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 > 第214章 :俱往矣,你骗人

第214章 :俱往矣,你骗人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总裁大人超给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收拾药箱的手微微一僵,连抬头看他一眼都没有,简洁有力回了他两个字:“不敢。”

    抱着医药箱欲要起身,连默闻言墨眉一蹙,倏然抓住她的手腕,姬夜熔还没有反应过来已经被强劲的力道拽到了他的怀中。

    医药箱“嘭”的一声摔在地上,盖子甩开,药片瓶子摔落的满地都是。

    姬夜熔摔坐在他腿上,挣扎的想从他身上起来,“放开我!”

    连默不但没有放过来,反而收紧双臂抱的更紧,凝视她的眼神深情缱绻,宛如一根红线要将她密密麻麻的捆绑起来。

    削薄的唇瓣微微一扬,笑的阳光灿烂,“不放!死也不放!”

    姬夜熔没有再挣扎,眸光与他对视上,他的瞳仁黎黑,像是两个漩涡要将她吸进去般,眸底微澜晕开。

    撇开头,有意的避开他炙热的眼神。

    连默却不遂了她意,有力的手指捏着她的下颚,逼着她与自己对视,声音沉沉:“不要生我的气,当初我也是迫于无奈!”

    路南风说他就是阿虞的心结所在,如果不放她走,就只能看着她慢慢的枯萎,走向灭亡。

    他别无选择的情况下,只能承受生离的痛楚,也不敢想象与她天人永隔,剩下自己一个人在这个世界上孤独的呼吸。

    “现在又有的选择?”她神色平静,轻声反问。

    连默闻言,拥抱着她的臂膀不住收紧,嘴角抿起一抹苦涩的笑,“阿虞,你应该早点告诉我的。”

    姬夜熔微怔,一时间没有话语。

    他的另外一只手轻轻的往她的小腹覆盖,声线紧绷:“孩子,是我们的。你怎么可以不告诉我!”

    顷刻间姬夜熔的身子明显的僵冷起来,在他的怀中无助的不颤而栗,望着他的眼神里涌上了一抹痛楚和浓浓的愧疚。

    她不知道他怎么会知道的,既然他已经知道真相,她也没必要说谎否认。

    洁白的贝齿紧咬着嫩唇,很艰难的才挤出两个字:“我怕。”

    连默皱眉,还没来得及说话,只听到她的声音哽咽的响起:“我怕你恨我!我亲手……杀了我们的孩子!”

    时间已经过去三年了,她以为心里的悲痛随着时间慢慢减少,但其实并没有,表面的愈合只是一种假象,心里的疾病从未被时间治愈,以至于被提及时,依旧痛彻心扉,肝肠寸断。

    眼底的潮湿猝然涌起,泛滥成灾,在他的面前宛如一个犯错的孩子,啜泣道歉:“对不起,四哥……对不……”

    话音未落,唇瓣被堵住了。

    连默用自己的唇瓣封锁住她那些道歉和愧疚,只是单纯的贴住,没有更深一步的举动。

    从嫩唇上移开,温柔亲掉她脸颊上的潮湿,额头紧贴在她微凉的额头上,鼻尖厮磨,声音低沉:“傻瓜,这根本就不是你的错,为什么要道歉?我若知道真相是这样的,我怎么可能舍得放你走!”

    在她深深陷入亲手杀了他们孩子的愧疚中,承受着心理和身体上的折磨,他却一无所知,甚至还将她送走了。

    如果早一点知道真相,他是绝对不会让她一个人去承受那些痛苦与煎熬。

    纵然是她亲手杀了他们的孩子又如何?

    难道他会不知道她的心里比自己更痛,心疼她都来不及,又岂会恨她,责备她。

    阿虞,你就这么看轻四哥对你的爱吗?

    听到他的话,眼底的原本薄了的水雾再次凝聚起来,不受控制的从眼角掉落。

    “我不想让你再承受一次同样的痛苦……更不想离开你!四哥,我很想你……只是我不敢回去……”

    面对江寒渚,面对江安歌,面对那些沉痛的过去,她能够做到云淡风轻,唯独面对连默,她做不到云淡风轻,无关痛痒。

    七情六欲,悲喜皆因连默而有了起承转合,高低起伏。

    连默神色微怔,“不敢”两个字让他的心如碾压的疼。

    她的“不敢”又何尝不是他的“不敢”。

    命运就是这么的残忍,让两个相爱的人的男女在红尘中跌跌撞撞,明明深爱彼此却连靠近彼此半步都不敢,怕伤害到对方,怕彻底的失去对方。

    怜惜的吻落在她的额头,沉哑的嗓音安抚她崩溃的情绪,“没事的,阿虞。你不敢回去,我这不是来找你了。”

    姬夜熔抬头看他,咬唇:“可是你不出来。”

    其实在他第一天跟在她身边就知道他来了,只是每次回头看到的是空荡荡,他是故意在躲避自己。

    他既然来都来了,为什么不愿让自己见到他!

    既不愿相见,又何必要来!

    连默深呼吸,无奈的叹气,苦笑道:“阿虞,爱情是一个会让人变得脆弱和胆怯的存在。”

    阿虞不敢回去见他,是怕伤害他,他不敢让阿虞看到自己又何尝不是怕自己会让她想起沉痛的过往。

    知道江寒渚背着自己和阿虞见面,他心里都嫉妒疯了,又再听到江安歌说当年看到连城说阿虞的肚子里怀了连默的孩子,他是真的懵了。

    他没想到那个孩子是自己的,也终于明白为什么阿虞会变得那么脆弱与悲伤。

    谁能接受这样残忍的事实。

    恨命运的残忍,恨连城的恶毒,更恨自己对阿虞爱的不够,做的不够!

    姬夜熔靠在他的怀中忍不住的啜泣,释放自己所有消极的情绪。

    他知道所有的真相,她也不必再压抑自己了,在他的面前痛痛快快的哭一场,宣泄出心里所有的悲伤与痛苦。

    连默紧紧的抱着她,任由她哭湿了自己胸膛的衣服,虽然一直没有再说话,可眼底又何尝不是潮湿成灾。

    在这个寂静而温暖的午后,故人重逢,回忆带着不可承载之重席卷而来,用泪水洗净铅华,换来余生安宁。

    姬夜熔靠在他怀中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

    连默轻轻的抱起她,走向卧室,将她小心轻放在*上,拉起锦被盖在她的身上,还没有起身,她本能抓着他的手,睡着以后似乎还小声低喃了句:“四哥……”

    一瞬间连默的心几乎为她这个潜意识的动作融化了。

    没有起身,坐在*边,任由她紧攥着自己的手,凝视她的眸光无限柔情,轻喃自语:“四哥在,四哥永远不会离开你。”

    话音落下,他俯身凑到她的面前,在白希的脸颊上落下一个吻,像宣誓。

    姬夜熔醒来是傍晚,起来时卧室就只剩下她一个人了,可能是哭的太久,眼睛有点疼,好像是肿了。

    走出房门就闻到了厨房飘来的香气,她走过去看到连默卷起袖子,在厨房做晚餐。

    阳光透过窗户散落满地,他沐浴在光晕中,宛如神祗,梦幻,遥不可及。

    连默似是感应到她醒来一样,回头看到她呆呆的站在厨房门口,薄唇极浅的勾了下。

    洗手,从冰箱的冷藏室里拿出冰袋,走到她面前,“眼睛是不是疼?拿冰袋坐沙发上敷一会!”

    锅里还烧着菜,他没时间陪她去沙发那边帮她敷,转身就要去看看锅里的东西。

    刚走了一步,身后突然多出来一道力量,姬夜熔突然抱住了他,纤长的双臂紧紧揽住他的腰肢,像是要长到他身上。

    “阿虞……”连默心头一紧,从来没感受到阿虞这么黏人,心头感动的要命,比吃了蜜糖还要甜。

    姬夜熔额头贴在他的后背上片刻,在连默要说的话时候,率先开了口:“我已经看了好几场大雪。你骗人!”

    撂下这句话,她松开连默,转身就走向客厅。

    连默:“……”

    回头,看向姬夜熔的背影,一时间哭笑不得。

    阿虞,你说的话没头没脑,到底是唱得哪一出啊?!

    姬夜熔坐在沙发上,用冰袋敷在眼睛上,缓解红肿的眼睛,想到那两年多时间走走停停,在不同的地方看到不同的雪景,心里一直记着他说过的话。

    下一次的大雪就是他们的重逢的时刻。

    她站在大雪里等了又等,幻想着他会突然出现在眼前,对她说,“阿虞,跟我回家吧!”

    但是每次的希望都变成了一场空望。

    凉城的大雪早就下过了,融化了,冬天都过去了,他倒是突然出现了。

    骗子!

    四哥就是个大骗子。

    在厨房做饭的连默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喷嚏,寒潭射向客厅的姬夜熔,该不会是阿虞在背后说自己的坏话吧!

    还有——

    我到底哪里骗人了!

    姬阿虞,你含血喷人!

    题外话:

    推荐完结文:《前妻,偷生一个宝宝》《总裁的豪门前妻》《警匪共寝:老婆无恶不作》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妖妖逃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妖妖逃之并收藏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