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 > 第184章 :有生之年,把阿虞忘了吧

第184章 :有生之年,把阿虞忘了吧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慕夜侧目与她对视,眼神依旧温润,但在这份温润之下隐藏着一抹阴厉,薄唇轻勾:“别着急,纵然我现在就想给你,但这么重要的东西,我也不会随身携带,是不是?”

    姬夜熔明白了,除非是抵达他要去的地方,否则他绝不会把解毒剂交给自己的。

    捏着衣服的手指越发的紧了,眸光投向窗外,岩城在她的脚下变得越来越小,一直到模糊的看不清楚……

    想到连默万念俱灰的眼神,想到他苍白无色的脸,心如刀割,嗓子像是被刀片堵住,难受的说不出话,就连呼吸都变得很困难。

    这一别,不知道还有没有再见的机会,而她不但不能好好的与他告别,还要说出那么多残忍的话,伤害他,刺激他……

    用这样惨烈的相互厮杀的方式将他们之间的一切都摔碎,决绝的没有一丝转圜的余地。

    直到此刻,姬夜熔终于伤人比被伤还要痛苦千百倍。

    四哥,对不起,对不起……

    那些不是阿虞的真心话,你不要相信,不要去听,阿虞是没办法了,你一定要原谅我好吗!

    转念想到什么,眸光越发的苍凉,万般绝望与冰冷。

    罢了,四哥,你还是不要原谅阿虞了。

    永远不要!

    总统府,连默躺在*上,整个人已经陷入昏迷状态,因为高烧,苍白的脸色逐渐变得涨红,眉头紧蹙,呼吸都急促起来。

    颜惜给他安排了输液,但也只是能暂时让他的高烧退下去,治标不治本。

    程慕站在一旁,眸光复杂充满担心的看向颜惜,“真的没有别的办法了?”

    这句话是他半个月里说的最多的一句话。

    颜惜摇头:“发现的太晚了,他已经没有多少时间了,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我根本就研制不住解毒剂。”

    “千殇,找到千殇呢?”程慕不肯死心,“上一次阁下中毒,不就是她解的。”

    “撇开千殇是罗网的人现在根本就没人找得到她不提,就算找到她,上次的病毒其实就是一个半成品,而这一次是成功品,也就是说除非是有解毒剂,否则根本就没有人可以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研制出解毒剂。”

    颜惜每多说一句便会多一分绝望。

    如果从病毒一开始被植入身体里就知道的话,她还有时间去研究病毒的成分,尝试找出抗病体,但是现在根本就没有时间给她了。

    这段时间她和其他几位病理专家一直在研究,却都束手无策,而阁下身中病毒的消息必须严密封锁,几位专家都被断绝和外界的联系,更不可能去求助其他国家,把这件事张扬出去。

    程慕心头揪起来的疼,看向连默的眼神里充满了无奈和最后一丝希望:姬夜熔,希望你能拿到解毒剂,一定要救阁下!

    时间倒回至姬夜熔和连默不欢而散的一个星期后。

    姬夜熔虽然没有去总统府,也没有再提及连默,却是和程慕有过一次通话。

    她问程慕:“他还好吗?”

    “阁下很好,你不用担心……”

    电话里程慕的话还没说完便已经被姬夜熔打断了,“程慕和我说实话,他现在的情况已经到了什么样的地步?”

    程慕一怔,声音恍惚:“我怎么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程慕,我八岁就认识他了,我比你更了解他。”姬夜熔的声音艰涩的轻颤。

    换做以前她会以为他是真的嫌弃自己,不愿意再见自己,可是在经历这么多的阴谋误会风雨,她怎么可能还不了解他,相信他。

    自她回来以后,他待自己有多好,多小心翼翼,生怕她受伤,她心里很清楚,哪怕他气疯了,没有理智,他宁可伤害自己,也不会想要伤害自己。

    连续两次他都失控了,伤害了她,那么狠,那么决绝。

    加上他最近总是莫名其妙的发高烧,纵然颜惜说他的血液报告没有问题,她也不会相信的,他一定是出事了。

    这次的高烧与之前的那次多么相似,只是这次他情绪变得容易暴躁,目光赤红,常常像是失去理智的野兽。

    他故意不听她解释,故意赶她走,其实是他也察觉到了自己的不对劲,他是怕自己再一次的控不住的伤害她。

    这些,她怎么可能不懂。

    电话那头的程慕在经过漫长的死般的沉默后,幽幽的开口:“情况不是很乐观,我们暂时还不知道他体内的是什么病毒,会有什么样的后果,所以也没有办法研制解毒剂,他最近几天的体温反复,脾气很坏,颜惜也只是暂时能让他退烧。”

    他的话让姬夜熔心头如同碾碎般的疼,手指紧紧抓着电话,声音轻喃:“我……我能去看看他吗?”

    “他现在的情绪已经很不稳定,你现在出现只会刺激他的情绪失控。”程慕的话已经很明显了,她不能去见阁下。

    手机从无力的掌心滑落,她躺在地板上蜷缩成一团,紧紧的抱着自己,一束乌黑的秀发宛如泼墨散落在地板上,像是一幅画卷。

    一股深深的无能为力笼罩着她,思念的潮水排山倒海席卷而来,将她彻底淹没。

    她想四哥。

    她真的好想见四哥。

    原来相见不能见的痛,竟是如此的煎熬与折磨!

    最让她无助的是不知道怎么才能帮助他,有什么办法能够清除他体内的病毒,甚至连他究竟是什么时候,什么人对他注射病毒都不知道。

    连默的情况没有一天天的好起来,姬夜熔便一天天的在夜园死气沉沉的呼吸。

    于莎担心她,想尽办法逗她说话,可是她真的没有心思和力气说话,满脑子想的都是连默,都是那该死的病毒究竟是怎么进入他的体内,这般的折磨他,而自己却不能替他分担一丝一毫。

    日夜担心他的情况,甚至不敢睡觉,她怕,怕哪一天在睡梦中就会接到程慕的电话,告诉她,最不想听的那个消息。

    在姬夜熔日夜煎熬,担惊受怕的时候,她接到了慕夜的电话。

    电话里慕夜声音温柔而关切的问她:“夜儿,你还好吗?”

    姬夜熔拿着手机,没有说话,也不想说话。

    那边的慕夜声音再次传来,“看样子是不好,应该是知道了他时间不多了!”

    姬夜熔的心瞬间揪起,脑子“嗡”的一下空白了,拿着手机的手面青筋突起,她近乎不敢相信的声音响起,“你……你对他做了什么?”

    怎么会是他!

    怎么会是慕夜!

    这些天她一直在想是谁,连景,霍渊,纪湘君他们都死了,到底还有谁想害连默。

    所有人她都怀疑过,却独独漏掉了一个慕夜。

    “准确的来说,你应该问连景究竟对他做了什么。”慕夜的声音淡淡的,在姬夜熔听来却格外的冰冷,“不过她已经死了,应该是回答不了你。”

    连景?

    姬夜熔黛眉紧蹙,脑子里一片混乱,想不通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

    这一切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连景,连城……

    她紧闭双眸冥想所有的事情,突然睁开眼睛,之前一直想不明白的事,突然想明白了,就如同一张拼图,缺了最重要的那一块拼图就无法解开谜底。

    而连城无疑是这张拼图里,一直缺少的那一块!

    “连景一直都知道你没有死,你就是把连景和D&K连接起来的那条纽带!”连景虽然死了,但是她一直都想不通连景究竟是怎么和纪湘君合作上的,这中间还有很多她不知道的事情。

    之前想不明白,可现在慕夜的话,让她想明白了。

    “纪湘君根本就不是D&K的首脑,连景也不是最先和D&K合作的人,是你……一切都是你在背后操纵,对吗!”

    虽然是疑问句,可她心里已经确定是慕夜无疑,所以声音才会轻颤不止。

    连城,那个温润如玉,让她愧疚万分的男人,竟然才是背后真正的黑手!

    所有的一切都是他在操控,是他在和D&K的真正首脑合作!

    纪湘君,连景,都不过是他们手里的一颗棋子,丢出来的烟雾弹,迷惑他们的假象。

    真的D&K首脑并没有死!

    慕夜没有回答她,也不需要特意承认,他只问姬夜熔一句话:“你想救连默吗?”

    “把解毒剂给我!”姬夜熔想到正在受苦的连默,呼吸一滞,声音低沉冰冷。

    既然慕夜这样问她,就代表他手里一定有解毒剂,他和D&K的首脑合作,手里不可能没有解毒剂。

    “我可以把解毒剂给你,但你必须先跟我走!”

    慕夜的声音忽然变得低沉而冰冷,听得姬夜熔后脊骨渗出层层凉意。

    这是他交出解毒剂的唯一条件!

    然而还有那么多不解之谜,姬夜熔想知道,但电话里的慕夜却不肯再透露,如果她想要知道曾经发生过什么就必须要和他走!

    她真的不明白,为何是谁不好,偏偏是要慕夜,是她记忆里那个温润如玉,翩翩儒雅,让她心存愧疚的那个男人。

    更不明白曾经那个善良的连城,为何会变成如今这番模样!

    在和连默不欢而散的第二个星期的某个深夜,姬夜熔和程慕有一次的秘密见面。

    夜园的人都休息了,保安系统被程慕命人关闭了,没有任何的监控拍到他进入过夜园,所以没人知道。

    姬夜熔和他面对面而坐,神色冷清凝重,眼眸里弥漫着担忧,缓缓开口:“颜惜没有办法救他,是不是!”

    程慕沉默,亦是默认。

    她就知道会是这样,所有的一切都早已在慕夜的计划之中,除了慕夜手中的解毒剂,没有人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研制出解毒剂。

    “程慕,我有办法救他!”

    程慕眼眸一掠,迫不及待的问道:“你知道病毒是怎么进入他的体内,是谁做的?”

    姬夜熔点头,“你还记得之前我和他去景苑做客吗?”

    程慕皱眉,脑海中银光一闪,惊诧道:“是景夫人!”

    原来那么早阁下就已经被……

    “可是景夫人已经死了,你怎么能拿到解毒剂?解毒剂是在谁的手里?”程慕不明白。

    姬夜熔没有立刻回答他,轻轻的反问:“程慕,你不觉得我们每一次都像是被人牵着鼻子走吗?所有的事都好像是早已安排好的。”

    他们在一步步的走向死亡的陷阱之中。

    程慕一时间没明白她的意思,垂眸皱眉,仔细的去想这一年来发生的事,直到最近的事。

    “连城……”他脸色惊愕住了,自己说出的答案,连自己都不相信,“怎么可能?”

    连城怎么可能有那么大的本事!

    “我想当初他没死的事一定和D&K有关,而纪湘君一定不是D&K真正的首脑!”这中间具体发生了什么,她还没弄清楚,但总会有清楚的那一天!

    “你是说……D&K的真正首脑还活着?”这是程慕怎么也没想到的,D&K多处基地被摧毁,医疗实验室也被封闭,D&K的真正首脑居然没死,“是谁?”

    姬夜熔摇头:“我不知道,但相信连城他一定会知道。”

    程慕想到她要做什么,立刻沉声道:“不,你不能和连城走!”

    阁下只怕是死,也不会愿意让姬夜熔跟连城走的。

    “程慕……”姬夜熔眸光波澜不惊的看着他,早已失去了情绪,宛如一滩死水,声音幽幽:“这种病毒会传染,一旦病变到最后一期。”

    “什么?”程慕怀疑自己的耳朵听错了,长眸里写满了不可置信的看向姬夜熔,不住摇头,他不相信。

    姬夜熔也希望这不可能,但事实却是如此残忍。

    这种名为“Azrael”的病毒是D&K集团多年来牺牲几十位病毒专家而研制成功的一种病毒。

    一旦进入人体,起初没有什么感觉,病毒第一期是普通的感冒发烧,不会引起医生和患者的注意,第二期是情绪暴躁,不受控制,第三期是嗜睡昏迷不醒,到了第四期便会咳嗽,咳血,继而通过空气传播,成为一种传染病毒,无人能解。

    “三期……”程慕的脸色变得极其的难看,“阁下,已经快到第三期了!”

    “在他还没有到第四期的时候,你们便要将他隔离起来!”姬夜熔看着他,眼底弥漫着浓郁的哀伤,“我会救他,在他的情况变得更加糟糕之前拿到解毒剂。”

    程慕沉默了,之前他还能言之凿凿的劝姬夜熔不要去,可现在……

    现在他说不出这样的话。

    一是为阁下,二是为了整个国家,如果是阁下真的有什么事,病毒传播了,将会导致非常严重的后果,事态将会严重到一发不可收拾!

    “他们……到底想做什么?”居然敢用阁下作为病毒传播体,这也太大胆和疯狂了。

    “D&K的目的一直很明确,他们要钱!这次放在连默身上的Azrael是在做一个*实验,一旦成功他们便可以将病毒高价卖给各个国家的恐怖分子,但他们手里又有解毒剂,这样又能把解毒剂高价卖给各国政aa府,这样等同他们能控制住了整个世界。”

    “疯子!这群疯子!”程慕涨红了眼睛,一拳捶在了玻璃茶几上。

    “在事件没有发展到更严重之前,我要拿到解毒剂,也要摧毁D&K,所以我需要你帮我!”如果只是她一个人,她做不到这么多的事,必须要有人配合自己,协助自己去完成!

    程慕复杂的眸光凝视她,许久,“你想怎么做?”

    “首先这件事不要让连默知道。”在她没有拿到解毒剂之前,绝不能让他知道幕后主谋和病毒传染的事。

    程慕身子一僵,“可是……”

    “程慕,我这一走能不能回来,我自己都不知道,如果他知道……他不会让我去的。”姬夜熔冷冽的声音打断他的话,这件事她想的很清楚。

    或者说,她就没想过要不要去,因为从连城表明解毒剂在他手里时,她的心里就已经有了决定。

    “你我都知道,他做总统的初心不是为保护这个国家的人,但是自从他做了总统以后,他一直在尽心尽力的做好这个总统,对得起国民的信任。他已经习惯背负对这个国家的责任,对国民的责任,如果他知道病毒病变到最后会传染,引起全国恐慌,他不会选择苟活的。”

    她低垂的眼帘遮挡住眸底的光,却遮挡不住她强大的意志力和那股清冽,那种明知是死也要飞蛾扑火的决绝。

    “其实我根本就不在乎这个国家多少人是死是活,也不在乎这个世界上会死多少人,或是全部灭种。可是我在乎他的生死,哪怕这个世界毁灭了,我也希望他能活着。”

    眼帘掠起,迎上程慕凝重而复杂的眼神,她的声音轻若柳絮,“为了他也好,为了他心爱的国家,责任什么都好,我们必须在他知道真相之前,解决所有的事,确保他的安全。”

    这件事有多严重,又有多危险,程慕心里可清楚,所以当姬夜熔说出这么长的一段话来,他才会觉得心酸,觉得心疼。

    “那你怎么办?”

    就算拿到解毒剂,救了阁下,他也没有把握能把姬夜熔平安救出来!

    “我已经是死过一次的人,生死对我而言,其实早就没那么重要了。”提及生死,她云淡风轻,“只要能救他。更何况以前那么多的危险,我都活下来了,说不定这一次我依旧能化险为夷。”

    其实程慕和姬夜熔心里都知道,这话不过是在自我安慰罢了。

    他不想姬夜熔去,却更想她去,因为很多事只有她能做得到,其他人都不行。

    可一想到她有什么事,那阁下又该如何?

    姬夜熔将自己的计划一一告诉程慕,让他尽量的配合自己,也许其中会有各种的变故,但所有的前提是必须保证连默的平安无事,其他的都静观其变,视情况而定。

    天微亮的时候,该说的,商量的,都差不多了,程慕也该离开了。

    姬夜熔起身送他到门口,在程慕要走的时候,她突然叫住了程慕。

    “怎么了?”程慕停下脚步回头问道。

    “如果这一次我没有回来,你帮我转达一句话给他。”

    “什么话?”程慕声音艰涩。

    “让他别把阿虞忘记了……”姬夜熔淡淡的开口,话说了一半又后悔了,改口道:“算了,你还是告诉他,在有生之年,把阿虞忘了吧。”

    程慕眼眶猝不及防的就红了。

    题外话:

    情节虚构,请勿与现实对照,谢谢!这章6000字,下午还有第二更6000字!By少爷。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妖妖逃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妖妖逃之并收藏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