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 > 第255章 :相思门(10)留在我身边

第255章 :相思门(10)留在我身边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一口一个“您”硬生生的把本只是年纪悬殊微大的两个人隔成了两代人。

    许思哲此刻在想什么?

    他想,自己以后指不定要被她气的少活多少年!

    “霍以沫,我的话你是没听懂,还是假装听不懂?”他敛眸,深邃的眸子绽放着异样的光芒,璀璨夺目,沉声道:“你如果真不明白,我不介意说的更直白点,霍以沫,我要你到我身边来。”

    “你别说!”霍以沫察觉到他想说什么,想要阻止他说出口,却已是来不及了。

    许思哲不但说了,还说的简单直白,强势坚定!

    他说的是“我要你到我身边来。”而非是询问的方式问她,要不要来我身边!

    霍以沫似是诧异,又不诧异,杏眸里写满了复杂与不安,垂眸喃喃自语:“为什么非要说出来?为什么非要改变,之前那样不好吗?”

    从此以后,老死不相往来不好吗?

    许思哲指尖的烟蒂碾灭在车内的烟灰缸,指尖夹杂着淡淡的烟草味捏在了她精巧的下巴上,逼着她与自己对视:“不好!我说过,我不会准许你自欺欺人的过一辈子!”

    霍以沫杏眸睁大凝望着他,忍不住的说:“你是疯了吗?还是想报复我?”

    他们之间……怎么可能?

    又怎么可以?

    “我没有疯!”许思哲皱着眉头,沉吟道:“报复你?报复一个手无寸铁之力的小孩子,有什么成就感?还是你觉得我是那种极端到是非黑白都分不清的人渣?”

    像霍家人那样!

    洁白的贝齿紧咬着绯色的嫩唇,面对他的直白和咄咄逼人,她招架不住,不知道该如何承受,更不知道如何反驳。

    一直以来她看着气势凌人,咄咄逼人,其实就是个纸老虎,一戳就破了。

    “霍以沫,听话,在我身边,我不会欺负你!”他沉哑的嗓音比之前缓了许多,眉眸也温软了,此刻算得上是男色惑人。

    霍以沫坚持的摇头,只是下巴在他的指尖下,弧度不可能很大,“这绝对不可能!”

    许思哲敛眸:“这世界上没有什么是绝对的。”

    霍以沫恼了,伸手硬生生的扯开他的手,满载着怒意道:“我说绝对不可能就是绝对不可能!许思哲,你别发神经了!你忘记了连景是怎么死的,我可没有忘记我哥是怎么死的。”

    一时间车厢里安静极了,只剩下彼此的气息高低起伏,纠缠不清。

    如果说霍渊的死是霍以沫心头那道难以愈合的伤,那连景的死就是许思哲心头永远不会好的伤口!

    在这样的情况下,她撕开了自己的伤口,也在他的伤口上刺了一刀,两个人谁也没有比谁好过。

    彼此都是伤痕累累,鲜血淋漓。

    幽深的眼眸里划过一丝黯淡,稍瞬即逝,快到霍以沫没有捕捉到。

    微凉的指尖轻抚着她的脸庞,霍以沫想躲开,却躲不掉。

    “可是他们都已经死了,我们总该为活人多想一想。”为他们自己多想一想。

    没有重新遇到她之前,他也没想过身边要再多一个人,已经习惯了一个人吃饭,一个人工作,一个回家,一个睡觉。

    但是在重新遇到她后,慢慢的他开始想要改变这样的状态,他想要将她放在身边,她闹腾一些也没关系,他喜欢看着她精力充沛的闹腾。

    霍以沫似有若无的摇头,想要说话,所有的言语都堵在咽喉,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

    “你还小有些事你不懂,但我会给你时间,你可以慢慢懂,我不急。”磁音温柔,揉满纵容。

    “你才小,你全家都小!”霍以沫又恼了,最反感别人拿她的小说事了,顿了下又道:“不对!你是老,你全家都老!”

    许思哲刚才紧绷的轮廓,因为她的话瞬间放松了。

    你看,这个小东西就是有办法轻易的让人又生气又好笑。

    “是,我是比你大十二岁,但以后你就会明白,大有大的好处。人生经验,阅历,或者是……”

    喑哑的话语顿了下,凝视她的眼神越发的温柔似水,俊颜往下压下来。

    霍以沫意识到什么,立刻将自己的双手覆盖在自己的唇上,吓的脸色都苍白了,“你……你,你想干什么?”

    声音闷闷的,充满惶恐。

    许思哲看到她害怕的小模样与之前那气势汹汹的样子截然相反,但同样的可爱,嘴角不由的染上一丝笑意,温热的唇瓣毫不犹豫的落在了她的手面上。

    霍以沫杏眸一怔,几乎呼吸都停止了。

    手背被他唇瓣接触过的肌肤,发麻发烫,像是有千万只小蚂蚁在啃咬,别提有多难受。

    薄若蝉翼的睫毛随着眼睛一眨一眨,如同一把刷子轻轻的划过他的脸颊,痒痒的。

    在心里。

    “在男女之事上有经验是一件好事!”低低的嗓音里盈满笑意。

    霍以沫想到了什么,倏然脸颊红了,一路红到了嫩颈,羞恼的骂道:“老*!”

    “不,这是宝贵的人生经验!”他纠正。

    “我呸!”老*就是老*,好意思说是人生经验,还宝贵?

    宝贵个屁!不就是个二手货!

    许思哲倒也不生气了,微凉的手指轻抚着她的秀发,“听话,别闹了,回家。”

    霍以沫扭头甩开她的手,小脸上堆满嫌弃:“别把我当*物似得,还有谁闹了!”是你别闹了好不好!

    许思哲轻笑,似叹气:“养*物可比养你省心多了。”

    霍以沫感觉自己又被羞辱了,连*物都不如呢!

    “谁要你养啊!许思哲,你真的是够了,快放开我!”她要回家,才不要在这里陪他发神经病。

    许思哲不但没放开,反而抱的更紧,腾出一只手拨通司机电话,让他回车上。

    是该回家了!

    二十分钟后。

    霍以沫站在华丽空荡的客厅,抓狂了,暴走了,“许思哲,你知道你这是在做什么?”

    许思哲一边扯开自己领口的领带,一边看着她,没说话。

    “你这是非法禁锢,我可以去告你的!”他越是淡定冷静,她便越是暴躁愤怒。

    “欢迎你告我,你现在就可以打电话给警察,我刚好想知道岩城有多少个警察是不长眼的。”许思哲薄唇轻勾,似笑非笑。

    霍以沫崩溃的扯着自己的头发,实在是没办法了,“你到底想怎么样?”

    许思哲走到餐桌前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喝了一口,缓缓道:“我以为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顿了下,再次耐心的重复一遍:“我要你留在我身边!”

    “你做梦!”霍以沫本能的脱口而出。

    许思哲淡定从容,恍若没听到她说什么,伸手就将自己喝了半杯的水递给她:“喝点水,你的唇干了。”

    霍以沫白了他一眼,接水杯。

    “需要我用特殊的方式喂你?”

    话音未落,霍以沫迅速的夺过他手里的水杯,仰头咕噜咕噜的一口气喝完了。

    喝完迎上他狡黠的眼神,霍以沫这才意识到:他刚刚是拿这个杯子喝水的,这样他们岂不是那个什么间接,那个什么接吻了。

    许思哲接过快被她捏碎的杯子,轻声道:“你放心,我不会对你做什么,至少在你不愿意的情况下。”

    也许这就是成熟男人的好处,自我掌控能力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那你倒是放我走啊!”霍以沫愤恨道。

    “唯有这一点,暂时不能答应你!”许思哲闻声回答她,一边将外套丢在沙发背上,一边解开自己袖子的纽扣,朝着楼上走时,一边走一边说:“你暂且安心在这里住下,房间你随便挑一间,告诉何姨一声即可,你要是想住我的卧室……”

    步伐一顿,回头,居高临下的盯着她看,薄唇扬起一抹淡淡的笑:“欢迎之至!”

    霍以沫眼神一冷,回了他一个字:“滚!”

    许思哲上楼换衣服,何姨在厨房准备晚餐,而霍以沫则是想尽办法,想要离开。

    结果出去溜达了一圈发现周围都是两米高的电网,就算她是猴子能翻越电网,问题是她不是闪电侠,不怕电啊!就那高压电碰个指甲盖可能从头到脚都能烤焦了。

    至于正门和后门就更不用想了,警卫员24小时值班,外加那么多监控器,就算她想变成苍蝇也休想飞出去。

    天色渐黑,霍以沫垂头丧气的回到亮起灯火的别墅。

    题外话:

    《前妻,偷生一个宝宝》《总裁的豪门前妻》《警匪共寝:老婆无恶不作》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妖妖逃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妖妖逃之并收藏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