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 > 第276章 :应许诺(1)他的小女人

第276章 :应许诺(1)他的小女人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总裁大人超给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霍以沫沉默了,想反驳,却组织不好语言。

    许思哲没有再抱着她,改成了双手轻捧着她的脸颊,近距离瞧着她,根根分明的眼睫毛几乎能数得清楚。

    她在他清邃的眼眸里看见自己的倒影,无比清晰,面若桃花,水眸迷离,宛如……羞赧的小女孩。

    陌生。

    陌生的她完全不觉得那个是自己。

    “小螃蟹,现在我很喜欢你,所以请你重新喜欢我,嗯?”削薄的唇瓣轻抿,声音低低哑哑,夹杂着满满的性感和诱哄。

    现在我很喜欢你……

    霍以沫心念一动,却还是固执的摇头,双手抵在他的胸膛上,垂下眼帘,因为喝的微醺,声音少了平日里的笃定和利落,慵懒,缓慢道:“你这样……让我觉得自己很不堪。暗恋过你,又喜欢别人,现在再来喜欢你……好像我根本就是一个没有爱情的人,朝三暮四……”

    许思哲闻言,眉梢一扬,忍不住的低笑一声

    霍以沫听到他的笑,抬头迎上他深邃专注的眼眸,娇怒的瞪他:“你笑什么!”

    “笑你智商和情商齐下线,傻气的可爱!”薄唇噙着的弧度,淡淡的*溺。

    霍以沫脸色一黑,“你不要蹬鼻子上脸,我可以说自己智商下线,你不准说!”

    她现在这个模样,许思哲实在是喜欢的紧,顺着她的意思点头:“好,我不说!你智商没下线,是我智商下线了。”

    霍以沫知道他这个句话完全没诚意,单纯的在哄自己,鼻子轻哼了下,低着头,小声的说:“他们说,男人是有爱情的,女人没有,因为女人是谁对她好,她就跟谁走!”

    许思哲听懂她的意思,低头,鼻子在她的小鼻梁上蹭了蹭,喑哑着嗓音道:“不要听这些胡说八道的话,首先你要知道,这世间并不存在任何一个人的爱情,所有的爱情都是建立双方的意愿下,并没有任何一条法律或是道德规定一个人一辈子只能爱一个人,现在恋爱了也许明天就分手,结婚了还能离婚,更何况只是对一个人的默默喜欢,你不必纠结于自己曾经喜欢过几个人,这样是不是朝三暮四,你对待每一份喜欢都是真心,诚挚的,只是因为没有缘分在一起渐渐淡忘,就没有什么好羞耻的。”

    霍以沫像个认真学习的孩子,专心致志的听着他说话,温柔的声线,低低暖暖的,蛊惑人心。

    “至于女人有没有爱情,我不清楚,但如果这个是真的,我就更不担心了。”

    “为什么?”霍以沫几乎是脱口而出的问。

    长眸里的温柔似是能滴出水来,明亮的宛如璀璨的银河,驱走世间所有的阴暗,唇瓣贴近的几乎要亲上她,轻语低喃:“因为再也没有人会比我对你更好。”

    温柔似水,又如死般坚定。

    清澈的瞳仁重重的缩紧,还没有反应过来时,他已经吻上了她的唇。

    这个人,表面看起来温柔无害,实际步步为营,笃定又固执,认准的人,做出的决定都很难再改变。

    晚上她是不可能再回去了,在被他吻的七荤八素,分不清东南西北的时候,许思哲将她抱上了楼,一路进卧室,用脚关上门。

    她被放在深色*单上,他的手指温柔的穿梭在她的黑发中,炙热的目光凝视着她,哑着嗓音道:“先躺会,我去给你放洗澡水。”

    他要起身的时候,霍以沫突然伸手拉住他的衣袖,紧紧的攥在手心里。

    许思哲重新坐下来,温柔的问道:“怎么了?”

    水眸凝视着他许久,紧抿着成直线的唇瓣轻轻的张合,“你确定就是我了?”

    许思哲挑眉,一时间没有说话。

    他以为自己的态度已经很明显了,这个问题还需要在问?

    霍以沫像是猜测到他不会回答自己这个问题,又是片刻的沉默,扯着他袖子的手,越发紧了。

    再次开口时,声音低低的,隐隐颤抖:“那你敢要我吗?”

    温柔的眸光一怔,这个“要”字,含意颇深。

    紧揪着他衣袖的手指用力到泛着青白,掌心渗出冷汗来,迷离的眼神紧张不安的凝望着他,呼吸都停了。

    半天,他终于出声了,“你喝多了。”

    小手蓦然一松,紧咬着绯唇的贝齿松开,垂眸,轻声呢喃:“原来……原来你们都一样……”

    许思哲墨眉倏然一紧,在她的小手垂落在半空时精准的握住,极其用力,声线紧绷:“我是不想你后悔。”

    霍以沫掠眸看向他,反问:“你又不是我,怎么知道我会后悔?”

    许思哲没有再说话,倾身凑到她面前,目光如炬,似是要将她看穿,看透彻了。

    “现在就算你想后悔,也没有机会了。”

    话音未落,他已经吻住了她的红唇,剥夺她的呼吸,缠绕住她的理智,意识,甚至是所有的感官。

    卧室里灯光淡雅,掀起的旖旎*不散。

    直到彻底的占有她的身躯,许思哲才恍然明白她的那句“你敢要我吗?”究竟是何种意思。

    他素来没有那种情节,可是知道她喜欢李扬羽,知道她的初吻是给了李扬羽,其他的事水到渠成,也是理所当然。

    男欢女爱本就是正常之事,并非男女朋友关系,发生点什么也不足为奇,他对这样的事并不介怀。

    可是啊——

    她真的是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惊喜,让他如获至宝。

    他是她的,第一个男人。

    清眸里映着她生涩无措的模样,满心的欢喜,心湖波涛汹涌,实在是忍不住的想要对她一而再再而三的怜爱。

    昔日的温柔与体贴早已在她给的惊喜中抛之脑后,霸道,强势,贪婪的索取,直至她彻底筋疲力尽,昏昏欲睡。

    后半夜,霍以沫被他抱进浴室,清洗干净,连衣服都被没给她穿,直接抱回*上,相拥而眠。

    看着她在怀中睡的很沉稳,薄唇不由自主的扬起淡淡的笑。

    一记怜惜的吻落在她的额际。

    满足的阖上眼眸。

    翌日清晨。

    霍以沫还没睁开眼睛就感觉到自己浑身酸软,像是被卡车碾压过,没有一处不是酸软酸痛。

    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张熟睡的容颜,他的手臂放在外面,明显能看到他没有穿睡衣,而自己……

    昨晚那些一幕幕香艳的画面从脑海里划过,霍以沫暗暗咬唇,真想把自己活埋了。

    小心翼翼的拿开自己腰间微凉的大手,想要从他怀里爬起来,刚刚翻身还没来得及掀被子就听到身后微凉的声音:“你后悔了!”

    许是刚醒,声线慵懒。

    身子一僵,霍以沫回头迎上他没有情绪的眼眸,眨了眨眼睛,大脑在飞速运转。

    *不可怕,尤其昨晚貌似是自己脑抽主动的,现在要是说什么后悔巴拉巴拉的,太过矫情了。

    也不知道到底是为了面子还是因为其他,霍以沫故作镇定道:“酒后乱性,你情我愿有什么可后悔的。我就是在想酒后乱性也没小说里说的那么夸张,毕竟是喝醉了,没什么感觉……”

    她的没感觉指得是第一次那种痛,看过很多小说都说很痛,但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喝多了,还是真没那么痛,反正除了一开始有些痛,后面都没有痛的感觉。

    但是落在许思哲的耳朵里却变了味,听出了羞辱和质疑他男人尊严的意思。

    昨晚他那么卖力,她居然敢说没感觉,就算喝醉了,也不至于到没感觉的地步吧。

    再说,后来是谁哭着求饶的?

    许思哲清眸眯起,泛着危险的光凝视着她……

    霍以沫察觉到他的眼神不对,身子不由自主的往旁边挪了挪,干巴巴道:“你……你……你想做什么?”

    “不是喝醉了没感觉吗?”她挪一寸,他就进一寸,薄唇轻抿,声音喑哑:“我现在可以帮你回忆,回忆!”

    “我不……唔……”

    话还没说完,他已经精准的吻住她的红唇,因为被子下赤果没有衣服,让他做起事情来,更加得心应手。

    一番旖旎刚落下,霍以沫白希如雪的肌肤上布满汗珠,宛如从水里捞出来的一般。

    许思哲还在情不自禁的轻啄她的红唇,意犹未尽道:“现在有感觉了?”

    霍以沫喘气,小脸上的红潮未退,水眸羞恼的瞪着他,声音比起醒来已经哑了许多,“许大爷,你都快四十了,体力这么好,不正常。”

    昨晚把她折腾成那样,早上起来还有力气折腾她,这太不科学了!

    许思哲嘴角的笑瞬间僵住,薄唇轻抿,声音沉冷:“你是在怀疑我吃了什么东西?”

    呃——

    “我可没这么说……”

    说话的权利再次被剥夺,唇齿缝隙里溢出他沙哑的嗓音,“你觉得除了你,还有什么药效能持续这么久?

    霍以沫断片的思绪隐约听出他的话里的意思,暗示她就是春药。

    心里骂道:你才春药。

    很快心里的暗骂都没有了,因为许思哲是不会允许她在自己的身下做这件事的时候分神。

    十点多的时候,霍以沫浑身无力的被他抱在怀中,累到眼皮子都睁不开。

    许思哲有一下没一下亲她的脸颊,声音轻悦,如沐春风,“还有其他疑问?”

    霍以沫懒懒的抬起一只眼皮瞧了他一眼,又立刻落下了,没说话。

    其实她想问的是,不都说男人只要得到了就不会再想要了吗?

    为什么她都给了他,早上醒来他居然对她还有兴趣!

    妈的,又被小说骗了!

    但这些话打死她,现在也不敢问出口,怕一说出来,今天一整天都没下*的机会了。

    什么叫“祸从口出”,她总算是领教了,刻骨不忘。

    上午十点多,许思哲的手机响起来一遍又一遍,他都没心思理会,全部注意力都在自己怀中累坏的小女人身上。

    是的,从今以后她就是一个小女人。

    只属于他的小女人。

    一想到这个,他就忍不住的笑出声。

    活了三十六年,从来都没有一刻像此刻这般高兴,兴奋过。

    霍以沫听到他的笑声,心里无端恼火,睁开眼睛瞪他,没有丝毫杀伤力的凶他:“笑什么笑?”

    许思哲止住笑,轻声道:“好,我不笑。起*,吃东西。”

    霍以沫头一扭,似是在傲娇,“不吃,我要睡觉!”

    “吃过再睡。”知道她是累坏了,可是不能不吃东西,抱着她起身,“抱你去洗澡,嗯?”

    浑身的汗水,睡着也不会舒服。

    霍以沫此刻很不想和他说话,但是肚子不争气,饿的不舒服,浑身也黏答答的,更不舒服。

    “我自己去洗,你出去!”声音哑哑的,有着一股别扭。

    她没穿衣服,大白天的他在房间,她不好意思去。

    “呵!”许思哲再次笑了,唇瓣温情的亲着她的眉心,*溺的嗓音道:“不是自称女*?怎么现在这么害羞?”

    题外话:

    第一更4000字,第二更下午。么么哒,记得投月票,手机客户端是一翻三,辛苦你们给我生三胞胎啦(づ ̄3 ̄)づ╭❤~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妖妖逃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妖妖逃之并收藏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