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 > 此心安处是吾乡6

此心安处是吾乡6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连默处理完手头上的事,回夜园接姬夜熔一起去看连景。

    连景知道他们要过来,特意命管家准备晚餐,留他们一起用餐。

    姬夜熔对连景是心怀歉疚,但连景并不知道为何,所以一直在说没关系,再者她不是被救出来了,现在好好的么。

    姬夜熔没有说话,可眼神落在她白希的手腕上明显的淤痕,心头到底是有些过意不去的。

    起初是姬夜熔和连景在房间闲聊,许思哲陪着连默在楼下,之后许思哲要接一个电话,连默便上来了。

    姬夜熔便将空间留给他们姐弟,独自下楼转转。

    连景见姬夜熔的倩影消失在门口,目光这才转移向连默,“这次,下定决心了?”

    连默眸光淡淡的,知道她的话是什么意思,但没有回答。

    也无需回答,事实已经是明摆着了,不是吗。

    连景敛眸,嘴角微勾,“既然下定决心就好好对夜熔,别再让她受委屈!你知道她是一个不会言痛的人。”

    但这不表示夜熔不痛,她是一个人,不是机器,没有任何的情感和知觉。

    “那你呢?”连默深邃的眸光犀利的射向连景,身子虽然放松的往椅背上靠,可身上那股迫人的威严却丝毫没有减少。

    连景闻言,脸色一变,声音微冷:“我的事,用不着你操心!”

    连默皱眉,片刻后,沉声道:“我知道当年逼你嫁给许思哲,你很不甘愿,但你要明白,许思哲是真心爱护你的男人,这几年他有多容忍你,*爱你,你自己心里很清楚,而且你也要明白,不管一个男人有多深爱一个女人,都是有他的底线。”

    如果连景不是他的姐姐,他大可不必说这话,因为连景是他的亲姐姐,小时候对他还不错,所以有些话他必须要说!

    不想看着她挥霍着许思哲的爱,失去一个真心待她的丈夫!

    连景掠眸看向他,反问道:“那你呢?你对夜熔的底线又是什么?”

    连默沉默,没有回答。

    连景却没就此打住,继续追问:“是她爱上别人,或是她生下别人的孩子?”

    连默狭长的眼眸倏然一紧,凝向她的目光夹杂寒意。

    房间里的气氛一时间陷入冰点和窒息中。

    *

    景苑虽然比不得夜园的恢弘与幽静,但是每一处细节都是用了心的,所以外界对景苑的评价也是相当的高。

    姬夜熔下楼,看到佣人们正在整理鞋盒,忙进忙出。

    管家过来致歉道:“姬小姐,不好意思,今天循例要整理夫人的鞋柜,让您去会客厅休息吧。”

    姬夜熔没在意,眸光下意识的扫了一眼鞋盒,鞋盒的所有标志都是同一个品牌。

    “景夫人是只穿这一种品牌的鞋子?”姬夜熔随口问道,鲜少会遇见只穿一个品牌鞋子的人,她还是今天才注意到。

    管家还没回答,一道哑音传来:“是的,景夫人只穿这个牌子的鞋。”

    姬夜熔侧头看到从鞋柜方向走来的男子,身材修长,西装笔挺,戴着无框架的眼睛,长相清秀而斯文。

    “姬小姐好,我是许部长的秘书,唐熙。”唐熙主动的自我介绍一番。

    姬夜熔轻轻颔首算是示意了,眸光落在这些鞋子上,“这么多鞋子,要怎么处理?”

    “每个季度出来的新款,许部长都会命人给夫人留下,夫人喜欢的会留下,不喜欢的会退回去或是直接销毁,一直都是如此。”唐熙笑着解释,顿了下,又忍不住感叹:“部长真的很疼夫人。”

    姬夜熔没接话,见他这么清楚,想必这些事许思哲都交代给他处理了。

    唐熙看了下手腕的表,眉头微敛,似乎有急事,恭敬道:“姬小姐,我还有事要处理,先失陪了。”

    姬夜熔点头,唐熙离开,她也没有留在这里让管家和佣人为难,独自去走走。

    姬夜熔一个漫步在景苑里,不知不觉走到了那片紫藤架旁,看着枝繁叶茂的紫藤架,纠缠在一起,根本就分不开的样子,就好像是深爱的恋人!

    夕阳的余辉笼罩整个景苑,也笼罩着姬夜熔,一袭落地刺绣长裙,长发随意的倾覆在肩膀,伫立在紫藤架前,裙摆随着清风微微摇曳,与景色容为一体,宛如一幅赏心悦目的画卷。

    许思哲朝着她走来,目睹着这样的风景,不得不承认,姬夜熔很美,那种美不会让人眼前惊艳,却会让人忍不住一看再看,忘记移开了目光。

    M国的第一美女,不是虚夸。

    “上午我和景儿去了一趟云尔探望云夫人,这是我趁人不注意在警卫室那边拿到的。除了他,我找不到其他可以怀疑的人。”

    许思哲将手机递给姬夜熔看。

    她接到手,点开视频看,弥漫着英气的眉微敛,是他?

    看完视频,姬夜熔见手机还给了许思哲,脸上没有情绪波动,也没有说话。

    许思哲挑眉:“你打算怎么做?”

    姬夜熔眸光看着生命力很强的紫藤,反问他:“你为她做了这么多,明明深爱着她,又为什么要伤害?”

    许思哲神色微怔,眸底的光深了,沉默片刻,淡淡道:“你不会明白的。”

    姬夜熔侧目看向他,似乎是想从他的脸上捕捉到蛛丝马迹,但……

    许思哲神色平静,温和是他最大的面具,令人无法窥探他隐藏在内心深处的一些东西。

    其实在某种程度来说,姬夜熔和许思哲是相似的,他们都是无怨无悔的在为自己深爱的人奉献自己的所有的一切,却又伤害了自己挚爱的人。

    姬夜熔因为痛恨D&;K而摧毁基地,却险些毁了连默的手臂,而许思哲却因一次醉酒,失去了他和连景的孩子,也让他们在婚姻的围城中,举步维艰。

    姬夜熔并没有和许思哲多说几句话,因为连默已经走过来,站在距离她十步的地方,轻声唤她,“阿虞——”

    姬夜熔回头看到他剑眉紧皱,萦绕着不屑,眼神似乎在说:和他有什么好聊的。

    “阁下……”许思哲鞠躬问好,眸光在他和姬夜熔之间徘徊,心头微微压抑,原来阁下对她的占有欲已经强到这般境地,连说几句话都介意的不得了。

    心里在笑,清俊的容颜上却是没有任何的异样,低声道:“我去陪景儿。”

    连默点头应许,在许思哲经过他的身边时,他迈步走到姬夜熔面前,很自然的就牵起她的手,“喜欢?”

    姬夜熔顺着他的眼神看到紫藤架,知道他说的什么,轻轻的摇头,“不喜欢。”

    连默皱眉,眼底划过一抹狐疑,不喜欢还站在这里看很久,还与许思哲聊天,似乎聊得挺不错的。

    在自己面前,怎么没见她这么愿意开口说话。

    “阿虞,你的审美观能不能稍稍的提高点?嗯?”连默薄唇轻抿,突然说了一句她完全听不得懂的话。

    “什么?”姬夜熔清澈的眸光充满不解的凝向他。

    *

    许思哲走进卧室,连景正站在窗前看着不远处紫藤架前的声音,夕阳的余辉落在她的脸庞,镀上一层淡淡的光晕,让她变得有些梦幻,像是海市蜃楼。

    许思哲站在门口就这样静静的注视她,在这段婚姻中连景从来都是他的一场海市蜃楼。

    他是她的丈夫,他们夜夜同枕共眠,也曾用最亲密无间的姿势*悱恻;他曾经以为自己已经靠她很近很近,可是后来才发现这不过是自己的“自以为”,由始至终,他从来都没有触碰到过她的内心。

    从来都没有。

    温煦的眼眸渐渐被黯淡吞噬。

    连景一直没有回头,却好像身后长了眼睛能看到他,声音清浅的开口:“他们看起来好像是天生一对!”

    许思哲走到她身边,眸光一直锁在她的侧脸上,轻轻的“嗯”了一声。

    “为什么连默一开始不知道好好珍惜呢?”像是在问他,也像是在问自己。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身不由己,也许不是他不知道珍惜,是不能!”

    连景的眼神终于收回,不再吝啬的给予他自己的目光,红艳的唇瓣微勾,似笑非笑:“真想知道你们的脸皮是什么做的,可以把话说的这般冠冕堂皇!”

    她这是在暗骂他们俩:不要脸!

    许思哲也笑了,嘴角噙着一丝弧度,伸手触碰她的脸颊,“难道你不知道面对自己爱的人,就要豁出颜面,死皮赖脸吗!”

    连景没有拂开他的手,柳叶眉却在瞬间拧起,嘴角的弧度夹杂着冷嘲热讽,“哦?”

    “景儿,忘掉过去,忘掉他,我们好好过日子,好不好?”他沉哑的嗓音响起时,有着一丝请求。

    连景明艳的眼眸与他对视,往他面前迈了半步,双手搭在他的腰间,踮起脚尖唇瓣缓缓的凑近他的耳畔。

    气若幽兰喷洒在许思哲的耳畔,他感觉到腰间她十指的力量与温度,喜悦还未涌上墨眉,她喃喃的嗓音在耳畔响起。

    “不好,我能忘掉他,忘掉你是怎么迷.歼我,但是我忘不掉你是怎么弄没了我的孩子!我不会原谅你,永不!”

    许思哲峻拔的身子明显一僵,眼底的光瞬间黯淡,犹如日月同时失去了光辉。

    她的声音,听起来明明那么轻悦,却犀利的如同一把匕首刺进他的心脏,碾压得疼。

    连景站直了身子,嘴角含笑凝视着他。

    那抹笑,是那么的伤人!

    *

    “看男人不能光看表面,要看内涵!”连默一本正经的与她谈论着表面和内涵的问题。

    阿虞看男人的眼光,实在令他堪忧,一点特色都没有!

    比如连城,比如江寒渚,还有许思哲,他们都是表面看起来翩翩儒雅的贵公子,其实骨子都坏着呢!

    像他就不一样,内外兼优,不肤浅,有内涵!

    姬夜熔听着更不明白了,蹙眉,“你究竟想说什么?”

    连默见她还不明白,索性双手捧起她的脸颊,让她清澈的瞳仁里只倒影着自己,慢慢的凑近她,低喃道:“我想说,你身边有一个这么优秀的我,你不需要再去看别的男人,你的眼睛只要看着我一个人,足够你欣赏一辈子。”

    姬夜熔:“……”

    自己不过是和许思哲说几句话,他这是——吃醋?

    心头一颤,有些不敢相信!

    但除了“吃醋”这两个字,她脑子里想不到其他的词语和理由了。

    “他是你姐夫!”

    “姐夫也是男人!”还是和连城差不多气质的男人!

    他不能容忍,尤其是在她还能和许思哲聊得来的情况下。

    姬夜熔无语,不知道该说什么,低头的同时拉下他捧着自己脸的手,低低的声音道:“你,别这样!”

    连默挑眉,嘴角溢出一丝笑意,“我哪样了?”

    声音里充满戏谑。

    姬夜熔掠眸迎上他戏谑的黑眸,轻声道:“你这样会让我以为你很爱……”

    #已屏蔽#

    连默温情的在她唇瓣上厮磨,呼吸渐热,声音喑哑,“不是你以为!”

    姬夜熔眼眸一掠,眸光忽明忽暗的凝视近在咫尺的俊颜,不太懂他是什么意思。

    连默一只手托着她的后脑,另外一只手穿梭在她乌黑柔顺的秀发中,炙热的眼眸,熠熠生辉,声音笃定:“有些话,不该由你来说,但我还没想好怎么和你说,在什么时候说,再给我一点时间,嗯?”

    最后一个音落下的时候,他挺立的鼻梁轻轻的磨蹭,*与情愫悸动就这般迅速铺开。

    姬夜熔平静的眼帘里闪过波澜,一直在琢磨他的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不是你以为!

    ——有些话不该由你来说,但我还没想好怎么和你说,在什么时候说,再给我一点时间!

    连默,你要承认了吗?

    你,终究不再逼着自己不爱我了吗?

    *

    晚餐准备的很别致,连景还特意让管家备了红酒。

    连默本来是不想让姬夜熔喝酒,转念想到她喝酒后的憨态可掬,心头有一只猫尾巴在撩拨,不但没阻止,还和她碰杯。

    “阿虞,这好像还是我们第一次喝酒。”

    姬夜熔端着高脚杯,看着他脸上的笑,总觉得有些高深莫测,倒也没有多想,与他碰杯轻啜了一小口。

    有了上次的教训,姬夜熔没放纵自己喝多,一杯喝罢,不管连景怎么说,都不肯再喝。

    连景也不勉强她,倒是连默眼底划过一抹淡淡的失落。

    一杯酒灌不醉阿虞啊!

    晚餐结束,时间不早了,连默要带姬夜熔回去。

    连景有些不舍,送他们到门口,拉着姬夜熔的手道:“有空多来景苑坐坐,反正你也没事!”

    连默皱眉,率先开口:“你很忙!”

    偌大的云氏还等着她处理呢!

    连景瞥了他一眼,眼底的光似乎在鄙夷他的小气,“再忙,和阿虞聚聚的时间还是有的!”

    “阿虞要陪我,也很忙!”连默直接拂开连景的手,紧紧握着姬夜熔的手,“阿虞,我们回家!”

    若不是阿虞不放心连景要过来看看,他怎么会浪费时间来景苑用晚餐!

    姬夜熔被他拉着上车,上车之前她还是礼貌的眼神看向连景和许思哲,向他们告别!

    许思哲站在连景的身旁,长臂揽在她的肩膀上,向姬夜熔示意。

    待车子缓缓发动,驶出了黑色的大门,消失在昏暗的夜幕中,连景嘴角的笑敛去,第一时间拨开了许思哲的手。

    面无表情的走进了屋子里。

    许思哲站在原地,眸光随着她翩然的身影移动,眸底的光深谙不定。

    良久之后,终究化为一声轻叹,随风飘散。

    *

    霍家。

    月光透过玻璃洒在了两株木槿花上,屋内的灯光很暗,黑影坐在椅子上,面对着两盆花,神色凝重,若有所思。

    深邃的瞳仁里却弥漫着挥之不去哀伤与浓浓的思念。

    寂静的气氛被勤快的脚步声打破了,霍以沫刚从外面回来,看到霍渊又独自坐在花前发呆,放下手提包,走过去,蹲在他身边,娃娃脸上有着灿烂的笑容,“哥,我回来了。”

    霍渊眸光移向她,轻轻的点头,“嗯。”

    霍以沫感觉得到他的心情不是很好,每次哥哥晚上对着花发呆的样子都让她感觉到很悲伤。

    这是亲人之间的血缘联系,也是她的直觉。

    “哥哥,这两盆花对你很重要吗?”

    “嗯,很重要!”霍渊大掌落在霍以沫的脑袋上,眸光充满疼爱的凝视着她,“沫沫,你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

    “如果哪一天我不在了,你记得好好照顾她们。”霍渊眼角的余光扫向两盆花,满满的都是眷恋和放不下。

    霍以沫脸上的笑瞬间僵住了,“哥,你在胡说什么!”

    霍渊薄唇抿起笑容,“生老病死是自然规律,我比你大,肯定是要走在你的前面,你答应我,假如我不在了,你要好好照顾她们。”

    “我不要!”霍以沫一口拒绝了。

    “沫沫——”沉哑的嗓音里透着一丝无奈,他对谁都狠,都能残忍,独独只有两个人,他狠不下心对待,温柔呵护。

    一个已经不存活在这个世界,另外一个就是眼前这个女孩。

    “哥,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霍以沫皱眉问道,她的直觉告诉自己,一定是出了什么事。

    霍渊摇头否认,“没有,就是突然想到了,万一我老了,不能保护你了,你该怎么办?她们又有谁来照顾?”

    霍以沫不相信他的话,但又逼不了他,握着他的手道:“我会照顾她们,而且我长大了,我不需要你来保护,就算有一天你老了,我也会照顾,保护你!”

    霍渊是她在这个世界上唯一至亲之人,也是最疼爱她的人,她不保护他,保护谁啊!

    霍渊听到她答应了,薄唇勾起一抹笑,似是欣慰,“好,你长大了,能保护哥哥了。那你能不能再答应我一件事?”

    “你说!”

    “永远不要和李扬羽在一起!”说这句话时,霍渊的俊颜上没有任何的笑意,肃穆不已。

    霍以沫的脸色,倏然僵住。

    ————————6056字——————————

    总裁系列:《总裁的豪门前妻》

    总统系列:《前妻,偷生一个宝宝!》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妖妖逃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妖妖逃之并收藏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