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魅皇记 > 第八十九章 感同身受

第八十九章 感同身受

推荐阅读:飞剑问道元尊医武兵王医毒双绝:冥王的天才宠妃牧神记圣墟不灭剑主大主宰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花栖月睁开眼睛,向周围扫了一眼。

    身前是一座美轮美奂的宫殿,不远处有一片湖泊,一只巨大的灵鹤正悠闲的梳理着羽毛,而天空中,哪里还有正在斗法的孔坤和花胜义。

    “我叫莫沫。”莫沫想了想,取下影面,露出真容道,“当日在拍卖行,我们见过。”

    “是你。”花栖月露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道:“姑娘看了很久的戏吧,这时出手救下我,不知姑娘需要栖月做什么。”

    花胜义养育之恩,要她为奴为婢三百余载,肖炎解她花家之困,要她从此追随做他的左右臂。

    而如今的救命之恩,这女子会让她如何偿还呢?

    她一心想跳出一个牢笼,没想到外面却是火坑,出了狼群再入虎穴...如今大难不死被困在这空间类法宝之中,恐怕不答应眼前女子的要求,是无论如何都出不去的。

    回忆起她这一生,真真是悲哀!

    “解了孔源的惑心术。”莫沫看着她,十分坦然。

    花栖月也回望她,片刻后,点头道:“好。”她解完术,又将玉简丢给莫沫,既然她知道惑心术,与其以恩情索要,不如自己痛快一点。

    莫沫接过,她不提并非不想要这功法,只是怕此时将花栖月逼得她太紧,或者按她的话说掠夺太多会影响她的下一步计划。

    事实证明,花胜义错把猛虎当家犬,不是说你给她口吃的,她就不会咬你。

    莫沫注入灵力观看起惑心术功法,不由眉头一挑,这惑心术厉害是厉害,但成功率太低,风险性太大。花栖月真是个人物,居然能令孔源中术又能毁了肖炎。

    惑心术成功的前提,是基于一个情字。有情之人中术的几率才会大些,爱的越深也会险的越深。

    因此,不是任何人都适应此术,一旦失败其中一人会受到术法反噬从而自毁根基。但解术之后,施术人倒没什么,受术人同样道意全毁,修为大跌。

    “为什么?”莫沫不解,将玉简捏碎。

    孔源如此全身心的顺从与她,既然有爱,为何要对他施展如此卑鄙恶毒的功法?

    “世上没有长久而纯粹的感情。”花栖月幽幽道:“情爱就像是水中月。镜中花。有时候你以为看到了。便是得到了,其实它不过既遥远,又易碎。”

    就像她和花胜义,起初他待她也如亲女儿一般。但自从有了花梦圆,她的亲情就改变了,原来之前的那些不过是假象,有了珍宝谁还在乎捡到的玻璃珠?

    对于孔源的爱,只有完全的掌控才没有意外。

    莫沫点点头,似有所感。

    她与莫轩,因为彼此相知相守,才相爱,莫轩的单纯和简单。让她感觉这份爱踏实又温暖。

    她与龙子逸,因为同时死、共患难,相遇相惜,如果就此平淡的过下去,她一定会深爱他。可惜他等不急。

    外面孔坤与花胜义已经离去,二人又出现在原先消失的地方。

    “你走吧。”莫沫转身,放弃了收她为血奴的打算。

    她和叶韵儿不同,叶韵儿要的是家人,安逸,这些她给的了。

    而花栖月想要的东西,她无能为力。

    几经生死都能冷静求生的女人,她自问就算强行收取她的心头血她也不会降服与自己,相反,她会想尽办法在逆境中成长,如果保不得性命,她不意外花栖月会将伤害最大化,与她同归于尽。

    “等等。”花栖月嘴角扯动了一下,没有惊喜之色,“我生平最不喜欠人情义,这玉符给你,若有需要,力所能及定不辞。”

    莫沫收下,冷笑道:“你欠下最多的,又该如何偿还?”

    在花栖月怔怔出神中,她飞驰而去。

    ......

    很快飞到天枢城上空,她才减缓速度,缓缓落下。

    阳光洒下,温暖而舒适。

    若说这世间最温暖的地方,莫过于家了。

    “爷爷!”莫沫钻到莫相如怀里,相对于花栖月的不幸,自己真的是太幸福了。

    “回来了。”莫相如放下手中玉简,拍拍她的肩膀,道:“子逸正找你呢,好像很着急。”

    “哦,我去看看。”莫沫抬头笑了笑,笑容很浅,好像提不起劲。

    爷爷筑基后年轻了许多,咋一看四十出头,很有家主威严。自从修炼后,他便对阵道痴迷,莫沫刚站起身子,他又拿起了手边的玉简开始钻研。

    她朝前走了两步,又委屈的回头,最后叹了口气。

    “对了!”莫相如一拍大腿,“还有一件事差点忘了。”

    莫沫眼神一亮,只听莫相如道:“子逸这孩子很会做生意,居然以极低的价格收购了花家所有的产业,不过许多都不太景气,爷爷打算变卖掉一些。”

    莫沫略微失望道:“爷爷是家主,您看着办就好了。”不用张口闭口都是子逸...子逸吧...到底谁才是你孙女!

    “我听韵儿那孩子说,你想做首饰生意,你三哥精通这个。”莫相如道:“等他过来后,你把想法告诉他,让他们去弄,自己只管好好修炼就成。”

    “知道了。”莫沫又蹭了上去,拉着莫相如的胳膊道:“爷爷最疼我了,不过哥哥们也要好好修炼。”

    “他们慢一些不打紧,反正都晚了几百年。”莫相如咳了一声,这才切入正题:“虽然你还小了点,不过子逸那孩子实在优秀,依爷爷看,你们最好趁早订下亲事,话说子逸那孩子也不提提亲,我看这天枢城修士结亲也要先下聘礼...”在莫相如喋喋不休中,莫沫终于逃离了现场。

    她一路小跑停下,拍着胸脯顺了顺气,她才十七呀!放在现代都是未成年,更别说在这个时代,居然让她那么早成亲!

    龙子逸是不是也会惑心术啊?!

    莫沫顺着廊道拐了个弯,并没有直接去找龙子逸,她来到了府里的炼丹房。

    烟气袅袅,药香四溢。

    在门外就听到一声闷响,莫沫“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莫轩难不成知道她来分了神?

    “哥,聚灵丹的火候不能太急。”莫轩的声音。

    莫谦气急败坏道:“这都毁了七八炉了!轩弟,你说我是不是真的没有炼丹天赋?”

    “这...”看着满地药渣,莫轩劝也不是,安慰也不是。

    “谦哥哥,莫轩。”莫沫进来,手不自觉的在鼻前扇了扇,废药渣的味道真的很呛鼻,但这无心之举将莫谦打击到不行。

    “你们先聊,我继续炼!”打击反而激起了他的斗志。

    “最近总见你炼药,累坏了吧?”莫沫扑到莫轩身上,眯着眼睛感受着他的气息,与周围完全不同的药香味,淡淡的十分好闻。

    莫轩心中一暖,伸手揉了揉她的头发,“很快就可以炼元阴丹和元阳丹了。”

    “不用那么拼命的。”她急需有个人分享她的喜悦,“我已经到魔晶期了!”

    她将莫轩按到椅子上,手轻轻地顺着背上的经络上下按,一边认真的捏捏捶捶,一边讲述着金手掌和南郭桥的事情,莫轩嘴角带着笑意,除了为莫沫高兴,心中还有点点失落。

    自己终究,总落在她的后面...

    “这件事,不要告诉别人。”她又补充道:“包括聋子。”

    莫轩不解,随后点了点头,没有问出来。不过这一丝的特别,倒让他一扫之前失落,有些小小的雀跃。

    莫沫坏笑起来,手一点一点的往下滑,隔着薄薄一层里衣,感觉着触手可及的柔软细腻,莫轩本就被她按摩的十分舒服,这时脸一红,竟有些心猿意马起来。

    她突然抽回手坐在他的腿上,勾着他的脖子嗫嗫道:“去修炼?”

    暖暖的唇印在莫沫嘴角,轻轻的啄了啄,莫轩抱歉道:“我们很快要去天魔战场,这段时间你好好陪陪大哥吧。”又或许因为刚才的事,他有些心虚。

    莫沫将头埋在他的脖间,心中泛上淡淡酸楚,真是可笑啊,这种事应该都是男人吃醋,没曾想到了她这里却反了过来。

    “你倒是大方。”她抬起头不满的拧了拧他的鼻子,传讯玉符这时亮起,莫沫疑惑道:“是师父找我。”

    “欧阳师伯?”

    莫沫点头,“爷爷说聋子着急找我,你去告诉他一声,我有事要先出去。”

    转身,离开,一抹苦笑。

    莫轩,是否连你也觉得我该全力以赴了?

    龙子逸,我们的未来,到底经历过什么事情,为什么重新开始的感情都要带着曾经与过去?

    感情是一种很脆弱、很敏感的东西,很多时候不可以急功近利。

    她扬起头望着天空,突然发现有些透不过气。

    花梦圆让她明白,爱可以飞蛾扑火、爱可以义无反顾,但,也是因为短暂所以猛烈、所以纯粹。

    她以生命作为筹码,想要得到一个答案。

    却忘记了感情的事谁也说不准,不是付出多少便有多少回报。

    花栖月告诉她,世上没有长久而纯粹的感情,戳入了她的心。

    所以她救下她,又放了她。

    因为就算她再狠毒,却唯有她能懂得被情左右的滋味。

    让她感同身受。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开天录大龟甲师元尊飞剑问道圣墟不朽凡人牧神记万界天尊天神诀大主宰

魅皇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萌默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萌默并收藏魅皇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