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 > 此心安处是吾乡1

此心安处是吾乡1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姬夜熔让拾欢回去,通知伏臻,不管用什么办法,她一定要得到“光之女子”所有客户资料。

    拾欢不放心她一个人。

    姬夜熔说:“回去吧,我和景夫人还有事谈,再说你以为就真的只有我们俩个人?”

    连默暗地里安排的那些人,她不是不知道,监视也好,保护也罢,只要不妨碍自己,她就假装不知道。

    连景约她一起用餐的地方就在这个商场的餐厅,她走过去的时候,远远看到连景送一个女子从餐厅出来。

    女子一头金色的长发,发梢卷翘,一席红色的长裙,高跟鞋,身材窈窕,婉约,一颦一笑皆透着风情。

    是一个难得一见的美人儿。

    连景送美人儿到电梯,等到电梯下降,她这才走向姬夜熔:“抱歉,比预计时间晚了一些。”

    姬夜熔摇头表示不在意,眸光看向下降的电梯,意有所指道:“很漂亮的一个女子,不像M国人。

    连景一边同她往餐厅里走,一边道:“她父亲是M国人,母亲是泰国人,自幼跟母亲在泰国长大!你别看她那温婉的模样,做生意可精明了,谈了一下午,谈得我嘴巴都干了,还没谈成。”

    连景坐下,端起喝了半杯柠檬水。

    因为谈事,包下了整个餐厅,此刻也没有人,连景和姬夜熔很快点了餐,连景还特意点了一瓶法国红酒。

    “夜熔,我早上去医院看望过母亲,她还在昏迷中,网络上的视频我也看了,说实话,我不敢相信那是真的。我打电话给连默,他说你是为了救她。”

    连景清浅的眼眸看着姬夜熔,她希望能够得到姬夜熔的亲口回答。

    姬夜熔知道这顿饭,连景是为了云璎珞的事而约,她不想骗连景,也不想让连景误会,点头承认连默说的都是真的。

    连景深呼吸,悬着的一颗心终于落下了,执起高脚杯举向姬夜熔,“夜熔,我多怕你是真的要杀她!我会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你!”

    她一出生母亲就因为生她难产死了,她自幼没有母亲,后来云璎珞嫁给连臻就成为了她的母亲。

    虽然云璎珞没有像爱连城那样爱她,但该给她的关心和母爱一点也没少,甚至将这云氏都彻底交到了她手里。

    亲人之间,纵然有再多的隔阂和缝隙,也是永远无法彻底割舍掉。

    姬夜熔没有说话,她知道的,所以一直不曾对云璎珞心生歹念。

    因为她知道,如果自己真的伤害云璎珞,最伤心,最为难是明希与连景。

    连景将高脚杯里的酒一饮而尽,又给自己倒了一杯。

    姬夜熔敛眉,淡淡的问道:“你不开心?”

    连景似有若无的叹气,眸光看向她有着说不出的疲倦,嘴角勾起一抹难看的笑:“夜熔,我现在真的很羡慕你。纵然全世界都要讨伐你,连默却能义无反顾的站在你面前,为你承担一切!以前我觉得他挺混蛋的,这段日子,他让我渐渐改观了。我想,他是真的爱上你了!”

    姬夜熔睫毛微颤,见她那般疲惫不堪的样子,隐隐猜测:“你和许思哲吵架了。”

    “呵!”连景冷笑了一声,再次的一饮而尽,一边给自己倒酒,一边说:“那天我在总统府见到霍渊了,那种感觉真的恍若隔世。夜熔,你有这样的感觉吗?这个男人明明站在你面前,你却不能爱他,不能拥抱着他,甚至连多说一句话都不敢。”

    “我已经尽力在做许太太了,他到底还想要苛责我到什么程度?我已经真的能避开他的机会全避开了……”

    话音未落,她又要喝,姬夜熔压住她的手,说:“少喝点,会醉。”

    连景眼睛里弥漫着一股悲凉,“你就让我喝,陪我喝吧!今天下午的事没谈下来,我现在的心情真是糟糕至极,不喝醉,我都不知道回去该怎么面对他!”

    姬夜熔犹豫片刻,最终还是松开了她的手,连景拿着高脚杯,轻轻的碰她的杯子,发出清脆的声音,红如血浆的液体如数咽进腹中。

    姬夜熔看着眼前的高脚杯,犹豫良久,她端起来轻啜了一口。

    微凉香醇的液体在舌尖晕开,顺着咽喉流进腹中,酒香就这般晕开了一路,起初有些涩,再回味尽是香甜,口感滑腻。

    晚餐她们吃的少,倒是点的三瓶酒红酒都喝完了。

    姬夜熔还好,只是醉的有些头晕,而连默是彻底醉了,趴在餐桌上,迷迷糊糊的。

    连景的助理联系了许思哲,而暗中跟着姬夜熔的人自然也要向阁下汇报情况。

    连默和许思哲差不多是同一个时间抵达餐厅,看到两个女人喝的醉醺醺,很有默契的不约而同的皱眉。

    许思哲上前扶起连景,温声唤她:“景儿,景儿……”

    连景睁开眼睛,眼神迷离而茫然,小半会认出是他来,痴痴的笑,透着一股悲凉:“你到底想我怎么样?嗯?你到底想我怎么样?”

    大概是真的喝多了,才当众说这般失态的话。

    许思哲半抱着她,眼底划过一抹灰暗,“我们回家再说!”

    他对连默颔首算是打招呼,直接将连景打横抱起离开。

    连默看到趴在餐桌上的姬夜熔,一直闭着眼睛好像睡着了,伸手触碰她的肩膀,“阿虞,阿虞……”

    姬夜熔慢悠悠的睁开眼睛,眯着眼睛看他,可能是酒精的缘故,声音慵懒:“嗯?”

    连默长臂一伸将椅子拉到她身边坐下,“怎么突然喝这么多酒?”说话时,手指还轻抚着她倾覆在后背上的发丝。

    “连景想喝,就陪她喝了点。”

    连默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空掉的酒瓶,眉头皱的老紧,连景果然是来带坏他的阿虞的。

    “头疼不疼?”他关切的询问,怕她喝的太多了,会难受。

    喝过酒的姬夜熔话还是不多,只是身上的那股冷漠气息消失了。

    神色平和,不悲不喜,摇头表示不疼。

    “那我们回家。”连默温声问道,语气完全像是在哄一个孩子。

    姬夜熔沉默一会,又轻轻的点头了。

    “阿虞真乖!”连默起身直接将她打横抱起来,大步流星的往电梯的方向走。

    他的伤势已经好很多,加上她本就轻,根本就用不到多少力,抱着很轻松。

    连默在抱着她进电梯里,看着银色的墙壁倒映处的倩影,心头渗出暖意,很想就这样抱着她过一辈子。

    *

    许思哲抱着连景回到他们的家,走到*边轻轻的放下。

    连景仰着头迷惘的眼神看着他,一直在重复那句话:“你到底想我怎么样?”

    许思哲目光注视她半响,唇瓣轻扯:“我想,你爱我。”

    “呵。”连景忍不住的冷笑,“我……”

    话还没说完,许思哲突然附身吻住了她的唇瓣,沉重的身子压着她倒向身后柔软的大*。

    连景挣扎,反抗。

    但男女力量悬殊,而且她又喝了那么多酒,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很快身上的衣物一件件的掉落在*下。

    房间里的温度不断的在升高,浑浊的气息交织。

    连景只觉得胸前很闷,喘不过气来,耳边响起他沉哑的嗓音夹着欲.望,“景儿,我们是夫妻。”

    夫妻履行夫妻之事,是理所当然。

    连景只觉得身体的某一处很痛,如刀刺,如火烧。

    迷离氤氲水雾的眼睛里划过不甘和悲愤,“不是……本来不是。”

    许思哲心头一紧,低头轻啄她的红唇,“对不起……”

    有的时候不是不够温柔,只是情到深处难自禁,一波又一波的热.浪席卷而来。

    白光乍现之时,她忽而伸长双手揽住他的颈脖,凑在他的耳畔道:“我恨你!”

    许思哲的身子猛然一僵,随之是新一轮的情海深陷。

    婚姻围城,最伤的人,不是两不相恋,而是一个人深爱,另一个人始终心如止水。

    *

    姬夜熔的酒品显然很好,不耍酒疯,也不说话,就静静的靠在连默的怀中,温顺的如同一只懒猫儿。

    这副小模样落进连默的眼中,真恨不得将她揣在自己的心口。

    回到夜园,连默抱着她上楼,没让于莎跟上来照顾她。

    连默将她放在*上后去浴室拧了毛巾,拿来干净的睡衣要给她换。

    擦拭完脸颊和颈脖,又擦手,等到要帮她脱T恤时,姬夜熔突然按住他的手,睁开眼睛,直勾勾的盯着他:“你做什么?”

    “阿虞乖,我帮你换衣服!”连默温情脉脉的凝视她,哄着她。

    “不要。”白色的肌肤染着绯红,声音柔软,倒不像是在拒绝,像是在撒娇。

    连默笑了,“不要什么?”

    “不要你帮我换衣服。”姬夜熔脑子晕晕的,她极少喝酒,几年都没喝一次,酒量好像越来越不行了。

    只余一丝理智尚存,知道不要他帮自己换衣服。

    “为什么不要我帮你换衣服?”连默说话时更加的凑近她,眼底的光灿若星河。

    姬夜熔眉心微皱,想了半天,回答了四个字:“男女有别。”

    噗嗤,连默没忍住,笑出了声,他怎么觉得阿虞喝完酒后特别的一板正经,特别的……可爱呢!

    “你笑什么?”姬夜熔伸手摸了摸他的脸颊,更加的恍惚了。

    因为他笑起来的样子格外的好看,迷人。不似在外人面前的那种无法靠近的笑,是一种发自内心的笑,纯粹的,没有任何的杂质。

    淡雅的光线下,这样的笑足以用四个字形容:男色惑人。

    连默握住她的柔荑,在她洁白的掌心亲了一口,“笑我的阿虞漂亮,可爱。”

    被他亲过的掌心痒痒的,姬夜熔想要抽出手,没抽出来,“你说谎,我不漂亮……”

    说出最后四个字的时候,眼底划过一抹黯淡。

    她知道自己不漂亮,比不上柳若兰的高贵典雅,亦没有今天看到的那个纪湘君精致风情。

    “我不漂亮,所以当初你喜欢的是柳若兰。”

    要是她够漂亮,足够漂亮的让他心动,当初他就不会喜欢柳若兰了。

    连默闻言,皱眉,“你觉得我当初喜欢柳若兰是因为她的漂亮?”

    姬夜熔点头。

    连默剑眉皱的更紧,又问:“你觉得我有这么肤浅?”

    姬夜熔看着他摇头。

    连默看到她摇头,心里有一丝得意,他就在想自己没那么肤浅,在阿虞的心里更不肤浅。

    欢喜还没来得及涌上眉梢,听到她温软的声音响起,“你不是这么肤浅,你是很肤浅,非常肤浅!”

    “很”与“非常”这两个词的音还特意加重,以表示他真的肤浅!

    连默:“……”

    姬阿虞,莫不是你以为喝醉了就能这样随意的诬蔑我!

    不过就算被她诬蔑,此刻连默的心还是一片柔软与欢喜。

    因为姬夜熔喝醉和清醒完全是两种状态,清醒的时候他说十句话,她最擅长的不是点头就是沉默,而喝醉以后是他说一句,她回一句,话多了,声音软了,听得他心头和蜜糖融化了似地,每一寸都是甜蜜。

    “我不肤浅,我是一个注重内涵的人。”连默一板正经的告诉她。

    姬夜熔不相信,“骗人。”

    连默二话不说,俯身往她的唇瓣上一啄,姬夜熔还没伸手推开他,他就已经离开了。

    “你说自己不漂亮,你说我肤浅,我这么肤浅,怎么会亲你!我亲你,这证明我不肤浅!”

    他的脸距离很近,温热的呼吸喷洒在她的脸上,姬夜熔觉得痒,伸手将他的俊颜推往旁边一点点。

    “你是饥不择食。”她可没忘记上次在医院,受那么严重的伤,他还不忘那回事。

    连默深邃揉满柔情的眼眸凝视着她,哭笑不得。

    她这到底是在贬低自己,还是贬低他,还是两者都有。

    而且他发现阿虞喝醉以后怎么就变得伶牙俐齿起来了。

    视线集中在她的红唇上,因为酒精的滋润变得红润光泽诱人,连默有些情难自禁,想要更加滋润她这张小嘴。

    心动,不如心动。

    连默低头吻住近在咫尺的红唇,余留的酒香在两个人之间弥散,醉了她的意识,也迷了他的心智。

    姬夜熔的理智在想推开他,可身体却更加的诚实,双手不知不觉的就抱住他,不但没有推开他,反而张开嘴巴欢迎他。

    连默睁开漆黑的眼眸,眸底里充满惊喜,这好像还是她第一次主动回应她。

    一种兴奋如同闪电击中他的身体,电流酥麻了他的身体还有理智,闭上眼睛更加深情的吻着她。

    看样子有时让她喝点酒是很有必要的。

    连默此刻非常没有原则的盘旋,日后多久让她喝一次酒。

    姬夜熔承受着他的亲吻,双手紧紧抱着他的颈脖,就好像抱着生命里最后一块浮木。

    他的热情,他舌尖上的情意,她都能感受得到,这种情意比酒精更能麻痹人的大脑和神经,将理智一点一滴瓦解,节节败退,溃不成军。

    姬夜熔被吻的喘不过气,连默慢慢的停下来,恋恋不舍的轻啄她的红唇,“我是饥不择食,但只对你一个人饥不择食。”

    换做其他人,他看都懒得看一眼,更别提什么“饥不择食”

    “骗人。”姬夜熔被他吻的脑子更晕了,迷离的双眸在灯光交辉下流光溢彩,“你以前从不吻我。”

    每次都是想做那种事就直接做,不会吻她,至多是抱着她,指尖流连。

    连默心头划过一抹自责,原来她一直记着这件事,介怀于心。

    “阿虞,唇是一个人感情的窗口,只能去吻挚爱的人。”

    “挚爱的人?”姬夜熔好像是听懂了,他的意思是,自己不是他的挚爱之人,所以不吻。

    “那你现在又为什么吻我?”

    “因为我就是你心里挚爱的人,我自然要吻。”

    “呵。”姬夜熔似笑非笑,也不知道他哪里来的自信,“若我说你不是呢?”

    连默眼眸倏然一紧,手指落在她的心口上,声音沉冷偏执:“我会把藏在这里的人挖出来,让我自己住进去。”

    姬夜熔看着他,沉默了。

    “怎么了?”他凑近她,手指缠绕着她的发丝,一圈一圈,像是一份感情一圈圈的缠绕上他的心。

    “你真霸道,别人心里不给你住,你还非要住进去,这和鹊巢鸠占强盗行径有何区别?”

    连默莞尔,低头鼻端温情的蹭着她圆润的小鼻,“别人的心我管不着,我就是要住在你的心里!”

    阿虞,唯一你的心才是我的灵魂栖所。

    “我不借给你住!”姬夜熔眯着眼睛看他,似认真,似娇嗔。

    连默笑,唇似有若无的蜻蜓点水般从她的唇瓣擦过,“那我只好破门而入!”

    “私闯民宅,要判刑的。”姬夜熔义正言辞。

    “那我倒要看看谁敢判我的罪!”这边说着,唇瓣再次吻住她,这次不是蜻蜓点水,浅尝辄止,而是深情缱绻,辗转纠缠。

    连默心里在想,如果真的要被判刑,那就判我无期徒刑,永住你心。

    不求缓刑,不求减刑,甘之如饴。

    姬夜熔被他吻的身体发烫,呼吸越来越困难了,喉间似有什么要冲破贝齿。

    洁白的额头布满细碎的汗水,顺着柔和的线条嫩颈蜿蜒而下。

    而吻着她的连默又何尝不是,身体反应比她更要明显而强烈。

    房间里的光线淡雅,温度攀升,*的呼吸声此消彼长,将一切都烘托得旖旎浓郁。

    当皮肤感觉到一片凉意,头脑混沌的姬夜熔终于回过神,发现事情朝着自己控制范围之外发展,他的手不知何时探进了她的衣摆里。

    “连默,停下……”唇齿纠缠的缝隙间,她含糊不清的声音逸出。

    连默恍若未闻,哪怕是听见了,此刻他也不可能会停下,这不等于在要他的命么!

    姬夜熔用残余的理智在挣扎,在将自己从情海中往岸边拖,紧紧抓住所能抓住的,不愿看着自己再次*。

    可连默却用着加倍的温暖与情意绵绵编织成一张天罗地网,将她掠捕的无处可逃。

    一波比一波更加波涛汹涌的黑暗与潮水铺天盖地而来,彻底将她席卷,往情海的最深处卷去。

    她的挣扎显得那么微小,毫无作用。

    相遇,是一场命运掀起的戏幕。

    *,是一场宿命绝唱的高.潮。

    ————————————6038字——————————

    少爷:表问这里发生了什么,小剧场见。

    总裁系列:《总裁的豪门前妻》

    总统系列:《前妻,偷生一个宝宝!》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妖妖逃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妖妖逃之并收藏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