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 > 情是如此绊人心23

情是如此绊人心23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总裁大人超给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连默微怔,片刻反应,嘴角晕开淡淡的弧度,“我若说不是,阿虞会心疼吗?”

    姬夜熔摇头。

    不管是与不是,她都不会心疼。

    “你都不心疼我,我用苦肉计做什么?”连默声音很轻,夹杂着几分委屈。

    姬夜熔:“……”

    怎么有一种被倒打一耙的感觉。

    于莎送来医药箱,姬夜熔拉着他坐在自己的身边,从医药箱里拿出很多的药品,先是仔细阅读一番,哪些是可以用的,该怎么用,哪些是不能用的,两个都区分开放好。

    消毒,止血,药膏,按照顺序排列,接着就是处理他的伤口。

    以前她经常出任务,面对的不是恐怖分子就是暴徒,受伤已经是家常便饭的事,也不是每一次都会有医生立刻过来帮她处理,很多时候即便是中枪,也要带着身体里的子弹继续与暴徒搏斗,直到击毙暴徒,任务结束,她才有机会和时间去看医生,处理伤口,所以她必须学会应急的医疗处理,让自己撑得到任务结束。

    时间久了,处理起各种伤势也算是驾轻就熟。

    此刻她低头认真的给连默处理伤口,动作熟练,轻缓,想到什么需要注意的地方就开口告诉他。

    连默靠着沙发,任由她随意的摆弄自己的手,瞧着她的眼神笑意和情意浓郁的化不开,外面明明是狂风暴雨,他眼底却满载光芒和温暖。

    之前姬夜熔给他倒杯水,他都要夸,更何况现在她是在为他处理伤口,正当连默要开口时,姬夜熔似是猜测到他想说什么,率先开口:“闭嘴,不准说话!”

    她可不想再听他说什么“阿虞真可爱,阿虞真棒”诸如此类的话语。

    纯粹拿肉麻当有趣!

    连默嘴角忍不住的往上翘,笑容如沐春风,何止是得意,更是骄傲。

    阿虞和自己已经心有灵犀一点通了。

    姬夜熔不让他说话,他倒也真的没再说话,不过他直接行动了。

    #已屏蔽#

    姬夜熔皱眉,还没反应过来他的话是什么意思的时候,沉哑的嗓音伴随着暖风一起传入耳畔,“阿虞的心,跳的很快!”

    像是发现什么了不得的事,他的双眸熠熠生辉,璀璨闪烁。

    相较之下,姬夜熔的神色略显狼狈和窘迫,被发现了不该被人发现的事情,原本就有几分绯色的脸颊,逐渐染上了滴血的红,也不知道是急的,还是羞的。

    这一幕落进连默的眼睛里,脑子里只剩下四个字:人面桃花。

    #已屏蔽#

    姬夜熔这次是真的急了,撇开不想被他亲不提,房间里还站着一个于莎,他不要脸,她还想要。

    #已屏蔽#

    姬夜熔眼神瞟过去时,发现于莎早已不在卧室,丢脸肯定是丢脸了,好在总算没在于莎上扬现场直播,否则她以后真的不能直视于莎了。

    一番*的吻结束是在十五分钟后,如果不是还惦记着她的长发是潮湿着,他怕是舍不得这么快就结束了。

    姬夜熔气喘吁吁,胸腔起伏的频率比双脚被绑沙袋跑十公里还要厉害,眼眸瞪着他,却早已没有了拒人千里之外的冷清,更像是在娇嗔。

    连默看得心底欢喜,将她搂到怀中,亲吻她的发丝,声音轻喃,反复的自问自答:“阿虞,阿虞,阿虞是谁的阿虞?阿虞是四哥的阿虞。”

    姬夜熔:“……”

    这人,淋雨淋到脑子里去了。

    俗称:脑子进水了。

    -

    这场雨下的很久,傍晚连默有急事要回总统府,离开夜园时大雨依旧。

    走前他叮咛于莎,要多送点热水到她跟前,否则她想不起来喝热水,还要注意她的体温,因为淋雨,指不定会不会感冒。

    叮嘱完于莎,又叮咛姬夜熔:“晚上怕是赶不回来陪你一起用晚餐,想吃什么吩咐于莎走,实在没胃口也要吃点,水果都行。”

    姬夜熔点头。

    他又道:“十点,不,九点半没回来,你就先睡,不要等我,盖好被子,别踢被子!”

    姬夜熔:“……”

    本来就没有打算等他回来,还有她睡觉很老实,从来不踢被子!

    连默还想说什么,程慕已经先忍不住的催促他,真的该走了!他都快受不了阁下这么碎碎念了。

    姬夜熔又不是小孩子,这些鸡毛蒜皮的事,阁下为什么要翻来覆去的说,真的不嫌烦吗?他听着都觉得心里烦躁!

    连默大概也是察觉到阿虞眼底的不耐烦了,唇瓣的笑有点无奈和自嘲,自己似乎是真的变得爱啰嗦了。

    最后抱住姬夜熔,侧头唇瓣贴在她的耳畔,轻声道:“别胡思乱想,那些木槿花会好好的,我们也会好好的。”

    姬夜熔眼眸倏然一紧,被他松开的身子僵直,目送着他转身上了车子。

    隔着车窗,连默对她挥手,示意她快进屋子,别站在门口被风雨湿了裤脚。

    车子在雨帘里渐行渐远,最终消失在烟雨朦胧的雾色中,姬夜熔久久伫立门口,心里反复回荡着一句话:他懂,原来他都懂。

    -

    霍以沫的新书发布会办的很隆重,除了邀请各大媒体,也请来在政权里有举足轻重位置的霍渊,还有那些孤儿院的孩子。

    发布会现场门口摆满花篮,有同行的作者,也有豪门名媛,更不乏政圈的人,毕竟她是霍渊的妹妹,从来都不缺想要借她巴结霍渊的人。

    好在霍渊很*这个妹妹,这些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从不会让她操心,帮她处理的妥妥当当。

    发布会上霍渊发言,公开支持妹妹,又以霍以沫的名义对于孤儿院的修建捐出了数千万的天价捐款,成为全场最高。

    之后各种资助孤儿院,资助那些孩子上学读书的资金更是源源不断,远超过霍以沫最初的估计。

    发布会成功结束,现场提供了签名书籍和香槟点心,招待媒体和参加发布会的宾客们。

    霍渊因为工作繁忙,捐款完后匆匆离去,霍以沫以一袭白色长裙搭配高跟鞋惊艳亮相,端着香槟杯,一一感谢捐助的人,也感谢拨冗参加发布会的每一个宾客,出版社还有现场所有的工作人员。

    在发布会的现场拐角处,有一人很不起眼,普通的白色帆布鞋,烟灰色的小脚牛仔裤,上身是一件黑色完全没有图案的T恤,还戴着黑色的棒球帽,整个人与现场的画面格格不入,好在她的存在感薄弱,也没有人注意到她。

    她站在食物面前,手里却拿着书籍,略略翻看。

    霍以沫的文字简单却又犀利,漠然间又透着温情,很容易触动人心,不得不说,文采不错,文字功底也非常深厚。

    只是对于这样的宣传手法,倒是一直饱受争议。

    霍以沫出道的第一本书是以“那些被玷污的女人”为题材,用一个个真实的案件,讲述那些经历噩梦过的女人,并未得到社会的宽容与善待,相反给予她们的是异样的眼神和冷嘲热讽,让她们无法融入正常而普通的生活里,有很多人因此患有抑郁,严重的已经有人跳楼轻生。

    这本书一上市就造成了很大的轰动,除了作者霍以沫是霍渊妹妹这个身份造势宣传外,更因为出版方邀请了受害者与霍以沫一起出席新书发布会,在当时掀起了舆.论的浪潮。

    有人说霍以沫不过是仗着自己家族显赫,沽名钓誉,也有人说她是为那些受害者发出呐喊声,评论两极化,喜欢霍以沫的人很喜欢,厌恶她的人也不少。

    但这并不妨碍霍以沫出书的欲.望,差不多平均一到两年,她会出一本新书,题材涉及很广泛,却有一个共同点:分歧。

    平日偶尔会接受几个杂志的约稿,写几篇陈词滥调的爱情故事,她将这称之为心情的调剂品。

    书虽然写得好,但有些做法或许还无法苟同,她欲要放下书去一趟洗手间时,身后忽而传来轻悦的声音。

    “我认识你,你是不败战神——姬夜熔!”

    白色长裙的倩影忽而拦截在戴着鸭舌帽人的面前。

    虽然姬夜熔穿着普通,鸭舌帽压的很低,混在人群中丝毫存在感都没有,但霍以沫还是一眼认出她来。

    明亮的眼眸纤尘不染,充满好奇的打量着姬夜熔,但绝对没有恶意,单纯的好奇,眼神里流露的崇拜之情。

    姬夜熔眸底拂过意外,倒没想到她会一眼就认出自己来。

    “我可是久仰大名,一直想要认识你,你站在我面前,我要是认不出来也就太傻瓜了。”霍以沫眸光落在她手中的书上,笑道:“被你看到我的书,我怎么有一种心虚没底气的感觉!”

    姬夜熔低眸看了样书籍,声音轻缓:“书,写得很好。”

    霍以沫眼睛里的光倏然一亮,像是被自己崇拜的偶像夸奖了一样手舞足蹈,“真的吗?我还以为你会觉得我写得很烂。”

    “不会。”姬夜熔摇头,她是拿惯枪支的人,让她拿笔肯定是不行的,看到霍以沫的书觉得写的很好,自己就算学习一辈子也写不来,只是……

    她的眼神看向那些被人围住的孩子,眸底的光幽然,“你认为将他们暴露在镁光灯下,真的是在帮助他们?”

    霍以沫顺着她的目光看向那些神色胆怯的孩子,话说的很直白,“你也觉得我是在拿他们在炒作?”

    姬夜熔看向她,没说话。

    究竟是不是在炒作,只有霍以沫的心里最清楚。

    霍以沫放下手中的香槟杯,神色认真道:“第一个孩子的被曝光多多少少会给他的心里带来一些压力和影响,但这可以换来更多的人对他们的关注,施以援手,可以改善之后的99个孩子的生活,这样不好吗?更何况第一个孩子的心里压力和影响是可以治愈的,只要有正确的引导。”

    姬夜熔敛眉,却没有反驳她的话,因为她的话并没有错。

    本来她是想要借由霍以沫作为突破口,探取霍渊的一些事,但很显然她要重新评估霍以沫这个人。

    “虽然我被我哥保护的很好,有点天真和傻气,但这不表示我没有脑子!我写的书,更不是只因为我哥是霍渊而卖得好!”

    霍以沫无辜的耸肩膀。

    “我相信!”姬夜熔将书还给了她,“打扰了,祝你新书大卖,再见。”

    霍以沫一愣,见她要走,连忙跟在她身后问道:“你不喜欢我写的书?”

    “我是一个没有同情心的人。”这样的书她看了也没用,因为同情一个人也毫无意义,她又何必浪费自己的情绪去同情别人。

    “你才不是!”霍以沫突然停下脚步,对着她离开的背影大声说道,声音微顿,在姬夜熔步伐顿住时,深呼吸一口气,特别认真的说:“姬夜熔不是没有同情心,她只是太想保护自己了。”

    姬夜熔背影明显的一僵,回头看向她干净的容颜,紧抿的唇瓣轻轻的抿出几个字:“你不了解她。”

    “我不需要了解她,我只要相信她!”霍以沫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声音是那么的笃定。

    “相信她?”姬夜熔步伐缓慢的往她面前走,眸光冷彻的盯着她,近乎是咄咄逼人的问道:“你相信她什么?你甚至不知道她今天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因为我哥!”霍以沫脱口而出的说,“阁下和我哥的分歧越来越多,牵扯到的利益也越来越复杂,你消失了四年,死而复生,阁下一直对外封锁你的消息,兵鬼无端解散,想来你不会再为阁下卖命,但你依旧是和阁下站在同一个阵线,对吗?”

    姬夜熔敛眉,沉默不语。

    霍以沫比自己想象中要聪明得多,她只是有意的避开那些政权纷争,不让自己陷入那个漩涡里。

    “我哥的事,我从来不过问,不管对错,我只知道他是我哥!”霍以沫认真的眸光凝视着她,言辞恳切:“至于你,我想和你交一个朋友。”

    “我没有朋友。”姬夜熔回答的很干脆,拒绝的也相当干脆。

    “我不相信!你和景夫人关系不错,与C国总统夫人顾明希,A国总统夫人傅弦歌私交甚密,你和兵鬼的11个人一条命,你怎么会没有朋友?”

    霍以沫似乎对她的事很感兴趣,知道的也算是详细了。

    但这对于姬夜熔而言,不算是一个好消息,她是一个非常不喜欢被人窥探的人,而霍以沫无疑是窥探她已久。

    清澈的眼帘里渗出凉意,眉心紧锁,或许今天她就不该出现。

    “不要将你写书的那套用在我身上!”丢下这么一句冰冷的话语,姬夜熔转身就要走。

    霍以沫眼睁睁的看着她的背影越走越远,垂落在身体两侧的手不由的收紧攥成拳头,不断的深呼吸,眸底的不甘心越发浓郁了。

    ————————5040————————

    总统系列文1《前妻,偷生一个宝宝》已完结!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妖妖逃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妖妖逃之并收藏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