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 > 情是如此绊人心33

情是如此绊人心33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阁下。”柳若兰向连默点头,眸光随之扫向姬夜熔,烈焰红唇虽然沁着笑意,但不及眼底,落落大方道:“姬小姐也来了。”

    姬夜熔淡漠的眸色平静的从她的脸上掠过,没有片刻的逗留,紧抿的薄唇更没有要开口回答她的意思。

    一旁的程慕头疼,姬夜熔这是要当众给柳若兰难堪,她还真不嫌事闹的越来越大。

    在场的所有人都被姬夜熔此举惊呆了,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她这般不给总统夫人面前,未免太过狂傲了。

    或是因为有阁下的*爱,所以就有了这狂傲的资本?

    柳若兰精心描绘的眉头微皱,按捺住心里的愤怒,没有当众发出来,但嘴角的弧度已经僵了。

    他们不但一起出现,还穿了不适合参加宴会的休闲装,类似情侣装。

    呵,情侣装。连默,你当着自己妻子的面,与别的女人穿情侣装,你有想过我的感受吗?

    愤然之余,心头岂会没有悲伤。

    尤其是姬夜熔当众给她难堪,而连默呢?

    他恍若未见。

    连默低眸看向姬夜熔,轻声道:“想喝什么?”

    “温开水。”姬夜熔回答的语气也是理所当然。

    连默一眼扫去,在宾客自取的酒水区,香槟,红酒,威士忌,伏加特等等,各种鲜榨果汁皆有,独独没有她想喝的温开水。

    “你呀,就是一个麻烦精。”话虽然这样说,手指亲密的在她的鼻端飞速刮了下,言语间和动作,眼神,无一不是*溺满溢,看得所有人都目瞪口呆。

    “找个地方坐会,等我。”连默恋恋不舍的放开她的手,转身去为她拿温开水。

    连默这才刚转身离开,周围一下子炸开锅,所有的女人都不淡定了。

    谁能料到当初区区一个随扈,如今却能让高贵的阁下纡尊降贵的去为她拿水,哪怕是总统夫人,似乎也从来没有如此殊荣。

    念及此处,所有人的眼神都看向柳若兰,有同情,有嘲讽,更不乏有为她打抱不平的。

    在姬夜熔往旁边静处走时,经过一个名媛的身旁,对方看到她的腿脚不便,步伐缓慢,故意将手里的香槟杯松开,不偏不倚的砸到了姬夜熔的右脚上。

    微凉的液体湿透姬夜熔的鞋子,杯子在她的脚背上支离破碎,满地的碎片映着琉璃光闪烁着冷意。

    姬夜熔步伐顿住,冷清的眼眸如同一口枯井没有任何涟漪的扫向她。

    对方看起来也就二十出头,极其的年轻,眼神里有着年少轻狂与鄙夷,“抱歉,一个不小心手滑了。”

    姬夜熔还没有说话,女孩的母亲已经忍不住的拉扯她,压低声音:“你别胡闹,她可是阁下的新*。”

    哪怕只是刚刚那一个瞬间,也能看得出来阁下有多重视这位战神姬夜熔,连总统夫人都要忍让,女儿好好的去惹她做什么。

    女孩满脸的不服气,扭头看母亲,声音不冷不热,“怕什么?她算个什么东西?说好听不就是被阁下睡过的女人,说难听她就是不要脸勾.引别人老公的小三。”

    众人皆以惊叹的眼神打量此女,胆子不是一般的大,否则怎么敢当众羞辱阁下护着的女人。

    柳若兰站在原地,冷眼旁观的看着这一幕,不得不说心里很痛快,这也是她想看到的。

    事实证明女人不能当小三,没什么好下场。瞧,这不是报应来了!

    姬夜熔素净的脸庞沉静如故,没有一丝的愤怒或羞耻感,低头看着自己湿透的右脚,心里想:年轻真好,年少轻狂,无所顾虑。

    程慕看到姬夜熔受辱,先是一怔,反应过来,迅速的走到姬夜熔身边,半个身子都挡在姬夜熔面前,漆黑的眸子看向女孩稚气又轻狂的脸上。

    女孩无所谓畏惧的迎上他的目光。

    程慕刚想说话,身后清冷的嗓音响起:“程秘书长,绅士是不会对女孩动手的。”

    程慕无语片刻,回头看姬夜熔:“谁说我要动手了?”

    姬夜熔眼神波澜不惊的迎上他:“那你挡我面前做什么?”

    程慕:“……”拜托,我是怕她冲动起来对你动手,我没办法对阁下交代。

    姬夜熔眸光从他无奈的神色上移开,再次落在女孩身上,片刻的沉默,声音再次响起时,有着一股凉意:“年少轻狂固然好,但过头就是愚蠢。有一句老话叫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多听听妈妈的话。”

    有妈妈疼爱,是一件多么美好的事,为什么不好好的听妈妈的话,非要让她担忧呢?

    女孩没想到姬夜熔会反过来教育自己,冷笑道:“你凭什么教育我?你个狐狸精,抢人老公不要脸的小三。”

    若对方是男人,程慕早就把对方提起来扔出去,就没见过这么不带脑子出门的蠢货,但对方是女孩,再怎么着他也不会对女士动手,此刻只能吩咐警卫员,“这位小姐喝醉了,麻烦把她送出去。”

    警卫员立刻上前,抓住女孩的手臂,她拚命的挣扎,“放开我,我没喝醉!我说的事实,你们都怕得罪阁下,我不怕,我说的是事实,有什么好怕的。”

    “哦,你真的不怕我?”沉冷的声音响起,围绕在一起的人瞬间让开一条道。

    站在人群外的连默一手端着温开水,一只手放在口袋里,厉眸射向女孩,寒意乍现。

    女孩被他看的后脊骨漫上一层凉意,而女孩的母亲脸色倏然惨白,“阁下……”声音颤抖的不像话。

    连默一步步的走过来,薄情的唇瓣噙着一抹玩味的笑容,“你怕什么,我还能吃了她不成?”

    话是对女孩的母亲说的,可当看到姬夜熔潮湿的鞋子,还有脚下的碎片,脸色瞬间阴沉下来。

    阴戾以他为中心瞬间往四周弥散,整个会场的气压都变得很低,很低。

    一记凛冽的光从女孩的身上扫过,落在姬夜熔身上变得无奈,关切。

    “还不去让颜惜过来,还有拿双新鞋过来。”话是对程慕说的,话音还未落,他又改口道:“不,还是拿双拖鞋。”

    他担心她脚伤到,穿鞋子会不舒服。

    这个不用连默吩咐,程慕早已让妮可准备好了。

    姬夜熔:“不用叫颜惜,我的脚没事。”

    “让我要检查一下。”连默不放心,怕她逞强。

    姬夜熔没有反对,若是不让他检查,只怕他更会小题大做。

    连默将水杯递给程慕,蹲下身子,解开姬夜熔的鞋带,小心翼翼的将她的鞋子脱掉,让她的脚放在了自己的膝盖上。

    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尤其是神色刚有缓和的柳若兰,亲眼看到他当众蹲下身子为姬夜熔脱鞋,漂亮的水晶指甲早已不知不觉的掐进掌心了。

    不甘,愤怒,怨恨,所有的情绪都交织在一起,不知不觉的爬上她精美的容颜上。

    云璎珞脸色也渐渐变得难看,无疑连默当众为她拖鞋这样的举动太过了。

    连默完全无视周遭异样的眼神,还有那些压低的议论声,眸光落在她的脚上,袜子慢慢的卷脚面下,白希的肌肤完好无损,除了有一点红,没有其他的大问题。

    手指轻轻揉按了下红点,抬头看向姬夜熔,温声问道:“很痛?”

    姬夜熔摇头。

    “应该是没伤到骨头,等回到夜园再叫颜惜看看。”连默这样说着,凝视她的眼眸充满无奈,“我就是离开你片刻都不能吗?”

    “意外。”姬夜熔素净没有一丝的笑容或情绪,回答他的话也是简单至极。

    连默卷下她的袜子时,特别的小心翼翼,没有完全脱掉,在他们的角度看来只是没有脱完,遮住了脚趾,并不知道其实那袜子里面没有脚趾,空无一物。

    下一秒连默做了一个让全场都震惊的举动,连同姬夜熔在内。

    他双手小心翼翼的托着姬夜熔的右脚,低头温热的唇瓣就这样毫无预警的落在姬夜熔脚背被砸红了的地方。

    刹那间有不少女性下意识的捂住唇瓣,倒抽一口冷气,这才克制住自己没有尖叫起来。

    阁下竟然当众亲吻一个女人的脚背,若不是亲眼所见,根本就无法相信,匪夷所思。

    即便有的是亲眼所见,也不能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

    他的唇瓣落在姬夜熔脚背的那一瞬间,柳若兰愤然的眼眸猝不及防被潮湿占据。

    这不是伤心的泪水,是屈辱的泪水!

    姬夜熔也怔住了,冷清的眼眸里迅速划过一丝波澜,被他触碰过的脚背像是有一股电流瞬间蹿动,一跃击中她的心脏,心湖掀起了惊天骇浪,难以平静。

    无形之中似是有什么东西缠绕住她的心脏,一圈又一圈,密密麻麻,密不透风,好像是两股拧在一起的红线每一寸都打上死结,再也无法解开了。

    程慕脑子里隐隐有一根弦跳得疼,阁下,你真的是太任性了!

    连默很平静的放下她的脚,嘴角噙着淡笑,小心翼翼的将她的袜子穿好,再帮她穿上舒适的拖鞋,换好右脚,换右脚。

    此刻他蹲在她的面前,动作熟练自然,好像一起都是理所当然;而那些人都不存在,因为他的眼睛里只看得见阿虞。

    为阿虞穿好拖鞋,连默站起来揽住她的肩膀,温声问道:“累吗?去休息室休息一会。”

    姬夜熔点头。

    连默抬头眸光看到被两个警卫员架着的女孩,墨眉微挑,“阿虞了说绅士是不会女生动手!”

    闻言,警卫员立刻松开的女孩。

    女孩差点没站稳,直接摔在地上,幸好她的母亲在旁边扶住了她。

    “谢谢阁下,谢谢阁下。”贵妇看向连默,连声道谢。

    连默的俊颜没有什么表情,淡淡的语气道:“我只是认同阿虞的话。”

    贵妇听出他的画外音,眸光看向一直沉默话不多的姬夜熔,“谢谢姬小姐,谢谢小姐。”侧头又对女儿道:“还不快给姬小姐道歉。”

    女孩咬唇,一脸的不甘心,眼底还有愤怒,可是迎上阁下高深莫测的眼神,意识到这次自己不能继续任性。

    “对不起!”心不甘情不愿的道歉。

    姬夜熔没有任何的反应,站在她旁边的连默倒是放缓了神色,“我想你们也累了,早点回去休息。”

    贵妇和女孩鞠躬,打算离开。

    女孩经过连默身边时,有一只黑色的皮鞋突然挡在了她的脚前,反应过来想止步已经来不及了。

    伴随着“啊”的一声后,女孩子重重的摔在地上。

    贵妇反应过来,立刻蹲下身子扶起她,只见女孩的掌心溢满鲜红色的血液,一块玻璃破碎赫然插在她的掌心肉里。

    程慕和姬夜熔几乎是同一时间看向连默,甚至连眼神里的内容都是一致的:你是故意的。

    连默见阿虞在质疑自己,特意举起牵着她的手,无辜道:“我没有动手。”另外一只手放在口袋里。

    姬夜熔冷清的眼眸凝视他片刻,薄唇轻抿两个字:“幼稚。”

    手从他的掌心抽离,独自往休息室的方向走。

    连默看都没看那母女俩一眼,眼神时刻跟随姬夜熔的倩影,反复和她强调:“我真没动手,是她自己走路不看路。”

    程慕目光锁定和忠犬没差别的阁下背影,近乎是崩溃的抓了抓自己零碎的短发,他就知道宴会上准没好事,一定没好事。

    阁下,你是没动手,只不过是动脚而已。

    程慕给了警卫员一个眼神,警卫员明白过来,立刻将母女俩请出了宴会厅,变相的驱逐出总统府。

    这辈子只怕他们的家族都不可能再有踏入总统府半步的机会了。

    *

    小小插曲因为主角的消失,而逐渐被淡忘,但是在场的每一个人脑海里都有一个永生难忘的画面,那便是连默当众蹲下身子亲吻姬夜熔的脚背。

    贵为总统,又是已婚人士,当众对非自己妻子的女子做出此举,无疑是很不妥,但无奈这个人是连默,他清秀俊雅,眸若寒星,一举一动散尽优雅与高贵。

    多少女子在唾骂姬夜熔不知廉耻的同时,内心何尝没有一丝嫉妒。

    嫉妒姬夜熔是那个唯一,唯一能让阁下做到如此的地步。

    此刻谁还记得总统夫人?

    这些年阁下除了给她一场盛世婚礼后,再也没有传出过对她有何特殊的令人羡慕嫉妒恨的举动,甚至都不曾与她一起出席活动,每次都是各自行动,这么多年大大小小的记者会,直播新闻,阁下也从未当众提及过自己的妻子。

    比起总统夫人,姬夜熔更像是阁下的妻子,被他时刻呵护,放在心尖成*儿。

    在所有人都在议论纷纷时,两位当事人却在休息室独享一片静谧。

    连默坐在姬夜熔的身边,眼底的余光不时扫向姬夜熔的右脚,不放心的再次询问:“真的没事?要是痛,不要逞强!”

    姬夜熔侧头,冷清的眼眸凝视向他,好像写着:你很烦。

    连默无奈的勾唇一笑,阿虞又开始嫌弃自己了。

    “你若不是喜欢逞强,不是喜欢把什么都憋在心里,我倒也不必每次都唠唠叨叨的,还要被你嫌弃。”

    一边说,一边将水杯递给她。

    姬夜熔不接话,拿着杯子静静的喝水。

    连默没陪她坐一会,程慕过来敲门,无疑是催促他下楼,此刻楼下那么多重要的宾客,都是过来参加阁下的生日宴会。

    当事人总不能一直不露面吧。

    连默皱眉,不是很想下楼,其实是不想离开阿虞身边一步。

    和她在一起,哪怕只是干坐着,他都会觉得是一种幸福。

    “你去,我在这里休息。”经过刚才那么一闹,姬夜熔也觉得他总不露面不太好。

    连默沉默没有说话,姬夜熔伸手推他,“打完招呼,回夜园。”

    本就是来走个过场,他打完招呼借由工作离开也是无可厚非的。

    连默沉思片刻,点头,伸手轻抚她的发丝,“那你乖乖的在这里等我,不要乱跑。”

    姬夜熔点头。

    连默深深的多看了她几眼,这才起身与程慕一起走出休息室。

    休息室的门关上时,连默嘴角的笑迅速散去,吩咐程慕:“让人盯紧柳若兰和云夫人,别让她们接近阿虞。”

    “是。”程慕知道他是在担心什么。

    连默忍不住回头看一眼紧闭的休息室的门,心想着要尽快回夜园,外面太乱,也太危险,还是夜园好。

    *

    姬夜熔坐在休息室,没一会手中杯子的水喝完了,她放下杯子,打算起身走走时,休息室的门突然开了。

    一颗脑袋探进来,明亮的眼眸看向姬夜熔,弥漫着笑容,“嗨,我们又见面了。”

    霍以沫,怎么哪里都有你?姬夜熔心里这样想着。

    霍以沫推门而入,小巧娇俏的身材被鹅黄色的短礼服包裹,她本就青春活泼,搭配这样的衣服,无疑是更加的朝气蓬勃。

    “不用那样嫌弃的眼神看我,我会很受伤的。”她走过来,将手中的水杯递给姬夜熔,“我可是猜到你的水喝完了,特意给你送一杯。”

    姬夜熔不太会拂别人的好意,接过杯子,说了谢谢。

    “不客气。”霍以沫见她接受自己的好意,立刻不客气的在她身边坐下,“上次我去C城是为了环形桥塌的事,碰到你真的是巧合,我还没来得及和你说话,你怎么就走了?你真的就那么讨厌我吗?”

    姬夜熔手里端着水杯,摇头:“不是。”

    “嗯?”

    “不是讨厌!”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应付霍以沫,她从来没有遇到像霍以沫这样,这样开朗话多的人。

    木槿虽然也开朗外向,但她绝对没有霍以沫这么的……呱噪。

    “不是讨厌我就好!”霍以沫听到她的话松了一口气,想到之前楼下发生的事,她全部看到了,“我真没想到阁下会对你那么好,在我的印象里,他一直都是只笑面虎,不对,是笑面狐狸……”

    “以沫……”姬夜熔忍不住出声打断她。

    “怎么了?”

    “你能不能去帮我拿点冰块?”姬夜熔声音平静的问道。

    霍以沫下意识的就去看她的脚,“是脚肿了?”

    姬夜熔沉默,没接话,霍以沫以为她是真的脚痛,要拿来敷脚的。立刻起身,道:“你等我,我很快回来!”

    看着霍以沫小跑出去,姬夜熔暗暗的松一口气,喝了一口温开水。

    这样对一个单纯的孩子虽然有点不太好,但耳朵终于可以清净一会了。

    身子放松的往后靠,又多喝了几口水,不知道为什么休息室好像越来越热了,她的后背渗出了汗珠。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宛如一场噩梦,。

    一场永远醒不过来的噩梦,让所有人都坠入了无间地狱。

    ————————————6142——————————

    总统系列:《前妻,偷生一个宝宝!》

    总裁系列:《总裁的豪门前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妖妖逃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妖妖逃之并收藏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