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 > 第309章 :尽余生(19)分崩离析

第309章 :尽余生(19)分崩离析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龙王传说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你怎么能这样残忍?”低吼的嗓音里蕴满愤怒,还有那些无法言语的悲恸。

    路南风的脸被打偏向一边,缓慢的侧头看向她,脸上明显浮现出五根手指印,依旧冷漠,淡淡的开口:“你终于肯承认你是记着他的。”

    “为了逼我承认还记得他,你就要用这样残忍的方式让他知道真相吗?”霍以沫几乎是歇斯底里的吼出口。

    路南风沉默,没有否认。

    “是,我是记着他,记得我和他之间发生过的点点滴滴,这样你满意了吗?”声音嘶哑,悲凉流转,凝视他的眼眸蕴满潮湿,“路南风,冰冻计划的成功对你而言真的有那么重要吗?非得要他来承受真相来逼我承认自己还没忘记吗?”

    路南风还是沉默,只是看着她的眼神里眸光深谙不定,难以捉摸。

    “路南风,我忘记过他,我真的有做到把他忘记,甚至在回到岩城以后我都没有记起过他!我真正想起以前的事情是在见到陆璇的那一刻,看到陆璇的脸,那一晚的画面突然就回到了我的脑海里,不停的重复,重复,痛的我连每一口呼吸都像是被刀捅。可是我能怎么办,既然两年前我没有打算让他知道,两年后我更不会让他知道,我只能装作继续忘记他的样子,然后永远离开岩城,带着这个秘密一个人死掉,烂掉。可你为什么非要逼我承认……为什么要把一切都掀开,让他和我都再经历一遍痛苦?”

    她的人生已经完了,烂掉了,可是他的不一样,只要他不知道真相,他还是那个高高在上,一尘不染的许思哲,以后会遇到一个美好的女子,携手一生,等他老了,偶尔会想起记忆里曾经有过她的出现,那样就够了。

    可是现在这一切都被路南风掀开了,隐藏两年的秘密终究被曝光了,既然如此,那两年前她又何必离开!

    这两年的分离与遗忘,又是为了什么!

    眸底的潮湿抑制不住的在洁白无瑕的肌肤上泛滥,闪烁着支离破碎。

    路南风神色漠漠,深色的眼眸看着她,薄唇轻启:“似风,你真觉得一个人可以把秘密藏起来带进坟墓,烂掉,无人知晓吗?你以为只要你不说,就没有人知道吗?你不说,他就不会去查吗?我知道,程慕知道,他总有一天也会知道真相!你一直都不敢让他知道真相,真的是怕他接受不了,还是你怕他知道了以后选择的是他的母亲,而非你?所以在他放弃之前,你先选择放弃他,这样你就可以在心里自欺欺人,是你放弃了他,不是他放弃你,就算有朝一日他和别的女人结婚生子,你也可以在心里安慰自己,他不是不爱你了,是你先不要他,他才迫不得已去和别人在一起……我说的对吗?”

    声音清淡,却是字字诛心。

    霍以沫神色微怔,随之低头苦笑,泪水越发的汹涌,伸手怎么擦也擦不完。

    “你说的对又如何?这是我和他之间的事,你从来都没有资格介入。路南风你别忘记自己的身份,你现在算什么,跨越医生的道德底线,与病人发生感情纠葛吗?!”

    会诛心的人何止是路南风一人,这样的事,只要对象不是许思哲,她霍以沫做起来手起刀落,干脆利落,毫不心软。

    路南风脸色逐渐青白,讳莫如深的眼眸盯着她,一贯平静的声音,咬牙切齿的响起:“似风,在你的心里,是不是除了许思哲和你自己,其他人都不重要?”

    “是!”霍以沫紧紧咬着破败不堪的唇瓣,尝到了铁锈的味道,薄情道:“我从来都是这样一个自私自利的女人,你是今天才认识我吗?我只在乎我爱的,其他人的死活,感受关我什么事!你只是我的心理医生,我付钱你治病,你以为你在我心里有多重要?在我心里,除了许思哲,其他男人根本就是摆设!嘉木把你当成宝,可在我心里,你连草都不是!”

    路南风的脸色彻底苍白,额头的青筋若隐若现,活了这么多年,他还从来都没有这样被人轻蔑过,被人……激怒过!

    ·

    咖啡厅里,死一般静谧,无论阳光多么充沛,总有它照不到的角落,黑暗聚拢,冰冷如地狱。

    陆璇在他的眼神里看到了失望与冰冷,如同一把刀子狠狠的刺中她的心脏。

    步伐不稳,踉踉跄跄的走到他面前,伸手想要拉他的袖子,“思哲,你听我说……”

    指尖还没碰到他的袖扣,许思哲下意识的退了一步,避开她的手,深邃的眼眸里波涛暗涌,不等她的话说完,幽幽的打断,“母亲,你知道我有多爱她吗?”

    在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一个女人能让他这样深爱了。

    如果你知道我有多爱她,那么你怎么忍心伤害她,伤害我。

    “我只是接受不了她成为你的妻子,霍渊和连景联手差点要了你的命,她是霍渊的妹妹,她怎么能够成为你的妻子……”陆璇哽咽,眼底蓄满湿润。

    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对霍以沫怎么样,只是想让霍以沫离开而已。

    “当初那一枪是我心甘情愿为连景挡的,那是我欠她的,我还了!可现在呢……”沙哑的嗓音里夹杂着浓郁的悲怆,“欠霍以沫的,我们该怎么还?”

    还不了。

    直到现在他说的还是“我们”。

    自从父亲离世,母亲和奶奶是他最亲的亲人,奶奶走了,母亲就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

    当初不是没有怀疑过陆璇,只是,他不相信,不相信自己那个知书达理,温婉娴静的母亲会做出这样的事来。

    她明明已经答应了让他和霍以沫订婚……

    陆璇从来都没有在儿子露出过这样的脸色,愤怒隐忍,悲痛万分,蕴藏在漆黑的眼眸里,像是要将他肢解成支离破碎。

    “思哲,对不起……”声具泪下,直到此刻看到他的痛苦,陆璇终于意识到,自己错了。

    许思哲薄唇轻勾扬起自嘲的弧度,似有若无的摇头,她对不起的人不是自己。

    “母亲,你真让我失望了。我想父亲若是在世,只怕也很难相信你会做出这样的事!”

    许思哲的父亲曾经说过,他最喜欢陆璇身上的善良。

    可善良的陆璇都做了些什么事,将一个无辜的女孩逼成什么样子了。

    提到丈夫,陆璇泪如泉涌,悔不当初。

    许思哲心头再愤恨,面对陆璇也无法说出什么狠毒的言辞。

    因为是这个女人十月怀胎,含辛茹苦的将自己养育成人,是他血脉相连的至亲之人,哪怕给了他最沉痛的打击,他也没办法去仇恨她。

    直到此刻,他终于明白了霍以沫的感受....

    峻拔的身子摇摇晃晃往后撤步,幽邃的眸光猩红泛湿,失望的从陆璇身上移开,转身就往外走。

    “思哲……思哲……思哲……”陆璇泣不成声。

    无论她怎么唤着他,他也没有回头,背影悲凉,步伐机械的一步步往外走。

    ·

    “似风,你够狠!”路南风猩红的眼眸盯着她,喉间愤然的溢出这句话,转身拂袖而去。

    霍以沫看着他离开的背影,贝齿再一次的咬破了内唇,尝到浓浓的鲜血味,似腐朽。

    石嘉木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过来的,站在她的面前,脸色阴沉,眼神冷漠,前所未有的冷淡语气道:“沫沫,你这一次真的过份了。”

    霍以沫下意识的哽咽了下,嗓子如有刀剿杀。

    石嘉木没有多说,转身就追向路南风!

    霍以沫看着他们渐行渐远的身影逐渐模糊在潮湿中,低头,任由泪水席卷脸颊,洗净铅华。

    一只手扶着路灯支撑自己羸弱不堪的身体,一只手捂住自己的头,布满水渍的脸颊苍白如纸,黛眉紧紧蹙着,似乎在极力隐忍着什么!

    也许是冥冥中的感应,也许只是巧合,她侧头去看咖啡厅门口时,峻拔的身影也一步一伤的走向她。

    清邃的眸光瞬也不瞬的盯着她看,隔着空气遥遥对望,触目皆伤。

    在这一刻,他们好像成为了一无所有的人,就连彼此都是不是对方的。

    霍以沫透过泪光看着他俊颜的容颜蒙上哀伤,心如刀割。

    如果可以,她真的希望自己什么都没有想起,宁愿狠着心拒绝他,离开他,也好过在让他失去自己之后,还要面对陆璇的残忍与失望。

    许思哲此刻看着她,又何尝不是五脏六腑饱受热火摧烧,一寸一寸的焚成灰烬。

    每次只要看着他,她的眼睛里就再也看不见其他的风景,所以并未注意到不远处走过来的人,越发的靠近她。

    但许思哲看见了,更察觉到那人藏在袖子里的刀子闪烁着寒冷的光芒。

    俊颜大为失色,来不及思考或多说一句话,奔至她的面前,挡着那人靠近她。

    事情发生的很突然,霍以沫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怔怔的被许思哲护在身后,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许思哲一只手护着霍以沫,另外一只手钳住对方的手腕,逼着对方要将刀子放下刀子。

    对方却像是发了疯一般,露出左手袖子里藏着的水果刀,朝着许思哲腹部捅去。

    帽子掉在地上,霍冰儿抬起头,扭曲的五官上充满了仇恨,瞪着许思哲,阴毒道:“你们都去死吧!”

    “思哲……”

    刀尖即将要刺入腹部,追出来的陆璇看到此景,毫不犹豫的冲过来,在许思哲要受到伤害,千钧一发之际,果断的挡在了他的面前。

    冰冷的水果刀直接刺进陆璇的腹部,鲜血瞬间涌动,映红了眼。

    “妈……”许思哲一怔,近乎是悲痛的一声低吼。

    陆璇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一把推开霍冰儿,“不准你伤害我的儿子!”

    霍冰儿没想到陆璇会突然冒出来,怔愣几秒,在被陆璇推出行人道时,下意识的抓住陆璇的手腕。

    就算是死,她也一定要拉一个垫背的!

    滴滴滴!!!

    恰好是绿灯,不远处的货车疾驰而来,事情发生的很突然,司机也懵了,反应过来踩刹车已经来不及。

    刺耳的鸣笛声,碰撞声,空气中浓浓的腥血味,充满死亡的味道。

    霍冰儿被货车狠狠的撞击飞出一米之外,重重的摔在地上,没有一会她的身下淌出黏湿的鲜红的血液。

    趴在地上,眸光死死的盯着不远处,恨意始终不减。

    陆璇在被霍冰儿扯到路边,车子要撞上的时候,许思哲不顾一切的抓着她的手腕,用力的将她拽回来。

    两个人双双摔在路边。

    腹部的水果刀更深两分,大片大片的血迹,触目惊心。

    许思哲顾不得自己,抱起她,“妈……”

    陆璇的手沾满自己的血迹,紧紧的揪着他衣服,失色的唇瓣轻微的张合,声音虚弱无力,“思哲,对不起……妈妈真的不是……有意想要伤害她……想伤害你……”

    “我知道,我知道。”许思哲抱紧她,眸色慌张,声线收紧,“你别说话,我这就打电话叫救护车,你不会有事的!妈,你不会有事的!”

    可是他找不到手机,下车的时候,手机丢在车子里。

    眸光缓缓的移向站在路边如同被施了定身咒的霍以沫。

    题外话:

    《前妻,偷生一个宝宝》《总裁的豪门前妻》分享一首歌,《琅琊榜》的插曲《红颜旧》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妖妖逃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妖妖逃之并收藏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