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 > 第311章 :尽余生(21)谢谢遇见

第311章 :尽余生(21)谢谢遇见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总裁大人超给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他再也不会遇见比她更美更好的女子。

    霍以沫苍白的脸色轻染丝丝笑意,点头:“嗯,我也是这样认为!”声音顿了下,又道:“你回去吧,她现在需要你照顾。”

    虽然他什么都没说,可霍以沫知道陆璇应该是救回来了,否则他不会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这里。

    许思哲凝视她的眼眸复杂,隐晦,抱着她的双臂却舍不得放开。

    她话里的意思,他听的出来!

    哪怕她什么都没说,他也知道,当她拨通急救电话的瞬间,他们之间,再也不可能了。

    她不能原谅陆璇,而他亦不能弃陆璇的生死于不顾。

    他们就这样走进了绝境,再也找不到出路。

    两个人沉默了很久,11月初的傍晚,凉风中有着一丝寒意,她的长发在风中拂动。

    清眸里蕴满深情与不舍,半天,他沙哑的开口:“你还是要离开,对吗?”

    “嗯。”霍以沫点头,没有隐瞒他。

    这座城市给她留下太多的悲伤的记忆,看着这里每一幕景色都会让她悲伤的难以抑制。

    除了离开,别无他法。

    “什么时候?”

    “下周一,我想先自驾游在国内转转,然后再去外面看看。”她言简意赅,具体的路线没有说,其实也没定好。

    就是想要任性一次。

    下周一!

    许思哲听到这三个字,剑眉紧拧,眸光落在她无名指的戒指上,“答应我,不要摘下它,好吗!”

    霍以沫顺着他的眼神低头看自己的戒指,点头,毫不犹豫的点头:“好。”

    “没有什么话对我说?”

    她低头想了想,再次抬头看向他,眼底泛着潮湿,轻声道:“不要太想我。”

    话音未落,他再次将她拉入怀中,侧头亲吻她的发丝,眼眶越发的赤红,酸涩。

    “不要再一声不吭的跑掉,至少让我送送你!”

    他再也不想经历一次她无声无息的消失,至少让他看着她走,至少让他知道,她是否安好。

    “好!”

    ……

    陆璇从重病观察室转入VIP病房,没有任何的生命危险,只要好好休养,会很快好起来的。

    许思哲除了公司,剩下的时间就是在医院照顾陆璇,大不多时间沉默寡言,没有再去见过霍以沫。

    霍以沫这几天也没怎么出门,更没有联系任何人。

    整理着旧物,收拾出门需要的生活用品,偶尔看到摆放在房间的希德,想起的已经不是李扬羽,而是许思哲。

    放下手中的东西,走过去,葱白的手指落在希德的脑袋上轻轻的揉了几下,“我不在的时候,你替我陪着他,别让他太寂寞了。”

    按内线叫李嫂上来,写了一个地址递给她,让她在自己离开后,将希德送到这个地方去。

    李嫂抱着希德,听到她说要走,眼眶都红了。

    素净的脸庞浮动着淡淡的笑,“我只是出门旅游,玩累了就回来了。”

    “你一个女孩子在外面要注意安全。”李嫂忍不住叮嘱道。

    “嗯。”

    ……

    周末晚上,程慕、路南风、石嘉木一起过来为她送行,来的很突然,事前没有打招呼,霍以沫看到他们略显意外。

    李嫂和佣人忙活一桌子的菜,识趣的退下,不打扰他们最后相聚的时光。

    路南风和石嘉木表现的很平静,仿佛那天的事情完全没有发生过一样。

    程慕坐在她身边,猿臂亲昵的搂着她的肩膀,“这次走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再见,给哥抱一个!”

    霍以沫看向他深谙的眸子,没有拒绝,张开双臂抱着他,“谢谢你,程慕!”

    谢谢你救了我,谢谢你这两年给予我的帮助!

    程慕抱着她的手臂不由自主的收紧,仿佛害怕一松手她就不见了。

    路南风波澜不惊的看着这一幕,自顾的喝酒。

    石嘉木瞥他们一眼,“干嘛呢!以沫又不是不回来了,别弄的生离死别一样,就算她不回来,我们也可以一起去看她啊!”

    她的话一出,三个人都怔住了,各有所思,谁也没有开口。

    气氛微微诡异,石嘉木看着他们,疑惑:“怎么了么?”

    最先反应过来的是霍以沫,回头看她,笑意宴宴,“没有什么,喝酒!”

    “感情深,一口闷!”满满的一杯红酒,石嘉木豪爽的一饮而尽。

    霍以沫端着杯子,喝之前看着她,轻声道:“嘉木,认识你这个朋友是我此生最大的幸运!”

    音落一饮而尽。

    路南风想阻止,却被程慕的眼神制止了。

    也许只有一醉方休才能冲淡离别的伤感。

    这*最先醉过去的是嘉木,躺在沙发上睡姿不雅,呼呼大睡。

    路南风拿来一条薄毯盖子她身上,要走时,石嘉木一个翻身抓住他的手,眼眸微眯像是看了他一眼,呢喃:“路南风,我真的好喜欢你,你为什么不喜欢我……”

    路南风一时间没说话,看着她重新闭上眼睛,确定她睡着了,这才轻轻的拿开她的手。

    ……

    三个人坐在地毯上,靠着沙发,手里都有一瓶未喝完的酒。

    霍以沫坐在他们中间,用酒瓶碰他们的酒瓶,发出清脆的声音,“谢谢你们。”

    这两年如果不是有程慕和路南风,也许她根本就撑不下来。

    程慕喝了一口气,这才看她,半真半假的语气道:“我帮了你这么多,你还没好好谢过我,就打算这么滚蛋了?”

    霍以沫微醺的神色一怔,思忖片刻,侧身面向他,凑到跟前,在他的脸颊上飞快的亲了下。

    程慕身子明显的一僵,瞳仁紧缩,眼底拂过一丝错愕。

    不止是程慕,连同路南风都怔住了。

    霍以沫眼波迷离,红润的唇瓣牵着淡淡的笑,不顾程慕惊讶的神色,扭头又凑到路南风的面前,吧唧一下,在他的脸颊亲了下。

    “一人一个,友情之吻,友谊万岁!谢谢遇见!”霍以沫举起酒瓶,没与任何人碰,自己独饮。

    程慕的脸色顿时黑了。

    路南风看着她喝醉的样子,倒是忍不住笑了。

    伸手理了下她凌乱的长发,声音低低的,“真的打算一直不告诉石嘉木?”

    霍以沫歪着脑袋,醉醺醺的看着他,似是安慰道:“有你们两个知道就足够了,何必让更多人知道,徒增感伤。我希望嘉木能开开心心过每天,想起我的时候是高兴的,而不是担心,你懂吗!”

    路南风没说话了。

    程慕眸一把将她搂到自己怀中,近乎是命令的语气:“你最好是给我平安滚回来,否则我不会放过你!”

    低沉的嗓音里何尝没有担心和牵挂。

    霍以沫身体软绵绵的靠在他怀里,轻轻的“嗯”了一声,“我还想再和你们一起,不醉不归!”

    话音刚落下,卷翘浓密的睫毛轻轻低垂,似乎是睡着了。

    路南风伸手小心翼翼的拿走她手里的酒瓶,眸光落在她苍白没有血色的脸上,声音幽然,“我们不该在这个时候让她离开!”

    程慕睥睨他,“不走又能怎样?留下来看到那个人,只会让她更伤心!我倒宁愿她走的远远的,反正我会派人跟着她!”

    不管她出什么事,他都会在第一时间去保护她!

    路南风凝视她良久,拿着酒瓶一饮而尽,喘着气,似乎是在感叹,“如果你当初没有把她交给我,该有多好。”

    程慕听出他的画外音,白了他一眼,一边打横抱起霍以沫走向楼梯口,一边道:“就算你不是她的心理医生,也不可能拥有她。”

    现在不明白李扬羽为什么总是想对霍以沫好,当他真正接触这个女孩子时,他突然就明白了。

    因为她值得!

    纵然无缘在一起,也希望能护她一世安好。

    ……

    翌日霍以沫醒来的时候,其他三个人早已离开,洗漱下楼,李嫂早已准备好暖胃的粥。

    客厅还坐在一个客人,身披晨光,好看的一塌糊涂。

    “我没有打算偷偷跑,你怎么来这么早?”

    许思哲侧头看过来,一时间挪不开眼睛,纤细的身材,黑色紧身长裤,雪纺白衬衫,领口系了一个蝴蝶结,卷发凌乱的散落,知性却又性感的美丽,动人心魄。

    起身走向她,声音温柔:“想多看你几眼。”

    天知道,他有多舍不得放她走!

    霍以沫低头莞尔,“还没吃早餐吧,一起!”

    许思哲自然没有拒绝她的邀请,一同走到餐桌前,李嫂给他们上早餐。

    海鲜粥,搭配爽口的小菜。

    霍以沫刚拿起调羹,许思哲主动的将她碗拿到自己面前。

    霍以沫和李嫂都怔住了,只见他用调羹将碗里的姜丝都挑到自己的碗中,这才将碗放回她面前,薄唇含笑:“吃吧。”

    李嫂一脸的窘迫,“对不起小姐,看我年纪大了这记性也不好,忘记了你不吃姜丝。还是许先生细心。”

    霍以沫淡笑,轻声安稳李嫂,“没关系。”

    眸光转移到许思哲脸上,他的眸光温柔缱绻,心念一动,酸涩涌上,默默的低头用早餐。

    照顾自己长大的李嫂都忘记自己不吃姜丝,可是他却还记得。

    这就是许思哲,她的许思哲,叫她如何不爱呢!

    用过早餐,霍以沫提议陪他在霍家走走,他应该从来都仔细看过霍家的风景。

    能够看到她长大的地方,许思哲肯定是欣然同意。

    霍家虽然比不上夜园的精致,也比不上景苑的宏观,但胜在幽静,古风古味,这还要追溯到霍渊,他比较喜欢有历史感的东西,所以霍家的一石一木都是古韵十足。

    霍以沫小时候很顽皮,经常不午睡,跑到院子里玩,有时候为了防止被佣人找到,她会爬到很高很高的树上,也没人教她,自然而然的就会了。

    因此树上鸟窝里的鸟蛋,知了她没少抓。

    “我小时不爱穿鞋子,大夏天经常赤脚踩在小石子路上走,又去那棵大树上拿鸟蛋,结果中暑,上吐下泻的。我哥知道后,很生气,一边很凶的骂我,一边吼着佣人叫医生。从那以后我就再不敢不穿鞋子出门,因为每次不穿鞋出门跑被哥哥发现,他都会拿尺子狠狠抽我的脚心!”

    霍以沫停下脚步,眸光看向那棵老树,鸟窝依然在那里,可惜鸟儿早已飞走了,大概是每次鸟蛋都被她偷走了的缘故!

    许思哲顺着她的眸光看过去,几乎能想象到一个小小的瘦瘦的小女孩如何顽皮的爬上树上。

    他的小螃蟹原来从小就这么的可爱,为什么没有早一点注意到她,为什么白白浪费了这么多年的时间。

    如果早知道有一天我会这样爱你,在你出生的那一刻起,我就会守在你身边,寸步不离。

    霍以沫侧目迎上他的目光,似乎知道他在想什么,轻笑道:“如果你很早很早就认识我,一定不会喜欢我,毕竟那时候我还是小孩子,你想下手也会有心理障碍。”

    “……”似乎是这个道理。

    “陪我去祠堂取一样东西!”

    “好!”

    题外话:

    《前妻,偷生一个宝宝》《总裁的豪门前妻》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妖妖逃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妖妖逃之并收藏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