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 > 第201章 :终结一切,最忠心的忠犬

第201章 :终结一切,最忠心的忠犬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总裁大人超给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去吧,这是阿虞所希望你去做的事情!”

    阿虞委曲成全,忍辱负重为的不就是今天这一幕!

    他再想要第一时间救出阿虞,也不忍心辜负了她的付出和心血!

    这一次如果还不能彻底清剿D&K就太对不起阿虞这些年来所受过的苦楚了。

    陈速片刻沉默,明白过来,点头:“是阁下,陈速定不会让你们失望的。”

    连默点头,看了下地图,猜测如果唐熙要带着Azrael交易,必定是要去无人可以奈何他们的地方。

    公海——

    从诺曼岛去公海最近的途径是要经过C国的边界上空。

    连默立刻给龙裴去了一通电话,为了保证万无一失,此刻所有面子,尊严都要搁置一边,与龙裴联手,不能再出任何的意外。

    至于阿虞,连默结束和龙裴的通话后,眸光投向窗外的狂风骤雨:阿虞,我要亲自去接你回家!

    连默吩咐程慕准备出发,自己亲自去诺曼岛。

    程慕并没有反对,都到了这个时候,纵然反对,阁下也依然像五年前那样,不顾一切的去寻找姬夜熔!

    诺曼岛。

    暴风雨一直没有停歇过,慕夜见姬夜熔迟迟没有回来,想到她肚子里还有孩子,吩咐幻微去找找。

    幻微根据监控录像看到姬夜熔最后是进入了研究大楼,自然也就进了研究大楼里寻找姬夜熔。

    今晚的研究大楼显得不太一样,格外的安静和冷清,每一个楼层都空荡荡的,她立刻警惕起来,每一步都走的很小心,对于四周抱有非常高的警觉性。

    沿着走廊一直走,都没有看到人,突然听到拐角处的一扇门后似乎有什么动静。

    幻微拔出枪,小心翼翼的推开门,小房间里堆满了东西,如野狼般的眼神搜索每一寸,以免有人躲藏却不知道。

    步伐往里面走了一步,眼角扫到门口也没有人,萦绕着杀气的眉拧紧,刚要转身立刻的时候,从门上方突然扑下来一个黑影,动作敏捷,迅速,手里的钢丝精准的勒住了她的颈脖。

    幻微本能的用一只手扯着钢丝扯不掉,另外一只手的枪要往身后开枪,姬夜熔眼眸倏然一紧,一只手勒住钢丝,另外一只手扣住幻微的手往墙上狠狠的一撞。

    啪——

    枪掉在了地上。

    姬夜熔收紧手里钢丝,勒得幻微的脸色青白,双手本能不停的抓着姬夜熔,她不为所动,哪怕是钢丝勒破自己的掌心,鲜血溢出,浑然不知。

    想到这个女人杀了于莎,姬夜熔就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这点小伤又算得了什么。

    幻微挣扎的力量越来越小,用手肘撞击姬夜熔腹部的力量也渐渐减弱,姬夜熔却并没有就此放手,用尽全力的收紧钢丝,彻底将她活活勒死。

    幻微倒在地上,姬夜熔也倒在地上,额头布满汗水,沿着清瘦的脸颊,一路往衣服里流淌,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后背已经被冷汗侵湿。

    染满鲜血的手抓起幻微的枪,对着她的尸体又开了一枪,不偏不倚,刚好是在心脏的位置。

    “这是你给于莎的那一枪,现在我替她还给你!”

    刚才从上面跳下来,伤到本就不好的右腿,她站起来都非常吃力,拖着一条像是被锯齿锯着的腿,慢慢的往研究室走去。

    慕夜等了许久,不等幻微回来,打电话也没有人接,墨眉蹙起,没有耐心再等,直接自己去找。

    走进研究大楼的时候就发现情况似乎不太对,他乘着电梯到了顶层,一路都没看到人,也没看到幻微,手机拨幻微的电话,铃声从杂物间传来。

    他走过去,推开虚掩的门,映入眼帘的就是幻微的尸体,满地的血迹,她的颈脖有明显的勒痕,心脏中了一枪。

    俊颜倏然一沉,想到什么,他转身立刻走向了研究室。

    研究室的门没锁,心头不住的收紧,他立刻走进去,那些专家都不见了,空荡荡的研究室里就只剩下姬夜熔一个人坐在电脑前,挥动在黑色键盘上的手,血迹还没有干掉。

    “你在做什么?”冷声质问,声线紧张。

    姬夜熔没有看到他,眸光专注在面前的屏幕上,声音冷漠至极:“我在做什么,你看不见吗?”

    慕夜皱眉,眸光下意识就看向挂在墙壁上的屏幕,那是和电脑连通的,只见不断滚动的数据在飞快的消失!

    “你在删除Azrael的数据!”

    姬夜熔最后按下一个“Delete”,眸光清冽的射向他:“是!”

    慕夜没有太紧张,冷笑声:“你以为删除这里的数据就能让Azrael彻底消失?夜儿,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天真?”

    “你是在说唐熙手机里的数据?”

    她能猜测到D&K的真正首脑是唐熙,慕夜一点也不会觉得奇怪,姬夜熔有多聪明他是知道的。

    “我删除这里的数据阻止了你,自然也会有人会去杀了唐熙,阻止他!”姬夜熔淡淡的开口,如果她没猜测错,现在四哥应该知道唐熙的真实身份,而陈速正在追截唐熙,飞往公海需要经过C国境内上空,四哥会和龙裴合作,这次唐熙注定是跑不了的。

    慕夜阴翳的眼眸倏然一紧,“你把消息传递出去了?”

    这怎么可能?

    于莎的尸体他是命人检查过的,藏在于莎嘴里还有吓体的那些信息,他都找到了,她怎么可能还能把消息传出去?!

    “我早就知道你会检查于莎的尸体,所以嘴里和吓体的都是拿来的欺骗你的,真正的那份消息是在食管里。”

    除非是解剖于莎,否则根本不可能发现!

    慕夜眼底划过一抹意外和镇静,他没想到她会做到这一步。

    姬夜熔哀莫大于死的神色,眼底的光黯淡空洞的与他对视,嘴角轻勾,自嘲道:“你很奇怪,我和于莎感情那么好,怎么忍心对她的遗体做到那样的地步?”

    如果可以,她也不想对于莎那么残忍,但是……她别无选择!

    “你知道她死前在我耳边说了什么吗?”姬夜熔每一次想到那天于莎死前在自己耳边说的最后一句话就心如刀割,恨不得死的人是自己!

    不待慕夜开口,姬夜熔自问自答,“她和我说,夜熔姐,我是故意去偷电话……让她杀了我……只有这样,你才用我的身体把消息传送出去……”

    于莎为了让她把消息传递出去,为了让她回到四哥身边,心甘情愿的牺牲了自己的性命。

    于莎是为了她才死的,想到这个,她就无法原谅自己,更无法原谅连城。

    慕夜听着面色冷漠,无动于衷,就好像那些人的生命不是命,与他没有丝毫的关系。

    “连城,你真的懂什么是感情吗?”姬夜熔空洞的眸光凝视着他,轻轻的问道。

    “呵!”慕夜冷笑了声,像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薄唇轻勾含着讥讽道:“我若不懂感情,当年就不该让连景去救那个野种,也就不会有今天的这一切!”

    “他不是野种,他是你亲弟弟!”姬夜熔脱口而出,不愿再让他们羞辱她的四哥,“没有他,这个世界上也不会存在姬夜熔这个人!”

    所以不管多少人厌恶他的存在,多少人看不起他,否定他的存在,她始终心存感激,七岁那年的连默活下来了,然后收留了她,给了她姓与名。

    “我没有他这样的弟弟!”慕夜咬牙切齿,提到连默只有恨,眼神逐渐猩红起来。

    “云夫人已经放下了,为什么你还放不下?”姬夜熔盯着他,不明白他为什么就不能放下心中的极端和执念,接受四哥的存在有那么难吗?

    为什么上一代的恩怨一定要四哥来背负,这么多年四哥承受的难道还不够多吗?

    “放下?”慕夜冷笑,看着她的眼神像是在嘲笑她的天真,“我失去了所有的一切,连做一个男人的资格都没有,甚至我的亲生母亲最后都站到他那边去了,你让我放下?你认为我现在还有什么可以放下的?”

    他已经将一切都放弃了,包括他自己!

    “你放弃了人性,放弃了良知,放弃了亲情,就是不肯放下心里的偏激和极端,可你得到了什么?你的心真有因此有过片刻的轻松与快乐吗?”

    慕夜有片刻的沉默,不答反问:“那你呢?”

    “夜儿,你什么都不肯放弃,不肯放弃对身边的人感情,连景背叛了你,木槿放弃你;不肯放弃连默,他却一次次的伤害你,你又得到了什么?活得就快乐了吗?”

    “我不知道自己活的快不快乐,但我知道自己活得问心无愧,无悔。”

    这样便足够了!

    “愚蠢!”她的回答在他看来太愚蠢和幼稚了,问心无愧这种东西真的毫无意义!

    人活着就该为自己争,为自己夺,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利和能力,让别人都敬畏,都胆怯,将一切都踩在脚下。

    以前他就是太过淡泊这些东西,不够狠心,所以才让连默夺走了自己的一切,现在他要将失去的都拿回来!

    谁也不能阻止,哪怕是姬夜熔!

    “夜儿,别闹了,只要你乖乖的听我的话,跟在我的身边,我会一直对你好……你相信我,我会让你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他说着,步伐走向她。

    姬夜熔眼眸一冷,呵斥:“站住,别过来!”

    慕夜恍若未闻,步伐依旧朝着她走去。

    姬夜熔毫不犹豫的拿起桌子上的枪对准他的腿,直接开了一枪。

    慕夜步伐倏然顿住,低头看到自己流血的右腿,抬眸看向她,目光越发的阴森骇人。

    他没想到她真的会对自己开枪!

    她,真的狠得下这个心!

    “姬夜熔!”冰冷的声音里掩饰不住的愠怒,此刻他很生气,“虽然我不知道你和唐熙究竟达成什么协议,他为什么会相信你,放你进来,但就算你删除了所有数据,就算连默让人拦截了唐熙毁掉了Azrael,你别忘记了,你现在肚子里孕育着我的孩子,你的连默永远都不可能再接受你了,永远都不可能!”

    孩子?

    姬夜熔从来都没有忘记过这根日夜卡在自己咽喉处的刺,让她每一寸呼吸都变得格外痛苦煎熬。

    “连城,你每一步都算计的刚刚好,利用纪湘君对你的爱,进入D&K,利用连景对我们的恨,一步步的达成你的目的,但你却独独算漏了两件事!”

    “哪两件事?”他皱眉问道,不明白自己哪里算错了。

    “你算错的第一件事是我的身世,我的母亲叫曲碧心,父亲叫纪远,唐熙是我同父异母的哥哥!”

    慕夜幽暗的眼底拂过一抹错愕,几乎不敢相信自己耳朵听到的。

    姬夜熔竟然是纪远的私生女!

    这是任谁也无法料想到的结果,难怪唐熙会选择相信姬夜熔!

    “我算错的第二件事是什么?”

    “你算错的第二件事就是你忘记了,我叫——”平稳寒冽的声音稍顿,再起时,一字一顿道:“姬、夜、熔!”

    慕夜不解,下意识的问道:“什么意思?”

    手往身后探去,黑色的枪管对准姬夜熔的那一刻,姬夜熔的动作更加迅速,直接扣动扳机,精准的射中他的手腕……

    啪——

    枪摔在地上了。

    慕夜吃痛的闷哼一声,掠眸不可置信的看着她,没有想到她会这么果断狠绝。

    左手捂住自己的右手腕,因为中了两枪,一直在流血,脸色苍白,额头渗出细细密密的汗水,眼神瞬也不瞬的盯着她,耳畔响起她死寂的声音,“我是姬夜熔,是阁下最忠心的忠犬,愿意为了他付出一切,哪怕是自己的声誉或是生命!”

    “你说他再也不会要我了,连城,你太小看他也轻看了我!从我决定跟你走的那一刻起,我就没有打算再回去,甚至没有想过还能活着!”

    “你一早就想好牺牲自己也要清剿D&K,要杀了我?”慕夜恍然明白过来,眼底涌起阴狠与不甘心,“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多年你对他还是一如继往的死心塌地?到底我哪一点比不上他了?难道就因为当年救了你和木槿的人是他吗?如果当年救了木槿带你们回家的人是我,今天你死心塌地的对象是不是就我了?”

    “不会!”她回答的干脆果断,没有半点的迟疑。

    “为什么?”他不甘心,不甘心在她的心里总是输给了连默。

    “连城,不要拿如果说事,现实没有如果!”

    事实是当年救了木槿,带她回家的人是连默,这么多年让她在爱恨的孽海中*的人是连默,让她午夜梦回念念难忘,割舍不下的还是连默。

    这一点不管用多少个假设,如果,都不可能改变!

    “呵……”慕夜忍不住的冷笑了起来,越笑越大声,“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凄凉的笑声在偌大的空间里弥漫着一股惨烈,深幽的眸子宛如碎裂的镜面,裂痕阡陌交错,瞬间支离破碎,散落一地的碎片,让他们每一个人都伤痕累累,血流成河,痛不欲生。

    “连城,我答应过云夫人要带你回去,可现在我办不到了,在你逼着我做人工授精的那一刻我就做不到了。”

    慕夜止住笑声,探究的眸光看着她,问道:“你说什么?”

    “云夫人曾经来找过我,她用云氏的所有股份和一个明媚的未来和我交换,让我带你回去!她说不管你做错什么事,你永远都是她的儿子,天下间没有一个母亲会真正的生自己孩子的气!”

    那是离开岩城的前一晚,陈速离开之后,云璎珞独自来到夜园。

    云璎珞将自己手中所持有的云氏股份授权书和自己的所有资产放在了姬夜熔的面前。

    姬夜熔淡淡的扫了一眼面前的东西,射向云璎珞的眼神写满不解。

    “我这一生从来都不求人,尤其是你和连默,是我死都不愿意低头的人。”云璎珞布满沧桑的眼神看着自己曾经痛恨至深的姬夜熔,充满请求的声音道:“今天我恳求你,跟慕夜走,去把曾经的连城带回来!不管他做错多少事,有多少人恨他,他始终是我的儿子,我不会放弃他,我愿意为他赎罪!”

    姬夜熔眸底泛起丝丝涟漪,突然觉得云璎珞有些可怜,因为她的丈夫,因为她的儿子,她这一辈子看起来霸道强势,气势凌人,实际活得苦不堪言。

    也许除了慕容庄,从来都没有人真正看懂过她内心的苦楚。

    “你认为以前的连城还回得来吗?”

    “我相信他会回来的,他是我十月怀胎生下来的,我相信他会为了你回头的,只要你肯救他!”云璎珞声音轻颤,眼底氤氲着潮湿,“只要你肯救他,这些全部都是你的,另外你和连默在一起的事,我不会反对,也不会再让连家的任何一个人反对!”

    为了能让曾经的连城回来,云璎珞将自己放到了低低的尘埃中,卸下骄傲和自尊,来哀求姬夜熔!

    因为她已经没有办法了,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连城越陷越深,直到回不了头!

    “这些我都不要。”姬夜熔淡淡的出声回答,在云璎珞敛眸慌了的时候,继续说道:“但是我答应你,如果可以,有那么一丝可能,我会把曾经的连城带回来!”

    云璎珞听完她的话,黯淡晦涩的眼眸似乎看到了一丝希望的曙光!

    可怜天下父母心,她总以为有办法的,以为姬夜熔会是连城内心最后一丝良善,能唤回曾经那个善良的连城,却不明白,曾经那个温柔善良,淡泊名利的连城早已被连城自己扼杀了。

    现在活着的是慕夜,自私残忍,极端偏激,再也没有一丝的良善。

    最初来到诺曼岛,姬夜熔的内心还是希望能够找回曾经的连城,只是在连城逼着她做人工授精这件事的时候,她绝望了,清楚的认识到曾经的连城早就死了。

    后来于莎死了,他的反应冷漠的令人发指,让她不寒而栗,最终下定决心,终结这一切,包括……她自己!

    “呵!”慕夜笑了起来,没有丝毫的感情,阴冷骇人,沉声问道:“所以现在你违背对我母亲的约定,亲手杀了我?”

    姬夜熔没有回答他,空寂如死的眼神看着他许久,突然开口:“你很想要我肚子里的这个孩子?”

    慕夜鹰眸倏然沉了,声线收紧:“你想做什么?”

    题外话:

    推荐完结文:《前妻,偷生一个宝宝!》《总裁的豪门前妻》《警匪共寝:老婆无恶不作》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妖妖逃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妖妖逃之并收藏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