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 > 第301章 :尽余生(11)活该单身

第301章 :尽余生(11)活该单身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错嫁替婚总裁绝色惊华:蛇蝎世子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霍以沫看着他发怔的空隙,许思哲已经打电话点好餐了。

    “头晕吗?有没有想吐的感觉?”他放下手机,温柔的清眸不加掩饰的关心。

    “我没事。”霍以沫终于开口,苍白的唇瓣轻挽,“谢谢许先生的关心,我有朋友照顾,就不劳烦许先生了。”

    一字一句,拉开他们之间的距离。

    生疏,而冷漠。

    许思哲面色未改,似乎已经习惯了她这样冷漠的态度。

    “用过午餐,我会叫医生再给你做一次检查。”

    霍以沫黛眉轻蹙,素净的脸庞生出一丝不耐烦,“许先生,究竟要我说多少次你才明白,我不记得你了,你爱的那个女孩已经回不来了,你不必在我身上浪费时间。”

    许思哲眸光不动声色的沉了,片刻的沉默,轻轻开口:“你不记得是你的事,我愿意浪费时间是我的事。你说她回不来了,可是你还在!总不能因为你不像以前那样,我就不要你了。”

    只要她是霍以沫,他就要。

    怎么样的霍以沫,他都要。

    这就是他的答案与抉择!

    霍以沫微怔片刻,迅速反应过来,似是拗不过他,凉凉的抛出三个字:“随便你!”

    餐厅很快就松开清淡可口的午餐,霍以沫胃口不大,吃了不到三分之一就放下餐具。

    许思哲看着她搁下筷子,眉头直皱。

    她的胃口比以前更小了,难怪这么清瘦。

    护士过来推她去做检查。

    许思哲在外面等,拿到检查报告,确认她真的没问题,蓦然松了一口气。

    检查折腾的霍以沫有些疲惫,许思哲让她好好休息,自己则是要回一趟财务厅,因为还有很多事情需要处理。

    许思哲离开没多久,睡着了的霍以沫做了一个噩梦。

    苍白的脸颊被冷汗侵湿,皱着黛眉,不断的梦呓:“不要……放开我……不要……哥……啊……”

    霍以沫尖叫了一声,惊醒。

    媚眸瞬也不瞬直盯着白色的天花板看。

    护士听到动静,立即推开门问:“霍小姐,你怎么了?”

    霍以沫双手撑在*上,坐起来,呆滞的眸色逐渐恢复清明,喘了一口气,“我没事。”

    待护士离开后,白希的手指轻抚在左边胸口,失去频率的心跳,似是被什么剿杀着,痛到了骨子里。

    “哥,我好想你……我真的好想你!”

    抱着拱起的双腿,空寂的房间里,黑白分明的瞳仁里脆弱与无助渐渐显露,氤氲出的水雾慢慢侵润了眼眸。

    霍以沫没有支会任何人,独自办了出院手续。

    路南风和石嘉木知道,自然是去霍家一顿痛骂。

    霍以沫倒也不生气,看着气呼呼的石嘉木,微眯着眼睛,浅笑:“渴吗?要不要喝杯水再继续?”

    石嘉木一肚子的火就这样被她浇灭,无处发泄,一把夺过她手里的杯子,咬牙切齿道:“我迟早要被气死,不过你放心,我死之前一定先掐死你!”

    “凭什么是我?”霍以沫薄唇轻勾,眼神扫向路南风,意有所指。

    石嘉木何尝听不出她话中意思,哼哧了一声:“我就是要掐死你!”

    霍以沫不接话了,路南风面色沉静,终于开口:“似风,你要不要跟我回靳城?”

    霍以沫神色微怔,一时间没说话,似乎是没想好。

    石嘉木急了,“你们俩都回靳城,我怎么办?不行,我也要去!”

    路南风眸色凝重,看向石嘉木似是责备,“嘉木,不要闹!”

    如果霍以沫愿意和他回靳城,也许以后就不会回来了。

    “我没闹,我就是要去,你们不能把我一个人丢下!”石嘉木说的是“你们”,可眼神却是瞬也不瞬的盯着路南风。

    霍以沫转动着手中的杯子,垂眸低声道:“我还没想好。”

    以后到底应该怎么办。

    “你好好考虑,我等你的答案。”镜片下的眸色深沉,敛着不为人知的情绪。

    晚上路南风用过晚餐没多久就离开了,而石嘉木留下来陪她一起去。

    房间里亮着一盏暗灯,静谧如死,霍以沫闭着眼睛,呼吸清浅。

    石嘉木突兀的开口:“沫沫,你会去靳城吗?”

    她知道霍以沫每天晚上都很难入睡,肯定是没睡着。

    霍以沫缓慢的睁开眼睛,侧头看向旁边睁大眼睛看自己的石嘉木,声音淡淡的:“放心吧,我不会去靳城。”

    石嘉木是她最好的朋友,她怎么会不知道嘉木在担心什么。

    晚上没有立刻拒绝路南风,是因为这两年受到他太多照顾,怎么都要给他留一些颜面。

    说是考虑,不过是拖延时间的说辞。

    石嘉木看着她,咬唇像是在思索什么,半天,轻喃开口:“其实我知道他不喜欢我,是我一直在死缠烂打;如果不是因为你的关系,他早就对我不耐烦了。”

    一年半前,霍以沫的面容修复成功,第一个联系的就是石嘉木。

    石嘉木秘密前往靳城见到了霍以沫的同时,也认识了路南风,似是开玩笑的说了一句:“你叫路南风,我叫石嘉木,南有嘉木,你说咱俩这是巧合呢,还是巧合呢,还是巧合?”

    路南风当时只是客气的笑笑,并没有接话。

    在石嘉木看来路南风是不一样的,她自幼生长在军区,接触的都是一些军二代,军痞子,性格张扬,没有一个像路南风这样看着挺像一个斯文败类!

    接触越深越发认为他就是一个斯文败类!

    因为从事心理医生的职业,他戴着眼镜,薄薄的镜片遮挡着一双洞察人心的厉眸,又隐藏起自己的情绪,不为人探究。

    连石嘉木自己也说不清楚自己到底喜欢路南风什么,或许就是堵着一口气,他越是冷静沉着,她就越想撕开他那层皮,想要看看他的不冷静不沉着究竟是什么样子。

    在这个世界上究竟有没有什么事是可以让他失控,显露情绪的。

    后来石嘉木明白了,他是有的,只是这份失控与情绪泄露与自己无关,而是属于自己最好的朋友霍以沫。

    可是她不确定路南风对霍以沫到底存在着怎么样的一种情愫。

    有时候只觉得是医生对病人的关心,有时候又觉得他对霍以沫已经超过了医生对病人的关心!

    路南风是一个很难懂的人,至少石嘉木是完全摸不准他的心思,也许就是因为这样,她才越发的难以放下。

    霍以沫伸手摸了摸石嘉木的头发,声音平静,“不要胡思乱想。南风是我的医生也是我的朋友,但是你比任何都重要。”

    石嘉木看着她清澈真诚的眼眸,忍不住笑了。

    不管霍以沫变成什么样子,她始终相信霍以沫和自己的友情是不会变的,永远不会。

    “睡吧,晚安。”

    “晚安,亲爱的。”

    别墅一片静谧,沉溺在黑夜中,而在别墅外的路边停着一辆车子,车窗半降,坐在后座的人,远远的看着窗帘背后若隐若现的暗光。

    沉静的五官沐浴在黑暗中,情绪隐匿,无从探究。

    开车的付青忍不住开口:“部长……”这是要在这里逗留*的节奏?

    后座沉默许久,声音再起时漠漠的,“你找人查一下我母亲两年前的那段时间去了什么地方,见过什么人。”

    付青听出他话里的意思,神色一惊,不可置信:“部长,你是怀疑陆夫人……”

    这怎么可能?

    许思哲没说话,眸光看向不远处,心头涌上阵阵不安。

    纵然陆璇亲口承认两年前的事与她没有关系,可是不查清楚,他心里就是不踏实。

    -

    霍以沫在家休养了两三日,身体和精神都恢复的差不多,车祸的后续有石嘉木和程慕,倒也没什么需要她操心的。

    程慕订了餐厅,约她用晚餐。

    想来回到岩城以后还一直没和程慕正式见面,这顿晚餐理当让她来请。

    程慕亲自开车来接她,霍以沫换衣服下楼,一席粉色长裙,卷发随意披在香肩上,踩着高跟鞋施施然走下来,看得程慕眸底不由掠起惊艳之色。

    “美丽小姐,我有荣幸邀请你共进晚餐吗?”待霍以沫走近,他伸出了自己的手心。

    霍以沫薄唇挽笑,一边将手放在他的掌心里,一边答:“当然。”

    程慕唇瓣噙笑,很是满足的牵着她的手上车,一路开车到餐厅。

    下车的时候也是极其绅士的为霍以沫开车门,牵着她的手下车,走进餐厅。

    霍以沫不挑食,菜单是由程慕决定的。

    侍应暂时退下,霍以沫白希的手指摆动着面前的杯子,眸光看向对面的程慕,黛眉微敛,声音淡淡听不出情绪,“你是故意让他发现的!”

    虽然自己出了车祸,但是程慕想知道自己的安危并不困难,完全没必要亲自跑一趟,尤其是和许思哲正面撞上。

    这不是巧合,而是他故意的。

    程慕嘴角挂着漫不经心的笑容,毫不犹豫的点头,“我就是故意的。”

    “程慕……”霍以沫声音放低,有些不悦。

    “反正你都把他忘记了,让他知道你身边有不少的桃花,随你挑不好么!也许他可能会知难而退呢?”程慕云淡风轻的说着,凝视她的眼眸却蕴藏探究。

    “我不可能再爱上任何人!”霍以沫开口,语气坚决如死。

    “Why?”程慕挑眉,饶有深意道:“是因为你的心里还有他的影子,或者是……”

    声音顿了下,没有继续说下去,眸光却绕过霍以沫,看向她的身后。

    霍以沫一时间没反应过来,直到听到温婉的嗓音响起,“思哲,这边……我爸妈也是刚来,正和阿姨聊着。”

    倩影蓦然一僵,腰板挺的很直,紧紧握着水杯,迟迟没有回头。

    程慕看到许思哲和吴静语,他们自然也会看到霍以沫。

    许思哲墨眉微不可见的皱了下,面色没有什么变化,眸光在挺直的背影逗留几秒,不着痕迹的移开。

    吴静语扫了一眼这边,也假装什么都没看到,与许思哲走向早已订好的包厢。

    程慕嘴角勾起玩味的笑容:“不过去打声招呼?”

    霍以沫眼角的余光扫到他们走远的背影,射向程慕时,眸色有些冷:“有意思?”

    难怪他今天要请自己吃饭。

    只怕餐厅,甚至连座位都是刻意安排好的吧。

    “没意思吗?”他还是那副潇洒不羁,什么都不放在心上的态度。

    霍以沫一时间没有说话,低头喝水,对面低沉的嗓音幽幽的传来,“反正你都忘记了,人家约会见家长,碰巧遇见怎么了?是红了脸还是红了眼啊?”

    “呵!”霍以沫嗤笑一声,放下水杯,抬头看向程慕,红唇白齿在琉璃灯下分外惑人,声音平淡的听不出情绪,“程慕,你活该单身!”

    真是贱到姥姥家了。

    程慕:“……”

    题外话:

    《前妻,偷生一个宝宝》《总裁的豪门前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妖妖逃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妖妖逃之并收藏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