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 > 第225章 :一眼之念,一生执着(完)

第225章 :一眼之念,一生执着(完)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姬夜熔分娩的那天,并非是在预产期,而是距离与预产期还有一周的时间出入。

    那天早上连默本来是有一个会议要去总统府开的,结果姬夜熔清早站在玄关处,双手勾着他的脖子,怎么都不肯让他走!

    一时间连默是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抱着她,心头觉得好笑。

    怀孕初期,她不让自己总留在夜园陪她,怀孕后期,她又变得格外黏人,时常不让他离开夜园。

    常常说风就是雨,连默是拿她毫无办法,只能听之任之。

    最终连默还是没去总统府,临时改成视频会议,姬夜熔还要留在书房不肯走,在连默旁边倒也不说话,安静的吃着水果。

    连默一边开会,一边还要注意着,不能让她吃太多的水果。

    视频那边的人也都见怪不怪了。

    虽然连默和姬夜熔没有对外宣布结婚的喜讯和怀孕的事,但岩城政权的顶层圈子都知道阁下对姬夜熔已经到*爱到没有底线的地步。

    会议开的好好的,姬夜熔突然像是定住不动了似的。

    连默察觉到她的异样,抬手示意视频那头的人不要说话,侧目看她,温声问道:“阿虞,怎么了?”

    姬夜熔先是看了他一眼,接着看向自己的腿,紧张的声音道:“四哥,我好像要生了!”

    连默一怔,反应过来,立刻看向她的腿部,羊水已经破了,脸色瞬间变了,毫无仪态的大喊:“妮可……颜惜,快来……”

    姬夜熔怀孕以后,连默就命人在夜园内备了一间产房,各种最先进的医疗仪器,药物,最好的产科医生,护士都留在夜园,时刻准备着,就是为了等姬夜熔分娩的时候不必麻烦的去医院,直接在夜园里分娩,节约了在路上的时间,连同颜惜在姬夜熔怀孕第八个月的时候也是直接住在夜园。

    平静的夜园因为姬夜熔的羊水破了,变得慌乱不堪,视讯那头的人亲眼目睹了一贯冷静沉着的阁下是怎样的惊慌失色,六神无主。

    姬夜熔很快被送进产房。

    以前听人说分娩之痛是生理最高级别的疼痛,姬夜熔不以为然,而此刻她是真正的体会到了这种痛,是怎样的一种撕裂,就好像每呼吸一口气都痛的。

    进去之前姬夜熔的脸色发白,额头布满细碎的汗水,已经痛到没什么力气说话了,紧紧攥着连默的手,颤抖的声音道:“四哥……要是我有没撑下来,保孩子!”

    连默俊颜瞬间阴沉,“不要胡说!你不会有事,我们的女儿也不会有事!我会在这里守着你,等你们出来!”

    什么保大保小,那是电视里才会发生的事,在他这里绝对不会有!

    姬夜熔还想说什么,却痛的说不出来了,拉着连默的手舍不得放开,却还是被她们强制性推进去了。

    连默眼睁睁的看着她进去,又不能陪着她,清邃的眼眸里写满担心与不安,心急如焚。

    医生进去了,颜惜匆匆的过来也要进去,连默猝不及防的抓住她的手臂,用力的像是要卸掉她一条手臂。

    颜惜回头看他。

    连默深沉的眸光瞬也不瞬的盯着颜惜看,只说了一句话:“颜惜,这里面的是我的命!”

    不论是阿虞还是孩子,都是他的命,他不能接受失去,也承受不了失去她们其中任何一个。

    颜惜心头剧烈的一震,片刻反应过来,笃定道:“阁下请放心,夫人和孩子都会平平安安的回来!”

    连默放手了,颜惜立刻进去,他站在门口等待。

    没多久程慕和江寒渚都过来了,陪着连默在产房门口一起等。

    这辈子连默从来都没有像此刻这般忐忑不安过,不停的来回走动,尤其是听到里面后来传来阿虞虚弱的尖叫声,充满痛苦,若不是程慕拦着,他早一脚踹开门,闯进去了。

    江寒渚温润的眸光也是充满担心的看向紧闭的门,姬夜熔那么能承受痛的人都忍不住的叫出声,可想而知是有多痛。

    连默捕捉到江寒渚眼底的担心和心疼,想到什么,立刻沉声道:“你们怎么来了,走走走,这里不需要你们!”

    程慕没走,“阁下,我还是留下来吧,要是有什么需要可以立刻吩咐我!”

    连默没说话,眸光看向江寒渚。

    江寒渚:“也许有什么是我能帮得上忙的。”

    见他们都不走,连默倒也没强行赶他们走,只是命令的语气道:“你们给我把耳朵堵上!”

    阿虞痛苦的叫声怎么能被他们听了去!

    程慕:“……”

    江寒渚:“……”

    漫长的等待,一分一秒都是煎熬,在五个小时以后,产房的门终于开了。

    颜惜抱着一个孩子走出来,高兴的向连默报喜:“阁下,夫人为您生了一个小皇太子!”

    小皇太子?

    连默剑眉拧的老紧了,看着颜惜怀中抱着的刚出生的小婴儿,皱巴巴的,一点也没遗传到自己的俊朗不凡,质疑的问颜惜:“你确定没抱错?”

    他和阿虞明明是要生女儿,为什么会生下一个小皇太子?!

    颜惜无语,整个夜园上下就只有夫人一个孕妇,哪里去抱错孩子!

    知道阁下是想要小公主,但小皇子不是更好吗?

    以后总统之位,后继有人了。

    “阁下,您要抱抱小皇太子吗?”颜惜问了下,毕竟初当父母都希望能第一个抱到自己的孩子。

    连默一听,立刻对江寒渚说:“帮忙抱一下我儿子!”

    话音没落,大步流星的走进产房去看老婆了。

    要是小公主,他肯定舍不得让江寒渚碰一下,但是儿子……随便他们抱咯。

    站在门口的三个人,面面相觑,无言语对。

    见过嫌弃孩子的父母,但没见过比阁下还嫌弃自己儿子的父亲,连抱一下都懒得抱!

    阁下啊,你是有多喜欢女儿才这么不待见你的儿子啊!

    产房里的姬夜熔用“狼狈不堪”四个字形容真的一点也不为过,她从来都不知道原来生孩子是这么痛的一件事,在这个过程中她几度差点撑不过去,想死过去。

    但是一想到孩子和四哥,她就舍不得,拼劲全力生下这个孩子,撑下来了。

    连默眸光深情凝视着她,看到她为自己生孩子遭受这么大的罪,心里满满的感动与心疼,也不顾她满头的汗水,俯身在她的额头上落下怜惜的一吻,喑哑着嗓音道:“阿虞,谢谢你!”

    谢谢你为我付出的一切,谢谢你为我生下一个孩子,也谢谢你,依然陪在我的身边。

    姬夜熔现在很累,没什么力气,唇瓣动了动,声音小到完全听不见。

    连默把耳朵凑到她的唇边,听到她细若蚊音的声音断断续续的响起,“四哥,我……爱……你!”

    连默眼底划过一丝意外和惊喜,双手捧着她的脸颊,声音响起,一字一顿:“阿虞,我,爱,你,至,死,不,渝!”

    姬夜熔笑了,卷翘的睫毛慢慢的落下,安心的睡去。

    姬夜熔怀孕的时候,连默欣喜若狂,恨不得赵昭告天下,阿虞怀了他的孩子!但是姬夜熔生下儿子,连默完全没有*打电话分享喜悦。

    因为他心心念念的女儿变成了儿子,一颗老父亲的心都碎了,哪里有喜悦可言?

    还是顾明希记得姬夜熔的预产期打电话来问,才知道原来姬夜熔已经生了,是个儿子。

    这下子,其他三个男人都纷纷坐不住了,主动打电话给连默道喜。

    龙裴:“恭喜你喜得公子,等孩子百天我会拨冗带明希和烟儿去看望的。”

    烟儿两个字音,咬得特别重,充满挑衅的意味!

    目前为止,四个人当中唯有龙裴膝下有女,能不骄傲,不得瑟吗!

    连默啪的将电话掐断了!

    靳存煦:“看样子我儿媳妇另有人选了。”

    嘲笑连默也没女儿,生的是儿子!儿子!

    连默啪的再次掐断电话!

    霍凛墨更直接:“有些人呢就是没生女儿的命,连默啊你认命吧!”

    连默这次不是啪的挂电话,而是直接把手机给摔了。

    回头盯着家里的那颗已经长开的小猕猴桃,眼神跟要吃人似的!

    对此,姬夜熔无语且无能为力,儿子就儿子,只要是她和四哥的孩子,她都是深爱着的。

    因为心心念念的女儿变成儿子,连默不待见小猕猴桃,连名字都不取。

    不管谁来探望姬夜熔和孩子,在问起名字的时候,连默一概回答:没名字,要不你取?!

    姬夜熔:“……”

    朋友:“……”

    阁下大人,你敢不敢对你的儿子更随便点?

    小猕猴桃的名字最终是姬夜熔定下的:连恒。

    因为她记得当初在诺曼岛给他偷偷打电话的时候,他说过:阿虞,你看,一辈子这么短,我想陪你到老却这么的难。我好羡慕,你能拥有别人的天长地久。遗憾的是,那个人不是我。

    姬夜熔想告诉他,唯有与你相守的日子才配得上称为“一辈子”,我所拥有的天长地久,除了是你,不会再有别人了。我们之间,没有遗憾。

    因为连恒就是我们的天长地久,我们的永恒。

    都说儿女是上辈子的仇人,所以这辈子是来讨债的,这句话在连默和连恒之间体现的淋漓尽致。

    连默因为心心念念的女儿变成了儿子,每次看到连恒都会想到几位好友的嘲笑,各种的不爽;连恒像是能感应到连默对自己的不喜欢,所以对连默也从来不表达自己的友好,反而各种和他作对。

    比如他醒来如果看不到姬夜熔就会嚎啕大哭,惊天动地,一定要哭到看到姬夜熔为止。

    比如他绝对不喝任何昂贵的奶粉,只喝母乳,要是连默在的话,每次都吧嗒吧嗒的喝,像是在对连默发起挑衅!

    连默看得眼睛都红了,自己的老婆整天被一只小猕猴桃霸占着,想靠近一点,小猕猴桃都会哭的死去活来,怄得他恨不得直接将连恒丢出夜园。

    再比如谁抱连恒都不哭,但连默一抱,立刻哭,不但哭,还会送他一些尿液或者粪便做礼物!

    连默觉得自己不是在养儿子,是在养仇人。

    对此,其他三个男人表示很开心,至少他们的儿子女儿可都没这样对待自己,只有连默一个人有这样特殊的待遇,让他好好享受!

    孩子没生出来前是姬夜熔担心他太过爱女儿超越自己,孩子出生以后,情况颠倒,姬夜熔事事以连恒为先,纵然在最重要的关头,只要听到儿子的哭声,姬夜熔本能的立刻推开连默,跑去看儿子,把浴火焚身的连默抛之脑后。

    无数次以后,连默忍无可忍的将已经可以断奶的连恒送去给姑姑带几天,终于能安静的享受与阿虞的二人世界了,但没几天连恒就被送回来了。

    因为连恒太能闹腾了,明希虽然喜欢,但龙裴显然不满自己的妻子花太多的精力和时间在一个小鬼身上,又不是他和明希的孩子。

    趁明希睡着的时候,龙裴立刻让人把连恒送回M国,自己生的儿子,哭着也要自己养大,找孩子姑姑算什么事!

    连恒两周岁多,圆滚滚的,眼眸漆黑,眉宇间带着一种小霸王的倨傲不逊,与连默小时如出一辙,各种调皮捣蛋,让夜园上下的人都头疼不已。

    即便是连默也拿他毫无办法。

    因为连恒是那种好了伤疤就忘了疼,往他屁股上揍上两巴掌,他哭完回头继续调皮的那种;不过他也有怕的人,那就是他最黏的妈妈,姬夜熔。

    姬夜熔对于连恒疼爱是一回事,管教却又另外一回事,她注定无法成为慈母,而是严母,一些原则上的东西,她对于连恒的要求极其的苛刻。

    好在连恒调皮归调皮,到了三四岁,该懂的礼貌和规矩都懂,除了会捉弄夜园的人,对外人是绝对不会放肆。

    因为姬夜熔告诉过他:在夜园你想怎么胡闹都可以,因为这里的人都是你的亲人,没有人会与你计较,但是到了外面你胡闹,没有人会在意你是谁,若是你因为胡闹而受伤,那也是你自找的,我与你父亲是绝对不会插手。

    连恒三岁的时候,姬夜熔突然又想要一个孩子了,不一定要是女儿,儿子也可以,因为她觉得连恒一个人太孤单了。

    纵然烟儿和离非都是连恒的亲人,但隔着千山万水,陪伴不了连恒。

    有那么一丝丝的私心,是希望能再生一个女儿,让连默的心里彻底没有了遗憾,她只是不愿说出来,让他觉得有负担。

    对于她这个想法,连默却不怎么赞成,他是很喜欢女儿,但是经历之前姬夜熔的怀孕事情,前前后后啼笑皆非,提心吊胆的事数不胜数,他不敢再冒险了,有一个连恒足够了,他不敢再让阿虞怀孕,再经历一遍分娩的痛苦,即便阿虞的体质不易受孕,每次在房事上他的安全措施也都做的滴水不漏。

    姬夜熔见他不松口,倒也没有再提了。

    时间久了,连默也就把这回事给忘记了,以为她打消了这个念头。

    只是不到半年的时间,姬夜熔还是怀孕了,连默知道后先是发了一顿脾气,恼怒的吼她:“你算计我!”

    被吼的姬夜熔倒也不生气,眉眸泛着笑意,点头:“对,我算计你的。”

    连默不想她怀孕,每次都选择安全措施,或者选择体外,她也不是毫无办法,比如骗他是安全期,再稍稍的主动一点,连默立刻缴械投降,化身*,哪里会想到他的阿虞会算计自己!

    吼完,连默又抱着她,叹气:“阿虞,这么多年你的傻病怎么一点都没好。”

    “连先生是担心我把傻病遗传给你女儿?”姬夜熔眉心微动,微微埋怨的语气。

    连默无奈的笑了,凝视她的眼神充满无限*爱与眷恋,“我只是老了,怕了,无法承受一丝丝失去你的风险。”

    姬夜熔低头莞尔。

    四哥,不管时间怎么流逝,岁月如何变迁,此心依旧,始终能为你上刀山,下火海,永远不变,无所畏惧。

    也许是因为顺利生下连恒,这次的怀孕姬夜熔不再胆战心惊,紧张兮兮,心态轻松,至少没让某人又夜夜洗冷水澡。

    连默没有再四处打电话炫耀阿虞怀孕了,前车之鉴,让他被嘲笑好几年,这次他要等孩子出生再说。

    要说阿虞怀孕期间有什么让他不爽的大概就是本来想请的12个月产假,再次被程慕拒绝了!感觉自己做总统的威严快要荡然无存了,秘书长都不听自己的话了,活该程慕单身一辈子,一点都不体谅一下他这个二度要做父亲的人喜悦心情,真是太不可爱了。

    十个月后,阿虞生下一个女儿,连默欣喜若狂,立刻给好友打电话,毫无疑问再次被几个男人拉入黑名单,讨人嫌的快没有朋友了。

    连默抱着女儿爱不释手,很快的就为女儿取名:恋姬。

    姬夜熔听到这个名字的第一反应就是想到慕夜了,她有些怀疑某人是不是在喝陈年老醋。

    连恒和连默什么都是反着来,唯独在对于恋姬的事情上,意见出奇的统一,但凡是个异性,绝对休想碰恋姬一下。

    一个是护女狂魔,一个妹控,能不意见统一吗!

    一直与江寒渚生活的安歌,已经对连默改口叫爸爸了,但她始终没有搬进夜园居住,除非是放假,偶尔小住。

    她说已经习惯和江叔叔一起生活,换了环境需要重新开始适应,太麻烦了。

    对于连恒和恋姬的出现,安歌的态度一直都是很乐意接受,也喜欢担任着姐姐的角色,照顾着两个小的,不管他们要什么,从来都是包容与退让,有求必应。

    有的时候安歌对他们太好,反而会让姬夜熔担心,安歌太纵着两个小的,将来会受他们俩的欺负。

    连默宽慰她,家人之间没有欺负不欺负的,连恒虽然顽皮,但是也一直将安歌当亲人,自己欺负点没事,要是外人敢欺负安歌这个姐姐,连恒第一次冲出去揍人,哪怕最后会受伤也在所不惜。

    恋姬就更不用提,古灵精怪,护短的很,从来都只有她欺负别人的份,别人想欺负她,门儿都没有。

    姬夜熔偶尔会和明希说,两个孩子居然都是遗传了连默小时调皮的性子,在教育方面颇为伤脑筋,尤其是恋姬,有爸爸护着,姐姐疼着,哥哥爱着,不到十岁在已经有“岩城混世小魔王”的称号了。

    他们一直没有对外宣布结婚的事也没有举办任何的仪式,直到一家人送恋姬去上学被拍到一张照片,连默默许刊登后,国民们才恍然大悟,他们的总统阁下多年没有绯闻,原来是因为早已和心爱的女人育有一儿一女,在尘世间里稳稳的幸福着。

    那年那些反对,谩骂声早已消失匿迹,没有人再记得柳若兰,记得连湛,就像没有人在意姬夜熔究竟是不是纪远的女儿,此刻看到他们幸福的画面,唯有掌声和祝福。

    姬夜熔也曾带连恒和恋姬一起拜祭过连城和云璎珞。

    不管多强烈的爱与恨,在时光面前都变得渺小,脆弱不堪,多年以后,面对他们冰冷的墓碑,姬夜熔的心中没有恨,没有了怨,有的不过是岁月淡漠伤痕后的云淡风轻。

    后来姬夜熔无意间在木槿的日记本上看到了一段话,上面的写着一句话,是她当初被连默送去里约离开时写下的。

    ——当赤道留住雪花,眼泪融掉细沙,连默,你肯珍惜我吗?

    而这句话下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几行字,字迹是她的丈夫的。

    阿虞:你曾问我,1111于我而言有什么意义,你以为是国殇之日,其实不尽然。

    1111,代表着11月11日,那一天漫天大雪,你单薄的身影在大雪纷飞中渐行渐远,消失在天地间。

    那天以后,我没有再见到过你,我知道,我失去了你,便再也没有忘记那一天!

    我遇到过很多的陌生人,我拜托他们,如果遇到一个眉眸寒冽,不爱笑叫姬夜熔的女子,请转告她:四哥后悔了,知道错了,他愿意用任何代价去挽回那个错误的决定,他愿意等她回来,哪怕穷极一生的时间,只为等她归来。

    姬夜熔看完这段文字,没有大喜没有大悲,心境安宁,平静;嘴角浮动着浅浅的笑意,放下日记本,转身走到窗户边,推开了玻璃窗。

    楼下的连默拿着洒水壶,站在那年被她掰断的木槿花前,给枝繁叶茂的木槿花浇水,连恒和恋姬在草地上玩耍。

    晚风拂面,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花香与爱的味道。

    夕阳下,秋千在半空中摇曳,木槿花盛开正艳,连默的峻影沐浴在光晕中,宛如神祗,从天而降,回首迎上她含笑的眼眸,回以深情的凝望。

    四哥,谢谢你,执我之手,敛我半世癫狂;

    四哥,谢谢你,吻我之眸,遮我半世流离;

    四哥,谢谢你,与这样一个笨拙的我相爱。

    一剪闲云一溪月,一程山水一年华。

    一世浮生一刹那,一树菩提一烟霞。

    命运多舛,人生百味,平凡如我,苦辣酸甜,不愿独沽一味。

    一眼之念,一生执着。

    现实安稳,岁月静好。

    (完)

    题外话:

    今天一万三千字更新完毕!记得给少爷投月票,这个月进月票榜前十的话,我就写点恋姬和连恒的小剧场发微信公共号里,让大家免费阅读!要是没进,我估摸着会没动力写小剧场。推荐完结文:《前妻,偷生一个宝宝》《总裁的豪门前妻》《警匪共寝:老婆无恶不作!》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妖妖逃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妖妖逃之并收藏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