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 > 第232章 :浮尘花(7)我如你所愿

第232章 :浮尘花(7)我如你所愿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霍以沫通过好友验证信息,直接打了一句话过去:钱找到了?

    等了片刻后,那边才回复:怎么知道是我?

    霍以沫对着电脑想翻白眼,回他:因为我的脑子没长到小肠里。

    没有任何的头像和资料,那么简单倨傲的语气除了他,还会有谁!

    这还需要问?

    那边好久都没回,霍以沫耐心不好,立刻又打了一句话发过去。

    ——知不知道不回复是一件很没礼貌的事,到底找没找到!速回答!

    她满心惦记自己那稿费!

    ——找到了,时间地点你定。

    ——今天下午5点,那晚你送我回来的巷子口。

    ——可以。你的手不痛?

    ——单手打字。

    那边又停顿了许久,这才回复了三个字:下午见。

    霍以沫没有再回复了,估摸着像他这样的大忙人应该是要去忙了,关闭对话框,随便的浏览几个网页,消磨时间。

    中午随便找好了之前没吃完的饼干垫肚子,吃完药觉得困,觉得时间还早,可以睡一会。

    这一睡,醒来的时候,外面的天已经泛着昏暗。

    霍以沫什么都来不及想,抓着钥匙往外冲,心里想着完蛋了,完蛋了,约好五点的,现在肯定五点不止了,他该不会走了,不把钱给自己了吧。

    气喘吁吁还没有跑出小巷子口,远远的看到巷子口停着一辆车子,车窗半降,可以看到坐在车上的人,正在看文件。

    这样从侧面看过去,他的五官立挺,轮廓线极其的柔和好看,不知道他等了多久,沉静的神色上却没有一丝的不耐烦。

    霍以沫的步伐一点点的慢下来,看到他现在的样子,不期然的想起很久很久以前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

    那好像是在一个为失孤儿童筹集善款的慈善晚宴,他成为当晚捐款最多的人,被主持人邀请上台发言,那天他究竟说了些什么,霍以沫已经不记得了。

    但她始终记得一个微小的细节,就是有一个孩子代表所有受到帮助的孩子上台感谢他和捐款的人时,可能太过紧张,在上台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

    在场的所有人都笑了,主持人也笑着打圆场,唯有许思哲没有,他是第一个走过去第一时间扶起孩子,蹲在孩子面前,温声问道:“有没有摔伤?”

    孩子生怯怯的眼神看着他,摇了摇头。

    许思哲伸手拂去孩子裤脚的尘埃,面露浅笑,温煦的宛如冬日里的阳光,温声安慰那个孩子,“别怕,这个世界对你们的善意远远多于恶意,你要选择相信,才能看到感受到更多的善意。”

    水晶灯的光芒打在他的侧颜上,沐浴在光晕中的他,让人不禁联想起古希腊神话中的神祗。

    站在人群中的霍以沫看到这一幕,那一瞬间,她听到自己怦然心动的声音!

    那种心跳,那种想到他就会忍不住勾起唇角的欢喜,那种想要一直看到他,听到他的声音,凝望他的笑容,各种小情绪流转交杂,让她意识到自己第一次喜欢上一个人的感觉原来是这样的美好。

    自那以后,她会特别留意他的新闻,报纸上,杂志上,电视上,甚至是网上的;她开始有意无意的出现在他的四周,各种宴会,或是一些公开的活动。

    可惜许思哲从来没有注意到她。

    喜欢一个人却不被对方注意的感觉,让霍以沫既欢喜又失落,但她还是默默的喜欢他,关注着他。

    暗暗喜欢一个人,却不说出。心跳有时如发了疯的响鼓重锤,有时如打盹儿的蜗牛。心情有时想跳舞,有时想跳河。这样的秘密是天堂也是地狱,这是一场一个人的战争,输赢都激动人心。

    再后来....他和连景的事被曝光,再过不久,他结婚了。

    她的暗恋是一朵没有盛开便凋零的浮尘花,风起即散,无疾而终成为了最后的结局。

    霍以沫站在巷子口许久都没说话,没走过去,直到许思哲注意到她,推开车门下车。

    他走到她的面前,清邃的眼眸对她上下打量一番,剑眉微微的敛起。

    霍以沫穿着皱巴巴的T恤,牛仔短裤,烂掉的拖鞋,披头散发,一脸没睡醒的样子,甚至眼角还有点那东西,把她比喻成女鬼,大概女鬼都不乐意,女鬼也没这么邋遢。

    “你——”

    话还没说完,霍以沫直接把手伸到他面前,“我的钱!”

    许思哲从自己的西装口袋里拿出信封递给她,“钱在这里,但手机没找到。”

    霍以沫看到钱,明显的松了一口气,用左手肘夹着信封,仔仔细细的数了三遍,确认一张都没少,悬着的心彻底落地了。

    “谢了!”

    虽然她很不想对许思哲说这两个字,但他帮自己找回这么重要的东西,还是要说声谢谢。

    “不客气。”许思哲从口袋里又拿出一部粉色的最新款的女士手机,“没有找回你手机,这是我赔给你的!卡也已经帮你补办好了。”

    霍以沫微怔,大概没想到他会赔自己一部手机,连卡都办好了。

    “卡可以给我,手机我不要!”

    虽然说东西丢了他有责任,但不是全责,既然钱找回来了,手机无所谓,反正那部手机也是从二手市场淘回来的,不值钱。

    许思哲看着她,突然转移话题,“我帮你找回钱,但你的谢意,似乎不太诚恳。”

    霍以沫眉心微动,将信封护在胸前不由紧了几分,“那你想怎么样?”

    许思哲不答反问:“要表达感谢的人是我?”

    霍以沫听懂他的画外音,黑白分明的瞳仁里闪现过一丝不耐烦,想了想道:“有了,你跟我来!”

    说完转身就走。

    许思哲不紧不慢的跟在她的身后,越是往巷子深处越是脏乱不堪,绕了两个弯,巷子里有很多门面店,但看起来大多都脏乱,蒙着一层厚厚的油烟。

    霍以沫走进一家店,对老板喊道:“老板,两碗炒饭。”

    许思哲看到她坐在油漆斑驳的凳子上,墨眉一蹙,在环顾四周的环境以后,忍不住出声:“你要在这里请我吃饭?”

    霍以沫点头,拿纸随便擦了擦充满油渍的桌面,漫不经心道:“你要是怕被毒死,出门左转,去你的五星级酒店慢慢吃。”

    反正她是不会请他去那样的地方,她没钱,才不去打脸充胖子。

    许思哲皱眉站在原地许久,最终还是坐下来了。

    没多久老板就将两盘冒着热气的炒饭送上来,霍以沫将用热水烫过的筷子递给他。

    许思哲接过来,眼神盯着面前的炒饭像看到新大陆,这好像是他活了三十六年第一次身处这样的环境,吃这样的东西。

    霍以沫不方便用筷子,用的是勺子,因为很饿,吃的略微没有形象,狼吞虎咽。

    许思哲看到她吃的那么香,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吃了一口。

    身在这样一个环境中,他像是异类,格格不入,但是身上的那股高贵和优雅是与生俱来的,哪怕是吃一盘最普通不过的炒饭,他也能吃的像是在五星级餐厅那样,从容不迫,优雅迷人。

    霍以沫看到他吃了,忍不住问道:“怎么样,有没有被毒死?”

    许思哲是咽下口中的食物,这才不紧不慢的开口:“味道倒是不错,就是——”声音顿了下,再起时,压低到只有霍以沫听得到,“环境脏乱了。”

    油烟味,太重。

    霍以沫眸色微怔。

    她以为他会说难吃,然后摔筷子走人,那样自己的目的就达到了。

    可是她没想到他会说不错,还愿意继续吃。

    想到了什么,忽然之间眼眶酸酸的,她低下头,面对着香喷喷的食物,肚子很饿,却没有了食欲。

    许思哲一时间没察觉到她的异样,继续吃东西,直到吃了大半,因为分量太足,剩下的真的吃不下了。

    “谢谢你请我吃这顿饭,让我对普通人的生活有新的认识。”他放下筷子,温雅出声。

    霍以沫低着头,用勺子将盘子里的饭从这边拨弄到那边,从那边再拨弄到这边。

    “怎么了?”许思哲察觉到她的情绪不对劲。

    霍以沫抬头看他,片刻的犹疑,缓慢的开口:“以前我也请人在这里吃饭,但是他说这样的地方不适合他,然后把我拽到了最好的餐厅,点了最贵的法式鹅肝,开最好的红酒,明明一切都是最贵的,但我吃到嘴里怎么觉得那么难吃呢!我是不是天生的贱命啊,有好东西也不懂得享受!”

    说完,嘴角牵起一抹淡淡的笑,微微的酸涩。

    “那个人是李扬羽!”这句话到了唇瓣,许思哲到底是没说出来。

    他想到那天在办公室付青临走时的话。

    付青说:“部长,有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

    “那就不要说!”

    付青无语几秒,还是说了,“霍以沫这三年和秘书长的弟弟,李扬羽关系匪浅!”

    许思哲抬头看他,云淡风轻的问:“和我有什么关系?”

    付青神色微囧,这不是担心你不知道情敌所在么。

    “不过听闻李扬羽快要结婚了,结婚对象是军界赫赫有名的林家千金!”付青说完,立刻走了。

    他都说的这么明白了,部长应该懂他的意思了吧!

    这件事许思哲本没放在心上,可现在听她这样说,想来付青说的都是真的,而她现在眼底若隐若现的失落,应该是因为李扬羽!

    “吃完了?”霍以沫回过神,赶走脑子里的那些乱七八糟的回忆,不知道自己干嘛和他说这些,立刻转移话题。

    许思哲点头。

    霍以沫喊来老板结账,抱着自己的信封走出店面,欲要和许思哲告别,再也不见。

    许思哲率先开了口:“我送你。”

    “不用,这里就是我住的地方。”霍以沫果断的拒绝。

    许思哲的眼神落在她护在胸前的信封上,“天黑了,这里鱼龙混杂,不怕人抢了去?”

    霍以沫低头看看信封,想了想,觉得他的话挺有道理的,为了保险起见,就再多忍他一会。

    因为巷子很黑,没什么路灯,许思哲打开了手机的照明功能,走在霍以沫的身边,每当有人迎面而来的时候,巷子太窄,无法容纳三个人并排走,霍以沫便只能靠墙而站,而许思哲就会站到她的身边,没有完全紧贴她,保留一丝的缝隙。

    这样一来,每一个经过的人都是与许思哲擦肩而过。

    昏暗中霍以沫隐约嗅到他身上淡淡的气息,在脏乱臭烘烘的小巷中是那么的不一样;意识到他的举动,若是放在以前,她一定是心花怒发,小鹿乱撞,而此刻她只是在心里忍不住想:真不愧是暖男中的中央空调啊!

    走到了霍以沫住的楼下,她转身去看许思哲,希望这是最后一次与他的见面。

    “谢谢你,然后再见。”

    话音落地,她利落的转身走向阶梯处。

    “霍以沫!”许思哲关掉了手机的照明功能,突然叫住她。

    霍以沫停下脚步,回头看到的是昏暗的光线他难以辨清的神色,“又有什么事啊,许部长!”

    到底有完没完!

    “霍以沫,他们都已经死了!”伴随着许思哲声音的还有他的脚步,跨到了她的面前,尤为严肃的语气道:“你哥和连景都已经死了!”

    霍以沫单薄的身子明显的一僵,抓着信封的手不住的收紧,什么都不想说,转身要走。

    许思哲的声音再次响起,低沉,笃定:“你根本就不是在逃避我,讨厌我,你是在逃避过去,逃避你自己!霍以沫,你到现在还在自欺欺人,还接受不了他们都已经死了的事实!”

    “你给我闭嘴!”霍以沫忽然转身,昏暗中眼眸瞪得圆圆的,气急败坏的吼道。

    许思哲知道她是真的生气了,气得浑身都在颤抖,像是一只舒展开全身刺戒备的小刺猬。

    “霍以沫,解决问题的方法从来都不是逃避,而是面对!”他看着她,眸光怜悯,宛如长者声音语重心长。

    面对?

    面对什么?

    面对她的哥哥被是他的妻子杀了,或者是面对她哥哥做了太多太多的恶事,有那样的下场是他自作孽不可活,还是要面对她被自己的亲人赶出家门,流落街头,为了活下去,她咬牙切齿的吞下所有的冷嘲热讽,一切的羞辱。

    她面对不了过去的一切,也面对不了许思哲,更无法像全世界的人那样去唾弃,不齿她的哥哥。

    她唯一能做的就是逃离。

    逃离过去,逃离过去的所有人。

    “许部长,既然你都清楚,就应该明白每次看到你,我都会想到你的妻子,想到你的妻子就会想到我哥是怎么死的,也该知道我有多不想见到你!所有人都赞誉你温柔体贴,善解人意,那就请你体谅一个做妹妹的人的心,不要再出现我面前;就算下次无意间遇到,也把我当成空气,不管我有多狼狈,困难,也不要对我伸出你善良的手,因为受你越多的恩惠,会让我越加觉得对不起我哥,内心不安到晚上会睡不着觉。生死有命,我霍以沫早就对命运缴械投降,什么都不怕了!”

    霍以沫说这番话时声音很轻,没有任何的愤怒或情绪夹在其中,落在许思哲的耳朵里却比她之前说的任何一句话都沉重。

    沉重到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夜晚的风,微凉的拂面,路灯下无数飞蛾环绕,周遭明明很吵闹,狗吠声,人群声,做饭声,处处透露着人间烟火,但是他们的世界却是静谧如死,静止一般。

    良久后,霍以沫见他不说话,以为是自己的话他听进去了,转身要上阶梯。

    刚迈出去一步,手腕上突然多了一道力量。

    她回头诧异的眸光看向他,难道自己的话是白说了?

    许思哲紧紧的扣着她的手腕,力量越发的收紧,痛的霍以沫另一只受伤的掌心都开始痛,想要挣扎的时候,他的声音突兀的响起。

    “这手机本就是买来赔你,你若不收,它的下场就是垃圾桶。”

    霍以沫黛眉微蹙,怎么,他这是在威胁自己吗?

    手机看起来很贵,那又怎么样,又不是自己花钱买的,就算丢垃圾桶,自己也不会心疼啊!

    “你收下它,我如你所愿。”

    声音平静低沉,听不出情绪,在霍以沫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将粉色的手机放在了她的掌心后,转身离开。

    他说过,他不是一个自讨没趣的人。

    霍以沫既然这样说,他自然不会再强人所难,自己能做都做了,自问算是仁至义尽了。

    只是答应过的事,他就必须要做到,哪怕是以这样的方式。

    霍以沫怔愣原地许久,看着他峻拔的身姿消失在黑暗中,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就好像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情。

    眼眸慢慢的收回,落在手里的手机上,抿唇无言苦笑。

    许思哲,你说的对,我根本就不是在逃避你,也不是讨厌你。

    我曾经那样喜欢过你,又怎么会讨厌你!

    可我也不再是以前那个偷偷看着你,默默喜欢你的那个霍以沫了。

    我明知道所有的悲剧都是因为我哥而起,但是我没有办法恨他,像你们那样理所当然的去怪他,怨他。

    因为他是在这个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哪怕是我爸爸在我心里的地位都比不上我哥的一半。

    于你们而言,他是霍渊,于我而言,他就只是我哥。

    他对我太好,将我捧在掌心*爱了二十多年,我却从来没有为他做过什么,所以——

    假装讨厌你,远离你和过去的那些人,只有这样,我才觉得自己是为他做了点什么。

    只有这样,在想起他的时候,我心里的悲伤,才不会逆流成河。

    虽然手伤没有痊愈,但是霍以沫还是坚持每天写稿子,能写多少是多少。

    在她看来钱不论多少,能赚多少进自己的口袋是多少,尤其是在她很缺钱的状态下。

    药吃完了,手上的绷带可以摘除了,只是愈合的伤口她还不敢太用力,怕伤口裂开,又得多花钱买药。

    接到李扬羽的电话是在中午,说有一家餐厅不错,想请她去吃。

    霍以沫想了想,到底是没舍得拒绝掉,心里很清楚,现在与他每一次的见面都是倒数。

    这一次李扬羽没迟到,霍以沫到的时候他已经将菜都点好了。

    题外话:

    推荐完结文:《前妻,偷生一个宝宝》《总裁的豪门前妻》《警匪共寝:老婆无恶不作!》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妖妖逃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妖妖逃之并收藏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