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 > 第185章 :绝不谅,我要去找阿虞

第185章 :绝不谅,我要去找阿虞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她希望阁下把她忘记了,可她若真的为阁下出了什么事,阁下又怎么可能忘得了她!

    若是阁下真的能忘记她,早就忘掉了,也就不会有那四年多的痛苦与煎熬。

    有时候,程慕真想不明白,阁下和姬夜熔只是想相爱相守,为什么却是这么的……难。

    晚上九点多,周遭一片漆黑,直升机在和地面取得联系,被批准降落。

    姬夜熔跟着连城下了直升机,发现这个地方有点类似于军事基地,戒备极其的严密,不但有很多岗哨,还有监控,有很多巡逻的人,手持重型武器。

    “这是什么地方?”她面色冷峻,声音低冷的问道。

    “这里是D&K的最后一个,也是目前为止最大的一个研究基地,Azrael就是在这里研制成功。”慕夜温雅的声音和她解释,宛如在说着最普通不过的话语。

    迎面走过来一队人,按照要求对他们进行检查,除了随身的武器不准携带进入,手机或手势,甚至一张纸巾都不能带进去。

    慕夜配合很快做完检查,有一个男人要靠近姬夜熔,他墨眉一皱,不悦的“嗯?”了一声。

    为首的男人抬手示意手下的人别动,给了身后的女下属一个眼神,她走到姬夜熔面前,开始做检查。

    手表,纸巾,手链,统统被拿走,最后她的眸光锁定在姬夜熔的无名指的红线上,伸手就要去碰。

    姬夜熔在她还没触碰到之前,突然就给了她一拳,姬夜熔的动作突然又迅速,她根本就来不及反应,左腿被踹了下,连退好几步。

    气氛顿时紧绷起来,站在男子身后的下属一个个蠢蠢欲动。

    被姬夜熔差点踹飞的女人也是一脸的凶残,上前就要和姬夜熔动起手。

    “住手!”慕夜温润的轮廓线在黑暗中紧绷成一条线,萦绕着寒冽,“不准动她!”

    女下属扫了一眼慕夜,根本就不听,欲要动手,只听到男人阴冷的一声:“幻微!”

    幻微的拳头僵住,凶残如野狼的眼神不甘心的盯着姬夜熔,恨不得立刻扑上去,咬断她的颈脖!

    男人走到姬夜熔面前,眸光仔细的打量她。

    姬夜熔站在原地,面无表情,一双寒冽的眸光与他对视并无任何的胆怯或畏惧,一身的正气凛然,浑然天成。

    男人薄唇勾起,笑起:“果然百闻不如一见,不败战神姬夜熔,久仰大名了!我叫仇天,我的手下不自量力,希望你不要和她一般见识。欢迎你来诺曼岛做客!”

    姬夜熔没说一个字,眸光直接射向慕夜,像是无视仇天的存在。

    这一举动惹得幻微等人更加的不满,想要对姬夜熔动手,却在仇天的一个眼神警告下,隐忍住了。

    仇天回头对慕夜道:“慕先生,请!”

    慕夜向他点头,看向姬夜熔,“夜儿,我们进去。”

    比起之前囚禁姬夜熔的孤岛,显然现在这个诺曼岛基地建设的更加宏伟奢华,两栋大楼连着,气派恢弘。

    慕夜带她去的地方是两栋大楼的后面一座别院,曲径通幽,环境优美,像是一个度假胜地。

    佣人们知道他们要回来了,一早就在门口列队欢迎,“欢迎先生,太太回家。”

    太太两个字让姬夜熔的眉头倏然皱起,紧接着从院子里飞快的跑来一个身影扑向了姬夜熔:“妈妈……”

    姬夜熔差点被她撞摔倒,因为她抱住的是自己的左腿。

    慕夜蹲下身子,面含浅笑的抱起她:“安歌,说了多少次妈妈的腿不好,你不能这么粗鲁,更何况你还是小公主,要淑女。”

    慕安歌鼓起嘴巴,明亮的眼睛里有着不好意思,看向姬夜熔:“妈妈,对不起,我一时太高兴就忘记了。你疼不疼啊?”

    姬夜熔摇了摇头,虽然慕夜让她已经没办法再用平常心对待,但是安歌是无辜的,她不想把对慕夜的情绪迁怒到一个孩子身上,“我没事。”

    “安歌……”慕夜小手拂过她的脸颊,让她看着自己,“妈妈坐了很久的飞机,很累了,我们先让妈妈休息,明天再陪你好不好!”

    “好!”安歌乖巧懂事的点头。

    慕夜吩咐佣人带安歌去休息,安歌对姬夜熔做了一个飞吻,“晚安,妈妈!”

    “晚安。”

    姬夜熔目送着安歌被佣人带走,眸光冷冷的射向慕夜,“为什么要把安歌带到这种地方?”

    面对她隐隐怒意,慕夜却神色轻松,淡淡的反问道:“我们是一家人,我们应该在一起不是吗?”

    她黛眉紧蹙,一时间没说话,沉默片刻,再次开口:“我已经和你到这里了,把解毒剂给我。”

    “他一时半会死不了,你别这么着急,先休息,剩下的明天再说!”

    慕夜薄唇含笑,吩咐佣人带太太去房间休息。

    姬夜熔虽然着急又愤怒,可眼下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听从他的话,按照他的方式来!

    在跟着佣人走向房间的时候,姬夜熔有留意周围的环境,这座房子里布满了监控器,就连卧室里也有,唯独没有的怕就只有卫生间了。

    佣人早已准备好食物,换洗的衣物,让她用过晚餐后就能洗澡,休息了。

    姬夜熔没有什么胃口,去浴室洗漱,坐在柔软的*上,却一点困意都没有。

    手指习惯性的去抚摸无名指的红绳,想到他心里如针扎的疼。

    他还好吗?

    是不是又发烧了,还是在和程慕发脾气,或是已经对自己恨之入骨!

    四哥,请你一定要撑下去,我一定会拿到解毒剂救你!

    这*,姬夜熔一宿未眠。

    远在总统府的连默浑浑噩噩,一直梦呓着两个字:“……阿虞!”

    阳光浮出海面,空气中弥漫着咸湿味,姬夜熔换回昨天的衣服,走出房间,守在门口的佣人领着她去餐厅。

    慕夜已经换了一身衣服坐在餐桌前,看到她走来,笑容满面的和她打招呼:“早安,夜儿。”

    姬夜熔很冷漠的扫了他一眼,并没有和他问早的习惯。

    她被安排在慕夜的左手边坐下,没一会佣人抱来了刚起*的安歌。

    今天她穿了一件粉红色的大衣,头上的发箍也是粉色的,看到他们非常开心,甜甜的声音问早:“爸爸,妈妈早安。”

    “早安,宝贝!”慕夜温润的眸光里蓄满*溺。

    姬夜熔看了一眼安歌,没说话。

    慕夜侧头看向她,声音温软:“女儿在和你问早呢。”

    姬夜熔在他的声音里听出了威胁的意思,声音低哑缓慢的响起:“早安。”

    慕夜眼底露出满意之色,宛如一家之主发话了:“吃早餐吧。”

    姬夜熔看着眼前的早餐,没有任何的动静。

    慕夜伸手端过她面前的盘子,温柔体贴的将她面前的煎蛋和培根都切成一小块,一小块后放到她面前,“你最近瘦了,要多吃点。”

    姬夜熔漠然的与他对视一眼,眼角的余光扫到看着他们偷笑的安歌,心头悲怆而可笑。

    四哥命在旦夕,而慕夜却要在这里演什么温馨的三口之家。

    以为这样他们就真的能成为一家人了?

    以前他们不是一家人,现在不是,以后更不会是。

    面对慕夜,她纵然没有丝毫的胃口,也拿起了餐具,逼着自己吃下眼前的东西,哪怕这顿早餐,食如嚼蜡。

    慕夜显然对于这样的画面很满意,眉心含笑,沐如春风。

    这一天,他已经等了太久...太久。

    早餐后,慕夜让人抱安歌下去玩,安歌显然是想和姬夜熔呆在一起,但是在慕夜的温柔劝说下,还是乖乖的和佣人姐姐离开了。

    “你们也下去吧。”慕夜也遣走了收拾完东西的佣人们。

    “是,先生。”几个佣人次序离开。

    空荡荡的餐厅就只剩下姬夜熔和慕夜两个人,她的眼神越发的冷锐,射向他,一语不发。

    “你肯定又要说把解毒剂给我!”慕夜抿唇笑了下,似乎不用姬夜熔开口,他也知道她想说什么。

    姬夜熔保持沉默,既然他知道自己最想要的是什么,就应该尽快给她解毒剂。

    “夜儿,你想要解毒剂,我可以给你,但是你必须拿一样东西来和我换!”

    “什么?”她问。

    慕夜看着她,眸光似笑非笑,声音缓慢响起:“夜儿,你杀了我们的孩子,难道不应该赔一个给我!”

    姬夜熔身子猛然一僵,本能的站起来,腿撞到了椅子都浑然不知,像是不知道痛楚,充满不可置信的眼神看向神色淡然的慕夜,“不!不可能……你骗我,你明明就没有了……”

    那几个字,她说不出口!

    “我不会骗你!我是没有了生育能力,但是当初云璎珞可以让我们的孩子从柳若兰的子宫出生,现在我们的孩子自然也可以从你的子宫里出生!”

    姬夜熔步伐往后一退,撞了身后的椅子,冷漠的眼神看着他,不亚于在看一个疯子,一个*!

    “我不答应,我绝不答应!”

    这太疯狂了!

    他居然要自己人工受孕生下他的孩子!

    这怎么可以!

    慕夜看着她眸光泛着笑意,丝毫不介怀她的拒绝,“你可以不答应,当然我也不会把解毒剂给你!”

    姬夜熔终于克制不住的愤怒,声音寒冽:“你答应过我,只要我跟你走,你就会把解毒剂给我,你想出尔反尔!”

    “我说的是考虑!”慕夜并未觉得自己有言而无信。

    “你——”姬夜熔无言反驳,没有想到他竟然和自己玩这样的文字游戏。

    垂落在身侧的手收紧,指甲掐进掌心里,波光寒冽的盯着他,第一次....她有杀了他的念头!

    慕夜起身与她平行对视,薄唇泛着冷笑,“你有三天的时间考虑!”

    说完,他迈步要走出去,经过她身旁的时候,姬夜熔身子本能的一颤,侧目看向那张既熟悉又陌生的眼神,悲从心生。

    什么时候开始,这个男人已经变得她完全不认识了!

    “你一定要这样羞辱我吗?”悲戚的声音幽幽的响起,弥漫着浓浓的绝望和无助。

    这样的羞辱,比让她去死,还要残忍。

    慕夜的步伐一顿,回头凝视她的眸光依然温柔,但却不在温暖,“夜儿,这怎么可能是在羞辱你!你应该知道我有多爱你,又有多期待我们的孩子出生在这个世界上,她一定会是这个世界上最可爱的孩子,而我们一定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父母。”

    “呵!”她低头冷笑了一声,他们连“好人”都算不上,又怎么可能做好父母。

    她不配,连城就更不配。

    “安歌非常想你,有空多陪陪她!虽然她不是我们亲生的,可我们都将她当做亲生骨肉对待,你也不想看到她伤心难过吧!”

    话音落地,他转身就走。

    没走几步身后再次传来她沙哑的声音:“我答应你!”

    慕夜步背影猛然僵住,回头,温热的眸光里掀起了不可置信,“你答应?”

    连三天的考虑都不要?

    姬夜熔抬头,心死如灰的眼神看向他,声音冰冷而绝然:“我答应,前提是我必须要确认他已经平安无事!”

    既然她来都来了,也没想过要活着回去,那么只要能拿到解毒剂,不管什么样的代价她都愿意付出。

    哪怕……这一辈子四哥都不可能再原谅她了。

    慕夜眼神诧异许久,逐渐愤怒,刚刚听到她拒绝的时候,他都没这样愤怒。

    “姬夜熔,你就这么死心塌地的爱他?”甚至不惜答应生下自己的孩子?

    姬夜熔单薄的身子僵硬的站在原地,一双空洞麻木的眼神看着他不知从何而来的愤怒,没有丝毫的反应。

    慕夜折身步步逼近她,“他那样对你,让你伤心欲绝,万念俱灰,可为了救他,你连这么屈辱的条件都肯答应?!”

    声音里蕴满愤怒与不敢置信。

    她答应生下孩子,他该高兴的,可为什么会这样的愤怒!

    因为她答应了是为连默,为了那个没有人要的野种!

    “我要他活着!”她看着慕夜,声音是那么的平静,又是那么的坚定不移。

    只要能救四哥,让四哥活着,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她都愿意!

    “那么执着的人你不要,那么不屑一顾的人你当宝。”愤怒烧红了他的双眸,控不住的扬起手腕狠狠的给了她一巴掌,“姬夜熔,你真贱!”

    他的力道很大,姬夜熔被他打的踉踉跄跄最终还没站稳的摔倒在地上。

    苍白的脸颊上迅速浮起五根清晰的手指印,脸颊渐渐的红肿起来,皮肤宛如火烧的疼,牙齿磕破了内唇,满口腔的腥血味。

    她一时间摔坐在地上,没动。

    她贱吗?

    如果爱四哥是一种贱,她愿意一辈子就这么贱下去。

    慕夜先是怔愣了下,回过神,愤怒的眼神瞬间被心疼替代,他立刻蹲下身子,伸手想要触碰她的脸颊,关心道:“夜儿,你没事吧?”

    姬夜熔如避蛇蝎般避开他的手,看向他的眼神里充满警惕和防备,没有愤怒,也没有失望,漠然的像是在看一个从来都不认识的人。

    慕夜的手僵硬在半空,眸底的阴戾,稍瞬即逝,歉意的开口:“夜儿,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打你的,刚刚我是一时间太生气了……”

    姬夜熔根本就不在乎他到底是有心还是无意,凝视向他,坚定不移的开口:“给我解毒剂。”

    慕夜垂在身侧的手收紧,青筋凸起,出卖了他内心深处的真实情绪,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容,“好,我给!我保证解毒剂会送到了总统府,他会平安无事!”

    事到如今,他的笑容已经不能让姬夜熔感觉到丝毫的温暖,而是一种恐惧,从内心深处不断涌来的恐惧!

    但已无所谓,她要的只是——解毒剂。

    总统府。

    连默醒来看着空荡荡的房间,一时间茫然无措,起身拔掉自己手面上的针管,掀开被子下*连鞋子都来不及穿,跌跌撞撞的往门口走去。

    手面上的血液倒回,一滴滴落在他身后的地板上。

    刚拉开门,就看到站在门口的颜惜……

    颜惜看到他,眉梢染上一丝欣喜,“阁下,你醒了。”

    “阿虞呢?”他沙哑的嗓音虚弱无力的响起,脸色苍白的和白纸无异。

    “阁下,你现在的身体虚弱,不应该下*……我扶你回去……”

    话还没说完,连默已经无比暴躁的打断她的话,“我问你阿虞呢?”

    “阁下,我扶你回去休息……”

    “别碰我!”她的手还没碰到他的衣袖,已经被他粗鲁的一把推倒在地上,“阿虞……我的阿虞去哪里了?”

    暴躁的情绪让他的眼眶赤红,神色却又茫然无助的像个孩子,迷惘的眼神看着四周,好像什么都不记得了,嘴里只是在念着:“阿虞……阿虞……阿虞……”

    “阿虞……我要去找阿虞!”他扶着墙壁,跌跌撞撞的往走廊的尽头走。

    “阁下,你现在不能出去,阁下!”颜惜连忙怕起来,追上去,抓住他的手臂,“阁下,你的手在流血,求求你回去吧!”

    “滚开!”他再次推开颜惜,眸光怒瞪着颜惜,好像她再敢拦住自己,就会杀了她!

    他扶着楼梯的扶手要下楼,迎面而来的是程慕和陈速,身后的颜惜对他们喊道:“快,快拦住阁下,他要去找姬夜熔!”

    “陈速。”程慕给了他一个眼神。

    陈速心领神会,立刻拦截在连默的面前,“阁下,你的身体太虚弱,现在还是不要出去的好。”

    “滚!”连默冷冷的从齿缝里挤出一个字。

    陈速没有动,程慕走过来,手里捧着一个红色的盒子,“阁下,我们已经有了解毒剂,只要等你身体里的病毒解了,你就能去找她了。”

    解毒剂?

    连默眸光倏然一紧,寒潭射向程慕,冷冷的质问道:“哪里来的解毒剂?”

    连颜惜和那么多的病理专家都没有办法,他们是从哪里找来的解毒剂?

    程慕和陈速对视一眼,谁都没有说话,眼神却是黯淡而苦涩。

    -

    诺曼岛的研究大楼里的某间手术室里,姬夜熔换上了蓝色的病服,一头长发都被藏在了帽子里。

    她躺在了冰冷的手术台,头顶的白色灯光将一切都烘托的苍白无力,映存得她一双眼睛空洞的像是两个黑洞。

    姬夜熔不知道慕夜是怎么把解毒剂送到程慕手中的,但是刚刚和程慕通过电话,电话里程慕说已经让专家鉴证过解毒剂是真的。

    四哥很快就会没事了,这样就够了。

    慕夜站在手术室旁边,温柔的眸光凝视她道:“夜儿别怕,很快就会没事的……”

    姬夜熔目光麻木的凝视他背光的容颜一片模糊,声音冷若冰霜,“连城,此生我绝不原谅你!”

    原谅?

    慕夜薄唇勾起一抹讥讽,这种东西,他早就不需要了。

    她没有去理会他究竟什么样的反应,说完便闭上了眼睛。

    慕夜给了医生一个眼神,医生点头,“可以开始了。”

    慕夜离开,手术室里的大灯光熄灭了,再次亮起的是医疗专用无影灯。

    冰冷的仪器浸入她的身体的那一瞬间——

    薄若蝉翼的睫毛轻颤着,冰冷的眼泪...无声无息的流出。

    题外话:

    白送388字,不用谢!请叫我好人……推荐完结文:《前妻,偷生一个宝宝》《总裁的豪门前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妖妖逃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妖妖逃之并收藏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