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 > 情是如此绊人心25

情是如此绊人心25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总统府曾经被柳若兰和连湛住过,阿虞怕是不会喜欢再住总统府,再者,比起总统府他也更喜欢夜园的生活。

    如果说总统府是权利和尊贵的象征,金碧辉煌,是每个男人梦想中的殿堂;那么夜园就是最平凡的家,是每一个洗尽铅华的男人最渴望的拥有的平凡日常。

    程慕无奈的叹气:“阁下,您这到底是着的是什么魔?”

    起初他只觉得阁下是想通了,可现在看来,他岂止是想通,简直就是走火入魔。

    连默笑而不语,凝望窗外,沉默许久,问道:“你知道,我每天什么时候最轻松吗?”

    程慕摇头不知。

    “是回到夜园看到阿虞的那一刻。”似乎是想到阿虞,眸底泛着点点的光晕,“看到她像个孩子,每天眼巴巴的瞅着,等着木槿花开。”

    那一刻,夜园里没有总统,没有政权,亦没有任何的仇恨与对错,只有阿虞与四哥。

    岂能不轻松自在。

    夜园里没有风雨,只有宁静与惬意。

    程慕没有心上人,自然不能懂他对夜园的贪恋,更是贪恋夜园里的那个人。

    直叹,阁下已经着了魔。

    —

    夜园之前之所以叫徽墨庄园,自然是因为它的景观好,假山假水,绿荫连天,纵使夏日走在夜园任何一条小道,皆能感受到阴凉,凉风徐徐,自在舒服。

    自去过霍以沫的新书发布会后,姬夜熔鲜少会踏出夜园,她也不爱跟连默去总统府,平添口舌之争,不如躲在夜园图个自在。

    至于让叶愁生查的事,目前已经追查到消失的人曾经在法国出现,叶愁生也已经前往法国,继续追查下去。

    她不着急,四年的时间都已经等到了,不差这一时半会,她会揪出那些人,一定会。

    夜园的日子虽然单调,却不会无聊。她本就是没什么兴趣爱好的人,以前在基地每天都在接受最挑战人类极限的训练,离开基地回到岩城,她时时刻刻都在连默的身边,保护他,为他布局,不然就是出任务,面对暴徒或是恐怖分子。

    闲下来的时间少之又少,不是陪木槿就是睡觉或画画设计图,她喜欢与军械相伴,所以经常会绘制一些图,M国现在采用的军事武器,其实大部分是出自她的手,不过鲜少会有人知道罢了。

    之前军事基地那些老头子没少向连默讨人,认为她留在阁下身边只做一个随扈太屈才了,只不过每次都被连默断然拒绝。

    以前姬夜熔是喜欢和连默在一起的,哪怕什么都不做,什么话都不说,只是静静的站在一旁,看着他专注工作的模样,时而皱眉,时而冷笑,心里也是满足的。

    因为就在那短暂而沉默的时间里,是真正的只属于他们的——时光。

    现在连默把能给的时间都给了她,她却不再稀罕,更愿意一个人静静呆着,或看书或看看花草。

    不必费脑子想着该怎么敷衍他。

    午后,姬夜熔让人把摇椅摆到大树下,独自纳凉,旁边放置着一壶茶,一本书覆盖在脸上,好不惬意。

    姬夜熔只是闭目养神,并未真正的睡着,虽然书籍遮挡住了她的视线,但到有人靠近时,她还是第一时间感觉到了,她并没有睁开眼睛。

    连默在旁边的椅子坐下,伸手就拿她的杯子喝茶,直到饮尽茶水,放下杯子,方才开口:“我被那群老头子念紧箍咒念得头疼欲裂,阿虞倒是惬意!”

    姬夜熔拿开脸上的书,冷清的眼帘射向他,气宇轩昂的眉间隐不去的疲惫,看样子是真被那群老顽固逼得疲惫不堪了。

    眸底的光扫到空空的茶杯,她坐直身子,提起茶壶又倒了一杯。

    连默倒也不客气,直接端起来又是一口喝完。

    “换身衣服,跟我出趟远门。”这也是他突然回来的目的。

    姬夜熔敛眉,不解的眼神凝视他。

    连默放下杯子解释道:“一个小时前,C城环形桥塌,情况严重,三个小时后我们出发去C城。”

    他不放心将她一个人放在岩城,撇开霍渊不说,单单是云璎珞和柳若兰就让他顾忌颇多。

    于连默而言,这个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非自己身边莫属,所以他必须要将阿虞带在身边。

    “我一定要去?”姬夜熔不是很想去,一是他去是为公事,她的腿脚不便,去了帮不上忙!二是这次事件严重,相关人员定然很多,她跟着去,以什么样的身份?

    连默见她神色犹豫,清邃的眸光温柔缱绻,有着割舍不下的牵挂,“阿虞,给我一个安心。”

    若是她不跟着自己一起去,只怕到哪里他也是时刻惦记着岩城,记挂夜园里的人,无法安心处理事故。

    姬夜熔默然,在他“给我一个安心”中妥协,亦是不想耽搁他的时间,早点出发为好。

    在回夜园的路上,连默已经吩咐程慕做好出发的准备,国务卿目前正在忙于军事会谈的事,所以C城的突发事件,他必须亲自过去一趟。

    这次出发的队伍除了必要的警卫员,随从还有医疗团队,为首的是颜惜,于莎也一起随行,为了照顾姬夜熔。

    在直升机上,连默和程慕也是相当的忙碌,不断的有电话进来,有很多需要立刻处理的文件。

    姬夜熔是第一次坐在直升机上却不需要出任务,也没有任何需要她担忧的事情,戴着耳机,屏蔽外界的噪音,漠然的看着窗外的风景,隐隐能听到他们的谈话声。

    连默在讨论话事情的时候并未忘却姬夜熔的存在,偶尔递杯水给她,或是在空隙间,对她说:“还有90分钟,你可以休息一会。”

    姬夜熔闭上了眼睛,倒不是真的困倦,只是不想他再为自己而分神。

    —

    90分钟后,直升机平稳的降落在C市的军事机场,C市的市长等一干人早已在等候,迎接他的到来。

    只是当看到连默牵着一个女人下飞机时,每个人的眼睛里都拂过一抹讶异。

    因为认出跟在阁下身边的女人不是总统夫人,而是那个传说中如鬼魅一般的女子:姬夜熔。

    姬夜熔神色冷清,犀利的眸光轻易的探究出他们内心的波涛涌动,神色却依然无动于衷,哪怕自己的手被连默紧紧的扣在掌心里。

    在场的人都是聪明人,有些事都是心照不宣,此刻更是,上前除了恭敬的问好,更重要的就是汇报目前的事件进展情况。

    连默一边听,一边牵着姬夜熔的手走到车边,抬手示意,暂停。

    他温热的眸子凝视着姬夜熔,轻声道:“我现在要立刻去现场,不能送你去酒店!你自己过去,照顾好自己,有什么需要吩咐于莎拾欢他们。”

    姬夜熔点头,眼下这个时刻,都没有心思想其他的。

    连默是看着她上车,车子缓缓启动,直至消失在眼帘,他脸上的温和倏然消失,侧目阴翳的眸光扫向那些人,薄唇轻扯:“立刻和我去现场。”

    他的声音夹杂一层冰霜,听得每个人的后背都爬上了一层凉意,心里哆嗦。

    —

    C市是一个有山有水的风景优美的地方,每年慕名而来的游客不计其数。如果不是出了这样的事件,姬夜熔怕是此生都不会看到这样的风景。

    车子在公路上急速的奔驰,姬夜熔姿态端正的在后车厢,眸光看向窗外一闪即逝的风景,眉心微敛,此刻并没有欣赏美景的心情。

    因为越靠近市中心越能看到绑住黄丝带的车子,那是志愿者的标志,自愿给予那些需要帮助的人的信息。

    这个世界很大,这个社会很复杂,充满险恶与狡诈,可当人类遇见到重大的天灾*,又能团结一心,伸出援手,给予那些在黑暗冰冷的人带去温暖,哪怕只是一丝一毫。

    四年前在遭遇那些噩梦,万念俱灰时,姬夜熔也在心里想过,自己救过那么多人,为什么当自己*地狱,没有人伸手拉自己一把。

    她甚至在内心深处憎恨这个社会,这个世界,后来若不是遇见触手可及的温暖,或许今日的她,早已有了极端的反社会人格,成为最有智慧的犯罪者。

    可见经历对于一个人的性格造成有多么深的影响。

    —

    抵达酒店是40分钟后,与其说是酒店,不如说是私家园林更为贴切,背山面海,绿茵丛生,环境清幽,俨然是一处世外桃源。

    明明C市刚刚经历一场重大灾难,人心惶惶,悲痛四伏,可这里好像不受任何外界的打扰,怡然自得的立于美景中。

    于莎让人将行李提到房间,收拾好,已经6点30分,晚餐的时间到了。

    询问了一下姬夜熔的意思,她没什么胃口,让于莎不必忙活,话虽如此,20分钟于莎还是送进来一份水果沙拉。

    房间里此刻只剩下姬夜熔,拾欢、宋遥三人。

    姬夜熔站在落地窗前,平静无波的眼神不带任何的色彩与情绪,漠然的看着这座城市的一角,声音沉冷:“现在的情况如何?”

    “阁下已经抵达事故现场,总之一片混乱。初步估计死亡人数不会低于300,伤患约有200多人!”

    宋遥将自己得到的消息立刻汇报给她,话音刚落,拾欢刚接完电话,接着说:“五哥查到环形桥是云家出资修建,设计图也是云家找人设计的,当初政aa府大力支持,去年刚刚投入使用!”

    环形桥正式投入使用前,作为云家现在最高的权力者云璎珞甚至亲自出现在剪彩现场,然而时隔不到一年,环形桥塌陷造成巨大的伤亡,可想而知作为投资者的云家必然要被牵涉在内。

    “继续查,不管用什么办法,我要看到审批的图纸与各个部门的相关审核签字。”

    这么大的一场项工程在投入使用之前定然会有各项的检查和修改,没有各个部门的签字审批,怎么可能这么轻易的投入使用中,而且这不到的一年的时间突然崩塌,之前怎么可能一点征兆都没有!

    如果调查结果不是人为,那就是整个工程的过程中出现问题,但却被人刻意隐藏起来,这才造成这么大的事故。

    “是。”拾欢率先出去了。

    宋遥站在原地,一时间没动,眸光直射她孤寂的背影,像是猜到她想做什么,“你想利用这件事打击云璎珞?”

    姬夜熔转身看向他,声音机械:“如果不是她,矛头不会指向她,如果是她,那也是她的罪有应得。”

    “可是阁下——”宋遥犹豫,毕竟云夫人是阁下的生母,纵使这件事故与云夫人有挂,若阁下有心相互,怕最终也只会找个替罪羊,不了了之。

    “如果真的是她,到时候就由不得连默了。”她的眼眸里闪现过一抹寒意。

    宋遥不再追问,她心里在盘算着什么,在兵鬼中唯有宋遥最清楚不过,这也是宋遥留在她身边的缘故。

    只有宋遥能清楚的了解她心里的想法,方可在不便的时候代替她做出决定。

    如果云璎珞真的就是他们想要找的那个人,也许这件事是契机,可以逼得她出手,露出破绽,他们便有机会找到证据证明她就是与犯罪集团合作的人。

    若不是,之前她对姬夜熔做了那么多过份的事,差点又要了姬夜熔的命,就当是给她一个教训,让她知道姬夜熔不是没有人撑腰。

    至少他们兵鬼的每一个人都是愿意为姬夜熔献出自己的生命。

    —

    连默一直忙到凌辰三点以后,除了勘察现场,了解救援行动,还有追究事故原因。

    傍晚的时候,C市市长与救援行动队长立即召开了一场记者会,向广大市民说清楚明前的情况,并且将阁下对于此次事件的高度重视也一并表达。

    在晚上的午间新闻的特别报道中,连默的一张侧颜照,赫然出现在报道中,因为是远距离拍摄,像素模糊,只拍到侧脸,但已经肯定是阁下无疑。

    当时救援队从*江水里的车子里救出一名12岁的女孩,连默上前关心情况,伸手摸了摸那女孩的潮湿冰冷的脸庞,吩咐医疗团队一定要全力抢救这个孩子。

    12岁花季年华的开始,却惨遭这样的噩梦,性命垂危,看着怎么能教人不心痛。

    连默在现场的感受更甚过那些通过镜头看到惨状的人们,环形桥突然崩塌,几百人的生命就像是刚刚燃起的星辰,却突然流星般的陨落。

    作为总统他看着自己的国民遭遇危险却不能立刻全部拯救,作为一个平凡的人,看到那些遇难者家属悲恸不已,甚至哭到昏厥过去,心情自然是无比的沉重。

    抵达酒店是已经接近凌辰4点多,本来他不想回房间,不想吵醒阿虞,可眼下这个时刻,不知道为什么他特别想见见她。

    摸黑进房间,连灯都没开,他一切动作都很轻,尽管如此刚坐到*边,黑暗中听到她的声音:“你回来了。”

    “我吵醒你了。”他的声音略显沙哑,似乎很累。

    姬夜熔没有说话,黑暗中起身,窸窸窣窣的声音,伸手想要去开灯,身后突然多了一道力量。

    是连默在黑暗中突然抱住了她,一只手揽住她,一只手轻抚她的面颊压在自己的怀中,动作略重,像是要将她揉进自己的怀中。

    姬夜熔破天荒的第一次没有对于他的亲密举动做出反抗的举动,因为他的指尖很凉,一身的风尘仆仆,看不见却能感受到,他的情绪很不好。

    连默的心情是很不好,因为今晚在看到那个被救上来快没气息的小女孩时,他无端的想起了阿虞,所以忍不住的去触碰了那个女孩子的脸。

    沾满冰冷的水,体温也是凉的,气息薄弱的好像下一秒便会消失。

    他想到了四年前的阿虞,她受到了那么多的折磨,她孤立无援,到底经历了多少苦难才从那个鬼地方逃出来的。

    自从回来后,阿虞对过去的事只字不提,他也不敢问,尤其是脚趾的事之后,她的反应远远超乎他的预料,关于四年前的事,他绝口不提,哪怕心里再想知道!

    黑暗中拥抱了很久,若不是手机铃声响起,怕连默会这样一直抱到天亮。

    接听电话,不知道电话那头的人说了什么,黑暗中他的身子明显一僵,连姬夜熔都感觉到了。

    “我知道了。”片刻后,他沉哑的嗓音丢出三个字,直接掐断电话。

    光芒熄灭的那一瞬间,姬夜熔隐隐捕捉到他脸上似乎划过一抹悲痛。

    那通电话是谁的?

    姬夜熔没有问,因为连默已经自己说了,“晚上我们救了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送上来时还有气息,送去医院抢救。刚刚程慕说,没救活。”

    生命的消亡虽然令人惋惜,但不至于让他脸上闪现出那样的悲痛。

    黑暗中姬夜熔感觉到他将头靠在自己的肩膀上,沙哑的声音道:“其实我看到她的时候,想到的是你!”

    “我?”姬夜熔有些意外。

    连默抱着她的手臂不断的在收紧,“我想不到你是如何从那个鬼地方逃出来的。”

    一座孤岛,四周都是大海,她受了那么多的折磨,身体一定很糟糕,那样的情况下,她到底是怎么逃出来,那几年又是怎么过来的。

    姬夜熔垂在身侧的手无声的收紧,呼吸有一秒的凝滞。

    连默就是忍不住提到这么一句,其实没有想过要她回答自己,房间陷入死一般的沉默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就在连默靠着她疲惫的要睡过去时,房间里响起她轻若飘絮的声音,“爆炸之前,我跳进了海里,因为身体的情况太糟糕,昏迷过去。醒过来是半个月后,有人救了我,送我去医院,我就这样活下来了,之后的时间里一直在养身体。直到两年前身体好的差不多,我回到凉城生活。”

    接下来的事,不用她说,他也知道了。

    “为什么会是凉城?”这也是他想不明白的地方。

    M国那么大,有那么多的城市,为什么她哪里都不去,偏偏是在凉城。

    “在进孤儿院之前,我在凉城,是被人贩子拐到了岩城,结果人贩子出车祸死了,我就被院长带进孤儿院。”

    因此她认识了木槿,这个不是亲人,却胜似亲人的妹妹!

    原来如此。

    连默一直都不知道她的来历,派去查的人也只是查到她和木槿来自孤儿院,可为什么会在孤儿院,父母又是谁,完全查不到。

    “小时的事,你都记不得了?”为了不让她想起四年前的事难受,连默将话题转移向她更小的时候。

    ——————6035————————

    少爷:掐指一算,下周三是个好日子,发无关正文的小剧场!有兴趣的记得关注微.信。

    总统系列1:《前妻,偷生一个宝宝!》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妖妖逃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妖妖逃之并收藏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