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 > 第142章 :也许只是一瞬,也许就是一生6

第142章 :也许只是一瞬,也许就是一生6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明天你就知道了。”连默下颌搁在她的肩膀上,鼻端下是她清晰的发香。

    姬夜熔没有僵持,因为没有护照,没有他,她根本就离开不了法国半步。

    晚餐她几乎没吃,连默亦是如此。

    连默紧紧的抱着她躺在柔软的*上,没有亲吻,没有欢。爱,只有近乎窒息的冰冷沉默。

    他不敢松手,像是稍微松手她就会立刻消失不见了一样。

    黑暗中浅浅的呼吸交织在一起,她知道他还没有睡,声音低喃而起,“为什么不恨我?”

    连默拥抱着她的手臂猛然一僵,片刻后更加的收紧,凑到她的颈脖处,气息滚烫的喷洒肌肤上,声音低低的抿唇了三个字:“别傻了。”

    他怎么会恨她,又怎么会舍得恨她?

    比起她为自己牺牲的,承受的,遭遇的那些,他这条还没有彻底废掉,还能拥抱她的右手臂,真的算不得什么。

    姬夜熔曾经想过,有朝一日连默知道当年的那场爆炸不是D&K做的,而是自己所为,他的右手与那些人的命都是葬送在自己的手里,他会是一种怎样的愤怒或是憎恨。

    出乎她预料的是他不但没有一丝一毫的愤怒,没有一句质问,甚至在所有人都在谴责她,想要用法律制裁她的时候,他会不顾一切的带自己逃离那场暴风雨。

    为什么?

    为什么不是恨,为什么不是怨?

    这般她或许还能理所当然的怨他,苛责他,甚至是离开他。

    如果当初怨他娶了柳若兰,恨他要自己去救柳若兰和连湛的命,罔顾她和肚子里孩子的生死;那么在知道娶柳若兰和连湛的身世后,这些怨恨早已渐渐的弥散了。

    因为不管他因何而要娶柳若兰,她猜测应该是和云璎珞,连湛有关系;而去换药救连湛,如果当初知道连湛是连城的孩子,她根本就不用连默说半个字,她也会毅然决然的前去。

    因为那是她欠连城的,她必须还。

    事到如今她还能拿什么来恨他,怨他?

    唯有不能娶他这件事了。

    说来可笑,没有想过到最后她想要离开的时候,居然用这样恶俗的借口。

    第一次不算争执的争执,怎么看都像是她在无理取闹。

    能有什么办法,他待她已经好到极致,根本就挑不出毛病,甚至将她留在这里都是一心为她好。

    这*,两个人相拥而眠,却都是心事沉沉,难以入眠。

    *

    翌日一早,连默起*,临时找的钟点工已经做好早餐。

    姬夜熔下楼,可能没睡好,眼底有着淡淡的黑眼圈,看的连默心疼,“用过早餐再休息会。”

    她敛眸看向他,听到他又说:“下午出发。”

    姬夜熔喝了一口果汁,放下杯子,声音清冷:“这件事你护不了我。”

    她性子耿直,这件事她一直没说,但不代表她不在意,只是一直都有更重要的事要做,现在事情既然被曝光,她自然要去给那些人家属一个交代,而非做一个缩头乌龟,缩在连默的身后。

    连默眸光深邃的凝视,沉默片刻,意味深长道:“阿虞,有些事不是能够用对错来定义的。当年的事,只是一场意外,没有人希望它发生!就算已经发生,难以挽回,也不该是由你一个人去承担。”

    听着他为自己辩解,一时间情绪百转千回,不识究竟是什么样的滋味。

    真的不是她的错吗?

    那些人他们经过长年累月的辛苦训练,他们本来死去的地方应该叫战场,带着一身荣耀离开;却因为她而死的何其无辜和毫无价值。

    那么她怎么能理直气壮的说不是自己的错。

    连默看着她凝重的神色,心头揪着,他就是知道她会太过在意这件事,将这件事的错误归结到自己的身上,所以才在事情全面爆发出来将她带离岩城。

    军事法庭的人,他完全没放在眼里,他在意的是阿虞的性子较真,对错分明,她不会为自己找借口,更不会像别人一样试图找各种理由为自己开脱。

    若是真的上了军事法庭,可能不需要审问,阿虞会直接认罪。

    这才是他最担心的部分。

    用过早餐,连默抱着她回房间,轻柔的放在*上,拉薄被给她盖好,温情的吻落在她的额头上,“休息一会,下午我带你出门。”

    姬夜熔明亮的瞳仁里映着他俊朗的容颜,沉默片刻道:“你不必这样为我,我不需要,也不会感激你!”

    而且终有一天你会明白,这一切都不值得。

    连默薄唇勾起一抹笑容,替她压了压被角,“睡吧,小傻瓜。”

    阿虞,不管我为你做了什么,从来都不需要你的感激,因为那只是我认为自己该做的事,仅此而已!

    姬夜熔以为是自己*未眠所以困了,却不知道为了让她好好休息,连默在那杯温水里加了半片的安神片。

    连默一直守着*边,直到确认她的呼吸均匀,这才轻轻的离开房间。

    下楼的时候,门口站着陈速,恭敬的鞠躬:“阁下——”

    连默轮廓冷峻,面无表情,声音沉冷:“岩城现在的情况如何?”

    “一片混乱,国务卿虽然想要压制,可是霍渊他们明显不愿意,暗地里在煽动那些家属和国民的情绪,甚至联系到国际关系寻找姬小姐。”

    霍渊!

    连默眉心一紧,一股寒意沁出,看样子阿虞送他的礼物还不够,他执意是要与自己作对到底了。

    陈速伫立在旁边,阁下没有开口,他就不说话也不离开。

    许久之后,连默再次开口:“我吩咐你办的事,怎么样了?”

    “已经全部安排妥当。”

    连默点头,挥手示意他先下去。

    眸光抬头看向楼上,眼底闪过一丝无奈,似有若无的轻叹在静谧的空间飘荡。

    ——阿虞,我们只不过是想要静默相守,怎么会是如此的难?

    ***

    下午三点半,姬夜熔醒来,连默坐在*边似乎已经等了她很久。

    “醒了,我的阿虞。”他低头给了她一个吻。

    姬夜熔坐起来,意识还有些模糊,感觉自己似乎睡了很久。

    “换衣服,我们出门。”

    姬夜熔看到平铺在*上的雪纺白色长裙,有些回不过神,这裙子太漂亮,而且略显得隆重。

    连默见她迟迟不动,嘴角勾起一抹坏笑:“需要我帮你换?”

    姬夜熔掠眸,回答他两个字:“出去!”

    连默伸手整理了下她凌乱的长发,温声道:“我在楼下等你。”

    话音落地,起身离开。

    姬夜熔看着裙子发怔许久,最终深深的呼吸一口气,慢慢的开始换衣服。

    姬夜熔换好衣服下楼,连默也早已换好衣服,一套剪裁简约的黑色礼服,里面是白色的衬衫,搭配红色暗纹的领带。

    连默看到她下楼,眼底不禁涌上惊艳。

    白色的雪纺裙收腰露出她纤细的腰肢,裙摆随意的宛如浪花随着她的步伐轻轻摆动,白色的*覆盖在她的香肩,胸前设计的犹如盛开花朵,美丽芬芳。

    “我们究竟去哪里?”她觉得这样的衣服太过隆重了,虽然还有些休闲风,但更像是参加宴会的礼服。

    连默一直放在身后的手终于放到身前,手里拿着一束白色的玫瑰花,递到她的面前,“别着急,我现在就带你去。”

    姬夜熔迟疑的接过他手里的花,连默牵着她的手走出屋子。

    门口停着一辆粉色的自行车,自行车的把手两边还绑着几个粉色的气球,连默眸色温柔,示意她上车。

    姬夜熔提着裙摆坐在自行车的后座,眸光凝视他宽阔的后背,心里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这一切都好像是在做梦。

    连默身子很高,控制自行车非常轻易,他双脚撑在地面,侧身握住姬夜熔的手往自己的腰间放,“阿虞搂紧了,我们这就出发。”

    他骑动着自行车,微风拂面,裙摆飘逸,而掌心的玫瑰花弥散着沁人心脾的花香,连带着她的发丝也在风中拂动。

    因为军事法庭而沉重的心情,慢慢弥散在这温馨的气氛中,她一直凝视他的背影,想到昨晚自己的有意刁难,今天他安排的这一切,心头蓦地涌上酸涩。

    四哥,你真的不必为阿虞如此费心。

    他们的侧影穿梭在日光倾城的小镇,男俊女俏,惹来不少路人的赞叹与口哨中。

    在穿越了大半个小镇,自行车终于在僻静中停下,姬夜熔抬头看向面前的建筑物,纤细微挑,不禁问道:“我们来这里是?”

    连默停好自行车,牵着她的手走到跟前,温声道:“你站在这里等我一下。”

    姬夜熔还没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他已经松开她的手,从旁边的小道走进去。

    她抬头看向屋顶上方赫然竖立的十字架,心蓦地快跳了两下,隐隐觉得可能会发生什么事,却又不住的轻轻的摇头。

    这不可能,定是她想太多了。

    不知道是从哪里跑出来一个小男孩,金色的头发,蓝色的瞳孔,手里还捧着一个花环,跑到了姬夜熔的面前,招手示意她低下头。

    “这是,给我的?”姬夜熔微怔,在小男孩天真笑容中,缓缓的弯下腰,小男孩将手里的花环轻轻的给她戴上。

    花环上鲜花拥簇,各种颜色的小花朵在绿叶中绽放,在她黑色柔顺的发丝上衬托着她更加的明艳动人。

    小男孩主动的牵起她的手,指了指面前教堂的门,示意他们要进去。

    姬夜熔不清楚究竟发生什么事了,木讷的被小男孩牵着走向了教堂的门口,她一直看着小男孩,因为换牙齿的关系,门牙只有一颗,笑起来的之后就能看到他不整齐的牙齿;而且他五官挺立,好看,笑容干净纯碎,穿着骑士装,宛如贵族小王子。

    小男孩松开姬夜熔的手,双手用尽吃奶的力气,将两扇大门推开。

    姬夜熔站在门口,当教堂里的场景映入眼帘时,彻底怔住。

    干净整洁的教堂里满地都是玫瑰花瓣,木椅上也有,每一张椅子都绑着粉色的气球,在推开门的刹那,随风摆动。

    教堂周围摆满了白色的蜡烛,静静的燃烧,流着乳白色的泪珠,烛光淡雅,温暖弥漫。

    连默站在礼台下,眸光看向她柔软的不可思议,嘴角噙着一抹淡淡的弧度,修长的手臂朝着她伸去,掌心向上,示意她走过来。

    姬夜熔短暂的失神,片刻反应过来,提着裙摆走进来,脚下踩着一片又一片的红色花瓣,犹如置身梦境,一切都显得那么不真实。

    连默近在她的眼前,天窗的光随意散落,给他冷峻的轮廓线镀上一层淡淡的光晕,俊朗迷人,似是天人。

    牧师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一只手拿着圣经,另外一只手拿着十字架,慈爱可亲的眸光看着这两位年轻人。

    姬夜熔走到他的面前,垂落在身旁的手,犹豫的抬起,还没放在他的掌心,连默已经一把握住,生怕她会后悔一样。

    不等姬夜熔开口,他牵着姬夜熔的手走到牧师的面前,用姬夜熔听不懂的法语与牧师交流。

    牧师面含浅笑,轻轻的点头。

    连默侧头看着她素雅娟秀的容颜,眼底的情意与眷恋毫不掩饰,“阿虞,昨晚你问我能不能娶你,敢不敢娶你。抱歉,昨晚没有给你答案,因为那时候我真的还没想好该怎么回答你,又该怎么表达。”

    卷翘的睫毛轻颤,清澈的瞳仁里流转着疑惑与日光,深深的与他对视。

    连默紧紧握着她的手,声音沉哑,平缓而出,“我说过,我不会再隐藏自己的内心,也要你给我一点时间,其实我现在还没完准备好,也许不是最恰当的时间,但我想也许这样的事,根本就不需要什么准备,也不需要什么恰当的时间,就是在此时此刻,我想问你,你愿意嫁给我,做我的妻子吗?”

    姬夜熔怔住了,平静的眼帘里掀起惊天骇浪,脑子“嗡”的一声空白了。

    她怎么都不会想到有一天他会这样温柔的询问自己,是否愿意嫁给他,做他的妻子!

    昨晚的话,不过是她的刻意刁难,在试探他,没有真的想过能够嫁给他。

    她的身份背景,注定她不可能嫁给一个高高在上的总统。

    连默静静的注视着她,耐心的等她的答案。

    姬夜熔回过神,轻轻的摇头,眼神平静的看着他,声音轻若飘絮:“你疯了吗?你已经结婚了!”

    纵然只是为利益,但改变不了他已结婚的事实。

    还是,他要为自己,与柳若兰离婚?

    这个意识,让她平静的心湖泛起波涛,她不相信他会这样做。

    一旦选择离婚,他的名誉必定受损!

    连家的人,幕僚团也不会允许他这样肆意妄为!

    连默薄唇噙着一抹笑容,眸光看向牧师,牧师将早已准备好的文件递给他,连默将文件递到她面前,“阿虞,我的配偶栏一直空白着,它一直在等女主人签字。”

    如果刚刚只是诧异,那么此刻姬夜熔是彻底的震惊了,眼神不可置信的凝视他,“你的话,是什么意思?”

    耳朵明明听清楚了,心里也是明白的,但就是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阿虞,我法律上的妻子,我此生唯一的灵魂伴侣,唯有你一人!”连默递给她的那份结婚文件下方赫然写着他的名字,而女方的地方是空白着。

    他给了柳若兰一场盛世婚礼,却从来没有给过她一纸婚约。

    从法律意义上来说,他是单身,未婚,一直都是。

    姬夜熔身子明显僵住,眸光呆滞的看着一纸婚约,呼吸瞬间凝滞。

    他没有娶柳若兰,他从来都没有真正的娶过柳若兰。

    心里的波涛汹涌澎湃,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感觉,是震撼,亦是不解。

    “为什么?”

    为什么要这样做,又为什么一直不说,让她背负着小三的骂名,名声狼藉,连自己都忍不住唾弃自己。

    “当年云璎珞用试管婴儿的办法让柳若兰怀孕,她想要连湛以我儿子的名义出生在这个世界上,从我的手里拿回属于连城的总统之位;只要我答应,她就不会在因为连城的死,再对你进行任何的报复!”

    清澈的眼眸一掠,心尖剧烈的颤抖,有一种窒息的难受,他当初娶柳若兰是为了自己。

    竟然是——为了自己。

    当年云璎珞找到连默谈这笔交易,只要连默妥协,云璎珞就不会再因为连城的死对姬夜熔进行任何报复;她想要的是连湛名正言顺的来到这个世界,名正言顺的做未来的总统,只要满足她这个要求,至于连默以后与柳若兰是继续做夫妻,还是离婚怎么都好,她不会再插手,甚至于他若想和姬夜熔在一起,她也不会过问。

    姬夜熔是很强,没有人能伤害到她,一次两次三次,她都能保护好自己,可是没有人能保证她次次都能保护好自己;云璎珞若是背地里想要害姬夜熔,防不胜防。再者,如果用这样的方式让连湛成为日后的总统,可以为他和阿虞拚一个未来,他想去尝试一次。

    柳若兰一心以为只要嫁给他,占据着他的婚姻就能捆绑住他的一生;连默怎么可能会遂了她的愿。

    一场盛世婚礼不过是给柳若兰的一场梦,至于那张结婚的婚约,不过是他让程慕做的一纸假约,用来迷惑柳若兰用的。

    可笑的是柳若兰真的以为自己嫁给了连默,这几年用着总统夫人的名义耀武扬威,从来都不知道自己不过就是个空壳。

    而连默冷眼旁观的看着她,宛如看一个滑稽的小丑。

    姬夜熔的理智是懵的,明暗不定的眸光里写满不相信,深深的凝视着连默,心里却又很清楚他说的都是真的,他没必要欺骗自己。

    他也不屑于欺骗。

    “阿虞,你知道的,以前我太渴望总统之位,以为只要自己做了总统就能证明自己,所以我不择手段,什么事都做得出来!我要做总统,就必须选择舍弃一些东西。我未来的妻子纵然不爱,也要有足够的背景和势力才能匹配我,帮助我和云璎珞抗衡。你从来都不在我的婚姻计划之内,你的身份,背景,没有一样是能让我把婚姻计划放在你身上,甚至连你这个人都不在我的情感范围之内。”

    ————————6000字————————

    少爷:下午还有更新,时间,字数都不定的。

    总裁系列:《总裁的豪门前妻》

    总统系列:《前妻,偷生一个宝宝!》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妖妖逃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妖妖逃之并收藏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