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 > 第205章 :我求求你,不要伤害自己

第205章 :我求求你,不要伤害自己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在他的心里,阿虞不是病人,她很好,不管怎么样都很好。

    “阁下,想要解决问题就必须要先面对问题,现在大多数人都无法接受心理疾病这一说,但目前的社会上百分之八十的人都有潜在情绪疾病,比如狂躁症,焦虑症,抑郁症,拖延症也算是一种!”

    连默的鹰眸里划过一丝不耐烦,他对这些都不关心,他只关心阿虞!

    “我只想知道你有多大把握能让她好起来!”

    路南风似有若无的摇头:“阁下,我是心理医生,不是上帝,在没有接触到患者,了解具体情况之前,我是不可能许诺什么几率。我只能告诉您,我不会放弃任何一个病人。”

    他的话虽不好听,但没有故意的阿谀奉承,在连默听来却是非常的受用,真正有本事的人是不会开空头支票的。

    “我会在适当的时间安排你和她见面!”

    “我还需要她的资料,了解她和病因!”路南风也不拐弯抹角,这样他才能真正的帮到姬夜熔。

    连默眸色不动声色的沉了,片刻后沉声:“路南风,你要知道有时候知道的越多就越是危险。”

    路南风听出他的画外音,薄唇含着一抹淡淡的笑:“请阁下放心,从选择这个行业的第一天开始我就明白,我们比平常人更容易祸从口出,更何况南风如果连这点职业操守都没有,又怎么可能会有今天的成就!”

    连默寒潭射向他,这个路南风究竟能不能帮助到阿虞,他不确定,但只要有百分之一的希望,都应该试一试!

    云尔。

    空间静谧如死,姬夜熔说完那番话后便沉默了。

    云璎珞也迟迟没有说话,满含岁月沧桑荒芜的眼神看着她许久,猝不及防的流出了眼泪。

    “我就知道……知道他宁可死也不肯回头!可是……我还是希望他能回头。天下间有哪个母亲会放弃自己的孩子……”

    哽咽的声音颤抖而出,弥漫着一个失去孩子的母亲无限悲伤与心痛。

    她的那句“天下间有哪个母亲会放弃自己的孩子”落进姬夜熔的耳朵里,心口一紧,酸涩涌动。

    自己不但放弃了孩子,还亲手杀了孩子。

    她,根本就不配做一个母亲!

    云璎珞无语凝噎许久,任由泪水在褶皱的肌肤上泛滥成灾。

    不知道过了多久,闪烁着泪光的眼神看向神色麻木的姬夜熔,声音沙哑:“你走吧。”

    连城已经死了,纵然杀了姬夜熔又如何?连城也不会因为姬夜熔死了就能回来了。

    姬夜熔闻言,知道她不会再想看到自己,起身,慢慢的走向门口。

    手握住冰冷的金属时,身后传来虚软无力的嗓音:“连景死了,连城也死了……如今你的身世被曝光,你还要留在他身边吗?”

    不是她想要干涉连默和姬夜熔,只是眼下的情况,姬夜熔真的不适合留在连默的身边了。

    单薄的背影明显僵硬,握着金属的手无声的收紧,她暗暗的深呼吸,声音艰涩的响起:“如果连我都离开她,那么他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她知道,为了四哥的总统之位,光明的未来,她应该远离他,不应该再给他带去任何的负面的影响。

    她也知道,为了四哥的安全,她更应该离开,因为她已经分不清现实和梦境,不能保证自己不会伤害到他。

    可是啊——

    她舍不得,狠不下这个心。

    他的这一生从来都没有拥有过什么,除了自己,他能紧紧的攥在掌心里的东西,太少,太少。

    景仰的哥哥一心要他死,一直记着连景的好,想要给连景谋一个美好的未来,到头来良苦用心被辜负,反而被伤害的更深。

    好不容易直视自己的内心,面对自己的爱情,却经历一次又一次的伤害与痛苦。

    事到如今她怎么可能离得开他。

    就像他所说的,哪怕是死,都该死在他的身边。

    哪儿也不去,再也不要分开了。

    连默安排路南风和姬夜熔见面是在办公室的休息室,与姬夜熔提及的时候,只是说介绍一个朋友给她认识。

    话是这样说,但是姬夜熔心里也非常清楚,这个朋友不是精神科医生怕就是心理医生。

    她病了,谁都能救不了,不管是精神科还是心理医生,其实都没用。

    但是为了让连默放心,她还是点头答应见了。

    见到路南风是下午,连默去开会了,把休息室让他们会面。

    窗帘拉的很紧,休息室里只亮起一盏柔和的阅读灯,姬夜熔躺在了躺椅上,路南风放了音乐,是那种很古老的黑胶唱片,音乐轻缓的回旋在耳畔,会让人不由自主的放松自己。

    他穿着很休闲的浅色衣服,给姬夜熔端了一杯温水,坐在她面前,自我介绍:“我叫路南风,你可以叫我路医生,也可以把我当朋友叫我南风。”

    姬夜熔漆黑的宛如两个黑洞的眼睛看着他,面色死寂,没有任何的反应。

    路南风是完全放松自己,后背往沙发上靠,笑意盈盈的看着她,说道:“我之前听说过你的事迹,一直都很想见一见你。今天能见到你很高兴,你和我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姬夜熔知道他是在试图打开话题,让自己开口说话,继而引导自己,用言语来说服她的思想。

    片刻的沉默后,她忽而开口:“路南风,你不必白费心机了,你帮不了我!”

    谁也帮不了她!

    路南风墨眉微敛,看着她,轻声问道:“我猜你愿意与我见面一定是不愿意让阁下失望,但既然见都见了,为什么不尝试?不尝试一下又怎么能知道我就帮不了你!”

    “我见过的心理医生你不是第一个,给我做过心理辅导和测试的心理医生不胜枚举,我看过的心理方面的书籍也不会比你少,如果不是经过严格的心理评估你认为我是怎么多次出现在战场之上?”

    路南风意识到了什么,“当初你为了过心理测试,自修过心理学。”

    姬夜熔垂眸,没有否认。

    当初被连默送进叶迦的基地接受训练的时候,她的身体素质虽然过关了,但是心理评估却是一塌糊涂。

    给她做心理测验的心理医生说,她的心理防线很脆弱,纵然成功的从基地毕业回归到岩城,也无法从事任何有危险的任务。

    叶迦劝她放弃吧,也许她天生就不适合做一个军人,不适合从事任何高风险的工作!

    姬夜熔执拗的不肯放弃,她请求叶迦不要将这件事透露出去,尤其是不要让连默知道。

    为了之后的心理评估,姬夜熔白日里训练,晚上便会看那些心理书籍研究之前的一些心理测验案例,接触不同领域的心理医生,了解他们的惯用模式,知道如何在测验中避开他们的发现,隐藏住自己内心最脆弱的那道防线。

    所谓“久病成良医”,她虽然不是一个心理医生,但她绝对能算是很了解心理医生这一行,所以路南风的那一套心理治疗对于她而言,毫无作用!

    路南风之前查过她的资料,预料到她的防备和警戒心都会很强,但远远没想到她接触过心理学这一行,让他对待平日里的普通病人那套在她面前变得毫无用处。

    此刻的姬夜熔就好像是住在一个圆形巨塔里的人,四周是铜墙铁壁,外面的人不管用多么尖锐的戾气都打不破这层堡垒,而里面的她,也不愿意打碎它,走出来!

    “你的心理测试作弊通过,你的心理一直都有问题,而阁下……毫不知情。”

    “他不需要知道!”

    她是心甘情愿为他做那么多事,不需要回报,更不需要让他知道。

    “看样子,你真的是深深的爱着阁下。”路南风凝望她的眼神流转着一丝欣赏,夹杂着一抹怜悯。

    终于明白她为什么会患上PTSD。

    因为这么多年其实她一直都在压抑自己,每一次杀人,其实她的内心深处都是在恐惧不安,只是她自修心理学,懂的如何伪装起这份恐惧不安,如何让别人看不出自己的破绽。

    越是强大的人,其实越是脆弱,看似刀枪不入,其实有的时候一颗小小松掉的螺丝就能让她彻底瓦解,崩塌。

    姬夜熔沉默没有说话,闭上了眼睛,似乎是在拒绝与路南风再交流下去。

    路南风倒也不再勉强她开口说话,对于姬夜熔这样特殊的别人,想要真正的接触到她的内心,需要的是一个契机,而非强迫交流。

    会面结束,路南风离开休息室的时候,凉薄的声音缓缓响起:“不要告诉他。”

    路南风停下脚步回头看着依旧逼着眼睛的姬夜熔,思忖片刻,道:“虽然我是一个心理医生应该有职业道德,但我面对的不是别人,你这个要求会让我很为难。而且——”

    他话语顿了下,再起时无比的认真:“事到如今,你和阁下之间还有什么是不能坦诚的?”

    姬夜熔默然了。

    路南风并没有对连默隐瞒姬夜熔的情况。

    无疑连默是错愕的,她曾经读过心理学的书籍,甚至与各种心理医生打交道,只是为了成功的过通过心理评估这一关!

    路南风目前对于姬夜熔的病情还没有更好的办法,因为她太熟悉心理医生这一块,普通的办法是没有用的,他需要好好的想一想,制定出一个更好的治疗方案。

    他,并没有放弃姬夜熔这个病人。

    连默让路南风先离开,推开休息室的门,走到躺椅旁边,轻轻的侧在她的身边,温热的指尖轻抚着她清瘦的脸颊。

    “你到底还瞒着我做了多少事?”

    姬夜熔缓慢的睁开眼帘,漆黑的瞳仁没有涟漪,没有光泽就像两个没有底的黑洞。

    她微微的侧身将大半个空间都让给了他,自己则是靠在他的怀中,双手紧紧的揪住他胸前的衣服,声音低低的,“我一直都很感谢那场大雪。”

    因为它让我遇见了你,让我知道爱一个人会奋不顾身,让我为一个人而勇敢的活着。

    连默拥着她的双手慢慢的收紧,声音磁音沙哑:“阿虞,以后你要爱自己多一点。”

    不要把所有的力气都拿来爱我!

    姬夜熔趴在他的怀中,闭着眼睛没有再说话了,揪着他衣服的指尖渐渐泛白。

    四哥,不是我不知道爱自己,只是我再也没有力气去爱了。

    姬夜熔第二次梦游,毫无预警的发生在清晨。

    连默起*时她还在休息,以为天亮了她就会没事的,便去书房处理一些邮件。

    姬夜熔起*下楼时脚上穿着鞋子,所以妮可等人并没有注意到她的异样。

    再者自从上次出事后,厨房的门紧锁,没有必要绝对不会打开,而客厅所有尖锐的物品都被收起来了,就是怕她会梦游症发作,做出什么伤害自己的事。

    姬夜熔走到后院蹲在枯萎的木槿花面前,拾起没有清除的木槿花枝掰断,利落的往自己手臂上插,鲜血瞬间涌出。

    她脸色苍白呆滞,空洞的眼神没有一丝的情绪波动,似乎不知道疼痛的拔出木枝,血液溅到她的脸上,鲜红与苍白形成了明显的对比,然后再次的插进自己的手臂。

    妮可感觉她蹲在木槿花前太久,不放心的去看了一眼,还没走近就看到她整条手臂都被血液湿透了,潮湿的袖子上,鲜血一滴一滴的滴在地上,形成一个小水洼,满溢出来的血液顺势而下,浇灌着已经枯死的木槿花。

    妮可震惊,随之吓的尖叫起来,往屋子里跑,跌跌撞撞还没走到屋子就摔在地上,喊着人去通知阁下。

    连默在楼上听到楼下的动静,立刻飞奔下来,看到后院触目惊心的一幕,整颗心都揪起来了,再一次的体会到了“万箭穿心”的滋味。

    她一下又一下的用木枝伤害自己,不知道疼痛,不知道疲倦,再一次的扬起木枝对应的位置是……心口!

    “不要!”

    连默大步流星的走过去,一把握住她的手腕,漆黑的眼眸里弥漫着无尽的痛苦与无力。

    手被握住了,她机械般的一格一格的抬头,没有焦距的眼睛与他对视上。

    连默握着她的手不住的收紧,薄唇轻抿,嘶哑的声音几乎是低声下气的哀求:“阿虞,不要……我求求你,不要再伤害自己了。”

    她平静的凝视着他,薄若蝉翼的睫毛在冷风中剧烈的颤抖,恍若未闻。

    被他握着的手忽而失去力量,木枝瞬间凋落在地上,她的眼帘也垂落下去,整个人往地上倒。

    “阿虞——”

    连默眼疾手快的抱住了她,心碾碎般的在疼,无法呼吸。

    颜惜接到通知过来为她处理手臂上的伤口,清理掉血迹看到的伤口血肉模糊,混着木枝的皮屑,无比渗人。

    连默站在一旁没有说话,双手却攥得紧紧的,手面的青筋若隐若现。

    因为失血过多,姬夜熔一整天几乎都在昏迷中,连默也一整天没有离开过卧室。

    她醒来的时候,依旧什么都不记得,完全没有记忆,迎上的是连默温柔缱绻的眸子,“没事的,阿虞,别怕!很快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姬夜熔看着他没有在说话,神色很平静,甚至没有脆弱的哭泣。

    因为她在心里庆幸,庆幸自己在毫无意识的情况下,伤害的是自己,而不是他。

    如果自己伤到的是他……

    她就绝不这样的苟延残喘,害人害己!

    翌日路南风来夜园探望她,恰好遇到颜惜给她的伤口上药,看到她的伤口,路南风的眉头紧皱,在颜惜走后,沉声道:“你的情况,比我想象中更严重!”

    姬夜熔淡漠的扫了他一眼,依旧沉默。

    “姬夜熔,我知道你对我们心理医生很了解,你也很聪明,但我还是希望你能够选择相信我的专业和能力!”路南风面色凝重比起第一次的轻松自然,这次显得严谨许多,“我希望你能配合我对你进行催眠治疗。”

    姬夜熔波澜不惊的眼眸倏然一掠,射向他,“你以为,我会让你窥探我的内心?”

    催眠治疗这几年在心理学上越来越流行使用,而且效果似乎不错,但这只针对一般人,越是意志力坚强的人,越是很难催眠,纵然是催眠成功能进入的也只是极为浅层次的催眠,想要完完全全的彻底催眠,实际上很困难!

    “我对你的内心世界不感兴趣,但作为一个心理医生,我对于你的病因非常感兴趣,只有在了解你的病因所在,我才知道以后再面对同样的病人我该如何去帮助他们!”

    “我不是你的试验品!”姬夜熔冷冷的拒绝做路南风心理研究的白老鼠!

    路南风剑眉蹙起,盯着她良久,似乎想到了什么,声音缓缓响起,“你不愿意接受我的催眠治疗,不愿意让我知道你的病因所在,是因为你自己没办法去面对那个病因,你甚至根本就不希望自己好起来,对么!”

    话是疑问,但语气是斩钉截铁的肯定!

    姬夜熔脸色倏然一白,枯井般死寂的眼神望向他,长久的沉默。

    路南风起身,给她倒了一杯水递给她,但并没有立刻坐回去,反而是倾下身子靠近她,四目相对,薄唇轻启,声音轻缓像是一种指引的响起,“阁下说,你每*都会做噩梦,现在你要告诉我,你做了什么梦!”

    姬夜熔看着他的眼睛,甚至连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闭上眼睛,宛如沉睡般的回到了那夜夜纠缠她的噩梦中。

    在梦里她听到一个人的声音在问她,“告诉我,你现在看见了什么。”

    姬夜熔环顾了一下四周的环境,自己好像身处废墟,遍地荒芜,低头就能看到满地的鲜血,黏湿的流动,甚至埋没了她的脚面。

    不远处有一个穿着红色衣服的孩子,苍白的脸颊上挂着血珠,空洞的眼神瞬也不瞬的盯着她。

    “孩子,我看见了一个孩子!”

    路南风闻言,在自己的笔记本上写上孩子,后面还有三个感叹号,再次问道:“什么样的一个孩子?”

    “女孩,浑身都是红色,脸上,手上都是血,她一直看着我,她在看着我。她的手里握着一把枪对着我,她说‘你去死’……啊……”

    她突然凄厉的尖叫起来,神色异常的痛苦。

    路南风敛眸,立刻安抚她的情绪:“姬夜熔,你别怕……她伤害不了你,她只是你虚构出来的一个幻影,幻影是伤害不了你的。”

    “不……她能伤害我,她射中了我,她要杀了我。”她痛苦的声音虚弱而出,卷翘的睫毛下流出一行清泪。

    题外话:

    推荐完结文:《前妻,偷生一个宝宝》《总裁的豪门前妻》《警匪共寝:老婆无恶不作!》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妖妖逃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妖妖逃之并收藏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