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 > 蝴蝶飞不过沧海,你我穿不过黑暗8

蝴蝶飞不过沧海,你我穿不过黑暗8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这不可能!怎么可能!”云璎珞死死的捏着那两份报告,整张脸苍白如纸,抬头射向姬夜熔的眼眸里波涛汹涌,“你们做这份假的DNA亲子鉴定,到底想做什么?”

    疾言厉色,呵斥着姬夜熔和连默,她不相信这是真的!

    她的反应在姬夜熔和连默的预期之内,毕竟云璎珞那么厌恶姬夜熔,又岂会让她的卵子和连城的精-子结合,生出一个孩子。

    “你现在应该打电话好好问问你的医生,为什么会是这样?”连默脸色阴沉,胸口憋着一股闷气,阴翳的眼神盯着云璎珞。

    一切皆以云璎珞而起,若不是她用这样的途径弄出一个连城的孩子,阿虞的卵子又怎么会被偷,与柳若兰的调换了。

    姬夜熔神色死寂,声音麻木的没有一丝波澜,“我比你更希望这是假的。”

    如果不是她怀疑连湛的身份,让许尽给连默和连湛做亲子鉴定,许尽又怎么会发现连湛的DNA排列那么眼熟;若不是这般,许尽没有见过柳若兰的DNA排列图,心生狐疑,他便去偷了柳若兰的头发和连湛做DNA亲子鉴定,果然不出他所料,连湛和柳若兰虽然血型相同,却不是母子关系。

    他想了很久,最终想起曾经在哪里看到这组DNA排列图,心里不确定,怀疑是自己记错了;他是抱着否定的态度去做这个检验,证明是自己想太多了。

    可是结果却让他彻底震惊,不敢置信。

    连湛与连默的亲子鉴定其实早就做好了,迟迟没有交给姬夜熔,是他一直在给姬夜熔和连湛做亲子鉴定,结果不言而喻。

    有的时候,真相比谎言更残忍。

    如果可以重新来过,姬夜熔宁愿选择不知道,哪怕认为连湛是连默和柳若兰的孩子,那又怎么样呢?

    他们本就是夫妻,有一个孩子再正常不过;总好过连湛是自己的卵子和连城精.子结合,却是从柳若兰的子宫里出来,叫柳若兰母亲,对自己恨之入骨这个结果要好得多。

    那样她可以理所当然的讨厌连湛,哪怕是错手杀了他,心里会过意不去,会觉得对不起连城,而不是像此刻内心一片绝望与荒凉,对于人性,千疮百孔,满目苍夷,万念俱空。

    她不想要承认连湛与自己有什么关系,她的宝宝不会像连湛这般心存歹意,她的宝宝应该是善良而美好的小天使,而非恶魔。

    云璎珞手指一松,报告“啪”的一声摔在了地上,情绪激动,开口时声音都在颤抖,“木梵,木梵,去把钟医生找来!”

    守在门口的木梵听到她的吩咐,立刻应声,鞠躬离开。

    云璎珞激动的波光中不乏对姬夜熔的厌恶,她不相信这是真的,姬夜熔怎么配,怎么配有城儿的孩子。

    这一定是假的,她要重新验DNA,证明是他们居心叵测,意图不轨!

    客厅一时间寂静如死,谁也没有再开口说话,气氛凝重压抑的厉害。

    顾明希捡起了报告,翻阅的瞬间眼底拂过错愕,不可思议的眼神看向眸光空洞的姬夜熔。

    这,怎么可能?

    顾明希还没来得及开口,突然有手机的嗡鸣声。

    是连默的,他接起电话,脸色倏然沉冷,眸光直射云璎珞,一言不发的掐断电话,紧抿成直线的唇瓣轻启:“让木梵不用去找了,程慕已经找到了钟医生。”

    云璎珞蹙眉,未及开口,只听到连默声音冰冷的在耳畔响起:“他已经死了。”

    此话一出,姬夜熔眸光倏地阴冷了,怎么会这么巧?

    云璎珞也怔住了,不用连默说,她都知道这代表着什么!

    代表这份报告的真实性,更代表着钟医生可能是知道些什么,所以当他们要查这件事,有人开始灭口了!

    “你还不肯说?”连默皱眉,眼神里有着一丝不耐烦。

    云璎珞呆滞了几秒,回过神来,涨红的眼眸盯着他们,冷笑道:“我要说什么?说你不配做总统,还是说她根本就不配有城儿的孩子?”

    湛儿居然是姬夜熔和城儿的!

    居然是她!

    她怎么配?

    顾明希虽然震惊眼前所发生的事,可毕竟她和龙裴是从重重阴谋迷雾中走出来的,迅速的平静下来,“妈妈,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连湛又怎么会是夜熔和连城的?

    云璎珞听到她轻喃的声音,眸光移动向顾明希充满悲伤与绝望,“我只是想你哥哥的生命能被延续下去……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连她自己都不明白这其中到底发生什么事了,究竟哪里出了错。

    在M国有这样一个不成文的规定,每一任皇太子在18岁成年的时候,都会做一次详细的身体检查,为防止日后有什么意外发生,无法延绵子嗣会取出健康的精.子冷冻起来,已做日后不备之需。

    连城18岁那年也是如此,贮存了冷冻精.子。

    原本云璎珞是想要连城娶了柳若兰为妻,当时柳若兰的父亲还是国务卿,如此一来连城日后成为总统,必然有人辅佐,在政权里少一些磕磕绊绊。

    她所有的一切都是在为连城的未来打算,谁能想到姬夜熔会去勾-引连城,让连城反抗自己的安排,不娶柳若兰,甚至最后在去找姬夜熔的路途中丧命。

    连城死后,云璎珞悲痛不已,日夜思念着城儿。

    连臻病故,身为唯一的儿子连默很自然的继承总统之位,柳若兰没有嫁给连城,她的父亲自然是希望她能嫁给现任总统连默。

    云璎珞本就厌恶连默,眼睁睁的看着连默霸占了属于城儿的东西,她心里恼恨不已。

    连默不是喜欢抢城儿的东西吗?

    总统之位,柳若兰,他都想要拥有,那么她就成全他。

    云璎珞找到柳若兰,并且开出条件,只要她能生下城儿的孩子,她自有办法让连默娶她。

    柳若兰一番思考最终同意了,因为她别无选择,接受试管婴儿,让他们把培育好的胚胎植入自己的子宫,十月怀胎生下连湛,并且得到云璎珞的保证,日后连湛必将成为M国的新总统,她便是总统的母亲,那么柳家还有什么可担忧的?

    连默替连城养孩子,甚至守护一生的M国日后也是要交给连湛的,这就是对他大也是最狠的惩罚。

    谁能料到这个孩子的生母不是她选好的柳若兰,而是她最憎恨的姬夜熔,这简直就是莫大的讽刺和惩罚。

    当初这件事她是全权交给自己最信任的钟医生处理,按照道理应该不会出意外,可眼下钟医生突然死亡,无疑透露着悬疑和阴谋。

    一直有人在暗地里布局,而且这个人绝对就在他们的身边,否则不会对他们所有人的行动了如指掌。

    *

    顾明希山明水净的眼眸无可奈何的凝视云璎珞,不知道该说云璎珞什么好。

    此刻说什么也是于事无补,事情已经发生,难以挽回。

    姬夜熔和连默都没有说话,线条分明的轮廓相似的紧绷着,眉心沁着寒意,有怒难言。

    在一片静谧如死的气氛中手机再次响起,这一次是姬夜熔的。

    她看了一眼号码,起身走到旁边,背对着他们接电话,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她单薄的身子倏然僵硬住。

    连默捕捉到这个细节,蹙眉,又发生了什么事?

    “立刻将人带回来。”

    姬夜熔切断电话,转身眸光泛着冰冷与寒意直射云璎珞,声音冰冷如刀子,“当年柳若兰中毒是不是你和犯罪集团合作设计的?”

    连默和顾明希眼眸皆是一掠,顾明希立刻开口:“夜熔,你在说什么?”

    云璎珞此刻神色近乎如死灰,眸光与她对视,沉默亦像是在默认。

    垂在身侧的手臂死死的握着手机,青筋若隐若现。

    手机震动了下,她打开传来的视频,手机放在茶几上,让每个人都能看到听到。

    视频中的人是叶愁生,还有一个被折磨的奄奄一息的女人,她虚弱无力的嗓音哀求道:“住手!我说,我什么都说……是云夫人指使我做的,她想要姬夜熔死在我们集团人的手里,这样她就能撇得一干二净……是她要和我们合作……”

    此人,正是当初柳若兰出事,失踪的那名佣人,叶愁生在法国辗转许久,终于抓到她,用尽手段终于逼得她开口!

    连默脸色瞬间阴沉下来,寒潭射向云璎珞,犀利冰冷如刀刃。

    顾明希眼底划过一丝错愕,这真的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惊天骇浪席卷而至。

    云璎珞苍凉的眼眸冷冷的看着视频播放完,下颚上扬,目光缓缓的与姬夜熔对上,嘴角夹杂着一抹冷笑:“是我如何,不是我又如何?姬夜熔,你看看你的双手上沾满多少人的鲜血,死都是便宜你,像你这样的人,根本就应该生不如……”

    “住口!”她的话还没说完,连默已经控制不住的呵斥她。

    他不允许云璎珞这样说阿虞!

    姬夜熔站在那里,身影孤单,清瘦的身躯无处不弥漫着从骨子里渗出来的清冷与极致的漠然。

    一双冷冷清清的眼眸就那样平静如死的与云璎珞对视,让周遭的温度直线往下降,令人四肢不由的冰冷。

    “如果真的是你——”姬夜熔薄唇轻勾,话语微顿,再次出声语气很淡,自然优雅的像是在说一句再普通不过的话,“我会杀了你!”

    云璎珞心头一紧,谁都听出姬夜熔的话里的坚决,她说得出就绝对做得到。

    “夜熔!”顾明希突然起身,神色虽然沉静如故,可明亮的眼神已没有之前的轻松与自然了,“这里有点闷,你陪我出去透透气!”

    姬夜熔眸光射向她,顾明希没有给她拒绝的机会,走上前直接拉住她的手,步伐不紧不慢的往云尔的后花园走。

    外面太阳正烈,顾明希没有拉着她去阳光下,只是在走廊漫步,隔着玻璃看着外面的花朵盛开正好。

    距离客厅远了,顾明希这才缓慢的放开姬夜熔的手,停下脚步,回头看她,声音笃定:“夜熔,不是她,绝对不是她。”

    “因为她是你的母亲?”姬夜熔沉默片刻,声音再起时有些凉薄。

    顾明希轻轻的摇头,轻声否认道:“不仅仅是如此。”话语顿了下,山明水净的眼眸侧向了玻璃外的五彩斑斓,“夜熔,你知道的,我和阿裴是经历了几次分离,穿过无数的黑暗好不容易看到今天的光明,所以我比你更容易看清楚,黑暗中伸向你们的手……”

    姬夜熔一时间沉默,没有接话。

    *

    客厅里只剩下云璎珞和连默两个人了。

    发生这一连串的事云璎珞眉心明显萦绕着疲惫不堪,心里波涛汹涌,可在连默的面前,她还在苦苦支撑自己的高贵与优雅,压抑住狼狈与脆弱的一面。

    静谧许久的氛围最终被连默打破了。

    “那天阿虞和我说了一句话,她说你,柳若兰,我,我们每一个人都在算计,可算来算去都白算计了,她是最不会算计的那一个,却比我们每一个人更加的遍体鳞伤。”

    云璎珞低垂的眼眸缓慢的迎上他,没接话,因为不知道他究竟想说什么。

    连默深邃的眸光凝向云璎珞,没有愤然不平,也没有怨恨幽暗,很平静,平静的像是在看一个无关紧要,甚至可以说是陌生人。

    “在我很小的时候,你便拿一双憎恶的眼神看着我,我一直都不明白是为什么。连城告诉我,是因为我不够优秀,于是我拼命的学习,努力的变得优秀,我拿着满分的试卷去找你,只是希望你能给我一个拥抱,哪怕只是一个温柔的眼神也好,可是我看到的却是连城的虚伪,你对我的厌恶。”

    云璎珞蹙眉,因为她不记得有这样的事,而且他为何无端要提及这个话题!

    “我想不明白这些到底是为什么,想了好多天,我将它总结为是我没有比连城优秀;所以连城会的,我都要会,还要比他做的更好,连城有的,我也要有,我想让你们明白,你们的儿子不止是连城一个人优秀,我也很优秀,甚至是比他更优秀。后来我才知道自己有多可笑,拼命的想要证明自己,想要让你们看到我,认可我,原来是毫无意义的,因为我和连城在你心里从来都是没有可比性,甚至我的存在对于你而言都是一种罪恶!”

    悲凉的声音夹杂一抹复杂的情绪,稍瞬即逝,那些晦涩的回忆,泛黄的画面,孤单冷清的童年日日夜夜从来都只有他自己舔舐自己的伤口。

    云璎珞呼吸瞬间凝滞,听出他话里的深意,有些诧异!

    他,都知道了?

    “云璎珞。”他直呼她的名字,没有再叫她“母亲”,她不稀罕,他也不想在叫了,演这么多年戏,都累了。

    于他而言,她从来都配不上这两个字,“在我还没有出生时发生的那些事,从来都和我没有关系,甚至连我的出现都不是我自己能选择的。如果你一定要将那些仇恨报复在我身上,悉听尊便。但你若再敢动阿虞一根汗毛,我决不饶恕你!”

    他可以不计较那些所谓的仇恨报复,也不在乎究竟还要失去多少;他的底线是不要再让阿虞受伤害,哪怕是一丝一毫,他都不能再容忍。

    话音落地,不等云璎珞反应过来,他转动轮椅,想要去找阿虞。

    纵然是和顾明希在一起,阿虞离开他视线太久,他到底是不放心。

    云璎珞脸色紧绷,暗暗咬住内唇,心如被千万根针扎,密密麻麻,疼的快窒息了。

    因为他的话让她想起此生都不愿意再回顾的回忆,那么大的羞辱和痛楚加注她的身上,宛如一个烙印刻在了她的身上,让她无法忘记。

    而这个烙印的名字叫:连默。

    自己很残忍,连默很可怜?

    可当年又有谁来可怜过自己!

    连默的轮椅在客厅的门口突然停下了,他背对着云璎珞,声音平缓而出:“虽然这样对你很残忍,但我必须承认,能够来到这个世界上,我很高兴,也谢谢你将我带到了这个世界。”

    若不是这样,他又怎么会遇到阿虞,明白了有些人可以不用在乎,有些事可以不用计较,因为当你拥有了最想要的那个人,足可以令你原谅这个世间所有的不公。

    *

    “明希……”一直沉默的姬夜熔终于开口,眼眸看向顾明希绝美的脸庞,“你和龙裴阁下尽快离开M国!”

    顾明希纤细的眉头微敛,回头看她,面露忧色。

    “我答应你,只要她不是那个与犯罪集团合作的人,我不伤她性命!”

    姬夜熔目光坦然,言辞坚定,但凡她说出口的话,定会尊重承诺。

    顾明希与龙裴有多艰难走到今天这一步,姬夜熔很清楚,顾明希将自己视为挚友,而云璎珞是她的母亲,夹在中间左右为难,她更清楚。

    有些事情明希虽然没有明说,但看似简单平淡的言语已经安抚了在客厅里混乱不堪的思想。

    顾明希选择在那一刻把自己带出来,是怕自己一时冲动,做出了错误的判断和决定!

    明希的心思剔透,用心良苦,她岂会不明白,因为明白所以她更加不忍心让明希被卷进这场深渊中。

    她不相信云璎珞,可是她相信明希,不需要任何的理由或解释,那是朋友之间的一种默契和信任。

    所以她给明希这个保证,让明希可以安心的和龙裴回国,离开M国,远离所有的纷争。

    顾明希星眸微怔,片刻反应,猝不及防的湿了眼眶,转身主动轻拥住姬夜熔,声音低低的:“夜熔,谢谢你!”

    这样的承诺意味着什么,顾明希再清楚不过,能让夜熔做出这样的承诺,最大的原因是自己,她知道的。

    所以心湖泛滥,不再做控制情绪的高手,在朋友的面前也无需刻意控制情绪,自然真诚的流露。

    姬夜熔犹豫了几秒,抬手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背,低低的声音道:“你和弦歌都要幸福。”

    幸福是一件很昂贵的奢侈品,此生我已经没有拥有它的资格了,所以你和弦歌一定要幸福,连同我不能拥有的那份幸福,稳稳的一起幸福下去。

    ——————————6000字——————————

    少爷:关于连默儿时的事会写成小剧场,会在28号直接发在公共微信号,喜欢连默的读者,不可错过。

    总裁系列:《总裁的豪门前妻》

    总统系列:《前妻,偷生一个宝宝!》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妖妖逃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妖妖逃之并收藏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