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 > 第157章 :也许只是一瞬,也许就是一生21

第157章 :也许只是一瞬,也许就是一生21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连默在回总统府的路上,陈速接到皇家医院的电话。

    许思哲替连景挡的那一枪没有正中心脏,射中心脏的旁边,但因为失血过多,还是很危险,病危通知单已经下达了好几个,有随时撑不过来的征兆。

    “让颜惜争取,不要让他死。”连默声音低沉的吩咐。

    连景和霍渊都已经死了,只剩下许思哲了,要是也死了,真的太过凄凉与悲烈。

    这么多年经历的生死不少,却从来没有一次像现在这样心情沉重,感觉要喘不过气的窒息感。

    陈述打完电话听到后座传来叹息声,回头看向昏暗中的连默,担心道:“阁下,怎么了?”

    连默没有立刻回答他,眸光射向车窗外不断倒退的风景,沉默很久,在陈述以为阁下不会回答自己的时候,车厢飘起了低哑夹杂着内疚的声音:“这么多年第一次感觉阿虞是这般的需要我,可此刻我却不能陪在她的身边!”

    他欠她的,实在太多;多到不管为她做什么,都觉得还不够,不够的。

    她将她的整个人生,她的整个青春,全部都给了自己,一次次的被自己放弃,却一次次的为自己换来满身的伤痛,而自己给了她什么呢?

    口头上的承诺,没有一点实际行动,就连在她最需要自己陪伴的时候,自己都做不到,这让他心如针毡。

    他从来都没有过这样强烈的愿望,自己不做什么总统了,也不要再卷入任何的政权纷争,他只想带着阿虞觅得一处安宁的地方,做一对平凡的夫妻,朝夕相对,哪怕会为一些生活琐碎拌嘴,这些都好。

    但这样的愿望终究不可能实现,他是连家的掌权者,是M国的总统,他有着不能推卸的责任,除非有一天出现一个更好的人来管理这个国家,否则他只要在位一天就要对这个国家,对这个国家的每一个国民负责。

    其实,他只想对一个人负责,那人名阿虞,是他心尖上的人。

    *

    连默离开后,姬夜熔喝了于莎送上来的牛奶,洗澡换睡衣躺在*上,今天所发生的一切都在脑海里的跳跃重播,她本是睡不着的,但不知不觉的却就这样睡过去了。

    睡着后的姬夜熔做了一个梦,梦见木槿坐在一个咖啡馆靠窗的位置,阳光洒落在她的身上,温柔了画面,她的素颜上有着期待也有着欢喜,似乎在等什么人。

    她侧身的光芒越来越亮,长镜头越拉越远,光束似乎突然蹿进了长镜头,要将时间倒流回到那一天。

    那是木槿流产半个月后,身体恢复的很好,这半个月霍渊一直很忙,虽然没办法和她每天见面,却是每天必定要打电话,要发短信给她,叮嘱她好好休息。

    好不容易有时间约见面,选择在一家偏远的咖啡馆见面,一来人不多,二来他也不希望每次都是偷偷摸摸的两个人,让木槿像个见不得光的人。

    木槿提前到了,点了一杯柠檬水,耐心的等着霍渊的到来。

    有孩子经过她的身边,因为顽皮的差点摔跤,木槿及时的扶住他,孩子的母亲过来道歉,领走孩子。

    木槿微笑里透着一股伤感,如果她和霍渊的孩子能够留下,以后一定会比这个小孩子更可爱,哪怕再调皮也没关系。

    但她也知道这个时候这个孩子注定不能来到这个世界,她不怪霍渊,他有他的身不由己。

    手机就在这个时候响起的,来电提醒是“未知号码”四个字,她犹豫了下,接听电话,以为是霍渊,但电话那头却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你在等霍渊吗?他不会来了……”

    木槿心头一惊,霍渊说过他们在一起的事情暂时不能让人知道,这个女人居然知道自己是在等霍渊,“你是谁?”

    电话里的女人冷笑了声,“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今天注定等不到霍渊了。”

    木槿见她不肯透露自己是谁,也不敢多说什么,怕给霍渊招惹麻烦,下意识的就要挂电话,电话里的女人像是早知道她会这样做,“别着急挂电话,等我说完也许我想挂,你也不想让我挂电话!”

    “你到底是谁,你想做什么?”木槿脸上的笑全然不见了,手指紧紧的捏着手机,前所未有的恐慌与害怕,这个女人,这个声音,让她感觉很恐怖,恐怖到像是能毁掉她整个世界。

    女人没有回答她,轻轻的反问道:“你不想知道到底是谁在背后设计一切让姬夜熔去送死吗?”

    姐姐?

    清澈的瞳仁倏然睁大,迫不及待的追问:“你到底知道什么?你知道是谁在对付我姐姐?”

    “呵,姐姐?亏得你还有脸叫她姐姐?”字里行间充满讥讽道:“你要真把她当成姐姐,就不会和害死她的凶手在一起?”

    木槿的身子猛然一僵,呼吸凝滞,好半天粉唇颤抖,“你,你的话是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是姬夜熔去送死的这场局是你的好情郎霍渊设计的!你的姐姐也是他害死的,你居然还要和他在一起,亏得当年姬夜熔为了救你,把自己卖给了连默!真不值得……”

    “不可能!”她的话还没说完,已经被木槿打断,霍渊怎么可能会去害姐姐,他知道那是她唯一的亲人,他怎么会!

    “你在骗我!一个连自己是谁都不敢透露的人,我凭什么要相信你!”

    “我倒不是怕你知道我的身份,我是担心你知道以后承受不了!桑桑……”

    木槿的身子蓦然一震,脑子里像是有一道银光闪电,狠狠的劈中了自己,不染尘埃的眼眸里浮动着不可置信与错愕,“景,夫人!”

    难怪她觉得这个人的声音很熟悉。

    竟然会是她!

    木槿见过连景几次面,连景与她的同学一样,喜欢唤她:桑桑。

    尾音柔软绵长,很是特别,她不可能会听错!

    电话那头的连景笑了,轻悦的嗓音里透着一股渗人的阴冷:“桑桑,是谁准你窥觊我的东西!”

    木槿的心一惊一惊的疼,声线收紧艰涩:“以渊,他不是物品!”

    “以渊?叫的真亲热!你以为他是真的爱你吗?他不过是把你当成我的替身,而且你是姬夜熔的妹妹,他不过是在玩弄你罢了!你还真当自己是童话故事里的灰姑娘会被王子钟情吗?别天真了,木槿!”

    连景,木槿,她真的只是一个替身吗?

    卷翘的睫毛承载着薄薄的光束,剧烈的颤抖,洁白的贝齿轻咬着纷嫩的唇瓣,声音低低的却是坚定无比:“我是不聪明,但我也不傻,一个男人是不是真心待我,我分得清楚!”

    她不能确认霍渊爱自己有多深,但是她绝对的相信霍渊对自己的感情是真的,不会因为她是姬夜熔的妹妹而玩弄她的感情,因为他们开始的时候,他根本就不知道她是谁的妹妹。

    所以当他知道她是姬夜熔的妹妹时会露出那么惊讶而复杂的神色,他是那么直白的说:“小槿,为什么你偏偏是姬夜熔的妹妹?”

    原本在一起已经是困难重重,现在她的身份让他们两个人之间更多了一道难以跨越的横沟。

    那段时间他们的心情都很复杂,也很纠结,她不想放弃,而他是与她一样的心情!

    连景沉默许久,冷笑道:“我倒是低估你了,就因为你得到了他的真心,所以你以为我会容许你的存在?今天你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喝了你面前的那杯水,要么我立刻将霍渊要我除掉姬夜熔的录音发给连默,你就等着看霍渊是怎么死的!”

    木槿一时间拿着手机没说话,而电话那头的连景已经将录音播放给她听,眼眶猝不及防的就湿润了。

    她不会连自己挚爱的人的声音都听不出来,可是她怎么能够接受挚爱的男人竟然伤害了自己最亲的姐姐!

    “为什么?你们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这样做对你们有什么好处?”她痛苦的低吼着,眼眶赤红。

    这种感觉不亚于,心如刀割。

    “你以为自己真的了解他吗?你真的知道他想要的是什么吗?木槿,你根本就不知道他是一个什么样的男人,你也根本就配不上他!在这个世界上能帮助他,成就他野心的人只有我,而你只是他脚下的一块绊脚石,现在我要帮他,搬走你这块绊脚石!”

    “我是不会让你毁了我们多年来的苦心经营,更不会让你抢走属于我的东西!如果我连景得不到,我宁可毁掉他,也不会让任何人得到,而你,木槿就更不用妄想得到!”

    洁白的贝齿咬破了纷嫩的唇瓣都恍然不知,耳边响起的是连景阴冷的笑容:“为了让你走的安心点,我可以再告诉你一个秘密:姬夜熔,还没有死。”

    木槿水雾氤氲的眼帘倏然掠起,“你,你说什么?”

    “你的好姐姐并没有死,你自己看照片吧!”

    手机震动,收到一条新的短信,木槿立刻打开短信,有一张照片里一身黑色长风衣的女子头发长长了,但神色还是那么的冷漠凛然,除了她的姐姐,还能有谁呢!

    “姐姐……”眼泪啪嗒的滴在了屏幕上,模糊了姬夜熔的身影。

    电话里传来连景阴厉的声音,“她很幸运没有死,只是残废了一条腿!但如果你继续存活于世,挡我的路,我可就不能保证她下一次还只是残废了!”

    “不要!连景,你别再伤害我姐姐了!”木槿对着电话低吼,既伤心又愤怒。

    姐姐的腿残废了!

    他们,怎么能这样!

    “我可以不伤害她,那就看你的表现了。我希望今天的事只有你和我知道,不会再有第三个人知道,包括姬夜熔还活着的事。”

    木槿眸光落在面前的水杯,杯子里还有一片薄薄的柠檬圈,她吸了吸鼻子,伸手抹去脸上的泪水,“我凭什么相信你?如果我都死了!”

    那么她继续害姐姐,自己也不会知道。

    “木槿,你没资格和我谈条件!爱情和活着之间,你选择一样,你选择爱情,我自然不会伤害霍渊,也可以不杀姬夜熔!但如果你选择活着,那么我和霍渊活不成,你的好姐姐也休想活着,她就给我和霍渊陪葬吧。”

    连景的话决绝无比,没有丝毫转圜的余地。

    木槿低头笑了,笑的很难过,眼眶再次潮湿成灾,贝齿紧紧咬着自己的手指,疼痛远不如心头的万分之一。

    半响,她抑制住泪水与心头的绞痛,沙哑的嗓音道:“不要再伤害我姐姐,也别伤害霍渊,更不要告诉阁下这一切!霍渊他会收手的,不会再害人了,你也不要再执迷不悟,就让一切都到此为止!”

    就让她的死来终结这一切的争斗不休。

    不等连景说话,她已经掐断电话,删除了通话记录和短信,放下手机,她伸手去端起那杯水。

    干净的杯壁就要送到唇瓣时,突然听到一道熟悉的声音:“不要,不要喝,木槿!”

    木槿侧头看到站在不远处的姬夜熔,长发随风拂动,紧张的神情看着自己,不住的摇头,似乎在劝着她不要喝这杯水。

    “姐姐……”木槿抿唇,声音刚出就哽咽住了,两行清泪像是洗尽铅华,洗出一条对的路,“对不起!”

    我不知道他会那样对你,我不知道他会那样的伤害你,对不起,姐姐!

    “没关系,我不会生你的气!”姬夜熔清冽的眼眸凝视她,充满怜爱。

    “可是我会生自己的气啊!”木槿声音颤抖的回答,手指紧紧的握着水杯,每一个字都像是从喉间挤出来的,“我知道我让你失望了,你明明告诫过我,他很危险,让我不要靠近,是我自己不听话,非要和他在一起!”

    “木槿……”

    “姐姐。”姬夜熔的话还没说完,木槿打断她的话,“我真的很高兴你还活着,因为你这个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从小就是你在保护我,你把一切最好的都给了我,而我什么都不曾为你做过,甚至还和一个害你的人在一起,这么看来,我真的很糟糕,很差劲,是这个世界上最坏的妹妹了。”

    “不是……你是最好的妹妹,是我的好木槿。”姬夜熔眼眶红了,有什么湿润了眼睛。

    她们相依为命这么多年,不管木槿做了什么事,哪怕会让她生气,但她绝对不会真正的讨厌木槿!

    “姐姐,原谅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挚爱的两个人争斗到你死我活的地步,我也不能看着阁下杀了他。也许这样做,对你,对他都是最好的选择!”

    “木槿,别离开我!”姬夜熔意识到什么,拼命的想要走近她,却好像被隔绝在另外一个玻璃世界,无论她怎么挣扎,碰撞都无法触碰到她,阻止她。

    木槿最后深深的看着她,泪光闪烁中透着一丝欣慰的笑容,“姐姐,再给他一次机会吧!我相信他的心里还是有善良的,因为我真的很爱很爱他。”

    因为爱他,所以相信他会为自己而改变!

    她端起酒杯,毫不犹豫的仰头喝起清水,眼角有泪溢出,顺着轮廓一路往下,流进心底最深处。

    “不,不要……木槿,不要喝,不要离开我!木槿,木槿……”

    姬夜熔拼命的捶打着那看不见的阻隔,拼命的想要阻止她,却无能为力,眼泪肆意的席卷而来,眼睁睁的看着木槿喝了半杯的水,身体里的力量像是瞬间被抽空,整个人跪在地上,站不起来。

    木槿放下杯子,苍白的脸色流转着淡淡的笑,看到咖啡馆前面的路边停下一辆车子,车窗半降,熟悉的俊颜落入眼帘的同时,对方也刚好看到她了。

    她远远的看着他,似有若无的摇头。

    欲要下车的霍渊剑眉瞬间拧起,察觉到不对劲,她的神色不对,还有她的眼神在示意自己不要过去?

    为什么?

    木槿看着他,很努力的抑制住眼眶的潮湿,不让它们在脸颊上泛滥。

    因为他说过,最爱她笑时候的样子,不喜欢她哭。

    所以她一直很努力的让自己微笑,纵然心里早已万箭穿心。

    权利真的有那么重要吗?重要到可以舍弃一切的原则和良善,包括伤害我最亲的人?!

    霍渊,你究竟是为了权利,还是因为姐姐不同意我们在一起,所以做这一切?!

    不管你是为了什么,我都不喜欢你做这样的事,所以可不可以为了我,不要再做这样的事了!

    霍渊,我知道身为霍家长子的你,很多事,很多东西都是无法改变的。既然我不能跟得上你追求名利的脚步,那么我可以选择让你停下这样的脚步。

    停下来吧,不要继续盲目的一味追求名利,那样只会让你越陷越深!

    我的霍叔叔,你的人生还那么长,以后还会遇到更多更好的风景,如果你爱我,那么请你带着我们的回忆继续走下去,我从没奢望过你能做一个好人,但我希望你不要做我世界里最坏的那个人。

    霍叔叔,我真的很傻,因为到现在我居然还想听你亲口说,在权利和我之间,你会选择哪一样。

    可我知道,自己已经没有机会亲口听你说出答案。

    这样也好,因为如果你选择的不是我,那样我会很难过的。

    呼吸越来越困难了,像是随时会窒息,她紧紧的揪住心口的衣服,看向窗外,抿唇没有任何声音不断重复着一个字:“走!”

    霍渊看到她紧抓住心脏的手,也看懂了她的唇语,更看到她眼神里的破碎绝望。

    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

    霍渊欲要下车,警卫员却吩咐了司机开车,“先生,情况不对,我们还是走吧!”

    “停车!停车!我叫你停车!”霍渊前所未有的恐慌与暴戾,他要下车,他要去见木槿。

    她,一定是出事了!

    他不能丢下她不管!

    不管霍渊怎么暴戾,警卫员和司机都不为所动,“今天就算先生要杀了我们,也不会停车的!”

    “小槿,小槿……”霍渊不断的要开车门,但司机早已就将车门反锁住,他根本就毫无办法。

    隔着玻璃看到咖啡馆越来越远,小槿也越来越远,远到好像他穷极一生的追逐也触及不到。

    眼眶赤红,冷峻的容颜上爬上了恐慌与不安。

    内心,被撕碎的拉扯着。

    木槿看到桌子上的便利签和笔,撑着一口气,拿起笔的手不住的颤抖,连握笔的力气都没有。

    在鹅黄色的便利签上,字迹歪歪扭扭写着:将我葬在看得见他的地方,姐……

    还没写完,手完全没力量,笔从手里滑落,滚落在地上。

    她将纸紧紧的攥在掌心,想要去捡笔,整个人却控制不住的跌倒在地,撞到了椅子,蜷曲在冰冷的地板上,整个人都在抽搐,不时有白色沫子从口腔里不受控制的溢出。

    痛苦而又狼狈。

    *

    画面转换到姬夜熔知道木槿和霍渊来往后,她劝不动木槿,只得将木槿锁在房间里,不允许于莎开门,更不许木槿再去见霍渊。

    木槿不断的拍门,不断哀求姬夜熔放自己出去,声嘶力竭,泣不成声。

    半夜姬夜熔开门想看看她,一开门就看到木槿蜷曲在门口,指甲劈开了,一直在流血,眼睛都哭肿了。

    姬夜熔蹲在她面前,看到她流血的手指,问她:“值得吗?”

    为了一个霍渊,这样的伤害自己,这样坚持与自己对立!

    木槿看着她的眼神没有生气,也没有幽怨,只是惨淡一笑,反问姬夜熔:“姐姐为阁下做那些事之前,有在心里问自己值得吗?”

    姬夜熔怔住了。

    “爱情没有值不得值得,只有愿不愿意,如果你为一个人做某些事,却还要先问问自己值不值得,那你一定不是真的爱他。”

    真的爱一个人,不管为他做什么事,都不需要理由,更不会去思考这样做值不值得。

    姬夜熔没有再关着木槿,但他们还是分开了,是霍渊提出来的,暂时分开。

    因为他看到了木槿手上的伤口,他不能忍受看着她为自己和姬夜熔僵持,弄伤自己,哪怕只是一根手指头都不可以。

    木槿眼眶气雾氤氲,问他是不是不要自己了。

    霍渊捧着她的脸颊,郑重的承诺:“我不会不要你,永远不会不要你!我们只是暂时性的分开,不是真正的分手!我会等你长大,我们会正大光明的在一起!”

    木槿看着他,泪光里闪烁着不自信,“分开以后,你会像喜欢我这样去喜欢别的女生吗?”

    “不会,因为你是这个世界上的独一无二。”霍渊向她承诺,而且他的心已经给了她,就没想过再给别人,也给不了别人。

    在他以前那么多年的人生中,他从未想过会爱上一个女孩,为她牵肠挂肚,看到她流泪会揪心的痛。

    可是当遇见她以后,她身上的天真与单纯,她温暖明媚的笑容,她双手捧着一份干净而炙热的感情要给他,一时间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拒绝不了。

    他可以对这个世界残忍,对任何人狠心,唯独对她,狠不下心肠,见不得她伤心,左右为难!

    他愿意暂时放开自己的手,愿意等待她长大,更重要的是他怕她跟在自己身边会受伤,毕竟他在政权里得罪过的人太多。

    “别哭了,我不喜欢你流泪的样子!”

    木槿吸了吸鼻子,抑制住难过的眼泪,脸颊忽而涌上一丝红晕,很小声很小声道:“那你也不能别的女人那个。”

    “哪个?”霍渊挑眉,一时间没明白她的意思。

    “就是那个!”木槿头更低了,很不好意思。

    这下子霍渊明白了,薄唇扬起坏笑,明知故问的问道:“那个是哪个?”

    “就是不准你和别的女人搂搂抱抱,*上做暧!”木槿羞恼了一口气吼出来,抬头跌进他戏谑的眼眸里,知道自己被他戏弄了,粉拳砸在他的胸膛上,“霍叔叔,你欺负我!”

    霍渊笑出声,双手抱着她,低头额头贴着她,喑哑着嗓音道:“疼你都来不及,哪里舍得欺负你!”

    木槿红着脸,问:“那你到底答不答应我啊?!”

    “小槿,以前的事我无力改变,但以后我可以向你保证,我的身心永远只忠贞于你一个人!”

    木槿笑了,还没来得及说话,他低头吻住了她的红唇。

    她闭上了眼睛回应他,他吻的很认真,也很动情。

    以前他碰过很多女人,只为做暧而做暧,而以后他只因为爱她而与她做暧。

    “霍叔叔,我们真的会一辈子都在一起吗!”

    “会!”

    “霍叔叔,你的手放错地方了吧!”

    “没有,我只是想检查我的小槿养的两只小白兔什么时候才能长大,霍叔叔等的很辛苦,”

    “……”

    再善良的人也会犯错,再恶的人也拥有爱与被爱的权利。

    只是很多时候,我们往往不懂如何才能去更好的爱一个人。

    *

    姬夜熔一直在梦魇里挣扎,哭泣,安静覆盖在眼睛上的睫毛下缓慢的溢出温热的液体,源源不断。

    嘴里一直在梦呓着木槿的名字:“木槿,不要……木槿……”

    连默抱起她,温柔的吮干她脸颊上的泪水,轻声唤醒她:“阿虞,醒一醒,没事的,只是在做梦!”

    “阿虞……阿虞……醒一醒,你只是在做梦。”

    他就知道她表面的平静都是伪装,木槿的死,连景的隐藏与伤害,带给她心理上太大的创伤。

    当自己知道是连景的那一刻,都接受不了,更何况一直当连景是朋友,又充满愧疚的她。

    阿虞,你真的让我太心疼了,心疼的不知道该怎么办才能止住你心里的痛。

    姬夜熔缓慢的睁开眼睛,漆黑的瞳仁被水雾氤氲,模糊中看清楚他轮廓,眼泪不受控制的往下流。

    “只是做噩梦,别怕。”连默指尖温柔的拭去那些几乎令自己心碎的泪水。

    以前总觉得她太强大了,强大到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女人,不会流泪。

    可当她愿意在自己面前展现软弱的一面,将所有的情绪和委屈都哭出来时,他才知道原来她的泪,可以让自己心如刀割。

    “我梦见了木槿,她没有背弃过我,她只是太爱霍渊了,只是没办法,只是太为难了……”姬夜熔声音沙哑,模糊的眼眸里悲伤是那么的浓烈,无法抑制。

    连默点头,“她当然不会背弃你,她一直都很爱你,我们一直都爱着你!”

    姬夜熔纤长的双手主动的拥住他的颈脖,将脸埋在他的胸前,声音模糊:“四哥,我想她,我真的好想她……”

    她从来都没有家人,木槿是她唯一的亲人。

    连默将她抱在怀中,像是哄着半夜做噩梦的小女儿一样,轻哄道:“四哥知道,四哥都知道。木槿没有离开过你,就像四哥永远都不会离开你一样!我们三个人,永远都在一起,不会分开的!”

    姬夜熔没有说话,搂着他的手臂越发的收紧,很快的连默就感觉到自己胸前的衣服潮湿了。

    心疼的要命了。

    “阿虞,不要难过,现在不是很好吗。霍渊去陪她了,在另外一个世界里他们会很幸福的在一起,再也没有人可以阻止他们在一起了。她是幸福的,也会希望你是快乐的。”

    这些话放在以前连默压根想都不会想,可是在这个凉初透的夜晚,他绞尽脑经寻找最好的词汇来安慰她,安抚她崩溃的情绪。

    姬夜熔一直在他的怀里没说话,任由泪水和悲伤肆意的流淌,让自己的脆弱在他的怀里,在这个夜里无所遁形。

    连默感觉到她没有在哭了,也知道她还没睡着,抱着她去浴室洗把脸,拿了将外套包裹着她下楼,去院子里看三株木槿花。

    “你看,它们不是好好的。”连默没有丝毫顾忌的坐在地上,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身旁的木槿花,触手可及。

    姬夜熔手指轻抚着木槿花的叶子,侧头去看他,“真的会有那样一个地方吗?”没有爱恨,没有纷争,只有温暖与幸福,木槿会和霍渊快乐的在一起。

    昏暗中他俊颜似笑非笑,摇头:“不知道,我瞎编的。”

    姬夜熔:“……”

    无语几秒,倒也不生气,抽回手搂着他的脖子,声音轻缓:“你恨他们吗?”

    连默的眉心划过一抹冷意,片刻的沉默后,只说了一个字:“恨!”

    他恨的是连景。

    政权的斗争有阴谋伤害在所难免,所以霍渊的狠毒和伤害他虽然厌恶,但能理解;但连景不一样。

    他对连景一直顾念亲情,想要让她避免伤害,可连景误会了他和姬夜熔不说,在明知道他爱姬夜熔的情况下,那样步步为营的算计他和姬夜熔,没有顾念一丝旧情,这比直接杀了姬夜熔还要狠,因此他无法不恨连景,更不能原谅她。

    姬夜熔似乎叹了气,声音低低的,“我也恨他们,可是现在这里,好像很空,很难受。”

    手放在心脏处,这种感觉很像被人掏空了,只剩下一副躯壳。

    连默闻言,身体一僵,搂着她腰肢的手不断收紧力量,另外一只手握着她放在心口的手,声音低沉,“阿虞,人生还很长,除了恨,还有爱,有温暖!”

    “如果我感受不到呢?”

    连默的大掌不轻不重的捏了下,“做到你感受得到为止。”

    姬夜熔黛眉轻蹙,娇嗔的瞪他一眼,却没有生气,靠在他肩膀上,眸光看着泛起鱼肚白的东方,“四哥,我有一种活了很久,很久,久到像是有两个世纪,感觉很累。”

    凉风迎面而来,连默收拢她身上的外套,低哑的嗓音喃喃道:“累了的时候就靠在四哥的怀里睡一觉,好好的睡一觉,醒来就不会累了。”

    姬夜熔闭上眼睛之前,又问他:“你能在太阳升起来之前叫醒我吗?我想看崭新的一天是如何的开始。”

    “好。”连默低头在她的鼻尖上亲了下,凝视她的眼眸里*溺与深情浓得化不开。

    姬夜熔靠在他的怀中好像睡了很久,耳边突然响起熟悉的声音,“阿虞,阿虞,醒一醒,看太阳要升起来了。”

    她慢慢的睁开眼睛,东边层层云彩也遮挡不住阳光的光线穿透,散落在这座城市的每个角落,告诉人们,新的一天开始了。

    “早安,阿虞。”连默温情的问好。

    姬夜熔收回眸光看他,漆黑的瞳仁里他的俊颜清晰,“早安,四哥……”

    话音还没落,他已经吻住她的红唇。

    在那些孤单暗哑的时光缝隙中,有过很多次的失魂落魄,有过无数次的心灰意冷,有想过此生就这样了,可每每想到再也见不到她了,想到她是真的不存在这个世界上,他又不肯死心的在心里给自己一点希望:等明天吧,明天又会是崭新的一天。

    他不相信只是因为错了一次就再也没有挽回的余地,他不相信命运对她,对自己会这样的残忍。

    幸运的是他坚持下来了,命运再次将她送到自己的身边,让他有机会在未来的每一天都能对她说一句:早安,阿虞。

    *

    太阳挂在高空,也注定了这是不会平静的一天。

    连景、霍渊的死,许思哲还在ICU里生死一线这些消息不胫而走,在M国扔出了一个深水炸弹,舆论沸腾。

    远在比利时的霍以沫接到霍渊的死讯,一时间天塌地陷,她弯腰蹲在陌生的国都,陌生的街头,哭的撕心裂肺,肝肠寸断。

    最先赶到夜园的人是云璎珞,脸色难堪,盛气凌人,质问究竟怎么一回事。

    连景虽然不是她亲生的,可这些年她对连景也算是疼爱有加。连默做的所有事,都不入她的眼,唯独让连景嫁给许思哲这件事,她觉得连默做对了,因为她也知道霍渊不是真心喜欢连景,不过是利用连景,许思哲才是那个真正爱连景的人。

    连景和霍渊一夕之间死在景苑,许思哲又没有脱离生命危险,云璎珞自然心急如焚,怕又是连默搞得鬼,要质问清楚。

    连默吩咐程慕将资料拿给云璎珞。

    云璎珞翻开一看,还没看完已经颓然坐在沙发上,整个人呆若木鸡。

    连默什么都没说,也无需多说什么。

    姬夜熔突然从楼上下来,连默看向她,还没来得及问,听到她的声音压抑,“颜惜打电话说,许思哲可能撑不过去了。”

    ————————————10383字——————————

    少爷:一万字放在一更里更新的。至于木槿和霍渊那一段,是用阿虞的梦境呈现的。年少轻狂的时候,极端的认为黑就是黑,白就是白,没有灰色一说,对就是对,错就是错,时常伤害身边的人,也伤害了自己。告别了年少轻狂,成了不动声色的大人,看见了灰,也懂了对错其实根本没有一个准确的定义。所以我把所有的噩梦与极端都留给了《总裁的豪门前妻》把罪孽最后那一丝人性留给了《偷生》与《名门》。故事里的人执念或许能得到幸福,而现实中的我们执念却只会带来无尽的痛苦。我曾与父亲说:逝者已矣,不论对错。也对大宝贝说过,逝者为大,总该为活着的人想一想。近两年面对生命与死亡,心存虔诚与敬畏。这个社会已经很残忍,很无情了,那么就让我们在心里寄存一些宽容,温暖自己,温暖身边的人。(好久没这么正经的矫情了,可能是酒喝多了,饿得慌,煮点心灵鸡汤喝喝。)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妖妖逃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妖妖逃之并收藏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