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 > 第284章 :应许诺(9)是我来晚了

第284章 :应许诺(9)是我来晚了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错嫁替婚总裁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许思哲找了一圈也没有找到霍以沫,从街头到的结尾,那么多人,却没有一个身影是她的。

    心里越发的担心,还是决定要到火灾现场去找,她一定还是在里面,没有及时跑出来。

    转身要走,步伐迈了几步,又突然止住,好像冥冥中有一种牵引,让他转身往街头的拐角处大步流星的跨过去。

    在昏暗潮湿的角落里蜷曲着一个小小的,不由自主发抖的身影,身旁摆放着两盆木槿花,怀里还抱着一个丑丑的*。

    头发凌乱,露出的半张脸脏兮兮的,面色惨白,像是被吓坏了,回不过神。

    心,猛然抽紧的疼。

    “小螃蟹……”他薄唇轻抿,声线收紧。

    蜷曲的身子明显一僵,缓慢的抬头,眸光是一格一格机械般迎上他漆黑的眼眸。

    一时间没有任何的动作,眼波呆滞。

    许思哲大步流星的跨过去,在她还没有起身的时候倾身一把将她抱住,喑哑的嗓音里充满歉疚,“对不起,是我来晚了。”

    霍以沫呆呆的被他拥着,半天没有反应。

    许思哲用力的拥着她,恨不得将她的骨头勒断似得。

    失而复得,焉能平静。

    片刻,他稍微放松了些许力气,低头凝视她,紧张道:“你有没有受伤?哪里不舒服?”

    呆滞的霍以沫像是终于回过神来,双手一把推在他的胸膛,将他推开。

    许思哲毫无防备,猝不及防的被她推后退跌坐在地上。

    “你不是,不理我吗?我的死活,关你什么事!”与脸色一样苍白的唇瓣轻颤,声音艰涩的溢出。

    许思哲呼吸一滞,立刻蹲起来在她面前,“对不起,是我不好,我不该吃醋,不该不理你!告诉我,你有没有受伤,哪里不舒服?”

    现在最重要的是她有没有受伤,至于那些事情,她说是他错了,那便是他错了。

    霍以沫黯淡的眼波看着他,潮湿来的汹涌澎湃,瞬间就湿了脸庞。

    看到她流泪,许思哲更加慌了,伸手拭去她的眼泪,“是不是哪里受伤,痛了?”

    霍以沫没有说话,泪眼婆娑的看着他充满关心的俊颜,猛然扑进他的怀中,哽咽道:“阿哲,我怕,我怕死了。”

    她睡的迷迷糊糊的,被浓烟呛醒了,开门外面全部是浓烟和火光,根本就看不清楚。

    知道是着火了,本能的往外跑,可是人太多,她挤不出去。

    好不容易挤到半路,突然又想到了木槿花在里面,她又折身回去跑去抱着两盆花,好不容易抱到木槿花跑出来,又想到希德还在里面。

    她又跑去找希德,出来的时候整个房子都燃烧起来了,她差点就被困在里面出不来了。

    现在想着都觉得后怕。

    许思哲的心揪着的痛,紧紧抱着她,大掌轻抚着她的后背,柔声安抚她崩溃的情绪,“宝贝,没事了。别怕,有我在这里。”

    他的小东西是真的被吓坏了。

    是他的错,不应该和她吵架,不理她。

    就算是不理她,也不应该把她一个人丢在这里,发生这样危险的事。

    一个男人不管他做了什么,在他让自己心爱的女人流出眼泪的那一刻,就是他错了。

    “对不起,我不应该把你一个人丢在这里。”喑哑的嗓音低低的,怜惜的亲吻她发丝,心头后怕的很。

    万一她要真出点什么事……

    不敢想象。

    霍以沫在他的怀中似乎终于寻找到了一块可以休息的岛屿,尽情的宣泄自己的情绪,抽泣不已。

    可能她的反应弧比平常慢了些,别人在面对危险的时候会立刻感觉到害怕与恐慌,而她在面对危险时是脑子一片空白,没有任何的感觉,只有到事后才反应过来,开始害怕,恐慌,不安,哭的不能自已。

    许思哲抱着她,任由她哭湿了自己的衬衫,之前的生气与不满早已云消烟散,只剩下满心的心疼。

    好半天,霍以沫似乎终于哭够了,情绪渐渐的平复下来,可能觉得丢脸,埋头在他的怀中不肯抬头,小手紧紧的攥着他的衬衫,弄得衣服皱巴巴的,略显狼狈。

    许思哲丝毫不在意,只是低头在她耳边轻语:“我带你去医院看看。”

    “不要。”霍以沫哭的嗓子都哑了,干巴巴的。

    “去看一下,没事我们就回家。”他的下颌在她的头顶温情的蹭了蹭,也不管她同不同意,直接将她打横抱起。

    霍以沫本能的双手环住了他的脖子,回头看地上,“我的木槿花——”

    “付青会带回晨曦,别担心!”

    许思哲淡淡的扫了那两盆木槿花,视线落在希德身上时,不动声色的沉冷了。

    医院。

    医生给霍以沫做了一个简单的检查,除了膝盖有撞了几块淤青,其他并没有什么大碍。

    许思哲悬空的心这才落地,抱着她回晨曦。

    吩咐何姨准备一些清淡的食物送到房间,他抱着霍以沫进房间,将她轻放在大*上,转身去浴室拧了一条毛巾,坐在*边给她擦脸,擦手。

    仔细,体贴。

    霍以沫一直没说完,任由他照顾着自己。

    腿上的淤青需要去淤青的喷雾去喷,揉按,否则淤青很难消退。

    许思哲微凉的指尖揉按着淤青,力度适中,既不会太痛,也不会让淤青残留。

    霍以沫低着头不说话,也不看他,腰间垫着一个枕头,好让身体舒服一些,起初还疼的手指紧紧的揪着深色*单,后来估摸没那么疼了,手指渐渐的松开了。

    许思哲揉差不多的时候,抬头这才发现她已经睡着了,顿时心头温软成灾。

    何姨端着托盘站在门口,他给了何姨一个眼神,何姨意会,无声的端着托盘离开。

    许思哲小心翼翼的将她抱躺下,给她掖好被子,将她脸颊的发丝掠至耳后,清眸温柔,深情缱绻的凝望着她,柔情渗骨。

    “都是我不好,以后不同你生气了!”

    一次教训,刻骨铭心,不敢再经历一遍。

    倾身凑到她面前,低头鼻尖在她的鼻子上蹭了蹭,肌肤相贴,久久不愿离去。

    霍以沫醒来已是翌日清晨,似乎做了一个噩梦,紧皱着眉头,神情难受,呢喃着“不要”。

    此时许思哲已经起*,从浴室走出来看到她在做噩梦,连忙唤醒她。

    霍以沫缓慢的睁开眼睛,房间里的灯没开,一切都模模糊糊的,不知道身在何处。

    “这是在哪里?”声音沙哑,有气无力。

    “晨曦。”许思哲抱着她,低头在她的红唇亲了下,“做噩梦了?”

    霍以沫揉了揉眼睛,隐约看清楚他的脸,小声的“嗯”了一声,然后钻在他的怀中不肯出来。

    许思哲轻拍着她的后背安抚她受惊的情绪,一边伸长手臂去开灯,让房间明亮起来,她或许就没那么害怕了。

    “没事了,别怕。饿不饿,我们下去吃早餐,好不好?”

    霍以沫混沌的脑子渐渐清醒,抬头看了他一眼,点头,没说话。

    许思哲又亲了她一下,“真乖!”

    抱着她先去洗盥室刷牙洗脸,再抱着她下楼去餐厅。

    何姨已经准备好了早餐,红豆粥,两碟可口的开胃菜,一杯豆浆。

    许思哲让她坐在自己的腿上,大掌扶住她的腰,将调羹递给她:“乖,吃早餐。”

    霍以沫没接,只是眼神四处飘荡,没有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眸光最终落在他清秀的脸上,“木槿花,希德……”

    听到“希德”两个字,许思哲眸光微变,却没有表露出任何的情绪,耐着性子道:“你的东西付青都放在客厅,吃完我抱你过去。”

    霍以沫这才听话的接过调羹,默默的吃早餐。

    也许是因为火灾的原因,木槿花有些焉,有些叶子卷起要凋谢的样子。

    坐在沙发前,霍以沫情绪明显很低落。

    许思哲坐在她身边,将她搂在怀中,安慰道:“一会我让最好的花匠来看看,不会有事的。”

    眼角的余光瞥向木槿花,眉心微敛,她为什么会这么在乎这两盆木槿花。

    “不用了,我自己会照顾好的。”霍以沫终于肯说长话了,声音低低的,“你去上班吧,我没事了!”

    说着要从他怀里挣脱开,许思哲却没有放开她。

    “今天我不去上班了,陪你!”

    这些天是他不好,太忙了,都没时间陪她。

    霍以沫抬头看向他,有些迟疑:“你不上班,可以?”

    “可以!”许思哲肯定的回答,低头想要再亲她的时候,霍以沫下意识的撇开头。

    他皱眉,“还在生我的气?”

    霍以沫犹豫了下,摇头,“单纯的心情不好,我的东西全没了,住的地方也没了。”

    以后还不知道该怎么办呢!

    “那种地方没了就没了,以后你就住在晨曦,证件等东西,我让付青给你补办。”早就想让她搬过来住,是她倔强不肯。

    这次倒是顺理成章了。

    霍以沫小眼神瞥了他一眼,小声道:“我才不要和你*呢!”

    “为什么?”

    “一吵架就不理人,哪天指不定要我滚蛋我就得滚蛋,我才不要呢!”霍以沫扭头哼唧,她才不要过这样没骨气的日子。

    许思哲微怔,反应过来,不禁莞尔。

    小东西,还说不生气,明明就在记仇!

    “不会有那么一天。”许思哲抱着她,声音柔软,“要是哪天我惹你生气,你叫我滚都可以。”

    我怎么会再舍得不理你呢!

    霍以沫看着他没说话,但明显不愿意住在晨曦。

    “住在这里也省的再交房租,不好吗?每天还有何姨照顾你,也省的你在外面吃饭。嗯?”许思哲耐心劝着她。

    霍以沫仔细想想,是这个理,眼神有些动摇。

    许思哲又道:“住下吧,你要是不想看到我,近期我不回晨曦便是,你一个人在外面,我实在不放心!”

    他话都说到这地步,霍以沫再不同意真的有些不知好歹了,点点头。

    许思哲嘴角染上一丝笑意,“真乖。”

    趁霍以沫没注意,低头亲了她一口。

    黛眉轻蹙,却没再说什么,推着他:“去上班。”

    她可不想做什么*妃,耽搁他的上班大事。

    “说了今天陪你。”许思哲是打定注意不去上班便不去,他休息一天,世界又不会末日。

    打横将她抱起,起身往楼上走。

    “你干嘛?”

    “睡觉。”

    “……”老*。

    “单纯的补眠,你想哪里去了?”

    “……”

    许思哲一天不上班,世界的确不会末日,但苦了付青,一整天东奔西跑。

    除了要处理财务厅的事,还要帮霍以沫补办各类证件,购置新手机,电脑等等。

    霍以沫下午就拿到了新手机和补办的卡,刚开机就接到了一通电话。

    接到电话脸色就变了,二话不说就要出去。

    题外话:

    《前妻,偷生一个宝宝》《总裁的豪门前妻》今天更新完毕,么么哒。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妖妖逃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妖妖逃之并收藏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