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 > 蝴蝶飞不过沧海,你我穿不过黑暗1

蝴蝶飞不过沧海,你我穿不过黑暗1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蝴蝶飞不过沧海,你我穿不过黑暗;沧海尽头,一片荒芜,黑暗过去,冰冷仍在。——姬夜熔。

    总统府的审问室,霍以沫在被漫长的疲劳轰炸后,昔日的神采奕奕不复存在,精神渐渐濒临崩溃,涨红而疲倦的眼眶连泪都流不出来。

    不管被问多少次,她的答案始终坚持不变,她没有在水里下药,更没有要害姬夜熔。

    程慕在监控器看到她疲惫不堪的模样,墨眉微敛,与预期的一样,不是她,她也不会承认。

    程慕离开监控室,走到审问室门口示意警卫员开门,他想亲自审问。

    审问霍以沫的警卫员看到他,立刻起身恭敬的行礼,然后在他的目光示意下离开。

    程慕走到霍以沫对面的位置坐下,做了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你好,我是秘书长程慕。”

    霍以沫抬头看向他,洁白的贝齿紧紧咬着早已破败不堪的唇瓣,片刻的沉默,虚软的声音幽幽的响起:“你再问一百遍,我的答案也不会变,我没有下药,没有害姬夜熔。”

    “据我所知,你和姬夜熔曾经在你的新书发布会见过,后来在C市又见过,而且你对她似乎格外的感兴趣,甚至提出为她写自传,这是为什么?”

    程慕没有再直白的追问,而是转移话题,首先要搞清楚,霍以沫为什么会对姬夜熔那么感兴趣。

    “她救过我的命,我很感激她,想要为她写自传,想要让大家知道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就这么简单。”沙哑的声音里只剩下心力交瘁后的无能为力。

    程慕:“她为什么会救你,在什么时候救的?”

    霍以沫看了他一眼,眸底划过黯淡,低垂着眼帘,“这是我的私事,恕我无可奉告。”

    程慕刚想说什么,警卫员忽而敲门,眼神请示他出来一下。

    程慕起身暂时离开审问室,警卫员将审问室的门关上,将手机递给程慕,“这是霍以沫的手机,出事后就一直放在我们这里,但这支号码一直打电话过来,起码有五通了。”

    程慕看到亮起的屏幕上闪烁着一个字幕:L。

    是什么人这么急着给她电话?

    没有犹豫太久,程慕接通电话,电话那头的人不知道说了什么,让他眉头倏然一皱,转身复杂的眸光透过门上的玻璃打量着霍以沫。

    “你现在立刻到总统府来。”程慕对电话那头的人简洁的扔下这一句,果断的掐断通话。

    *

    病房里灯光昏暗,连默一直昏睡未醒,姬夜熔握着他的手,长久保持同一个姿势,纹丝不动,宛如雕塑。

    除了那句“四哥,阿虞没听清楚你最后说的那句话。你醒来,再对阿虞说一次。”她再也没有开口说过话。

    她本就是一个语言匮乏的人,学不来电视那套煽情的戏码,而且她相信他不是一个意志薄弱的人,以前那么煎熬险阻他都坚持下来,这次也一定能撑得过来。

    江寒渚走进来,倒了一杯水递给她,姬夜熔没有接。

    他将水放在*头,轻声道:“你要不要休息一会,阁下醒了我会叫你。”

    姬夜熔没有反应。

    她盯着连默看,江寒渚盯着她看,沉默好一会,语重心长道:“阁下让我护你周全,你的安危我能顾,但你不爱惜自己的身体,我又能有何办法?”

    静止的睫毛忽而颤抖了一下,侧头眸光机械一寸一寸的移到他脸上,声音平静的没有一丝波澜起伏,“我,没事。”

    江寒渚深呼吸,暗暗叹气,她还真不是一般的倔。

    姬夜熔的视线再次移动向连默,眼巴巴的眼神像个孩子,清澈澄净,不染尘埃,眉心寒冽又夹杂着一丝偏执。

    江寒渚心想:这样一个她,阁下为何会放在心尖,*爱至极?

    连默醒来是在一个小时后,江寒渚出去接电话,因为是查看监控那边的人打来的。

    姬夜熔看到他静止的睫毛颤抖着光晕,清冽的眼眸里划过一丝波澜,快的让人看不见。

    连默慢慢的睁开眼帘,漆黑的眼眸宛如寒潭深不见底,看到她时,干涩无血色的唇瓣微微的扬起,声音虚软,小的可怜,“我好像又梦见阿虞唤四哥了。”

    “不是做梦。”姬夜熔握着他的手不由的收紧,“四哥,这不是梦。”

    不管是他的第一次做梦,还是第二次做梦,都不是在做梦,她有唤他四哥,真的有。

    连默憔悴的神色一怔,片刻反应过来,嘴角扯起的弧度越来越大,但没多久可能是牵扯到伤口,他的眉头紧锁,闭着眼睛好像在极力隐忍着什么。

    四哥,四哥,四哥……

    从来都没有觉得这两个是这般的好听,又是这般的能暖人心。

    “忍一忍。”姬夜熔受了太多次的伤,她太明白这个时候会有多痛,微量的镇痛剂根本就没效果,而过量的镇痛剂会对人体产生影响,所以这个时候只能忍。

    连默脸上的笑苍白无色,感觉她在紧握自己的手,很想反握住她的手,可惜没有力气。

    “阿虞,四哥终于知道,你有多疼了。”

    他挨了三颗子弹已经疼成这样,差点丧命,那些年阿虞受那么多的伤,又该有多疼。

    “对不起,四哥以前不知道会有这么疼。”他若早点知道,就不会再让她受那么多的苦。

    姬夜熔咬唇,似有若无的摇头,关于疼痛,早已习惯,关于死亡,早已看淡。

    以前的她,不怕苦,不怕疼,她最怕的是被他放弃,是被他一次次的漠视。

    也许是因为伤口太痛了,毕竟有三颗子弹从他的身体里取出,流了那么多血,他疼的说不出话,额头布满了细密的汗珠,沿着额际一路往下流。

    姬夜熔一只手握着他的手,一只手抽出纸巾,轻轻的擦拭他额头上的汗水。

    此刻,她说不清楚心里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过去那么多年,她好像完全是为他而活,呼吸唯一的使命就是保护他不受任何伤害,纵使四年里心底对他的无情与冷酷怨恨积深,可当知道他的右手差点被自己弄残废,看到他毫不犹豫的为自己挡子弹,看到他受伤,她的心不由自主的揪起。

    是不是时间还不够久,所以她身体里残留的没有更新的细胞,始终在为他的安危牵挂。

    连默不知不觉的又陷入昏迷中,脸色有不自然的红晕,墨眉紧皱,紧抿的唇瓣透着一股坚持,似乎梦到什么不好的事,他不停的梦呓,一遍一遍的呢喃着“阿虞,阿虞,阿虞”

    字字入骨,声声穿魂。

    姬夜熔不期然的想到他中毒的那一年,也是这样憔悴不已,昏迷不醒。

    那时他没有像这样唤着她的名字,只是牢牢的攥着她的手,好像攥着生命里最后一根稻草。

    她以为自己对他是重要的,所以她可以放下尊严跪在顾明希的面前,恳求顾明希救他,甚至不惜用针扎入五指,以平息顾明希因为之前他们行为而心生的怒意。

    后来,他痊愈了。

    再后来,他娶了柳若兰。

    她,在他的世界里,远没有自己想的那么重要。

    他和柳若兰举办盛世婚礼的那天,她身为他的随扈,自然全程跟随在他的身后,混迹在人群中,她平静的看着他峻拔英姿,在众人瞩目下为一身白色婚纱高贵优雅的柳若兰戴上一生的契约,婚戒;内心早已潮湿成灾。

    婚宴上他喝的伶仃大醉,她将他的安全交给了兵鬼,自己独自回了徽墨庄园(夜园),从酒窖里抱了一堆酒瓶,坐在他们经常会一起下棋的树下,自斟自饮。

    他要结婚,她拦不住,也没有资格拦,她是他的随扈,白天必须保护他的安全,可是到了晚上,不能这么对她。

    不能让她目睹了他的婚礼,还要目睹他的洞房花烛夜,这太过残忍。

    她喝光了所有的酒,却越发的清醒,心口越发收紧的痛。明知道自己不该动情,不该爱他,更不该为他在这份绝望的情感沼泽中挣扎,可却是没有办法,心不由人,情不由人,她无能为力。

    月朗星疏,她醉卧在老树根下,以月为被,绿草为席,昏昏欲睡。

    一片静谧中黑影掠近,姬夜熔倏然睁开眼帘,还未看清来人,滚烫的温度已经堵住了她的唇。

    这么熟悉的气息,她晕乎乎的脑子还是在瞬间辨别出是他。

    新婚之夜,他不在总统府,不陪在新娘身边,来这里做什么?

    抵抗,挣扎,毫无用处,她喝了太多的酒,浑身软绵绵的使不上力,而他的力气大的惊人,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轻而易举的攻城掠池。

    茭白的月光渐渐隐匿于云朵后,似是羞赧,在云后窥视人间一方旖旎缱绻。

    白光乍现,一片混沌中,姬夜熔似乎是听到他在自己耳边呢喃着:“阿虞,阿虞,阿虞,阿虞……”

    一遍又一遍,压抑而又隐晦。

    昏暗里,她察觉到一滴热汗滴在自己的脸庞,滚烫的似乎要灼伤皮肤。

    那*,姬夜熔体会到了什么叫冰火两重天,整个人像是被挤压在天堂和地狱之间。

    灵魂破碎游离,极度渴望抵达天堂,可是肉.体在孽海中*,拼命的将她地狱里拽。

    最终她输给了自己对冰冷的畏惧,也输给了他的温度。

    *

    当现实和回忆重叠,模糊的画面渐渐清晰,耳边是他的呢喃,一声声的痛楚压抑,一声声的绝望与无助,令人四肢发麻。

    直到这一刻,姬夜熔才敢肯定,那一晚他在耳边的呢喃就如此刻这般痛苦,无助,黑暗中滴在她脸庞的不是热汗,而是他的,泪。

    她一直以为那是一场噩梦,是自己的错觉。

    原来不是。

    只是——

    连默,你的痛苦与绝望,究竟是从何而来?

    *

    夜已深,霍以沫还在继续被审问,不允许她睡觉,一遍遍的重复着同一个问题,折磨着她的精神和灵魂。

    程慕站审问室的门口,看到走廊那头走过来的人,手指不断的把玩着手中的手机。

    来人一身休闲装,看到他点头算是打招呼,只是当看到他手里的手机时,眼神里闪过一抹意外:“哥,以沫的手机怎么会在你手里?”

    程慕身子倚墙,挑眉眸光深邃的凝向他,“难道不应该是我问你,你什么时候认识霍渊的妹妹?霍以沫?”

    说话时,还将霍以沫的手机通话记录在他面前晃了几下,让他看清楚。

    在霍以沫的通话记录中出现最频繁的就是署名“L”的人,令程慕意想不到的是这个“L”居然是自己同父异母的亲弟弟——李扬羽!

    李扬羽一时间没想好怎么回答,程慕立刻质问:“你不会是喜欢上霍以沫了?”

    “哥,你胡说什么!我们只是朋友!”李扬羽立刻出声反驳。

    程慕皱眉,半信半疑,“那是她喜欢你?”

    李扬羽一怔,随之摇了摇头,薄唇扬起的弧度夹杂着一抹难以探究到的苦涩,“她喜欢的人是,是许思哲!”

    程慕的手一松,掌心的手机“嘭”的声摔在地上,满脸写着不可置信。

    ——————————4072——————————————

    总裁系列:《总裁的豪门前妻》

    总统系列:《前妻,偷生一个宝宝!》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妖妖逃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妖妖逃之并收藏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