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 > 第203章 :我不在乎,她身心都病了

第203章 :我不在乎,她身心都病了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躺在*上的人毫无反应,气息似有若无,卷翘的睫毛安静的覆盖在眼睛上,似乎沉入最深最沉的梦境中,皮肤呈现着一种病态的苍白。

    连默附身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下,每天习惯性的亲自为她擦拭身体,伤口愈合的时候要上一些特殊的药膏。

    颜惜说这样可以帮助伤口快速愈合,也能让疤痕不那么明显。

    他的阿虞,命运多舛,一生颠沛流离,太容易受伤;也怪他,以前不懂得好好珍惜保护她,让她遭受那么多的苦楚与折磨。

    姬夜熔一直昏迷不醒,为了保证她的生命特征不会下滑,每天都是输营养液,保证她的身体里养分的充足。

    连默每天都抽出一到两个小时给她做按摩,尤其是她的腿。

    原本她的右腿就治不好了,若是长时间的昏迷不下地活动,肌肉很容易萎缩无力,日后怕是会彻底站不起来了。

    外面的流言蜚语铺天盖地,他懒得管,也没有心思管,一心只想着她能够早一点醒来。

    陈速最近很忙,因为D&K的事,除了追捕击毙名单上的人,还要带人清扫诺曼岛,毁灭那些病毒和育苗;至于那些专家们,此生只怕注定要在暗无天日的囚禁中终老了。

    程慕和C、E、A各国的总统府秘书长联络,那些新闻都清除多少就清除多少吧,至少让阁下和姬夜熔的心里好受些。

    靳熙烁,霍凛墨,龙裴等人与连默皆算是深交,自然不会拂了连默的面子。

    尤其是龙裴,虽然之前和连默有些敌对,但那些不愉快的记忆终究是随着时间流逝,连默和顾明希怎么说都是亲姐弟,是他的小舅子,他比其他两位更早就吩咐下去处理此事。

    江寒渚也曾经前往夜园探望姬夜熔,正大光明的,连默也在场。

    看到姬夜熔毫无活人生机的样子,江寒渚的心里很不好受。

    他还记得第一次见到姬夜熔的情景,单薄清瘦,一头利落的短发,一双黑白分明瞳仁黑的泛光,无声无息宛如鬼魅跟在连默的身边,是连默的影子。

    纵然那时她就很沉默,安静的像是不存在的空气,可是她的眼睛里,眉心里还有着年轻人的朝气蓬勃,神采奕奕;而如今短短几年光阴,她遍体鳞伤,不说话,一个空洞的眼神都足以让人看得心酸,流泪。

    眼下她更是已经疲倦的不愿意睁开眼睛看一看这个纷繁复杂的世界。

    这一次是她的灵魂累了,想要休息,也许只有在梦里,她才能轻松自在,忘记那些流血的伤口。

    兵鬼的人在知道消息后也纷纷从各地赶回夜园,探望姬夜熔,心里有些怨她为何不告诉他们这些事,却又明白,她是不愿意再失去兵鬼里的任何一个人。

    走出夜园,拾欢停下脚步,抬头看着灰蒙蒙的天空压的很低,像是要将这座城市压垮,似是喘不过气。

    许尽走到她的身后,眸光看着她的背影,许久不见,她似乎清瘦了一圈。

    “还是要回去?”

    拾欢闻言,回头看他,眼神里划过一丝晦涩,点点头,“这次回去看到爸妈都有白头发了,突然惊觉这些年我陪在他们身边的时间太少了!”

    所以她这次回岩城没有留下来打算,父亲已经在老家那边联系好了一份工作,想让她过回普通人的生活。

    许尽沉默片刻,看着她,只说了句:“保重!”

    拾欢抿唇微笑,笑意苦涩,“再见。”

    话音落地,她没有再多看一眼许尽,转身坐进了车子里,离开。

    不多说,多说无益。

    不回头,回头无用。

    这世间最不能强求的便是缘分,她不会喜欢上辰影,就像许尽永远不会喜欢上自己一样。

    既然不能在一起,那么就远远的守护,远远的想念与遗忘吧。

    许尽目送着拾欢的车子消失在路的尽头,就像是退出了自己的生命一般。

    宋遥不知道什么时候走到他的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就算心里有一丝的不舍也要开口将她留下来,只要你开口,她会愿意留下来。”

    “我知道。”许尽声音低低的,低垂的眼帘遮挡住眸色里的所有情绪。

    正因为他心里明白,只要自己开口她就会选择留下来,所以他才不能开这口,不能给她无谓的希望。

    她还年轻,她可以告别过去,重新开始另一种人生,平凡而又安全的。

    在心里她是伙伴也是妹妹,仅仅能如此而已!

    宋遥明白他的意思,所以剩下的只是叹气和对于现实的无奈。

    伏臻和叶愁生要离开的时候,程慕留住了他们,追其原因是想要他们帮忙找一个人。

    陈速最近有太多的事要忙,找人这样的事对于伏臻他们几个人来说,不算难事。

    伏臻和叶愁生听完后,毫不犹豫的点头答应了。

    尘嚣翻涌,戮杀猩红的过往终究是尘埃落定了,在这场铺天盖地的阴谋,人性的拔河中,活下来的连默和姬夜熔没有赢,死去的连城亦没有输。

    逝去的人得到解脱,活下来的人却要面对着难以愈合的伤口与千疮百孔的灵魂,不知道如何自处。

    在爱与恨的较量中,从来没有输赢,只有两败俱伤。

    姬夜熔醒来的时候,时间不知不觉的走到十二月末,岩城最寒冷的时候。

    生活美好的地方在于,它勇往直前,从不后退,之前的一场场闹剧因为圣诞节的温馨和寒冷而落幕。

    虽然姬夜熔之前一直在昏迷之中,但是连默还是吩咐了人将夜园精心装扮一番,除了彩灯和气球,还有玫瑰花。

    上午连默要参加一个公开活动,中午忙得午餐时间都没有,在车内用三明治果腹,下午有访谈、开会等等,唯有在最短时间里处理完这些事情,他晚上才能尽早的回到夜园,陪阿虞度过圣诞夜。

    回到夜园是晚上的7点,外面已经黑尽了,平日节约环保的夜园破天荒的亮起了所有的路灯,树枝上缠绕着的彩灯也纷纷亮起,闪烁不停,宛如人间的银河。

    客厅摆放着一棵圣诞树,是平安夜连默抽空去山上,在程慕的帮忙下亲自移回来的。

    此刻圣诞树上挂满五彩缤纷的彩灯,树下放着包装精美的礼物盒,每个盒子都有礼物,那是连默吩咐程慕为夜园的佣人准备的。

    连默原本还在修剪圣诞树,突然有急事需要他解决,他去书房开视频会议。

    书房的灯光暗淡,电脑荧屏的白光映存他的俊颜越发的沉冷坚毅。

    自从姬夜熔出事以后,他几乎都没有再笑过,身上弥散着一股寒意与阴戾,让所有人都紧绷着神经,小心翼翼,生怕犯错,受到责罚。

    妮可跌跌撞撞的跑来的时候,连默脸色不动声色的沉了,他不喜欢佣人这般没有规矩和镇定。

    “阁下,醒了……姬小姐,醒了……”妮可声音颤抖,近乎喜极而泣。

    她为阁下服务多年,虽然之前在总统府负责照顾过柳若兰,但是她把一切都看的很清楚,阁下的心一直都是在姬小姐的身上。

    于莎离开后,连默不放心其他人照顾姬夜熔,便将妮可从总统府调到夜园来负责他们的日常起居。

    妮可的话还没说完,连默失去了平日里的冷静与镇定,骤然起身,膝盖撞到了桌腿上也浑然不知,一路往卧室的方向跑去。

    屏幕那头的幕僚团成员,面面相觑,不知道发生什么事,只是有人小声议论,是不是有关于姬夜熔。

    阁下只有在面对姬夜熔这三个字才会方寸大乱。

    连默不顾形象与稳重跑到了卧室的门口,气息紊乱,抬起手臂推开门的手都在隐隐颤抖。

    慢慢映入眼帘的是不知道怎么摔在地上的姬夜熔。

    手上的针管被拔掉了,血液回流,染红了她身上白色的睡衣,长发凌乱披肩,遮挡住大半个脸,隐隐露出半张苍白的脸,看起来像是女鬼。

    “阿虞——”他心头一紧,大步流星的跨过去,一把将她抱起来,小心翼翼的轻放在*上。

    拿纸按住她流血的手面,又是担心她受凉,将被子盖在她的腿上。

    姬夜熔缓慢的抬头,空洞的双眸静静的看着他,眼泪毫无征兆的流出来,面色呆滞的好像连自己都不知道。

    连默看到她脸上潮湿泛滥,心碾压的疼,指尖温暖的拭去晶莹的泪珠,温声安慰:“阿虞,别哭……”

    他的一声“阿虞”让她的眼眶里气雾翻腾,氤氲的更加厉害,源源不断的流淌在苍白的肌肤上。

    薄唇轻抿,想要说的话都卡在咽喉处,怎么都吐不出来。

    连默从她的口型中看得出来她想要说出来的三个字:对不起!

    心疼在漆黑的眸子里流转,一把将她拥在怀中,不住的收紧力气,不留一丝缝隙的拥抱着她,声音哑音:“不要说对不起,不要说再见,只要你在我身边,其他的都不重要....不重要!”

    在醒来的那一刻,她有很多事都记不太清楚了,可唯一记得很清楚的就是她亲手杀了自己和连默的孩子。

    她接受不了。

    怀疑这只是自己做的一场噩梦,她拔掉了针管,看着鲜血从身体里流出感觉不到疼痛。

    是做梦吧!

    你看,她都感觉不到疼痛。

    掀开被子,虚软无力的身子摔下*的那一刻,疼痛席卷身体的每一个角落,也狠狠的击碎了她心头最后一丝希望。

    这一切都不是梦,是真实的发生了。

    她杀死了连城,也杀了……自己和四哥的孩子!

    姬夜熔双手无力的垂落在身旁,抱他一下都不敢,甚至连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她该怎么告诉他,自己亲手杀了他们的孩子....自己的手上沾满的全是自己孩子的鲜血。

    眼泪无声无息在脸上泛滥成灾,湿透了他的衣衫,闪烁着的泪光尽是绝望和肝肠寸断。

    她的每一滴眼泪都让连默的心被针扎的疼,她痛,他又何尝不是。

    曾经以为痛到极致会是麻木,再也感觉不到疼痛,可原来不是,有一种比疼痛让人更难受的词叫:煎熬。

    她没醒的时候,连默很煎熬,担心她会一直这样睡下去,像个没有意识的植物人;她醒来后,他更是备受煎熬。

    所有的事情都过去了,那些人都死了,一切水落石出,尘埃落定,但为什么他却更看不到他们的未来,前路坎坷,他和阿虞都不知道该往哪里走!

    姬夜熔第一次在他的怀里无语凝噎,哭得几乎喘不过气来,就像是在连默的心里下了一场磅礴大雨,阴霾堆积,久久不散。

    不管生活有多糟糕,日子却还是要一天天的过去,这是现实的残忍,也是它的温善;它在推着人往前走,无奈的走向下一个路口。

    连默给她换了一身衣服,抱着她坐在梳妆台前,用桃木梳温柔体贴的梳理乌黑亮丽的长发,给她编了辫子放在身侧。

    “阿虞,今天是圣诞节,我们下去用晚餐,好不好?”

    他温声征询她的意见。

    姬夜熔静静的靠在他的怀中,沉默不说话。

    “不说话,我就当你同意了。”

    连默抱着姬夜熔下楼,妮可早已准备好晚餐,以姬夜熔的为主,清淡的粥搭配酸甜的开胃菜。

    姬夜熔黯淡无光的眼神掠到夜园里的装扮,心头酸涩涌动,看到妮可就会想到于莎,一时间心痛到了极致。

    手指不由自主的捂住了胸口,心绞痛,让她近乎喘不过气。

    连默抱着她坐下,捕捉到她神色的异样,出声道:“我已经命人将于莎入葬了。”

    她掠眸与他对视,眼眶再次红起来。

    “不准再哭了,于莎看到会难过的。”连默低低的嗓音道,他知道她和木槿,于莎感情很好,于莎又是因为她而没了,她心里有多痛,多压抑,他都知道,此刻说其他的没用,只能让她知道,于莎是心甘情愿,是希望她好好的活下去的。

    姬夜熔没有再流眼泪,连默亲自喂她喝粥。

    这么久没有吃东西了,她还是什么都吃不下去,粥就喝了几口,连默再喂,她靠在他的怀中闭目抿唇,不愿再张口。

    连默不勉强她,吩咐妮可把东西都撤了,抱着她起身回卧室。

    虽然她小腹上的伤不算严重,但颜惜也叮嘱过需要注意,好好休养,不然可能会影响到日后的生育问题。

    本来她上一次的流产就给她的身体带来极大的损伤,还没完全好,又受了一次伤害,无疑是雪上加霜。

    连默将她小心轻放在*上,拿过杯子,要去给她倒水,等一会好吃药。

    他刚转身,姬夜熔连下*都来不及,恶心感来的迅速,直接吐了,刚吃下的几口粥吐的干干净净,*上和她自己的衣服都沾上了。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难闻的气味……

    “阿虞——”连默回头看到此景,咽喉一紧,本能转身想去抱她去浴室清理,都已经忘记了自己有洁癖这件事了。

    姬夜熔却拼命推开他的手,甚至不让他靠近*。

    连默反应过来,她是觉得脏,所以不让自己靠近。

    “阿虞,我不在乎。”

    他怎么可能会嫌弃脏呢?

    就算是呕吐物,那也是属于阿虞的,他是不会介意的。

    姬夜熔却异常的固执,不愿让他靠近,在两个人陷入焦灼的时候,漆黑的瞳仁里沁出水雾,看着他,无声无息的流出来了。

    最终是连默妥协了,他不碰她,也不处理那些呕吐物,他按下内线吩咐妮可上来收拾。

    妮可扶着姬夜熔去浴室清洗,换一身干净的衣服,又让佣人上来换上新的*单被套,喷了空气清洗剂,让那些难闻的气味消失了。

    姬夜熔从浴室走出来,连默直接将她抱起来放在*上,颜惜已经过来了,帮她检查身体。

    颜惜在卧室里给姬夜熔做检查,连默在门外等候,峻拔的身姿靠在护栏上,眼睛瞬也不瞬的盯着关闭的门,眉心紧蹙,情绪烦躁而紧张!

    怕!

    是的,从不知道怕是什么的连默,此刻心里很怕,怕失去她,怕她再有什么闪失。

    颜惜从房间里走出来,连默第一时间站直身子,寒潭射向她,迫不及待的出声:“她到底是怎么了?”

    “我看了她小腹的伤口还在愈合,没什么大问题,身体里的病毒也清了,不需要担心!”颜惜轻缓开口,话虽如此,但神色并不轻松!

    连默敛眸,不解的问:“那她为什么只吃了几口的粥都会吐?”

    “原因有两个。第一个可能是她太长时间没进食,胃需要一点时间来适应,第二个原因是……”颜惜咬唇,欲言又止。

    “是什么?”连默墨眉紧抿,俊颜上划过不耐烦,他最讨厌别人卖关子了。

    颜惜并非是在卖关子,而是不太确定,不答反问道:“她自醒来后,有开口说话吗?”

    “没有!”连默不明白她为什么这样问,心里更加的担心,“她醒来情绪有失控,哭了很久;之前呕吐,不愿意让我碰,又哭了。”

    他从来都没见过阿虞这般的脆弱过,脆弱的让人不知道该如何与她相处!

    颜惜听完后,眸色越发的凝重,语气肃穆,“我刚刚给她做检查,她的声带并没有任何的问题,她是可以说话的,如果她一直不说话,可能是因为心理缘故。”

    “心理?”连默蹙眉,不解。

    “她在诺曼岛一定是经历太多的伤害,极有可能患上PTSD!”

    “Post.traumatic.stress.disorder!”低沉的嗓音里夹杂着不可置信,“你是说,她有可能患上创伤后应激障碍!”

    颜惜点头:“她的情绪波动很大,对于外界的反应敏感,恐惧,您需要注意她的饮食,情绪,会不会做频繁的做噩梦等等!”

    如果她有这样的情况,很有可能就是患上了PTDS!

    “不可能!”连默不能相信阿虞竟然会患上PTSD!

    姬夜熔是叶迦一手训练出来的,曾经是兵鬼的首领,她经历过太多的生死,不管是生理素质还是心理素质都是经过测验的,绝对没有问题。

    她那么坚强,怎么可能会有创伤后应激障碍,这种生理和心理上的疾病。

    “阁下,在我看来,她现在已经有了抑郁的倾向……”

    颜惜的话,无疑是一盆冰水,从连默的头顶浇下来,凉到他内心最深处。

    题外话:

    推荐完结文:《前妻,偷生一个宝宝》《总裁的豪门前妻》《警匪共寝:老婆无恶不作!》最近在整理之前的小剧场,看过偷生一个宝宝却没看过小剧场的,可以关注少爷的公共微信号看,之后写文有什么小剧场都会推送到公共微信号的。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妖妖逃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妖妖逃之并收藏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