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 > 第208章 :曲终人散,与君长诀(完)

第208章 :曲终人散,与君长诀(完)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阿虞,在她说出过去那么多事的时候,我心里一直在想,这些和我有什么关系?傅岚,这两个字于我而言和陌生人有什么区别?不管连臻有多爱她,她又做了多少恶事,我从没见过她,也没接触过她,在我的记忆里我就只有一个母亲,一个讨厌我不曾给我微笑和拥抱的母亲,她叫云璎珞!”

    从别人嘴巴里说出来的血浓于水在连默看来根本就不算是什么啊!

    他的生命是来自于傅岚,但是孕育他十个月,将他带到这个世界上来的那个人并不是傅岚,是云璎珞;他第一次张口会叫妈妈的对象不是傅岚,是云璎珞,他的人生到现在为止,全程参与的都只有云璎珞一个人啊。

    纵然云璎珞讨厌他,厌恶他,从来都没接受过他又怎么样?

    他这么多年对于母亲的感情和期望都放在了云璎珞一个人身上,不可能因为他们说傅岚才是他亲生母亲,他就能立刻把对母亲的感情瞬间转移给傅岚。

    他做不到,这世间的任何一个人都做不到。

    连默缓慢的转过头,眸光深情凝望她,薄唇轻抿,语重心长道:“阿虞,放下吧!”

    放下对云璎珞的憎恶,放下你心里所有的负疚与恐惧。

    一念放下,万般自在。

    姬夜熔宛如枯井的眼眸看着他,没有血色的唇瓣紧紧抿成一条线,夹杂着她的倔强与偏执。

    四哥,你劝我放下,是因为你永远不会知道,她让我经历了什么。

    我不能原谅她就像我永远无法原谅我自己一样。

    薄如蝉翼的睫毛剧烈的颤抖,片刻她缓慢的闭上了眼睛,像是累了,想休息了。

    连默知道她在执拗着不肯放下,亦没有更多的言语劝说她,只是伸手温柔的摸了摸她的长发,像是一个长者对于孩子的慈悲与溺爱。

    临近中午,连默拉着她起来,替她换衣服,“下午明希和龙裴要回国都,中午在总统府给他们设宴,你陪我一起。”

    姬夜熔坐在梳妆台前,看到认真给自己梳理头发的他,还在疼的咽喉发出沙哑的声音:“这么快?”

    上午云璎珞下葬,下午他们便要离开了。

    “龙裴事务繁忙,不宜久留。明希自然是跟着他一起回去,他们俩现在分不开的。”

    外面风大,连默用黑色的发圈将她的长发扎起放在侧面,黑色的秀发与苍白的脸色形成了很明显的对比。

    姬夜熔看着镜子里枯瘦伶仃的人,感觉很陌生,一点也不像自己。

    连默拿来了黑色的呢绒大衣,搭配一条橘红色的围巾,让她看起来不是那么的死气沉沉。

    抵达总统府是在午宴开始的前十分钟,没有留过多的时间给他们寒暄叙旧。

    除了有龙裴夫妇,连默和姬夜熔,江寒渚也参加了午宴作陪。

    开宴之前顾明希看到姬夜熔,山明水净的眼眸里划过波澜,近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眼前看到的枯瘦如柴没有一丝活人气息的人真的是她所认识的那个姬夜熔吗?!

    顾明希主动上前拥抱住姬夜熔,低喃了一声:“对不起!”

    云璎珞是她的母亲,连城是她的哥哥,她没想到自己血缘之亲的人会伤害夜熔至此,这让她在夜熔面前有些难以自处。

    姬夜熔望着她,无悲无喜,轻轻的摇头,示意明希不必介怀,不论自己和连家的人发生了什么,这都与明希没有关系,她不会因此对明希有任何的负面情绪。

    许是因为这是一次离别的午宴,结束了这一次午宴,下次想要再坐一张桌子用餐,还不知道是何年何月。

    在这个通讯发达,交通便利,什么都在进步的时代,人与人之间的联系反而变得少了,淡了;因为每个人的生活都会有很多事,总觉得有很多忙不完的事,见面也就变得非常困难与鲜少。

    饭后稍作休息,龙裴那边的人已经准备好启程回国。

    姬夜熔送他们,与明希走在人群的最后面。

    顾明希走出总统府,步伐倏然停下,回头看看M国的总统府,巍峨庄重,与C国的总统府给她的感觉很不一样。

    C国的总统府给她的是安宁与亲切,家的感觉;而M国的总统府给她的感觉除了庄重就是遥远,可这里本应该是她的家。

    姬夜熔的眸光从总统府转移到顾明希倾城的容颜上,突兀开口:“明希,我很庆幸你没有在这里长大。”

    在这个偌大的总统里,纵然风光无限,活在光环和掌声之中,但是在权利之下的每一个人性都已经被腐蚀的扭曲变形,没有一个人的心是有温度的。

    包括她自己。

    顾明希闻言,一怔。

    反应过来,酸楚瞬间袭上心头。

    “夜熔……”她再次轻抱住了姬夜熔。

    姬夜熔也伸手抱住了她,唯一遗憾的是弦歌不在这里,她们三个人好久好久没有见面了。

    “答应我,一定要好起来,把过去的事都忘记了,好好的与连默在一起。”顾明希唇瓣贴在她的耳边,压低声音说着属于闺蜜之间的悄悄话。

    姬夜熔眸光看向远处的峻拔身影,轻轻的“嗯”了一声。

    龙裴早已走到车旁,等待着顾明希过来,牵着她的手上车,离开。

    姬夜熔走到连默的身边停下脚步,连默很自然的牵起她的手,分开,再十指教缠,紧密的宛如盘根接错的老树根,再也无法分开。

    今天的天气不错,在厚厚的云朵后阳光冲破阻挡散落在他们身上,像是给他们穿上了一件金色的外衣。

    江寒渚站在他们的后方,眼神落在他们交错紧扣的手指,一抹黯淡与失落迅速划过,很快,很浅,没有人注意得到。

    目送龙裴和顾明希离开,连默和姬夜熔并没有立刻回去,而是站在原地,不知道站了多久,忽然之间,飘起的白色柳絮,漫天飞舞。

    姬夜熔回过神,黑白分明的瞳仁里涌起一丝意外,抬头看到飞舞的雪花,迷乱了她的眼眸。

    不止是姬夜熔,江寒渚,总统府里的人都惊讶了,因为看天气预报没有听说会下雪啊。

    唯有连默和程慕神色淡定,好像早就知道今天会下雪,在这个时刻。

    半空有着阳光,有着雪花飞舞,宛如一场梦,这在M国的历史上怕也是第一次出现吧。

    “下雪了....四哥,下雪了。”姬夜熔摊开掌心,任由雪花飘落在掌心,慢慢的融化成凉意。

    连默低头凝视她的眼眸缱绻深情,“是啊,下雪了!”

    这是一场专属阿虞的大雪。

    姬夜熔松开了他的手,像个天真的孩童般张开双手任由雪花飘落在自己的掌心里,抬头仰望着那漫天飞舞的柳絮飘舞,死寂已久的心湖渐起微澜。

    这场雪来的很突然也很猛烈,片刻间地面铺着白色的雪花,树梢也被银白色装扮上,整个总统府被纷飞的大雪覆盖,宛如一座冰封的城堡。

    姬夜熔和连默伫立在大雪中迟迟不肯进屋,哪怕风雪迷了眼眸,哪怕白色的雪花落在黑色的发丝,瞬间白了头。

    放眼望去的银白,不禁让他们想起了年少初遇的那一刻,他们都有着一张青涩而稚嫩的脸,纵然斗转星移,岁月忽老,却并没有沧桑了那两张脸,在记忆里尤其的清晰,记忆深刻。

    后来有人用“古有烽火戏诸葛,现有艳阳雪纷飞”形容这场奇特的大雪。

    在得知岩城这个冬季都恐难有雪的情况下,连默为了让姬夜熔看到大雪纷飞,不惜让程慕去耗费人力物力,只为给姬夜熔下一场属于她的大雪。

    “喜欢吗?”连默牵着她冰凉的小手走在大雪中,脚下的雪咯吱咯吱作响。

    姬夜熔轻轻的颔首,觉得表达的不够,又低低的补充一句:“喜欢。”

    连默薄唇含笑,像是自言自语的轻喃:“喜欢就好。”

    携手走到总统府大楼面前,姬夜熔冰凉的小手被他握了一路,温度似乎一点点的渗透她的皮肤,渐渐有了暖意。

    在走进去之前,连默忽然停下脚步,面对而她站着,松开了紧握着她的手,“阿虞——”

    姬夜熔也停下脚步,抬头凝视他英俊的脸庞。

    连默从怀里拿出一张机票递给她,声线收紧:“这是一张去里约的机票,一个小时后起飞。你,走吧!”

    姬夜熔脸色瞬间凝固,清明的眼眸水雾片刻氤氲,唇瓣轻抿的时候,声音很轻,在颤抖:“你,不要我了?”

    她没有想过他会赶自己走!

    心,不断的收紧,疼痛在身体的每一寸肆虐。

    连默看着她眼底欲要溢出来的潮湿,心疼弥漫着鹰眸,连忙出声安抚她,“傻瓜,我怎么会不要你,我这一生都不可能会不要你的。”

    “为什么?”洁白的贝齿紧紧咬着嫩唇,声音艰涩。

    一想到要离开他,她就窒息的不能呼吸了。

    话音刚落,眼底的潮湿任性的在苍白的脸颊上泛滥成灾。

    “阿虞,别哭!”她的眼泪,让他的心碾碎的疼,伸手温柔的拭去她的泪水,强忍着什么,沉沉开口:“你这一生,前半段全都在为别人而活,为我而活,你从来都没有为你自己而活。我希望从今天起,你是在为自己而活!你不用担心我会不要你,不管你飞得多远,多高,只要你想回来,随时都可以回来,我会一直在这里,一直都在。”

    姬夜熔死死的咬着自己的下唇瓣,深到破了亦未察觉到,一开口时,声音已破碎的不成样,“若是我不走?”

    她不想离开他,不想留下他一个人。

    连默没有立刻回答她,眸光沉沉的望着她很久,薄唇晕开一丝苦笑,低低的嗓音道:“那我就真的不要你了。”

    姬夜熔怔住了。

    那天路南风给姬夜熔催眠之后,告诉他,姬夜熔病因在于那个孩子,在于他。

    每次见到自己,她的负疚和自责就会更深一分,但是为了他,她明明已经那么痛苦,却依然选择留在他的身边,所以她的病一直好不了,只会一直恶化下去。

    路南风说,没有人能够解救她,除了她自己。

    唯一能够让姬夜熔好起来的办法就是放她离开,离开这个带给她无数伤口痛苦的地方,也离开他!

    他是姬夜熔的挚爱没有错,但也是她内心最大的恐惧与无法面对的存在,所有痛苦的根源。

    只要看到连默,她在内心就无法原谅自己,也不想让自己好起来,以为这样就是对自己最好的惩罚。

    他什么都没有了,他本该紧紧的抓住她,不让她走,就算是死也要让她死在自己的身边。

    但是云璎珞的死,让他改变了这个想法。

    现在他只想要她好好的活着,不管在哪里,不管做什么,都没有关系,只要她活着。

    这么多年她为自己做的足够多了,牺牲了所有的一切,现在是时候该把一切都还给她。

    她的自由,她的人生,都还给她,让她从此以后只为自己而活,去她自己想去的地方,去看她想看的风景。不再把她桎梏在自己的身边,寸步难行。

    喜欢是放肆,爱是克制,纵然心里有万般的不舍,他终究还是要放手。

    为了爱,也是为了她!

    姬夜熔摇头,泪如雨下,比白雪落在脸上还要冰冷,声音沙哑破碎,“我不想走,四哥,我不想走……”

    我不想离开你。

    连默听到她的话,心都碎了,手臂倏然伸长将她紧紧的抱在怀中,不留一丝缝隙,侧头亲吻她的发丝,微凉的薄雪在唇角融化,一路凉到心底最深处。

    “阿虞,你要知道,做出这个决定对于我而言有多困难,但我不得不这样做,因为我要你活着,不管在哪里,不管是和谁在一起,只要你活着,让我知道你过的很好,这是我对你最后的要求!”

    喑哑的嗓音里抑制不住的不舍与眷恋,他多想将她留在身边,只是他不能,这样真的会害了她!

    他的用心良苦,她又怎么会不知道,因为知道所以更加舍不得离开,不想走。

    因为这一走,飞鸟投林,鱼入大海,此生能不能再见,谁也不知道。

    姬夜熔紧紧的抱着他,心里有多深爱,此刻就抱着他有多紧,恨不得*白头。

    不知道抱了多久,车子已经等了很久,连默强行掰开她紧紧抱在自己腰间的手,将机票塞进她手心,将她往车边推,“走吧!”

    声音压抑着悲伤与不舍。

    漆黑的瞳仁里被水雾氤氲模糊,站在车边,紧紧攥着机票,迟迟不肯上车。

    “阿虞,你要记得今天的这场雪,因为等到下一次大雪纷飞的时候,我会再次与你相遇,即使你那时候还是没有好起来,即便你病入膏肓,我也会娶你为妻!”

    话音未落,姬夜熔直接扑向他的怀中,再次抱住他。

    “四哥,我不会忘记你,阿虞永远都不会忘记你忘记今天这场雪。”

    他们的缘分始于大雪,亦终结于大雪。

    连默拍了拍她纤瘦的肩膀,千言万语皆哽在咽喉,已经无法说出口,最终只是狠心的一句:“快走。”

    若是再不走,他怕自己会后悔,将她留下来!

    姬夜熔在他的怀中闭上眼睛,泪如泉涌,湿透了他胸前的衣服,紧紧攥着他衣服的手,指尖用力到泛着青白。

    在一阵大风刮来的时候,她蓦然的松开他,没有再多看他一眼,没有告别,转身背影在冰天雪地里决绝的上了车子。

    陈速亲自送她去机场,车子缓慢的行驶在总统府的道路上。

    驶出了总统府范围内之后,姬夜熔看到干净的路面并没有雪花,阳光灿烂的洒下来,强烈的刺痛到她的双眸。

    刹那间,奔腾的眼泪根本就停不下来,啜泣的近乎窒息。

    他为她所做的,对她所付出的,远远超乎她的想象。

    所以为了对得起这份爱和付出,非死亦分离。

    四哥,苦楚的人生路上,你是命运赐予我最好的礼物。

    就算没有结果,我也不会后悔,也许是因为在这尘世间没有什么东西是永恒的。

    还有很多很多的话想要对你说,即便我没有能说出口,我想你也明白的。

    这一生没有完成爱,这一生没有完成的姻缘。

    在缘分回来,重新相遇的那一天,抛开一切,都不要再次放开我的手。

    好吗?

    *

    连默一直站在原地看着载着她的车子渐行渐远,甚至忍不住的跟在车后走了几步。

    直至此刻鹰眸里的潮湿这才抑制不住的往外翻涌。

    江寒渚走到他的身边,眸光看向车子消失的方向,风雪中声音清淡:“明明就舍不得放手,为什么还要放她走?”

    连默没有看他,也没有回答,他和阿虞之间的种种,又岂是江寒渚能懂的。

    片刻的沉默,江寒渚眸光收回看向他,又问:“你确定她还会回来吗?”

    “不确定。”

    “那你怎么敢放她走!”江寒渚温润的眸底划过一丝意外。

    连默再次沉默了。

    漫长的静谧,他沉默的太久,久到江寒渚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听到耳边响起了笃定的四个字:“为了活着!”

    话音落地,他转身要走。

    为了让她好好的活着,即便在不知道她获得了自由,迷恋上外面的风景后还会不会回到的他的身边的情况下,他依然愿意放手,只为成全“活着”这两个字。

    连默刚走了两步,身后传来江寒渚的声音:“你不是想知道你生日的时候她送了你什么礼物吗?”

    步伐倏然停顿,连默回头看他。

    江寒渚看着他,声音轻轻的回旋在冷空气中,“那天晚上她守你身边一宿没有睡,半夜我想去劝她休息一会的时候,看见....”

    那天江寒渚推开门欲要进去的时候看到姬夜熔坐在*边,她俯身仔细的看着昏迷不醒的连默,专注到连他站在门口许久都没有察觉到。

    “我从来都没有想过你会为我做到这一步。四哥,这三枪平息了阿虞心里所有的怨和恨,我们两清了。”

    微凉的指尖从他的额际开始轻抚,缓缓落下,描过他的剑眉,挺立的鼻梁,最终停留在他的唇边。

    “生日快乐,四哥。”

    清冷的嗓音里有着难以触碰到的温柔,话音未落,她俯身凑到他的面前,明眸轻合,唇瓣落在他的唇上,久久没有移开。

    江寒渚紧握金属的手蓦然松开,退出病房,转身靠在了冰冷的墙壁上,一时间说不清的是心酸是沉默或是羡慕与嫉妒。

    连默眼底映着白色的苍茫,不可置信的看着江寒渚,近乎不敢相信他的话。

    江寒渚看着他轻轻的笑了,笑中夹杂着几许酸涩,“阁下,她对你的爱,从来都没有变过,更不曾真正的恨过你!她只是生气,生气你丢弃她了,因为她最怕的就是你不要她了……”

    而现在你却再一次的丢弃她,不要她了。

    连默垂落在身侧的双手被冷风吹的没有知觉了,慢慢的收紧攥成拳头。

    看着江寒渚,淡定自若,削薄的唇瓣轻启:“我不后悔。”

    不后悔忍着痛放开手让她走。

    不后悔在明知道她对自己的爱从未变过后也不去挽留她。

    因为这一次,他要让阿虞自己做选择。

    他相信,阿虞真的爱自己,她的爱会带着她再次回到自己的身边。

    到那个时候,在这个世界上就再也没有任何的力量可以分开他们了。

    转身背影挺的笔直僵硬,漆黑悲凉的眼眸在看到这满园风雪,偌大的总统府再也没有阿虞的身影。

    眸底被风干的潮湿,在俊颜上,再一次的泛滥成灾。

    -

    别再说是谁的错,让一切成灰

    除非放下心中的负累,一切难以挽回

    你总爱让往事跟随,怕过去白费

    你总以为要体会人生,就要多爱几回

    与其让你在我怀中枯萎,宁愿你犯错后悔

    让你飞向梦中的世界,留我独自伤悲

    与其让你在我爱中憔悴,宁愿你受伤流泪

    莫非要你尝尽了苦悲,才懂真情可贵。

    (完)

    题外话:

    下面歌词不在计入收费字数内,请安心阅读。推荐完结文:《前妻,偷生一个宝宝》《总裁的豪门前妻》《警匪共寝:老婆无恶不作》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妖妖逃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妖妖逃之并收藏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