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 > 第200章 :弃之敝履,我必斩草除根

第200章 :弃之敝履,我必斩草除根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你想说什么?”姬夜熔将耳朵凑到了于莎的唇瓣,听到她虚软的嗓音似有若无的响起,每一个字都沉重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染满鲜血的手紧紧揪着她的衣角,眼底有着清澈的泪珠,静默无声的流下来。

    门外有身影走进来,是出门而归的慕夜,看到这一幕,墨眉瞬间拧起,“怎么回事?”

    幻微站起来,神色寒冽,冷漠的声音道:“她想要偷我的电话和外面联系,被我发现,她不将电话给我,我就一枪处决了她!”

    电话?

    慕夜皱着眉头看到于莎手里握着的电话,没有关心于莎的死活,只是问道:“她有打电话出去?”

    “并没有!”幻微回答的干脆利落,不屑的眼神从于莎身上扫过:“我发现的及时。”

    慕夜暗暗松了一口气,没有把电话打出去就好。

    姬夜熔神色苍白机械,听到他们的对话,心在往最深最冷的深渊*,感觉到于莎紧攥着自己衣角的手一点点的松开了,就好像生命中有什么东西在一点一点的消失,空荡与冰冷猝然席卷而来。

    于莎含着泪水的眼眸缓缓落下,卷翘的睫毛上还沾着晶莹剔透的水珠,闪烁着破碎的光,苍白的手指被鲜血潮湿,蓦然松开垂落在身旁的血泊中,身体的温度在一点一滴的流逝。

    姬夜熔用尽全身的力气拥抱住她,试图阻止她身体的温度流逝,却是一场徒劳无功,她的身体在冷却,在僵硬。

    空气中铺满了腥血与死亡的味道。

    有什么东西堵在姬夜熔的咽喉,让她痛苦的喘不过气来,贝齿已经咬破了干涩的唇瓣,品尝一股生锈腐朽的味道,绝望在一点一滴的吞噬她的理智和自信,欲将她打压的支离破碎,魂飞魄散。

    没有了。

    她真的什么都没有了,最后就连于莎也失去了。

    生命若是一列勇往直前的火车,那么在这辆列车上,半路下车的人太多了,最后空荡荡的车厢只剩下她一个人在黑夜中穿行,前往不知名的地方。

    眼角有着湿润,却没有流淌出来。

    她侧头看向幻微,寒冽的光中憎恨不加掩饰,下一秒她抓住地上的枪就要对幻微开枪。

    幻微杀了于莎,她自然要杀了幻微,以命抵命。

    慕夜反应迅速,直接抓住她的手腕一折,夺过枪将她一推,沉声:“夜儿,不要放肆!”

    于莎竟然想给连默通风报信,她就该死!

    姬夜熔猝不及防的摔坐在地上,一阵头晕目眩,身上的力气像是被人抽空,使不上力气。

    幽冷的眸光在看到地上没有气息了的于莎,心头一阵一阵的紧缩的疼。

    从来没有像此刻这般觉得自己没用,无能!

    眼睁睁的看着于莎死在自己面前,却连杀了凶手都做不到。

    她,恨自己!

    慕夜看到她哀莫大于心死的模样,忍不住的叹气,走过去想要扶起她,“夜儿……”

    手指还没碰到她,只听到咬牙切齿揉进恨意的一声:“滚!”

    那是她用尽全身的力量从喉间挤出的一个字。

    拖着残废的腿爬到于莎的身边,将她紧紧的搂在怀里,像是抱着生命里最后一根救命的稻草!

    慕夜眉心微蹙,沉默片刻,给了佣人和幻微一个眼神,所有人陆续的离开了。

    整个房子空荡荡的,弥漫着冰冷和绝望,死神在半空手舞足蹈,像是在骄傲的宣誓,他无处不在,无所不能。

    姬夜熔因为腿的关系,她没办法将于莎抱起来,只得将于莎背起来,一瘸一拐的往楼上走,每一步都走的格外艰难。

    身后拖着斑驳的血迹,触目惊心。

    背着于莎走上阶梯,宛如登山,手紧紧的抓着扶手支撑自己,好几次差点撑不住的摔下去。

    紫红色的扶手上油漆都被抓破了,留下一道一道的抓痕与未干的血迹。

    等到她将于莎背回房间后已经不知道过了多久,满地的血,满身的血,手指上黏湿的液体分不清是于莎的,还是自己的。

    她将于莎放进浴缸里,打开温水给于莎洗澡,将身上的血迹全部冲洗干净。

    给于莎的头发上揉上洗发露,将她乌黑柔顺的头发洗得干干净净,飘逸自然。

    于莎的身形和她差不多,从衣柜里拿出自己的衣服给她换上,吹干头发,让她躺在了*上,安静的像是睡着了。

    姬夜熔将花瓶里的白色玫瑰拿出来,用纸巾擦干净,放在了于莎的掌心里。

    她双膝跪在*边,眸光静静的凝视没有气息的人,声音轻的没有一丝重量,“于莎,谢谢你这么多年对我和木槿的照顾,现在你终于不必在为我们姐妹俩费心费力了,在那边好好的生活,如果你遇到了木槿,帮我告诉她……她永远都是我妹妹!”

    “于莎,你放心,我不会让你白白牺牲掉的,一定不会!”

    轻喃的声音在房间里似有若无的飘荡,她侧头趴在*边,静静的陪着于莎,送于莎最后一程。

    慕夜叩门而入,是在第二天的天亮,他看到她一直跪在*边,温润的眼神里划过一抹心疼。

    “夜儿,你起来,她已经走了。”

    姬夜熔眸光瞬也不瞬的看着于莎,话却是对连城说的:“送她回家。”

    慕夜蹙眉,“夜儿……”

    话还没说完,姬夜熔抓到旁边摔碎的花瓶的碎片抵在自己的脖子上,声音机械决绝,“要么送她回家,要么你帮我收尸!”

    “你威胁我?”他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

    姬夜熔扭头,眸光机械般一格一格的迎上他,波澜不惊,如死般决绝。

    慕夜看到碎片已经割破她的肌肤,鲜血一点点的渗出,流进衣领中,僵持的气氛在漫长的对峙最终他妥协了,“好。”

    姬夜熔丢开碎片,伸手轻轻的摸了摸于莎的长发,声音有着难得的轻柔,“别怕,很快你就能回家了。”

    慕夜吩咐人将于莎的遗体运出诺曼岛,送回夜园。

    姬夜熔不吃不喝只是坐在窗户边发呆,沉寂的神色无悲无喜,空洞的像是没有灵魂和思想的人。

    手指不断的轻抚着无名指的红绳,好像那根红绳就是支撑着她继续呼吸的力量和温暖。

    慕夜一次又一次的将食物端进她的房间,不耐其烦的尝试和她说话,无奈她丝毫反应都没有,甚至连一个眼神都吝啬的不给他。

    最终慕夜的耐心尽失,一把抓住她的手腕,硬生生的将她无名指的红绳扯下来,扔出窗外,红绳被冷风卷走,瞬间消失不见。

    他知道那根红绳是连默向她求婚的时候给她系上的,自己曾经给她买过婚戒,她却怎么都不肯戴。

    他买的钻戒,却不如连默给她系的一根红绳,心里早就对那根绳子厌恶到极致,不过是碍于她怀孕是一忍再忍。

    今天,总算是忍不住了。

    啪——

    一个耳光狠狠的抽在他的脸颊上,姬夜熔冷冷的眼神盯着他,眼神冰冷的只剩下恨。

    不待慕夜被打偏的脸侧过来看她,她已经飞快的转身跑出房间。

    不用想,慕夜都知道她是想做什么。

    一根红绳对她而言就那么重要,来到诺曼岛这么久,于莎死了她都没这样愤怒过,现在因为一根红绳就发怒了。

    那根红绳寓意着什么,他很清楚:连默,连默,在她的心里,永远都只有连默。

    越是这样,他就越恨连默,越是……恨她!

    姬夜熔穿着单薄的衣服站在冷风中,不断的寻找那根红绳,可是诺曼岛这么大,风这么大这么冷,红线早就不知道被刮到哪里去了,不论她怎么找,都找不到。

    傍晚的时候,天空阴云密布,海面的风浪越来越大,她不死心的继续在寻找,好像就算把诺曼岛翻一个遍也要找到。

    狂风骤雨来的很快,顷刻间就淋湿了她,狂风席卷似是要将她单薄的身子席卷走。

    她紧紧咬着唇瓣,脸色苍白,潮湿的头发服帖在脸庞,黑白分明的对比,衬托得她的皮肤似是一种病态的苍白。

    慕夜站在楼上远远的看着她的身影在大雨中摇曳模糊,神色冷清的没有一丝心疼和怜悯。

    她一直都是这么下贱的为连默,作贱她自己。

    自己又何必心疼她!

    转身离开窗口,懒得再去多看一眼。

    雨越下越大,暮色降临,姬夜熔终究还是没有找到那根红绳。

    誓言已碎,红绳湮灭,似乎一切都预示着终结,那份爱,那份情,最终在这铺天盖地的阴谋戮杀中散落,随风而逝。

    潮湿的身影站在玻璃窗户前,看着外面的狂风暴雨不停的拍打着玻璃,鬼哭狼嚎的声音似乎是将一切都撕碎。

    唐熙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站在她的身后,薄唇轻勾:“考虑好了吗?”

    于莎死了,他不相信姬夜熔还能无动于衷。

    姬夜熔长久的沉默没有任何的反应,低垂的眼帘遮挡了眼底所有的光和情绪,让人捉摸不透她此刻到底在想些什么。

    许久后,她侧头看唐熙,声音沙哑平静:“Azrael的进展已经到了什么地步?”

    唐熙听她的话就知道她已经有了确定,眼底泛着阴鹫的光,“所有数据天亮之前就可以成功储存,而且我已经联系好了买家,天亮后我会亲自带着Azrael去交易。姬夜熔,你不能想象到,Azrael即将给D&K带来多么宏观的收获!”

    Azrael能给D&K带来多少收益,她丝毫不关心,她能想到的只有Azrael一旦成功交易,届时会造成多大的伤亡和损害!

    “把仇天带去,留着他会妨碍我做事!”

    “不行!”唐熙皱眉,摇头:“仇天是湘湘高价聘请保护慕夜的,他不会听我的!”

    “Azrael的交易对于D&K至关重要,他会同意把仇天借给你用的。”姬夜熔声音沉冷,绝然,像是一切都已经在她的掌控之中。

    唐熙一时间没说话,凝视她良久,忽而沉声问道:“我怎么能相信你是真的站在我这边,而不是利用我对付连城,之后再对付我?”

    姬夜熔寒冽的眼神与他对视一眼,无动于衷的移开,落在他身后的架子上,放着各种针管药剂。

    “那些是什么?”她问。

    唐熙随着她的视线看了一眼,“不成熟的Azrael,试验品!”

    姬夜熔闻言,立刻迈动步子走过去,抓到其中一个毫不犹豫的扎进自己的手臂,将药水推送进自己的身体里,拔出针管扔掉了。

    “这样的诚意够吗?”

    唐熙先是一怔,随之嘴角晕开阴毒的笑容,抬起双手不断的鼓掌“啪啪啪啪啪”,点头赞许:“姬夜熔,我果然没有看错你!一个真正的强者不是只对别人狠,最重要的是要对别人更狠!”

    “我需要进入研究室的密码!”姬夜熔开门见山道。

    “你要研究室的密码做什么?”唐熙似乎还是不太相信她。

    姬夜熔反问他:“你容不下连城,你觉得他会没有防范?”

    “你是担心他会背叛我,拿走Azrael的存储数据?!”唐熙脸色阴沉,心里倒是没排除过这个可能性!

    “一旦你带人去交易Azrael,诺曼岛就会被他掌控,只要他杀了那些专家们,手握Azrael储存数据,他就不会再受你牵制!”

    姬夜熔知道唐熙和连城只是相互利用的关系,那么她就利用这条缝隙,一一击破!

    唐熙沉思片刻,将研究室的密码给了她,并且警告姬夜熔道:“专家储存Azrael数据的电脑是和我的手机联系在一起,一旦电脑数据储存完毕,我的手机也会记录下来!到时候你将电脑里的数据全部销毁,也无法毁掉我手机里的数据,所以你最好不要耍花样!”

    “我改变不了自己的身份,也救不活于莎,我什么都没有了,你认为现在还有谁值得我去糟贱自己?”姬夜熔波澜不惊的眼神迎上他,声音阴森,“现在我只想为自己活,凡是惹我者,我必斩草除根!”

    唐熙嘴角噙着一抹阴冷的笑,若有所思的点头:“说来也是!若你敢背叛我,我就将你的身世公诸于世,到那时你就如同一只过街老鼠,无处可逃!”

    D&K集团首脑的私生女,单凭这一句话足以抵消姬夜熔过往所有的功劳,别说世人,就算是连默只怕对她也是弃若敝履。

    姬夜熔没有再开口说话,黯淡无波的眸光投向漆黑一片的窗外,清瘦的容颜上萦绕着寒意,那是一种从骨子里渗透出的漠然与决绝。

    总统府。

    因为迟迟没有找到姬夜熔,连默的心一天比一天沉重,白天处理政务,晚上彻夜难眠,一直在想连城究竟能带着阿虞藏在哪里。

    还有D&K的真正首脑,究竟是谁!

    连默再次打开M国的电子地图,不放过每一座城市,每一个荒岛,一一排查,他不相信连城真的能带阿虞离开国内!

    看了地图很久,还是没有线索,连默沉沉的叹气,放下掌上电脑的一瞬间,拳头狠狠的捶在了书桌上,为什么会找不到!

    身子往后靠,太长时间没有休息,精神疲倦,眉心也掩饰不住的疲惫,闭上眼睛的那瞬间,有一块小小的拼图不经意间闯入视线。

    脑海里瞬间蹦出一个大胆的念头。

    他立刻坐直身子,拨通内线问道:“当年连臻阁下将诺曼岛送给了连城之后,他有对这座岛做什么规划吗?”

    电话那头的程慕一怔,回过神,立刻回答:“阁下,您稍等,我查一下。”

    话音落下,紧接着听到噼里啪啦敲键盘的声音,片刻的等待后,程慕的声音再次响起,“查到了,当年连臻阁下将诺曼岛送给连城,但是他对那座岛没有做任何的规划,直到现在那应该都是一座荒岛,还是在连城的名下,没有做任何的变更!”

    “诺曼岛,一定是在诺曼岛!”连默像是抓住了一丝希望,声线收紧:“他们一定是在诺曼岛!”

    最危险的地方也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之前自己怎么就没想到!

    “D&K的最后一个基地也极有可能在诺曼岛,你立刻召集作战小组去诺曼岛四周做勘察,千万不要打草惊蛇,我要阿虞回来,也要彻底瓦解D&K!”

    这一次,他不会再让D&K的真正首脑跑了。

    “是!”

    程慕的话音落下,连默再想说什么,突然响起了叩门声打断他。

    “进来!”

    陈速推门而入,神色凝重,直接汇报:“阁下,于莎回来了。”

    “回来了?”连默皱眉,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

    “她死了!”陈速抿出这三个字,看着阁下,面露忧色。

    于莎……死了?

    那阿虞——

    连默心口一紧,感觉要窒息了,不行,不能再等了,再等下去,他怕下一次陈速来汇报的就是阿虞……的尸体回来了。

    他接受不了那样的事情!

    “陈速,你立刻带人去诺曼岛,不管用什么办法,一定要将阿虞活着带回来!”

    声线收紧,每一个字的咬音格外的重。

    陈速一时间站在原地没动,垂在身体两侧的手紧紧攥成拳头,像是在隐忍着什么。

    “怎么了?”连默发现他的异常,眉心蹙起。

    陈速大步流星的走到他的面前,将攥在手心里的纸递给了连默。

    纸团很小,摊开以后也是皱巴巴的,红色的字体模糊的写着几个很重要的信息:唐熙,Azrael交易,诺曼岛。

    漆黑的眼眸倏然一紧,呼吸凝滞。

    唐熙!

    竟然是唐熙!

    “这是颜惜在给于莎做尸体解剖的时候,在于莎的食管里找到的。”陈速声音凝重,近乎是咬着唇瓣说出来的。

    颜惜从于莎的食管里找到这小团纸还黏湿着,颜惜说,纸上红色的字迹是人的鲜血……

    几乎能想象到于莎为什么会死,而姬夜熔又是在多么险峻的情况下用鲜血写下这些信息,塞进了于莎的嘴里,为了不让人发现,甚至塞到了食管。

    连默闻言,将皱巴巴的纸团再次攥到掌心,手面的青筋根根分明清晰,喉结上下滚动,像是在做一个很艰难的抉择。

    “陈速,你立刻带人行动,目的是——击毙唐熙,抢夺Azrael,绝不能让交易成功!”

    陈速一怔,“阁下——”

    他以为阁下会派自己去救姬夜熔!

    题外话:

    推荐完结文:《前妻,偷生一个宝宝!》《总裁的豪门前妻》《警匪共寝:老婆无恶不作》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妖妖逃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妖妖逃之并收藏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