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 > 第313章 :尽余生(23)再见叔叔

第313章 :尽余生(23)再见叔叔

推荐阅读: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夺舍之停不下来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龙王传说错嫁替婚总裁重生军婚:首长,早上好!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总裁大人超给力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身影倏然一僵,回头不可置信的眼神看向他,写满了错愕与震惊。

    啜泣的陆璇也怔住了,下意识的脱口而出,“不……”

    许思哲回头苍凉的眸光看向面如死灰的陆璇,神色歉疚,喉结上下滚动,声音艰涩的从唇瓣溢出,“母亲,原谅我的不孝!你没有我,你还有许家,可是……她没有我,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她没有我,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让霍以沫的泪水在心底瞬间泛滥成灾。

    “不……思哲……不要丢下妈妈……”陆璇泣不成声,乞求着许思哲不要离开。

    “对不起!”许思哲赤红了眼眸,说完这三个字,狠着心转身就往病房门口走。

    拉开门,直接走出病房,经过霍以沫身边时,步伐甚至没有逗留一下。

    “思哲……”陆璇悲痛的嘶喊了一声,他没有回头。

    陆璇慌张的想要下*,可是她的身体太虚弱了,直接摔在了地上,狼狈不堪,哪里有往日的半点优雅。

    霍以沫漠然的神色看着坐在地上爬不起来的陆璇,与昔日的高高在上,端庄典雅,简直是天壤之别。

    “陆女士,你最不能接受的就是他和我在一起,你千方百计的想要拆散我们,可最后你还是因为我失去了他!”漠然成冰的嗓音微微一顿,再响起时唇瓣勾着讥讽的弧度,“也许这就是我对你最残忍的报复!”

    “不……不要……”陆璇哽咽的声音支离破碎。

    可惜,霍以沫不会再多看她一眼,转身离开病房!

    ……

    车上。

    霍以沫侧头看了一眼坐在副驾驶的许思哲,声音很轻,“不后悔吗?你知不知道跟我走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他将要失去现在所拥有的一切!

    名利,地位,身份,亲人,全都会化为泡沫。

    许思哲神色沉静,眼眸温柔,似是早已这样决定好了,唇瓣轻抿,“开车吧。”

    小螃蟹,只要能和你在一起,不管还要失去多少,不管去哪里,都不重要。

    只要,能和你在一起。

    霍以沫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开车之前只说了三个字:“你疯了!”

    疯了吗?

    许思哲看着她映着朝阳的脸庞,薄唇微微上扬,弧度微不可察。

    或许吧。

    车子穿梭过市中心,一路往城市边缘开,迎着朝阳的方向,不断的疾驰。

    安静的车厢里谁也没有再开口说话,清浅的呼吸密密麻麻交织在一起,分不清你我。

    车子经过郊外,一直开到了沿湖公路,车窗半降,凉风呼呼的往车内灌,掠起她的发梢,擦过他的肩膀,宛如飞过沧海的精疲力尽的蝴蝶。

    霍以沫觉得太安静,伸手开了电台,播放着一些老歌,主持人说着一些感性的话。

    她看着路,而他看着她。

    主持人说:“有些人的爱情是一首歌,有些人的爱情是诗,也有些人的爱情是一场悬疑剧……”

    剩下的话霍以沫没有听。

    “那我们呢?”她突然侧头看向许思哲,眸光宛如剔透的琥珀,轻声问道。

    许思哲似是有些意外她会这样问,沉默片刻,伸手握住了她的手,力量在不断收紧,黑眸里盈满笑意:“我们是岁月的温柔馈赠。”

    霍以沫与他四目相对,似是看懂了他眼底的深情眷恋,心里温暖成灾。

    从来都没有觉得如此幸运过。

    纵然身为霍家的千金小姐,曾经被人捧在云端,*爱万千,纵然有很多人爱她,护她,但这些都比不上一个许思哲。

    有些人纵然平安到老,可是他们到死都不知道这一生究竟是为什么而活。

    她虽然遭遇太多的折磨与煎熬,承受太多的痛楚,可是她明白这一生因为什么而变得不一样。

    因为爱。

    因为她身边这个肯为她放弃一切的男子。

    因为拥有过,失去过,生命变得精彩,而非枯燥乏味终此一生。

    所以,还有什么可遗憾的?

    ……

    车速慢慢的停下来,靠在路边,霍以沫侧头看向不解眼神凝视自己的许思哲,被他握在掌心的手,慢慢的抽回。

    眉浓如墨,轻轻的皱起,眸光越发的探究与不安,削薄的唇瓣勾起,“以沫……”

    “谢谢你愿意抛下一切跟我走,但是……”霍以沫神色轻松,红唇轻挽着浅笑,“你只陪我到这里了。”

    清眸倏然一紧,想要说话,可咽喉却好像被什么堵住了,半个字都发不出来。

    “虽然我从来都没有幻想过我爱的人是一个盖世英雄,会踩着七彩祥云来娶我,但我知道,我爱的人一定不是一个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之人。我知道你爱我,愿意为我放弃一切,但是啊……如果你真的这样做了,还会是我爱的那个许叔叔吗?”

    霍以沫笑意盈盈的看着他,眸的光蕴满深情与崇拜,“我的许叔叔他是这个世界上最好的男人,他对父母孝顺,对阁下忠诚,对爱情专一!他能陪我走到这里就是尽了对爱情的责任,但他还有未完成的孝与忠。现在我要放他下车,去完成他未完成的事了。”

    许思哲的眼眶不知何时起红了起来,紧抿的唇瓣微张,声音沙哑:“小螃蟹……我的小螃蟹,回来了……”

    “她一直活在你心里,没有离开过,不是吗?”声音轻悦,葱白的手指轻抚着他的脸颊,有多爱他,此刻就有多少的舍不得,“许叔叔,人活在这个世界上,不应该只是为了爱情,还有其他很多很重要的人和事需要我们去守护!你愿意背负着骂名跟我走,这是你对我的爱,但是我要你回去完成你该完成的事,这是我对你的爱!不要让我失望,好吗?”

    冰凉的大掌覆盖在她的手面上,紧紧的握着柔软的柔荑,深情的凝视着她,早已心碎,“那你呢?”

    你又该怎么办!

    “我会好好的活着,站在人群里看着你发光发热,如果你做的不好,我一定会打电话骂你……”

    话还没说完,许思哲已经不知道什么时候解开了安全带,侧身过来一把将她抱进怀中。

    修长有力的双手紧紧拥着她,恨不得将她揉碎揉进自己的身体里。

    唇瓣温情的亲吻着她的秀发,喑哑的嗓音缓缓响起:“你叫我怎么做得到?”

    怎么能够做到再放开你!

    霍以沫身体一僵,纤细的手臂轻轻的搂住他,强忍着心痛,佯装轻松道:“你能做到的,没有我的这两年,你不是做的很好吗!以后你也一样能做得很好,我相信我的许叔叔!”

    “做不到,我真的做不到再放开你!”他不想再做什么部长了,也不想再管什么许家,什么名利,他只想要守在她身边,只想与她在一起。

    霍以沫又何尝不是呢?

    得而复失,失而复得,而现在终究还是要失去。

    手臂用力的抱了抱他,再狠心的推开,眉眸冷漠,声音平静,没有半丝不舍,“下车,不要叫我瞧不起你!”

    许思哲不但没有下车,反而伸手捏住她的下颚,凑上来就吻住了她柔软的唇。

    密密麻麻的吻,闷的毫不透风,像是要窒息。

    霍以沫尝试推开他,无果,唇齿间品尝到了苦涩,心头一揪,也没有了推开他的勇气。

    闭眸,陷入这充满悲伤的热吻中。

    不知道吻了多久,霸道强势的吻终究慢慢的停下来,许思哲额头贴在她的额头上,说话时唇瓣似有若无的从她的唇上擦过,声音嘶哑,“不管你在哪里,请记得我爱你。”

    眼眶蓦然酸涩,喘息,模糊不清的“嗯”了一声。

    “不要再把我忘了!”

    “好。”

    许思哲欲要再开口时,霍以沫忽然开口:“你听过一个故事吗?”

    他没说话,听她说。

    “很久以前有一对情侣他们很相爱,每天都在一起,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后来有一天他们突然决定分开,想要知道没有对方的日子是什么样子的。于是他们约定背靠背反方向而行,看他们需要走多久才能再次遇见彼此,因为地球是圆的,所以他们坚信总有一天他们终究还是会遇见彼此。”

    霍以沫看着他,突然提议道:“阿哲,我们来打一个赌吧。”

    “你想赌什么?”许思哲伸手恋恋不舍的抚摸着她的脸颊。

    “在你没数一个亿之前,我不会忘记你,你不准来找我。”

    薄唇轻启,字字清晰落入他的耳朵里,像是在他的心里撕开一道口子,血流成河。

    唇瓣的弧度越发苦涩,“小螃蟹……”

    这个赌注并不公平!

    他数完了她就把他忘记了,他数不完,也就永远不能去找她。

    “你没得选择,谁让你爱我比较多一点!”她说着像是有些小得意的笑了,双手捧着他的脸颊,主动的在他微凉的唇瓣上亲了一口,“再见,我的叔叔。”

    ……

    许思哲下车,哽咽在咽喉的“再见”两个字,怎么都说不出口。

    看着她素净的脸庞在晨光下笑的明媚灿烂,心如刀割。

    霍以沫没有再看他,利落的发动车子,油门一踩到底,朝着太阳的方向狂奔而去。

    峻拔的身影站在原地,看着车子越来越远,最终消失在一片彩光之中。

    一直强忍着的情绪终究在这个时候分崩离析,清眸里蓄满的潮湿,再一次夺眶而出,泪湿满面。

    那是一种从灵魂深处涌来的悲痛。

    捂住了自己的眼眸,却止不住那些泛滥的情绪。

    晶莹剔透的泪水在暖光下闪烁着破碎的光,延绵不绝。

    ……

    霍以沫开着车子,嘴角一直勾着浅笑,一直很努力的笑着。

    听着电台播放的歌曲,像是出门郊游的孩子。

    翻越过一个又一个山头,经过一个又一个湖泊,哼哼唱唱。

    只是当唱到——

    I'm,sorry.for.breaking.your.heart

    But.it.don't.matter

    it.clearly.doesn't.tear.you.apart.anymore

    but.it.won't

    anymore.

    媚眸蓦然被什么挡住了视线,眼前的场景一片模糊,有什么湿热在脸颊上肆意的泛滥。

    倏尔踩下刹车,车子就这样停在寂静的道路上,她捂住了唇瓣,极力的压抑自己的情绪,却还是被击溃,节节败退,溃不成军。

    奔腾的眼泪根本就停不下来,心痛的像快要死去。

    胸口窒息的沉闷,白希的手指握成拳头,不停的拍打着自己的心口,似乎想要缓解那种痛苦。

    蓄满潮湿的眼眸不断的看着四周,看着平静的湖面,想要转移注意力,想要忽视这该死的心绞痛,却毫无作用。

    她舍不得离开他,真的好舍不得。

    可是却又不能不离开他。

    没有办法原谅陆璇,也没办法让他背负着骂名跟着自己走,除了独自离开,她还能做什么呢!

    手指都被咬破了,满口腔的血腥味,心里的痛却分毫不减,反而更甚,像是有千万根针扎着,细细密密的痛。

    最终忍不住的哭出声。

    “呜呜……啊……”眼泪漫过嘴角,苦进了灵魂深处,不断呢喃着他的名字,“阿哲……阿哲……阿哲……阿哲……”

    解开了安全带,推开车门,转身往回走。

    身体虚软的没有一丝力气,步伐摇摇晃晃的,噗通一下跪在地上,泣不成声。

    她不能回去。

    也回不去了。

    头,很痛。

    像是要爆炸了。

    要是就在这个时候爆炸掉,那该有多好啊。

    也许,就没有这么多的痛了。

    ……

    医院,病房。

    陆璇早已被护士扶上传,裂开的伤口也重新处理了。

    只是神色呆滞,像是没有了灵魂一般。

    病房的门被人推开,人是什么时候走到病*边她都不知道。

    抬头看到去而复返的人时,整个人愣住了,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甚至不敢去碰他,怕是自己幻想出来的,一碰即碎。

    许思哲峻拔的身影孤寂的伫立*边,深邃而赤红的眼眸看着呆滞的陆璇,唇瓣轻扯,“母亲,你看她就是这么一个嘴硬心软的人。嘴上说着要报复你,可心里舍不得我有半分难过,所以她宁可自己难过,不要我了。”

    陆璇怔怔的听完他的话,看到儿子眼神里的悲痛与不舍,突然之间反应过来什么。

    不顾自己的伤势,抱住他的腰,呜咽的一下子就哭出声来。

    许思哲低头看着哭的狼狈不堪的母亲,眸底再次微微的潮湿了。

    母亲,她终究还是成全了你,成全了我,却独独忘记了她自己。

    这么好的孩子,为什么你就不能爱她?

    哪怕只有一点!

    他们,也不至于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他的小螃蟹,走了。

    再也不会回来了。

    ……

    数日后,总统府开完会。

    其他人都散了,许思哲起身拿起资料打算离开,身后传来漫不经心的嗓音道:“我以为你不会让她走。”

    许思哲步伐一顿,回头看了一眼漫不经心的连默,没说话。

    欲要迈步,他的声音再次又响起,“我以为你会跟她走!”

    清眸微眯,寒意渗透,锐利的盯着那张俊美又欠揍的脸。

    连默沉默片刻,慢悠悠道:“她将《尽余生》的所有版权分文不取的送我了,只要我许她一件事。”

    许思哲蹙眉,还没反应过来怎么一回事时,听到他低沉的嗓音字字清晰的传入耳畔。

    “只要我在位一天就要保你许家辉煌不没。”

    啪!

    拿在手中的文件夹蓦然摔翻在地上。

    题外话:

    今天是大结局,大家记得投月票哈!情深最后一次争月票榜!今天具体更新不清楚,大家等下午再来看吧!我可能会一章内更新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妖妖逃之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妖妖逃之并收藏情深似熔,总统你要乖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