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 > 情是如此绊人心35

情是如此绊人心35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闻言,霍渊脸色倏然一沉,第一反应便将霍以沫护在身后,阴翳的眼神射向姬夜熔,“你不要胡说八道!”

    以沫怎么可能会端水给她,更不可能会在她的水里药。

    姬夜熔没有再说话,眼神锋利如刀刃的射向霍以沫。

    霍渊回头看向妹妹,霍以沫脸色惨白,因为受到惊吓,说话的声音都是缥缈的,“哥,那杯水是我端给姬夜熔的,但是我没有给她下药,我真的没有,我没有动机害她。”

    霍渊剑眉皱起,眉心沁着一股寒意,欲言又止:“沫沫,你——”

    “哥,我真的没有。”霍以沫清澈的眼眸里已经晕染着水雾,声音哽咽。

    江寒渚见此,吩咐自己的警卫员,暂且将霍以沫隔离,不能离开总统府,更不能与任何人接触。

    说完,又看了一眼霍渊,“霍渊,你没意见吧?”

    霍渊深意扫了一眼霍以沫,此刻他还能说什么,他只能尽快找到证据证明妹妹的清白。

    “沫沫,别怕,哥会证明你的清白。”霍渊安抚情绪激动的霍以沫。

    霍以沫见警卫员朝着自己走来,不住的摇头,两行清泪垂落在脸庞,对姬夜熔道:“姬夜熔,我是不会害你,你知道的。”

    她怎么可能会害自己的救命恩人。

    姬夜熔麻木的波光不着痕迹的从她含满泪水的眼眸移开,看着地板上的血瘫,想到那人如今生死未卜,心揪起。

    皇太子丧命,连默危在旦夕,总统府的事情总要有人处理。

    江寒渚无一是那个在短时间里必须处理好这些棘手事情的人。

    先是让人将姬夜熔的水杯全部封存,送去化验,包括水的来源;紧接着就是楼下的宾客,扣押不让离开时不可能,毕竟每个人都是有头有脸有身份的,而且绝对不能让他们知道阁下出事的消息,让人安排宴会结束,每一个离开总统府的人都需要经过严格的检查。

    将昏迷的柳若兰送去休息,皇太子的遗体暂且不让任何人触碰,交给法医鉴定死亡原因,看还有没有其他可疑的地方。

    最让江寒渚难办的是云璎珞和姬夜。

    云璎珞认定是姬夜熔杀死连湛,一定要姬夜熔偿命,而姬夜熔一直很沉默,只说了一句:“我要见他。”

    这个“他”指谁,不言而喻。

    按照道理姬夜熔杀死人是事实,纵然不能立刻判罪也要收监处理,可一旦姬夜熔被收监,就等同给云璎珞杀她的机会。

    他答应过阁下,一定会护她周全。

    一番争执僵持后,在警卫员的护送下,江寒渚决定带姬夜熔去连默的手术室外等候。

    “还能走吗?”江寒渚低头询问姬夜熔。

    姬夜熔尝试着自己站起来,双腿虚软无力,勉强站起来,刚迈一步,整个人就往地上摔。

    江寒渚眼疾手快的扶住她,顺势就将她打横抱起来,绅士道:“特殊情况,若有冒犯,请见谅。”

    姬夜熔没有说话,江寒渚神色沉静,眸光清澈,这般绅士,她又能说什么。

    再者,这个时刻她只想早点见到连默。

    江寒渚抱着姬夜熔要走出去时,身后出来云璎珞充满恨意的声音:“姬夜熔,你不会每次都这么好运,我一定会杀了你!”

    语气比死更坚绝。

    *

    手术室门口,程慕一边焦急的等待,一边再打电话,神色凝重,语气肃穆。

    现在的情况一片混乱,他是一点心情都没有,整个人的神经紧绷,每一句话都说的简洁有力,笃定坚决,不容置疑。

    江寒渚将姬夜熔抱过来,警卫员准备好椅子,让她坐着。

    姬夜熔神色麻木,空洞的双眸直勾勾的紧盯着手术室的门,眼底的潮湿虽然退去,可眉心的紧拧,内心的慌乱与不安,可窥探到一二。

    程慕的余光扫到她,匆匆的收线,立刻拨通另外一通电话,“现在你们所有人请立刻到总统府保护姬夜熔。”

    姬夜熔杀死了连湛,云夫人一定不会轻易罢休,她一定会趁阁下还没脱离危险的时候,再次动手,杀死姬夜熔。

    虽然已经安排了他们的人,但这还不够,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必须将兵鬼的人集中,成为姬夜熔第二道保护防线。

    切断电话,程慕看向一动不动宛如雕塑的姬夜熔,心里忍不住感叹:姬夜熔啊姬夜熔,这一次你可是给阁下捅了一个天大的篓子,为了保护你,他连命都不要了。

    跟在阁下身边这么久,他就没见过阁下这样没有理智,完全是着了魔。

    一个人要是做错事就必须接受惩罚,可是姬夜熔,他已经惩罚了自己四年,已经惩罚自己为你豁出生命,你还要惩罚他多久呢?

    时间漫长而煎熬,程慕和江寒渚都有很多事要忙,很多电话要打。

    霍渊也来了一趟,阴翳的眸光直盯着姬夜熔,开门见山道:“沫沫告诉过我,你曾经救过她,你应该知道她不会害你!”

    姬夜熔神情麻木,目光瞬也不瞬的盯着手术室的门,无动于衷,恍若未闻,甚至连看霍渊一眼都没有。

    “你将沫沫拉下水,不就是想把霍家牵扯进来,把我也卷进来。”

    姬夜熔还是沉默,没有任何的反应。

    霍渊想到沫沫,再看看姬夜熔,眸光不由的深了颜色,语气沉冷:“我会找出证据沫沫的清白,但沫沫若是有什么差池,我绝对不会放过你!”

    话音未落,他转身离去。

    眼下这个时刻,他满心担忧的都是自己的亲妹妹霍以沫,已经顾不得担心阁下的死活了。

    霍渊说这句话的时候,程慕就站在不远处,自然是听见了他的话,墨眉微敛,转念一想,走到姬夜熔的身边,轻声道:“你在帮阁下。”

    其实他们心里都很清楚,霍以沫被牵涉其中,肯定是被利用,霍渊没有动机,也不会拿自己的亲妹妹冒这个危险;霍以沫就更不用提,她就是一个被霍渊呵护在温室里的花朵,没有这样的心思和能耐。

    但姬夜熔当众将霍以沫在关键的时候丢出来,成为众矢之的,霍渊担心霍以沫,便无法分神趁阁下性命垂危时做出什么事来。

    卷翘的睫毛静止,眼眸也是平静的如同一口枯井,此刻不管是谁,不管说什么,她都是毫无反应的。

    程慕倒也没有非要她开口回答不可,但知道她是在帮阁下,心里始终是高兴的,至少证明她还关心阁下,阁下知道应该也会很高兴。

    眼下最重要的是阁下没事,还有就是找出幕后真正的凶手。

    江寒渚已经命人将水拿去化验了,宴会场内外的监控也被他的人控制住,所有的佣人都被扣押,而今天参加宴会的宾客也一一被调查了遍。

    希望能尽快有一个结果。

    窗外的天色渐渐降临,走廊亮起了刺眼的昼光,程慕因为说了太多的话,嗓子都冒火了,手术室门迟迟没有开,他等的越来越越着急了。

    江寒渚因为要去处理其他事情,暂且离开了一下。

    兵鬼的人都守在外面,只有宋遥和拾欢进来,见姬夜熔一直没说话,阁下又生死未卜,每个人的脸上都凝聚着沉重。

    晚上八点,手术室的门终于开了。

    颜惜走出来,姬夜熔本能的起身欲要上前,却忘记了自己的身体状态,差点跌在地上。

    扶住她的人是去而又返的江寒渚,手掌揽在她的腰间,扶着她站好,声音清雅:“小心点。”

    姬夜熔看都没看他,也没在意他到底说了什么,甚至都没去理会他放在自己腰间扶住自己的手,眼神迫切的看向颜惜。

    “阁下的情况如何?”程慕问道。

    “有一颗子弹非常靠近心脏的位置,取子弹的时候真的非常惊险;现在虽然三颗子弹都取出来了,但是阁下失血过多,究竟什么时候能醒过来,还不确定!”颜惜言简意赅,捡通俗易懂的说。

    程慕皱眉:“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阁下是还没有脱离危险吗?”

    颜惜犹豫,“也可以这样说,但这个真的不好判断,这需要看病患的求生意志力,有些病人求生意志强在两到三个小时内就能苏醒,有些病人意志力薄弱,一辈子都没醒过来,这些都是真实案例。”

    程慕的脸色沉了,姬夜熔的眉心萦绕着一股寒冽,颓然垂落在身旁的手,紧紧的掐在掌心肉中。

    “未来的24小时很重要,如果能在24小时内醒过来是最好,如果没有,我想我们都需要做好心理准备。”

    这个心理准备是什么,不需要颜惜细说,大家心里都明白。

    *

    连默被转移到病房观察,不宜有太多人在病房内,不需要任何的商量,除了护士和颜惜,能留在病房里的人,唯有姬夜熔了。

    病房的门关着,程慕和江寒渚并肩而站,透着门上的玻璃看着病房里的情况,神色凝重。

    “我要去处理霍以沫的事,这里就麻烦国务卿了。”虽然知道霍以沫可能是无辜的,但她是最直接接触到那杯水的人,他得去问一问。

    江寒渚点头,“这里交给我。”

    他既然答应阁下会保住姬夜熔就一定不会让她有事。云璎珞再恨姬夜熔,也要顾及江家,顾及他这个国务卿的存在。

    程慕离开,江寒渚独自站在病房门口,温润如玉的眸光扫向病房里时,波光微动。

    他与姬夜熔有过数面之缘,皆因为阁下,每次她都是像鬼魅般无声无息的跟在阁下的身边,不出一点声音,很容易就让人忽略她的存在,曾经还一度认为她是哑巴。

    四年前她的死震惊全球,他还未接人国务卿之位,远在美国,乍听她的死讯,是不相信的。后来与阁下通电话,他似有若无的问了一句,阁下沉默许久,最终一言不发的掐断通话。

    那一刻,他才知道,原来她真的不在了。

    四年后她死而复生与阁下的绯闻闹的满国风雨,他不可能不知道,但又能说什么?

    他们并不熟稔。

    没有想到再次见面会是这样的情景之下,她看起来是那么单薄而冷清,抱在怀中又像是一点分量都没有,眼神里没有色彩和热度,空洞的可怕;谁能相信她曾经是战神,是那样的辉煌,耀眼。

    姬夜熔,你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

    *

    病房里静谧如死,病*上的连默身上插满针管,戴着氧气罩,唇瓣的颜色和脸是一样的苍白无色,气息若有若无。

    若不是医疗仪器发出的声音证明他还有心跳,他看起来真的像是没有生命的人。

    姬夜熔坐在病*边良久,尝试着动了动自己的手指,像是跨越千山万水,飞过沧海,指尖触及到他的手。

    掌心里昔日的温热不在,全是冰冷。

    她轻轻的握住他的手,眼眸静静的凝视着他好看的侧脸,声音清浅:“四哥,阿虞没听清楚你最后说的那句话。你醒来,再对阿虞说一次。”

    ——————————4000字————————

    总裁系列:《总裁的豪门前妻》

    总统系列:《前妻,偷生一个宝宝!》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妖妖逃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妖妖逃之并收藏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