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 > 第308章 :尽余生(18)道出真相

第308章 :尽余生(18)道出真相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总裁大人超给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不是他,你不用这么紧张!”霍以沫知道他是在怀疑什么,“以前的旧友,临走前想见一面。”

    路南风想再问,石嘉木在一旁嘟囔,似吃味:“以沫就是去见个朋友,我都不紧张,你犯得着这么紧张吗?”

    路南风到唇边的话又咽回去了,送她离开的目光隐隐不安。

    总觉得她去见的人不是旧友这么简单。

    她的朋友本就不多,还有谁是他们不知道的?

    霍以沫前脚刚走,路南风后脚就跟着过去,石嘉木紧跟其后,“你去哪里?”

    路南风上车之前,回头看了她一眼,没有解释,只是说:“你先回去!”

    不给石嘉木说话的机会,迅速的上车,开车离去。

    霍以沫抵达咖啡厅的时候,咖啡厅被人包场,除了侍应,空无一人。

    不需要侍应的指引,霍以沫放眼望去就看到约自己见面的人已坐在那儿,悠然自得的品茶。

    拎着包的手不由自主的紧了紧,施施然的走过去,在对方的面前坐下。

    侍应欲要过来询问喝点什么,还没走进,霍以沫抬手示意不用,侍应明白的退下,不打扰两个人的谈话。

    “霍小姐,很久不见。”嗓音优雅从容。

    “很久吗?”霍以沫掠眸看向端庄典雅的容颜,“我怎么也没觉得很久,之前不是在餐厅巧遇过陆女士。”

    陆璇神色淡定从容,饱含岁月风霜的眼眸看着她,红唇轻扯,“听闻你把以前的事忘记了?”

    “陆女士是想我忘记,还是不想我忘记?或者你希望我把哪些事情忘记?”霍以沫不答反问。

    陆璇敛眸,眉心晕起一股不悦,“霍小姐说话越来越教人听不懂了。”

    霍以沫轻笑没接话,从包里掏出烟盒,也没有征询她的意见,径自的点烟,红唇轻含,吞云吐雾,举手投足之间弥漫着女人的妩媚,妖娆性感。

    陆璇明显不喜欢烟味,脸色微沉。

    “陆女士今天约我见面,目的不就是想知道我是不是真的把两年前那*忘记了,有没有在许思哲的面前说过什么!”

    声音很轻,红唇沁着一丝讽刺,隔着薄薄的烟雾,看到陆璇的眸色变了。

    ·

    许思哲在办公室处理文件,只是注意力不集中,工作效率前所未有的差。

    看着窗外发呆,脑海里总会情不自禁的闪过那张日渐美艳的脸庞,昏暗中似是绝望,寒凉彻骨的绝望,牵动着他的心,闷的喘不过气。

    手机在静谧的空间震动,是短信。

    他片刻才反应过来,打开短信扫了一眼,剑眉倏然拧紧。

    下一秒攥着手机,大步流星的走出了办公室。

    电梯直达停车场,许思哲上车,发动引擎的同时手机再次嗡鸣。

    这一次是电话。

    “喂……”

    “部长,我有些发现觉得你有必要知道……”

    电话那头的付青话还没说完便被许思哲打断了,“有什么发现等之后见面再说,现在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要处理!”

    不给付青说话的机会,利落的掐断通话,将手机丢在了副驾驶位置。

    指尖不小心滑到信息,页面定格在最新的一条短信:欲知两年前的真相,立即前往时光咖啡厅,来晚了,你就永远没有机会知道了。

    握着方向的双手不断的收紧,青筋若隐若现。

    两年前的真相,他心底最大的困惑,不管发短信的人是谁,消息是真是假,他都要去一探究竟。

    车子并入主道,脚下的油门踩到底,如离弦的箭,在公路上猖狂的奔驰……

    ·

    陆璇眸色变得深邃,夹杂着一丝锋利,声音平静幽然,“那晚有发生什么事?”

    “发生什么事啊?”霍以沫伸手摸了摸下巴,故作思考状态,“比如是谁引我开门,又是谁找人毒打我一顿,当着我的面将我哥挫骨扬灰,这些还不够,最后还想襁爆我?”

    “毒打你?”陆璇眸底划过一丝意外,像是不相信。

    霍以沫绯唇含笑,不及眸底,“陆女士这么吃惊做什么,这些还不都是出自你手!”

    “你胡说八道什么!”陆璇冷声呵斥,“我根本就没有对你做过什么,你不要血口喷人。”

    霍以沫冷眼旁观她的情绪激动,眸底拂过一抹轻蔑,“看样子我没失忆,陆女士倒是失忆了。不过没关系,当年那些人虽然都潜逃国外,但是想找也不是不可能,毕竟这个世界上没有钱办不到的事!陆女士,觉得我说的对吗?”

    “你到底在说什么,我根本听不懂。”陆璇一口否认,怒瞪着她,质问道:“你到底是回来做什么的?当年你一声不吭的离开,现在回来对自己的家人尚下得了狠手,你要对思哲做什么?”

    她对霍家人下手那么狠,想想都教陆璇不寒而栗。

    霍以沫柔软的身子放松的往后靠,明眸望向她,红唇轻勾:“回来报仇啊,比如告诉许思哲你当年是怎么明着一套背着一套!你说如果他知道自己的母亲看着温善端庄,背地里如何阴毒的找人对付我,把我往死里逼,他还会认你这个母亲吗?比如我再告诉他,我被毒打后遭受伦歼生下孽种,你说以他的善良和对我的爱,他会不会一辈子都活在亏欠与痛苦之中,再也得不到一丝的幸福……”

    “你够了!”不等她说完,陆璇打断她的话,情绪激动,“这些根本就与思哲无关,你把他牵扯进来做什么?”

    “你这是在承认当年事是你主使的?”霍以沫神色温凉,淡淡的眸光看着她,波澜不惊。

    陆璇深呼吸,眼底的厌恶不再掩饰,咬唇道:“是,我承认那晚是我引你开门,那几个人也是我找的,但是我只是想让他们吓唬吓唬你,让你自己离开,并没有叫他们摔什么霍渊的骨灰,更没有叫他们毒打你,甚至是……襁爆你!”

    霍以沫澄净的眸光看着她,沉默许久,喃喃溢出三个字:“我知道。”

    陆璇怔住:“你知道,那你……”

    声音顿住,眼神里写满不解。

    “我知道人是你找的,也知道你只是想让我主动离开许思哲,否则你以为你现在还有机会坐在这里与我对话?”

    陆璇敛眸,探究的眼神打量霍以沫,不知道她到底有何种目的。

    霍以沫掠眸迎上她复杂的眼神,薄唇勾起一抹弧度,自嘲道:“我知道你因为我哥的事不喜欢我,但我没有想到你竟厌恶我至此。我知道你是护子心切,但这并不能成为你伤害我的理由。你说你没有做那些事,可那些事的的确确是你起的开端,不是你一句没有就可以把责任推脱的一干二净。你知不知道我对你的恨到最浓烈的时候,是真的恨不得亲手一刀一刀捅在你身上。可每次脑子萌生这个念头的时候,我又忍不住的想起他!”

    眸色渐渐暗淡,纠结,无奈,挣扎后余留心力交瘁,苦涩漫上唇瓣,“他那么善良,一心一意的爱护我,恨不得将全世界都捧到我面前。若是他知道了自己母亲的所做作为,该情何以堪?如果我真的杀了你,他又该如何自处?你可以打着爱他的幌子来伤害他,可以不顾他的感受,但是我不可以,如果连我都不顾及他的感受,他该有多可怜!我不能让一个爱我如命的男人,走到夹在母亲和最爱的女人中间,左右为难,我舍不得,你懂吗!”

    媚眸里不知道何时漫上了薄薄的潮湿,声音渐渐哽咽,弥漫着心酸无奈,哀凉苦涩。

    她可以对霍天安霍冰仙霍冰儿,甚至是任何一个人实行最残忍的报复,却唯独陆璇不行。

    不是她善良,而是她对许思哲的爱,超过对陆璇的恨!

    因为她知道,一旦她报复了陆璇,其实最痛苦的人是许思哲。

    陆璇眸光呆滞,不可置信的看着她,似乎不太相信她所说的话!

    “你毁了我的人生,毁了我得之不易的幸福,我本该拖着你们所有人一起下地狱的,可谁叫你那么幸运,有许思哲这样一个儿子,他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遇见,如果这就是所付出的代价,我也认了。你放心,两年的事我在他面前只字未提,现在不会说,以后也不会说。我不会再祸害他,会离开岩城,但在我的有生之年绝对不会原谅你,更不想再见到你!所以,就这样吧……”

    霍以沫垂眸遮挡住眸底的恨,强忍着心绞痛,冷静的将话说完,起身拎包要走。

    眼眸掠起,恢复之前的清明,只是步伐还没迈出去一步,看到站在几步之遥的人,呼吸瞬间凝滞。

    坐着的陆璇察觉到什么,回头看过去,脸色倏然苍白无色,瞳孔里写满了惊慌失措。

    许思哲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那里,因为旁边有盆景遮挡,所以一直没有人察觉到,更不知道他究竟听到了多少。

    但从他震惊赤红的眼眸,面如死灰的神色中不难看出,他听到的绝对不少。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霍以沫,眼底划过一丝惋惜。

    没想到最终还是没有隐瞒住他,反而是用最残忍的方式将真相摆放在他的面前。

    垂落在身侧的手,指甲不由自主的掐进掌心里,深进肉里,浑然不知痛。

    罢了。

    也许这就是命!

    单薄的身子绕过桌子,走到他面前,停下脚步,迎上他猩红的眸光,绯唇轻挽淡淡的笑,凉薄如霜。

    “你总问我到底发什么了,可是你真的有做好接受真相的准备吗?”媚眸里涌上抑制不住的哀伤,声音顿了下,再起时隐隐颤抖:“现在你终于明白了,我们已经走到穷途末路。”

    许思哲,我们已经走到了绝路,我们的爱再也不可能有出路。

    声音很轻,毫无重量,却是一字一刀,刀刀刻骨,将他剿杀的支离破碎,痛到了极致。

    霍以沫收回眼眸,从他的身边擦肩而过,宛如他们的生命轨迹,只能平行,再也不能交集。

    那一瞬间,许思哲垂落在身侧的手,很想握住她,拉住她的手。

    但——

    身体像是被施咒了,丝毫动弹不得,眼睁睁的看着她离开,却无法挽留。

    陆璇不由自主的起身,脸色苍白的看着许思哲,眼底写满了慌张与不安。

    她最怕被儿子发现的秘密,没想到阴差阳错,最终还是让他知道了。

    “思哲,你听我说……”

    她的话还没说完,被他喑哑嗓音的打断了,“你还是骗了我。”

    声音听起来平静无波,唯有他自己知道胸腔里的怒火如岩浆,汹涌澎湃,翻江倒海。

    陆璇咽喉一紧,再也说不出来话了。

    ·

    霍以沫跌跌撞撞走出咖啡厅,身体里的力量像是被抽空,整个人都虚脱了。

    手撑在了路边的路灯上,低着头,肩膀微微颤抖,极力在压抑着什么。

    潮湿的眼角映出模糊的光影,抬头看到站在面前的路南风,来不及有任何的思考,扬手就是一个耳光甩在他面无表情的脸上。

    题外话:

    《前妻,偷生一个宝宝》《总裁的豪门前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妖妖逃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妖妖逃之并收藏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