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 > 第262章 :相思门(17)他也没娶我

第262章 :相思门(17)他也没娶我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说来说去,还不都是你的错,哼!

    许思哲清秀的眉眸划过一丝不解:“拉黑?”

    “你在通讯录上把我拉黑删除好友了!”霍以沫气呼呼的瞪着他,小眼神鄙夷的写着:装!你继续装!

    许思哲没有说话,伸手掏出手机打开通讯录,微拧的剑眉松开了,眼底的光熠熠生辉,直接将手机举到了她面前。

    霍以沫看到他通讯录软件页面瞬间呆住了,因为她看到自己的头像老老实实的在他好友一栏里呆着呢。

    呃。

    这是个什么情况?

    怕他跑了,小手一直拽着他的袖子,另外一只手拿出自己的手机,在通讯录好友里找他,还是没找到“X”,但是突然发现自己的好友里什么时候多了一个新的朋友。

    霍以沫纠结的小眼神瞅着他,不确定的问:“你别告诉我‘奥特曼’是你啊!”

    许思哲没有说话,但眼神里的意思已经很明显是他无疑。

    霍以沫用手机砸了下自己的脑门儿,她的通讯录里乱七八糟的什么人都有,重要的几个人都被特别分组,其他的随便都放在一起,她哪里有想到他居然改名了,还是“奥特曼”!

    许大爷,你用不用得着这么与时俱进啊!

    真是……丢脸丢到姥姥家去了。

    “没事你改什么名儿,还改一个奥特曼这么不符合你形象的名字!”霍以沫心里又气又恼。

    尤其是她的名字之前改成了“小怪兽”,他改成了“奥特曼”,这明摆着是……*她?

    耳根子莫名的暗暗发烫!

    许思哲神色淡然沉静,薄唇轻抿:“还是我的错?”明明是她笨!

    “当然是你的错!都是你的错!”霍以沫蛮不讲理的将错都推倒他身上,要不是他随便改名,她至于闹出这么个大的笑话么!

    许思哲没纠结这个,转移话题道:“说说你感谢我什么?”

    不是不想见到他吗?

    提到这个,霍以沫这才想起来自己的手还抓着人家,潜意识的就要撒开手,许思哲的动作却更快,瞬间握住她的手。

    微凉的大掌包裹着她柔软无辜的小手,握出了一手*。

    “放手!”霍以沫用力的想要抽出自己的手,他却握的越发的紧了。

    她抬头看他,猝不及防的就跌入了他神秘如海的眼眸中,像是有一股神秘的力量将她往里面拖拽。

    许思哲凝视她的眼眸越发的清明,晕开浅浅的笑意,大有她不说就不松手的架势。

    此刻倒宁愿她什么都不说,就让他这样握着手好了。

    霍以沫岂会如他的意,原本还气势汹汹的,现在一下子就弱下去,低头避开他越发滚烫的眼神,声音低低的:“谢谢你……保释我出来!”

    许思哲剑眉一蹙,“谁告诉你的?”

    “谁说的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知道了!”霍以沫再次抬起头仰望着他深邃的眼眸,认真道:“如果我不知道就算了,但我知道了就肯定要说谢谢,我又不是那种不知道知恩图报的人!”

    末了,又补充一句:“好了,你可以松开我的手了!”

    许思哲没有松开,一双深邃的眼眸落在她白净无瑕的脸庞,像是在探究着什么。

    霍以沫被他看得浑身不舒服,贝齿不由自主的咬起了绯唇,这混蛋到底想干嘛啊!

    眸光落在她的玲珑耳贝上,许思哲眉梢微微一扬,沉吟道:“你,是害羞了?”

    霍以沫面色一怔,随之而来的是涨红,犹如炸毛的猫咪,情绪激动的矢口否认:“你才害羞呢!我有什么可害羞的,尤其对你!你知不知道我是谁啊……江湖人称土匪头子女*!害羞?哈哈……我的字典里就不知道害羞两个字是怎么写的!”

    许思哲嘴角溢出明显的笑意,她越是激动否认,他就越肯定,她是真的在害羞。

    长躯轻轻的俯下,一张俊颜慢慢的凑到她面前,唇齿缝隙气息清晰的喷洒在她的肌肤上。

    “土匪头子女*,嗯?你觉得我相信吗?”

    挑衅!

    霍以沫敢肯定,他这绝对是*裸的挑衅!

    “你以为……我不敢吗?”霍以沫微微的往前,两个人的距离已经近到鼻梁相贴,四目相对。

    许思哲眼底的笑容浓郁的化不开,握着她的手明显感觉到她的掌心在发烫,明明就很紧张,还故作镇定。

    这死要面儿的劲,怎么看都觉得可爱。

    “这是谁的小手心紧张的都是汗?”低哑魅惑的嗓音里溢满*溺与戏谑。

    音落,微凉的指尖不怀好意的从她湿漉漉的小手心滑过。

    霍以沫脸色暗暗一烫,羞恼成怒:“你给我闭嘴!”

    “你可以想办法让我闭嘴。”

    滚烫的眸光挑衅的落在近在咫尺的绯唇,这张小嘴有时候真挺气人的,但偶尔也会令人着迷*。

    霍以沫有时候真挺讨厌自己这么聪明,居然听出他话里的深意,眼神不由自主的落在他削薄的唇瓣上。

    他的唇线流畅好看,尤其是嘴角微扬,噙着一丝笑意的时候,真是该死的性感迷人。

    心脏莫名失控的狂跳,感觉浑身都在燥热,被他覆盖的每一寸肌肤都宛如火在燃烧,紧张到呼吸都快要停止了。

    在网络上虽然没少掉节操,当*,可是在现实里她哪里敢,她从来都没有主动的去吻过人。

    此时此刻她后悔的肠子都青了!

    明知道自己受不了激将法,干嘛还要上当啊!

    现在是进退两难。

    亲上去,她没这个胆和勇气,不亲,好像更丢面子了。

    怎么办?

    许思哲眉眸含笑,如沐春风,好整以暇静待这个逞强的小东西会如何收场。

    霍以沫脑子已经乱如麻,完全空白了,所谓的理智思考完全就是毫无理智。

    在面子和节操这两者之间,她觉得节操什么的可以不要不要的,面子绝对不能丢,尤其是在许思哲面前。

    不就是亲他一下嘛,又不会少块肉!

    娱乐圈的人经常拍吻戏,也都没死啊!

    这么想着似乎更有底气了,暗暗深呼吸,杏眸缓缓的合上,贴着他鼻子的圆润小鼻子错开一点,唇瓣就要贴上他的时候——

    突然响起叩叩的敲门声,紧接着听到服务员的声音:“打扰了,开始上菜了。”

    霍以沫混沌的脑子顿时清醒了!

    靠,我刚才到底是想做什么!

    小脑袋立刻后仰撤退,拉开两个人的距离,满脸的红晕,可惜她自己看不见。

    许思哲清明的眼眸里划过一丝失望,恋恋不舍松开她的小手。

    服务员来的太不是时候了。

    服务员拉开门,将餐车推进来,将他们点的菜一一放好,鞠躬退下。

    本来已经没了的尴尬,因为她的一时冲动脑子发热,现在气氛变得莫名尴尬,还带着一丝*。

    霍以沫盯着眼前的小火锅,真像把自己的脑袋放进去涮一涮!

    到底在想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居然要去亲许思哲,还主动去亲,出门前脑袋被门给夹了。

    许思哲轻啜了一口面前的茶水,声音幽幽响起,抿出三个字:“胆小鬼!”

    霍以沫倏然抬头瞪他:“说谁胆小鬼?”

    “包厢里还有第三个人?”许思哲睥睨她,眸光挑衅。

    “我……”霍以沫想到什么声音戛然而止,心里不断的提醒自己,冲动是魔鬼,绝对不能再冲动了。

    许思哲饶有深意的眼神盯着她,“你什么?”

    “刚才是服务员打断了,只能说明你没这个艳福!”霍以沫拉上服务员做垫背的,哼哧道:“就算我是胆小鬼又怎么了,我是女孩子,胆子小正常!”

    许思哲低头喝茶,嘴角勾起极浅极浅的弧度。

    小东西,长记性了,激将法对她不管用了。

    石嘉木这趟洗手间之行,可谓是历史最长时间,等她回来的时候发现包厢里的氛围俨然不同。

    看了一眼许思哲,许思哲面不改色,眸色沉静,没给任何回应。

    再看看霍以沫伸长脖子盯着面前的小火锅,压根就当他们俩不存在,可石嘉木知道,这是霍以沫一贯的伎俩——装傻充愣!

    许思哲从来都没吃过这种小火锅,也不知道该怎么吃,最初只是看着她们怎么做,没任何动作。

    霍以沫注意到他,狐疑:“你没吃过小火锅?”

    许思哲没说话,他一般去的地方不是山珍海味就是酒池肉林,哪里吃过这种玩意。

    霍以沫身子往他旁边倾斜,一边用干净的筷子为他下菜,一边嫌弃的语气道:“许部长活的还真是精贵。”

    说这句话的时候,她完全忘记了自己以前也没吃过小火锅。

    坐在对面的石嘉木眸光在他们俩之间流转,开口道:“以沫,你不是要感谢许部长,不敬杯酒像话吗?”

    霍以沫和许思哲都没反应过来,石嘉木已经按了服务铃,吩咐服务员拿箱冰啤酒。

    服务员很快就将一箱啤酒搬过来了,询问是否全部打开,石嘉木豪气的说全开。

    霍以沫瞪着石嘉木眼珠子都快掉地上了,“敢情我请客,你就这样讹我?”

    不知道这种地方啤酒卖的有多贵吗?

    一箱啤酒的钱都足够她们吃几次小火锅了!

    真是个败家娘们!

    石嘉木满不在乎道:“酒水算我的,饭菜算你的,这样总行了吧!我真服了你!”

    说完还不住的摇了摇头!

    霍以沫倒也没客气,“这可是你说的!”

    “我说的,喝吧喝吧!”石嘉木亲自为他们斟酒,坐下时自己的杯子却是空的。

    霍以沫瞥了她一眼:“你不喝?”

    “我开车来的,喝什么酒!再说是你要感谢许部长,又不是我!老老实实敬你的酒!”石嘉木白了她一眼。

    霍以沫无语。

    什么话都被石嘉木说了,自己无话可说,只好端起酒杯面向许思哲,“大恩不言谢!”

    说完就要喝,许思哲却突然伸手握住她拿酒杯的酒。

    霍以沫怔住,不解的眼神看他。

    “我喝就好,你别喝。”音落,他端起面前的酒杯,一饮而尽。

    霍以沫不明白了,自己不喝酒敬什么酒啊,他是什么逻辑?

    许思哲见她坚持不肯放下酒杯,淡淡道:“好女孩不喝酒!”

    听到他的话,霍以沫像是听到了一个笑话,笑了,狡黠的神色道:“问题是我从来都不是好女孩呀!”

    趁他没注意,酒杯换只手,仰头一大杯的啤酒,一饮而尽。

    许思哲敛眸了,浅浅的眸光里萦绕着一丝无奈。

    石嘉木道:“许部长,放心吧!以沫的酒量很好,酒品也不差!”

    酒品不差?

    许思哲想到上次霍以沫酒醉的模样,眉梢挑起,不敢苟同石嘉木的话。

    但很显然今天霍以沫有心情喝酒,哪怕只有许思哲一个人陪着她喝,她也是一杯接着一杯停不下来,连东西都忘记吃了。

    起初是她帮许思哲涮食物,喝着喝着就变成许思哲帮她涮食物。

    一箱啤酒大半都进了霍以沫的肚子里,去了几次洗手间,剩下的都被许思哲喝了,只是这点啤酒对于许思哲而言,算不得什么。

    霍以沫却已经整个人都晕了,最后一次从洗手间回来,差点没撞到凳子上。

    许思哲眼疾手快迅速起身扶住了她的香肩,低眸见她迷离的眼眸,无疑是喝多了。

    “小心点。”不算责备的责备,更多的是关心。

    霍以沫软绵绵的身子使不上力气,抬头迷离的眼眸望着他,喝醉了也不忘记逞强:“我没撞到,我知道那是椅子,我看到了。”

    许思哲深谙不能与酒鬼讨论对错的真理,顺着她的话道:“对,你看到了!”

    石嘉木见吃的差不多了,起身道:“我去结账,下午我还有事!”

    “你要走了啊!”霍以沫歪着脑袋看她,“那我怎么办!你不送我回家?还是不是朋友啊?”

    “我真有事,让许部长送你!”石嘉木拿起手提包,拿钱包准备去结账。

    许思哲一只手揽住站不稳的霍以沫腰间,一只手提起霍以沫的包,说:“我已经让司机结过帐。”

    石嘉木一怔,随之笑了,“那我就不客气了!她就交给你了!”眼神里的意思类似于:你爱把霍以沫怎么揉圆搓扁就怎么揉圆搓扁!

    许思哲将霍以沫半抱着上了自己的车子,喝醉后的霍以沫没有清醒时那么尖锐,浑身是刺儿,更多的是慵懒和迷糊。

    比如此刻她靠在他的怀中,不挣扎,不扭捏,只是含糊低吟:“许思哲……”

    “嗯?”许思哲低头看她,“怎么了?头疼?”

    霍以沫摇了摇头,慢慢的坐正身姿,迷惘的杏眸像是很清醒的在看着他,红唇的唇瓣抿紧好一会,缓缓启齿:“上次我不是故意揭开你伤疤的,你突然吻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气疯了。”

    在她开口时,许思哲已经给了司机一个眼神,中间的隔离板升起,狭小的空间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我知道!”他伸手理了她挂在扣子上的长发,声音淡淡的。

    他知道上次是自己吓坏她了,所以即便她提及连景,话语那么尖锐,他也没有生气,只是后怕。

    “许思哲……”她又叫了他一声,迷离的眼神完全没有焦距,散着光,微醺迷糊。

    “嗯?”

    “你不要生气,不要伤心难过。其实你很好,你真的很好,是我不好……我还没办法放下过去,没办法忘记我哥的死,所以老是迁怒你……其实,其实那些事和你有什么关系?你也是受害者……”

    霍以沫觉得自己的脑子是挺清醒的,但是无奈舌头不太清醒,说话都不利落了,断断续续,结结巴巴。

    很多事情她不是不知道,很多道理她也不是不懂,只是装作不知道,装作不懂。

    只有这样她才能理直气壮的面对许思哲,才能在他面前趾高气昂,拉开彼此的距离。

    许思哲眼底拂过一丝意外,眸光淡淡的暖,声音温雅:“我没有生气。”

    他没想到原来在她的心里自己倒也不是那么的面目可憎。

    “许思哲——”

    许思哲:“……”

    他终于意识到了,她喝醉了是不是格外喜欢叫人的名字。

    今天她叫他的名字比之前加起来都多。

    霍以沫用一种很难过的眼神看着他,声音低低的,“你不要对我那么好……因为你一对我好,我就……”

    轻轻的声音越来越小,还没说完,整个人往她怀里倒。

    许思哲很自然的伸手接住她,让她靠在自己的怀中,随之而来是她细若蚊音的声音:“我就狠不下心赶走你了。”

    平静的心湖因为她的一句话,顿时就泛起了波涛汹涌,激荡澎湃!

    “这些……是你的真心话?”这句话到了唇边,没有机会说出口。

    因为他低头看到靠在自己怀中的人已经闭上了眼睛,似是睡着了,卷翘的睫毛安静的覆盖在眼睛上,宛如一个精致的洋娃娃。

    一记怜惜的吻落在她的眉心,低哑的嗓音掩饰不住的温柔缱绻,“霍以沫如果这是你的欲擒故纵,恭喜你,成功了!如果不是……”

    十二岁的差距,过去的种种,不论什么,都无法阻挡我走向你的步伐。

    我——不想放开你!

    车子还没开到一半,原本温顺靠在许思哲怀中睡觉的霍以沫突然坐起来,一只手捂着嘴,一只手拼命的拍着车门,要下车。

    许思哲立刻吩咐司机停车。

    车子还没完全挺稳,霍以沫已经推开车门,跑到路边“哇”的一声全吐出来。

    许思哲紧跟着下车,站在一旁轻拍着她的后背,眉心紧皱:“不让你喝酒,非要喝!怎么就不愿意听话?”

    话是责备的,流转在眸底的光却是浓浓的关心和在乎。

    司机从后备箱拿来备用的矿泉水,许思哲接过来,拧开,将瓶口递到她唇边,声音轻柔:“漱漱口,不准咽下去。”

    霍以沫听话的喝了一口水,漱口后吐出来了。

    许思哲接过司机递来的纸巾,擦拭她嘴角的水渍,“就知道折腾人。”

    霍以沫没有聚光的眼神看了他一下,没说话。

    许思哲将水和纸巾递给司机,伸手扶着站都站不稳的霍以沫,“我送你回去!”

    欲要迈步的时候,霍以沫双手突然伸过来揪住了他腰间的衣服,声音虚软无力,夹杂着委屈,“他们说,如果一个女人的所有秘密和狼狈不堪被一个男人看尽了,就只有两个选择。一是杀了他,二是嫁给他。你说,为什么我没杀了他,他也没娶我呢?”

    许思哲眸子微怔,扶着她手指不由自主的收紧。

    这个“他”指的是谁,再清楚不过了。

    喉咙收紧,喉结性感的上下滚动几分,片刻的沉默后,许思哲低喃出声:“那是他没有眼光,是他的损失。”

    “那你呢?”霍以沫近乎是本能脱口而出的问。

    声音响起时,一阵清风掠过,长发在半空浮动,发梢撩着他的肩膀;宛如一只蝴蝶盘踞在他心底那根沉寂已久的弦上。

    轻轻撩动。

    题外话:

    《前妻,偷生一个宝宝》《总裁的豪门前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妖妖逃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妖妖逃之并收藏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