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书吧 > 少将的纯情宝贝 > 第一百九十章 谁是他的亲爱的

第一百九十章 谁是他的亲爱的

推荐阅读:神医凰后:傲娇暴君,强势宠!隐婚100分:惹火娇妻嫁一送一帝少心头宠:国民校草是女生蜜爱100分:不良鲜妻有点甜夺舍之停不下来迫嫁妖孽殿下:爆笑小邪妃凤涅神话 萌主无敌婚如冬阳

一秒记住【69书吧 www.69shu.org】,更新快,无弹窗,免费读!

    “别打趣我了,”苏寒冰笑道:“我可不是美女,在你这位深入敌后的孤胆英雄面前,更不敢称英雄。”

    “在我心里,你就是天下第一的美女加英雄。”秦非扬的嘴巴很自然就油起来。

    “得了吧,不开玩笑了,你在哪呢?我跟你说正事。”

    “我在我们国家啊,”秦非扬问:“你在哪里呢?”

    “我也到你们国家了。”

    “真的假的?”秦非扬怀疑地问:“你现在在哪里?”

    “在w市机场。”

    秦非扬大喜过望,说:“你真的来了啊?你怎么知道我在w市?”

    “我不知道你在w市,”她回答:“我是到w市来找楚云墨的。”

    “那你为什么不打他的电话?”

    “我先打给你,约你一起到w市来见见面啊,如果知道你在w市,我就不这么费劲了。”

    “哈哈,你打给我也没事啊,我就可以来接你了。”

    “不用,我已经上出租车了,你说你的位置吧。”

    “好,城北的三江茶楼,我等你。”

    “好的,一会儿见。”

    秦非扬这会儿得意了,哈哈,正愁找不到女人帮忙气佟如月,苏寒冰就来了,真是天助我也。

    秦非扬想起苏寒冰穿特种兵服装的飒爽英姿,在心里冷哼:佟如月,苏寒冰可比你有味道多了,我看你不吃醋!

    这茶楼有独立封闭的间,但佟如月他们没有到间里去,而是坐在大堂里,两个茶几之间用屏风稍微隔了一下,相邻的格子说话都能听见。

    秦非扬也没有进间,他走到佟如月背后的格子里坐下,佟如月背向着他,没有看见他来了,他却看见了佟如月对面的男人。

    这男人戴副眼镜,质彬彬、风度翩翩的样子。

    秦非扬捏了捏拳头,心说,这种酸秀才,我一拳就能把他揍趴下!

    他和佟如月背对背坐,注意倾听他们说话。

    “如月,”那男人说:“你还记不记得,我们那次翻围墙跑出去?”

    佟如月咯咯咯愉快地笑起来,说:“当然记得啊,我们几个同学翻围墙跑出去买烧烤吃,我回来翻围墙进来的时候,把脚扭了,你把我扶回家里,后来我跛了一周多时间,上厕所都要左曼云扶我……”

    “哈哈,你还记得这么清楚。”

    “还有呢,”佟如月说:“后来另一次我翻围墙出去,那次只有我一个人,我回来的时候,你居然一直蹲在那里等我,把我感动惨了。”

    男人笑道:“我怕你又把脚扭了,想在那里接你,谁知你嗵地一下跳进来,我们俩一起摔倒在地上了。”

    “哈哈哈,对,对,”佟如月眼泪都笑出来了:“我哪里知道下面蹲的有人,一下跳下来,发现脚下软绵绵的,不知道自己踩着了什么可怕的东西,吓得我晕头转向。”

    两个人都大笑起来。

    佟如月笑得越开心,秦非扬越生气,他嗵地一下站起来就要冲过去,手机却不合时宜地响起来。

    是苏寒冰打的,他立刻恢复平静,接了电话大声说:“喂!亲爱的!你到了吗?”

    苏寒冰扑地一笑:“谁是你亲爱的?我是苏寒冰。”

    “我知道啊,亲爱的,你到了吗?我在楼上,马上下来接你。”

    秦非扬一边说一边嗵嗵嗵下楼去了。

    佟如月听见秦非扬的声音吓了一跳,这人跑到这里来干什么?跟踪她?

    但随后她又想起他讲电话叫亲爱的,他叫谁亲爱的?

    秦非扬来到茶楼外面,看见从出租车上下来的女人,他心里惊了一下,疑惑地问:“苏寒冰?”

    苏寒冰笑起来,伸手跟他握了握,说:“怎么,不敢认我了?”

    苏寒冰穿的是便装,而且跟左曼云昨天穿的那套衣服颜色一样,头发也很长,他几乎怀疑这是左曼云来了。

    秦非扬和她握手,说:“你突然换便装,完全变了个人,我真的不敢认了。”

    “有这么夸张吗?”苏寒冰笑道。

    秦非扬说:“我记得你是短发,不会这么快就长长了吧?”

    苏寒冰说:“我戴的假发。”

    “为什么要戴假发?你有任务?”

    “没有,”苏寒冰调皮地一笑,说:“你一会儿偷偷带我去见楚云墨,我看他能不能认出我。”

    “好啊!”秦非扬大笑起来:“有意思,有意思,我也想看看他能不能分辨出他妻子和你。”

    “那你现在是不是带我到他家去?”

    “不急,我们先喝会儿茶,楚魔这会儿还没下班……”

    “楚魔?”

    “就是楚云墨,我叫他楚魔叫习惯了。”

    “哦。”

    “他是个老古董,上班的时候不见客,所以……”

    他伸手搂苏寒冰的腰,苏寒冰立刻打开他的手:“秦非扬,我们还没有熟到肌肤相亲的地步吧!”

    秦非扬贴在她耳边低声说:“是这样,今天这茶楼在搞一个活动。”

    “什么活动?”

    “情侣免费套餐,”秦非扬说:“我接到你的电话,就过来订了位置,说我和我女朋友第一次在这里约会,这样可以省一笔钱。要不然我接你电话的时候,为什么要叫你亲爱的?”

    苏寒冰不相信地看着他:“秦非扬,你不会抠门到这种地步吧。”

    “怎么能说是抠门呢?”秦非扬正气凛然地说:“又不是我拿枪指着他们,逼他们给我们免费,而是他们为了拉人气心甘情愿这样做。

    “再说,勤俭节约是我国人民的优良传统,既然他们有这活动,我们有便宜不占,岂不是对不起他们?

    “这个叫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愿赌服输。”

    苏寒冰大笑,说:“你得了吧,我就说了个抠门,你就扯出了这么长一串。”

    “所以,”秦非扬的手再次搂上她的腰:“我们为了发扬勤俭节约这个美德,就必须演一出热恋的戏。你以前和楚魔连夫妻都演过了,那演这出恋爱戏也应该驾轻就熟吧?”

    苏寒冰哭笑不得地说:“秦非扬,我第一次看到你的时候,怎么也想不到你会节约到这种地步!

    “我更想不到,一个这么斤斤计较的男人,居然能深入虎xue做卧底!”

    “嘘!”秦非扬示意她噤声:

    “关于我只身深入虎xue做孤胆英雄,抒写惊险传奇的伟大事迹,你就不要再宣扬了。

    “我秦非扬虽然英雄了得,貌比潘安,天下无敌,武双全,却是一个极低调的人。”

    苏寒冰笑弯了腰:

    “秦非扬,一个一边自吹自擂,一边夸自己低调的人,应该称为什么?

    “痞子!而且我可以肯定,你一定有不少绰号,其中有一个绰号就叫秦痞子!”

    “你……”秦非扬服了。

    这苏寒冰和左曼云虽然长相差不多,但要说聪明,可远在左曼云之上,只怕佟如月都还略逊她一筹!

    他不由大笑:“没错,你连我有几个绰号,其中一个绰号是秦痞子都能猜出来,真是绝顶聪明,我心服口服。”

    苏寒冰不以为然地一笑:“这有什么难猜的,又不是什么高科技。”

    “那好,”秦非扬的手很自然地搂上了苏寒冰的腰,一边拥着她往茶楼里走,一边说:“那你猜猜我其他几个绰号是什么?”

    苏寒冰没有再退让,她原来就是特工出身,后来才加入了特种兵,女特工扮演各种角色自然是家常便饭。

    和老同学聊天的佟如月有些心不在焉,不断转头从窗户往外看。

    她看见秦非扬从出租车上接下一个女人,他伸手搂女人的腰,女人不断躲闪,他却死皮赖脸地硬搂。

    然后他贴在女人耳边说什么,女人大笑,没有再躲闪,他就亲亲热热地搂上了。

    佟如月转过头,暗骂:“登徒子,改不了花心的本质,见一个爱一个。”

    苏寒冰见秦非扬考她,不在意地笑着说:“你还有一个绰号,应该与坏字有关。”

    秦非扬一想,小坏也算是他的绰号。

    因为他小时候很顽劣,奶奶才叫他小坏的,然后大家都这样叫他,一叫就是二十多年,直到现在母亲都改不了口。

    他又大笑了:“厉害,我的确有一个绰号叫小坏。”

    他在心里暗想,这女人这么聪明,哪个男人才驾驭得了?

    反正他是驾驭不了,自己心里想什么,有什么样的过去,她都能猜出来,能看明白。

    试想想,如果谁娶了她,也许一句话,一个眼神,她就知道你的一切心思。

    你不敢撒一句谎,说每一句话都要深思熟虑,撒谎更要天衣无缝,一不小心就会被她全部揭穿,让你灰溜溜如丧家之犬!

    男人在她面前就像被剥光了毛待宰的公鸡一般,时时刻刻都心生恐慌。

    妈也,这日子简直不是人过的,太辛苦了!

    好吧,这样聪明的女人,的确让男人感到很可怕。

    一边腹诽,秦非扬一边继续问:“还有呢?”

    “还有?”苏寒冰摇头:“那我就不知道了,我跟你又不是很熟。”

    “哦,我还以为你天上知道一半,地上知道完了,原来你还是有不知道的。”

    秦非扬总算找回了一点自尊。

    “我不是神仙好不好?一介凡夫俗子,哪有那个本事。”

    秦非扬说:“好久没见你了,挺想你的,我们今天得好好聊聊。”

    佟如月喝了会儿茶,心不在焉地听着对面的男人说话,他说了什么,她完全没有听进去,心里老想看看跟秦非扬在一起的女人是谁。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

本站推荐:龙王传说神藏最强逆袭医品宗师最强狂兵最强狂兵辣手神医诸天至尊料理王天影

少将的纯情宝贝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69书吧只为原作者杨子之爱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杨子之爱并收藏少将的纯情宝贝最新章节