是如此绊人心11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屋子的冷清和寂静,姬夜熔没有给他任何的回应,可连默知道怀里僵直的人是醒着的。

    已经拆掉固定支架,右手可以稍稍用一点力,轻抚她的长发,鼻端下尽是她发尖的香气。

    气息喷在她的颈脖,唇瓣轻咬她玲珑的耳朵,她在他的怀中下意识的哆嗦了下。

    唉。连默在心里暗暗的叹气,他是真不愿意让阿虞去祭拜连城,也不想和一个死人较劲,因为那个人已经死了,较劲毫无意义。

    他只是不想承认,也不愿意承认那个已经死掉的人在阿虞的心里占有很重要的位置。

    “阿虞,下不为例。”

    为了阿虞,就忍一忍吧。连默在心里这样劝自己,不过是祭拜,没什么大不了的。

    姬夜熔紧闭的双眸在听到他的话后缓慢的睁开,微微的侧头,凝视他的眸光里夹杂着不相信。

    连默右手轻轻的落在她的脸庞,指尖温热,眸光越发的灼热,低头唇瓣就要往她的唇瓣上覆盖。

    她下意识的撇过头去,唇瓣落在她的脸上。

    连默剑眉一扬,倒也没有强迫她,保持抱着她的姿势道:“阿虞,晚安。”

    这*姬夜熔睡的不是很踏实,最大的原因就是连默拥着她,很是不习惯。

    之前虽然也睡同一张*,但是各自占据半边,中间有着很大的空隙,谁也不妨碍谁。

    现在连默已经将她抱在怀中了,半夜她想要移动到*边,还没动两下,连默的手已经再次覆盖在她的身上,黑暗中他的声音低喃:“阿虞乖,好好睡觉。”

    像是在哄女儿一般。

    这样反复几次,姬夜熔也就不动了,怕他的右手会无意识的使力,影响恢复。

    闭着眼睛,数着耳朵,在他的怀中,等天亮。

    *********************少爷求推荐票的分割线****************

    清晨,用过早餐,连默吩咐于莎去衣柜里拿了一件卡其色的长款风衣。

    虽然说四月的天温度渐渐回温,但早晚外面还是很凉的,连默接过于莎递过来的风衣,披在姬夜熔身上。

    姬夜熔扫了一眼风衣,眉头不由的皱起,款式还好,修身简单,可这颜色太浅,不喜欢。

    连默像是看穿了她的心思,轻笑道:“阿虞还年轻,可以多尝试一些美好的事物。”

    姬夜熔没说话,唇角微微下沉,可见她是真不喜欢这一类的衣服。

    连默侧头吩咐于莎陪她一起去,记得带上水杯和点心,至于祭拜用的鲜花等,他早已命人准备好。

    帮阿虞扣好扣子,右手左手速度不协调,用腰带在她的腰间慢吞吞的系出一个蝴蝶结,还算能入眼。

    侧身而站,一边将她衣服里的头发拿出来,一边说:“早点回来,中午我们一起用午餐。”

    连默送她到门口上车,也只能送她到这里,总不能指望他还送她去见另外一个男人。

    这,他真做不到。

    姬夜熔先上了车子,连默眸光扫向旁边候着的宋遥和拾欢,唇边的浅笑敛去,声音沉冷:“她的安全,我就交给你们了。”

    “是,阁下!”宋遥和拾欢异口同声的回答。

    其实不用阁下开口,他们也会用自己的生命去保护他们的队长!

    连默站在门口,目送阿虞的车子离开夜园,越来越远,最终消失在他的眼帘中。

    来接他的程慕站在一旁,见阁下久久伫立,眼底的光深谙不定,忍不住道:“既然不愿意,为什么不告诉她真相?”

    他相信,只要阁下亲口说,姬夜熔一定会相信。

    连默的脸色不动声色的沉了,眸光瞬也不瞬的盯着阿虞消失的方向,声音漠然:“阿虞从不会怀疑我。除了在连城死的这件事上!”

    如果在这个世界上连阿虞都需要他亲口解释才会打消怀疑,那么解释与不解释,相信与不相信,对于他而言,已经没那么重要了。

    ——阿虞,过去的事,我不会向你开口解释,但我会做,用行动证明给你看,当你看到我所做的一切,你是否还会怀疑我?不信我?

    ——那时你若还要疑我,四哥不勉强你!

    ********************少爷求推荐票的分割线*****************

    姬夜熔和连城曾经闲聊过,若是生于古代,各自会是什么样的人,在做着什么样的事。

    姬夜熔想自己一定会是剑客,行侠仗义,结交一群好友,酒剑走江湖。

    连城说,他可能会是一个百无一用的书生,教人读书写字,或是帮人写信,赚点银两,支撑生活。

    他们看似大不相同,其实性情上很相似,都是淡泊名利,对于金钱权利都看的很淡,向往简单自由的生活。

    连城还说过,要是哪一天不在了,他会想将的有用的健康的器官捐给有需要的人,这样就好像自己还活在这个世界上。

    很可惜,连城的愿望没有达成,他的器官不但没有帮助到任何人,甚至没有一块完整的肌肤。

    因为他死的……太过惨烈。

    姬夜熔走进连家的祖墓,映入眼帘的是肃穆而威严的建筑风格。

    这里埋葬着连家的世世代代,日后也会埋葬着连家的子子孙孙。

    连城的墓碑就在连臻的旁边,另外一边是连臻的亡妻,还有一个空着的墓地是连臻生前就留好给云璎珞的。

    连臻死前,说:“你我的一生都葬送在场没有爱,只有恨的婚姻坟墓中!现在我累了,我先走一步,在那边看着你,我会睁大眼睛看清楚你是如何众叛亲离。我给你留好了墓地,你生是连家的人,死,也是连家的鬼。你生,慕容庄得不到你,你死,他连你的骨灰也不会有。云璎珞,你说,我们到底是谁赢了?”

    云璎珞站在病*前,安静的听着自己的丈夫对自己恶毒的诅咒,精致的容颜上没有悲伤,也没有愤怒,冷眼旁观的看着他,一点点的断气,直到彻底没了气息,不甘心的闭上睁了一辈子的早已看倦风景的双眼。

    连臻死了,她的丈夫死了,她本该哭的,该伤心难过,该悲恸不已,可她,并没有。

    她只是俯下身子,唇瓣凑到连臻的耳畔,像是对熟睡的丈夫说着悄悄话。

    “我的城儿没了,你以为我会就这么算了?连臻,你走了也好。你就在那边睁大眼睛好好的看着,我是如何让你的连默活的生不如死,我要你看着他是如何承受着骂名,在M国的史册上遗臭万年!”

    ****

    姬夜熔站在连城的墓碑前,看着黑白色的五官轮廓,剑眉星眸,笑容温润承载。

    有的时候姬夜熔真的想不通,像云璎珞那般阴狠之人,怎么会生出连城这样善良的人。

    连城和云璎珞真的一点都不像,倒是连默的性格像极了云璎珞,都是美丽中淬着剧毒,一沾命绝。

    姬夜熔将鲜花送到连城的墓碑前,只说了一句:“生辰快乐。”

    今天是连城的生忌,这也是她坚持要来祭拜的原因。

    姬夜熔转身要离开的时候,迎面而来的是身穿黑色风衣的连景,戴着黑色墨镜,她那鹅蛋脸被遮挡住大半了。

    连景将怀里的鲜花送给连城,摘下墨镜,看向姬夜熔,“真没想到他会让你来拜祭连城。”

    姬夜熔没有接话,低低的说了一句:“今天是他生辰。”

    “我知道,所以就来看看他。”连景眸光也看向了墓碑。

    她与连城虽然不是同母,却是同父的亲姐弟,那时她和连默相处的最为亲近,但与连城的关系一直不错。

    没想到连城会惨死,而最大的嫌疑人却是她的另外一个弟弟——连默。

    “这么多年过去了,母亲是最想念连城的人,却也是唯一不来祭拜连城的人。因为她还没有找到害死连城的凶手,她觉得无颜面对连城。”

    连景声音顿了下,侧头看向姬夜熔,认真的问道:“夜熔,今天当着连城的面,你给我一句实话。”

    “连城到底是不是连默杀的?”

    姬夜熔沉默,凉风拂面,纵然阳光普照,像墓园这样阴气湿重的地方免不了给人一种阴寒的感觉。

    在连景质疑的眸光中,她似有若无的摇头:“我不知道。”

    是真的不知道。

    连景纤细的柳眉微拧,“连你也不知道?”

    姬夜熔眼神看向温润如玉的连城,声音低低道:“他说,我不了解他。”

    连景闻言,叹气,红艳的薄唇逸出一抹苦笑:“别说你不了解,在这个世界上又有几个人能了解他?”

    姬夜熔没有再说话。

    两个人在连城的墓碑前伫立良久,阳光越来越晒人,头皮都开始有灼热感了。

    连景开口:“时间尚早,陪我去坐坐?”

    现在还不到10点,回去也没事,姬夜熔点头。

    ******************少爷求推荐票的分割线***************

    市内的一家高档咖啡馆,满室的咖啡香醇飘散,连景点了一杯不加糖不加奶的黑咖啡,姬夜熔喝的是温开水,她对饮品不感冒。

    连景看着她眼前的清水,笑:“你还是和以前一样。”

    姬夜熔掠眸看向她白希的手指捏着调羹,慢慢的搅拌着咖啡,声音很轻:“你以前最怕苦。”

    连景一怔,随之唇瓣晕开绚烂的笑容,只是这份绚烂并未在她的眼眸里绽放。

    “许是年纪大了,倒不喜欢甜味。苦点好,越是苦,越是能记忆犹新。”

    她这话,有深意。

    “还怨他?”连景这辈子最苦的就是被迫嫁给了她不爱的人。

    连景脸上的笑渐渐淡了,轻抿口苦涩的咖啡,慢慢道:“能不怨吗?”

    姬夜熔沉默,是啊,能不怨吗?

    自己都不能,更何况是连景。

    连景岔开这个话题,不想总是谈过去的事,将话题转移到姬夜熔的身上,责备她太过冲动了,怎么可以直闯云璎珞的庄园。

    云璎珞对姬夜熔早已恨之入骨,若是有机会,她恨不得要将姬夜熔挫骨扬灰,她这样做,根本就是羊入虎口。

    姬夜熔喝着清水,静静的听着连景带着关心的责备,在她说完后,只说了一句话。

    她说:“景夫人,我不是羊!”

    云璎珞若是虎,她姬夜熔怎么可能是一只毫无反抗能力的小绵羊。

    她不是羊,而是能与虎厮杀一场的狮子。

    连景笑叹:“还不是连默太过紧张你,连着我都快忘记了你以前英姿飒爽的模样了。”

    姬夜熔不可置否。

    因为她的右腿,现在不管是连默还是兵鬼的人,对她都是小心翼翼,好像她是一个瓷娃娃,稍不留神的磕破就会支离破碎。

    连景叮嘱姬夜熔莫要逞强,面对云璎珞切记硬碰硬,毕竟现在云家的势力还在,连默都还要忌惮着云璎珞,她不希望姬夜熔会和云璎珞发生正面的冲动,她在中间也很为难。

    “你还是很在乎他们。”姬夜熔淡淡的开口。

    连景眸底的光芒黯淡,低低的说了一句:“养育之恩大于生育之恩,纵然他们逼我做最不愿意的事,若是真看到他们受伤,心里多少还是难过的。”

    姬夜熔没有再说话,顾明希远在C国,可以避开这样左右为难的局面,而连景从一开始就在这个漩涡里,她躲不了。

    “许思哲是一个很好的男人,人应该珍惜眼前的事物。”当年连景被迫嫁给许思哲,有一半是姬夜熔的功劳。

    她以为让连景嫁给许思哲比嫁给霍渊好,当时她不懂,若是嫁给一个不爱的人,哪怕对方是全世界最好的人,也毫无意义。

    现在她明白了,所以见到连景心里多少有些歉疚,尤其是在知道连景失去孩子的时候。

    连景掠眸看着她笑,笑容苍凉,“夜熔你不懂,再好的男人在面对自己爱的女人,不爱自己的情况下,也会愤怒的失去理智。”

    姬夜熔皱眉,还没来得及问她的话是什么意思,只听到连景自问自答的声音落寞的响起:“你知道我们的孩子是怎么没有的么?”

    “那晚他在外面应酬喝了很多酒,回来抱着我,一遍遍的问我爱不爱他,我沉默。他发疯似得吻我,我拼命的反抗,孩子就这么生生的被他做没的。”

    说着她忍不住叹气,从手提包里拿出烟盒,还没点燃香烟,侍应过来提醒,这里是无烟咖啡厅,若是有需要,可以前去吸烟区。

    连景没去,落寞的收起了烟盒。

    姬夜熔神色沉静的听着连景的话,心无声的揪起。

    连景现在的不幸,都是当初自己和连默作的孽!

    “虽然他是无心之过,可我没办法说服自己原谅他!你要我珍惜眼前人,我也尝试过,可真的好难,我做不到。”

    连景说着,眼底氤氲起潮湿。

    “景夫人——”姬夜熔欲言又止。

    连景回过神,深呼吸,眸底的气雾硬生生的逼退,勾起唇角露出不算笑容的笑容:“抱歉,失态了!你也知道像我们这样的身份,注定没什么可以交心的身份。但不知道为什么,每次见到你就想和你说说话,有些事说出来心里真的会好受很多。”

    “为什么相信我?”她不应该因为连默,连同自己也一起讨厌起来。

    为什么还要相信她?

    “夜熔,因为连默的关系,我也很想讨厌你,可是我心里清楚,你比我更苦。而且你就像是一个树洞,不管有什么秘密,什么痛苦的情绪都可以告诉你,不必担心你会曝光我们的秘密和不能见光的痛楚。”

    是的,姬夜熔就像是连景的一个树洞,每每有什么痛苦,难受的事,她都会毫无保留的告诉姬夜熔。

    以前是这样,现在还是这样。

    也许是因为她话少的原因,很适合做一个倾听者,极少会打断,或是发表什么意见,像连景说的那个树洞。

    时间走到10:40,这期间姬夜熔喝了三杯清水,于莎进来提醒她该回去了。

    连景也没有再强求她多坐一会,自己也该回去了,起身与姬夜熔往外走。

    距离到门口还有几步,手机忽而响起,连景示意姬夜熔先回去,有空再联系,她接听电话,听语气是公司的事。

    姬夜熔没有等她,先走出咖啡厅,车子就停在门口,于莎已经拉开车门,侧立在车门后,“夜熔姐,上车吧。”

    姬夜熔弯腰欲要上车,眼角的余光忽而扫到隔壁的儿童主题乐园里跑出来一个小孩子,一边跑,一边回头看,好像是在躲什么人。

    眉头一挑,上车的动作迟疑了:他怎么会在这里?

    小孩子一脸得意的跑出来,没看红绿灯径自的往马路中间跑,似乎要过马路。

    姬夜熔看了下不远处的红绿灯,现在赫然的一抹红映入眼帘,眸光再射向已经要跑到马路中央的小孩子。

    “小心——”

    小孩子听到声音,下意识的就停下脚步,目光四处在看,好像在找声音的来源。

    对面的车子已经飞速的驶过来,事情发生的太快,姬夜熔来不及吩咐宋遥和拾欢,本能的就跑过去。

    “队长……”

    拾欢和宋遥皆是一怔,跟着就是追上去。

    在车子即将要从撞向孩子的时候,姬夜熔扑过去直接将他抱在怀中,在车轮要从他们的身上碾压过去时,急速滚到了路边。

    一刹那,拾欢和宋遥的心都提到了嗓子口。

    从咖啡厅走出来的连景,看到这一幕,手里的手机直接掉在地上,屏幕摔出蜘蛛网般的裂痕。

    姬夜熔坐起来,松开双臂,低头看向怀中的孩子,已经吓的脸色苍白无色,怔怔的看向她时,眼泪本能的大颗大颗的往外掉。

    “你妈没教过你,过马路要看红绿灯?”声线紧绷,神色凝重无比。

    今日若不是她,只怕他这条小命就彻底没了。

    连湛吓坏了,哭的撕心裂肺,眼泪鼻涕糊了一脸,声音哽咽的不清不楚:“痛……好痛……”

    姬夜熔听闻,这才看向他的四肢,因为穿着短袖衬衫,短裤,手臂和膝盖都有擦破,在流血。

    可这在姬夜熔眼睛里算不得什么,连“伤”字都算不得。

    “闭嘴!”她声音冷冽,近乎是命令。

    ================6000==================

    少爷:因为盐巴疯狂屏蔽,以后有神马话都在评论区通知,或者微博。

    推荐总统系列1:《前妻,偷生一个宝宝》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妖妖逃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妖妖逃之并收藏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